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葆青春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时,嘉玲手腕上的红灯一闪一闪。她把手表通讯器打开,看了一下,便把

    枪递给了童薇∶“下一个被选中的人是我,执行吧。”

    ??童薇默默地接过手枪,她知道即使她们是“死神行刑队”成员也必须无条件

    接受电脑的选择,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她的好朋友18岁的陈依萍就被电脑选中

    而被枪杀了。

    ??“快打了啦!”嘉玲理了理合身的白大褂,摘下护士帽,放下一头乌黑的长

    发,轻轻地甩了甩头,让秀发均匀地披撒在肩上,然后羞涩地对童薇说道。

    ??童薇用拇指轻轻一拨手枪的枪铨,只听“喀嗒”一声轻响,一颗专门用来枪

    杀少女的小子弹就跳上了枪膛。

    ??“慢!”韦益突然说道∶“童薇姐姐,能不能让我来打啊?”

    ??“去!”童薇小嘴一撇∶“站一边去,刚才那麽多女孩子让你占了便宜,还

    想来打嘉玲姐姐的注意?”

    ??见状,嘉玲迷人地一笑,说道∶“哎呀,你们别吵了啦,童薇,快打吧,我

    準备好了!”说完她挺了挺胸,準备体会子弹穿身的感觉。

    ??童薇慢慢举起手枪,瞄準嘉玲那在白大褂下微微隆起的乳部。

    ??啊,终于可以享受啦!嘉玲感到自己的乳部在微微颤抖,乳头也硬硬的挺了

    起来。她16岁就参加了这个组织,两年来,死在她手下的少女已不计其数,每

    当她看到一个个少女惨叫着中弹、性感地挣扎抽搐、舒服地咽气死去,她就会想

    到自己的未来,希望在她还年轻的时候,电脑就选中她,让她也体会舒服,现在

    这一刻终于等到了。

    ??这时,童薇手腕上的手表通讯器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她打开一看,便对韦益

    和家宝说道∶“总部来电,要你们马上赶去罗泊大学。”

    ??“是!”韦益、家宝转身就走,他们知道,又有得他们乐的了。

    ??“嘉玲姐,总部让我马上回去,说是有一种新型子弹要做试验,我想姐姐你

    还是跟我回去总部,那?的神仙间设备最好,而且可以穿上漂亮的衣服再死,好

    吗?”

    ??“好的。”嘉玲兴奋地回答道。

    ??┅┅

    ??总部。到达总部时,已是第二天下午了。由于头天已没有飞往总部所在地上

    海的航班,她们在罗泊市住了一个晚上。

    ??“444基因工程死神”中国地区总部位于浦东陆家嘴金融区的一座外表不

    起眼的建筑物中。

    ??“童薇,回来啦?”在入口处,一位打扮入时的女孩向童薇打招呼∶“快去

    準备一下吧,晚上8点在神仙间做试验,你是行刑人之一,可别迟到了喔!”

    ??“呀,是。李棋啊┅┅”童薇高兴地一把抱住李棋∶“你也去吗?要杀几个

    啊?”

    ??“三个,都是複旦大学的新生,才19岁呢!”李棋回答道。

    ??“你看,这是谁?”童薇松开李棋,把身后的嘉玲推到李棋面前。

    ??“嘉玲姐!”李棋兴奋地抓住嘉玲的手∶“我还以爲再也看不到你了耶!”

    ??“是耶,”嘉玲回答道∶“昨天晚上童薇与总部联系了一下,总部同意让我

    参加试验,尝一下新型子弹的滋味耶!”

    ??“哇!真的?”李棋夸张地叫道∶“这种子弹是在你们出差这几天才刚刚研

    制出来的,好厉害的,只要一颗就可以打出高潮!昨天已经试验过一次了,也打

    了三个人,看得出她们每个人都死得非常舒服。试验资料出来后,今天又对子弹

    做了一些小改进,晚上是第二次试验。”

    ??“是这样啊!”童薇用手理了一下一头泄成褐色的长发说道∶“但愿轮到我

    死时,也用这种子弹打我!”

    ??“你才16岁,还早了啦!”李棋笑着说道∶“我已经17啦,应该我比你

    先了耶!嘻嘻!”

    ??┅┅

    ??晚上8∶00,总部神仙间。

    ??这是一间绝对豪华的神仙间,大约有400平方米,呈长方形,有点像小型

    放映室。四周墙上没有窗户,其中三面墙上襄嵌着像音乐厅那样的厚厚的隔音材

    料,正面墙上则是特殊的子弹吸收装置用以吸收射穿身体后的子弹以防止跳弹。

    两面靠墙放了一些沙发,以供受刑人、行刑人和观衆休息。

    ??地板是打过腊的,一尘不泄。天花板上安装了一圈吊顶,天蓝色和粉红色的

    光线柔和地射出来照亮了天花板。在正面受刑区,地板要比其他地方高出约15

    厘米,形成一个小型舞台模样的格局,上面非常接近日光的白色光线从天花板照

    下来,使整个区域非常明亮。

    ??在受刑区前面边缘,也就是地板高出来的地方,还有一排三角形的突起,外

    型有点像舞台上常见的放在地上的镭射射灯的灯箱,但嘉玲知道这就是地下射击

    室的枪眼,主要用于打女孩子的阴部。

    ??另外正面射击室就位于面对行刑区的那堵墙后面,墙上的四个小方孔就是枪

    眼,乍一看很像电影院放映室的放映孔。

    ??嘉玲与其他三位女孩一道被押了进来,她非常熟悉这?的一切,在过去的两

    年中,她在这?不止枪杀了100名少女,而今天就要轮到自己啦!只见她上身

    穿一件白色紧身T恤,外罩一件很短的收腰黑色皮茄克,拉链没有拉上,下面穿

    一条半旧的浅蓝色紧身牛仔裤,是膝盖以下裤腿有点呈喇叭型的那种,系一条宽

    宽的男孩子般的皮带,T恤的下摆束在裤子?面,显得极富野性美,但是她的一

    头乌黑的长发又自然的柔柔的披在肩后,给人以少女的抚美,这两种美在嘉玲的

    身上自然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

    ??与嘉玲一起被带进来的另外三名女孩是∶家文、周豔泓和罗莉娜,她们都是

    複旦大学一年级的新生,19岁,因爲被电脑选中,成爲有幸进入总部神仙间享

    受新型子弹滋味的幸运儿。她们的双手都被手铐铐着,嘉玲也不能例外,因爲这

    是进入总部神仙间的规定。

    ??神仙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大多是没有出差的行刑队成员,另外还有

    些是武器专家和技术员。李棋和童薇将嘉玲等四人引到受刑区前面,让她们在旁

    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这次试验的行刑手由李棋和童薇两人担任。

    ??“不知她们会怎样打死我们?”周豔泓对罗莉娜说道。

    ??“是啊,不知是一个一个的打,还是一起打?”家文也说道。

    ??“我也不知道耶!”罗莉娜比较乐观∶“反正给她们打就是啦,一中弹很快

    就死了,没有什麽痛苦的!”

    ??“你怎麽知道的?”周豔泓有些不相信。

    ??“我看到过的,”罗莉娜擡起戴着手铐的双手理了理几缕遮住眼睛的头发,

    接着说道∶“今年上半年,我还在读高三,有一天,我们班上的一位女生和一位

    男生一起被选中,死神姐姐来时,我们正在上课,由于我们学校?没有神仙间,

    因此行刑就在隔壁的空教室?进行。班上的男同学和我们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女同

    学都去看了。”

    ??“后来怎麽样?”周豔泓似乎很感兴趣,连忙问道。

    ??“死神姐姐先处理了男生,打了两枪,子弹都打进了那个男生的左胸,他哼

    都没有哼一声就倒下死了。”

    ??“那女生呢?”周豔泓又问道。

    ??“她也中了两枪,也是打在左胸,子弹的沖击力好厉害的,只见她被打得向

    后踉跄了好几步,身子都贴到了教室的墙上,双手捂着伤口在那?┅┅”罗莉娜

    回答道。

    ??“女生也打胸部呀?”性急的家文打断罗莉娜的话问道。

    ??“对呀。”莉娜回答道。

    ??“那┅┅那┅┅子弹不就打在她的胸上面了?”家文忽然害怕起来了。

    ??“你说的是子弹是不是打在乳房上面吧?子弹是打中她的左乳房了耶,好惨

    呦!”

    ??“唉呀,怎麽那麽不害臊,打人家女孩子的胸的?”家文的俏脸腾地红了。

    ??“对呀,我们几个女生都觉得很不好意思的。那麽多男生看着,那个死神姐

    姐还朝那个女生的胸脯开枪。虽然枪杀的时候要打胸部,但不一定要正正打在人

    家的乳房上面呀!”罗莉娜说起来还有一点气愤。

    ??豔泓就问∶“那,那个女生中弹以后有没有什麽特别的地方?”

    ??“有啊,那女孩中弹后连连惨叫着,痛得腰都向前弯了下来,很快她就向前

    扑倒在地上,又挣扎了几下,喉咙?发出很大的咕咕声,就死啦。”

    ??“是不是流了很多血?”家文又问道。

    ??“是啊,有好多的血,好恐怖的!”罗莉娜擡起头,似乎那时的情景就在眼

    前。

    ??“有没有┅┅尿┅┅尿流出来?”周豔泓似乎有点失望,顿了顿,但脸已经

    红了∶“我听说女孩子中弹后都要小便失禁的,是不是┅┅”

    ??“啊呀,我哪?知道那麽多啊?”罗莉娜有些不好意思回答,便转移目标,

    她指着嘉玲说道∶“这位也是死神姐姐耶,你去问她好啦!”

    ??周豔泓好像求知欲挺强,她将目光朝向嘉玲,嘉玲笑了笑,说道∶“你等一

    会一中弹就知道了耶!嘻嘻!”

    ??“姐姐好坏!”周豔泓娇羞地说道。

    ??“别姐姐、姐姐的叫啦,”嘉玲说道∶“我比你小耶。好啦,告诉你吧,女

    孩子中弹后小便是一定会失禁的┅┅”

    ??“啊呀!”家文在一旁发愁地叫起来∶“好髒的,我最怕髒了,能不能让我

    先去一下洗手间啊?”后半句话她是对旁边的童薇说的。

    ??“没用的!”嘉玲说道∶“尿是不停地産生出来的,特别是中弹前,心情特

    别紧张,而一紧张,尿就産生得越快;中弹后,肌肉会痉挛,尿道也会失控,尿

    也就流了出来。如果是阴部中弹,尿道一破坏┅┅”

    ??“什麽什麽,还要打阴┅┅阴部?”家文从沙发上跳起来。

    ??“打┅┅打那?,打得死人吗?”罗莉娜也好奇起来。

    ??“打那?,听说┅┅听说┅┅”周豔泓轻声说道∶“听说会很舒服┅┅”

    ??“你说什麽啊!”家文开始抗议。

    ??“豔泓说得不错,我们女孩子性部位中弹,如乳房、阴部中弹,会産生很强

    烈的高潮。而且,”嘉玲接着说道∶“我们女孩子中弹后要比男孩子死得慢。”

    ??“好像是这样耶,”罗莉娜紧接着说道∶“我们班上那个男孩中弹后一下就

    死掉了,而那个女孩还挣扎了好一阵呢!”

    ??“爲什麽会这样?”家文问道∶“那我们不是会很辛苦吗?我倒希望死得快

    些!”

    ??“不会的,嘻嘻!”嘉玲低声说道,她有些不好意思。

    ??“爲什麽不会?”家文追问。

    ??“因爲┅┅”

    ??八时整,主席宣布试验开始。

    ??“童薇,我先打?”李棋对旁边的童薇说道。

    ??“好,”童薇应道,她手?正忙着準备枪械。这是一支非常精巧的行刑专用

    枪,有点像MAC-10,但更小巧,枪身和枪托散发着蓝铮铮的金属光泽,使

    人一看就能感受到它的威力和震撼力!而且它的枪管可以更换,以便于使用各种

    口径的子弹。

    ??在童薇準备枪支的同时,李棋开始準备子弹。她打开一个密码旅行箱大小的

    金属铝盒,盒子?面铺着紫罗兰色的天鹅绒,在天鹅绒上整齐地排列着一颗颗黄

    橙橙的新型特种子弹。

    ??“哎,李棋,这些子弹到底有什麽特别啊?”嘉玲就坐在李棋的旁边,她见

    这些子弹除了比平时使用的子弹稍微大一点外,并没有特别之处,于是忍不住问

    道。

    ??“嘉玲姐,别小看它喔,等一会保证会让你舒服得不得了!”李棋故意卖关

    子。

    ??“哎呀,好李棋,快告诉我吧!”嘉玲急了∶“我可不愿死得不明白喔!”

    ??与此同时,罗莉娜她们也看到了这些即将进入她们身体、夺去她们生命的子

    弹,于是,罗莉娜问道∶“这些就是等一会处死我们的子弹吗?”

    ??“哇!这麽大啊,打到身体?一定会很痛吧?”家文也问道。

    ??“死神姐姐,能让我摸一下子弹吗?”周豔泓央求道。

    ??“好的!”李棋将一颗子弹递给周豔泓。周豔泓擡起戴着手铐的手,小心接

    过来。自从接受“永葆青春”处理以来,她就知道迟早会有这麽一天,但没有想

    到这一天会来的这麽快,才19岁啊,刚刚跨进重点大学的门槛,正是一生中最

    好的时光啊!

    ??她亲吻着这颗即将进入她身体的子弹,擡起头,问道∶“死神姐姐,先打我

    好吗?”

    ??李棋点点头。

    ??“我还有一个请求,”周豔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

    ??“没关系,说吧!”李棋鼓励道。

    ??“我想亲手装子弹┅┅”周豔泓轻声说道。

    ??李棋与童薇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说道∶“好吧!”说着她打开了周豔泓的

    手铐,并把两个弹夹递了过去。周豔泓接过弹夹,将手中的那颗子弹轻轻地轻轻

    地压了进去,然后又拿起盒子?的子弹一颗颗地压进了弹夹。她压得很慢,但动

    作坚定,没有一丝停顿。

    ??最后她吻了吻已经装满子弹的弹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转头,将弹夹一

    递,说道∶“执行吧!”

    ??这时,李棋的助手两个年轻女孩将周豔泓带到行刑区中央。周豔泓今天穿着

    特别简洁,上身是紧身的少女背心,下面是紧身牛仔裤。周豔泓在被“死神行刑

    队”从複旦带走时,特意换了一身衣服,她很早就知道了一些有关年轻女孩性部

    位中弹会産生特殊感觉的传闻,因此她特意爲自己选择了这套受刑时穿的衣服∶

    一件紧身白色露腰少女背心,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她觉得这是让胸部和阴部中

    弹最好的服装搭配,可以让行刑人很清楚地看清自己乳房和阴部的轮廓,以便于

    精确打击。

    ??李棋“啪!”的一声将弹夹装到枪身上,转身走进了后面的射击室,从那?

    可以进到地下射击室。

    ??“喀嗒!”一声轻响从地下射击室传来。啊,要打啦!周豔泓心?面一阵紧

    张,双腿却不由自主地分开了,她低下头向自己的下身瞧去,忐忑不安地等着那

    羞人的致命一击!

    ??“砰!”枪声从地下传来显得有些沈闷。子弹準确地穿透周豔泓的牛仔裤,

    撕裂了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把她的阴道、阴蒂和尿道外口打得烂成一塌糊涂。

    ??“唉呀!”周豔泓一声惊叫,在她那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裆部,就在拉链下

    一点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有酒杯口那麽大的弹孔,血尿一下喷了出来,她立

    刻向前弯下了腰,双手紧紧地捂住了阴部。

    ??“啊┅┅”就在周豔泓刚刚弯腰捂住阴部的时候,她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

    叫,同时胯部向前挺,上身向后仰,并松开了捂住伤口的手,任凭大股大股的血

    弹部位不停颤动,粘满鲜血的双手紧握着拳头放在髋部,全身绷得紧紧的,硬硬

    地僵在那?一动不动!

    ??等待受刑的三位少女震惊了!好厉害的子弹啊!于是嘉玲忍不住再次问道∶

    “啊呀,好童薇,快告诉我吧,这种子弹到底有什麽特别之处耶?”

    ??“姐姐你看豔泓中弹后反应有什麽地方与衆不同?”童薇笑嘻嘻地反问道。

    ??“看她的反应好像是连中了两枪,但我明明只听到一声枪响嘛!”嘉玲看着

    仍僵在那?没有倒下去的周豔泓说道。

    ??“这就是啦,我也是刚刚知道,”童薇一边说一边拿出一颗子弹∶“这种子

    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作‘快美三重奏’,属于子母弹範畴,是专门用来打

    我们女孩子乳房和阴部的。它的奥妙就在弹头上,外面的弹头是由一种特殊的合

    金制成的,这种合金的特性是遇热就会变软。在这外弹头或者称爲母弹头?面,

    还有一个内弹头,或者称爲子弹头,内弹头由钛合金钢制成,非常坚硬。它的工

    作机理是这样的,枪弹发射时,由于枪膛内的高温,外弹头变软,当它击中人体

    后,由于阻力,外弹头迅速变形成菌伞状,同时停止前进留在原地不停振动,从

    而将向前的动能转化爲横向扩散波,最大限度地破坏中弹部位的机体组织。与此

    同时,其内部的子弹头由于惯性因素,从母弹头中穿出,继续前进,打击内部器

    官。”

    ??三位女孩都听得呆了。嘉玲惊歎道∶“哇!这就是说,如果是打阴部,只要

    一颗子弹,不但可以完全破坏整个外阴部,而且其内弹头还可以进入体内打爆膀

    胱、射穿子宫?”

    ??“是的,”童薇微笑着回答道∶“打乳房也是一样。你们看┅┅”她向周豔

    泓一指。

    ??周豔泓定在那?足足有30秒锺,她无声地嘶喊着,要把从阴部喷涌而来的

    窒息心髒的快美喊出来,但就是发不出声音!那感觉是她从来没有经曆过的,也

    是无法经曆的,那阴蒂、尿道和阴道在同一时间被彻底破坏而爆发出来的快美和

    舒服就如同火山喷发、地震海啸,汹涌澎湃!更要命的是那已经变成伞状的外弹

    头不停地在她阴部振动,最大限度地捣烂她的外生殖器,因此,她只能像大海中

    的一叶扁舟,随风在浪尖波谷颠簸、摇曳,根本无法控制!

    ??终于,她登上了一个非常舒服的高潮,她抽搐着,张大了嘴,双手死死捂住

    阴部,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叫∶“啊!不行啦,啊呀!好舒服呀┅┅我要死啦,死

    啦,死┅┅啦!啊┅┅!”然后全身一紧,向前扑倒在地上,开始不受控制地抽

    搐、蹬踢。

    ??“好惨啊,死神姐姐,快再给她补一枪吧,别让她受折磨了!”家文亲眼看

    见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女孩子最害羞的地方中弹,羞死了,她发愁地对童薇说道∶

    “我希望中弹后能快点死,不要太辛苦了!”

    ??“谁说她很辛苦啦?她现在正非常非常舒服呢!你听她的叫声┅┅”嘉玲对

    家文说道。

    ??果然,虽然看到周豔泓在地上拼命地地滚来滚去,全身不停地抽搐痉挛,双

    腿猛烈地蹬踢,连一只鞋子都蹬掉了,但她的呻吟似乎不是痛苦的声音,而是一

    种非常舒服的、撩人心魄的类似叫床的声音!

    ??家文一注意到这一点,马上羞红了脸,她不明白周豔泓爲什麽会这样,难道

    女孩子阴部中弹会真的很舒服?她们会打自己的阴部吗?

    ??“哎呀!舒服死我啦!还要!还要!还要呀!!”周豔泓蹬踢着、呻吟着、

    挣扎着、嘶喊着。她已经19岁了,早已体会过好多次性高潮了,只不过这次更

    强烈,更舒服,让她咬着嘴唇,拼命地左右甩动着头,双手毫不羞涩地死死捂着

    裆部,忍不住用力搓磨着。那无法控制的销魂和像尿急一样十分快美的舒服横扫

    着她的全身,除了享受之外,她无法想任何问题,无法作任何反应,只能享受,

    享受,再享受!

    ??“哎,童薇,刚才你说的‘快美三重奏’,只介绍了其中两重啊,那第三重

    呢?”嘉玲忽然想起了什麽,连忙问道。

    ??“这就是弹头上面涂的‘X因数’啦!其实‘X因数’的提取技术早在7年

    前,也就是1997年就已爲军方所掌握了。这种‘X因数’被弹孔周围的神经

    末梢吸收后,与其体内原生的‘X因数’相结合,可以给受刑人非常强烈非常全

    面的性刺激!”童薇解释道。

    ??(有关‘X因数’的详情,请参阅《美丽总动员》--作者注。)

    ??“用普通子弹已经能打出高潮了,爲什麽还要开发这种特殊的子弹呢?”嘉

    玲又问道。

    ??“哎呀,这个我也说不好,还是让他来说吧,”童薇从旁边沙发上拉起一个

    小伙子,戴一副黑边眼镜,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他是这种子弹的主要研制人员

    耶!”

    ??“叫我小张,”小伙子推了推眼镜,说道∶“我们的行刑队每人每天都要处

    死很多人,这你比我清楚,出生率和死亡率要保持平衡嘛!但是由于这些年经济

    不景气,财政紧缩,而我们这个单位又是完全靠财政拨款过日子的,没有一点其

    他收入来源,所以经费是越来越紧张,不可能招很多行刑队成员的,因此爲了完

    成任务,我们的队员往往只好单独行动,独当一面。可是这样一来,如果碰到哪

    些不肯合作的被选中人员,局面就不太好控制。所以,我们从前几年开始就通过

    各种渠道向社会上传播女孩子中弹后会很舒服这种资讯,取得了一些效果,但还

    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开始了新型子弹的研究,今天的试验是第一步,

    以后我们还要在全国各主要城市举行一些公开的枪杀大会,让人们亲眼看到中弹

    会很舒服,以求得那些女孩子能自愿接受枪杀。”

    ??这一大段话把小伙子讲得口乾舌燥,他忍不住端起杯子连连喝了好几口水。

    ??“那麽,男的呢?这种子弹仅仅解决了女孩子问题啊!”嘉玲追问道。

    ??“专门用来打男人的子弹我们正在研制,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啦!”小张说

    道。

    ??“好了,时间到,轮到你们两个了,”童薇对家文和罗莉娜说道∶“我们要

    做一个普通子弹与新型子弹的对比试验,你们哪个愿意用新型子弹啊?”

    ??罗莉娜擡头飞快地看了童薇一眼又马上低下了头。

    ??“好,就你了!”童薇一边说,一边替她们打开了手铐,并将她们带到受刑

    区。

    ??罗莉娜和家文站好后,又忍不住扭头去看周豔泓。这时,周豔泓还在痉挛,

    身上到处都是血孔,阴部有一个巨大的深红色血窟窿,随着身子的抽动,不时地

    还有少量血尿流出来。

    ??“好啦,站好站好,别动啊!”童薇说着走进了射击室。

    ??看到射击室的门在童薇身后轻轻地关上,罗莉娜知道最后时刻到来了,她非

    常紧张,尽管已经看到豔泓中弹后似乎很舒服,但一想到自己女孩子最隐秘最重

    要的部位要接受子弹的蹂躏,还是感到害怕。她在学校?是校排球队的二传手,

    有过多次被排球击中胸脯的经曆,那种既不是疼痛又不是舒服,有点胀又有点酸

    说不清难受的感觉使她记忆犹新!她不知道子弹是会打她胸部还是会打她阴部,

    或许两处都要打呢!

    ??家文就站在罗莉娜旁边,她现在紧张得几乎要哭出来了,而且那该死的尿也

    已经憋了很久,几乎要憋不住了。她感到好羞好羞,马上就要在这麽多人面前被

    子弹打了,她希望中弹后不会很痛,不会失禁,不会拖好久才咽气,不会┅┅她

    想要太多的“不会”,但这可能吗?

    ??枪还没有响,罗莉娜站在那?,感到手足无措,她今天穿一件合身的银灰色

    闪光面料的无袖短裙,紧紧地裹着饱满的胸脯,下面是肉色连裤丝袜和白色高跟

    凉鞋。长长的秀发用一根牛皮筋扎了个马尾,嘴唇上淡淡地涂了一点口红,是银

    灰色中加一点紫罗兰的那种。

    ??家文的打扮比较休閑,上身穿一件白色无袖吊带装,衣服很长,几乎盖住了

    屁股,下身是紧身的白色牛仔裤,穿一双“美佳”牌松糕鞋,她理着一头男孩子

    般的短发,脸上也淡淡地化了一点妆。

    ??周豔泓在蹬踢的间隙,看到罗莉娜和家文站到了前面,她知道现在轮到她们

    两个了。她想给她们打招呼,告诉她们她现在的感觉,可是又是一阵猛烈的痉挛

    打断了她,现在她的手根本不听她的指挥,嘴?发出的也只有呻吟声。她已经连

    续达到了三个高潮,前面又有一个新的更高的高潮在不断积累,她的身体已经升

    到了云端,快美就像电流,在她的全身乱窜,她只有不停地蹬踢着双腿,扭动着

    身体,才得以稍稍缓解。

    ??这时,家文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对罗莉娜轻声说道∶“哎呀,坏了,我

    那东西可能提前要来耶!”

    ??罗莉娜听了“噗哧”一笑。

    ??“人家都这样了,你还笑!”家文抗议道。

    ??“我是说啊,我曾看过一份资料,”罗莉娜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女孩

    子被枪打后,往往能打出高潮,如果是月经来前中弹,还有可能打出月经呢!”

    ??“哎呀,怎麽会这样?”家文一听发愁了∶“髒死了,我不要死,我不要中

    弹┅┅”她一边说,一边就要往台下跑。

    ??“家文,家文,不要这样嘛!”罗莉娜一把拉住家文,然后搂住她的腰,说

    道∶“我们必须自愿接受枪杀的,我们一起死,好不好?”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就好像是对她的回答。

    ??“啊!啊!”罗莉娜和家文同时失声惨叫起来,与此同时,在她们俩的左胸

    同时绽开两朵好看的血花。

    ??打罗莉娜的子弹是新型的特种弹,子弹正好打在左乳最丰满处稍偏一点的位

    置,也就是乳晕上,只听“噗!”的一声,随着子弹钻入乳房变成伞形,整个左

    乳头硬生生的被震烂,随着衣服和胸罩的碎片飞了出来,掉在前面2米多远处。

    在外弹头打烂乳房的同时,内弹头脱颖而出,钻入胸腔,打碎了心髒。

    ??“啊!啊!”罗莉娜连连惨叫着,猛地放开家文,身子连连倒退,同时双手

    捂住了胸脯,大量的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喷出,很快将胸部衣服泄成一片鲜红!

    ??进入家文身体的是一颗普通的北约标準5.56毫米子弹,子弹在她的左乳

    上留下一个很小的弹孔,然后一路穿过乳腺组织、胸腔、心髒,并从背后射了出

    来。这时,早先中弹的周豔泓正好躺在家文身后不远处,她恐怖地看到家文的背

    部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红色的弹洞,并带出一团由被打烂的身体组织形成的血

    雾。

    ??罗莉娜只觉得自己的胸脯被什麽东西一阵猛撞,她想起了排球,可是这东西

    比排球不知厉害了多少倍,就好像是有几十只排球接连不断地撞过来,她又体会

    到了那种难以形容的又胀又酸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没有维持多久,马上又转换

    成了另外一种感觉,一种她非常熟悉的感觉,这是一种麻趐趐的,十分性感的酸

    痛,并翻滚着朝下面震蕩,让她的阴部湿润。

    ??啊!这曾经是她男友给过她的感觉,原来打中乳房的感觉是这样奇怪的!就

    好像男友对她的爱抚!原来那些资料说的没错,女孩子性部位中弹真的是很舒服

    的!

    ??她的腰已经向前弯下去了,双手交叉着死死地捂着乳部汩汩流出的鲜血,咳

    杖着全身扭动着死死地挣扎着不倒下,因爲她要享受更大的舒服,她期待着阴部

    也能接受子弹的蹂躏!

    ??可是打阴部的子弹并没有来。家文只感到左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就知道

    自己中弹了。她低头看去,只见左乳最丰满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黑洞,起初没有

    血,但很快便有大量的血喷射出来,她吓了一跳,本能地用双手去捂。

    ??这时,刚中弹时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十分舒服的、让她的心理

    都暂时改变的性快美感,这种快感从胸口向四周弥漫,鹹鹹痒痒的,让她羞红了

    脸,而且那种羞臊是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使她不得不把嘴尽量大地张开,呼

    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她开始无助地呻吟起来。

    ??啊!原来被枪杀竟然还会这麽舒服的!她感到阴部终于大痉挛了,快美的频

    率越来越快,终于她屈服了,只见她长长地叫了一声,然后“噗通”一声倒在地

    上,扭动着身子开始蹬踢。

    ??周豔泓还在顽强地蹬踢着,她中弹已经快五分锺了,可是那该死的子弹仍没

    有夺去她生命的意思。她也不知道达到了几次高潮,姑娘那被彻底破坏了的阴道

    仍痉挛着,逸出一股股的爱液,她的身子只能被动地随着以阴道爲中心的痉挛而

    一抽一抽地悸动着┅┅

    ??她已经看到她的朋友家文和罗莉娜也先后中弹了,她想和她们交流一下,问

    一下乳房中弹的感觉,可是该死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她现在的身体就好像是一

    架开足马力的性高潮机器,除了産生快美,还是産生快美┅┅

    ??啊,这是什麽子弹,怎麽会这麽厉害的?!罗莉娜的呼吸开始有点吃力了。

    ??突然一阵很奇怪的舒服感沖击她的下身,让她的尿不受控制流了出来,顺着

    双腿往下流,哎呀,死神姐姐说的没错,中弹后果然会尿失禁!好羞啊!

    ??这时,一股带着血腥的液体涌上了她的嘴巴和鼻子,吐血了,她感到双眼发

    黑,她想再坚持一会儿,可是这时的她就像淋了水造成电气短路的机器人一样,

    全身的快美分子到处都在爆炸,然后把舒服的暖流炸向她美丽娇驱的每一部份,

    让她彻底体会妙龄美少女那身体特别的销魂感觉。

    ??她优美地扭动着腰肢,娇吟着,交叉着双腿抽搐着,然后吐着血“噗通”一

    声栽倒在地上。只见她俯卧在地上,双手张开,喘着气,嘴?面吐着血沫,咬着

    嘴唇,闭着眼,优美的双腿剧烈地颤抖着、蹬踢着┅┅短裙由于挣扎而向上缩,

    几乎就要露出臀部了,幸亏她是向前倒下的,脚沖后,还不至于春光外泄。

    ??家文已经享受了一次非常强烈的高潮,这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高潮,她的

    双腿拼命地蹬踢,希望延长一点生命,让她再享受多几次这样强烈的高潮。她哭

    着呻吟着,全身一片痉挛,喘着气,死命地坚持着。

    ??她懊悔刚才没有同罗莉娜争特种子弹,如果是用特种子弹打,现在一定会更

    加舒服啦!她也懊悔刚才会産生“中弹后快点死”的想法,现在她可不想马上死

    了,她要与罗莉娜比一比,看谁享受的更久!

    ??她知道自己小便已经失禁了,啊!尿流出来的感觉真好,是全面的放松和舒

    服。她的阴道在痉挛,小腹也在痉挛。啊!又有尿尿的感觉了,啊,不,是┅┅

    是月经,真的被打出来啦,啊,啊,啊┅┅

    ??随着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抽搐,在她的阴部,在被小便泄得微黄的紧绷绷的白

    色牛仔裤裆部,出现了一点暗红色斑点,斑点不断扩大,很快有手掌那麽大一块

    了。

    ??这时,李棋和童薇从射击室?出来,来到嘉玲身旁。

    ??“Hi!怎麽样?是不是有点等不及啦?”李棋笑嘻嘻地问道。

    ??“小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嘉玲嘴?是这麽说,可是心?还真有点等

    不及了,看到别人正在享受舒服,而自己还冷冷清清地坐在这?等待,这种感觉

    真难受。

    ??“哎呀,嘉玲姐,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啊!”李棋一边躲避着嘉玲的追打,一

    边笑着说道∶“我让她们给姐姐做示範嘛,好让姐姐有个心理準备┅┅等会一中

    弹就更舒服啦!嘻嘻!”

    ??童薇这时候说∶“李棋姐姐,要不要给她们补枪呀?”

    ??李棋和嘉玲停止了追打。李棋就说∶“好吧,用普通子弹,我们同时打,看

    她们谁先断气。童薇,你打过阴部吗?”

    ??童薇脸红了一下∶“训练的时候学过的,也看过嘉玲姐姐打,我没有打过真

    人。”

    ??李棋说∶“那你记得改良三星采珠法吗?”

    ??童薇说∶“记得,第一枪捣烂尿道分离阴蒂;第二枪破坏阴道∶第三枪直接

    打烂阴蒂。”

    ??“嘻,你的记性不错哦,看你的实际操作怎麽样了。罗莉娜是穿短裙的,比

    较容易打,你就打她吧!我打家文啦。”

    ??童薇走到罗莉娜身边,这个女孩趴在地上,仍然在挣扎着抽搐。童薇把她翻

    了过来,蹬踢着挣扎的少女的短裙因爲缩上去而露出了?面的连裤丝袜,双层裆

    部已经是湿了一片,把?面的白色三角裤都弄湿了,不知道是爱液还是尿,但阴

    部的範围甚至是黑黑的阴毛仍都显示得非常清楚。

    ??罗莉娜感觉到刚才经曆的几个高潮正慢慢回落,而呼吸好像也开始困难了,

    就在这时,她在朦胧中却发现一个死神姐姐在分开她的双腿!她一惊,本能地把

    双腿一夹,这用力的一挣扎,又让她咳杖了起来,而且又吐了一点血。她听见一

    个女孩的声音在说∶“姐姐,不要怕啦,把腿分开,分开一点啦┅┅”

    ??‘爲什麽她要我分开腿?’罗莉娜的思维有点迟钝了∶‘对了,她要射我的

    下面┅┅羞死我了,分不分开呢?假如不分开,她就不会打中我最隐秘最害羞的

    地方┅┅可是,假如分开了,会不会体会那传说中的特别舒服的感觉呢?唉,反

    正就算不分开,胸部的要害已经中弹了,迟早要死,还是分开吧┅┅’

    ??罗莉娜咬住嘴唇,闭上眼睛,放弃了抵抗。童薇把莉娜的双腿一分,朝着少

    女的阴唇的轮廓连连扣动扳机。

    ??“啪!噗!噗!”枪响了,子弹在罗莉娜的裆部打出了三朵血柱!

    ??罗莉娜猛然觉得裆部震了几下,热辣辣的,然后就是一阵很奇怪的甜蜜的羞

    臊的颤抖幽幽地升上来,涌遍她的全身,使她的全身好像突然往外放射一种特别

    舒服的小可爱,让她觉得非常销魂,而且非常快乐。她觉得下身一放松,好像小

    便全都泄了出来,她舒服得眼泪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她呜咽着蹬踢着双腿痉挛着挣扎,短裙已经被血全泄红了,而袜裤也全是血

    尿,快美的狂流从她的阴部奔流到她的全身,她几乎是马上就沖上了一个好像自

    己的头脑都无法判读的极爲热烈的高潮中。自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性以来,她

    还从来没有体会过,原来女性的身体竟然有这样强烈的舒服的感觉的!

    ??“啊呀!嗯哟!唉呀┅┅”莉娜舒服地叫着,如果她不这样叫着的话,身体

    就好像会舒服得爆炸了一样!快美的羞臊纷纷向阴部集中,然后是销魂的升华,

    最后是一个像电击一样的闪光,带着无限的快美,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紫色!莉

    娜双腿蹬得笔直,全身痉挛着,在最高潮的那一瞬间“噗”地吐了一大口血。

    ??在莉娜半推半就地接受射烂其阴部的子弹的同时,向着家文的阴部瞄準的枪

    也喷出了火舌,三发小子弹撕开了她的牛仔裤裆部少女最隐秘的地方。家文在翻

    滚着挣扎的时候,阴部已经舒服得拼命痉挛了,她非常希望像周豔泓那样享受一

    下阴部中弹的滋味。不过,子弹一直没有来。

    ??正当她有点失望,準备放弃挣扎的时候,忽然听到死神姐姐在说着补枪的事

    情,于是她马上努力地分开双腿等着。终于,她感到阴部热辣辣地被什麽撞了几

    下,啊!好羞呀!终于被打中阴部了!她害羞地想着,双手想去捂,但双手好像

    不听自己的指挥,因爲马上她就体会到了一种妙龄少女特别的又羞又甜的像巨浪

    一样沖上来的快美感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肚子痛的时候那种放射性的疼痛,不过取代疼痛的却是难

    以忍受的极度快美的抽搐,让人感到阴道?十分空虚,希望被什麽东西狠狠地填

    满,然后把甜蜜的感觉往身体最深的地方拼命灌注。接着这种感觉又变成了一个

    贴着最舒服的电源的强烈振动,让家文还没有準备好,就连续沖上了几个飘然在

    空中一样的高潮,而每一个都强烈得让她觉得快折磨得她死去算了。

    ??她的爱液,经血、尿┅┅全混在一起汩汩地流了出来,她已经舒服得张开了

    嘴巴,无法思想了,她希望的是能继续享受这样羞臊的舒服,她从来都不知道原

    来阴部这种翻天覆地的感觉竟然会那麽舒服,舒服得双腿都要抽筋的。她无法叫

    喊,因爲那种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感觉对她的思想震动太厉害了。紧紧的牛仔裤

    绷着她的双腿在地上散乱地蹬踢着、蹬踢着┅┅

    ??‘不行啦,太舒服啦,再要,再要,再要!!!可是我怎麽吸不上气啦?不

    要,不要!我还想再享受呀!’

    ??大家都看得呆了,这时,童薇在一旁叫起来∶“啊呀,你们看,家文马上就

    要咽气了耶!”

    ??大家马上把目光投向家文。只见家文仰躺着,双腿夹紧,全身绷得笔直,并

    不停颤动,头向后仰,肩部微微擡离地面,两眼睁得圆圆的,呼吸的声音很重。

    过了一会,只听她喉咙?发出“咕┅┅咕┅┅”的声音,然后双腿又蹬了几下,

    再然后就是全面的放松┅┅

    ??“嘉玲姐,现在你有没有发现新型特种子弹的另一个特点啦?”李棋笑   

    地问道。

    ??“好像中弹后死得特别慢?”嘉玲若有所思地说道,语气不太肯定。

    ??“这就是啦!”李棋兴奋地接过去说道∶“这种子弹,别看它外弹头很大,

    其实它的内弹头很小的,而且是靠惯性前进,因此沖击力也很小,所以对受刑人

    的身体内部破坏是比较小的!”

    ??“也就是说,如果是只打阴部,是打不死人的,”童薇接着说道∶“别看外

    弹头把阴部破坏得一塌糊涂,但那带来的只有快美,而快美可以延长受刑人的生

    命。所以如果是阴部中弹,她可以一直高潮下去的┅┅”

    ??“胸部中弹也一样啊,”李棋又把话题接过去∶“罗莉娜与家文虽然都是胸

    部中弹,但由于打罗莉娜的是特种弹,所以她就会比家文坚持得久!”

    ??“可以坚持多久呢?”嘉玲问道。在她内心,她暗暗下决心,她一定要比任

    何人都坚持得更久!

    ??“大约可以有五分锺吧!”李棋回答道。

    ??正在这时,罗莉娜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极其猛烈的痉挛,同时口?

    也惨叫连连,由于抽筋,她的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然后双腿开始蹬踢,但是一

    下比一下无力,终于“咕┅┅啊┅┅”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少女熟悉的身体

    感觉随着最后一个快美的痉挛而完全消失了。

    ??“现在我们来解决周豔泓吧!”李棋说着拿起枪,来到周豔泓的身边,童薇

    和嘉玲跟在后面。

    ??这时的周豔泓已经被连续不断的快美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她全身每一处肌肉

    都以阴道爲中心、不停地阵发性地挛缩着,双腿更是像通了电,不停地痉挛、蹬

    踢。

    ??“噗!噗!”李棋瞄準周豔泓少女背心下坚挺的双乳扣下了扳机。

    ??“啊!啊!啊┅┅!”随着连连的惨叫,周豔泓全身猛烈地跳动着,衣服和

    胸罩的碎片到处乱飞,空气中一股淡淡的火药味慢慢弥漫开来。

    ??烟雾散尽,在姑娘两侧乳房的最饱满的地方出现了两个黑洞,这两枪把两边

    的乳头都打掉了,而乳晕变成了血洞。周豔泓马上感觉到一阵少女乳房中弹所特

    有的麻趐趐的、十分性感的酸痛,并翻滚着朝下面震蕩,与阴部的快美结合在一

    起又反馈回来形成更大的快美浪潮!

    ??啊,怎麽会这麽舒服?周豔泓无声地嘶叫着,蹬踢着,追逐着一个前所未有

    的高潮,现在她全身到处都是快美的电流,她只能不停地蹬踢,不停地嘶喊┅┅

    ??啊!终于追上了,这是一个什麽样的高潮啊?爲什麽会这麽舒服啊?女孩子

    被枪杀真是太舒服啦!“啊!啊!啊┅┅咕┅┅咕┅┅啊┅┅”一阵黑暗,然后

    一阵白光,她看见了白光底下自己的身体,只见那个身体还在轻轻地扭动着,蹬

    踢着┅┅

    ??“好啦,该姐姐了!”童薇替嘉玲打开手铐。

    ??嘉玲活动了一下手腕,跨过家文的尸体,选了一个没有血的地方站好,然后

    笑    地对童薇说道∶“你要怎麽打啊?”

    ??“当然是打三枪啦,双乳和阴部,要让嘉玲姐姐充分享受一下嘛!”李棋抢

    着回答道。

    ??嘉玲心?一阵窃喜,啊,终于可以享受了!于是她挺起胸,把长发甩到了脑

    后,做好準备。

    ??李棋和童薇走进射击室,不一会儿,从两个射击室?几乎同时传来一声轻微

    的“喀嗒”声。啊,上子弹啦!

    ??正在这时,突然神仙间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一名女孩拿着一张纸跑

    进来,她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叫道∶“电脑程式出错,昨天发出的死刑命令暂

    停执行,待人工确认后再┅┅”

                                                   【待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