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少的风流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我们那个年代,国家闭塞,信息闭塞,就算是成年人也不比现在的孩子懂的多.可是我无疑是个怪胎,我四岁那年,就拖了一个邻居女孩的裤子。 她比我大2岁,当时我还用手摸了摸有一种去舔的冲动,但是没真的舔到关键部位,那女孩害怕,就跑开了。 其实我也很怕,当晚不敢回家。

    自那时侯开始我的脑子里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想,但是有不知道想的到底是什幺。 上学之后好多了5年级要毕业了看上班里的一个女孩下学必送她回家,偶尔还要拉一下手,没什幺事情发生。 毕业之后大家都回学校看老师,那天我看见了她,还亲了她一下,就此失散至今。

    中学我开始学坏了摸过几乎所有漂亮女生的脸和部分女生胸还为了和同学打赌一个女生的内裤是白的还是白花的撩开了女生裙子,结果我赢了(因为我事先看见了)但是也被老师叫走了,我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个24岁的女生,我曾经很喜欢她,因为我偷看过她半个咪咪。 她说我的什幺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我被迫转学了.转学之后连续半年和新学校的男生作着各式各样的斗争后来我被迫退学了。

    那年我13岁,不上学对我来说是好事,我开始去各个亲戚朋友家去玩。 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开始的,我的一个小姨和我家的关係非常好,但不是亲戚,那女人大我22岁。

    我至今记得,我第一次看见录像机就是在她家,她和她老公都是政府的人,家里什幺都有。 那个年代在商场都买不到录像机的,连电视都不好买,我的第一次看录像,第一次看黄色录像,第一次性交,第一次别口交,都是在那个时候完成的。

    那时候她和她的婆婆住一起,我经常去她家玩,那次我去的时候她正在看一个录像,正有这样的镜头。 她换了台,我叫她换过来,她说别看那个都学坏了没法和你妈交代,我说不行,我就要看。 她换了回来,可是越演越离谱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可是那时候我没那个胆子乾什幺,因为什幺都不知道,怎幺干。

    这时候她又换台了说什幺也不换过来,我跑过去抢遥控器,我俩在闹着闹着我就动了邪心,因为那时没有空调在家穿的是很少的,也许是看了黄片,在加上身体接触,她也有点不自然了,她把遥控器藏在身后,我就两手在她腋下穿过在她身后抢,等于是我抱着她,她突然说什幺东西搁的我疼死了,说着伸手抓住了我的弟弟。

    我就那样那她抓着脑子一片空白,她看我没说话,她也没在动,就把电视又调到了录像,我们又一起看,那时候已经看不下去什幺,我想抱她,把她裤子脱了,太多想法可以一个也不敢实施,呵呵,那个没出息啊,就一直偷看她。 最后还是她,主动把我搂住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你是想和小姨睡觉吗? 那时我在也忍不住了,手从衣服里伸进去摸着她的胸,头晕晕的,都快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乱伦电影)她拿着我的硬的不行的小弟弟在手里玩着我们把衣服都拖了,我迫不及待的就放了进去,本来我想亲她的下面,那是我多年的梦想,不过她说她没洗不能吃。

    我进去了没几下就射出来了,射了出来我就恢复了正常,在她的身上玩了起来,好满足我多年的好奇心,终于有个女人可供我研究了,那感觉爽死了,比射精爽多了。

    不过那是我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射精,也有点傻,玩了没一会我的弟弟又立起来了,又放了进去,这会时间长一点但是也没多久,就又射了。 然后她就说快穿衣服吧,怕家里回来人。

    我们就穿了衣服,坐在那看电视一边看着我还是一边摸着她亲着她的奶子,我又硬了,我说在来,她说不行家里要回来人了,我不依她就把我的弟弟掏了出来,放在嘴里,现在看来多幺简单的事,那时候的我却时没坚持一会,就射她嘴里了。 她笑着说,这回老实了吧,嘴里都是我的精液还要和我亲嘴,噁心的我都不行了。

    那时候的我对她的身体简直就是癡迷,一有机会就跑去她家,其实她不算美女,也有点胖,下面那洞也很大,差异点就能进去整只手了,而且我的手还是特大号的。 不过可能当时我还没完全发育吧,儘管如此我还是爱她爱到了发疯的地步,因为她的下面是会动的,不是那种刻意的动,动的幅度也不大,她的不是,她的那东西就像一个轧汁机一直放在里面,一会就射了。

    那时一天不见,睡觉都不香,其实就算每次见她,也不可能每次上她的,因为那时候在外面住饭店,很麻烦的。 家里也经常有人,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好几年,到了我交女朋友了,同居了我还是和她继续着这样的关係.直到她42岁时,我们才断了联繫,后来才知道,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动的。

    我们分手的时候我早已经有了同居的女人,虽然没她会玩,没她精彩,但是她实在是太老了,老的每次我射精之后都不愿意看她,现在想起来也挺对不起她的,心理总有一丝的歉意,毕竟是她给了我几年的性福,毕竟在她身上我圆了我所有的梦。

    下篇十七岁的楠遇见楠的那年我也十七,而且她还大我2天。 她是个早熟型的女生,十七岁身体发育的已经很接近成熟了。 奶子和屁股都是圆圆的,她叫楠,不是我们学校的。 认识她是一个巧合,我们的开始实在不是很光彩,至少在那个年代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被朋友们不齿。

    我从小是叛逆的性格,就喜欢做老师和家长不让做的事,爱打架,抽烟,喝酒,搭伴。 我的一个小弟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为了一个女生被高年纪学生暴打了一顿,喊我去给他报仇,就这样我认识了楠,她不是校花。 也不算是美女,当时看来就是一个骚货罢了,因为父母都长住外国,所以衣着打扮即时髦又成熟。

    我的小弟最惨打也挨了,女孩也叫我挂跑了。 不过他没有怨言,因为我给他报了仇,叫他在学校里扬眉吐气,在那个年代美女爱流氓,在学校里没人敢惹自然是不缺女孩的。 我也不缺女孩,不过还没向学生下过手,因为那时候我的性伴侣是我的小姨,可以解决我一切的要求,勾引小女生在我看来太麻烦了。 不过楠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她很骚,长的也很成熟。

    我第一次送她回家,我觉得她就在勾引我。 因为那时她父母不在国内,她不住奶奶家,就得住姥姥家,可是她把我领回来自己家,家里没人,我们在他家作饭吃,吃了饭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很自然的搂着她,在她耳朵边说话,问她想不想和我搞对象,她半推半就,女生吗,这很自然,不过我软磨的工夫的到家,也不怕她不就範。

    慢慢的我拖她的衣服,妈的那个年代的人穿衣服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还繫皮带,现在的女生哪有系皮带的呀,光拖她的衣服就拖了有半小时,最后剩下内裤说什幺也不拖了。 不拖就不拖吧,继续软磨~ 我拿鸡鸡阁着裤子顶在她的下面,手口并用,弄到我都不快耐烦了,她的自控力终于被我打破。

    我没在拖她的内裤而是在她内裤的边上把鸡鸡放了进去,也许是我是因为和成熟的女人做习惯了吧,我也没考虑那幺多,就顶了进去,也是为水实在是太多了,我用的力度也大了点,虽然我感觉到了一点阻力,我也没有犹豫一下就把龟头给顶了进去,楠战栗着说,太疼啦!

     第一次有点疼很正常啦。 我安慰她,一会就好了,也许我的鸡鸡对于一个第一次的女生来说大了一点,但是整个过程还算顺利,毕竟我的经验是丰富的。 第一次我做了好久也没有出来,虽然她的小B比我小姨的要紧一些,不过我小姨的那个B是会动的,感觉没以前那幺刺激,而且躺在那不动,没有什幺花样,不像我小姨总是上下翻飞的,多少有点乏味。

    等把她的内裤拖下来的时候,上面很多血,那年头处女不稀奇,20几岁的都有。 所以也没觉得怎幺样。

    楠是我经历过的最骚的一个处女,我们第一晚竟然不反对我给她口交,但是她不喜欢亲我的鸡鸡实在是苦恼,知道我们分手她也没有正式的给我口交过一次。

    可是我很喜欢给她口交,那是我第一次亲一个女孩的下面。 从那以后我在也没亲过我小姨的。 楠的下面软软的滑滑的嫩嫩的,没有一点不好味道,和楠的比起来我小姨的那个有点臭。 每次我都能亲的她想要。 那晚我们做了很多次。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楠跟我的时候都没有过高潮,惭愧啊惭愧,那时候我的确不懂女人,我的小姨肯定是有高潮但那也不是我的功劳,后来我带楠回家。 和我妈说我交了女朋友,我妈极力反对,说你们这幺小交什幺女朋友,不许! 可是从小到大,父母就没有管住过我。 后来也就不管了。

    在后来因为楠的家太远回家不方便,我又和妈妈商量叫楠住在家里,那次,我们家差点闹翻了天,最后我还是胜利了,楠吃住都在我家,天天和我同床共枕。

     双宿双飞。 楠很懂事住在我家没多久就和我妈混到烂熟,后来我们分手时,我妈竟然还流着眼泪骂我没有良心。

    但是我们还是分了,我们的关係不到一年,楠也很潇洒,没有缠住我不放,她也明白我的性格说做什幺要是做不到,就得玩命。 所以我提出分手时,楠虽然哭了,哭过就把东西都搬走了,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她的,所以一直没和她断了联繫,到了后来她在床上越来越精彩的时候,我都有点后悔了。 我们的关係直到她结婚,她22岁结婚,在她婚后我们就做了一次,我感觉不是很好,就没做做过。

    后来她生了小孩,本来想去医院看她,觉得这幺多年的一段关係怎幺也得有个交代,去祝福一下,没过几天接到消息,她的小孩生下来7天就死了。 因为是溶血儿,后来才知道那是必死的没救,在后来就失去了她的消息,直到今天。

    如今想来,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她的,毕竟我们分手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如果我没有的话,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吧。 不知道楠算不算我的初恋,但是她绝对是我经历的第一个处女,那时我们也许都不懂得爱,也许我们都没有真爱上对方。 我找她就是因为觉得她是个骚货,她跟我也许就因为那个年代的女孩都喜欢流氓。

    我的经历,至今没和人说起过,属于绝对隐私,今日发出来也是一时兴起,各位老大喜欢看的就捧捧场不喜欢的,也不要乱骂就是了。

    最后声明一点,其实小弟我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流氓,只不过小时候叛逆心理,和渴望成为英雄的心理在捣乱,做了一些冲动的事,慢慢的长大,慢慢的看清楚自己。 那时候不过是一个早熟的爱冲动的又没头脑的孩子罢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