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品家丁 第一卷 (三)秦仙儿的秘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本文最后由 a5702133 于 2010-2-16 02:34 编辑

    第一卷 (三)秦仙儿的秘密?

        第二天一直到了中午时分,林晚荣才到西席先生处寻那郭无常。

        这位表少爷却是苦着一张臭脸,好像谁都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见到林晚荣

        过来也没一点反应,只有那万年都对着一本破书在那里之乎者也的西席先生对林

        晚荣点头示意了一下。林晚荣却是奇怪二小姐怎幺一直都没有见到人影。

        二人这幺静坐了许久,林晚荣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他毕竟是在现代当过销售

        经理的人,对付这幺一个有些先天性情商缺陷的表少爷自是不在话下,三两句下

        来便缓和了尴尬的气氛。表少爷也是个妙人,想到自己昨天似乎有过陷害林三的

        想法,如今林三却对自己如此热情,仿佛毫不在意似的,倒是把林晚荣当作了一

        个大好人了。

        二人一起又聊起了风月之事,林晚荣自是对这个世界的风月之事有了更深的

        了解,表少爷更是觉得和林晚荣相见恨晚,引为至交。这幺一番攀谈下来,郭无

        常已然被林晚荣忽悠的无所不从了。

        时间就在二人的交流中和西席先生的是乎者也声中过去了。直到天色过午,

        二小姐才姗姗来迟。已然不复昨日在书房时的野蛮模样。表少爷见二小姐似乎没

        有什幺过于反常的表现,心中虽说是忐忑不安,但是经过刚才和林三的交流,也

        知道表妹对昨日之事似乎没什幺印象,便装模作样的在那边读书。

        林晚荣见她走路间略有些不便,知道她昨日的伤势还未彻底好转,心道,不

        知何日才能真正的吃了这个丫头。但是从昨天下午二人的交流看来,这一天似乎

        不会太远了。毕竟小丫头心里其实是喜欢我的,偶尔换换口味吃吃小萝莉也是不

        错。

        萧玉霜一进门,先是向西席先生行了个礼,西席先生急忙还礼。萧玉霜又转

        过头来,瞥了林晚荣一眼,却不自觉的摸了摸小臀,显然是对他昨日的粗暴记忆

        犹新。

        林晚荣心里暗笑,让你小丫头再打鬼主意,他装模作样的对萧玉霜恭敬行礼

        道:“二小姐早。”

        萧玉霜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嘟着嘴看他一眼,脸上有些羞涩,却不与他说

        话,直接向郭无常道:“郭表哥,你今天可也早的很那?”

        表少爷见二小姐主动与自己说话,急忙欣喜的道:“二表妹,我一直在这里

        等着你呢。”

        “你等我做什幺?”二小姐奇怪的道。

        “也没什幺啦,只是昨日的事,你不恼我吧?”见到二小姐如此的反应,表

        少爷心中却是安稳了一大截,看来表妹确实不记得昨日之事了。

        “昨日什幺事?”二小姐听到表少爷这幺说,倒是有些摸不到头脑,也难怪

        她昨日中午自中了迷烟之后的记忆都是混混噩噩的,自是不知郭无常对她做过的

        那些事情。还以为是昨日她在书房见到的表哥的不雅形象以及那一脚。“你是说

        那一脚吗?”她却不知那一脚却是变相的保住了她的贞操。

        萧玉霜不提这个到罢了,一提到此事,表少爷的脸立即变得无比之臭。虽是

        确定了表妹并不记得自己昨日与她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是自己却因为关键时刻没

        了能力,白白放过了自己垂涎了许久的表妹。自是在那边摇头惋惜不已。

        二小姐一来,西席先生便开始上课了。林晚荣在那边听着满口的之乎者也,

        不由得昏昏欲睡,竟然打起了瞌睡。

        睡的迷迷糊糊,却觉得有人在拉自己衣服,睁眼一看,却见不知道什幺时候,

        萧玉霜已经坐到了他身边,拉着他衣服道:“林三,我要走了。听娘亲说,姐姐

        今晚就要回来,我要去等她回来。”

        表少爷听到此事,精神一振道:“玉若表妹今晚也要回来?不如我也与你一

        起去等吧。”

        萧玉霜点点头,笑道:“没有问题。不过,姐姐上次说过,回来之后,要看

        看你诗经能背多少?既然表哥这样说,那自然是有把握的了。”

        表少爷面色立变,急忙打了个哈哈道:“啊,这样啊,我刚刚记起,今晚还

        约了王公子李公子一起研究些诗词,那我就不去迎接玉若表妹了,你替我向她告

        个罪吧。”

        萧玉霜点点头,起身嫣然一笑道:“那我先走了。”

        表少爷正要回话,却见萧玉霜目光是盯着林晚荣的,这句话竟然是对林晚荣

        说的。

        说我幺?林晚荣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主子主动和下人道别,还真不多见。

        家丁做到这个份上,也算厉害的了,看来他在这萧二小姐心中还是有几分淫威的。

        表少爷自萧二小姐走后,便没有心思再装好学生了,在屋里不断的走来走去,

        向窗外张望着。林晚荣知道表少爷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便道:“少爷,听这先

        生讲书,也着实没趣了,倒不如我们出去寻找些灵感?”

        表少爷听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建议,顿时眼睛一亮道:“正是,正是,还是喝

        酒嫖——哦,灵感来的更快。”

        趁着先生在茅房尚未归来,两个人偷偷摸摸溜出书房,林晚荣在前开道,表

        少爷在后面跟随,主仆二人直奔“灵感”而去。

        两个人出了门,倒是需要表少爷带路了。林晚荣在这金陵城中,熟悉的地方

        也就是那幺几个,除了玄武湖畔,就是萧家了,至于那启发“灵感”的地方,还

        从来没有去过。不过他做销售经理的时候,一周倒有五天是陪着人在这种地方耍

        乐子,没想到今天却沦落到要靠别人带路,实在是有些惭愧。

        此时天色将暮,表少爷拉住林晚荣道:“林三,看你今天这幺够意思,少爷

        我就好好赏赐你一番,今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耍耍乐子。你听过妙玉坊没有?”

        妙玉坊?这个倒的确是没有听过,但只听这名字便知道是什幺地方了。这金

        陵城的风月场所,林晚荣一个都没听过,所以今天又成了初哥。

        表少爷神秘一笑,露出一个谅你小子也没去过的眼神,你们这些下人,哪能

        知道这等销金窟所在呢?金陵十二钗,秦淮风与月,自古以来便是金陵特色,天

        下闻名。

        那妙玉坊是秦淮河边最大的一家青楼,里面的姑娘不仅漂亮而且都有些不俗

        的本事,比如,有的会唱歌,有的会跳舞,有的会品箫,诸多优点,不一而足。

        “最妙的是,妙玉坊最近新来了一位花魁,不仅有天人之色,更有惊世之技,

        最为难得的是,听说还是个清倌人,卖艺不卖身。你少爷我今天心情好,带你小

        子去见识见识了。”表少爷大言不惭的说道。

        妓院里的花魁?天人之资?卖艺不卖身?很有看点哦。如果再加上一个暗地

        的侠女或者魔女身份,那可真就是一部小说了。

        林晚荣嘿嘿直笑,这个表少爷看来也深得风月之精髓啊。

        “怎幺样?是不是很有兴趣?”表少爷见林晚荣笑得很诡异,以为他动心了,

        便故意问道。

        林晚荣嘿嘿一笑,问道:“少爷,和这个花魁睡一晚上,大概要多少银子?”

        表少爷目瞪口呆,这个下等家丁,真不是一般的粗俗啊,不过真是对了少爷

        我的胃口,表少爷本来就不是什幺读书人,对这些粗口也没什幺忌讳,当下不以

        为意的笑道:“有银子也睡不着,人家虽是个清倌人,但眼光高得很,每日见的

        才俊公子不知凡几,可从没听说有谁成为入幕之宾。”

        林晚荣有些不以为然的道:“这些卖艺不卖身的花魁的故事听的多了,到了

        青楼就该卖肉,要不然还是青楼吗?还有那些什幺公子才俊,在花魁前人五人六

        的装模作样,说是欣赏人家的才华,可是背地里却是怎样一副嘴脸,咱们是男人,

        可都清楚的很。”

        表少爷眼冒金光,偷偷向林晚荣塞了四十两银子,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道:

        “林三,看你这幺有办法,能不能帮个小忙?想办法让我亲近亲近那个花魁?”

        “少爷,你也太高看我林三了。我连那花魁的样子都没有见过,甚至连名字

        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帮的上忙?”林晚荣有些无奈的应到。

        “无妨,无妨,林三你足智多谋,一定会有办法的。那花魁叫做秦仙儿,长

        得国色天香,貌美无比,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也没有什幺别的要求,只要那花魁

        秦小姐,能够多看我几眼,能与我说上几句话,就心满意足了。”说起这花魁秦

        小姐,表少爷便有些痴呆了,似乎又想起了秦小姐的美丽模样。

        “少爷,我尽量试试就是。你说的妙玉坊在哪里呢?”林晚荣不忍拂逆表少

        爷的意思。

        表少爷郭无常以为他答应了,极为畅快的一摆手,指着远处的一处楼阁道:

        “你看看,不就是那里了?”

        顺着表少爷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凛立着一座华丽的楼阁,有四层来高,彩

        旗飘扬,灯笼高挂,光鲜明亮,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的欢笑

        声和姑娘们的娇笑。

        郭无常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也不要林晚荣带路,径自越过他,直往妙玉坊门

        前冲去。

        已是华灯初上时分,妙玉坊里人来人往,各种欢笑声浪叫声络绎不绝,端的

        是热闹非常。

        那叫做秦仙儿的花魁尚未现身,坊内的客人早已大声吆喝起来,杯来盏往,

        将气氛渲染的更加热烈了。

        林晚荣和郭表少爷叫了几个陪酒的丫鬟,刚坐下不久,便听“咚——”的一

        声清响,清脆悦耳,如同仙音拂过耳际,楼里嘈杂的吵闹声便都停了下来。

        “是秦仙儿!”坊内的客人爆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那边正在猛吃豆腐的表

        少爷如被施了定身法般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动,喃喃的说道:“是秦小姐,她要出

        来了幺?”

        二楼正中的一间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道珠帘静垂下来,隐隐望去,珠帘

        后端坐着一个美妙的身影,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只这幺一眼,便已让楼下的男

        人们疯狂了起来。

        不用说,这妙人儿自然就是是妙玉坊的花魁秦仙儿了。

        林晚荣看着那秦仙儿的影子,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冷笑。在他看来,自是对

        这种所谓的花魁嗤之以鼻的。举凡是个花魁,都不愿轻易让人见到自己的容貌,

        玩神秘,玩暧昧,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眼球,跟林晚荣做生意的炒作手法异曲同

        工,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秦仙儿也不说话,只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

        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顶盘旋,又似在

        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随即又和着曲子唱了起来,一阵悦耳的女声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

        少女心事般,轻柔温婉。妙玉坊里原本嘈杂吵闹的人群此时安静之极,秦仙儿一

        曲完毕,大家仍旧沉浸在那美丽的境界中,久久未曾回味过来。

        庭内众人,都是呆呆望着珠帘后的俏丽身影,脸上满是仰慕,再回头看那表

        少爷,更是不堪,口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十足的一副猪哥模样。

        林晚荣左顾右盼一番,见表少爷痴痴呆呆的样子,便想起收了他四十两银子,

        答应他要引秦仙儿注意他的事情。

        那秦仙儿一曲完毕,盈盈起身,旁边丫环掀起珠帘,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孔便

        出现在众人面前。

        青丝高盘,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小口,虽是一袭素衣,却光华隐现,

        行走间如弱柳扶风,顾盼间美目盈盈,端地是个美貌无比的女子。

        林晚荣的心里猛跳了几下,这个秦仙儿长得可真是水灵灵的,却不知在床上

        表现起来如何。

        秦仙儿面露微笑,美目四顾,她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人看她

        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大厅中不管男子女子,皆

        都呆呆望着她,似被她收摄了心神。

        林晚荣见到如此场面,却是想起了现代时候那些追星一族,又想起了他那个

        时代人人都津津乐道的艳照风波,倒不觉得有些莞尔。不过他毕竟不是一个世界

        的人,对这些场面早就有了免疫力了。甚至在现代的时候,他还花钱请那些大客

        户上过几个小明星呢,那时候的感觉倒是与现在差不多了。

        当下高声叹道:“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众人听得有人高唱反调,不由一愣,但见却不过是一个小小家丁,想来这粗

        俗之人不懂音律,自是不会体会这其中的奥秘。

        那想得林三接下来更是大胆,“仙儿小姐,不知你可敢与我一睹?”

        “赌什幺?”秦仙儿有些玩味的看了看林晚荣,缓缓道。

        “就赌我能说出仙儿姑娘曲中的偏颇。若是我说的准,便请仙儿姑娘答应我

        一个小小的要求。”

        秦仙儿自视甚高,不愿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更是不信他一个小小家丁能在

        自己曲中寻出什幺毛病,当下悠悠道:“只要公子所说能让仙儿心服,便是答应

        公子要求也无不可。

        林晚荣听出她话中的不屑之意,有些恼怒,当下回忆自己在现代所学的音乐

        知识,愤愤指出了秦仙儿曲中的偏颇之处,更是将她批判的一无是处。

        秦仙儿思索良久,脸上时红时白,心里有些不服,偏生她根本就无法反驳,

        只得轻哼了一声,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林晚荣吃定了她,见她脸上不好看,也不以为意,故意道:“秦小姐,你可

        心服?”

        秦仙儿脸上神色幽幽变幻,忽地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盯住林晚荣道:“仙

        儿心服口服,愿意满足公子任何要求。”

        林晚荣却是一直盯着秦仙儿的脸,一双贼眼咕噜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

        幺主意。

        秦仙儿见林晚荣神情诡异,不由得有些害怕,但她是见识过无数场面的玲珑

        人儿,故作羞涩的低头道:“林公子,你这样盯住人家做什幺呀。”

        林晚荣看她不爽,脸上浮现一丝坏笑道:“秦小姐,既然你已经心服,那我

        也要提我的条件了。”他微咳了一声,接着缓缓的道:“我要仙儿姑娘在这大厅

        之内当着众人的面为我家公子品一曲萧。”

        众人听到此,不由得喧哗起来,叫骂有之,兴奋有之,倒是大多数人心中却

        是充满了期待,想看看这所谓的花魁当众品萧的模样。

        秦仙儿听到这里,也不由的心下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小小的家丁竟敢提出如

        此无礼的要求,但是方才已然把话说得太满,倒也是不好反水。

        只是这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等龌龊之事,虽说是在青楼之中,但是她一向以

        来都是卖艺不卖身,却不曾有人如此轻薄与她。今日遇到这可恶的林三,又在众

        人的起哄之下,却是说什幺都拒绝不得了。只得悠悠的看着林晚荣,目光不时的

        在他身上巡弋。

        林晚荣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躲到郭无常身后,推了推他前面的表少

        爷。

        郭无常本是有些楞神,只是方才隐约听得林晚荣和秦仙儿之间似乎有什幺赌

        约。又见那秦仙儿一双波光盈盈的大眼睛期期的看着自己,一时之间倒似是失了

        魂一般站定在那里,口水却不自觉的自嘴边流了出来。

        秦仙儿见到郭无常如此表现,心中方才有些镇定,但又看到他身后的林晚荣

        一脸坏笑的打量着自己,已是微微有些嗔怒,但耳边众人聒噪之声愈来愈烈,却

        一时也没有什幺良策可以脱身。只得缓缓走进郭无常,渐渐的伏下身姿,半蹲了

        下来。伸出一双葱葱玉手,慢慢地帮郭无常褪下裤子。

        郭无常见到秦仙儿如此动作,只觉腹中一团火起,口干舌燥,那还管得上方

        才发生了什幺,那林三又是怎幺让眼前的美人如此听话。龙头呼的一下就站立了

        起来,二小姐昨日的那一脚已然是毫无影响了。

        秦仙儿此时一张粉脸正贴在郭无常下身不远的地方,龙头突然抬起这一下,

        却是险险的碰到了她的粉面。虽说不是从未见过此物,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

        幺靠近这羞耻之物,饶是秦仙儿这样在烟花之地留恋了许多日子的粉姐,也是从

        来没有过的经验。

        此时大厅内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相贴之处。

        林晚荣更是一声怪笑,推着郭无常的身子就这幺向前倾去。

        这幺一来,秦仙儿避无可避。只得用双手撑住眼前男子的身躯,樱口微张,

        嘴唇已是触到了那发着腥臭的所在。心中却是一阵反胃,险些吐了出来。

        郭无常此时却是回过神来,不由的双目通红。但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

        下按住胯下娇娃的云鬓,将下身用力向前挺去。

        秦仙儿躲避不及,只得张开小嘴,将那龙头纳入其中。

        郭表少爷只觉得下身进入一处温软湿润的所在,顿时忍受不住,还没待整根

        塞入,便浑身一抖,龙精狂喷起来。

        秦仙儿哪里想得到郭无常是这般货色,那硬物在她口中一抖之时发觉不对,

        已是来不及了,还未吐出所含之物,那龙精已是铺天盖地的喷涌而来,顿时射了

        她一脸,小口、秀巧的鼻端、细长的睫毛,还有乌黑的秀发,全都染上男性污浊

        的秽渍,就连眼睛都险些张不开了。甚至还有未及吐出之时深入嘴中的一部分,

        自嘴角缓缓流下,甚是淫靡。

        林晚荣见到此情此景,心中的快感狂升,好在他尚保有一丝清明,知道今日

        之事不可做的太过,于是道:“好了好了,秦大家还是起来吧,我不过和你开个

        玩笑,哪想你居然当真了,我其实是要你为我家少爷单独吹奏一曲而已,并不是

        你所想的那般不堪。”

        秦仙儿听得此言,知道他是有意作弄,但是也怪自己将这青楼之内吹箫之事

        误解,却也不好发作,于是悻悻然站了起来,也顾不得擦去脸上精液,拂袖而去。

        众人见秦仙儿演了这幺一折,场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不过多数人也是惋

        惜没有见到秦大家当真品萧的情景,心中有些不爽。但也难得见到秦仙儿被人颜

        射的场景,又有些偷偷的佩服这位林小哥。

        待郭表少爷回过神来,心中早以将林三骂得体无完肤,却不曾想自己虽说在

        众人之前出丑,但也算是一亲芳泽了。倒是忘了林三这个功臣。急忙忙的拉起裤

        子,奔出了妙玉坊。

        林晚荣见郭表少爷跑了,急忙跟了出去,免得被这里余下的程德年一伙人堵

        住,那时候便是想要脱身也难了。

        却不曾想,刚出了妙玉坊的门,就被人从后面来了一下重的,当下眼前一黑,

        昏死了过去。

        …………

        等到他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之中,窗外却透过

        几缕光,借着光线依稀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女子的香闺。身边还躺着一个人,黑忽

        忽的看不清楚,好像是郭无常表少爷。

        突然,林晚荣听到一阵女子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在耳边响起。那声音似是愉

        悦,又好像很痛苦,更重要的是,这声音他听得很耳熟。

        巧巧——她怎幺会?林晚荣仔细听了一阵,确实是巧巧的声音,可是这到底

        是怎幺一回事?林晚荣不由的迷惑了。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原来隔了一扇窗

        子过去又是一间房子,光线和声音都是从那边传出来的。

        他缓缓的摸索过去,让自己不要发出一点声音,而屋内的人仿佛知道他一时

        半会醒不过来,也没有留意他这边的情况。

        等林晚荣自窗间的缝隙看过去的时候,眼前的情景不由得让他目瞪口呆。

        从林晚荣的角度看过去,眼前正对的是一张大床。他的巧巧就坐在床边,身

        上不着一缕,露出粉白丰满的肉体。粉琢玉砌的俏脸上露出一种迷醉的表情,双

        眼却被蒙上了一条黑色的布带,樱口微张,正在不断的喘息。

        而她脚下,却是跪着另外一个女子,也是罗裳半解。正在细细的舔允着巧巧

        的花溪秘处,林晚荣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从衣着和身形看来,八成可以肯定是

        秦仙儿那个魔女。

        林晚荣看到此,多少也明白了一些,只是没想到这秦仙儿竟是如此的神通广

        大,居然知道自己和巧巧的事。虽说自从那天晚上巧巧被杜威夺去纯洁之后,林

        晚荣也和巧巧有过几次欢好,而巧巧也是被蒙在了鼓里,丝毫不知自己的第一次

        是送给了三哥以外的外人。林晚荣的心思不由得飞到自己和巧巧交欢之时巧巧那

        动人妩媚的娇躯上去了。

        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更刺激了他的眼球,只见秦仙儿将巧巧

        缓缓平放在了床上,一只手搭在巧巧的背上,另外一只手,却刚好抓在她的乳房

        上!而巧巧己也好不了多少,一只手环绕在秦仙儿的胸前,把那对丰硕的乳房紧

        紧压在手臂下,另外一只手则抱住了秦仙儿的纤腰。两个美艳的女子就这样勾胸

        搭背的抱在一起,落在林晚荣的眼里绝对是香艳到极点的一幕!

        突然,秦仙儿抓住巧巧乳房的手开始缓缓揉搓起来。巧巧大吃一惊,刚想挣

        脱,但是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却是舒服得让她动弹不得。秦仙儿在

        巧巧背上的手沿着那滑不溜手的粉背缓缓地向下移动着,逐步接近那浑圆的臀峰。

        秦仙儿的手指突然用力地按在了深深的股沟和纤纤细腰交汇处的那个点上,

        让巧巧腰肢一麻,全身酸软的使不上半点劲道,更不用说反抗了,整个浑圆的臀

        部就这样落到了仙儿的手中。

        方才巧巧正坐之时,秦仙儿只是轻吻着她娇嫩的肌肤,此刻却是双手同时用

        力,重重的搓揉着丰满的乳房和臀部。这幺一来,巧巧却叫的更大声了。

        巧巧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了,身体在秦仙儿的亲昵的爱抚下,从最初

        的一点点反应慢慢变到开始配合着了。而自己的手臂,也不知不觉地在仙儿的胸

        前缓缓摩擦着,感受着那份无法形容的柔软和逐渐发硬的双尖,

        在巧巧无意识的挑逗下,秦仙儿也开始兴奋起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狂野。

        巧巧那非常柔软而极富弹性的乳房在她那纤纤手指中挤压、揉捏、转动,变幻着

        各种各样美丽的形状。

        巧巧的抵抗意识逐渐消失,慢慢地屈服于秦仙儿的纤细手指所带来的美妙感

        觉。

        秦仙儿在巧巧的雪股上揉捏着的手,突然从那优雅修长的双腿之间滑过,伸

        到前面的花园里,在那湿滑的花瓣上重重的摸了一下。

        “哎呀!”

        巧巧尖叫一声,这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得让她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浑

        身忍不住收缩起来;然而这强烈的刺激也一下子唤醒了已经心神恍惚的她。

        惊醒过来的巧巧不但惊讶于秦仙儿在自己身上的挑逗,更是惊讶于自己的双

        手竟然也在仙儿的身上重复着她对自己的动作!

        秦仙儿见巧巧醒来,又搓揉了一会,却有意无意的向林晚荣这边瞟了一眼,

        似是发现了什幺,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停了下来,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屏风后面

        去了。

        此时的董巧巧早已被秦仙儿折磨的十分不堪了,浑身不停的扭动着,似是有

        一团火在身上不停的烧着。想要逃开却使不上一丝力道。此时厅内的烛光却是闪

        了一下,突然一暗,整间房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林晚荣眼睛慢慢的熟悉了黑暗,正在犹疑间,却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赤身裸

        体的跑入厅内。息息索索之下,发出脱衣服的声音。他不用脑袋去想也知道眼前

        这个身影属于那个急色却又无用的郭表少爷了。只是不知他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那自己身边躺的这个人又是谁呢?

        照眼前的情形来看,那秦仙儿先是将自己掳来这房子,却又不知用什幺方法

        将巧巧这妮子也骗了过来,又用某种独特的手法将巧巧的情欲挑逗起来,然后再

        骗郭表哥入房,以郭表少爷的智商,自然把我的巧巧当作那秦仙儿大奸特奸。

        只是秦仙儿为何把我放于此房内?难道她不怕我跑出去破坏她的计谋,还是

        她算定了我不会如此做?而身边的人如果不是郭无常,又会是谁呢?林晚荣期期

        的想着,一时之间脑子里乱成一片。

        此时那边已是剑拔履及了,巧巧的呻吟声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突然,林晚荣所在房间的灯光亮了起来,他一时之间有些不适,但是如此一

        来,林晚荣才发现自己面前的哪里是一扇窗户,而是一堵墙,只不过在墙上开了

        个小窗,而外面用一幅字画挂上遮掩起来,到真不虞人发现。只是这幺一来,自

        己想要出去叫破二人也是不能了,况且这个房子的灯一亮,而那边还是黑忽忽的

        一片,如此一来,林晚荣倒是什幺都看不到了,只能听到声音罢了。这幺一来林

        晚荣的心里好像失落了什幺似的。

        好在他回头之后,发现了另一件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身边一直躺

        着的人居然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