• 淫乱晚会
  • 发布时间:2018-10-04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起床了啦!」

      「啊!美幸」

    我在美幸的床上苏醒过来,美幸的神智好像也还未完全清醒、全裸地裹在被单里。

      「我睡很久了吗?」

      「唉,好像吧!」

    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确实是睡了很久,来这房间时还是早上呢!与美幸一番厮摩之后,舒畅的疲惫感让我深深沈睡。可是,我现在感到相当愉快,因爲醒来之后,美幸还在身旁,显示这并不是梦,而且我和美幸也是两情相悦的。

      「怎幺了?」

    美幸看来有些茫然,我立刻起身抱住她。

      「一起参加PARTY吧!」

      「PARTY?」

      「跟你说过了啊!今天晚上有个派对。」

      「啊,是吗?抱歉!我忘了!」

    我亲吻美幸一下,接着把散落在床角的内衣递给她。

      「我想客人都来了吧!那我要怎幺办呢?」

      「我也不知道」

      「一起去吧!」

    美幸的表情相当认真,又像是在害怕什幺,那幺讨厌参加派对吗?

      「我是无所谓啦!倒是你,PARTY有你讨厌的地方吗?」

      「唔,也不是啦」她低着头,很快穿戴起来,但却一脸的无精打采。

      「妈妈说要你去,可是我总觉得对你很失礼。」

      「没关系,我就去啊!」

      「可是」美幸穿上内衣之后,仍不安地盯着我看。

      「放心啦!我陪你去!」

      「好吧!」美幸起身开始换衣服。

    我本想一直看着她的,不过她似乎有些害羞,动作丑怩,可能是在暗示要我出去吧!

      「我也去换衣服好了,不过,我只带牛仔裤而已。」

      「唔嗯,不要紧的!」

      「是吗?」我很快套上手边的衣物,往门口走去。就在我要开门之际,美幸叫住了我。

      「我马上就换好衣服,你一定要来接我哦!」

      「知道了!我不会再背叛你了!」

      「嗯,我相信你」

    我微笑着走出房间,回到房里我点了根烟,躺到床上。

    爲什幺美幸会那幺不安呢?发生什幺事了吗?不管是香奈还是凉子,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奇怪的地方,也许这栋屋子里暗藏着什幺天大的秘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前些日子,在我爲某家杂志所做的灵异特集时,采访中曾经听说男人在某间屋子中陆续失蹤的事件。我突然想起,这栋豪宅里没有男人,但我总觉有男人的气息,不过至少不曾见到除了我之外的第二个男人,等一下!是在二楼吗?美幸说这里的二楼不準上去,说不定在丽子房前见到的人影就是

    我太多心了!我撚熄香烟。我必须陪同美幸参加派对,光想这些无聊的事情是没用的!

      「美幸,準备好了吗?」

      「嗯。」

    我来到美幸的房前叫门,她立即回答我,没多久房门就开啓了。

    从房里出来的美幸,让我惊豔得直咽口水。露胸的晚礼服,紧束的腰际,蓬松的长裙,十分美豔,一言以蔽之,就是完美!绝对足与丽子及凉子一较长短。

      「太、太漂亮了!美幸!」

      「谢谢」

    我挽起美幸的手,快步走向派对会场。在盛装打扮的美幸身旁,总觉得穿着牛仔裤的我不太搭调,不过也不必太在意啦。

    会场是在一楼最深处的一间房间,面积宽广得比学校的教室还要大得多。人数虽少,但会场气氛已相当活络,小茧、凉子和丽子都与宾客愉快地谈笑着。

    宴会上的每个女人,都穿着高叉的裙子及大开的露背洋装等性感打扮。

    餐桌置于会场的正中央,桌上所摆设的料理也是极尽奢华之能事,烤鸡、水果、各式茶点蛋糕摆得琳琅满目。一旁端着酒杯的香奈,穿着比平常更短的性感女仆服装,忙碌地穿梭在人群之中爲宾客斟酒。

      「我去去就来!」美幸敲敲我的手,独自朝丽子的方向走去,待我发觉时,丽子微笑地向我打招呼,我想大概是丽子以眼神示意要美幸过去的吧!

      「客人先生,要喝葡萄酒吗?」

      「香、香奈」

    香奈挂着如天使般的纯真笑容向我走来。

      「你真辛苦哪!」

      「不、不会的」

    她仍旧羞涩地微笑,接着把酒杯递给我,然后缓缓注入红色的葡萄酒。

      「请您慢?eI需要酒的时候,我会随时爲您服务。要是我正在忙的话,桌上也有酒,您可以自己倒。」

      「嗯,好的,谢谢!」我道谢后,香奈再度对我微笑,朝人群走去。

    这个酒的味道极爲甜美,虽然我对酒并不太有研究,但那明显与普通酒不同,我想一定是年份相当久远的高价品吧!

    没事做的我,只能待在角落里一个人独自喝着酒,茫然地望着会场上的人们。来参加派对的客人、好像只有三位─其中二位是男人,一位是女人。隐约之中,听见和凉子说话的男人叫做田川。

      「那是当然的,小猫咪!你是这里最美丽的女孩罗!」

      「又来了!田川先生真是爱说笑。」

    什幺『小猫咪』嘛!真够噁心!我一面喝光葡萄酒,一面不屑地暗骂道。田川这种男人看来就是个令人作噁的有钱人,他故做亲昵地跟凉子搭讪,光是看到就令人想吐,那是我最讨厌的类型了,就像是泡沫经济时代,因爲拥有大片土地而成爲暴发户的那种人。

    另一个缠着丽子的男人,好像叫做片冈,也是个好色之徒。这两个好色的老头,最好都让黑熊吃掉算了!

      「我是第一次参加这幺豪华的派对,丽子夫人真是性感豔丽!小姐们也全都是美女!」

      「不敢当!能让片冈先生称赞,真是我无上的光荣!」

    从这些对谈来推测,今天的客人似乎不是熟客。虽说派对是按月举办的,但既无常来的客人,而且邀请的人数又少,总觉得怪怪的。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我只要有美幸就行了。

    太过无聊的关系,我不断地一杯接着一杯。环视会场,却不见美幸的蹤影,不晓得她跑到哪里去了?不过,或许也是我喝得太多了,视线模糊看不清楚。

      「美幸到哪里去了呢?」我的视线更加空洞无神了,再次扫视会场一周。

      「哥哥,这种蛋糕很好吃哦!」边说边走近我的女孩是小茧。

      「你好像有点醉了,不要紧吧?」

      「啊,不要紧。」

    小茧有些担心,不过还是立刻走开。我边吃小茧给我的蛋糕,边喝着酒,蛋糕加葡萄酒,真是个奇怪的组合。

      「哎呀!我在干嘛」

    我边擦拭倾倒在牛仔裤上的酒渍,边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与女客人四目相对,让我大爲一惊,她好像一直盯着我看。

    我想起田川他们说的话,她好像叫做知美是个与凉子或丽子相较也毫不逊色的美女。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岁上下,一双引人遐思的大眼睛,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里的女人都这幺美丽,可是爲什幺男人都是獐头鼠目的好色老头呢?

    我向知美轻轻点头致意后,踉踉跄跄地走向厕所。一路上趺跌撞撞的,脚还踢到一旁的椅子,不过并没有受伤。可是我知道,自己已经醉得厉害了。

      「你的东西真可观嘛!」

      「知、知美小姐!」

    就在我解手完毕时,知美突然出现在厕所,可能是神智不太清楚的缘故,我竟忘了上锁。

      「你知道我一直都在注意你吗?」

      「唉?啊,那个」

      「呵呵呵!这次要这里喷出不同的东西哦!」

      「唔!不、不行!等一下」

    知美突然蹲在我面前,一边露出淫蕩的媚笑,一边握住我刚排泄完的肉棒。

      「喔呵,变硬了!」

      「哇啊!在、在这种地方不行」

      「说什幺啊?在这种地方才棒!」

    纤细的白嫩手指一把就握住我的肉柱,灵巧地搓动着。虽然我喝醉了,但肉茎还是不一会儿就擡头挺胸的。她的技术不愠不火,看来早已习惯将男人玩弄于掌股之间。

      「看到像你这幺一本正经的男人,就忍不住想玩玩你。」

      「可、可是知美小姐是片冈先生的秘书」

      「放心!反正那些人也快完蛋了!」

    我不懂知美话中的涵意。知美似乎并不满足只用手玩弄,她直接将钢棒深深含入嘴 。

      「唔嗯滋滋」

    知美缩紧脸颊、激烈吸吮的姿态,简直就像是被恶魔附身一样。

      「知、和美唔唔唔」

      「舒服吗?没关系,射出来吧!随时都可以,我会全部喝下去的,还是要射在脸上呢?这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见面礼育!」

      「嗯喔不!可是」

    她的口技既高明又巧妙,不但不在乎乌黑的长毛,而且还将肉丸整个含入口中转动,并以舌头不停地触舔铃口。我从未体尝过如此浓烈的技艺,她的口中彷佛有一股巨大的魔力,硬将我吸入悦乐的世界,甚至只要见到她妖豔的眼神,就有一股喷射的沖动。

      「真是硬汉哪!呵呵难怪丽子夫人会看上你!」

      「丽子夫人!?」我狐疑地回问她,但她并不回答。

      「如何?想和我做吗?」

      「可是我」

      「你的意思是不要吗?还是喜欢上美幸了?」

    美幸!?爲什幺她会知道我和美幸的事?我并未对别人提起啊!是美言说的吗?不!不可能的!

    但是我的思绪就此中断了,因爲知美将我的钢柱导向她的双腿中间。

      「唔嗯」

      「哈啊!太硬了!!」

    胀大勃起的肉棒,瞬间被吸入洞穴之中。燧道里又热又湿,黏稠地缠绕着钢棒,并不断吸往深处。

      「太棒了!啊啊啊第一次遇到这幺粗壮的!哈啊」

      「知、知美」

    我被迫坐到马桶上,而知美则抱住我,激烈地上下摆动腰部。舒服的快感几乎使我的脑浆冻结了。

      「就是这样,用力!再用力!」

      「唔嗯唔唔唔」

    其实我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知美一个人自顾自地扭动腰骨。不过,她摆蕩的旋律极爲巧妙,在她臀部不断撞上我时,腰际却又忽地猛然回转。

    美幸的身影一直浮在眼前,但我却无法抗拒这压倒性的感受,我不禁开始迷乱地吸吮起知美的双峰。

    知美摆动的速度加快了,我也快到极限了,不过,看来知美会先到达高潮。

      「哈啊!不行、不行了我要泄了 ̄」

    知美开始全身抽搐,而我则尽全力忍住不射出,这也算是保有对美幸的忠贞。

      「呵呵呵!你真强壮!我真是大开眼界,从没有过在我达到高潮之后,而男人还没射出的」知美撩拨着紊乱的长发,对着咬紧牙根、拼命忍耐的我说道。

    她终于从我的膝上离开了。

      「丽子真是没看错人,呵呵呵!好戏才要开锣呢!」知美拍拍裙子,妖媚地笑着走出厕所。

    这是怎幺回事?

    我坐在马桶上,咀咒自己的不贞,但是或许我咀咒的是这整座屋子,知美所说的到底是什意思?那些男人到底是什幺人?到底他们会如何?另外,丽子到底在想些什幺?这些都是谜!全都充满了谜!

    哈揪!我打了个大喷嚏后,才发现自己的下半身一丝不挂,于是赶紧把仍未萎缩的男根硬收入长裤内,走出厕所。不如爲何,我突然觉得非回会场不可,美幸大概也已回会场了吧?

    被知美折腾一场后,已使我的酒醉清醒了一大半。当我回到会场的门口时,瞬间被眼前的光景吓得目瞪口呆。

      「小、小茧」

    小茧正被片冈所欺淩。

      「嗯嗯啊啊啊 ̄」

      「喔呵!不愧还是学生!洞口真紧,知美就差远了!」

      「啊啊啊嗯啊啊啊」

    片冈抱紧小茧的臀部,猛烈地撞击,使得小茧的樱花色核果鲜红充血,但片冈仍毫不留情地继续抽送。

      「啊啊啊就是这样,用力点!用力一点!」

    然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当我的视线向左移,竟然看见丽子也正与田川厮杀成一片。

      「啊啊太好了!再来、再来!再深一点!」

      「这样吗?这样舒服吗?嘿嘿嘿!丽子夫人,你真是骚货哪!」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我吞了口口水,难道这竟是滥交派对?

      「唔唔啊啊啊 ̄」

      「嘿嘿!夫人的小洞太舒服了!光进去就好像会被全都吸出来一样!」

    我不禁哑然。丽子竟然如此淫蕩尽管洞口几乎要裂开了,她仍然不断地要求,真不晓得到底是那一方受到侵犯?

    无论是小茧还是丽子,爲何都变成这个样子,我只不过去上个厕所,这里就全都变了。

      「啊啊啊小茧、小茧要泄了!」

      「现在的小女孩发育得真好,胸部还真丰满!」

      「噫呀啊啊啊 ̄」

      「听到淫乱的声音了吧?」

    确实就如片冈所说,小茧的秘贝中传出咕揪咕揪的淫猥声。

    我的头变得很晕眩,一切宛如梦魇一般。我伫立在原地,闭起双眼,如果是梦的话,睁开眼应该就醒了吧?但是睁开后,什幺也没变。不!说得正确一点,是有改变的。

    会场的灯光被熄灭了,周围变得一片阴暗。房间一角的桌上躺着全身被捆住的凉子,而她的秘缝中竟然插着点火的蜡烛。

      「凉、凉子」

      「下面好热帮帮我好吗?」

      「我不知道要怎幺帮你」

    凉子的眼神十分认真,就像上次虐待香奈时一样,可是她爲何会被绑成这种被苛虐的模样呢?大概是我发疯了吧!然而,眼前的光景却又是挥之不去的事实。对了!美幸呢?美幸到哪去了?

    我想寻问美幸的下落,缓缓走向凉子。晦暗的室内,仍然传来小茧或丽子的喘叫声。

      「快点拿起蜡烛!」

      「嗳?可、可是」

      「不用蜡烛也没关系,用话辱骂她。这孩子好像还没有做好当奴隶的心理準备,你来教教她。」

    开口说话的是丽子,不知何时结束与田川的混战,而田川居然不见了。

    丽子大摇大摆地走向我,敲了我的肩膀一下。

      「其实凉子是个奴隶,可是她还在反抗,所以我才这幺做。放心!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能把凉子调教成一个像样的奴隶,呵呵呵!你是那幺的强壮!」

    我瞄了丽子一下,她的表情和刚才截然不同,现在完全是一副虐待狂的模样。她冷冰冰地盯着凉子微笑。

      「怎幺样?奴隶都是这样被玩弄的!」

      「住手」

    丽子拿起桌上的蜡烛并点燃,然后将炽热的蜡油向凉子的股间滴去。

      「啊啊啊 ̄好烫!!」

      「哼哼!这幺烫吗?那就烫死你吧!」

      「啊啊哇呀呀呀!!」

    蜡烛朝三角洲逼近,芳草已被火焰晓得焦倦,发出噁心的恶臭。

    凉子的额头开始冒汗,全身发抖,怒目瞪着丽子,可是丽子全然不在意,继续燃烧着凉子的草丛。

      「丽、丽子夫人,我想这样就可以了」

      「哼哼!放心啦!凉子其实最爱这种事了,虽然老是装着一副女王的脸孔,其实正好相反。」

    滚烫的蜡油将秘唇染成一片赤红,深入花心的蜡烛也逐渐变短。

      「凉子,你是个真正的奴隶,对吧?」

      「不、不是!是你把我的男人啊啊 ̄」

      「哈哈哈!看来你反省得还不够!」

      「呜噫 ̄!!」凉子痛苦得大声惨叫,丽子接着吹熄了两支蜡烛。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丽子是女王,虽然有些惊讶,但还能理解,因爲她原本就给人这种感觉,可是凉子的男人指的又是什幺?

      「啊啊啊 ̄那里、那里烧起来了!」

      「哼哼!那就让你冷却一下,交给你来做吧!」

    丽子把浣肠器递给我,然后抓着我的手,把浣肠器插入凉子的菊孔之中。

      「全部灌进去,凉子想要让那里冷却一下。」

      「啊啊啊 ̄不要啊!!」

      「好、好吓人」

    我一时吓得喃喃自语,眼看着凉子淡褐色的菊孔皱摺渐渐消失,然后白皙的下腹部慢慢膨胀得像青蛙一样。

      「唔呼呼看见了!凉子,你肮髒的屁眼,全让我看见了。」

      「嗯喔喔!你竟然做这种事」

      「谁叫你与我做对呢?这种处罚还太轻了呢!」

    凉子露出痛苦的表情,不停地扭动身体,我望着自己手边的浣肠液,已经一滴不剩了。

      「呜呜呜唉、肚、肚子」

      「她的肚子好像很痛,你帮她揉一揉吧!」

    在丽子的命令下,我只好把手放在凉子的下腹部,那里已涨得巨大,发出咕都咕都的声音。我的手一压下,凉子就大声哀嚎。

      「啊啊啊 ̄肚、肚子」

      「哎育!忍不住了是吗?」

    丽子浮现淫靡的邪笑,快乐地望着我。待我回过神时,发现凉子紧绷的菊花中心渐渐溢出楬色液体,到达极限了吧?可是奇怪的是,看到凉子越苦闷的模样,我就越莫名地兴奋,不知爲何下半身竟也快速地勃起。

      「呵呵呵 ̄你果然是我的理想人选,以后还会更有趣哪!」

      「唉?」

      「不!没什幺!」

    丽子愉快地笑着,我却不懂她在说什幺。就在我的视线不经意掠过凉子的胸部时,发现上方有种红色的液体正叭哒叭哒地滴落下来。

      「香奈好像醒了哪!」

      「香、香奈」

    我随着丽子的视线往上望去,发现香奈竟被麻绳捆着吊在天花板上,而且乳头还被粗厚的银针刺穿,鲜血不断地向下滴落。

      「爲了要穿乳环,所以才在她的乳头上穿洞。那个时候她昏过去了,现在可能因爲太痛,又让她醒过来。」

      「丽、丽子夫人」

    我张口结舌地望着丽子,我感觉到她的眼眸深处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恐怖,丽子是认真的,她是那种彻彻底底的虐待狂。

      「如何?好玩吧!在这里,每天都能玩这种游戏喔!是你的话,一定连我都能驯服的。」

      「不!这个」

      「以前的男人每个都不中用,今天的男人也是,可是你不同,呵呵呵!你是最狂野的!」

    今天的男人?经这幺一说,田川和片冈都到哪去了?到底怎幺一回事?丽子是被虐待狂吗?还是女王?

    在我还是一片混乱时,丽子将香奈从天花板上放下来。

      「啊啊!哇啊啊啊 ̄」

      「哈哈!看来凉子已经到达终点了。」

    丽子说话的同时,凉子全身开始抽筋、口中狂叫,瞬间茶揭色的液体从扩张菊孔喷出。

      「唔哇哇哇!啊啊啊 ̄」

    凉子将身体向上拱起,随着噗哩噗哩的声响,粪便大量泄出,周围扬起强烈的恶臭,但丽子毫不在意。不!并非不在意,反倒是投以不屑的眼光。

    大量的排泄物汙染了桌上所有的东西,冒着热气的软便,沿着桌巾垂落到地板上。恍惚失神的凉子半张着嘴,荒乱地喘息着。

      「来吧!我们别管凉子这个肮髒的女人,来玩玩香奈吧!」

      「可、可是」

      「凉子擅自找了自己的男人,我将那个男人抓起来,她好像心生不满,真拿她没办法!奴隶是没有资格抱怨的,何况那个男人一点用也没有,要我当他的奴隶,不强壮是不行的!没错吧?」

    扑朔迷离的谜团似乎渐渐明朗了。丽子是女王,凉子对自己的男友被丽子当成奴隶感到气愤,然而,丽子非得要找到超越她的男人才行,也就是说她在寻找超越自己的男人虐待狂吗?那幺田川和片冈怎幺了?爲什幺男人的蹤影都不见了!?

      「你看,香奈痛苦的脸很可爱吧?」

      「唉?啊」

    丽子玩弄着香奈满是鲜血的乳头,开怀地大笑。香奈一脸痛苦的表情,不过眼神却似乎陶醉其中,也许她早就被丽子彻底调教了。

      「这孩子拥有了不得的利器,你也已经尝过滋味了吧!看见了吗?淫秽的肉壁」

    丽子剥开香奈的秘贝,里头呈现美丽的桃红色,即使受到严苛的虐待,秘唇依然湿润,看来香奈已被调教成真的被虐待狂了。

      「要不要再试一次香奈的利器呢?」

      「不」

    我的脑中掠过美幸的脸孔,我已经不能再背叛美幸了,对了!美幸她

      「呵呵呵 ̄诚实一点比较好哦!已经这幺大了!」

      「丽子夫人,这样、这样不行」

      「你真是魁梧,令人陶醉。美幸会迷恋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美、美幸啊!」

    丽子突然拉下我的长裤拉链,把肉棒含入口里。刹那间,我说不出话,她的舌头彻底地缠绕着肉茎,神情癡狂。

    不知丽子爲何会变态到这种地步?而这销魂蚀骨的快感,令我不得不呻吟出声。

      「唔呼呼真是了不起!你一定能让我满足的!」

      「丽子夫人唔唔」

    在舔完男根的背筋后,她又将舌头罩在肉球上,触电似的酥麻驰走在后背,使我不断産生射出的沖动。

      「来吧!香奈,请他来插你吧!能够被这幺粗壮的东西贯穿,真是幸福哦!」

    丽子放开我的肉棒,把全身被捆绑住的香奈拉到我的身旁。

      「自己说吧!大声地说你要什幺?」

    香奈还是默默无语,于是丽子拿起地板上的皮鞭。哔休!

      「给我说!」

    皮鞭凶猛地鞭打在香奈的身上,双乳上留下了一道赤痕,但丽子并不就此罢休,不断地挥甩着皮鞭。

      「丽、丽子夫人我、我说」

      「是吗?那幺就给我像个奴隶好好地说,给我恭敬地恳求!能让他来玩你,是你的荣幸,知道吗?」

    香奈双眼泛着泪光望着我,那并不是抗拒的眼神,反倒像是渴求。

      「客人先生,请您插进香奈羞耻的那里」

      「听不见!给我说清楚!给我说,謮您用粗大的肉棒,插进我的密洞,来回翻搅,到裂开爲止。」

    丽子再度挥下皮鞭,狠狠地打在香奈的下腹部。

      「请、请用您的大肉棒,插进香奈的密洞」

    我如中蛊般地靠近香奈,体内沸腾的欲念已经无法遏止。

      「呵呵呵!插爆她吧!」

    在丽子的催促下,我一口气挺进,贯通了香奈。

      「啊啊!啊啊啊 ̄」

      「喔哦!」

    我猛烈地推送腰杆,那里比上次还要紧,简直不像同一个人,而且曲径紧密缠附着肉茎,不断蠕动,强烈的收缩直将我引至最深处。

      「怎幺样?香奈的洞穴很舒服吧?」

      「唔唔好紧喔!哦太棒了!」

    丽子盯着我和香奈的密合处,她的眼中流露出欣羡的神色,她到底爲什幺要这幺做呢?

    我现在根本无法思考其他问题,我把香奈的双腿拉至肩上,以屈曲体位激烈突刺,深深插入至根部后,再全部拔出,不断重覆着活塞运动。血筋暴现的肉柱上,缠绕着发泡的银丝,咕揪咕揪的淫猥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这幺用力,香奈会」

      「说什幺呀?你能被他搞,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就算被撕裂了,也不準抱怨,知道吗?」

      「可、可是丽子夫人我啊啊!啊啊啊 ̄」

    我把香奈翻转过来,从背后疯狂地推送肉棒。只要香奈稍微一发出痛苦的哀嚎,丽子就毫不留情地用皮鞭抽打她。

      「哈啊嗯啊!香奈不行了!已经」

      「还不能泄哦!他还没有满足哪!香奈,你的工作就是使人舒服,奴隶不能满足主人,还能叫做奴隶吗?」

      「可是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

    我左右拉开香奈的臀都,开始强烈的抽插行动,香奈娇小的身体急遽摇晃,但我的速度丝毫不曾缓和。我现在已全无理智,整个人被蔓延全身的悦乐所占据,不断地使出全力直捣黄龙。

      「啊啊!不行了!要去了」

    就在我全力突刺的瞬间,香奈已攀登至绝顶高峰,但我仍不停止,因爲我还想品尝蜜壶强烈收缩而紧包住肉茎的绝妙滋味。

      「唉?呵呵!真厉害!香奈好像已经昏过去了。」丽子走到我耳边低语,像被附身的我终于也来到山巅。

      「唔喔喔喔 ̄」

      「噫呀!」

    当我在子宫口激烈喷射之际,连昏迷的香奈都发出绝唱。多得惊人的黏浆,甚至从密合的隙缝中垂流出来。我全身痉挛,徜佯在近乎麻痹的虚脱感中,然后重重地倒入香奈的身上,坠往深沈的梦乡。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助跑~~~~~~~~~~~~~~~~~~ 我推!

    分享快乐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thanks for you sharing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