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氓大地主第七集1-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阴谋

      许平气得脸都抽筋了,牙咬得牙龈都在作疼。看得林紫顔整理着衣服慌忙的

    坐远了一些,想想难得的相处机会又被这个小魔女给扰乱了,气得简直要翻白眼。

      “自己不会开门呀!”许平没好气的吼了一声,眼神无比幽怨地看了看林紫

    顔,这时候她已经规规矩矩的坐着,整理好了情动的容顔,一副没事的样子,这

    脸变得实在太快了。

      门被小心翼翼的打开,巧儿站在门外。纤细柔顺的发丝上还沾染着调皮的水

    珠,换上一身充满童趣的蓝色长裙,看起来更是可爱至极。小模样微微的扭捏,

    但沐浴过后白里透红的肌肤却显得妩媚,看起来十分水嫩,难得文静温顺的模样,

    一时间让许平恍神。

      “什麽事?”许平见她眼神闪烁,偷偷的地给自己一个眼色,立刻就压住火

    气,但说话的时候还是不快!

      “没事,就是要出去一下,来和你打声招呼而已。”巧儿站在门口,饶有深

    意地看了看脸红的林紫顔,尽是暧昧的取笑,眼神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是

    在奇怪“怎麽没脱衣服”。让身爲人母的美妇被看得不好意思,难爲情的低下头

    去。

      “你……”许平气得刚想骂人的时候,却立刻停住了。巧儿趁林紫顔闪神的

    一个功夫,偷偷的用小手拉了拉自己的小肚兜。许平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肚兜下

    竟然是一件黑衣,立刻就明白了小魔女是穿着夜行衣过来的!显然是有什麽突发

    的情况要自己一起去,立刻就意会过来。

      “好啦,没什麽事我去完啦!”巧儿狡黠的笑了笑后,指了指围墙外,转身

    就走了。

      “靠,你个死丫头!”许平装作生气的破口大骂,但还是快速的琢磨着。巧

    儿再怎麽调皮,但没什麽重要的事也不会专门来找自己,难道是哪出了状况?

      “娘,平哥哥。你们看这些菜还合胃口吗?”程凝雪这时候端着几盘小菜走

    了进来,都是一些清淡的小菜和水果,还拿来了两、三瓶酒,大概是知道许平酒

    量大才特意準备的吧!

      程凝雪模仿了赵铃亲热的口气,一时间粉俏小脸上迅速的爬上了娇人的红晕,

    又羞又期待地看了看许平。

      “这个……小雪!我还有点事。”许平虽然不想扫她的兴,但还是站起身来,

    带着歉意的说:“我得出去处理一下,你们先吃吧。”

      “什麽?”程凝雪不满的嘟起了小嘴,委屈的说:“这刚作好的酒菜呢?什

    麽事那麽忙啊!那我不是白忙一场。”

      “小雪!”林紫顔立刻就喝止了她,饱含深情地看了许平一眼后,满面认真

    的说:“太子爷忙的肯定是正事,你一个女孩子家闹什麽闹。”

      “我没有!”程凝雪委屈的低下头去,声音颤颤的让人十分心疼。

      “好了!”许平挥手阻止了林紫顔的训话,走上前拉起了程凝雪的小手,柔

    声的说:“乖,我现在出去了!别生气了知道吗?再生气,我先把你裙子拉上来,

    狠狠的打完你的小屁股再走。虽然很忙,但这点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在母亲的面前辈这样亲热的牵住,迎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程凝雪一时间恍惚。

    男人的语气温柔得让人都快醉了,但爲什麽还是那麽下流呢!

      程凝雪一脸娇羞,但又哭笑不得!出于矜持想挣扎一下,但却有点舍不得手

    心上那暖暖的温度。正在犹豫的时候,许平又凑在了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晚上不许关门,我要来你这。”说完,恶狠狠地看了她的胸部一眼,恨不能将

    这两团美肉一口给吞了。

      “不……”程凝雪立刻慌乱的摇了摇头,对于许平的直接,一时间受不了。

    看见母亲疑惑的眼神,顿时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满脸尽是女儿家的难爲情。

      许平自然明白她这种小女儿家的扭捏心里,继续压低了声音说:“你可得等

    着我,要是我发现你锁门,到时候我就自己砸开。”

      “你……”程凝雪狠狠的瞪了许平一眼,但却不知道爲什麽心里似乎有点喜

    欢这样霸道的语气。

      林紫顔看着两人在灯下凑的如此之近,亲密的再呢喃耳语!一个是自己的亲

    生女儿,一个却是自己喜欢的男人,他们站在一起简直是金童玉女一样相称,一

    时间真是百感焦急。看着女儿慌乱又羞涩的娇柔模样,忍不住问:“你们说什麽

    呢?”

      “没什麽!”许平将她的手放开,嘿嘿的笑了笑,说:“我走了,你们也早

    点休息吧。”

      “嗯!”程凝雪慌忙的松开了许平的手,漂亮的小脸上尽是潮红的退了两步,

    眼神複杂却又难爲情地看着许平。

      “你忙吧!”林紫顔也是站起身来,不过却是一脸平淡的朝女儿说:“小雪,

    你送送太子爷吧!”

      “我……”程凝雪一时间不知所措。“怎麽了?”林紫顔眼神一时间疑惑,

    但心里却是酸溜溜的,明知道许平逮到机会肯定会动手动脚,却要爲女儿和自己

    喜欢的男人创造独处的机会,心里也很矛盾。

      “没!”程凝雪没办法,虽然心里很慌张,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上来。

      许平悄悄的给了林紫顔一个“晚上不能办事,老子也很幽怨”的眼神后,看

    着她满面的醋意,也不好意思,装作失落的样子转身走出来。后面的程凝雪则低

    着头,小心翼翼的跟着。

      走出房门,迈过走廊走出了她们住的小院。程凝雪不知道小脑袋里都在想什

    麽,整个脑子迷糊的一片,可人的小脸一直看着地面,时而惆怅的微皱粉眉,看

    了看前面强健的背影,时而又有一丝不容易察觉的微笑挂上了嘴角。

      因爲走路看地下,一出院门时许平转过身刚想轻薄她几下,却是冷不防的和

    她柔软的身子撞了个满怀,索性趁势将她娇小却丰满的娇躯抱住,笑嘻嘻的说:

    “嘿嘿,我家小雪什麽时候这样大胆了,居然主动的投怀送抱,我喜欢!”

      “别,我不是……”程凝雪本来想惊叫,不过立刻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叫出

    声来。虽然被许平这一抱身子有点发软,还是矜持的挣扎起来,但男人最后的那

    句“我喜欢”让人高兴得头都晕了!

      “别什麽是不是了!”许平说话的时候,双手不由得慢慢滑下,按住了她的

    翘臀之上。少女的臀部虽然比不得少妇那般的饱满有肉,但却胜在弹性十足,给

    人的手感很舒服。

      “不,不行……”程凝雪顿时慌了,但怕自己叫出声引来别人,也不敢大声

    地叫喊,只是一个劲的扭着身子,想从许平的怀里挣扎出来。

      无知的少女呀!殊不知她这一扭,胸前饱满的豪乳一阵阵的摇晃,柔软的身

    子在许平身上磨蹭起来,再加上女孩子特有的芬芳香味,无一不是在刺激男人的

    兽性。怀里有这样的一个美人在扭动,许平瞬间就硬了,舒服的倒吸了口气,忍

    不住低下头来,想吻一下她娇嫩红润的嘴唇,品尝一下她软软的小嘴。

      程凝雪顿时慌了神,本能的别过头去避开许平的亲吻。许平也不在意,色色

    的笑了笑后,看着她已经羞得通红的小耳朵很可爱,忍不住亲了上去,将她还戴

    着珍珠耳环的小耳朵全含在了嘴里,珍珠的凉快和她粉肉的滚烫,顿时成了鲜明

    的对比。

      “啊……”突然的刺激让程凝雪低低的呻吟一下,但马上又害羞的闭上了嘴,

    无力的推着许平。

      这时候她的身子那麽软,这样的挣扎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许平一边用舌头

    一下又一下的舔着嘴边的小耳朵,舌头时而清柔的舔过,时而又想钻进她小小的

    耳洞里,让怀里的美人身子一阵无力的颤动。大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她的臀部按

    了起来。娴熟的爱抚,让程凝雪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顿时无法反抗。在许平手口

    并用的挑逗下身子开始发颤,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许平慢慢的放开她精致的小耳朵,亲吻着她吹弹可破的粉红色俏脸,大手更

    是肆意的捏起了她的臀肉,感觉弹性十足,每捏一下她都本能的颤抖一下,半眯

    着的美眸也开始变得迷离起来。

      尽管迷失在许平的挑逗下,半推半就地靠在了许平的怀里,但程凝雪还是个

    机敏的女孩子,恍惚中,突然感觉有道不属于许平的视线正在注视着自己,顿时

    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旁边有双无辜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自己,吓得不知道哪来的

    力气一把就将许平给推开了。

      “怎麽啦?”一声天真得让人心疼的疑问。许平刚要亲上她的小嘴,冷不防

    被她这麽一推,脚被石头绊到,立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明明她已经是半推半就

    的接纳了自己,怎麽突然会吓成这样。

      擡头一看,许平顿时气得脑子都快炸了,就在自己的旁边,巧儿这丫头竟然

    站在旁边明目张胆地看着两人亲热,而且她还故意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程凝雪,

    这样的眼神试问哪个处女不会被吓到?

      “你、你怎麽会在这!”尽管还没彻底从舒服的感觉中回过神来,俏脸上还

    带着情动的潮红,但程凝雪一看到巧儿,本能的身上又有点发痒了,巧儿可爱的

    身影在她的眼里简直就是个小恶魔一样。程凝雪一边颤声的问着,一边害怕的退

    后了两步。

      “我一直在这呀!”巧儿狡黠的笑着,吐了吐小舌头调皮的说:“只是你们

    亲得太认真了,没看到人家而已嘛!”

      “靠!”许平站起来,真想把她这张漂亮的小脸狠狠的掐上一顿,往上两次

    打扰了自己和美岳母的好事就算了!这次好不容易逮住机会汉城凝雪亲热一下,

    又被她给打断了。阉太监都讲究一刀切下去,哪有一刀、两刀慢慢折磨人的。这

    丫头实在是太残忍了!

      但转念一想,巧儿这样打断自己,可能是事太紧急!马上又把怒火强压下去,

    转头朝程凝雪说:“小雪,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出去了。”

      “嗯!”程凝雪可不想见到巧儿,下意识的挠了挠手臂,赶紧转身就走。

      许平马上说:“记得给我留门,别关!”“不行。”程凝雪碍于巧儿在场,

    当然是坚决的拒绝了。

      看着她急忙而去的美丽背影,黑夜里轻巧的身子更显可爱诱惑,一跑起来那

    饱满的臀部一扭一扭,更加令人欲火中烧啊!许平满面淫笑的喊道:“靠,不留,

    你试试!爷半夜回来踢你的房门。”

      程凝雪什麽都没说,脸红的跑了回去!

      等到她脸影子都看不见,许平这才一转头,咬牙切齿地看着巧儿一脸顽皮的

    笑,一字一句的说:“最好事情很重要,不然,爷把你衣服扒光,吊在房梁上抽

    你鞭子!”

      巧儿委屈的低下头去,楚楚可怜的说:“真的很重要嘛!不然人家哪有那胆

    子去叫你,刚才看你的手都快摸到她的胸部上,怕你摸得太久了会耽误时间,人

    家可是鼓起勇气才有胆子站出来的!”

      “最好是真的重要!”许平气得都想翻白眼了。你要嘛就直接在我还没动手

    的时候叫我,偏偏老子都快品尝到那对遗传基因良好的豪乳时你才跑出来,存心

    想搞得老子不上不下,还有那麽多理由。

      “主子,你换个衣服吧!”巧儿一边乖巧的说着,一边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

    套黑色的夜行服。

      “在这换?”许平顿时瞪大了眼睛。虽然是自己家的后院,但怎麽说也是在

    外面,老子可不是暴露狂!

      “要不然,去树后面?”巧儿很无辜地问道。许平气得一把抓起她的衣领。

    巧儿本就娇小,将她提起来简直就像提小猫一样简单。朝假山后走了过去,许平

    一边脱去身上的衣服,一边看着月光下小萝莉清纯可爱中又带着丝丝诱惑的绝色,

    忍不住起了色心。脱到剩裤子的时候大手一摊,懒洋洋的说:“你过来帮我换吧!”

      巧儿一脸的爲难,小心翼翼的说:“人家笨手笨脚的伺候不好人,要不我去

    叫小米姐姐过来。”

      “很重要的事?”许平顿时冷笑一下,眼神中的意思是“很急,你还有空去

    找小米?很急,你还打扰老子泡妞?是想找死吧”!

      巧儿苦着小脸,一副委屈的模样,乖乖的走上前来,一脸都是被逼迫的可怜

    相!慢慢的蹲下来用小手解着许平的腰带,但她毕竟没干过伺候人的活,原本小

    米一拉就开的腰带,在她看似灵巧却十分笨拙的动作下,竟然费了很大力气才解

    开。

      “呼……”巧儿一看腰带开了,顿时大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比打了一架还累。

      许平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看着她用小巧纤细的手抓住了自己的内裤,呼

    吸一时间急促。随着裤子一点点的褪下,自己被程凝雪蹭硬的大宝贝跳出来时,

    明显可以感觉巧儿的呼吸又快了一些,似乎还暖暖的、急促的拂过自己的下身,

    感觉很舒服。

      “主、主子!擡腿。”巧儿怯生生的喊了一声。见她平时伶牙俐齿的,现在

    竟然结巴起来,许平不禁噗哧的笑了一下。本来看她说话时小嘴一张一合的,想

    诱惑她给自己口交一会,但想想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所以还是暂时忍下这个沖动。

      看她那麽笨,这一穿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完成,许平无奈之下也只能自己动

    手了。别说这衣服看起来黑漆漆的一片,但穿起来十分的舒服,虽然很紧,但十

    分通风,绝对是高档货呀!

    身轻巧的跃过了围墙!许平也不多说,马上就跟了上去!

      候院的守卫也是十分森严,许平看巧儿竟然不从正门出去,特意选择避开他

    们而飞檐走壁出去,着时吃了一惊,但还是马上小心翼翼的根了上去。出自己的

    家门选择不惊动府里的守卫,真是一见奇怪的事!

      趁着夜色,走过两条小胡同,立刻看见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马车。车夫是一

    个双眼无神的中年人,许平在疑惑中被巧儿带上了车!

      两人一坐进去,车轮立刻就转动起来。许平马上忍不住问:“巧儿,到底什

    麽事搞得那麽神秘?”

      巧儿拉下了面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外面,确定只有车夫一人在后,语气认

    真的说:“主子,收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晚上在难民集中的西山上面,有人秘

    密的发出了帖子邀请一些人去聚会,说是要共商大事!我门教里的地址一直很隐

    密,但那伙人还是很轻松的找到了,教主对这事很疑惑。”

      “靠,多大的屁事啊?”许平顿时不满的说:“你们江湖人士开个会而已,

    干嘛还拉我一起去?”

      “不是!”巧儿赶紧解释道:“你想想,如果真的是有什麽事。爲什麽不光

    明正大的开呢?非得选在京城里,还是在晚上。而且魔教的名声向来如何,你也

    不是不知道,但他们说话的时候很客气,甚至还恭维,这能不让人怀姨吗?”

      许平想想也是,魔教在外面的名声一直都是以武犯禁,甚至在杀过几个小官

    后更是声名大噪,和朝廷对着干的激进在江湖里很出名。这伙人既然找上了门来,

    那就是说他们八成是沖着魔教的态度来的。

      巧儿压低了声音,又补充说:“鬼鬼祟祟的肯定不会有好事,魔教这个名号

    虽然叫的很响亮,但实际上才十多年的时间,当然比不上那些动不动就沈澱几百

    年的大派,在江湖上顶多勉强算是个二流门派。我们武力不行,最擅长的是情报

    和信息,但来人能看得上眼,就说明了他们缺少的是情报,做什麽大事得用到那

    麽大的情报网?”

      许平马上沈默了。对啊!魔教以行事诡异着称,但这并不是要刻意要装模作

    样,而是因爲害怕招惹到那些大门派而遭受打击。“诡异”只是不想卷入一些无

    谓的江湖纷争,但这样反而让别人觉得是个神秘的邪教,这不得不说也是一件吊

    轨的事。

      “来路调查清楚了吗?”许平一边思索一边问道。巧儿马上摇了摇头,可爱

    无邪的眼神里却是闪过了一丝凶光,语气很警惕的说:“但他们知道的似乎不少,

    就连我师父和你在一起的事都知道了。”

      “什麽?”许平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这样一来不是等于整个魔教的事都暴露

    了吗?巧儿见许平反应这麽大,赶紧摆了摆手解释说:“不过没关系,按他们的

    想法,似乎是教主特意派师父去诱惑你的,暂时什麽都没暴露!”

      “那就好!”许平马上松了口气,又问:“对了,你干嘛不直接从后门出来

    就好了,还得费功夫避开那麽多的守卫?”

      “主子!你不觉得怪异吗?”巧儿眼珠子溜溜的转了一圈后,压低了语气说

    :“你想想,我这样的半调子身手,溜出来竟然没被他们发觉,难道你看不出这

    里面有问题?”

      “什麽问题?”许平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对啊!自己府里高手虽然没宫里

    那麽夸张,但除了柳叔镇守在前方,后院那边也有几个一流高手在外面守卫,虽

    然说不上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但也算是戒备森严。巧儿这二流的身手竟然能这

    麽轻松的进出,那肯定是哪出了问题。

      许平心里顿时担心起来,深怕府里的女人们会有什麽事!巧儿也十分聪慧地

    看出许平的心思,马上就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主子你先别担心了,毕竟太

    子府里的戒备很森严的,何况还有柳叔在坐镇。这几天我们怀疑一个守卫被收买

    了,但一直都没有动手,就是爲了放长线钓大鱼,看看他到底是被谁收买了。我

    们要发现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管进出的所有人就好了。现在师父手下最厉害

    的几个一流高手已经偷偷的混在后院,保护着女主子们。”

      许平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不悦的说:“出了这麽大的事怎麽不和

    我说啊!”

      “你忙嘛!”巧儿委屈的嘀咕了一声,但还是马上正色的说:“大概明天就

    能查出来了,眼下还是先看看这帮人是什麽来曆,一会你就装成我们教里的人好

    了!不管怎麽样都别暴露身分。”

      “嗯!”许平严肃的点了点头,暗自安慰自己府里戒备森严,应该是出不了

    什麽问题。“车夫可靠吗?”许平压低了声音。巧儿摇了摇头,眼神一冷,做了

    个抹脖子的动作。

      马车出了京城,经过崎岖的山路,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这才慢慢的停了下

    一模一样的车子。

      现场除了马车外,唯一的路是一条通往山上的台阶。所有马车上很诡异的没

    有车夫,许平脸色正冷的时候,看见巧儿下车偷偷朝车夫随手撒去一团黑色烟雾,

    如果不是自己视力甚佳,根本就看不出她这诡异的小动作。

      “魔教的朋友来了!”两人正疑惑的时候,台阶旁边走出了一个黑衣蒙面的

    人,听声音很爽朗,慢慢走到两人的面前,语气很抱歉的说:“对不起两位,让

    你们舟车劳顿,实在过意不去!”

      说完擡起头来,语气疑惑的问:“不过,魔教就二位过来吗?”“有问题吗!”

    巧儿站上前去,语气明显不悦的说:“我们又不是你的手下,难道爲了你们一个

    帖子就要劳师动衆吗!”

      “在下没那个意思!”蒙面人尴尬的笑了笑,说:“二位,我们实在也是小

    心爲上才如此做。远来是客!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二位上山吧!”

      “哼!”巧儿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也没多说什麽就走上台阶。许平也一直

    没有说话,其实也是怕自己说错话会引起怀疑。不过经过蒙面人身旁的时候,见

    他明显的在打量自己,想想巧儿刚才嚣张的行爲登时会意过来,停下脚步半眯着

    眼,尽量让自己眼里透着邪光,跋扈的行爲和眼里的不满表露无疑。

      蒙面人被许平这诡异的气势弄得心里一颤,赶紧拱手说:“这位前辈,晚辈

    并不是有意冒犯!”

      “哼……”许平长长的哼了一声后,态度狂傲的转头就走。“啊……”车夫

    一直默默的坐在车头,巧儿刚迈出几步,他突然“啊”的大叫一声,双手用力搔

    着自己的头惨叫,没一会就浑身抽搐的摔倒在地上,双眼布满血丝,满脸通红,

    滚来滚去,一副球死不能的惨状。

      “怎麽回事!”蒙面人立刻大吃一惊,走上前后见是中毒的迹象,也不敢碰

    他。“没什麽!”巧儿一边走着,一边也不回的说:“我就是讨厌有男人老是盯

    着我看!”

      这时候车夫已经僵硬的痉挛了几下,又痛苦的哼了几声,吐出一口黑色的血

    雾,两眼一翻就没了动静。

      蒙面人脸色变换不定,手一挥,似乎也不怎麽在意,命令道:“擡去一边埋

    了!”马车隐密的地方又走出了不少蒙面人,他们小心翼翼的架起车夫的尸体朝

    树林走去!眼尖的许平看见了树林里有一个刚刚挖好的大坑,看起来坑里的尸体

    还不少,大概是爲了这些车夫而早有準备,真是心狠手辣啊!

      静下心来,让自己的五识更加的灵敏,确定周围没人后,许平小声的问:

    “他既然不是你的人,爲什麽在车上说那麽多?”

      “不怕!”巧儿的声音冰冷之中又带着几分得意:“早在上车的时候,我已

    经偷偷的把他给毒聋了!再怎麽说他也听不见。”许平点了点头,什麽都没说!

      看着两人渐渐消失在山路上的身影,蒙面人们立刻聚在一起。有个年轻的男

    音似乎很愤怒,怒气沖沖的说:“魔教也太自以爲是了吧,只派两人过来不说,

    竟然还把咱们的车夫毒死,太嚣张了!”

      爲首的蒙面人沈默了一下,轻松的笑了笑,说:“那也没什麽,反正那些人

    都是难民!再说魔教的人一向如此,做事这麽不讲理反而证明了她们确实不是什

    麽名门正派,这样更值得我们去拉拢。这些人早晚都要死的,死在他们手上也是

    一样!”

      “可是这样……”衆人还是觉得失了顔面,多少气愤。蒙面人冷眼看着:

    “别说了,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把这些车拉去烧了吧。”

      “是!”其他人虽然不甘心,但还是马上就去做事。山下没一会就燃起了大

    火,不过因爲随处可见难民们聚火取暖,这些火光倒没引起别人的怀疑。

      两人沿着台阶走了好一会,就连巧儿这个二流的高手都受不了,正气喘吁吁

    时才看见了一片十分宽阔的空地,中间唯一的建筑看起来像是一间寺庙,不但破

    旧还可以看到墙上有擦拭不干净的血迹,看来这里的人也是被灭口了!

      空地很大,不少的黑衣人三五成群的聚着,也有单独一人前来的,或是默默

    的嘀咕着,或是闭目养神,各个都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彼此用猜疑的眼光互相

    打量着。

      稍稍的偷听了一下,他们也对这莫名的邀请感到疑惑。许平大概估计了一下,

    两百人里竟然有约莫五十名一流的高手,看来他们也是警戒着会被人灭口。

      气氛并没有因爲这一大一小两个加入的人而有什麽改变,大家依然警戒着。

    不过却可以明显感觉他们等了很久,已经不耐烦了!从刚刚的那些马车上,许平

    看出有一些人似乎奔波了很久,满身泥泞,十分狼狈。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可能

    来自各地。

      “老夫有事来迟,望诸位海涵!”黑夜里,一声中气十足豪迈而又嘶哑的大

    笑响起,此间的主人总算是到了。许平仔细一看,寺庙后面几个穿着黑色斗篷人

    正卖弄着他们的轻功,从哗哗作响的树林里飞踏而来,这炫燿的行爲引起了人群

    里一片不满的冷哼声。

      细看之下,一共有四个人正飞踏而来,随着他们缓缓在寺院前落下,所有人

    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本喧闹的人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四个人长长的黑衣随风飘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衆人,最让人吃惊的是,他

    们竟然全都是悬空的站在半空中,根本没有其他借力的东西!

      许平也是脑子“嗡”的一下。“踏步虚空”──传说中圣品才能达到的境界。

    这里怎麽会一下就出现四个圣品高手?天品已经可以扬名天下、开宗立派,成一

    代宗师了,而圣品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

      爲首的是一个看起来瘦小的老人,也是一样蒙着面,听声音似乎已是不或之

    年。他礼貌的朝衆人拱了拱手,笑呵呵的说:“呵呵,诸位晚上好!”

      “前辈好!”“前辈好!”江湖人最是崇武,天品之威已经难得一见,现在

    又看到四个圣品一起出现,“踏步虚空”给人的震撼实在太大了,衆人立刻变得

    十分恭敬,甚至献媚。

      “呵呵!”老人很满意的笑了笑,说:“麻烦各位舟车劳顿的过来,老夫实

    在是过意不去!在这给诸位赔个不是了!”说完,作势就要作揖。

      “不、不,不累!”“前辈使不得。”衆人立刻又很配合的阻止了他!但这

    时候许平却明显的看到了一丝异样。那老者一动,脚下似乎有个借力的动作,在

    藉着明亮的月光一看,他们站的地方似乎有一点的光亮,好像是什麽东西反射了

    月光,许平马上疑心大起。

      “装神弄鬼!”许平这边还疑惑着,右边突然传出一声不满的娇喝。随着这

    天籁一样的性感声音响起,一个黑色的玲珑身影从人群中一跃而起,出手迅速,

    甚至接近地品的修爲。此时,她手中不知道什麽时候多了一把泛着银光的宝剑,

    加速朝爲首的老者沖了过去,速度之快,让人反应不及!

      衆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竟然有人敢向四个圣品高手挑衅,这不是找死吗?

    老人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惊慌,但更多的是被揭穿的尴尬和愤怒。身影一个不稳,

    微微的摇晃了几下!

      许平灵光一闪,马上就想通了,反光的应该是结实的丝线之类的东西,他们

    之所以晚出场,是因爲趁月光被乌云遮住的时机来作爲掩饰,但此时月光突然照

    射并不在他们的计算之内。也就是说,这帮人马根本不是什麽圣品高手,只是凭

    藉着极好的轻功踏在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细丝上,制造一种高手的假象,爲了接下

    来的事造势而已。

      “大胆女娃!”老人恼羞成怒,一声暴喝后也不客气!似乎是害怕骗局败露,

    一出手就是杀招,直取黑衣女子的喉咙!“哼……”一声极具个性的冷哼,女子

    身形诡异的一个转身,一剑劈开老者的面罩,在衆人的惊讶声中越过老者,朝他

    身后的人沖去,巧手一挥,几道剑气马上就刺了过去!老者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脸上的面罩立刻清飘飘的一分爲二,没办法遮掩住他的面貌。很普通、很苍老的

    一张脸,这时候连半点高手应有的风范都没有。

      与此同时,女人还在挑衅着,冷眼一看,其他三人都慌乱。从刚才交手的过

    程中,已经知道老者不过是刚突破一流而已,那这三人肯定也不是什麽厉害的货

    色。女子沖去的时候宝剑的利锋挥舞在身前,织成一道银光组成的网,配上玲珑

    的身姿和轻盈的步伐,看起来就像是优美的舞蹈一样!

      身后三人慌忙的闪开,狼狈的躲避着女子淩厉的剑气!一条条肉眼几乎看不

    见的丝线原本是紧绷着的,女人藉着月光就看清了这些细丝的所在,手轻巧的一

    挥,将这些细丝全都斩断,这一下马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所有的把戏也就被她

    手中的这把宝剑给斩断。

      衆人立刻瞪大了眼,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明显可以感觉到他们被愚弄

    的愤怒!巧儿一看主子的眼神,就知道他的心思全在那厉害女子的身上。略略的

    思索了一下,总觉得这女人的轻功和剑法似曾相似,但又想不起来是谁,小小的

    粉眉立刻皱了起来!

      “不用想了,是冷月!”许平用密音偷偷的告诉她,刚才看到那女子沖过去

    时飘逸的轻功,潇洒自如的剑法,许平已经开始怀疑了,再从自己脑子里找出冷

    月的影像,将三围微微的一对比,立刻就猜出了她的身分。

      “原来是她呀!”巧儿恍然大悟,心里不禁开始疑惑她怎麽会出现在这。许

    平本也觉得疑惑,不过想想京城里顺天府的耳目衆多,这帮人搞得这样劳师动衆,

    应该是逃不过顺天府的耳目,那冷月过来查探一下也是理所当然,没什麽好奇怪。

      几乎没去多看别人一眼,冷月也不去和他们四人纠缠,一个灵巧的点步,姣

    好的身子已经退回了一丈多远,潇洒的拿着软剑,亭亭而立。身子该大的地方大,

    该小的地方小,身材十分的高挑,最少有一米七的个子,更是凸显出她美妙的曲

    线,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吸引男人的目光。

      “靠,他妈的老鬼,你唬我们啊!”“我日你先人的板板,妈个巴子的装神

    弄鬼骗老子!”衆人这时候再笨都反应过来了,一个个愤怒的叫嚣起来,又都是

    敬畏地看着剑法精準的女子,当然不少的男人还是不怀好意地看着她高耸的胸部。

      “哼!”老人气得满脸通红。月光下也只是一张十分普通的老脸而已,被人

    拆穿当然恼羞成怒,但看着愤怒的衆人也不敢再说什麽。“好身手!”这时候庙

    里传出了一阵银铃一样的笑声,一个十分清丽的身影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高兴

    的鼓着掌。

      “哼!”女子也不买帐,冷哼一声,手上的软剑不知道什麽时候收回了袖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