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催眠芸芸计划(三)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接下来的一个小礼拜星期六,刚好遇到芸芸的大姨妈来了,只好无奈的放过她,但望梅止渴的动作就少不了了。在她每天放学后,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都会例行性的玩弄她,我先对她说:“870941!芸芸,接下来的时间妳要听我的话,你把自己放轻鬆,醒过来吧。”

      我轻轻搂抱住芸芸,感觉得出她变得紧张,“你能了解我说的意思吗?”芸芸睁大眼轻轻的点头。看她呼吸急促的样子,紧张之外,可能也兴奋了。

      看到少女的情形,我感到兴奋,在她耳朵上吹一口气,“啊……不要……”芸芸发出颤抖的声音,紧缩脖子。“不要这样紧张。”我把嘴唇轻贴在芸芸的耳朵时,芸芸不由得仰起头。当我继续舔耳朵,把舌尖伸入耳孔时,芸芸不由得抱住我:“不要……啊……”

      我扳起芸芸的脸,芸芸闭上眼睛,脸色红润,长睫毛蠕动,微微开启樱桃小嘴。我把嘴唇压下去,用嘴唇夹芸芸的嘴唇,又用舌头舔芸芸的香唇,享受美妙的触感,然后把舌尖伸入嘴里。芸芸发出急促的哼声,舌尖也有了反应。

      这一天,芸芸穿毛衣和迷你裙。我一面吻,一面把手伸入裙内,摸到滑嫩的身体,向上移动时,指尖踫到乳罩,向上推开乳罩,芸芸摇头,嘴唇离开:“不要这样……”芸芸呼吸急促的说,但身体并不能加以拒绝。

      我找到正好能纳入手掌大小的乳房,一面抚摸乳房,一面手指捏弄小小的乳头,“啊……不要……啊啊……”芸芸露出欲哭的表情,“嗯……可是……觉得怪怪的。”芸芸一面说,一面苦闷的摇头。

      我感觉得出芸芸已经兴奋,脸泛红,眼湿润。“这样做会更舒服的。”我把手放在从迷你裙露出来的腿上,芸芸露出紧张的表情把双腿夹紧。我把手兴奋的伸入裙内,在光滑的腿上摸上去时,芸芸的大腿开始颤抖。

      手指到达三角裤,我的手指从三角裤的边缘滑入,果然有湿润的感觉,而且不是一般的湿润,是像尿过后的湿淋淋状。我的手指摸到肉缝的剎那,芸芸的身体猛然振动。“哇!芸芸的这里湿淋淋了。”芸芸的脸更红,拼命摇头。

      我的手指开始慢慢摸索,想到现在摸的是国小少女的性器,而且是芸芸的性器时,产生月前破处感觉的强烈兴奋。我的手指从湿淋淋的肉缝向上移动,“……那里……不要!”芸芸露出苦闷的表情仰起头,并用大腿用力夹紧我的手,不过,她意识上仍无法反抗我的命令。

      “芸芸,把自己放轻鬆。”当我在芸芸的耳边小声的说,同时用手捏弄阴核时,芸芸是一副啜泣的样子,但还是轻轻的点头,“啊……不要……啊啊……啊啊……”发出苦闷的哼声,不知如何是好的扭动屁股。

      “这样很舒服吧?”我继续玩弄能感觉出很快就膨胀的阴核,芸芸已呻吟着达到了高潮。

      我对她说:“芸芸,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妳回房吧!”

      等她回了房,我再对她下命令:“芸芸,忘了刚刚的事,继续做功课。干死妳!”芸芸就若无其事地又继续做功课。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这星期五晚上父母要回南部探视我外公、外婆,芸芸因要补习所以不让她去,我见机不可失,当然也说:“我礼拜一要交报告,下次再去吧!”父母也同意了:“也好,那妳就在家照顾芸芸吧。”我没口子的答应,心想:“哇!这下爽呆了!”

      确定了她的安全期后,礼拜五的晚上十点,我就催促芸芸去洗澡,在她拿着衣服正要洗时,我又对她说:“870941!”芸芸又成了我的专属性器。

      “芸芸,妳要听哥哥的话,醒过来吧!”芸芸睁开了眼,“妳跟我一起去洗澡吧!”芸芸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走进了浴室,她脱下了衣服和裙子,只剩下内衣和内裤,“先等一等!”我说:“哥哥帮妳脱!”芸芸低下头,红着脸答应了。

      我感到很得意,说完,从芸芸的背后向胸部伸手。我隔着乳罩抚摸乳房,同时吻芸芸的脖子,我忍不住想在雪白的屁股上咬一口的冲动,从背后轻搂赤裸的芸芸,“啊……”芸芸猛吸一口气,身体僵硬,而且微微颤抖。

      芸芸发出痛苦的哼声、露出慌张的样子扭动有我的肉棒顶着的屁股,并感到呼吸急促,苦闷似的仰起头。把芸芸转过身子,我的嘴压上她的唇,舌头伸进去时,芸芸的舌头还是有一点不自然,但比前几次更进步。

      我用双手把乳罩一起拉下去,芸芸发出轻哼声,用手掩饰乳房,我拉开芸芸的双手,芸芸发出哼声,但并未表示拒绝,还继续接吻就是最好的证明。我看到只有少女才能保有的新鲜乳房,用手抚摸时,芸芸发出哼声,舌头更用力的和我互缠,像在表示有了性感。我把双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芸芸呼吸急促。

      “你不要动,三角裤由我来脱。”我蹲下并脱拉下了芸芸的三角裤,芸芸顺着我的动作从三角裤中依序抽出双腿,取下三角裤,露出有弹性的大腿及丰满的屁股,随手伸入阴户中,芸芸苦闷地扭动身体,耻丘的部份微微隆起,芸芸夹紧大腿扭动,无赘肉的腹部随之起伏,可爱的脸因刺激而微微泛红。对一个国小的少女做色情游戏,我胯下的阴茎感到骚痒。

      我跪在芸芸的面前,芸芸的身体紧张了,呼吸急促,感到紧贴在下腹部的阴户振动时,慌张的扭动屁股。我的嘴压在肉缝上,芸芸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屁股跳动一下。我闻到轻度的尿和汗混合的味道,那不是令人讨厌的味道,想到这就是少女的味道时,我更加兴奋。我想伸入舌头,芸芸摇动身体,双腿併拢,扭动下半身,不像坚决抗拒,当我硬把舌头伸入时,芸芸不禁发出难耐的哼声:“啊……不要……啊啊……唔唔……”

      我用舌尖继续进入肉缝,感到里面已经湿润。在少女溢出蜜汁的肉缝用舌头深入时,芸芸露出快感和恐惧相混的表情,呼吸急促的扭动屁股。芸芸用双手撑着浴缸,阴户的肉缝像张开的小嘴,湿湿的有如漏出尿水,在肉缝上端出现珍珠般的粉红色阴核。其下的花瓣,像在呼应芸芸的喘息,微妙的蠕动。

      用舌尖压在阴核上转动时,芸芸便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开始上下或左右的扭动屁股。继续用舌头玩弄,阴核很快便有膨胀感。我擡起眼看芸芸,芸芸发出啜泣声,双手抓着浴缸的边缘,或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想把我推开。

      “啊……不行了!”突然发出惊慌的声音,用力仰起头:“啊……要去……要去了……!”就这样,芸芸很快便达到性高潮。

      我站起来,抱着露出失神表情的芸芸,说︰“芸芸,该轮到你给我舔了。”

      “要舔什幺?”芸芸恍惚的问。

      “我的鸡鸡呀!”我握着我的龟头说。

      “可是……我不知道怎幺做……”

      “不用牙齿踫,像舔冰棒那样舔就行,试试看吧。”

      芸芸蹲下身体,战战竞竞的用手抓住肉棒,把脸靠近。

      “开始要用舌尖在龟头上舔,然后由上舔到根部,再含在嘴里吸吮。”我指导着芸芸。

      她伸出舌头舔我的龟头,生硬的动作,反而增加新鲜感,肉棒抖抖的振动。芸芸又按我的话,从龟头舔到根部,再把肉棒吞入嘴里,用嘴唇夹紧上下滑动。芸芸用力的吸吮,脸颊肿胀的鼓起,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要多用一点口水!”语毕,芸芸照着做了,只是她没有吞下它们,使得口水大量的流下,沿着龟头流到了我的阴囊,再滴了满地。

      芸芸好像不敢深深的吞进去,嘴唇滑到肉棒的中间便停止了,可是少女把肉棒吞进嘴里的情景,已使得我兴奋异常。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射了,抽出了我的龟头:“妳转过去,趴在浴缸上。”我用抚摸着她乳房的双手把芸芸轻轻地扶着。

      “啊……唔……啊啊……唔……”芸芸呻吟着。

      “舒服了对不对?”

      芸芸感到害羞,红着苹果般的脸点头。

      现在要开始姦淫美丽的少女……勃起的肉棒弹跳起来。我站在芸芸的背后,“不要紧张,我会很温柔的……”说完,我的手伸入芸芸的胸前,握住乳房,另一手扶着芸芸的细腰,只是抚摸乳房,芸芸就好像站不稳了。

      我兴奋的扶正龟头,芸芸狼狈的上下左右扭动着屁股,发出娇声,分开成八字型的双腿,微微颤抖。芸芸的神秘花园,还是少女十五岁的国小女生,当然不同。芸芸的那里有新鲜的性感,使我的胯下物骚痒,我看到尚未成形的乳房正在上下起伏。

      我轻靠到芸芸的身上,看到芸芸用力吸气,身体僵硬,好像很慌张的扭动有肉棒接触的下腹部,我仍不停的攻击乳房。“啊……不!”我用龟头在肉缝上摩擦,芸芸立刻感到恐惧,双手抓住浴缸,身体僵硬。

      我慢慢挺进,龟头滑入。我在窄小的肉洞里挺进,随着刺入感,芸芸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啊……!哥哥啊!不要……!”

      我轻轻的抽插肉棒,粗壮的龟头推开少女的狭小花瓣裂缝,向秘洞里侵入。少女的可爱蜜洞若想容纳,那肉棒实在太粗,因此显得可怜。龟头进到肉伞的部份后又拔出来,然后仔细的揉摸少女的蜜洞口,用较长的时间慢慢向里抽插。我紧紧的抱住不停的少女细腰,重新将龟头对正淫门口,利用挺腰的力量一气呵成的插到根部。

      “痛啊!不要啦……不要呀!……”芸芸露出痛苦的表情用力摇头,双手抓紧:“啊……痛啊……啊……要裂开了!”

      听到少女的悲叫声,肉棒的硬度更增加了。因被深深的插入,芸芸哭的脸色通红,大腿也在抽搐,火一般灸热的腔肉在痉孪,整个肉棒好像要被烧焦的热度包围。一面享受少女肉体的美味,慢慢拔出,然后……又像钻头一样的一面欣赏少女的尖叫声一面插进去。

      “噢噢噢……啊啊啊……痛啊……!”

      我继续缓慢抽插时,芸芸的反应也逐渐有了变化。虽然还感到痛苦,但在急促的呼吸声中开始发出哼声:“喔……啊……喔……呜呜……喔……呜呜!……啊……!”

      我继续抽插,芸芸皱起眉头,但配合我的抽插动作而喘息。芸芸的脸痛苦的低着,刘海因泪和汗水贴在额头上,眉头紧紧皱起,脸色通红,眼神呆呆焦点不定,无法承受我猛烈的抽插运动,屁股的嫩肉在抽搐。

      “啊啊!不行了!哥哥……”

      我继续做着活塞运动,同时向下看,看到肉缝里进出的阴茎湿淋淋的,而且带有大量的淫水。芸芸的疼痛似乎缓和了,配合我的动作仰起头的表情,说是痛苦,不如说是苦闷。我的阴茎在窄小的肉洞摩擦时,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我不再留情,猛烈的抽插时,芸芸发出巨大的叫声,“啊啊……哥哥……痛啊……拔出

    去吧!”芸芸露出强烈疼痛的表情摇头,开始哭泣。

      芸芸的肉瓣已经忘记过去那种沈静态度,现在已经张开,从淫唇的缝隙流出口水。我把自己的虐待狂的倾向表表现了出来,更加剧肉棒插入的力量。

      “噢噢噢……啊啊啊……痛啊……!”

      在快要射精的同时,拔出肉棒,又急速地拉下芸芸的头,肉棒準确的插入芸芸的小口中,精液大量喷射在她口里,阴茎上不停的脉动,遭到喷出的粘粘淫液射击,少女口中产生一阵痲痺感。

      “快用力吸,全部给我吞下去!”我吃力的对芸芸说。芸芸就用力地把我宝

    贵的精液,一古脑的全吞了进去。

      在浴室内,芸芸用她少女的口唇清洁着我的阳具,我抱着妹妹赤裸光滑的肌肤,坚挺的乳头轻轻搔着我的胸膛。“啊……”妹妹轻声叫着,妹妹用力的挺起了那幼嫩雪白的屁股,用她小小而又坚挺的乳房抹上香皂在我全身摩擦;我亦用手涂满了香皂在芸芸全身上泡沫,双手从瘦小而细緻的颈子,滑到了她的双肩,顺着泡沫滑向了胸前的小山峰,手指亦登上了山顶不住的盘旋,不论是背部或是平坦的小腹,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终于我的双手来到了美丽而又性感的阴户,细细的阴毛使香皂在芸芸身上产生了大量的泡沫,小小的阴唇、微微开启的鸿沟都浸在泡沫中。光滑浑圆的小屁股有着良好的弹性,一时兴起,我顽皮的把中指插入少女的肛门,“啊……!”妹妹大叫了一声。

      将芸芸打上了肥皂后,我也要求芸芸帮我擦香皂,当她的小手摸到我的兇器时,我又站起準备逞兇了。沖下了我俩身上的泡沫,我们就一起泡着水,浴缸只能容纳一个人,我躺在底下让芸芸躺在我身上,小屁股顶着我的阴茎,我双手不安分的玩弄着美乳与小穴,我的唇吸着她的耳根,“……嗯……嗯……呜嗯……嗯……嗯……”芸芸娇喘着。

      当我晚上搂抱着全身赤裸的妹妹躺在床上时,我仔细的想着今天晚上所做的事,越想越觉得兴奋。时间多的是,因此晚上就只是单纯的搂着她睡觉,而这天晚上被窝特别温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