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轨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真的是好办法不怕旧,第一次约会小翠,我仍然选择看电影,而且是看一套恐怖影片,在此之前我连小翠的玉手都未碰过,这会儿,我们已经紧靠在一起,她双手搂住我的一条手臂,而我好自然地手臂过界,将手搭在她的粉腿上。

    她穿着超短裙,大腿尽露。

    「别怕,别怕﹗」我乘机拍拍她的嫩滑大腿,摸摸她的浑圆膝盖。

    我这样讲,当然是在给她壮胆,男孩子嘛﹗总得有些英雄气概的。

    而与此同时,其实也是在给自己壮胆﹕

    别怕,别怕嘛﹗摸上去,顺看大腿摸上去,大腿尽头就是水蜜桃啦﹗

    嘿嘿﹗如果小翠攘我灵猴摘桃,那幺,这个漂亮女孩子一定就是落在我手上啦﹗

    我将手慢慢地向大腿内侧尽头游移。

    那内侧的肌肤更加嫩滑。

    我的手指,宛如五只蜗牛,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爬行,却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快摸进她的砷秘地带了。

    我的心是『蔔蔔』剧跳,手都有些颤抖,我从未摸过女人的阴户,很刺激。

    电影院里的冷气狠冻,她裸露的玉腿也是凉凉的。但我的手愈揉进大腿尽头,就愈觉得有股热气涌到我的手上来。

    她的阴户一定软绵绵,暖烘烘的,甚至,那只迷人洞中,会冒出热气来。

    如果能伸只手指进去,掏掏挖挖,该多好啊……

    我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但我那只手,始终不敢摸到她的水蜜桃上。

    看来,我的英雄气慨,还远远不够,是害怕第一次约会,太狼了,砸了锅吧﹗

    我正在犹犹豫豫,裹『手』不前之际,小翠正抱住我手臂的双手,却有一只滑了下来,按在我的小腹下,不偏不倚,那儿已撑起一顶小帐篷。

    「嘻嘻﹗你坏了﹗」她在我耳边笑嗔地轻轻说。

    我赶紧将手缩回来,不敢再坏。

    但出乎我的意料,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滋……』扯下我的裤链,手伸进去,隔住内裤,按在我那蠢蠢欲动的阳具上!

    哗!这个看来斯斯文文,羞羞答答的小翠,竟如此开放,浑如一个豪放女﹗我都未敢摸她的小妹妹,她倒先来动我的小弟弟了!

    「阿文,」她嘴巴贴看我的耳朵说道﹕「原来你的小弟弟跟你的胆子一样的小,吓都得缩成一团似的……」

    她边说边用手指捏捏我的阳具,整条肉棒都握在她的掌中。

    我不山得心中一寒,额上都渗出冷汗来﹗

    我不知她是无意还是有意,但似乎在嘲笑找的阳具短小。

    死了!小翠恐伯会像我的前度女友那样,嫌我是只小……小小鸟,弃我而去。

    我的前度女友阿美,和我初恋未及半个月,有一天晚上在九龙公园树丛中卿卿我我搂着热吻,阿美的手忽然从我怀中滑下去,拉开了我的裤链,掏出我的宝贝来,摸摸捏捏,反複把玩。

    我的小兄弟马上膨胀,硬翘翘一根。

    阿美低下头去。

    我以为她会一口将我的龟头吞进樱嘴,含吮舐舔。

    我心如鹿撞,兴奋不得了﹗第一次恋爱,碰上个性豪放的女孩子,就要替我口交,那是怎幺滋味呢﹖

    如果她替我吹萧,那我也该替她品玉,女人的那东西我从未见过,如何品法呢﹖

    如果现在我们彼此口交了,那幺马上可以去租时钟房,去干那件我梦寐以求的事,岂不快活死人﹗

    我乐孜孜浮想联翩,挺了挺小腹,想将龟头塞住她的口中,她却突然拍了我的龟头一下,呼口气,身子擡起来,将我的阳具塞回裤子?去。

    「阿美,你……怎幺啦﹖」我嚅嚅嗫嗫地问,有不祥预感。

    我隐隐地担心一件事,就是我的阳具比较短小,会不会……

    「阿文,」她耸耸肩,摊摊两手,嘴角扬过一抹失落的苦笑,说道﹕

    「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啦!」

    「阿美!」我一把拉住她说﹕「是不是我的东西……太小﹖」

    「哪?,哪?!你想到哪儿去了﹖」阿美忙不叠的摇头,「大小有甚幺关係﹖我以前的男朋友,六吋长呢,还不是一样合不来,分手了事﹖」

    六吋﹖对了,我不过四吋多,短了一截,她一看就知道我小儿科,只是嘴巴上不道穿两已!其实,也算挑明啦!真伤我心﹗

    现今这个小翠,会不会重蹈覆辙,步阿美的后尘?

    不行,得想想辫法,先不让她模,愈摸就愈清楚我阳具大小的。

    于是,无计可施下,我只得说﹕「小翠,我尿急,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拉开她的手,站起身,借尿遁。

    当然,也不是吓得逃离戏院,那就与小翠一拍两散了。

    我喜欢小翠,她太漂亮了,这样的女孩子,到哪?去找啊﹗是不是﹖

    我决不能临阵脱逃,如果我是她第一个性伴侣,她以前从未跟男人搞过,我虽阴茎短小点,她无从比较,我还是有希望的,但……

    「怎幺办呢﹖怎幺办呢﹖」

    我冲进洗手间,?面空无一人。

    经过一格厕所,闩上门,掏出阳具。

    我目睹这小兄弟二十年,竟然愈看愈小,愈看愈不满意。

    我并不需要小便,我只是握着它出气。

    一边快速来回捏动阴茎,一边气恼地嘟嚷﹕「死家伙,不争气﹗我长得牛高马大,你却侏儒三寸钉﹗我捏死你﹗我捏死你﹗」

    但它捏不死的,反而愈捏愈活,硬梆梆的翘了起来。

    很可怜,还是只有四吋模样……

    「好兄弟,求求你,长一点点嘛﹗长一吋,跟平常人差不多,我就心满意足啦﹗拜託,拜託,长﹗长!」

    我抓住龟头拉,希望拉长一些。

    「嘻嘻!拉龟头,能拉得长﹖天方夜谭!」

    突然背后有人在嘲笑我……

    我原本憋了一腔火,谷了一肚气,竟还要被人笑﹖

    「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

    我恼怒地甩出一串谩骂,却马上噤口了,因为我觉得奇怪,我进到厕格,是闩上门的,怎幺有人能见到我拉龟头﹖

    我转身一看,哗﹗身后赫然站着一个廿来岁的年轻人,身靠着门,手托下巴,含笑望住我。

    「你,你……你怎幺闯进来的﹖」我十分讶异的说﹕「我闩了门的呀﹗」

    「哈,我是鬼,当然进出自如﹗」他笑瞇瞇道。

    真是活见鬼!难道是电影中的鬼魂不成﹗

    我当然不信,瞪眼望看怒叱道﹕「你进来干嘛﹗」

    「帮你!帮你小兄弟快高长大﹗」他依然手托下巴,含笑盈盈。

    「哼﹗」我嗤之以鼻,「出去!」

    「你不出去,我,我走﹗」我真有些恼火,此人幸灾乐祸。

    「好,我出去,我出去﹗」

    他话音末落,倏然不见了人影……

    门末开,人就出去了﹖我顿时目瞪口呆,真的撞鬼﹖

    「怎样﹖要不要我帮你忙﹖」他在门外说,清清楚楚隔道门。

    我尚未答话,他又倏而出现在我面上前。

    「哇!」我惊讶得张大着口成了个洞。

    「你信了吧﹗我真的是鬼,是只开心鬼,我可以帮你,让你的阴茎像我这样又粗又长又劲!」

    他说着,竟当我面扯下裤子,将他的阳具呈现在我眼前,用手搞搞,骤然暴胀﹗

    哗﹗比我的足足长一倍,粗一倍,像一根黑乌乌的铁杵,龟头黑得发紫,大如幼儿拳头,真怕人!

    我不理他是人是鬼,我喜欢这根肉棒,我渴望自己的三寸钉能变成巨大铁棒﹗

    他显然见我动了心,说道「喂,阿文﹗」

    他竟知道我的名,又说道﹕「你那漂亮美媚,如果摸到你胯下有这样的大香肠,一定会口水都流出来,即刻拖你去公寓大快朵颐。你……要不要﹖」

    「好!鬼大哥,我要﹗」我迫不及待的说。

    他点点头,二话不说,脱下我的裤子,望了望我那三寸钉,摇头浅笑,随即将我转过身,按下我的上身,手指摸摸我的菊花门。

    不对!难道他要唱后庭花﹗

    「鬼大哥,我不搞同性的﹗」我急忙申明。

    「放心,阿文!」他拍拍我的屁股,「我的肉棒只有从这儿插进去,前面钻出来,才可以将你变成大肉棒﹗唯有这样上身才行的。」

    我似乎已肉在砧板上,想要变大肉棒,也只能由他宰割,让他上身。

    他在我屁眼上抹点口水,龟头在洞口研磨几匝,徐徐插进去。

    奇怪,我只感到胀满,却毫无痛楚。

    他轻轻缓缓地抽送,竟将我的穀道当阴道,简直搞基一般。

    但我唯有忍一忍,有求于他,总得让他占点便宜的。

    好在,并不痛,反而有阵阵快感袭来,害得我性兴奋,三寸钉也硬起来。

    他伸下手来摸摸我的阴茎,「唔,硬了,得啦!」说着,他加快抽送,愈插愈深,

    蓦地,他『喔』地一声低嚷,我感到肛门胀满得要裂开似的。

    「喂﹗痛!痛﹗」我正想叫他停止,他倒已经剎住。「哗﹗胀死了,你插到我阴茎里来啦﹗」我有些惊慌。

    扭头瞧瞧,咦﹖鬼大哥呢﹖怎幺不见了﹖

    我直起身子,赶紧瞧下我的阳具,啊﹗我的天﹗竟增长了成倍﹗变成了又粗又长一条铁棒﹗

    这是鬼大哥的巨物,他上了我的身,借他的宝贝儿给我啦﹗我成了大男人﹗

    我兴冲冲返回座位,小翠抱怨道﹕

    「怎幺那幺久﹖小便变大便啦﹖」

    「没错,没错,是小变大了﹗」我一语双关,笑盈盈拉过她的玉手,放在我胯下。

    她摸到隆起的地方,明显与前不同,讶异又骛喜地瞟我一眼,在黑暗闪着目光道﹕

    「这东西真会由小……变大呢,嘻嘻……」

    说看手已拉开裤链,伸进去,握住阴茎,爱不释手地轻捏轻抚。

    龟头在她掌中搏动,令她心如鹿撞。

    「阿文,」她向我喃喃耳语﹕「我想不到你这样厉害的,走吧,上我家去﹗」

    她已迫不及待,我也正中下怀。

    电影也不看了,飞快的搭计程车去到了她的香闺。

    一进房,我们就拥在一起热吻,一边互相脱衣剥裤,很快就赤条条一丝不挂。

    小翠玲珑浮凸,遍体雪白晶莹,益显得白玉峰上樱桃奼红,桃花源头芳草浪黑。

    我注视小翠,她也注视我,还掏起巨阳道﹕

    「哗,大得好怕人哦……」她俯下身子,一口将龟头纳入她的口中,舐舔含吮,『啜啜』有声。

    我有如受电激般的快感,酥,麻,痒,很欣慰,虽说鬼大哥的阳具与我的合二为一,但我仍有感觉嘛﹗

    给小翠一含,半软硬的大红肠迅即暴胀,宛如刚出烘炉的热铁杵,一只杵头已塞满她的樱口。她含吮半晌,才恋恋不捨将宝贝吐出来,但见龟头岳岳,面目挣狞,小嘴中冒出一大颗珍珠,垂挂下来,成一条透明的涎液,飘飘袅袅。

    「它流口水啦,想品嚐你的美味鲍鱼啦,快﹗」

    小翠说看就往床上一躺,分开两条玉腿,一只极品大鲍呈现在我眼前。肉唇肥厚,高高坟起,一条幽溪,已水盈盈。

    哈,她真的流口水啦﹗

    好吧,先捅她几下!

    我将龟头在花蕊砚磨几匣,挥戈直入。

    「啊……」小翠叫一声﹗

    我不过插了个龟头进入桃源,小翠竟杀猪般惨叫一声,吓得我马上鸣金收兵,将龟头部队撤出玉门关。

    「喂,小翠,你怎幺啦﹖」我拍拍她的俏脸问。

    她仰起头,伸手摸摸肥肥厚厚的大小阴唇,噘噘嘴巴道﹕「还好,没有爆裂﹗胀死人啦﹗你不会慢慢进去吗﹖温柔点嘛﹗这幺粗长的东西……」

    「嘿嘿!」我赔礼地笑笑,我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应该晓得做爱有前奏这回事,怎能一上战场就挥戈硬干﹖真蠢!

    「小翠,别生气,我见你下面那张嘴巴滑潺潺地流口水,以为……行啦,我给你舐舐,让爱液充盈,再插进去。」

    说着,就从她的红唇吻到粉颈,又吻到酥胸,她的一对美乳,就如白玉双峰,高高挺立。

    我身体蹲下去,嘴巴往下滑,吻到平坦而又柔软的小腹,吻到丝丝缕缕泛着金属光泽的乌黑茸毛,犹如一道瀑布,直垂到迷人神秘之处。

    阴阜高高坟起,似半只球。

    我张开她两只腿,整只饱满的水蜜桃呈现在我眼前,皮细肉嫩,鲜艳欲滴。

    我用手指将肥厚的两片肉唇分开,粉红色的小穴中流出蜜汁来。

    琼浆玉液,我嘴巴凑上去,含住蜜桃儿吮啜舐舔,舌头似小灵蛇般钻进去,在桃花洞裹游弋,大肆骚扰。

    当触到那颗肉蚌明珠时,便将它含入唇间,舌尖轻摩,牙齿轻噹。

    小翠喘看沈重的鼻息,浑身发倾,只手插在我的头髮裹,似想将我的脑袋推开,又似想按得更紧。

    片刻,她终于呻吟着道﹕「阿文,我……我痕死了……拿你的……替我搔痕……」

    我擡起头道﹕「唔,淫水已氾滥,想来插进去不成问题啦!」

    这下我有经验了,将她美腿往肩上一扛,一手握住阴茎,将龟头在她桃源洞口轻轻地磨,上下左右,探头探脑,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将龟头插进肉洞。

    她这回并有杀猪般大叫,只是『喔喔』地低嚷,呼着气,媚眼如丝,黛眉紧锁。

    看她的表情,好似忍受着折磨一般。

    「喂,小翠,钻了个头进去啦,你,受得了幺﹖痛不痛﹖」我关心地问。

    「还行,很胀,很充实,很……舒服﹗进来吧,全进来,插到底。」

    她将丰臀拱起,主动含入多一成。

    我放心了,準备徐徐插进。

    突然,『滋』的一下,整条阴茎飞快地猛插进去,龟头直撞到阴道深处的玉盾。

    「哇﹗」她高叫一声,浑身触电似的震顼,指甲差点嵌入我的背肌里。

    「哗﹗阿文,你……你插到我心口来啦﹗好家伙,真利害﹗」她又惊又喜。

    奇怪,我原本想温温柔柔逐渐深入的,怎幺那阴茎好像不听大脑指挥一般,自作主张,一竿子猛插到底,全根尽没﹗怎会这样的﹖

    还好,小翠受得了,而且看来春意盎然,挺乐似的,否则又要怪我孟浪啦﹗

    不过,初次做爱,又是有鬼大哥的帮忙,还是别太狼好些,慢慢来……

    我脑子裹这幺盘算看,但胯下那条驴鞭卸不理我『慢慢来』的指令,它自己已经冲动起来,忽快忽慢,忽深忽浅,浑如箇中老手。

    啊﹗我蓦地想起来!是鬼大哥作崇﹗是他在指挥那条肉棒演奏性爱乐章!

    我有些惶恐,也有些失落。

    但,阴道箍束肉棒包裹得特别紧,一进一出都有强烈的磨擦,而我,却明显地感受到磨擦带来的阵阵快感。

    阴茎还是我的﹗我有感觉,性爱的感觉。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怪鬼大哥呢﹖毕竟是两条阴茎合而为一的,有他的份,而且,他还是大份。

    好像我是间空壳公司,鬼大哥买下来,他就是董事长,由他做主,也在情理之中。

    这样一想,我反而开心了,因为,我不但阳具短小,还是初哥,由鬼大哥去辛苦抽插,我只须享受就是,何乐而不为﹖

    果然,鬼大哥挺能干,竟能一口气快速抽插数百下,但闻『噗嗤』『噗嗤』响声不绝,淫水抽唧声,『霹啪』『霹啪』肉体碰击聱,如影随形,插得小翠『啧啧』大嚷,『咿咿呵呵』春声不绝于耳﹗显得非常舒服﹗

    「啊﹗阿文﹗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大力点,捅死我……我爱死你的大鹏乌,你就姦死我吧﹗吻死我吧……」小翠淫声浪语,欲仙欲死。

    鬼大哥插了几百下,又搞花样,一阵子床边拗蔗,一阵子隔山取火,一阵子又啃半边鹅腿,一阵又玩倒插蜡烛,这我压根儿不懂得做的﹗

    小翠弄到高潮频起,只眼死鱼般反白,却又给我……其实是鬼大哥『起死回生』,继续交欢,玩个没完没了!

    足足插了两个钟,依然金枪不倒﹗

    我心想,或许鬼大哥无精吧﹖无精可洩,这根肉棒才一直坚硬如铁啦﹗

    小翠终于挺不住了,又一次高潮来了之后,她浑身瘫软在床上,闭着眼睛道﹕「我不行了,好像给十多个壮男轮姦似!阿文,你那枝砲,还塞在我里面,不肯射……你难道是性超人吗……」

    「嘿嘿」,我尴尬地笑笑,心里在说﹕「鬼大哥啊﹗已经威够啦,让我爆发吧﹗拜托﹗拜托﹗」

    哗﹗倒也真灵,我顿时感觉血涌丹田一般,也像尿急要射了。

    我急忙飞速抽送,霹霹啪啪作响,小翠也花枝乱颤,典床典席,哇哇直嚷。

    但觉肉棒『蔔蔔』跳动,火山爆发﹗

    小翠紧紧地抱着我,阴肌强烈抽搐,贪婪地吸吮着甘露……

    离开小翠家已是半夜三更,虽然已经发洩了,但心中仍有一份兴奋,回味无穷。

    漫步行了一段路,忽见有间便利店,灯火通明,给勾起了食慾。

    一场酣战,有点肚饿了,去买些东酉祭祭五脏庙吧。

    穿过静静幽幽的马路,迎面有个少女走来,擦身而过时,她突然叫住我,说道﹕

    「咦,不是文哥幺﹖」

    我一愣,驻足朝向她。

    她星眸闪光道﹕「我是阿仪啊﹗阿美是我大姐啦﹗」

    喔﹗记起来了,是我前度女友阿美的妹妹﹗一年多不见,她竟已亭亭玉立,出落得小美人一个﹗十四五岁的美少女,苑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夜裹,就是一朵夜来香﹗

    我闻到她的香味,不但有少女特有的肉香,还有她手中食物的香味。

    「嗨,阿仪,真巧,你……买东西吃。」我不知说甚幺才好。

    「睡不着,有些肚饿,下楼来啦,对不起﹗」她一对水汪汪眼睛直勾勾地盯住我,问道﹕「你怎幺跑这儿来﹖找我大姐﹖你们不是分手了幺﹖」

    「我路过这啦﹗见有便利店,就顺便医一下肚子,不是来找你大姐的,何况深夜时分﹗」我解释道。

    「那倒也是。」她含笑点头。

    「既然如此,文哥,我买了好多东酉,我们一起吃吧,热闹些好,来,跟我来﹗」

    有美相伴,吃什幺都美味些,我也就不客气了。

    我跟她来到附近一座休憩公园,里面很静,不见人影。

    我们在树荫深处一条长凳上坐下,这儿更静谧,又瞧不见外面的马路,如果在这做爱,想必都不会被人发觉哩!

    当然,阿仪不行﹗她是未成年少女,生人勿近。

    我们并肩而坐,她拿了半只热狗给我,又将一大包薯片放在我大腿上,开了一罐可乐,饮了一口,递给找,笑盈盈道﹕「一起喝,不介意吧﹖」

    「哪裹,哪裹!你呵气如兰,口水都是香的,琼浆玉液一般,你喝过更香哩﹗」

    我打趣,接过来喝了一口。

    「你嘴巴真甜!」她瞟我一眼,又说道﹕「文哥,你英俊高大,对人又挺和善,我真不明姐姐怎会与你分手﹖是不是真的像姐姐嘴中告诉我的,是你那东西太小﹖」

    她指指我胯下。

    哗﹗这小妮子,倒直接。

    蓦地,我想起自已有了鬼大哥的大家伙,否则,真不知如何回答这尴尬问题呢﹗

    我耸耸肩,无奈地说﹕「跟这东西倒是有关,不过不是太小,而是太大,将你姐姐吓跑啦﹗」

    「甚幺﹖」阿仪瞪大眼睛,大表意外,「不可能吧﹗我姐姐喜欢大的﹗她说愈大愈劲,好玩,你骗我。」

    「我没骗你,不信,你可以稍摸一下,甚至,看一下都行﹗」

    我落落大方,现在有本钱,何怕之有﹖

    阿仪二话不说,真的打蛇随棍上,伸手扯开我裤链,就去掏我胯下的大鸟。

    「喂喂,你来真的啊﹗」我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

    「又不是没见过﹖去年圣诞我已跟同学偷吃过禁果啦﹗」她说看已经把我的阳具掏出来,黑黝黝似一条大海参。

    「哗﹗」她双目闪光,「吓死人﹗软的时候都比我那小情人翘起时大好多好多﹗」

    她用手摸摸捏捏,爱不释手地说﹕「哗,发胀啦﹗硬啦﹗我的乖乖,像只大电箇,少说有八吋﹗喂﹗给我含含好幺﹖」

    不待我回答,她已经埋下头去,将龟头含进口中,含吮吞吐,津津有味似的。

    我觉得一阵酥麻,难以言喻的快感从龟头传至四肢百骸。

    啊,不行,她才十四五岁,未成年呀﹗我不能触犯『天条』,否则,吃不了兜着走就有份儿。

    我想推开她,但,奇怪,将手中的可乐与热狗一放,双手不是去推开她,而是将她抱起来,放倒在凳子上,撩起她的裙子。

    阿仪好像知道我要干其幺似的,将臀部拱起,自己褪下内裤,说﹕

    「文哥,我不怕,我只觉得我同学的太小呢﹗给我﹗」

    我见到一只小巧饱满的晶莹水蜜桃﹗

    柔软茸毛疏落有致,肥嘟嘟两片肉唇,白裹透红,紧紧闭合。我用手去擘开唇片,儿到一条粉红色的肉缝和小小的一个肉洞。

    莫名其妙,我的嘴巴凑了上去,含吻嗅闻她的阴户,舌头也随即钻进了小穴,在那舐舔撩捲。

    阿仪浑身颤抖,双手抓住我的头髮。

    适可而止吧﹗我心中说,千万别来真的﹗

    但行动不听我指挥,小灵蛇在她桃源裹撩弄一番后,马上换上大蟒蛇,昂首吐舌,在桃源洞的探头探脑,顺看汨汨淫水,一头钻了进去﹗

    「喔﹗」阿仪竭力克制自巳,但仍是忍不住高嚷一声﹕「胀﹗胀死啦﹗痛﹗不行﹗不行啦﹗快拔出来」

    她雪雪嚷痛呢﹗我要拔出肉棒,但肉棒似乎被紧窄的内洞箝得异常舒服,并不肯撤退,反而勇往直前,猛插到底,龟头顶进深处的玉盾﹗

    「文……文哥……太、太胀满啦,顶不住了……痛得紧啊……插死我啦﹗」

    然而肉棒不理,反而飞快抽插!

    我知是鬼大哥作崇,这只色鬼,小女孩都搞﹗唯有心中求他快快停止。

    鬼大哥还算合作,大力抽送三五百下,不待我射精就将硬绷绷热铁棒退出了。

    阿仪却已双眼反白,死去一般……

    翌日,天末亮,我就给警察逮去,指我姦汙末成年少女。

    原来阿仪回家后给她老妈子发觉可疑,腿上有斑斑血渍,显然下体曾流血,详问之下,知是我做的好事,八吋大阳具的闯祸。

    我心想完了,心中埋怨色鬼上身得我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

    鬼大哥倏而离开我身体,我听到空中声音道﹕「放心,这样就没事啦!」

    我悄悄一摸胯下,又是四吋钉﹗

    在警署,阿仪一口咬定被八吋的大家伙干爆的,阿美也去了,但她却要证明,若是八吋巨物,诱姦犯绝不是阿文我!

    为了証据确实,警方还派了一名姓舒的女警官来替我验身。

    她很漂亮,人也长得非常前卫好看。

    我被她摸了又摸,再拿出来看,但可能因为心情不好,竟硬不起来﹗

    后来,那位舒警官出动『肉诱』,要我坐到桌面上,然后她也撩起制服裙子,坐上我对面来继续检查。

    哇﹗但见那舒警官两条大腿雪白细腻,嫩得来连一点雀斑胎痣都没有﹗那薄薄的内裤蒙着个贲起的小丘,隐约还见到中间的凹痕﹗

    我是有点心动了,但我知道这次有个同门兄弟来担保我出去,而这位同门兄弟是喜欢看『女警』的,这时他一定想办法在偷看。

    于是我继续压抑着冒起来的慾火,看看这个女警怎样继续『肉诱』。

    不过,见她也并没进一步暴露,祇是用一手指轻轻摆弄我那毫无生机的蚕虫。

    这时,我却注意着那女警那凸起的酥胸,那女警也发现了,于是她显出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把胸口的钮扣解开了一粒。

    哇﹗好嫩的乳沟啊﹗我不由聚精会神地注视,但小弟弟仍不动声色。

    倏的,那女警把鞋袜脱去,露出一对小巧玲珑的嫩脚儿。

    我还不知她想做什幺,她已经用两个凹陷的脚掌心夹着我的宝贝又搓又套﹗

    要命啦﹗她怎知我的弱点,那小东西迅速发威继而失控发射,那粘呼呼的东西有的射中女警的左眼,有的射中她的鼻子,再往下流到嘴唇﹗

    那个舒警官竟不理脸上的东西,睁着一只没被粘液蒙着的俏眼,捉住一瞬即逝的机会,量度到我那不争气小东西在最佳状态下的尺寸。

    还好,鬼大哥没让我在阿仪那射精,一切不成証据,阿仪他妈再跳也没用﹗

    哗﹗我总算脱身,但是,我又为怎样见小翠而发愁苦闷了﹗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最爱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