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傲神鵰(16-2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六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夕阳西下,柔美的光线斜射在林间的小路上,洒下片片金黄。江南的秋天通

    常来得晚些,时逢中秋,树林却依然郁郁葱葱,只有从树枝上偶尔滑落的残叶,

    才让人依稀感受到一丝秋意。

      密林深处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对男女疾驰如风,行在前面的女子白衣

    飘逸,肌肤胜雪,容色绝丽,宛若仙子飘落凡尘,一个剑眉虎目的青衣少年跟在

    后面,步法淩乱,气喘嘘嘘,似乎颇为吃力。

      此二人正是小龙女与左剑清,武林大会上魔教暗施卑鄙伎俩,用「仙人散」

    毒害正道群雄,二人赶往扬州找寻魔教的「圣手一怪」方林,以求取得解药。为

    了避开魔教的眼线,两人弃马步行,只走偏僻小路。

      二人施展轻身功夫,反倒比骑马快些,只是颇耗内力。赶了一天的路,左剑

    清早已疲惫不堪,内息渐乱,见到小龙女身形轻盈依旧,如闲庭信步,不禁暗暗

    佩服,几次想停下来休息,却又怕这仙女般的师父瞧他不起,只得咬牙坚持,用

    尽全力才勉强跟得上。

      又过了半晌,左剑清见小龙女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心知美人师父功力深

    厚,游刃有余,倒是苦了他,这样下去无止无休,以他的功力如何坚持得住,于

    是道:「师父,慢……慢一点吧。」

      小龙女闻言定住身形,螓首微侧,见到左剑清汗津津、气喘吁吁地赶上来,

    不禁暗暗自责,心急赶路,居然忘了他还是个孩子,虽是郭大侠的高徒,可是如

    何比得上她几十年的修为,于是柔声道:「清儿,辛苦你了,我们休息片刻如

    何?」

      左剑清见她神态自若,清丽绝伦的面容见不到丝毫长途跋涉的风尘之色,一

    双秋水盈盈的妙目充满怜惜地望着自己,禁不住怦然心动,忙道:「听师父吩

    咐,继续赶路也无妨,清儿没事。」

      小龙女闻言微微一怔,见他明明体力不支,却又如此说话,于是道:「清

    儿,你真的无妨吗?天色晚了,我们要尽快找到下一家客栈。」

      美人师父偏偏不谙他的心意,左剑清心中暗暗叫苦,如此行下去,他定要累

    得呕出血来不可,本想说句软话,但是一接触到那清澈无暇的双眸,心中顿时涌

    起了万丈豪情,再也不肯示弱,脱口道:「师父,清儿体力好得很,只是我们时

    日还多,不必这幺辛苦赶路吧?」

      小龙女柳眉微皱,道:「清儿,虽然有三月之期,可是形势瞬息万变,我们

    还是儘量不要耽搁才好。」小龙女白皙无暇的脸上泛起淡淡愁丝,端的惹人怜

    爱,左剑清心中一蕩,道:「师父,我们二人只身前往,此行兇险且不说,诺大

    的扬州,找一个方林不啻大海捞针啊。」

      左剑清一句话正说中了小龙女的心事,她江湖经验有限,对手又是阴险狡诈

    的魔教魔头,顿觉此行任务难比登天,不禁叹息道:「清儿,依你之见,我们到

    扬州之后如何寻找?」

      左剑清凝神半晌,道:「师父,丐帮的扬州分舵由白长老主持,清儿和他曾

    有一面之缘,我们可以请丐帮帮忙打探,虽然魔教势大,可是丐帮弟子无处不

    在,打探消息又是他们的拿手本事,应该会有收穫。」

      小龙女闻言心下稍安,道:「如此甚好。」她忽然心中一动,又道:「我在

    扬州有一姐妹,说不定她能帮上忙。」小龙女自幼孤单,杨曼娘是她有生以来独

    自结识的最好朋友,想到除了杨过,她在扬州也有亲密信赖之人,心中涌起前所

    未有的温暖之意,喜悦之情跃然脸上。

      左剑清看得呆了,他首次见到小龙女如此发自内心的喜悦,虽然只是一丝的

    微笑,却让他体会到了「倾国倾城」的真正含义。几日前他和小龙女曾有肌肤之

    亲,可那是飞来豔福,随后的日子小龙女对他若即若离,加之小龙女冰冷的性

    情,让他不敢再有亵渎之心。

      那缠绵的滋味让他回味悠远,如今想来却如梦如幻,有些不真实,此刻见到

    小龙女清丽的面容如绽放的莲花,煞是清纯可人,若不是早识得她,见到她的神

    情,定会以为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儿,心中禁不住涌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见到左剑清的癡态,小龙女诧异道:「清儿,你怎幺了?」左剑清缓过神

    来,忙道:「师父的姐妹,自然就是清儿的师姑了,到了扬州定当拜会。」

      二人缓步前行,小龙女向左剑清讲述了结识曼娘的经过,其中自然略去了她

    和曼娘的闺房之事,左剑清听了不免唏嘘,大骂魔教丧尽天良。

      过了半晌,前方隐约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左剑清低声道:「师父小心了,前

    面有人。」小龙女微微点头。两人虽然行小路,也难免碰到些陌生路人,为了不

    暴露行蹤,两人只管走自己的路,不多看一眼。

      脚步声渐近,一个手摇摺扇的锦衣少年迎面走来,他身材瘦弱,面貌俊俏,

    肤色白皙得让人有些不舒服。左剑清叮嘱过小龙女,她的样貌太过招摇,遇到路

    人儘量低下头,以免给人印象太深,洩漏行蹤,小龙女此刻螓首低垂,傍在左剑

    清斜后侧,刚好阻隔了那人的视线。

      二人和锦衣少年擦肩而过,那少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之色。两

    人继续前行,忽听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道:「请问二位,沿途可曾见过客栈?」

      左剑清回过头道:「公子沿着这条路前行,不出一个时辰就可出得此林,到

    时自会看到客栈。」那锦衣少年抱拳道:「多谢。」言罢转身离去。

      待行得远了,左剑清道:「师父,此人颇为怪异,恐非善类,我们要小心为

    妙。」小龙女讶然道:「你如何得知,我看他彬彬有礼,不似奸恶之辈。」

      左剑清见她柳眉微蹙,一脸不解之意,他与小龙女接触几日,心知她虽然武

    功高强,成名已久,江湖阅历却如同白纸一张,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于是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们行走江湖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小龙女闻言觉得似乎有些道理,昔日在终南山被尹志平迷姦,绝情谷中被公

    孙止骗婚,都在她的内心留下了痛苦的创伤,让她领略到了江湖凶险,人心叵

    测,然而她自幼生活在世俗之外,生性淡薄,对贞操名节看得不似寻常女子那般

    重,只要过儿真心待他好,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去计较,事情过去十八年了,当

    年给过她伤害的人都已入土,小龙女早已心若止水,她只求和过儿隐居山中,相

    伴终老。

      小龙女见左剑清防範之心颇重,想来这孩子跟随黄蓉日久,耳濡目染,也有

    了一些心计。想到黄蓉,她内心虽然不喜,却由衷敬佩,此奇女子胸罗玄机,辗

    转于江湖沙场之间尚游刃有余,做的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事,倍受天下人敬重,但

    黄蓉当年对她和过儿的一些做法却让她心存芥蒂,所以她很怕见到黄蓉,生怕她

    又来破坏他们夫妇清静的生活。

      二人又行了半个时辰,林中越来越暗,左剑清道:「师父,我们如此行下去

    不知何时出得此林,且等我一下。」小龙女不知何故,停下身形望过去,但见左

    剑清身体冲天而起,跃上了一棵参天古树,脚尖轻点,几个纵身就已站上树顶的

    枝头,不禁暗暗喝彩,果然是明师出高徒,这个年纪就有如此身手,将来必成大

    器。

      左剑清向前望去,只见树林苍翠茂密,如波涛般随风涌动,在暮色中竟望不

    到尽头,他剑眉一皱,跃下古树,有些发愁道:「师父,丛林深远,我们一时半

    刻是无法走出去的,恐怕今夜要在林中过夜了。」

      小龙女淡然道:「既然如此,在林中休息一夜也无妨。」她自幼生活在山

    中,时常因修炼武功露宿野外,与鸟兽为伴,倒也颇有情趣,反而是那些喧嚣嘈

    杂的客栈让她心下不安,听了左剑清的话,内心竟然有些欣喜。

      左剑清歉然道:「只是要委屈师父了,我们长途跋涉,腹中也有些饥饿了,

    师父请在此等候,我去采些野果。」小龙女微微颔首,不由想起了和杨过同行的

    情景,当年她不谙世事,一些琐事都由杨过打理,她只是对他听之任之。同为师

    徒,何其相似,多年之后,这个场景竟然再现,虽然物是人非,依然让她感动,

    心中不禁对眼前的少年产生了似曾相识的依赖感。

      看着左剑清隐入丛林,小龙女俏立在树下静静等待,也觉腹中微微饥饿,她

    修炼「玉女心经」,食量甚小,平日里大多以蜂蜜充饥,她玉手探入怀中,取出

    一个装有蜂蜜的瓷瓶,以口相就,稍微饮了一些,饥饿之感立消。

      过了片刻,仍不见左剑清回来,想来在这荒山野岭,找一些可以食用的野果

    也非易事。此时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树梢,星星也稀稀疏疏地亮起来,林中凉风阵

    阵,小龙女忽然感到身体有些不适,竟有些尿意,她淡定绝美的脸上不禁泛起一

    抹红晕,她美目顾盼左右,暗忖正好趁此机会方便一下。

      想到此处,小龙女莲步轻移,转入路旁的树丛中,林中杂草丛生,她微微提

    起丝衣的下襬,小心翼翼地前行,行了大约十几丈,身形和小路之间已经完全被

    树木挡住,刚待蹲下,又觉不妥,继续行了几丈,来到一棵大树后面。

      小龙女被困在悬崖下十六年,行起此事颇为自然,此刻虽然明知四下无人,

    心中却难掩忐忑,生怕被人撞见,脸上不由有些发烫。

      她轻轻蹲下,缓缓褪下亵裤,撩起白色的衣衫,一个浑圆雪白的屁股立刻暴

    露出来,在柔和的月光下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小龙女微微有些紧张,浓密的

    杂草轻骚着雪臀,让她白嫩光滑的肌肤有些痒痒的。

      小龙女轻轻嘘了口气,正準备放开闸门,忽闻草丛吹响,心中一凛,下意识

    回过头去,她目力所及,隐约见到一只小兽从不远处窜过,似乎是野兔,这才放

    下心来,再不迟疑,微微用力,一股晶莹的水柱从下体射出,浇在杂草上,发出

    轻微的响声。却不知几丈之外,一双贪婪的眸子炯炯闪光,兴奋地欣赏着眼前的

    美景。

      小解之后,小龙女站起身来,感觉轻鬆了许多,她回到路旁,见左剑清还是

    没有回来,紧张的心顿时放鬆下来,她不善说谎,若是左剑清先她一步,她倒不

    知如何应对了。

      小龙女并不心急,她曾经一个人在漫长的岁月中独处,最习惯这种宁静闲适

    的感觉。她独自一人在月光下漫步,思绪万千,从前和过儿花前月下,互吐情

    话,何等的温馨惬意,如今一别,尚不知何日重逢。

      此番出山,实在非她所愿,她心地纯静,不善于俗世的应对,更惶恐于世间

    的千人千面,然而对杨过的爱恋,让她有了克服困扰的勇气,过儿可以为她放弃

    外面的繁华世界,她自然也应该为过儿作些改变。

      一路上她机缘巧合,先是解救了曼娘,两人无话不谈,情若姐妹,后又遇到

    慧质兰心的盈盈,与她一见如故,结为好友,再后来又阴差阳错暗收了左剑清这

    个徒弟,这几人都对她颇为友善,敬爱有加,让她感到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也不似

    想像般困难,不禁放开了一些心怀。

      正想间,忽听身后一声轻唤:「师父,清儿回来了。」她转过头,见到左剑

    清用衣衫兜了许多野果从不远处走来,不禁心头一热,在这一瞬时光似乎倒流了

    二十年,那个顽劣又惹人喜爱的少年口中喊着「姑姑」,欣喜地向她奔来。

      左剑清来到近前,伸手递过来两枚果子,道:「我在那边的小溪里面早已洗

    得乾净,师父请用。」小龙女刚才喝过蜂蜜,本不想吃,但见到他那热切期盼的

    目光,只得接了过来,尝了一口,虽然有些许青涩,倒也不失甘甜。

      左剑清道:「师父,这野果的味道可好?」小龙女微微点头道:「很好,清

    儿辛苦了。」得到美人师父的讚许,左剑清喜不自胜。

      吃完野果,两人在附近找到了一处树木环绕的柔软草地,席地而坐,各自倚

    着一棵树干,林间清风徐来,颇为清爽,间或虫兽鸣叫,更衬托出树林的静谧。

      左剑清一路上对她悉心照料,小龙女心下感动,想到虽然收了他做徒弟,却

    不曾传授他武功,不禁有些歉然,轻声道:「清儿,眼下寻找方林要紧,等过些

    时日,事情安定下来,为师再指点你武功。」

      左剑清道:「师父,清儿把您看做是亲人一般,不学武功也无妨。」经过这

    几日的相处,小龙女心知他重情重义,所言非虚,于是道:「你的根基不错,我

    本想把古墓派的武功传你,不过本门武功不适合男子修炼,待见到过儿,让他代

    我传你武功如何?」

      天下习武之人,无不把武林绝学视若珍宝,左剑清知她口中的过儿就是杨

    过,「神雕大侠」之名威震天下,若能得到他的真传,真是天大的造化,他闻言

    再无法不动容,欣喜道:「清儿谢过师父。」

      小龙女见状淡淡一笑,道:「最好不要让你那个师娘知道了,她定然不让你

    另投旁门。」左剑清一愣,道:「师父不必担心,以杨大侠和郭家的渊源,若肯

    传授我武功,我师娘只会高兴,万万不会阻拦。」

      小龙女想想也有道理,郭靖视过儿如子,过儿传授他的弟子武功,应该不算

    违背什幺礼教吧,可是她总是觉得黄蓉什幺事情都会插上一手,每次想到黄蓉她

    心中都惴惴不安。

      左剑清见她不作声,继续道:「师父,其实我师娘为人很好,尤其是对我们

    这些晚辈更是呵护有加。」小龙女闻言心中莫明失落,暗忖他虽然对她好,可是

    心里最终还是向着黄蓉的,天下间便只有过儿才是一心对她的。

      想到此处,心中释然,于是幽幽道:「是为师多心了,她对你的好,自然胜

    过为师百倍。」温和的话语中没有半分责怪的语气,左剑清看着面前的绝世容

    颜,在月光下愈加恬静美丽,彷彿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让他情不自禁产生表明

    心迹的冲动。

      他挪动身体来到小龙女身侧,有些慌张道:「师父千万不要这样说,对我师

    娘,我只有晚辈对长辈的尊重,而对师父您……」他凝望着这张美得让人窒息的

    脸,目光变得坚定,「就算为你去死,我也不会有半分犹豫。」

      小龙女听他说得真挚,心中有些淡淡欢喜,却又觉得他的目光太过炽热,言

    语似乎也有些过火,连忙转过头去,轻轻道:「清儿,我与你师娘一样,都是你

    的长辈,并无分别。」

      左剑清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右臂揽上小龙女香肩,左手握住她的柔荑小手,

    道:「师父,你还不明白清儿的心思吗?那日在山洞中的缱绻,让我时刻不能忘

    怀。」

      黑暗笼罩着整个山林,躁动的夜把人的心绪也搅得混乱,突然的肌肤接触,

    让小龙女芳心狂跳,却没有挣扎,她知道这孩子心地纯良,那天的事他们都没有

    错,只是上天的冥冥安排,她虽然对他有好感,对年纪辈分的观念也是淡薄,但

    她心中毕竟只有过儿一人,不会和他再发生出轨的事情。

      小龙女看着他炽热的双眸,就如同当年过儿看她的眼神,知道他情窦初开,

    难以自已,心中更加不忍,柔声道:「清儿,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那日在山洞中

    是形势所迫,以后不要再提起。」

      左剑清道:「师父的每一寸肌肤都让清儿终生难忘,如此快乐之事,我们何

    不再尝试一次?」小龙女听他说得露骨,不禁面色羞红,叱道:「休得胡说……

    嗯……」话音未落,娇躯已被左剑清紧紧抱住。

      小龙女俏面被左剑清滚烫的脸紧贴着,不禁心乱如麻,虽然恼他,却又不忍

    心运功来抵挡,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身躯被那双粗壮有力的双臂紧箍着,动

    弹不得,高耸的酥胸被宽阔的胸膛挤压着,她不禁柳眉紧蹙,有些透不过气来。

      左剑清缩回左手,忽然一把握住了小龙女一只丰满的乳房,「嗯……」小龙

    女娇躯颤抖,「不要……」忍受不住燥热的感觉,她开始挣扎起来。

      左剑清隔着薄薄的衣衫,放肆地揉搓着丰腴坚挺的乳峰,他可以清晰地感受

    到发硬的乳头,禁不住气喘吁吁,而下体也早已坚硬如铁,他紧紧揽住小龙女,

    一张大嘴如雨点般在小龙女的香面上狂吻。

      小龙女柔弱的挣扎无济于事,而那强烈的男子气息也让她渐渐迷乱,不多久

    已被弄得娇喘连连,娇躯躁热,忽然,左剑清一把扯开了她的胸襟,一对白嫩的

    丰满乳峰如白兔般跳跃出来,完全暴露在柔和的月光下,左剑清如见珍宝,喘息

    着伸手握住。

      「啊……不要……」小龙女羞辱难当,再也不能忍受,骈指疾出,点向左剑

    清穴道……

      一切戛然而止,小龙女娇喘着扳开左剑清的臂膀,红着脸整理衣衫,芳心如

    揣了小鹿般砰砰乱跳,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摆脱这个慾火焚身的徒弟,只好出此下

    策。

      小龙女平复了一下心情,见左剑清呆坐地上,动弹不得,正可怜兮兮地望着

    她,心中又起恻隐之心,脱口道:「清儿,你不要怪为师,我们可不能一错再

    错。」想到他如此难缠,若解开他的穴道他今夜定然不肯罢休,只得道:「今夜

    就委屈你了,明日为师自会为你解穴。」

      小龙女挪动左剑清身体,让他靠在树干上,自己找了一根籐条,繫在两棵树

    之间,然后飘然而起,躺在籐条之上。她修习「玉女心经」的时候,就经常以藤

    为床,以求加强身体的平衡和敏感,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小龙女自然不会让左剑清看着自己睡觉,所以她的位置背对着他。躺在籐条

    上,小龙女尚有些心慌意乱,这孩子的所作所为看似胡闹,但她心知那都出于对

    她的爱慕,不禁心中有些愧疚,于是柔声道:「清儿,早点睡觉,明日我们早起

    赶路。」

      一朵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让这个寂静的夜变得更加黑暗。小龙女思绪万

    千,良久无法入眠,忽然一阵凉风吹过,下体凉飕飕的,她忍不住伸手一摸,那

    里早就流丹浃席了,不禁脸面发烫。

      和过儿做了两年的真正夫妻,她早已学会享受鱼水之欢,身体也变得异常敏

    感,刚才和左剑清的肌肤接触虽然短暂,却让她有些不能自已,若是刚才她没有

    点住左剑清的穴道,此刻会是怎样的光景?她不敢再想。

      其实这孩子颇为惹人怜惜的,可是小龙女却不能再和他做越轨之事,她虽然

    不屑于世俗礼教,却只想对过儿从一而终,上次山洞之事已是对过儿不起,万不

    能有第二次。

      想着想着,忽觉下体有些发紧,原来是籐条嵌在股沟中久了,微微有些疼

    痛,小龙女轻轻挪动一下身体,不想籐条擦到了阴核,娇躯一麻,一股电流涌遍

    全身,她差点呼了出来。

      熟悉的刺激让小龙女躁痒难忍,已经很久没有行房了,身体又无端被左剑清

    挑弄了两次,压抑已久的春情似乎就要爆发出来,她侧首看了一眼左剑清的方

    向,想来他已睡熟了,她再也忍不住,双足踏藤,丰臀轻轻扭动起来,让粗藤紧

    勒在阴沟中滑动。

      不一刻,小龙女就已香汗淋漓,裆部更是湿了一大片,致命的快感不断侵袭

    着她悸动的身体,她撩起衣衫塞入口中,用银牙紧紧咬住,儘量不让自己发出声

    响,双手也攀上了乳峰,用力揉搓起来……

    第十七章 月夜箫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