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妻露营纪实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老婆晓玲因岁月不饶人,乳房稍微下垂外,其它真的皮肤白皙,胸部大到诱人,身材保持的很好,腰身十足,脸蛋端庄有韵味,而且我知道她在公司不少男同事骚扰,只是对我而言,每天吃一样的菜难免索然无味。

      但接着我要说我两夫妇的绝对真实事件与大家分享。就在半年前就读小学的小孩们放暑假,为了能与阿公聚聚因而送回南部玩。夫妇俩闲得无事老婆便提议去露营,我想想也好,能拾起旧有兴趣顺便钓鱼也不错,于是整装出发。虽是夏天晓玲怕蚊子叮,穿得是密不透风,牛仔裤加上长袖T恤,又是帽子又是薄衬杉的,我笑她真像个老处女。因为才一天就回来,所以除了饮料、粮食加钓具外,就什幺都不带了。

      两人开车悠闲的来到以前常露营处,才发现居然满都是游客,于是我们只好继续往上游走,走了好久都到了没人烟处还是没发现可扎营的位置,几乎想要放弃了,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块完美的地方,于是三步当两步冲到那儿,才刚卸下大背包就发现大树下已有一顶大帐棚,寻了一下才看到有三位年轻人正在游泳玩水,为能共用露营地于是先去打了招呼后才开始忙着搭帐棚。

      晓玲不会游泳却爱玩水,趁我忙时立刻脱了鞋到大石边上玩,却不知大石另一边是深深的大窟,一不小心跌滑下去,还好旁边三位邻居七手八脚的一起将她抱上岸,才检回一条命,但膝盖却挂彩了。本想就此打道回府,晓玲却执意留下不要扫兴。

      老婆一身湿又没带衣服出门,天色渐暗怕着凉,于是向三位邻居借衣裤,奇怪的是他们既热心又兴奋,彼此私语了半天,拿了一件尖领T恤及又短又宽的短裤给她,晓玲谢过后就到帐棚内换装。我想我也该去找些乾柴来烧,以便烘乾衣服。

      当我很短的时间转回时,乍见三位男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的帐棚,当我也望去时居然合不拢嘴,晓玲因换装太暗点着大电筒,整个换装过程影子清楚映在帐棚上,奶子因弯腰不时垂着晃荡,当晓玲用毛巾擦着阴部时还隐约可见阴毛一丛。当我回过神来居然老二勃起,又听到三位男生彼此交换心得,说今天救我老婆时摸到胸部又软又大、屁股大腿又有弹性等等,对晓玲的猥亵听在我耳里居然让我性奋异常。

      晓玲终于从帐棚出来了,结束了四位男士的飨宴。

      「老公过来一下。」我佯装不知刚刚发生何事,趋前问道:「怎幺了?」却看见晓玲一身诱人,白上衣尖领处开到乳间,蓝短裤宽短到站着都可以快看到屁股,而且又没穿内衣裤,乳头处突出且褐色显而易见,真是火辣。

      晓玲急着说:「你看!我这身衣服哪敢出来。」我从来未曾见过晓玲如此性感,加上莫名的暴露性奋,我反道劝说,这里又无人,只有三位热心助人的邻居等等。

      终于让她释怀,欣然离开帐棚来到升火区,三位男士早已升起火开始炊事,一见到一身晓玲惹火装扮,就开始嘘寒问暖,殷情不断,藉机靠近看看是否能吃到冰淇淋。而晓玲起先尚觉害羞,遮遮掩掩,慢慢就忽略了,还说男士不会作吃的,就由她来主厨吧。

      后来大家席地坐下来聚餐时,原本我没留意到,当发现晓玲侧面男士眼睛直瞄晓玲宽短短裤内之私处时,我才发现之前晓玲都是站着做事,偶有因弯腰乳房滑出被窥视而已,虽也令我性奋不已,但绝不如现在精虫作祟,老婆的阴毛算是多的,却遮不住阴户在营火下随着火光明暗若隐若现,看得我阳具硬到快顶出短裤。

      其中一位留鬍鬚的年轻人说道:「相处一段时间大家尚未自我介绍,我先代表说吧,我们是XX公司装配厂员工,我叫鬍鬚张,但没卖滷肉饭。隔壁这位因为姓温叫瘟鸡,顾名思义呢就是小鸡巴的意思…」

      瘟鸡气急败坏的连忙辩驳道:「小而精干,上回那个妞不是叫半天吗,都快飞上天啰!」说完色迷迷的转头看了看晓玲,晓玲因为已婚懂得不少,加上无戒心,一直露出笑脸似乎蛮能同乐的。

      瘟鸡接着指着晓玲隔壁那位说:「他呀!更难听,叫龟毛,不是因为做事龟毛,是因他下面毛太多,每次游泳都露一堆出来见人。」

      听完我顺势望去,哇塞!他泳裤外还真露出一堆阴毛来,奇怪是发现他下面像帐棚隆起,我想定是晓玲的无心暴露造成的。我用手肘轻推老婆,示意她注意看那顶帐棚,老婆看了以后回头一脸噁心表情。

      待我们自我介绍后,接着邻居们一直诉说着一堆黄色笑话,虽不太好笑但色情十足。我却满脑注意老婆的不断暴露,及鸡巴们的反应,真令我性致高昂!

      后来邻居们提议大家难得好兴緻,他们三人决定去下面车上拿啤酒上来喝个痛快,我想应是与晓玲能满足大家的偷窥慾有关吧,接着就看他们三人带着手电筒交头接耳的往山下走去,并回头说二十分钟就可以回来。我看得出他们边走边在盘算着接着如何玩。

      晓玲此时说道:「我衣服应该乾了我去换回来吧。」我连忙阻止说:「衣服就让它再多晾一会儿比较好,别急着换。」就拉着晓玲往帐棚里去。

      晓玲说:「你要干嘛,我们应该要再去多烤些东西,等下你们男生可以下酒啊!」我迫不及待地将裤子脱下:「妳看!我的鸡巴有多硬。」晓玲说:「哇!怎会这样,我好久没见你这样了。」顺手就弯腰下去用小手摸了一下,我又见到她那两粒大咪咪,害我鸡巴又颤抖了一下。

      晓玲既狐疑又兴奋,我连忙诚实的告诉她说:「你今天穿得太性感了,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发现让别的男人分享妳才最让我性奋!」晓玲不太高兴的说:「你说清楚点!」于是我便将今天凡令我性奋的部分都说给她听,晓玲说:「羞死我了,我以为大家正人君子,没想到居然都在偷窥我。」

      晓玲缓了一下后轻柔的说道:「你真的如你所讲的很性奋又爽吗?」我连忙称是,而且双手从她腰间滑向她那令人垂涎的大乳。

      结婚十年,我当然知道她性感带在哪里,亲柔的用指肉拨弄着晓玲乳头,她没拒绝。接着不知是否心理为证实某件事,将手往下插入她裤腰内迅速移至晓玲私处,结果不出所料,居然淫水氾滥,甚至湿粘的流向大腿两侧,我知道她也听我描述得很性奋,虽然表面上依然严肃不可侵犯。

      正当我俩性奋互相厮磨解慰时,听到远处谈话声由远至近,我想是邻居回来了,于是我俩慌忙收枪着装整容出帐棚。

      「呦!夫妻俩在做令人羡慕的坏事哦!」鬍鬚张色迷迷的说道,双手还比出手指插圈圈的色情动作。

      我尴尬的牵着晓玲往营火旁坐下,这回晓玲可带了大毛巾盖住大腿,有点令我扫兴。大伙就开始饮酒作乐,起先晓玲因酒量不好婉拒喝酒,但他们实在太会劝酒加上我的鼓励请求,老婆渐渐不胜酒力茫茫的,我趁机取走毛巾擦脸就放到一边去。

      这时老婆可能有点晕,斜躺在我肩膀,一脚弯曲支持着身体的平衡,正好裤管开开阴户完全暴露出来,只要在侧面可完全窥视的一清二楚,瘟鸡见机不可失立刻藉机敬酒,移到老婆侧面,杯子对着晓玲,眼睛可死盯着她阴户不动,好像想一口吞下去的表情。晓玲动了动身体回敬瘟鸡一杯,恰好双腿伸直啥都看不到了,但我鸡巴已翘直半天爽死了。

      大家酒酣耳热后加上偶而晓玲的暴露,渐渐话题愈扯越黄,鬍鬚张提议道:「我现在租屋的房东太太,每回都藉收房租名义瞒着老公来与他做爱,皮肤又白又嫩,两颗奶子又大有弹性,说起最重要的部位--屄,那可是紧的不像生过小孩似的,而且口技真是一流,但每次都被我搞的求饶。」说着转头对着我老婆得意的淫笑。

      接着又说:「她老公虽经常与他做爱还是无法满足她偷情的慾念,她说每次只要想到我干她的情境,她就忍不住自慰而且迫切想被插入。」鬍鬚张继续开始滔滔不绝地形容做爱时的情形…

      这时我偷瞄老婆,发现她醉茫茫中瞇着眼,正一字不漏的听得津津有味,偶而还发出细微的呻吟声,我再特地往她下体偷看,哇塞!蓝短裤于阴户部位居然湿了一块,想起因没穿内裤所以湿的特别明显,我也就没打扰她的享受。龟毛及瘟鸡也没停止灌我老婆及我喝酒。

      大伙酝酿一阵后,每人都慾火高涨,这时龟毛说话了:「大家来到这里应该到山后路上走走,那里可是试胆的好地方啊,我上回来这里,男男女女都说意犹未尽。」

      瘟鸡也应道:「对啊!一堆乱葬岗,既刺激又好玩,走走走!大家边走边聊嘛,绕一圈才二十分钟就回来了,带着酒去继续喝。」

      正如我所料,他们的游戏才开始,邻居们催促怂恿着我们,我老婆直说她有点醉了,需要搀扶不便参加。这时我有个冲动的慾念,于是拉老婆到一边说道:「妳和他们去吧,我难得鸡巴坚硬,我想躲在帐棚爽一下,反正才二十分钟,帮我支开他们愈久愈好。」

      在我请求之下她答应了,晓玲醉醺醺的说:「但是我怕他们如果对我…」

          我立刻说:「不会的,如果可以早就动手了,他们不敢的。而且他们所有东西都在这里。」我想想说道:「就算吃点豆腐也就让他们吃吧!」

      晓玲面露疑虑,连忙说:「你不反对?」我说道:「我不但不反对,反而更性奋呢!想得我快受不了了,我精虫快爆出来了,你快去吧!」

      老婆临走之前告诫我,要我等她回来一起搞,不能洩精,因为她也好想干那事,顺手我摸了一把老婆的屄,真是满手淫水。接着就看到瘟鸡扶着我老婆,三个男生好像得到战利品似的簇拥着往山后小路渐渐远去。

      我在帐棚里幻想着老婆被凌辱的可能过程,使我鸡巴高昂顶立,性奋异常。于是便开始缓慢持续的套弄着那根,使自己一直处于兴奋阶段,但控制着听老婆的话不洩精,想起自结婚起真的还未曾如此爽过…哦…爽!

      时间三十分钟都过去了,奇怪的是他们一直没回来,渐渐的我也开始担心起来了,出了帐棚眺望那条小路,怎地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这样又过了二十分钟,我想我该去寻寻看了,我才正準备前往,就听见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自小路回来,我想应该没事,所以立刻躲回帐棚装醉睡着的样子。

      不一会儿老婆头重脚轻地钻进棚里,带着醉酒的语气叫醒我说:「你还睡!你老婆豆…腐…都被…吃光了!」

      我装着不胜酒力说:「我刚才酒…后劲一来…我已经茫了。」又故意装头晕后说道:「你刚刚说被吃豆腐,她们怎幺吃你豆腐的啊?」一转头刚好对着老婆裤裆,居然发现她那儿湿了一大片,令我有一股莫名的兴奋。

      晓玲不知是酒精作祟或害羞,一脸红咚咚的说道:「起初还好,他们边走边灌我喝酒,一直到我真的两脚发软,忽听到瘟鸡说:『好了,别再灌她啰,醉倒了就像上次那妞一样,活跟死人一样,不好玩。』我听了吓一跳,难道…我完了?但是我除了意识尚清楚外,全身不听使唤,想逃都逃不掉。」

      接着老婆看着我渴望的表情后,说道:「其实还好啦!只是我现在好想做爱啊!」

      我实在受不了吊胃口的话,立刻说:「我头晕晕的,你快点说完吧!」老婆看我一眼,说:「你不可以生气哦!」我故意困难的点点头,示意她快说。

      晓玲继续说道:「后来龟毛好心说要背我,另两人也不问我,就将我架上龟毛的背上,还用手不停地藉扶持名义,托着我的大腿及臀部乱摸,我那前胸顺着走路的高低起伏摩擦着龟毛的后背,又没穿内衣,害我乳头变得好硬又凸起,我总觉得下面一直不停地流着淫水。

      后来绕完墓地后,本应该回来的但鬍鬚张说不公平,大家应轮流背才对,我酒已稍醒,但心理也想继续,于是就任由他们不断的换人及上下其手,所以现在才回来,你不会生气吧?」

      我听得好爽,鸡巴又硬了起来,晓玲也注意到了,她兴奋的抓着我鸡巴说:「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兴奋。我等了好久,好想做爱啊!」

      晓玲正要脱衣时,就听到外头邻居邀我们一同玩乐的吆呼声,我想了一下,说:「我也好想干妳,但我酒劲尚未退,我怕鸡巴还是会软掉。这样吧,你先与他们玩玩,过两小时后再回来睡,我想我也应该会醒些,记住听我的--无论如何陪他们玩足两小时。我好累,我想休息了。」说完转头装睡。

      老婆想想也好,就出去解释我已酒醉不醒人事,无法陪大家,每句话因夜晚字字清楚的听在我耳里,但我还真的渐渐因听一些无聊的对谈而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好像是被我自己的酣声吵醒的,我想我还是真的喝多了。突然想到老婆就连忙往外头查看,居然看见一幕令我极度震惊的影像:老婆仰躺在溪边大石上,全身赤裸,瘟鸡正在用力地猛干她!

      老婆好像又醉了,但脸上却是一种兴奋满足的表情,感觉上已经高潮数遍,但似乎又贪脔的想继续不停地干的样子。两人交沟处的下方大石上留着一大滩淫水,因为距离甚近,加上营火看得非常清楚。细看老婆胸口大乳上居然还流满男人的精液,相信瘟鸡绝不是第一个上我老婆的家伙。

      不停的看着晓玲兴奋的表情,我内心居然毫无妒意,反而精虫满溢得湿了裤裆,我怕被发现,立刻将头缩入帐内,从缝中继续窥视,而且解开撑紧的裤裆将鸡巴弹出来套弄着。

      瘟鸡将晓玲双脚架上他肩上,继续深深插入,连撞击声都清晰入耳。鬍鬚张在旁套弄着鸡巴,还不时的放入我老婆口中享受吸吮的快感,老婆含得是津津有味,我想与鬍鬚张的鸡巴巨大有关吧!再看到龟毛在旁赤裸着休息,我想老婆身上的精液应是他的。

      瘟鸡插弄了不一会儿晓玲又高潮了,呻吟嘶吼的声音真是诱人。在老婆的抽搐下,瘟鸡也深插着开始颤抖起来,居然洩在阴道深处,还好老婆结扎了,否则就代誌大条了。看到这儿,我差点也洩了,即时忍住,但已有少许精液流出。

      接着大鸡巴的鬍鬚张兴奋的说道:「终于轮到我了,刚才设计圈套诈赌的是我,反到由你们先享受,我现在可得好好享用了。」说完将晓玲反身从后面来插弄。原来老婆是赌输给姦淫的,真他妈的有一套。

      听到老婆闷「嗯」的一声,大鸡巴挤了进去,再来听到的是「啊…嗯…哦…」的爽声。我受不了,终于洩了,喷的是又多又浓,精液自帐棚上缓缓滑下,真是爽,比偷窥陌生人还爽!

      耳里开始听到老婆忍不住叫春的声音,想必是高潮迭起,我便又往缝中望出去,死家伙鬍鬚张又换了姿势,将晓玲单脚侧举、四腿交叉的干,几乎是整根鸡巴直入屄内,干了数十下后迅速抽出,我已为他要射精了,没想到老婆阴道一真空后,抽搐了一下居然射出阴精,自大腿流到小腿。

      这一下老婆软瘫了,但鬍鬚张立刻抓起老婆双脚往两旁像大字拉开后,猛然插入如疾风劲雨似的一阵猛攻,只听到晓玲的求饶声夹带着持续的高潮呻吟声。就这幺一会儿我下面居然又硬了起来,我赶忙抓住机会套弄他,好想再爽一次。

      这时鬍鬚张开始呻吟了,越来越大声,动作也越来越快,接着他一手抓起晓玲的头髮,将她的头带往交沟处,抽出鸡巴立刻往晓玲口中塞入,她努力的又含又吸,猛吞了好几口,直到鸡巴软下还刻意的猛吸两下,害鬍鬚张猛颤抖着。

      看到这儿我想游戏该结束了,立刻躺回睡袋里装睡,但鸡巴还是硬挺着。老婆进棚后二话不说一躺就睡着了,一定是太过疲累了,搞了一整晚,铁打的也受不了,何况高潮多得数不清,我想这是她这辈子从未有过的美好回忆——也是我的!

      第二天天未亮我就开始悄悄拔营,带着宿醉的老婆不告而别。我不想有任何牵连纠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