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儿被僵尸给..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吉儿推开扑向她雪白颈子的僵尸,

    脚下一绊,正倒在她身后的僵尸的怀中,它立刻用双臂牢牢抱住吉儿的胸部,吉儿两手向下推僵尸的手臂,想要挣脱出来,结果是毫无脱身的希望,她面前的僵尸慢慢逼近,另外四只僵尸也从旁边聚拢过来,环顾四周,吉儿看到的是一双双饑渴的眼睛,全都盯着自己的身体,每一只僵尸都把吉儿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吉儿仍然在徒劳地挣扎反抗着身后抱住她的僵尸,另一只僵尸靠过来,拎起她苗条的双腿,它们没费多大力气就把她提了起来,这群僵尸拎着吉儿在浣熊市的大街上走着,无视嘶喊与哀号,无视腐烂与血腥,穿越过赤裸裸的凶残,穿越过血淋淋的啃噬,穿越过无处可逃的绝望,穿越过求死不能的悲哀,末日的城市在它们脚下绽放出地狱般的魅力——浣熊市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

    吉儿给弄疼了,这群挟着她走街串巷的僵尸动作可不怎幺温柔,实际上它们行动僵硬而缺乏协调感,被牢牢抓住的吉儿夹在这两只僵尸之间,好像洋娃娃般被不断的撕来扯去,它们终于停了下来,吉儿也不知道它们为什幺要停在这儿,这条街和它们刚刚走过的无数街道看起来并没什幺不同。

    那两只抓着吉儿的僵尸把她架到路中央的一辆警车上,面向下趴在车顶盖上,又有两只僵尸从车的左右两边擒住吉儿的手,从两侧向下向外拉扯,尽量使不断挣扎的女孩儿的手臂固定住,吉儿的胸部被牢牢压在车顶盖上,隔着蓝色的上衣,她的乳头可以感觉得到金属的冰冷刺骨,僵尸们开始在她身后聚集起来,她试着想转头看看,但只能从眼角看到一大帮僵尸,而且似乎都在盯着她的大腿和臀部出神,一只僵尸走了出来,狠狠地一踢,分开吉儿的双腿,吉儿现在逐渐意识到它们打算做什幺,一滴眼泪滑落她娇嫩的脸庞,背后那只僵尸猛地一把扯下吉儿的迷你裙,力量之大让吉儿的下体一度腾空。她雪白光滑的丝织内裤被轻易的撕成碎片,丢弃在布满血迹的肮髒的路面上。

    “呜…怎幺又是这样…为什幺是我…不要啊…呜…”

    吉儿哀婉的呜咽被冷风吹散,轻轻地拂过她暴露在空气中的嫩屄,带给她一阵颤抖,她身后的大群僵尸好好打量着她女性的脆弱和无辜,酝酿着下一步的动作,这对于儿尔来说,好像几个小时一般漫长,一只僵尸爬了上来,它的个头算是比较大的了,它把它巨大而筋肉隆起的手掌贴在吉儿的俏臀上,然后结实地抓住,吉儿疯狂的踢动双腿,然而却是白费力气。僵尸掏出它尺寸严重超标的阴茎,对上了吉儿小屄的入口,它的龟头在吉儿粉白色的阴唇上摩擦着,吉儿痛苦地紧紧闭上了双眼。

    僵尸抓住吉儿的臀瓣往后拉,阴茎开始向她小屄里挺进,吉儿的双手握拳,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但还是扳不过那两只抓住她的僵尸,强奸着她的僵尸一点一点往前推,把它的肉具逐渐挤进来,它还会经常的停下来,甚至往外退出一点点,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深入的推进,充塞吉儿温暖,湿润的嫩屄,等到整根肉棒差不多都进入了吉儿体内,它开始前后地抽插,慢慢的把它的鸡巴捅进捅出吉儿的下体,每一次的戳刺都比上一次要轻松一点,吉儿的小屄慢慢的润滑起来,紧紧地攥住僵尸的鸡巴,发出一阵阵“噗滋…噗滋…”的淫蕩声响,这样一来,僵尸就有了充分的自由,捣杵的速度越来越快,下体进进出出,撞击在吉儿的屁股上发出“辟辟啪啪”的声音。

    强大的力量几乎要把吉儿戳穿,身体被撞得前后摇晃。但不知怎幺的,她的臀部却每每向后翘,好像要迎接僵尸那凶狠的撞击,她把重心大部分放在挤压在车顶盖上的乳头上,就像支点一样承受着前后摇晃的力量,僵尸的大鸡巴继续在她的嫩屄里肏进肏出,它现在几乎是在更加轻松的滑动了,每一次的戳刺都使得吉儿的身体猛地抽动,这让她的胸部摩擦得很痛。僵尸放慢了速度,吉儿默默地祈求它会把阴茎从自己的屄里抽出来,僵尸狠狠地在吉儿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果真把鸡巴抽了出来,可惜的是还没等它完全退出去,滚烫的白浊液体就喷了出来。

    “啵”的一声,硕大的龟头退出勒紧的阴道口,带出一丝丝淫液和潺潺流出的精子,一声响亮的呻吟从僵尸喉咙里发出来,同时它继续释放着积压已久的欲望,漫无目的地把精液喷射在吉儿美臀的下方,吉儿感到炙热的液体撞击着她的身体,慢慢的骚过她光滑的大腿,一路流下去,和私处溢出的精液汇聚到一起,吉儿屈辱得想死,尽管她知道自己想死也死不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另外一只僵尸从她背后出现,它没浪费多少时间在把自己的阴茎搓硬上,很快就安稳地插进了吉儿的身体。

    这只僵尸抽插的速度更快,幅度比上一只也小很多,尽管每一次沖击都能把吉儿的小嫩屄撑得满满的,但由于前一只僵尸提供了“润滑剂”,它的活动还是比较轻松的,吉儿的胸部还是在车顶盖上被拖来退去,她现在发觉那两只抓着她手臂的僵尸也已经勃起了,只能推测她身后的那一大群禽兽也都是一样,她不敢去想像这一晚她要被肏多久,不敢想像要多久她才会被肏昏过去,不敢想像要多久她才会被活活肏死,正在插她的那只僵尸达到了高潮,它直到最后一刻才抽出来,把白浊的液体喷撒在一边的屁股上,精子的暖流不慌不忙地爬下吉儿丰满的臀部,部分水分被皮肤吸收,剩下的蛋白质堆积在臀瓣上。洩欲完毕的僵尸退后,融入了数不清的狰狞面孔之中。

    僵尸群又增加了10到15只左右,大部分是被这“聚餐”吸引过来的,包围着汽车前方的僵尸已经站了3到4层,而此时又一只僵尸挺着脉动的阴茎走过来,这一只没受到什幺阻碍就扎进了吉儿的身体,抽插也十分顺滑。僵尸很快就开始以稳定的速度和动作肏弄着吉儿,鸡巴来回翻弄着粉嫩的阴唇,搅动着层层叠叠软滑幼嫩的肉腔,带出湿淋淋,滑溜溜的汁液。没多久僵尸就达到顶点,这次它一边射精一边拔出了鸡巴,大部分的精液飞溅在吉儿香汗淋漓的粉背上,射精后的僵尸并不急着离开,而是把手指伸进女孩的屄口,上下左右地搅和着,弯曲的手指时不时扫过G点,或是在娇嫩敏感的肉壁上一勾,酸麻的感觉让吉尔直打冷颤。终于,沾满了精液和淫汁的手指抽了出去,吉儿缓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的刺激让她全身紧绷。

    “不要啊!不要…碰…那里…不行!”

    僵尸的手指才不理会这种抗议,来回旋转着指尖,强制撑开括约肌,挤进了后庭中,指节来回掏弄,仿佛要把狭窄的肉壁扩大一些,手指上的粘滑液体也涂满了肉腔的里里外外,吉儿的肛门传来说不出的滋味,又酸又痛又痒又麻,臀部的肌肉不自觉地夹紧,压力慢慢把侵入的手指推了出去,僵尸怪叫一声,吉儿感到更粗大炙热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肛门上,连忙用力夹紧双臀。突然阴核上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被硬生生碾碎一样。吉儿下体一阵痉挛,几乎失禁,阴道也阵阵抽搐,喷出的淫水哩哩啦啦。这下子,吉儿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双腿一软,全身放鬆,任由僵尸鱼肉。

    鬆开被捏的微微红肿的阴核,僵尸两手分开臀瓣,胯下阳具一挺,刺进了紧紧闭合着的肛门,阴茎毫不怜香惜玉地挺进,撑开一切阻力,直到僵尸的小腹紧紧贴住吉儿的屁股,阴囊悬垂在屄口前,根本就不需要怎幺抽插,因为肉腔内的强大压力和热度已经让僵尸十分受用,它只需要不时“辟啪”地掌击肉臀,或者手指戳弄一下尿道口,身下的吉儿就会自然地发出哀号,全身颤抖,肉壁也就一阵一阵地攥紧了阳具,终于,僵尸第二次喷出了精液,虽然不及上一次浓稠,但总量很大,吉儿自从傍晚出逃就没有进食过,此刻滑腻的感觉填满了自己的肚肠,在小腹中蜿蜿蜒蜒融化开来,炙热的温度好像要在肚皮上烧出一个口子。

    射精后的僵尸后退,然而吉儿的肛门像戒指一样牢牢箍住了阳具的根部,血液无法回流,使得阴茎并没有萎缩,还是牢牢卡在肉径中,吉儿也希望这耻辱的肛交可以早点结束,但僵尸越是拉扯,被拖拽至半空中的下体越是不听使唤,臀部上传来的拍打反而令肛门进一步收缩,终于,随着一声嘶吼,僵尸退开了,吉儿的下半身落回到车顶上,耻毛浸在刚才流出的液渍中,然而吉儿惊恐的发现,自己后庭中的充斥感并没有消失,她马上就明白过来是怎幺一回事,原来僵尸腐烂的肉体经不住这样的撕扯,连皮带肉把整个生殖器给撕了下来,阴茎的前半截卡在了后庭中,后半段的创口喷着血,连带着阴囊和一颗睾丸挂在吉尔的屁股上,扯断的输精管和尿道滴漏出几滴精液,僵尸的下体一片皮开肉绽,但它却似乎全然没有留意到,另一颗睾丸连同着一些腺体,随着它的脚步从身体上剥落下来,地上并没留下多少血迹,大概这僵尸的血液多半都留在了已经失去的阳具里。

    新来的僵尸抓住一边的臀瓣,揪着阴囊把断掉的阳具抽了出来,随手抛到了大街上,幸好此时吉儿的后庭已经放鬆,才使得阳具没有再断成两截,吉儿暗自庆幸,万一半截阳具断在自己的身体里,而后庭再次被插入的话,那半截阳具怕是要被活活顶进胃里去了,后来的僵尸轮番肏弄吉儿的上下两个肉穴,后庭经过上一轮的开发虽然依旧狭窄异常,但已经无法再构成阻碍。

    吉儿的神志渐渐模糊起来,甚至不知道僵尸的第一发精液是先射在阴道内还是后庭中,不过这又有什幺分别,反正等僵尸离开时,两个洞口都喷出了白花花的浓稠液汁,一个小时过去了,大约有20到30只僵尸轮流强暴了被凌虐至体无完肤的吉儿,她的屁股和大腿完全被粘稠的精液所覆盖,阴户和肛门则被完全淹没,白浊的暖流一滴滴,一股股地从她身体两侧滴落下来,翻滚下来,再在车顶盖上铺成白白的一大滩,继续缓缓向外蔓延,有的精液顺着她的双腿,淌到了警车的前风挡玻璃上。更多的精液积攒在吉儿的脊背上,为数不少的僵尸根本都没有插入,只是把阴茎夹在吉儿丰满而挺翘的臀瓣之间搓揉,直到把大量的精液喷撒在她短上衣的后襟上,偶尔也会飞溅到她裸露的双肩。

    到了这个时候,吉儿已经完全麻木了,她哭过,俏脸红红的,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她尝试了一切能够逃脱的办法,用尽了身上每一分力气,然而她依然绝望地被一只又一只的僵尸尽情地肏个死去活来,忍受着一根又一根粗糙而又膨胀的阴茎插进自己的阴户里,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在她的后背和屁股上,她已经放弃了,只是趴在车顶上,脸侧放在金属上,空洞失神的双眼瞪着远处的黑暗,她一动也不动,就好像已经处在快要被活活肏死的弥留状态,然而她又清醒地知道每时每刻什幺事情正在她身上发生。

    她身上的精液已经慢慢的冷却,凝结。每隔一会儿,伴随着火热的肉具从她下体抽出,她又能感觉到新的僵尸释放出新一轮精液敲打在她身上,带来一丝丝温暖,也许还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多少僵尸在她体内射精,至少自己的子宫还没有胀暴。

    聚集的僵尸群无限地增长着,大约已经达到上百只的数量,每一只都在等待着轮到自己的时刻,吉儿突然感到一丝寒意滴在她的肩头,接着又是一滴落在她的脸颊上,一滴一滴,又是一滴,开始下雨了,雨滴的密度渐渐增大,雨水混合了她背上和腿上的精液,开始慢慢沖洗下去,几分钟之内,这阵天赐的淋浴几乎把她完全洗了个乾净,尽管也让她从头到脚都湿透了,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没等她头髮上的雨水汇成细流淌下来,身上就只能感到星星点点的几下敲打了,她湿透的上衣紧紧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那两只抓住她手臂的僵尸终于鬆开了它们的手爪,吉儿也想过要逃跑,但她的腿已经软了,手腕上也烙上了红色的抓痕。

    长时间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使得她只能勉强支撑起上身,看着四周一大群包围着她的僵尸,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疯狂欲望,她翻过身又重重倒了下去。

    新来的一只僵尸从尸群中走了出来。看着它越走越近,吉儿本能地挣扎着想站起来。僵尸突然一把抓过来,揪住吉儿的上衣,狠狠一扯。伴随着一阵布料撕裂的声音,吉儿被猛地拽向前方,被迫一弯腰,接着胸口一凉,撕裂的蓝色上衣就被扯了下来,被僵尸甩在车顶上。水珠在吉儿丰满的乳房上点点发亮,顺着她挺立的乳头滴落下来,反射出微微的光芒。

    “呜…”

    吉儿低头看着自己除了靴子以外一丝不挂的娇躯,发出一声微弱的惊叫,僵尸暴虐地一推,吉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背狠狠地摔在车顶盖上。僵尸迅速跟进,没等吉儿从眩晕中恢复,就站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它蓄势已久的阴茎一挑,就捣进了吉儿的阴道,经历了这幺久的轮奸之后,屄腔里早已是温软滑腻,吉儿已经过了疼痛期,现在她对下体被插进抽出的动作,只能感到…异样,不过,由于她现在是背朝下躺着,她能眼睁睁看着僵尸侵犯她,看着它毫无表情的脸麻木地瞪着她,耳中传来鸡巴肏弄自己阴道发出的“吧唧…吧唧…”的声音。

    僵尸的双臂插入吉儿的膝盖下方,往上一推,吉儿的双腿蜷了起来,大腿上仰,膝盖几乎抵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的臀部现在向上暴露在空气中,屄口向上,粗大的阴茎更容易地挺进深处,似乎要连吉儿的子宫都戳透,抽出来的时候又带出一点点粉红色的嫩肉,僵尸打桩机一般的动作更加连贯有力,吉儿的身体也由此被肏得晃动起来,乳头前后甩动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从上面甩下来,在吉儿的皮肤上撞得粉碎,最终,僵尸一边喷射一边把它的整根肉棒抽了出来,汹涌的精液淹没了吉儿的私处,沖过不算浓密的亚麻色阴毛,流淌到光滑的小腹上,吉儿几乎是无意识的把头转向一边,不去在意覆盖着她的温暖液体,她幻想着自己此刻可以在除此地以外的任何地方,同时一丝津液不自觉地从她的嘴角流下来,尸群中的两只僵尸粗暴地把吉儿从车顶上拽了下来,她白晃晃的肉体在车前盖上打了个滚,就翻到了车前面的地上。僵尸围上来,前面的一只扯起吉儿的头髮,把它的鸡巴捅进了吉儿的小口,僵尸根本没在她嘴里抽插,只是把坚硬的肉具搁在里面。

    慢慢的,吉儿的嘴里开始有唾液分泌,舌头也开始卷曲,僵尸感到它的鸡巴浸泡在温暖的津液里,而吉儿则因此而开始窒息,结果,她不得不吞下一些唾液,以换取呼吸的空间,她的舌头自然的挪动了一下,感觉上却似乎是在按摩僵尸的阴茎。

    于是僵尸抓住她的头髮,下身猛地往前一挺,整根阴茎都插入了吉儿的小嘴,膨胀的龟头几乎触到了吉儿的喉咙。接着他就开始脉动,还没等吉儿反应过来,腥臭的精液就在她喉咙深处爆发开来,她本能地吞咽着,任由这温暖的液体混合着自己的唾液缓缓流过自己的食道,脑子里一片空白,对于僵尸把粘糊糊的鸡巴抽出自己的嘴也没有什幺反应,现在吉儿所能看到的是一队又一队的僵尸的腿包围着自己,又一只僵尸站到了她身边,大概是因为一直欣赏着同类强暴吉儿,它的鸡巴已经十分坚硬了,僵尸把它阴茎的硕大肉冠放进吉儿嘴里,撑开她的双唇,吉儿自暴自弃地吮吸着肉茎的尖端,偶尔用香舌轻轻在上面抽打,随着她吮吸得越来越卖力,她的两颊开始微微凹下去,僵尸很快就射精了,温暖的精液浑厚得像凝结的果冻灌注进来,先是淹没了她的舌头,然后与嘴唇齐平,最后填满了她的小嘴,直满到上颌也能感觉得到粘滑的触感,吉儿继续卖力地吮吸着,好像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也不顾自己的小嘴已经含了满满一口精液。

    终于,吉儿停下来,喘了一口气,小嘴微微张开,浓稠的精子汹涌而出,从下颌处滴垂在她高耸的乳峰上,拉出一道道白浊的轨迹,更多地精液从嘴角倾泻,蜿蜿蜒蜒流过她白天鹅一般优雅的颈子,滚落在她诱人的酥乳上,和先前滴落的星星点点混合在一起,在这之后,两只僵尸分别站在她两侧,这些家伙不需要口交,它们只是对着吉儿手淫,吉儿空洞的目光中有几丝惊讶,看着这些僵尸撸着自己的鸡巴,不到几分钟它们就先后高潮了,高压水枪般的精液分别从两根阳具里喷射出来,沖打着吉儿的俏脸:一股抹花了她的额头,另一股射中她脸颊改变方向,喷洒在胸口,可想而知,另一对僵尸踱过来,取代了这两只,它们也把精液喷射在吉儿的脸上,她的脸现在几乎完全被精液糊住,盖住她的双眼,淌过她的丹唇,还有半凝结的大块白浊精液挂在脸上的某处,惨不忍睹。又有新的僵尸走上前,重复着同样的凌辱,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一直被当作精液收集皿的吉尔已经难以辨认。她的脸成了精液的涂抹版,那厚度几乎已经成了一层面罩,在无休止的狂喷乱射之下,精液粘住了前额的丝丝秀发,封住了眼睛嘴巴,只有鼻孔处因为呼吸而吹开一点通路。

    吉儿几乎都感觉不到新的精液喷在她脸上,她的胸部也堆积满了精液,白浊的半透明黏胶流淌下来,挂在她凸起的乳头上,还有一道细流从深深的乳沟处流下,一路沖过平坦的小腹,填满了俏皮的肚脐,一路流进阴毛的疏林里……偶尔的,吉儿还会感觉到一股股精液从自己乳房上慢慢往下淌,今夜吉儿已经承受了超过150只僵尸的摧残,她胸部以上的皮肤已经完全被精液湿透,她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然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尸群已经逐渐散开了,没有兴趣把这个被蹂躏的女孩撕扯成碎片然后吃掉,现在只剩下十几只僵尸了。持续不断的口交,手淫,射精,吞咽也终于放缓了节奏,吉儿终于可以喘一口气,用两根手指把糊在双眼上的精液抹掉,让它们缓缓蠕动着流下她的脸颊,然后她慢慢睁开双眼,小心地观察四周,打量着剩下的这些僵尸毫无表情的脸。

    接着,这些僵尸就扑过来,有力的魔爪抓住吉儿酥软的肉体,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直到她的身体离开地面。一道一道乳白色的精液从吉儿的脸上,身上,挺翘的乳头上,湿透的阴毛上流淌下来,融汇到地上一大滩胶水一般的精液池塘中,像瀑布一样垂下数不清的白色细流,它们把她翻过身来,四肢着地,她几乎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然而她更不愿意就这幺倒下,趴进那滩精液里,精液继续从她身上滴下来,缓缓坠到地上,她的双乳就像一对融化着的雪山,倒置在空气中,她经受过良好训练,展露着精美肌肉曲线的后背,没有受到精液的污染,于是一只僵尸又开始对着她手淫,而吉尔现在更关心另外的一些事情,她能听到细碎的敲打声或者什幺东西刮划碎布从她身后传来,这奇怪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噪音每隔几秒钟就来一次,吉儿惊慌失措地左右转动她的头,试着在围绕着她的僵尸群中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她低下头,从自己身子底下往后看去,视线绕过双臂,越过自己丰满的乳房,穿过劈开的双腿以及无数从自己身上垂下来的精液溪流,她看到了四支消瘦多毛的腿连着强壮的肉掌和锋利的爪子站在她的身后,就紧挨着她的臀部。她绝望地,颤抖着伸直颈子,扭头往身后看去,然后吓得僵住了。

    一声坚定的咆哮从她身后传来,僵尸犬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要骑吉儿,它的前爪搭上吉儿的屁股,擎起上半身,舌头从它的血盆大口和森森的利齿之间垂下,唾液滴在吉儿的粉背上,还有几滴淌进了臀缝里,它狰狞的狗屌已经变硬勃起,弥漫在空气中的气息刺激了它,那是雌性的气息,那是发情的气息,向前一挺,僵尸犬的巨屌轻易贯穿了吉儿的嫩屄,以狗趴的姿势被一只狗从背后骑着,肏着,吉儿觉得现在的自己和一只发浪的母狗几乎没有什幺两样,狗的阴茎要比之前任何一只僵尸的都要粗,而且长度则几乎是人类的两倍以上,吉儿可以确实感到现在插进来的这根肉棒和刚才自己被轮奸时的不一样,她不敢肯定这是因为她自己的心理因素在作怪还是这狗的阳具确实有些异样,但是她能感觉到那根阳具穿透一切坚实力量和它筋肉虬起的古怪形状,它散发着热量,烧灼着吉儿的阴道,它的尖端似乎比人类的龟头更尖锐,更有突破性,再加上它的长度,使得它更加深入地插入吉儿的屄心里,穿透了她的子宫颈,带给吉儿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僵尸犬开始的动作很缓慢,狗屌不慌不忙的插进抽出,好让吉儿有充分的时间使小屄变得又湿又滑,而在这一点上,她的身体似乎很配合,吉儿在心底深深地鄙视着自己,达到目的的僵尸犬迅速的捣弄起来。每一击戳次都把吉儿插得身体向前倾斜,她饱满的乳房像钟摆一样淫蕩地前后晃动着,精液的斑点更频繁的从上面甩落下来。与此同时,余下的僵尸大多都围了上来,圈成一个道紧密的尸墙,都对着这一幕兽奸的现场手淫着,其中一些达到了高潮,把精液喷撒上吉儿光滑的后背,另一些则坚持着,等待着,僵尸犬近乎于残暴地激烈肏弄着吉儿,巨大的狗屌就像电钻一样摧残着吉儿娇小的下体,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时不时把阴道内粉红细嫩的屄肉都翻了出来,带出泛着水花的汁液,接着又深深插了进去,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它就会达到高潮,又有两只僵尸在吉儿弓起的后背上射精,温暖的感觉迅速被寒冷的夜风吸乾,僵尸犬开始慢下来了,动作的力度也渐渐加大,吉儿不得不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绷紧身上的肌肉,支撑着自己,漫长的凌辱使她的部分肌肉开始痉挛,身体微微打着摆子,额头上也渗出虚汗。她的小屄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地收紧,发烫,慢慢勒紧僵尸犬的阴茎,好像要把它绞死一般。

    僵尸犬咆哮着,后腿往前踏,然后用力伸直,蹬着地,把它的阳具尽可能深地捅进吉儿的小屄里,有那幺一瞬间,吉儿似乎感到它的尖端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子宫,把自己的下体填满,然后再撕成两半,接着,它就来了,蓄积已久的精液在吉儿的体内瞬间大爆发,仿佛大坝溃堤后的激流般迸发进子宫内,吉儿紧紧闭上眼,咬住自己的下唇,感觉自己的小肚子慢慢被滚烫滑腻的液体填满,她甚至都没留意到一只僵尸刚刚在她肩膀上喷发出来,伴随着自豪而满意的咆哮,僵尸犬继续把它的阳具尽量往吉儿的身体深处推,吉儿抵不过它的力量,被狗屌顶着向前爬去,与此同时,更多的精液像高压水龙一样一股一股继续射进她的子宫,黏着在肉壁上。吉儿觉得自己的小腹似乎微微隆起,精液好像已经把她的子宫撑爆,填满了她的腹腔,下一刻就要从她的嗓子眼里喷出来一样。

    几乎清空了它的全部库存,僵尸犬一边发射着最后的几发喷射,一边拔出比刚才又膨胀了少许的阳具,脱出勒紧的阴道口时发出“啵”的一声,接着是找到洩洪口的精液从吉儿被灌满的小屄里喷出来。僵尸犬一边继续射精,一边跳上了吉儿的后背,筋疲力尽的吉儿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崩溃一般重重地倒在地上,倒进她身下那一滩精液中,僵尸犬一边射精一边踩着吉儿的身体往前走,把精液喷撒在她的臀部上,后背上,肩膀上,最后一发射在她的头髮上,白浊的污点在吉儿淡褐色的头髮上是那幺的扎眼,吉尔战抖着感到其他的东西也在磨擦着她的头皮,一只受到启发的僵尸也打算在吉儿的头髮里射精,用仅余的力气,吉儿艰难地伸出手,想要保护自己的头髮不受玷污,然而她感到的只是黏糊糊的精液,随着她的努力,向洗髮膏一样揉进了头髮里。吉儿相信,到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僵尸都已经如愿以偿,她努力抬起头,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最后一只僵尸把精液射进自己的眼睛里——最后的凌辱,僵尸离开了,吉儿艰难的翻过身,躺在精液的池塘中,盯着天幕,现在已经几乎是拂晓了。她的思想折磨着她,几小时下来的凌辱和伤害像录像带一样在她的脑子里反覆播放着,停不下来。

    覆盖着她身体的精液渐渐乾了,裹住她,使她难以移动,不管她把脑袋往哪个方向转动,都不能避免地嗅到精液的刺鼻气味,她头发上的精液现在看起来就好像胡乱涂抹的发胶,吉儿的表情麻木,她无声地问自己,到底是什幺使这一切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她问自己,这恶梦在结束之前她还会不会受到另一轮的凌辱,她还在问自己到底狗能不能使人受孕,遭病毒感染变异的僵尸犬呢?她难以置信地沮丧起来,似乎任何不幸都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几乎说服了自己在未来几个月内会产下一窝小狗崽儿,思绪在她的脑子里飞快地闪着,尽管她盯着橙黄色的天空,但却从来也没有把它收进自己的大脑中,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听着远处传来僵尸的呻吟以及其他什幺怪物发出的吼叫,似乎都在宣称着要来开发吉儿的肉体。

    一个小时的沮丧之后,吉儿支撑起了身体,从粘稠的精液池塘中挣扎起来,她身上除了靴子以外一丝不挂,她的迷你裙和内裤不知所蹤,她的蓝色上衣粘在警车顶盖的金属板上,浸透了精液,吉儿把它剥下来,试着把里面的精液拧出来,很快就把两只手弄得又粘又滑,根本握不住衣服,没法用力拧,于是她放弃了上衣,从警车里的一具警员死尸身上翻出一把手枪,颤颤巍巍地沿着荒无人烟的街道往前走,她所不知道的是:这是浣熊市最后的一个清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