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移魂大法斗法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南宋1242年,蒙古大军南侵,郭靖靖,黄蓉在大胜关召开英雄大会,评选武林盟主。蒙古国师金轮法王带人前来捣乱,此时郭靖武功虽已是天下第一,但除他之外,黄蓉有孕在身,因此在双方选定的三局两胜制比赛中,中原武林一方没有把握打败蒙古高手。后来,黄蓉与杨过、小龙女一起,凭借计策将金轮法王打败。武林大会之后,郭芙不慎被金轮法王擒住。

      “臭和尚,你赶紧放了我,否则我爹爹跟娘亲不会放你生路”郭芙被金轮法王捆着双手,一路叫骂不停,郭芙自小骄横刁蛮,即便落入金轮法王之手,仍旧狂妄无比。

      金轮法王不再多以理会,只管继续压着她赶路。他原本计划在武林大会挫挫中原武林人士锐气,不想却落败而归,现在捉到郭芙,想日后拿她来要挟郭靖夫妇。

      郭芙一路依然不依不挠的吵着骂着,金轮法王忍不住点了她的哑穴,赶了几个时辰的路,天色渐晚。金轮法王内功深厚,走几天几夜也不是问题,可郭芙走的气喘吁吁,娇汗淋漓,索性就直接蹲地上不走了,摆出一副要杀要寡悉听尊便的姿态,金轮法王在武林大会上与衆多高手搏斗,也消耗不少体力,也想找个地方歇脚,运功恢複内力,便在不远处找了个山洞歇息。

      进了山洞,他对郭芙说道“我知道你想说话,你听好,如果我解开你穴道,你还要继续吵吵闹闹,我就再点,而且不会再解,听明白了就点点头”郭芙急忙点头应允,金轮法王解开她的穴道。

      “死秃驴,你……”郭芙马上要开口破骂,只见金轮法王手擡起,做要点穴状,便闭口不语,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和尚,我饿了,弄点吃的来”郭芙虽然没再辱骂,可说话也是毫不收敛。

      “饿了自己去找吃的”金轮法王冷哼道。

      “好啊,那你解开我的绳子,我自己去找”郭芙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想法很天真。她以爲金轮法王真会放了她,她便可以逃走。

      “你想的美”金轮法王丢下一句话,便走出洞去“死和尚,你要去哪,赶紧放了我”郭芙不知道金轮法王在打什麽算盘,慌张起来。挣扎着想解开绳子,可完全是徒劳。

      过了一会,天黑了,郭芙一个人在洞里,又黑又饿,哭了起来。

      这时洞外有了动静,郭芙擡头一看,金轮法王回来了,还带了一包东西,看完继续哭个不停。

      金轮法王摇头歎气,捡了些柴火烧起来。又走过去要帮郭芙解开绳子,只见郭芙晶莹剔透的眼睛里泪花盈盈,脸色通红,煞是惹人怜爱,因爲害怕,然后加上挣扎绳索,大哭。

      郭芙此时已经汗流浃背,身上香气挥发,再往下一看,胸部虽然还称不上丰满,倒也玲珑别致,金轮法王心里激起一层涟漪,差点按奈不住“果真是黄蓉之女,才这个年纪,发育已如此之好。”金轮法王迟疑片刻,马上给郭芙解开了绳索,然后走到一边去,将方才带回来的那包东西打开,取出一只烧鸡。撕了根鸡腿给郭芙,郭芙实在饿得不行,连骂的力气都没了,拿着鸡腿狼吞虎咽。没一会,就剩个骨头,又伸手去跟金轮法王要,金轮法王看她如此饑饿,又撕了一大半给她。自己也开始吃了起来。

      “臭和尚,你当和尚还吃荤?”郭芙这会吃了东西,心情有所平複,又开口说话了“我蒙古人一向不拘小节,又不是你们汉人,畏首畏尾”金轮法王不屑道。

      其实金轮法王虽然是个和尚,可是并非正宗僧侣,蒙古族有些僧侣可娶妻生子,与常人无异。

      郭芙也懒得理会,自己吃自己的,填饱肚子再说。郭芙吃完,盯着金轮法王,只见金轮法王闭上眼睛,打坐练功。她站起身来,刚想往外跑。金轮法王扔出一颗石头,直接钻进山洞里的山壁上。

      “如果你再走出半步,你的腿就跟那山壁一样”郭芙瞪了他一眼,也没敢往外再踏半步,她知道这个老和尚武艺高强,心狠手辣。转过身去拿了些杂草铺着,躺下。奔波了一天,加上之前哭了那麽久,郭芙也筋疲力尽了,没一会变睡着了。

      金轮法王运起龙象般若功,他这套内功虽然不是武林绝学,也算是上乘秘技,所以后来连老顽童都感兴趣。这套内功心法阳气极盛,稍微控制不好,就可能走火入魔,精水逆流入脑。最后七窍流血而亡,所以得长期修炼,才能有所大成。

      因爲阳气过旺,每次修炼完毕后,都会让他産生欲望。不过现在把握好了,便能够控制了。所以他安心的打坐练功。过了一会,金轮法王却感觉自己欲火焚身,五髒六腑似乎在热火中炙烤一般,还好及时控制住了,才没有走火入魔。原来他在武林大会上多次与人拼斗内力,耗损过多真气,五髒六腑也受到损伤,所以运功的时候,龙象般若功会以真气抵挡,将内伤修複。才差点走火入魔,金轮法王睁开眼来,发现下体暴涨,欲火中烧。

      恰巧这时郭芙翻了个身,胸部居然露出了一大半。因爲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阳气过旺,运功的时候,周围温度上升郭芙热的不行,又加上从小就都一个人睡,熟睡后太热也常不知觉的倘胸露乳。这次居然也这样。

      金轮法王看得欲望更加旺盛“原本无心猥亵于她,不料此次发生此等意外,天意也,郭靖,黄蓉,今晚你们的生女落我之手,也算报了老夫今日之仇。”金轮法王轻声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着郭芙,只见她肌肤胜雪,却透出红玉般的微晕,眉目如花,睫毛甚长,虽然年幼,但也算绝色,遗传到黄蓉很多优点。

      “我也算悦女无数,可此等良品,也算数一数二,可能还是个处子之身。”金轮法王想到此处,欲望又增添了几分金轮法王噎了一口口水,再也按奈不住。伸手过去解开了她的衣带。郭芙上身只剩一件半遮着的肚兜跟批在肩上却绱开了的上衣。

      闻着郭芙的樱桃小嘴呼出香气,金轮法王低下头亲吻郭芙的香唇,缓缓伸出右手,放在郭芙胸前摸了一把。接着起身来解开了郭芙的肚兜,郭芙上双乳立刻一览无遗,就批了件上衣在肩上,只见双峰挺立,肌肤白如玉,又泛着红丝,粉红色的乳头如樱桃伴点缀在前,娇豔欲滴,让人很想咬上一口,虽还没发育完整,但在这个年龄段,算很极品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