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美丽过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雅强忍着眼泪鼻涕向经理请了假,只说自己感冒的很严重。在经理你怎麽

    最近老感冒的质疑声中小雅飞快的拿了包包就跑出了公司大楼,站在楼下小雅掏

    出电话,说了些什麽以后打了车就走。

      小雅坐在车?呵欠连天,好不容易熬到了火车站市场门口,小雅飞快的给钱

    下了车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当看到马保抽着烟瘫坐在一个修自行车的摊边时,

    小雅眼睛一亮,快步的走了过去。

      小雅回到自己的小屋?开始找注射器,找小铁勺,找打火机,在她焦急和烦

    躁的翻动?本来就乱的一塌糊涂的窝?杂物上下翻飞。越急躁小雅越是找不到剩

    余的那几支未开封的注射器,额头上的汗珠开始渗了出来,小雅开始浑身颤抖,

    这个时候小雅再也顾不了什麽的顺手拣起眼前一支不知道什麽时候用过的注射器

    跑到了床头,抖着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半瓶水和小铁勺。

      小床上只穿了一条黑色小内裤的小雅昏睡着,乌黑的长发纷乱了,雪白的身

    躯细长匀称,赤裸裸的大腿内侧一支注射器插进在滑嫩白皙的皮肤?,无力的微

    微抖动着。

      慢慢的小雅发现自己在上班的时候身后开始有人窃窃私语,议论份份。终于

    有一天经理找来了小雅,表情严肃的通知了小雅,由于小雅的频繁请假和精神委

    靡,公司决定给小雅无期限放假,回家等待通知。

      小雅回到家?,卫生间?小雅看着镜子?自己开始枯萎着憔悴着的面容,苦

    涩的笑了笑把头埋进了放满水的洗脸池?久久没有擡起。

      胡同深处的一片阴影?,马保一手拄着拐,一手抱了身前雪白的屁股,单腿

    发力,拼命的往前顶动着,看着扶了?内裤被褪在脚腕处分开双腿撅起了屁股被

    自己奸淫着的女人,马保的嘴角扬起一丝淫笑。

          这样的场景是马保最喜欢的一幕,马保已经记不清已经有多少次了,当一开

    始趾高气昂了,向瘫坐了在地上的马保扔下一张张换取需要带着鄙夷的纸币的这

    些女人转身离去的时候,马保笑的意味深长。当慢慢讨好的笑容开始挂在这些女

    人的脸上时马保就已经开始伸手撸动阴茎。接下来,就是象今天这样,这个曾经

    高傲美丽的女人嚅喏着对马保说除了给钱怎麽都行的时候,马保狂笑到眼泪都飙

    出来了,一边挣扎着拄了拐捞着自己的那条伤腿爬起,一边带了女人往胡同深处

    走的时候,马保喘息着擦了眼泪想这世界太他妈的有意思了。

      女人不想在这种地方,皱了眉头看着地上的狼藉和周围散发的不知名的臭味,

    马保却像是闻到兴奋剂般的开始解着皮带,当马保黑呼呼的已经勃起的阴茎暴露

    在女人眼前的时候,女人厌恶的表情再也没掩饰的挂在了脸上,颤抖着转过了身

    体。当女人被要求着爬好褪下撅起的时候女人转过头来要求马保戴套,而马保只

    是摇了摇头抖了抖手?的小包装袋,女人越发苍白了脸颤抖着转回头,低了下去,

    黑色的长发垂在脸旁,发丝上开始有一些晶莹慢慢的开始滑落。

      马保先是蹲了下来,把脸凑近了女人白皙的屁股,黑暗?女人的胯间被阴毛

    围绕的更加神秘,马保着了迷似的的用鼻子闻着女人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和阴部

    独有的气息,马保很满意这种味道,这种味道导致马保对招待所和站街的那些流

    莺彻底失去了性趣,马保宁可憋着也不愿意再费力的爬上那些女人的身体,他觉

    得臭。女人淡雅的清香和体味让马保开始呼吸急促,看着女人开始不安局促的摆

    动屁股,马保嘿嘿一笑,站了起来,抱了女人的屁股,拿手扶了自己已经勃起到

    极点的阴茎,摸索着抵在了女人的阴唇上。

      有点干燥,马保开始扶了阴茎在女人的阴唇上上下划动,龟头来回的拨开阴

    唇抵在阴道口开始试探着进入一点退出一点,如此这般几回女人开始微弱的呻吟,

    开始摇动屁股配合着马保顺利的进入,马保也感觉到龟头上开始湿淋淋了起来,

    顺着这些湿润马保阴茎用力一顶,尽根没入了女人的阴道?,女人头一仰啊的一

    声,双腿开始绷紧,屁股开始往后顶,阴道?开始蠕动和裹吸着,马保被女人阴

    道?的嫩滑和紧裹弄得开始倒吸着气,越发用力的开始耸动着阴茎往女人的阴道

    深处顶着搅着。

        随着马保的抽插女人的阴道?越发湿漉了起来,淫水开始随着阴茎的拔出插

    进慢慢的从两人的结合处缢了出来,顺着女人雪白的大腿开始往下流,随着女人

    被奸淫到情动,马保进进出出了阴道的阴茎上开始腻满了白色的黏液。马保从上

    往下看着自己阴茎变成这样越发的兴奋,身体用力的开始前后摆动,喉咙?嗬嗬

    做响,而女人被马保突然的发力顶到有点站立不稳,赶紧的调整了下身体。

        就在女人一扭屁股的当口,马保的阴茎开始膨胀,马保吭哧的一声把阴茎

    用力的顶进了女人的阴道深处,浑身颤抖着开始射精,女人被滚烫的精液一浇才

    回过神来,急忙的往前一挺想把马保的阴茎从自己的身体?抽离,边挺边羞急的

    喊你怎麽能射在?面,快拿出来。马保粗暴的一把抱住了女人的屁股,单拐用力,

    身体用力的前抵把阴茎越发深入女人的阴道?,继续抖动着。

      女人哭了,当马保的阴茎从自己的阴道?滑了出来的时候女人边哭边拉起了

    自己的内裤放下了裙子,女人拉内裤的时候马保的精液滴答滴答的从女人的阴道

    ?流了出来掉在地上,马保拄了拐边系裤子边鄙夷的看着这一切。从兜?拿出一

    个小包装袋扔在了地上,转头就一拐一拐的往外走。当女人哭泣着颤抖了手蹲了

    下去拣的时候,马保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下次用嘴,我还给你。想好了再来。

    女人只是紧紧的攥紧了手心?的东西,眼神开始明亮了起来。

      小雅把自己蜷成一团浑身颤抖着,她挣扎着摸起枕边的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

    ?小雅吞吞吐吐颠三倒四的说着,而电话那头似乎很冷淡很坚决的拒绝着什麽,

    过了半响小雅颓然挂断了电话,低头不语。可是身体的难受和疼痛让小雅坐立不

    安,小雅形如癫狂的咬着牙想了半天,又拿起了电话。

      马保打了个车,拿了拐上车时司机厌恶市儈的眼神马保习以为常,说了目的

    地马保开始看着窗外,嘴角又开始浮现以往鄙夷着些什麽的微笑。

      门响了,小雅拼命的从床上爬起开了门,此时的小雅眼泪鼻涕横流,披头散

    发,目光呆癡。马保站在门外飞快的看了看屋?的情况,又看了看小雅,什麽也

    没说转身就要走,小雅急了。一把拽住了马保的胳臂。低声的开始哀求,语无伦

    次的请求着马保进来,马保开始笑,一边让小雅松手一边说东西不在身上,让我

    下去取。小雅一听这话马上松开了马保的胳臂,马保边笑边对小雅说,你先化个

    妆,等我上来要是化不好我马上就走,你什麽也别想。说完马保就一瘸一拐的下

    楼去了,小雅马上转了身体跑进了房间。

      马保看着小雅哆嗦了站在床前,小雅的脸印在了马保身后的镜子?,两条眉

    毛被画到怪异的扭曲着,眼影的範围描的有点过,看上去眼窝深邃而黑暗,淡淡

    的腮红左一块右一块的分散着,粉红色的唇蜜早已经遍布小嘴唇和嘴唇的周围,

    淩乱并且湿润。看着小雅开始不安的舔着嘴唇目光急切的看着马保的口袋时,马

    保笑着说妈的!跟鬼一样,早知道就别化了,把衣服脱了。

          听到这个小雅楞了一下,在马保坚持的目光?小雅低了头开始慢慢的脱了自

    己的小睡裙,接下来是胸衣和小内裤。脱小内裤的时候小雅小声的说能不能让我

    先来,我难受死了。求你了。让我先来好不。你怎麽样都行。马保没说话,冷冷

    的看着小雅脱光了以后从兜?掏出了一个包装袋扔在了床上,小雅一把抓了在手

    ?爬向了床头柜上的那些道具。慌乱的操作着。

      马保看着眼前这具雪白的年轻的躯体忙碌着,刺入着,呻吟着,迷糊着。马

    保又开始笑,边笑边脱去了自己的衣服,浑身浓密的体毛和黝黑的身体让马保看

    上去像一只猩猩。马保甩开了拐杖,爬上了床,压上了那具微微颤抖着的身体。

      马保的手捏上了小雅的乳房,用力的揉捏了起来,小雅无意识的呻吟着,不

    知道是疼还是正在享受迷幻中的快感,马保闻着小雅散发的体香开始粗喘,两手

    同时开始柔捏小雅发育完美的乳房,开始含住小雅的乳头用力的含咬,马保的口

    水很快就打湿了小雅的乳房,他滑了手下去,在小雅不多的阴毛丛中略微停顿了

    下就来到了小雅的胯间,用手指分开了小雅的阴唇。用指肚开始揉动小雅的阴蒂,

    迷糊中的小雅开始来回的甩着头,喃喃着。慢慢的马保的手指开始湿淋淋了起来,

        马保爬了起来,分开了小雅的双腿跪立在了中间,扶着粗黑的阴茎抵在了小

    雅的阴部,用龟头划开了小雅软嫩红润的阴唇,腰间开始发力,龟头挤开了紧闭

    的嫩肉进入小雅温暖紧裹的阴道?,随着阴茎的尽根没入小雅无意识的呻吟着,

    阴道?的嫩肉开始蠕动着吸裹马保的阴茎,马保抱起了小雅的双腿放在肩膀上,

    开始用力的抽动了起来,随着马保的阴茎用力的进出小雅的阴道?开始往外缢出

    汁液,慢慢的滑过肛门滴在了身下的床单上,小雅张了小嘴,无力的来回摆动着

    头,身体被马保沖撞的跌蕩起伏,乳房也随了身体的晃动东倒西歪着。

      小雅的阴道随着马保阴茎的进出越发湿润,马保的阴茎有好几次因为用力的

    抽动而湿漉漉的滑了出来,慢慢的小雅的阴道开始变的开始不那麽紧裹了,马保

    感觉到小雅的淫水喷涌到自己的阴茎已经是在阴道?滑进滑出了,快感不够啊。

    马保把湿漉漉的阴茎拔了出来,费力了把小雅翻了过去爬在了床上,双手用力的

    分开了小雅的两瓣屁股,往小雅紧闭的肛门上吐了一口唾液,看着小雅的肛门猛

    的收缩了一下,马保狞笑着把自己的龟头抵在了小雅肛门上。

        随着龟头在唾液的润滑下扩开肛门,马保咬牙切齿的开始用力的将阴茎顶入小

    雅的肛门?,这时紧闭了双眼的小雅脸上的表情开始难受,两只小手开始撕扯身

    下的床单,呻吟变的痛苦。

        当马保的阴茎全部插进了小雅的肛门?时,小雅开始微弱扭动身体,想要摆

    脱这不知道是什麽的痛苦,可是马保却被小雅的肛门紧箍到疯狂,他两手支撑在

    床上开始尝试着抽动被小雅的肛门紧箍了的阴茎,非常紧涩的感觉从阴茎上随着

    抽动传来,马保被这种快感刺激到了极点,久久没能释放欲望的他开始用力的起

    伏着抽插着小雅肛门?的阴茎,粗暴的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暴涨的阴茎没入小雅

    肛门?的最深处。

      小雅的扭动开始明显的剧烈,呻吟开始变的凄惨,马保低头一看,自己的阴

    茎上已经挂满了淡淡的一层红色,看着白皙的屁股中间被自己粗壮黝黑的阴茎扩

    充成一个圆的肛门,感觉着自己坚硬的阴茎在肛门?的被紧箍。马保深吸了一口

    气,放弃了支撑压在了小雅的身上,这一压迎来的是小雅的一声痛叫,马保的龟

    头深深的抵在了小雅的肛门最深处,呲牙裂嘴的享受着这被紧箍到阴茎根部的快

    感,在小雅的痛叫中马保一把撕住了小雅的头发往后一扯,身体越发用力的把阴

    茎继续尽可能的全部插进了小雅的肛门?。

       随着这一扯和小雅的尖叫,小雅的屁股开始紧绷,肛门内壁剧烈的开始收缩蠕

    动,马保被这突如其来的紧箍弄的大吼一声,再也没忍住的用力抵动着肛门?被

    紧箍的阴茎开始射出滚烫的精液,马保的身体诡异的扭曲着。抖动着。

      马保好不容易的爬了起来喘息着,胯间丑陋的黝黑的阴茎颓废的垂落着,马

    保喘息了片刻把小雅翻转了过来,看着皱了小眉头表情痛苦凄楚的小雅张着红色

    的小嘴呻吟了,乳房随着胸脯的起伏微微颤动着。

        马保低头看了看自己阴茎上的血痕和精液淫水的混合物,狰狞的一笑,爬了过

    去骑坐在了小雅的乳房上,感受着屁股上传来的异常绵软马保用手捏开了小雅的嘴,

    把自己疲软的阴茎塞了进去,小雅开始呜呜呜的挣扎着摇头,马保视而不见的继续

    把阴茎往小雅的嘴?塞着,直到小雅的嘴唇和舌头抹去了阴茎上的那些血痕和渍痕,

    马保才狞笑了翻身滚落了下来,开始拣起衣服。

      小雅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脸上挂着两道黑色的泪痕,目光失神空洞。两条

    修长赤裸的双腿微微分开,身下雪白的床单上一抹鲜艳的红色印痕仿佛一朵妖艳

    的曼佗罗花,诡异的绽放着。

      胡同深处,小雅蹲在地上,费力的用小嘴吞吐着马保黝黑粗壮的阴茎,口水

    和唾液顺着小雅的嘴唇和下巴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马保神情狰狞,一手扯着小

    雅的头发一边用力的挺动着屁股,小雅被马保的龟头顶在喉咙那?弄到恶心不止,

    唾液随着小雅的呛声和嘴?的阴茎抽出大量的涌出。

       

        随着马保挺动的速度加快,小雅的小鼻子开始急促的张合着,呼吸着,在马保

    厄的一声闷哼?,小雅的头被马保用力的按在了胯间,马保的屁股用力的前抵,龟

    头开始在挣扎着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的小雅的嘴?跳动了起来,一股股浓稠黏腥的精

    液,就喷射在了小雅的喉咙深处,没理会小雅的挣扎和哽咽,马保绷紧了身体继续

    享受着喷发的高潮……

       当小雅一边咳嗽呕吐着拣起地上的小包装袋时,马保冷冰冰的声音开始响起,

    别来找我了,没有下次了。

      三天后的一个清晨,一个美丽的身影从楼顶堕下,随着一声闷响和开始响彻

    天际的尖叫,小雅眼望着天空,一朵如同花朵般的血红从身下慢慢蔓延开来,越

    来越大,开始撕扯和吞噬着小雅,把她包裹了起来,消失不见了。

      胡同?马保抖了抖阴茎上的尿液提起裤子。一转身马保楞住了,三个身影站

    立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默然不语,当马保的目光落在来人手?明亮的刀刃上

    时,刀刃开始在黑暗?划起一道道耀眼的寒芒,马保开始疯狂的大笑,笑声?一

    片片黑色的血花开始绽放,形状丑恶狰狞。

      ……

      半年前,小雅加班到深夜,回家的路上,两条身影从路边窜起,一人捂嘴,

    一人擡腿抱起了奋力挣扎的小雅,在远离道路的一片拆迁了一半的断壁后面,两

    个身影在一具雪白的身躯上忙碌的上下起伏着,冰冷的月光下嘴?被塞满自己小

    内裤的小雅痛苦的扭动着,美丽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派出所?小雅的男友哀伤的看着伤痕累累浑身发抖的小雅泣不成声。一个月

    以后小雅独自走进了医院,引流完身体?被强加的痛苦小雅休息了片刻挣扎着回

    了家,从那天开始,小雅总是在梦中被吓醒,颤抖着嚎啕大哭,边哭边喊不要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