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10-05 15:2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哥哥!」

            藤濑起先以爲是在叫别人的,并不是在喊自己。

            可是经过两、三声之后,「哥哥」的叫声依然从背后传来,藤濑想(或许是叫

        我?),于是回头一看,有个穿着牛仔裤的女孩站在那里。

            这是一条林荫大道。藤濑是朝原宿的方向走的,在步下阶梯之际才问道:

            ?Τぐ或ㄆ薄盾??

            女孩子有一张讨人喜爱的可爱脸庞,头发卷卷的,她的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

        是个长得非常清秀的女孩,尤其鼻子与嘴角间显得更可爱,瞳孔带有淡淡的茶色。

            她的皮肤虽然是黄色的,但微带褐色,身高大约一百六十公分左右。

            「大哥哥,你长得很帅嘛!」

            「你年纪还很小,不要说这种话。」

            「是真的嘛!」

            「你敢玩弄大人?」

            「我没有那个意,你也穿紧身裤呀!」

            「你管得太多了。」

            「你买我,好吗?」

            藤濑顿时觉得很奇怪。

            「什麽?!我以爲你是高中生,原来你是应召女郎。」

            女孩猛摇着头说道:

            「是高中生啊!但我的身体可好的好哟!」

            「你是想做爱,还是想钱呢?」

            「我两种都要,可是我并不随便卖给人家的,除非我挑中我才要,不过也要零

        ノ窥???

            「你经常在这一带混吗?」

            「并不常有的,但只要有我看中的男人,我就想要。」

            「你怎麽那麽大胆,生病的我可不要。」

            「不要看不起人!我是会看出来的。」

            「因爲女人得到淋病不易发现,膀胱有了淋病是较容易发现,可是那里有淋菌

        ,因爲没有自觉症状不易发觉的。」

            「你愈说愈不像话了,以前跟我有过的男人,要是被我传染的话,他们早就来

        找我算帐了!可是至今未曾发生过这种事,关于这个你尽管放心吧!」

            「照你所说的,你目前还跟那些人来往吗?」

            「嗯,他们都认爲我的身体很棒。」

            「你高中几年级了?」

            「二年级。」

            「你知道什麽叫做高潮吗?」

            「哎呀!别太小看我,我老早就知道了。」

            「或许你是自以爲是懂了吧!那【要弄】的意思又是什麽,你懂吗?」

            「当然,我知道呀!」藤濑看了看手表。

            「这样吧!一小时后我们再见面可以吗?」

            藤濑现在必须马上赶到明治路附近的一间茶馆,因爲他要和人在那儿洽谈生意

        ?

            「好啊!」

            藤濑于是将他所要去的茶馆告诉女孩,教她一小时后到这家茶馆附近的另一家

        茶馆等候。

            「对了!你叫什麽名字?」

            「耶子。」

            「不管你叫什麽名字都无所谓,那就一小时后见面罗!」

            「你一定要来哟!」

            「噢,对了!你要多少钱呢?你长得那麽漂亮,身体大概也很好吧。」

            「当然罗!一万。」

            「好,知道了,你不会带保镖来吧!」

            「你的疑心病怎麽那麽重,原宿附近一带没有那种人,那些太保、不良少年之

        类的,是我最讨厌的人。」

            「这样最好,我放心了。」

            藤濑这时有了(姑且一试)的心情。

            X X X

            耶子比藤濑先到约定的茶馆等候。

            当她看见藤濑出现以后,脸上不由地浮出安心的笑容。

            「时间已经超过一小时了,我还以爲你不会来了呢。」

            「我说过要来就一定会来的。」

            藤濑叫了一杯咖啡,看到耶子的咖啡已喝完了就问道:「要不要再来一杯?」

            「好的。」

            等耶子的咖啡剩下一半时,藤濑开口说道:「我很忙,我们赶快办我们的事吧

        ??

            于是藤濑拿着帐单到柜台付帐。

            然后两人并肩步出茶馆,一同搭剩计程车。

            藤濑原本想开车来的,但他觉得漫步于林荫大道是种享受,遂舍车而从办公室

        步行过来。

            可是要到旅社的话,就不能徒步了。

            「关于我们要去的地方,可以由我挑吗?」

            「好的。」

            藤濑的脑海里随即浮出位于千 谷的一家旅社。那是一所客人较少的旅社。当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藤濑付清车资先行下车。

            「你想现在做吗?」

            「是的,大哥哥你呢?刚才我们分手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简直快要忍耐不住

        ??

            「你的性欲也挺强的嘛!」

            「你真敢说出口!」

            藤濑笑着凝视女孩秀丽的脸庞。

            两人被服务生带进去套房,走进房间之后,藤濑对服务生说:「不用倒茶水了

        ??

            他拿出五百元做爲小费给服务生。

            他将门锁好心后,立刻把耶子拉到自己的怀里,吻耶子的嘴唇。

            耶子则闭上眼睛,任凭藤濑的亲吻。

            在接吻之际,藤濑察觉出她依然带有高中生的气 ,发丝含有淡淡的香味,似

        乎是昨晚刚梳洗过的。

            「你一定非常喜欢乾净吧。」

            「是,我一天要换三件内裤,刚刚在咖啡店的时候,我就换过了。」

            「你经常带替换的吗?」

            「是啊!」

            藤濑解开她上衣的钮扣,里面好像还穿着一件胸罩。

            「你胸部发育 的很好。」

            「你的手摸得人家好痒。」

            「到目前爲止,你有多少次的经验?」

            「大概十五、六次吧。」

            「全部都是年轻人吗?」

            「不一定,有时也有老头子。」

            「你感觉滋味有什麽不同之处?」

            「年纪大些比较温柔,我不太喜欢年轻的。」

            「那个东西是喜欢大的?还是小的呢?」

            「太大也不要,我只要硬的。」

            「先去洗个澡吧!」

            耶子变得像绵羊般的驯服,微微的点头做到。

            「我可以先洗吗?」

            「没有关系,我每天早上起来都有洗澡的习惯,不用再洗了,我先脱好衣服等

        你。」

            在路上碰到时好像是一匹野马似的耶子,如今却变得非常的温驯,前后判若两

        人,她彷佛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很紧张,藤濑看在眼里觉得很好笑。

            不久之后,耶子里着浴巾走出来。

            「灯光会不会太亮了?」

            「这样才能够欣赏你美好的身段。」

            耶子做出似乎下了决心的表情挨近床边。

            藤濑轻轻拉着耶子的手。

            她嘴里说着「不要」,却躺在藤濑的身旁,被浴巾裹住的胸部,像波浪般地激

        烈起伏,是一种属于年轻少女的细腻皮肤。

            他掀开耶子身上的浴巾。虽是仰躺于床上,但乳房依然没有变形,依旧如山峰

        般的耸立着。

            一身小麦色泽的肌肤里,只有乳房的部分带有白皙的顔色,乳晕和乳头微带有

        类似葡萄色彩的淡茶色。

            藤濑用一只手抚摸柔软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则向耶子的那个部分伸去。

            那里已经湿润了,于是他对耶子说:「湿润了」。

            「不要。」

            耶子似乎在害怕什麽,颤抖的低吟道。

            「你有没有听到什麽声音呢?」

            耶子再低嚷道:「不要。」

            「你喜不喜欢这个呢?」

            耶子的两手紧紧搂住藤濑的脖子。

            「大哥哥,快放进去吧!」

            耶子一面说着,一面松开一只手,直接伸向藤濑的下半身。

            「又热又硬,真好!」

            耶子说着立即展开自己的双腿。

            「等一下,我不要这样就进去,我要先玩玩。」

            藤濑避开耶子的嘴唇,把头移向耶子下半身稀丛草的地方。

            X X X

            「相当湿了,你知道吗?」

            耶子用欲哭的声音回答:「嗯。」

            「你真的知道吗?」

            「嗯。」

            「你到底知道什麽?你说说看。」

            「就是湿湿的嘛!」

            「哈哈,你敢说!」

            「事实就是这样的嘛!」

            耶子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

            当藤濑把手指插进她那里面时,觉得快要溢出来似的。

            「这样子不行,那下面必须 条毛巾,你好像鲸鱼在喷水,你说是不是?」

            「你说什麽啊!」

            耶子发抖的问藤濑。

            「你的水太多了,还有人像公园的喷水池一样喷出来的呢?」

            实际上藤濑至今未曾与会喷水的女性做爱过,因此没有任何的经验,他只耳闻

        过一些关于这种事,喷水并不是真的像喷泉那样强烈,而是像饮水机缓缓地从洞口

        流出的。

            这就是说耶子的密水太丰富了。

            如果藤濑想喝的话,有足够的量从那里涌出来的。

            「别人怎麽说呢?」

            「都说有很多水。」

            「是啊!你可能和喷水的女人差不多,真妙啊!像是浸在水里一样,尿股下面

        都有水了!」

            不论使用嘴、舌头、手指,都会发出声音。

            「这样的是很少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而耶子却一直催促着藤濑:「快放进去呀!」

            「大哥哥,拜托了!」

            藤濑手指的感觉是很滑润的。

            于是他将手指、舌头和嘴唇全部移开,最后才把自己硬胀的东西对正那里。

            藤濑顿时觉得宛如漫在温热的汤水里。

            「好像在洗温泉喔!」

            藤濑一边说,一边让自己勃起的东西插进耶子的身体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

        没有任何反抗的感觉。

            「你做爱的次数可真不少呀!」

            耶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嚷道:「插啊!」

            「你这个女孩怎麽那样不害羞。」

            但是耶子却充而不闻,表现在脸上的神情似乎也在对藤濑说:「插啊!」

            「有啊!我不是已经在插进去了吗!」

            「要用力呀!」

            「你的性欲可真强啊!」

            于是藤濑照她的要求开始用力。

            藤濑在这时感觉耶子的耻骨稍微突出,每逢两人的耻骨碰在一块时,藤濑就觉

        得很疼。可是耶子却没有什麽感觉似的。

            藤濑心里想,这种情形活像是大头碰铁头,虽不知道谁的头硬,可是一个已经

        碰的引起脑震蕩,而另一个却像是毫不在乎似的。

            耶子的耻骨好像根本没有感觉。

            藤濑认爲如果不变换角度而继续下去,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每当我出力的时候,就会碰到你的耻骨,好疼!」

            「大哥哥,你真强,我觉得非常爽快。」

            耶子颤抖的说着,每逢受到强力的挺入时,她就会咬紧牙齿且左右猛烈摇幌着

        头,她两手紧抓住床单,不知爲何,每当她有深入自己体内的感觉时,就想要擡起

        头来。

            看她那种样子好像是要起来似的,其实不然,只是当到达里面深度的时候,有

        擡起头的习惯而已。

            藤濑原本是垂直的沖刺,但爲了不与耶子的耻骨相碰,他改换了另一个方法,

        即采用与床平行动作的方法。而且这种方法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摩擦女人洞壁上方

        的效果。藤濑勃起的东西本来就带有弯度的。

            于是耶子发出似乎很满足的「咻」声。

            「啊!哥哥,这样太美了!」

            她一点也不像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女学生。

            片刻之后,她嘴里开始发出「我要弄了」的惊歎声。

            「我要弄了。」

            接着,她又发出类似象叫的声音,叫嚷着:「我要弄了!」

            由于那溢出的蜜液,藤濑的肚脐到大腿的内侧一带像是泼到一盆水似的。

            X X X

            到了第二回答的时候,耶子俯卧在床上,因爲耶子的构造略嫌宽松,必须采用

        这种姿势,以增加其紧缩力。

            藤濑现在改变像是要发射火箭的角度,与刚才向下的姿势恰恰相反,摩擦到刚

        才的反面。

            耶子又喊「啊」的声音,并且还叫:「碰到了。」

            「哥哥,碰到了!碰到了」

            耶子洞口依旧流出蜜液,但没有像刚才那样使藤濑的身体占满了水。这次她的

        蜜液从她自己的腹部,漫过乳沟之后,向锁骨的地方流去。

            等结束之后,藤濑才知道蜜液流得非常的惊人。

            「哎呀!我怎麽流的那麽多。」

            「实在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子,没想到用这种姿势还流那麽多,流到

        那里去。」

            「到乳房上面一点。」

            耶子是俯卧着,由于乳房下面没有 毛巾,以致床单润湿了一大片。

            「嗯,是很好的经验,可是乾的也真快。」

            「最初我还以爲是尿水。」

            「这跟尿水完全不一样。」

            「可是跟我在一起的男人都说是尿水。」

            「不是,这确实是一种液体。当然有部份的女人在到达高潮时,会不知不觉地

        流出尿水,但你的却不是;除了撒尿之外,还有些女人会放屁,使得床单和毛巾都

        有股尿味,可是你流出的液体就不是这种情形,床单很快就乾了,你看床单不是快

        乾了嘛。」

            「可是把床巾弄湿,真不舒服,这真的不是尿液吗?」

            「不是,关于女人的事情,我知道得非得清楚,你放心好了,这也不是什麽毛

        病,只是你有与衆不同的体质而已,喜欢这种情形的男人也很多,和真正喷水的女

        人比较,你的程度少一点而已。」

            藤濑把自己的东西射在耶子身体里,是在再回到正常姿势之后的事。这时耶子

        的水分似乎减少一些,然而仍有 毛巾的必要。

            于是藤濑在耶子的身体下面重新 上一条毛巾。

            当藤濑想再度做爱时,他先叫耶子去洗个澡,若是耶子的身体仍是湿漉漉的话

        ,两人抱在一起时,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的。

            一旦恢複正常姿势时,藤濑整个身体力像是浸到水里一样了,尤其是肚脐和大

        腿之间沾滴了耶子的液体。

            然而她的蜜液没有任何的味道,整个的说来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他在做爱的日忽然感觉腿上好像有虫在蠕动似的,于是伸手去物,却物到一片

        温暖的液体,想了一想,他才了解了真像。

            藤濑硬胀的东西,在耶子的洞口是有塞子一样的作用,而一股像从注射器射出

        来的药水一样的蜜液,从洞口的缝隙喷出来,射到大腿内侧的一点上,所以才有虫

        在蠕动的感觉。

            终了之后,两人双双走进浴室。

            「如果有人想跟你玩,要怎麽联络呢?」

            「如果真有人希望和我睡,就漫步在表参道或原宿附近,但并不要有指望我一

        定会挑上他。」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人喜欢像你这样女孩的。」

            藤濑走出浴室,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万元,放在床旁的茶几上,静静等待耶

        子出来。

            耶子穿好衣服从也随即走出浴室。

            「我把一万元放在这里,我觉得你跟别人不太一样,你爲什麽没问我的电话和

        工作地方呢?」

            「其实我非常想问,但怕会失去趣味了。」

            「我也有同感,那样就减少趣味,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没有加任何佐料的纯

        ??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