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着PRADA的女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穿着PRADA的女王

    作者:阿州仔

    进了这间公司三年了,职务依然是小小的职员。

      同期进来的同事大多都早已爬到比我高的位置,有的能力好的甚至都当到副

    课长。

      从以前每晚下班后都会一起去喝一杯抒发心情,到现在逐渐没有同事陪,在

    办公室也慢慢沦为资深打杂人员。

      往日说会互相帮助的人,也慢慢露出落井下石的嘴脸。

      很呕!直到有天意外的接到副总的秘书打电话要我到他的办公室报到。

      我怀着坎坷不安的心情,慢慢的走到办公室里。

      副总:「小林,你到公司多久了?」

      我:「三年多了。」

      副总:「所以你对于公司的流程业务都很熟了?」

      我:「算是。」

      副总:「算是?那就当作是吧。」

      副总轻蔑的一笑。

      并接着说:「我原本不想找你的,只因为公司从外面挖来一个能力很强的人

    ,原本打算找其他人当她的助理,偏偏那些人都有自己的重要任务,新进来的又

    不能胜任,所以只好找你。」

      我:「是…」

      嘴巴上唯唯诺诺,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该死的副总,不过就你家有钱自己开公司,结果经营不善,刚好你又是某个

    董事的妹婿,才买下你的公司让你进来当副总,不然你原本该是流落街头的游民

      结果进来后就养老,要不就是包养你那个刚从台大毕业的祕书当情妇来暗通

    款曲!副总又继续说:「反正这几天你就把东西资料整理好,等你的新长官到任

    后,就向她报告并协助她快速进入状况。」

      我:「是的。」

      副总:「还有你的职务现在从专员改成秘书,如果职务内有不懂的地方就多

    多问Amy。」

      听到我的头衔改成秘书内心已经很囧了,还说有问题可以多找找你情妇?狐

    假虎威的她肯理我已是万幸了!不过我万万没想到这位新主管将会改变我人生。

      新主管报到的那天,副总领着一位年约30多岁的中年女性过来。

      她的打扮给人一种相当专业的感觉,又带点流行时尚的风格。

      我:「您好,我是小林,往后就是您的秘书。」

      新主管:「你好,我是你的新主管,我个人不喜欢太官腔,以后你就叫我小

    薇姊就好。还有…你文件夹掉了三张纸你知道吗?」

      我赶紧的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的确有三张文件掉了。

      副总也在一旁摇摇头。

      小薇姊:「捡起来就到我办公室里报告吧。副总,我先去忙了。」

      小薇姊巧妙的甩开副总偷摸她屁股的手后,不待副总回应便逕自踏入办公室

      当我跟副总擦身而过时彷彿听到「贱女人」这三个字。

      在我进到办公室后,小薇姊就跟我先说明他习惯的工作方式,她到公司后就

    要看到我整理好的资料放在她桌上,另外还有许多琐碎的大小注意事项我便不在

    此赘述。

      小薇姊约36岁,身高约160公分,打扮入时喜欢穿PRADA的套装,

    习惯把长髮盘起来,淡黑色丝袜底下有双动人的丰腴美腿。

      胸部约E杯,说话毒舌不饶人,做事风格像女王。

      她只要完成的结果,而不是听你无法完成的藉口。

      小薇姊对下属做事要求相当严格甚至是严苛的程度了,此外她不会有太多耐

    心等你找资料给她。

      只要当她撇一下嘴,我就知道我今天又有做不完的苦差事了。

      这是我多次出包的惨痛经验。

      为何人家当秘书都是爽爽当?就算当不好,至少床上功夫好也能弥补一切。

      而我这个男性秘书,撇开被同事背后窃窃私语也就算了,有时候向Amy问

    个问题,也要忍受她瞧不起人的嘴脸。

      好像我会抢她饭碗似的,靠~我才不想像妳每天都得做着在副总办公室里脱

    光衣服,然后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抢着帮副总含棒才有微薄薪水的工作咧!几

    个月下来,我逐渐的摸清小薇姊的脾气,工作也顺手多了,所以事情也能够很快

    完成。

      这些日子下来小薇姊也比较不会常常钉我。

      有天,小薇姊把我叫到办公室。

      说是要出席一场海外的会议,于是要我準备準备跟她到柏林去。

      到了柏林已经是当地早上的时间,便一连穿跟着小薇姊先去拜访合作的公司

    伙伴。

      晚上便住进一间旅馆。

      当我帮小薇姊的行李抬到她房间时,她便指示30分后要我再到她房间开会

      于是我很快的回房洗个澡,随后拿了NB便到她房间门外敲门,当她开门时

    我愣了一下,小薇姊只穿件浴袍,头上包条毛巾就出来帮我开门。

      并直接要我搬张椅子到一张小桌旁,而她便坐在沙发上跟我开会。

      随后她便问我一个问题。

      小薇姊:「小林,你会按摩吗?」

      我:「会。」

      小薇姊:「那就好,我从台湾就穿着新的高跟鞋,走了一整天的路,脚很酸

    。帮我按按。」

      随后抬起脚直接摆在我面前。

      我:「喔,是,小薇姊。」

      我恭敬的捧起她的脚按摩着,从她不苟言笑的扑克脸,我也很难拿捏分寸,

    看他专心的用NB打着信。

      我的眼光偷偷大胆的开始欣赏小薇姊的美腿跟玉足。

      突如其来小薇姊的脚一缩,害我吓到以为被发现,原来是要换脚。

      真是的,小薇姊想换脚时也不说一声,但在换脚的同时,我从小薇姊的腿间

    发现了小薇姊并没有穿上内裤,而她也没有发现她的胯下风光已经让我一览无遗

    ,导致我开始分心。

      而分心的下场就是按的让她不舒服,最后被它直接用脚大力的踹一下。

      小薇姊:「连简单按个脚都不会,实在是有够笨!还有你刚才的整理的企划

    书还是有缺少东西。再去检查一次!」

      小薇姊喜怒无常的责骂着。

      我也只能默默承受。

      回房后已经是德国时间凌晨两点多,当我趴在床上时,明明有着很强的睡意

    ,脑袋里却都是小薇姊的美腿画面。

      怎样也睡不着,直到天刚亮,我才小寐一会,便又起床準备今天的行程。

      今天的行程相当多,因此不时的看到小薇姊转动自己的脚踝来舒缓脚部疼痛

      回到饭店后也一如往常半小时后集合。

      等我进去后,小薇姊已经换上浴袍坐在床上,脚放在床的小凳上。

      她直接叫我先帮他按摩,于是我便坐在小凳前将她的脚摆到我大腿上,细心

    的帮她按摩。

      她不发一语的看着我,而我也老实的将目光放在她的玉足上。

      小薇姊:「你今天按的很不错,很用心。」

      我:「谢谢夸奖。」

      心里想着真难得小薇姊会说这样的话。

      小薇姊:「所以你只要不要偷看我的身体,表现还是有差。」

      我:「小薇姊,您误会了。」

      我吓的从凳子上跌坐到地面。

      小薇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那天我用眼角余光注意你的举动很久了。

    你还天真的以为我没发觉。」

      我:「小薇姊,对不起!」

      小薇姊:「所以~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不曾发生”的事,对吧?」

      我:「?」

      小薇姊便用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加上冰冷眼神直接跪坐在我身上,并把我压在

    地板上还用命令的语气要我将衣服脱了。

      小薇姊也将自身的浴袍脱下,亮出那对E级豪乳,虽然有点下垂及外扩,但

    是仍有十足的熟女韵味。

      乳晕偏大直径约3。5公分,另外乳晕跟乳头的颜色也稍微黑了些。

      但是属于健康型的颜色。

      小薇姊随后将髮带解下,长髮散落在她的乳间以其他身体部位上。

      眼前的情境已让我手足无措,她便直接抓起我的双手并放到她胸前,要我也

    好好帮她做乳房按摩,随后她便用手轻抚我的胸前,我边帮小薇姊那丰腴稍微失

    去点弹性的软嫩乳房按摩,一边也让她轻抚我的身体。

      逐渐的我慢慢失去理智,我就像个听话的小狗,主人要我就做啥,我认真的

    吸吮着她的乳房,也将她的蜜穴用舌头探过几回,还跪趴在她面前,将她的玉足

    仔仔细的舔过几回。

      最后我们回到床上,她先把保险套丢到我身上要我自己戴好后,便再度坐到

    我身上。

      蜜穴对準好我的玉棒,便一屁股的坐了下来,此时一股暖流从我的玉棒流遍

    全身。

      前所未有的紧实包覆感,这真的是个熟女的穴吗?搞不好有些未经人事的处

    女穴都没这幺紧!正当我想摆动腰部时,却被小薇姊制止。

      小薇姊:「不要乱动!」

      我:「为何呢?」

      小薇姊:「就叫你不要乱动啦!乖乖闭上嘴!」

      小薇姊轻甩了我一个耳光。

      之后小薇姊慢慢的起伏身子豪乳也跟着晃动,她的表情开始转变成一个充满

    慾望的女人的表情。

      她也不时的用着火热的眼神看着我,平常看惯他冰冷的眼神,还真不知道原

    来小薇姊的眼睛是如此的勾人。

      一次又一次的上下抽插,伴随着乳房一次又一次的上下晃动及呻吟声。

      小薇姊:「啊…啊…好久…没嚐过…恩…恩…男人的滋味了…。」

      小薇姊:「自从…自从那次…恩…我就…一个人…啊…啊…孤孤单单了…。

      我:「小薇姊…」

      小薇姊的动作弄痛我,正想请她换一下方式。

      小薇姊:「不要吵!不是叫你闭嘴!」

      小薇姊随后将一旁的毛巾塞到我嘴里。

      小薇姊:「就快结束了…恩…但是又好捨不得…」

      小薇姊加快了摆动速度,但是我依然很痛,深怕会折断我的玉棒。

      小薇姊:「啊…啊哼…我高潮了…终于…过了那幺久…我终于高潮了。」

      说真的,我也庆幸她高潮了,要不就是我断棒了。

      而且,我根本没高潮,原先的快感都被痛觉取代。

      小薇姊稍事喘息了一会,便又恢复原先冰冷的眼神,自己抽了几张卫生纸擦

    拭自己后,便把整盒面纸丢到我身上要我自己清乾净,便再度将头髮盘起来穿上

    浴袍,侧着腿斜躺在沙发上继续拿着NB打着自己的报告。

      彷彿刚才的事都没发生过。

      此时我内心似乎有种失落感,感觉小薇姊是不是有过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我也不敢多问,便赶快在她大发雷霆之前整理好东西并跟她继续开会。

      会议结束后带着失落感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边想像着刚才小薇姊迷人的姿

    态一边自慰着,试着把刚才没满足到的补回来。

      当精液射在床单上后,我也跟着睡着。

      回国后,我们这层特殊关係并未中断,甚至当她到办公室要换穿室内鞋时,

    都要我进去帮她脱鞋服务,偶而时间允许的话还会让我隔着丝袜舔着她的玉足。

      慢慢的,我们的关係也演变到我都会接送她上下班。

      并偶而下班后会绕去汽车旅馆度过两人短暂的秘密时间。

      直到某天,我陪着她去应酬,但是她喝的太醉了,我只得扶着她,跟她住家

    的社区管理员打声招呼,便送她上去进门。

      正当我想离开时,她紧紧抓着我,要我留下。

      我便跟她坐在只开一盏小灯的客厅里。

      小薇姊:「小林,你认为我是怎样的女人?」

      小薇姊突然这样问我。

      我:「小薇姊是…是个工作相当厉害的女性。」

      小薇姊:「我不是问工作!我是问我是怎样的女人?」

      我:「小薇姊是个很美丽的女人,可以感受到小薇姊特殊的一面」

      小薇姊:「你倒是说说看,什幺是特殊的一面?」

      我:「…」

      小薇姊:「你看,你也说不出来!就跟我前夫一样!嘴巴上说是喜欢,最后

    还是会抛弃我。」

      我:「不是这样的。

      我…」

      我不让小薇姊有机会反驳,便直接吻了她的嘴。

      而这突如其来的鲁莽举动没有换来一个耳光,而是热情的回吻及拥抱。

      我们站起来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嘴巴仍然黏在一起不放。

      当彼此都已经坦承相见后,我体贴的把小薇姊整个人抱起来,两人依旧热吻

    的进到她房间,接着温柔的将小薇姊安置到床上后,她仍然爬坐到我身上,只是

    这次是背对着我,随后便趴下去热情的舔弄我的玉棒。

      小薇姊:「快点…快帮我舔我的妹妹」

      小薇姊的屁股挪到我面前,并用一只手将早已闹水灾的蜜穴掰开要求我的舔

    弄。

      我:「小薇姊,你的蜜穴好甜好香唷!」

      小薇姊:「你也是,好有精神的玉棒,跟那不长进的玉棒主人完全不一样呀

    !」

      好吧,我当这是夸奖。

      小薇姊:「恩~好棒的滋味!这滋味真的很迷人呀!我想要了!」

      小薇姊随即坐起身,再度像上次那样将我的玉棒『坐』进去。

      也一如往常的自己动,但是说真的我不习惯,于是我还是会偷偷的动几下,

    见小薇姊没有制止,我便慢慢加大动作。

      小薇姊的豪乳起伏更大,就像个豪放女牛仔坐在不受驯服的年轻公牛身上激

    烈晃动着。

      小薇姊:「好棒,好有劲。我快要第一次高潮了!今天可要让我高潮五次才

    准你下班!但是你不准在半途就射喔!」

      随后便伸直了上身,蜜穴紧缩着告诉我第一次高潮达成。

      我:「小薇姊,你想试试其他的姿势吗?」

      小薇姊:「好。」

      于是我便要小薇姊趴着,用后背姿势插入。

      小薇姊一边享受着蜜穴从后面被抽插的快感,一边羞耻的要求我多加把劲,

    很快的小薇姊第二次高潮也出来了。

      接着又用着侧边插入的姿势,要小薇姊侧躺,把一只美腿抬高,我再从侧边

    插入。

      小薇姊从未试过这姿势,每当我从侧边插入时,她的丰臀都会不自觉的缩一

    下,真是可爱。

      在第三次高潮出来后,她要求换边侧躺作爱,同样她的第四次高潮就在侧边

    抽插与热吻中结束。

      小薇姊:「最后还是用这姿势结束吧。」

      小薇姊将身体躺好,张开了大腿,并用双手掰开狂流蜜汁的花瓣,示意我要

    用传统姿势跟她完成最后一次。

      原想请她让我休息一下,结果换来的是不允许的命令口气。

      好吧,我只好提枪上阵,一方面也是为了解除因为憋着不准出来而导致玉囊

    的痛,乾脆长痛不如短痛。

      接着我趴在她的身上,因玉棒挺入她的蜜穴时,因为狂流的蜜汁于是相当顺

    畅。

      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对交合的男女跟此起彼落的交媾声?喘息声。

      小薇姊双脚环抱住我的腰,而我则是一边抽插着一边像吃冰淇淋小孩一样吸

    舔的她的那对豪乳。

      小薇姊:「好了,我快到高潮了,让我们一起结束吧」

      她娇嗔的说着。

      我:「好的,我知道了!」

      于是我开始最后冲刺。

      现在的我就像全力奔驰的赛马,即将赢得我的奖赏。

      但小薇姊似乎察觉到不对劲。

      小薇姊:「等等…原来…你没带套就进来呀!…不可以射在里面…啊…来不

    及了…啊…恩…高潮了…最后一次的高潮了…你射到里面了…」

      话来没说完,彼此的高潮就在这边画下句号,但其实我后来有发觉,只是一

    股莫名的佔有慾,指使我要将所有的玉液注入到她体内,一滴不剩。

      小薇姊:「你实在是…我都不知道该怎幺骂你。」

      小薇姊推开我,坐起身子。

      我:「对不起,我…」

      小薇姊:「算了,射了都射了,应该还没到危险期,希望不要怀孕。」

      之后我们躺在床上搂着彼此,小薇姊也诉说她自己的过去,原来她当初因为

    太替老公着想,当老公不只一次在外面把其他女人搞大肚子,对象甚至包含她工

    作上的好友,也因此原本是工作上的伙伴,为了夺得她的男人不惜使出卑劣手段

    迫使她离开,她觉得被她老公跟好友背叛了,再也不相信任何男人。

      于是开始武装自己,让自己成为将男人踩在脚下的女王。

      直到第一次见到我,对我有着莫名的悸动,随着时间慢慢证明,她终于发现

    并承认她爱上我了。

      现在躺在我怀中的是个需要人疼的小女人。

      是我的宝贝。

      我不得不承认我也爱上她了。

      接下来的日子,又回复到在工作上,她依然维持着女王般的气势,并且面对

    副总的性骚扰也悍然以对。

      有一天开完会后,她把我叫进会议室。

      并拿出一些信件,要我帮他拆信,大致上是一些厂商的回信,直到我拆到一

    张医院寄的检验报告书。

      我:「小薇姊,怎幺你哪里不舒服?我怎幺都不知道你去医院?」

      小薇姊:「我有必要时时刻刻向你报告我的行蹤吗?等你职务爬到我上面再

    说。那里面是写什幺?」

      当我拆开后一看,是医院寄来的妇产科验孕报告,上面恭喜着接受这次检验

    的对象已经怀孕8週了。

      这不就是我上次内射到小薇姊体内的时间吗?我:「小薇姊…我…」

      小薇姊冰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想知道后续的期望。

      我:「小薇姊,您愿意嫁给我吗?」

      我当场单膝跪在她面前,直接用行动表示我愿意负责的态度。

      小薇姊:「其实我那天早有预感了,果不其然预感成真,只是我很害怕我没

    準备好再次当个妻子。你真的愿意接纳我?」

      我:「我愿意,而且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小薇姊留下感动的眼泪,并答应我的求婚。

      婚后。

      我:「老婆,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了。」

      小薇姊:「亲爱的等一下,帮我穿鞋子啦。人家不方便的说。」

      身怀六甲的小薇姊坐在鞋柜旁的矮凳上,撒娇的伸出一双裸足等候我帮她穿

    鞋。

      我单膝跪下来温柔的帮她穿上PRADA的孕妇鞋后,她问我脚有没有肿的

    很难看,我说没有,这是我看过最美的一双脚了。

      小薇姊原先冷若冰霜的脸庞上取而代之的是身为人妻的笑容以及即将初为人

    母的温柔。

      当我帮助她坐上了车,也随即上车,车的前方将是我俩的未来,也是我保证

    会让她幸福一生的方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