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阿宾(六十一)生日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又是新学年的开始,校园里一片热闹,特别是宁宁傻傻的新生,对什幺都新鲜,阿宾和钰慧看着他们脸上个个流露出对外未来的憧憬,回想起当初自己也是这样的呆样,不禁相对浮起会心的微笑。

      阿宾和钰慧携手漫步,走过庭园小径,准备到外面去,钰慧和同学约了要聚餐。

      钰慧越来越散发着成熟的妩媚,不再是懵懂的黄毛丫头,走在校园中,尽是男生注目的焦点。

      钰慧发觉阿宾走路不专心,一直盯着她瞧。

      “干嘛?你不认识我?”她掩不住心中的高兴说。

      阿宾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捏着,钰慧穿了一条很紧很紧的牛仔裤,把整个本来就浑圆结实的臀部绷的更挺翘迷人。

      “要死了,”钰慧娇嗔着:“会被人看到啦!”

      后面真的跟着两个一年级的男生,当然是看见了,阿宾将钰慧搂紧,放慢脚步让他们先过,钰慧嘟着嘴生气,要不是周围一直有很多人往来,阿宾定然要凑吻上去,钰慧看他眼中冒火,故意眯蒙了双眼,娇憨模样百出,阿宾恨得牙痒痒,打算不顾一切,捉住她吻个痛快,钰慧却说:“好了,我到了。”

      果然已经到了学校围墙边的那家小牛排馆,阿宾站在门外,钰慧撒娇吩咐他几句,转身要进去又被阿宾拉出来,钰慧知道他会毛手毛脚,远远让他拖着不愿意靠近,并且笑瞪着他,阿宾还想说话,门里却跳出一个程咬金。

      “够了吧!”那是淑华:“烦不烦啊?每次都要来这一套!阿宾不一起来吗?”

      “要你管!”阿宾对她做鬼脸。

      “阿宾科上有事,另外有聚会。”钰慧替他解释。

      “太好了,”淑华故意笑着说:“正好我等一下介绍个新男朋友给你。”

      “省省吧,男朋友怕你自己都用不够了,还能介绍给别人。”

      “啊!死阿宾!”

      淑华刚要唾他,阿宾却拉过她并且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说了声“生日快乐”,然后一溜烟跑掉了。

      淑华才不会生他的气,她乐得很,她挽起钰慧的手,一同走进餐厅。这是新学年开学后的固定节目,淑华的庆生会。

      一进到里面,乖乖不得了。

      “小华,你一定是把全班的人都请来了。”钰慧说。

      淑华嘻嘻地笑着,本来她只约了几个人,可是也不晓的是哪个多嘴公多嘴婆把消息传出去,反正大家找个藉口来大吃大喝一顿嘛,管他交情深或浅,就聚了一堆人都来了,成为她们班澎湖旅行回来的回响餐会。

      餐厅里吵杂如市场,淑华拉着钰慧要插一个位置。因为明健有来,所以淑华跟明健坐在一起,钰慧用不着她多说,自动的停在肥猪旁边坐下,没有人知道,她们是秘密的三人组。

      唱完生日歌吹过蜡 ,秩序就更乱了,众人纷纷交换座位,到处找同学聊天,文强很想坐到钰慧这边来说话,但是她和肥猪都只是静静地低声交谈,让他十分吃味,却也无可奈何。

      快乐的时光过去,留下狼籍的杯盘,众人大呼酣畅,有人筹划起更晚的活动,淑华和钰慧不想参加,便和他们分道扬镳,聪明的男同学藉机说要吻寿星,结果一大伙人蜂涌而上,把淑华的一张粉脸亲得嫣嫣红红,让她也陶醉了。

      “我们别回宿舍好不好?”淑华跑来同钰慧商量,她想去明健那里。

      “可是阿宾今晚可能不回去呢。”钰慧说。

      “好啦,跟我去啦!”淑华磨她。

      钰慧是个没脾气的女孩,就答应了。淑华赶快回位子收拾东西,肥猪对钰慧说:“我送你。”

      “可以啊!”钰慧用眼角看他,笑了笑说:“老约定?”

      肥猪伸平手掌宣誓:“老约定!”

      她们闹哄哄一起出了餐厅,告别了同学,轻轻松松的走向阿宾和明健的公寓。夜风清凉,明健和淑华走在前头,不时偶偶私语,钰慧看见肥猪的眼中有许多尴尬,就拍拍他的屁股表示安慰。

      不久到了公寓,钰慧和肥猪爬上顶楼时,淑华在明健的门口伸出半个身体等她们,肥猪走过去,她抱歉的抚着他的胸膛,给了他一个吻,肥猪笑笑也没说什幺,淑华缩回身体,轻轻关上房门。

      这时钰慧已经打开了阿宾的房间,肥猪跟在后面进去。

      “你坐,”钰慧翻着小储柜说:“我泡咖啡给你喝。”

      肥猪点头称好,钰慧找到阿宾的咖啡壶和磨豆机,选了一罐蓝山挑出来,肥猪自告奋勇要帮忙磨,钰慧固执地坚持自己摇,俩人面对面席地坐在小桌旁,钰慧握转着小轮把,同时也将包在薄衬衫里的两只大乳房晃蕩不已,肥猪看得心旌动摇,两眼发直。

      “看什幺看?”钰慧可不是傻瓜:“去盛一些开水来。”

      肥猪听话的端起烧罐,到外面的公用开饮机倒水。不一会儿钰慧磨好了豆子,可是还等不到肥猪的开水,她起来开门一看,这死肥猪,他持着一壶冒着烟的热水,呆呆地站在明健门外,大概是听见了什幺。

      “要死了!”钰慧低声招唤他:“快回来!”

      肥猪赧赧地走过来,钰慧将他拖进门回掩,瞪着他将烧罐接去,一边点燃了酒精灯,一边说:“少没出息了……”

      酒精灯很快地将本来就热着的水煮沸了,钰慧装好连通的滤盂,水位急速上窜,蓝山特有的香馥味道就弥漫开来。钰慧算好时间,移灭了灯,让咖啡向下落,然后替肥猪和自己都斟了一杯,她递过一套奶精糖粉给肥猪,她和阿宾倒是都习惯喝原味的。

      “你听见什幺?”钰慧突然问。

      “听见……就是那个嘛!”肥猪低头吸着咖啡。

      “难过吗?”钰慧问。

      肥猪摇着头,苦笑一下:“你们本来就都是人家的女朋友,是我不好。”

      “傻孩子!”

      钰慧坐到他旁边,携着他的手,又弄弄他的头发,肥猪感激的笑着。

      “我……我该回去了。”他站起来。

      “喂……”钰慧突然低着头喊他。

      “嗯?”肥猪已经走到门口。

      “记得老约定?”钰慧说。

      “当然,”肥猪问:“现在干嘛提这事?”

      “你过来,坐这里!”钰慧指着小桌。

      “做什幺?”肥猪还是走过来坐着,钰慧跪起来在他前面。

      钰慧静静地替他解起裤带,肥猪惊讶的说:“你……”

      “老约定。”钰慧笑看着他。

      肥猪蠢蠢地点头。

      钰慧摊开他的裤裆,隔着内裤轻揉他的阴茎,肥猪怎堪得起梦中情人的爱抚,不消几秒钟就翘硬得像铁棒似的,还隐隐发烫。肥猪伸手想摸钰慧的脸,钰慧抿嘴瞪着他,摇摇头,他只好乖乖的缩回去。

      等钰慧揉够了,她就将他的内裤裤头缓缓扯下,可是肥猪撑直了的肉棍子勾住了裤头,钰慧一用力,肉棍子才挣脱布料的包裹,迎风而立,又粗又肥。

      钰慧当然不是第一次和它见面,却是第一次这样和肥猪相处,脸蛋儿不觉涨得通红,肥猪很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还没洗澡,有……有些味道。”

      果然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酸味,钰慧皱起眉头,在储柜中又找出来一只小喷雾瓶,那是她留在阿宾这里整理头发用的,她让肥猪将裤子再褪下来一些,拿起喷雾瓶,对着肥猪的阴茎喷洒,肥猪感觉阵阵冽凉,肉杆子上浮满幼幼的水珠。

      钰慧抽来两张面纸,替那涨硬的鸡巴细心揩拭,她的动作很温柔,所以肥猪没有任何的难过,同时炮筒般的鸡巴也一直保持勃起的形态。

      肥猪的棒子虽然规模庞大,却是光滑饱满,不像阿宾那样雄壮威武,钰慧又喷又搽的,把根肉茎弄得乾乾净净。

      “舒服吗?”钰慧擦好了,又用左手掌心握包着他的龟头。

      “很舒服。”肥猪的声音在颤抖。

      钰慧放开手,将鼻头靠近那玩意儿,轻嗅着确定没有味道,肥猪看着她眯眼的表情,忍不住一阵冲动,鸡巴用力的跳动,拍点在钰慧的鼻子上,钰慧感到龟头的柔嫩温暖,不禁“咯咯”娇笑起来。

      她将脸蛋儿后退,看了看肥猪,然后微微张启樱唇,作势靠近他的龟头,肥猪心髒跳得快撞破胸膛,鸡巴都要酸断了。

      这招是钰慧向阿宾学的,她停在离龟头刚好点不到的地方,肥猪能感觉到她所呵出的气息,却享受不到她的红唇。肥猪死撑活撑的挺直了鸡巴,钰慧偏偏只在它的周围观察,于是那棒子再而衰三而竭,不免慢慢软垂下来。

      钰慧这时却又顽皮地张嘴伸舌,作样要舔他,肥猪立刻杀气腾腾的又矗直起来,钰慧还是笑眯眯的在一旁徘徊,恨得肥猪牙痒痒的,却苦于不能动手,只好让那可怜的老二又丧气的低下头。

      钰慧便这样戏弄他,来来回回几次之后,肥猪的反应就变得迟顿了,要死不活的半硬半软,钰慧就用手指去拨它,它奋力跳了跳,仍然没有精神。

      钰慧这时才真正进攻,她出其不意的含住肥猪半颗龟头,肥猪软下的时候,有一部份的包皮圈住龟头的外缘,钰慧香舌灵动,劈进包皮之中,用舌尖将龟头剃剥出来,肥猪突然间遭受眷顾,那能挨得起这种挑衅,死蛇当下复活,快速地充血膨起,大龟头全部裸出,将钰慧的小嘴填得满满的。

      肥猪全身剧烈地抽 颤栗,他双手受约束不能动,腰杆可没受约束,他将屁股向前挺出,想把鸡巴刺送进钰慧的嘴里。但是他一前进,钰慧的头就后缩,他再进她再缩,最后他失了力,颓颓地坐回小桌上,钰慧又跟上来了,始终含吮着他半颗龟头。

      他知道钰慧故意整他,多动无益,便乖乖地昂着鸡巴,任由钰慧去吃。

      钰慧一直笑着,她放松嘴唇,小舌儿绕着他的马眼打转,渐渐涂散开来,遍及整颗龟头,并且滑进菱沟里去,用舌尖往返舔画着,肥猪受用不住,屁股又向上挺,这回钰慧没有退让,小嘴圈起,把他整个龟头都吞进去。

      “噢……”肥猪呻吟起来。

      钰慧舔冰棒般的又吸又吮,肥猪的龟头绷涨得油油亮亮,触觉敏锐异常,钰慧的舌尖每次剐过去,他就有一种像从高空往下掉的High感,心髒都要跳出来,当钰慧用门牙囓戏他,他又忍不住惊悸地猛抖,抖得连腰腹和大腿的肌肉都颤巍着。

      可是钰慧一点都不睬会他的激动,她慢丝条理驯驯地啃她的活儿,肥猪真的承受不住,鸡巴再往前挺的时候,她依旧是从容后仰,肥猪简直要哭出来了,钰慧嘻皮笑脸,抬眼看着他的苦状。

      肥猪冤枉在他不能动手,只好任人摆布,钰慧终于发了好心,一点点一点点的把他的粗肉条向嘴里头吸,他这回不敢再乱动了,免得钰慧又退走。钰慧先是把他的整颗龟头都含满,忽轻忽重的吮啧着,然后逐步将它深吞入喉。

      可怜的肥猪,低头看着倾慕的女孩儿用小嘴将自己胀得发酸的老二套含着,胸中混乱如狂风暴雨,影响了生理的反应,他全身的神经彷佛绷紧了的弓弦,鸡巴正如同弦上的箭,随时都要一射不返。

      钰慧注意到他的肉棒一直僵立,而且本来沉埋在茎干里的筋络居然挣扎地浮肿起来,她晓得再继续下去恐怕不久就会满口的浓精,就匆匆地深吮了两下,赶忙将鸡巴吐出唇外,时间抓得恰到好处,肥猪的脸上已经露出诡谲滑稽的笑容,小腹也可疑地抽顿着,马上就要丢人现眼,钰慧却在这节骨眼上离他而去,差点没把他给折磨死,他的鸡巴痛苦的大力跳踉,马眼挤出滴滴泪液,被摇动的龟头拨洒到钰慧脸上,终就活生生地被压抑住没喷出精来。

      肥猪垂头望着钰慧,她又眯眯地笑起来,她等肥猪那饱受戏谑的鸡巴冒过了受罪的腺液,才一边仰脸回看着肥猪,一边双手捧起鸡巴拱动,还用手指去磨那黏腻腻的龟头,肥猪知道今晚必定会在她的手中生生死死,不过他鼎镬甘如贻,求之不可得,就让钰慧搅死他算了。

      钰慧双手一上一下合握着肥猪,刚好让他探出红红的头来,她舂米般的拜动着,肥猪方才分泌出来的黏液这时派上用场,润滑着钰慧替他的服务,困龙很快的复苏,钰慧等它硬够了,便放开一手,移到他的最下面缓揉着他的卵囊,并且用指甲尖去抠着那袋上密布的褶痕。

      肥猪长叹一声,放弃了对抗的意志,乾脆躺平在小桌上,圆圆的肚皮下长长的阳具,钰慧边玩边好笑,肥猪不管她了,尽情的接受她的套弄,钰慧这次变得很勤快,也很认真,一点都不懈怠地替他捋着,肥猪也不怕她笑话,顺着心情呻吟起来,钰慧听在耳中颇觉得有成就感,决定这一回要攻击到他脑浆涂地,丢盔卸甲为止。

      “呜……呃……”肥猪扭着肚子。

      “舒服吗?”钰慧将脸倚在他的大腿上。

      “嗯……唔……”肥猪已经答不出来。

      “要射的时候告诉我哦……”钰慧说。

      “我……我……”肥猪吞吞吐吐。

      “什幺?”

      “我……我……”

      “唔?”钰慧问他。

      “我……我……”肥猪说:“我要……要射了……”

      钰慧听了,便把小手摇的更凶,把脸蛋儿移过去,先用唇端噬着龟头顶,肥猪马上有猛烈的反应,龟头暴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射啊……”钰慧含糊的说:“射啊……亲爱的……”

      肥猪听到“亲爱的”三个字,阵地完全沦陷,“啊……”的叫出声音,马眼疾张,阳精飞着喷到钰慧嘴里,钰慧尝到第一口腥骚以后,便把头一摆,让龟头变成磨擦在她的颊上,肥猪仍然继续冒着精液,钰慧就让它们全部抹在两腮,手上还不停,直到肥猪的龟头开始无力地枯萎。

      钰慧还没放过他,她又再度含住鸡巴,只是这次不套动了,她用力的吸吮着,肥猪感到生命都被钰慧吸走了,留在管道中的残精被她清扫一空,全军覆没。

      肥猪的当关独夫终于败亡成为死蛇烂鳝,钰慧让它从嘴唇中滑落,然后爬到肥猪胸膛上趴着,肥猪看到她脸上满满的都是自己精水的光采,又是感激又是骄傲。

      “你真乖……”钰慧称赞他。

      “我这幺乖,”肥猪得寸进尺的说:“我们来一次真的吧!”

      “唔?”钰慧笑起来:“刚才这次就是真的!”

      “这……这……”肥猪不承认:“这哪够真?”

      “起来了啦……”钰慧吻在他的脸上:“别教阿宾回来瞧见……”

      “我……我起不来了!”肥猪上上下下都真的起不来。

      钰慧抽来一堆面纸他堆在他的阳具上,自己也抹过了脸,她站起身来,在阿宾的衣柜里找出一件很长的T恤,说:“我要换衣服,你别看!”

      “这不公平!”肥猪抗议。

      “好吧!”钰慧站远了一点,笑说:“这次便宜你了……”

      她侧着身体,解开榇衫上的钮扣,让衣襟敞散,然后辛苦地除下紧束的牛仔裤,接着背转过身,脱去衬衫和内衣,肥猪看着她全裸的背和绷在圆翘屁股上的粉红小内裤,不禁又吞起口水。

      “你真美……”他傻傻的说。

      钰慧将T恤罩进肩膀,转正身来,慢慢将衣摆从腰际幔放到膝盖。

      “你过来……”肥猪伸出手。

      钰慧走过去让他牵着,蹲下来,说:“别赖床了,快起来!”

      “你别别扭了,”肥猪吻着她的手:“跟我做一次嘛,我看见你的裤裤都湿了……”

      “你管我……”钰慧大窘,脸儿红起来:“不要就不要!”

      “你……我……我待会儿起来强奸你!”肥猪恐吓她。

      “嘻嘻……”钰慧耻笑他:“起来啊!你起来啊!”

      钰慧看准了他无力出花样,还故意对着被面纸埋葬了的软皮鞭远远喊着:“Hellow,起床喽……”

      她伸手去想替他擦擦,一抓到面纸吓了一跳,原来掩护在面纸堆下的已经又是热气腾腾的一条好汉。

      “唔……”肥猪说:“这可是你答应的哦……”

      “不……不……我……我……”钰慧忙将双手抽回,慌张地退后。

      就在这时,房门响起轻轻的敲扣声,同时淑华在门外低唤着钰慧。肥猪赶紧三两下弄好污秽的下身,匆忙穿上裤子,钰慧站起来打开房门。

      “你们在做什幺?脸红红的?”淑华看着钰慧。

      “哪有……”钰慧当然不承认:“你干嘛?明健呢?”

      “睡了。钰慧,你帮我一件事。”淑华说。

      “唔?替你把风?”钰慧看着肥猪。

      “呃……你……能不能……”淑华说:“能不能……替我去睡在明健旁边。”

      “替你什幺?”钰慧睁大眼睛。

      “小声一点啦……”淑华说:“明健睡着了一般都很沉,你只要替我在旁边装装样子,就好了,好不好嘛……”

      “免谈!”钰慧才不肯。

      “求求你嘛……”淑华拉着她往外走:“钰慧最好了……”

      “喂……喂……你这……”

      淑华把钰慧硬塞进明健的房间,关上门就跑了。

      钰慧看着侧躺在矮床上的明健,果然睡得很熟,他只在腰腹盖了一条薄薄的小被子,钰慧怀疑他是赤裸的。她蹲到床前,掀起被单,心中连骂了淑华一二百句,明健果然是一丝不挂。

      一旁的书桌上摆着两只玻璃水杯,钰慧闻到若有似无的酒香,应该是Whisky之类的味道。怪不得淑华敢过去找肥猪,原来是和明健好过又将他灌醉,看他不睡得像头猪才怪。

      她转身坐在床边发呆,过一会儿又赌气地躺直在明健旁边,正在胡思乱想的当中,明健却伸手将她抱住,扯进自己怀里。钰慧差点叫出来,幸好明健只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梦酣依旧。

      钰慧侧身背贴着明健,他的手环到她胸前,在她饱满的乳房上揉了又揉,然后静止覆握着她。钰慧被摸得全身不对劲,不愿意让他揉,又好想让他揉,当明健停下来的时候,她就更不对劲得厉害了。

      明健手掌上的温度清楚地印在她的乳房上,让她感觉很敏锐,他的手臂又那幺沉重,她要爬也爬不起来。她窝在明健怀里,不由自主回忆起上次他想偷偷干她的事,连钰慧都觉的很大胆刺激,虽然没给他上手,也够人脸红心跳的。

      钰慧拿住他的手,想将他移开,可是使不了力,他就只有手掌动了动,钰慧的脸更红了,因为这样又等于明健在摸她,而且还……还很舒服。

      既然会舒服,而且躺在这里等淑华也很无聊,她就继续提着明健的手掌在胸前轻晃着,尤其想起淑华和肥猪现在必然在干着某一种勾当,心里头有些许不快,她将明建的掌心拖远一点点,让他刚好只碾动她的乳尖。

      那乳尖早就很硬了,这样一磨就更涨立起来,湿透的下腹又涌出阵阵春水。钰慧自然地扭动腰臀,靠在明健的敏感地上,明健虽在睡梦中,还是有足够的反应,他的底下多了一根刺人的棍子,顶在钰慧的屁股缝中。

      这样的位置让钰慧觉得很好笑,她小心地穿手到明健的鼠蹊处,空手入白刃,抓住他的小怒蛙。他有阿宾那幺硬,也有肥猪那幺粗,却不似他们俩人那幺长,钰慧稍稍张开腿,把它夹进大腿之间,傍临潮湿的蜜地。钰慧又回来用明健的手玩自己的乳房,左左右右地弄的兴味盎然,夹着鸡巴的大腿禁不住缩动着,让它去压迫热烫的阴阜,以免心头有无比的空虚。

      她忙了半天,把自己搞得脑袋瓜子茫茫然,胸口窘迫,急切盼望有所满足。圆屁股耸了又耸,明健那棒子在她最肥沃的地方抵得她酸酸软软的,实在很受用,她就越向后挺,让他突刺得更过瘾一些。

      钰慧一直动,水份就一直源源泌出,把她的三角裤浸湿得不成体统。忽然明健“嗯哼”了一声,身体略略摇动,钰慧吓得呼吸都停了,她绷着发麻的头皮等了一两分钟,才慢慢转过头,幸好明健还在睡。

      她猜是她的内裤让明健不舒服了,钰慧轻轻张开腿,把小内裤拨到一边,扳着明健的鸡巴,让他着肉地触到夹缝,再把双腿合紧,屁股悄悄地又摇起来。

      钰慧觉得这一来明健应该不会难过了,因为连她自己都十分舒服,她不断的前后摆动,让他的龟头挖钻在她滑腻的阴唇间,有几次钰慧差点想乾脆让它插弄进去算了,很辛苦才忍下没来真的,可是这也让她快要崩溃,她半垂着媚眼,双腿猛抖,一波波的畅美从下体散向全身,她守不住了。

      钰慧就是这幺没用,她也知道自己没用,因为一口气换不上来,穴眼儿乱颤,浪水便喷出穴外,冲流过明健的鸡巴,漫延到她的大腿四处都是。

      明健偏偏在这时又嚅嚅的胡乱呢喃,晕晕忽忽翻正身体,连被单都掀走,大剌剌地直着鸡巴张躺着。钰慧赶紧爬起来,看到那被淫水浸湿的阳具,正骄傲的指着天花板,她暗骂了自己一声,拉着被单轻拍,将水份从肉茎上擦去。

      才刚放好被单,外面传来淑华和肥猪的谈话声,她跑到门边将门打开一小条缝,正好淑华站在楼梯头跟肥猪说再见,肥猪也看见了钰慧,就摇手同她挥别,涩涩地笑着,摇摇头,然后轻轻走下楼梯。

      “没事吧?”淑华问钰慧。

      钰慧红着脸指指里面,淑华就瞧见明健挺翘的东西。

      “你干了什幺事?”淑华着急起来。

      钰慧当然不会承认有什幺事,淑华看她服装整齐,猜想是明健睡死了自己献丑的,才进房和钰慧换手,放她回房。

      淑华的房门都还没关好,听见楼梯的脚步声,以为肥猪又回来了,她开门想问,却是阿宾上楼来。

      淑华暗叫一声“好险”,还是跟阿宾招呼说:“怎幺这幺晚才回来?”

      阿宾看见淑华在,马上转头望向自己的房间,说:“钰慧也来了吗?”

      “唷……唷……”淑华不满的说:“把我当什幺了?”

      “少来了,”阿宾点了她的额头一下:“去忙你的吧!”

      “呕……”淑华对他吐舌头。

      阿宾乘机凑嘴过去,吮吻着她,淑华欲拒还迎,两人互吸了一阵才退让开来。

      “好了,快去了……”淑华推他。

      阿宾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转开门钮。淑华并没有等多久,就听见钰慧银铃般喜悦的笑声,从那头传过来。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太讚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