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慾望情涛】【78KB】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慾望情涛

    阳光耀眼的早晨,光线透过未完全拉拢的窗帘缝中射进卧室,洒落在

    床尾地板上。苏曼曼眼皮微动,眼睫扇了扇地慢慢张开眼睛,眼帘映

    入一张熟悉的俊美男性脸孔。他温热的鼻息轻轻拂向她的脸庞,让她

    唇漫不由得绽开一抹睡意末褪的娇憨笑容,小手爬上他熟睡中的俊脸

    抚触流连……

    这个男人啊!也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她才会看得到他那与平日截然不

    同,带着些许稚气的无害俊脸。而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敢这幺「造

    次」地对他迷人的脸庞「为所欲为」,不会被他製止。

    勾勒着他俊脸上阳刚线条的小手缓缓停住,看着他久久的她,眼中睡

    意已然消褪,一抹深思取而代之地在她眼底升起……纵使两人不常见

    面,可她一直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也很少去想什幺未来的打

    算。可有些想法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刻钻进她的脑中,挥之不去。

    例如现在,一个她比他先行醒来的早晨……两人虽已经在一起多年,

    可他和她到底算是什幺关係呢?他和她是朋友、情人、知已,还是最

    不堪的……她是他的情妇、床伴?她从来摸不清他真正的心性,而他

    似乎也不想让她了解。

    每每心中浮起这些疑问时,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掉进记忆之河,回想起

    认识他的那一年……八年前纽约艺术学院

    「曼曼,等一等!」

    一声清脆的叫喊,止住了走在校园步道上,年轻女子的脚步。

    苏曼曼闻声回头,见到朝她挥着手,正快速由图书馆前阶梯跑下来的

    好友姚珞。她露出憨然甜笑,「小珞,你怎幺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你

    不是在上课吗?」

    「教授临时有事请假,我就跑到图书馆找资料去了。」姚珞走在她身

    边回答着。

    「找到了吗?」苏曼曼询问地看她一眼。

    「还好,资料不算太齐全,我打算到市立图书馆去找找看。你现在要

    回去了吗?」姚珞晃晃手中的「书包」。

    「对啊!」苏曼曼笑着点头。「原本下午还有一堂课的,不知是不是

    因为明天开始的三天连假,课调到下星期去了。没事我就走人啦!还

    留在学校干嘛?」

    「那幺早就回去,不觉得无聊啊?要不要跟我去市立图书馆一趟?」

    姚珞不以为然地瞥她一眼,口中提议。

    「不了,我要先回去準备行李。」苏曼曼摇头拒绝。「芮妮不是找我

    们明天一起到D。C走走,顺便参观博物舱,看看古人对艺术的贡

    献?」她引述另一位好友的话。

    苏曼曼、宋芮妮和姚珞三人在去年进入艺术学院没多久后,便因为同

    为东方面孔而相互认识,进而结为好友。三人还很巧地都租住在学校

    附近,一处专门租给学生居住的组合公寓内。

    一年下来,三人友情更为深厚,对彼此的个性也更了解。像宋芮妮最

    喜欢利用假日四处「欣赏」美的事物,古今皆可:姚珞则偏好泡在图

    书馆里,由各式不同的书籍中研究艺术之美;至于苏曼曼却与两位好

    友大不相同,她最喜欢待在租住的公寓里画画,三、五天不出门也没

    关係,偶尔才会背着书袋到附近公园写生,只不过次数极少。

    三人习性虽不尽相同,却无损三人日益深厚的友谊。她们早已学会欣

    赏对方特殊的「属性」,也因此三人的「团结」让她们在学校里显得

    有些特立独行,被笑喻为「怪ㄎㄚ三妹」。不过她们一点也不在意。

    「你没搞错吧?!」姚珞好笑地看着好友,「不过三天假期,哪里需

    要大费周章的準备行李啊?你以为我们要去哪里?欧洲还是北极?」

    「我又不是那个意思!」苏曼曼憨憨一笑,张着大眼反驳,「我又没

    有要将全部时间拿来整理行李,我是想时间还早,可以利用下午时间

    把我昨天未完成的那幅练习图完成,免得跑出门的这三天会一直挂在

    心上。」

    「嘎?」姚珞愣了半晌,「曼曼,你没救了!」她摇头歎息,「你眼

    中不是画静物便是画风景,其它杂事大概都入不了你的眼吧!」

    「什幺意思?」苏曼曼张着黑白分明的大眼,不解地看向她。

    「什幺意思?!」姚珞对天翻个白眼。「曼曼,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近

    视太深?

    就算你、我和芮妮三人在学校有着奇怪的「名声」,可那些想追求我

    们的人也不少好不好?你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吗?」她无奈地看着三人

    中心性最是单纯的苏曼曼。

    即使「怪ㄎㄚ三妹」不是个太好听的称号,可一般学艺术的人多半有

    不同的审美观和怪癖,所以她们还是不乏追求者,只是三人的应付方

    式并不相同。

    像姚珞就很不喜欢被人打扰她研究「学问」的时间,所以对追求者一

    概拒之千里,懒得理会。宋芮妮则是带着些许浪漫情怀地精挑细选,

    虽不轻易接受邀约,却也没有完全拒绝。至于眼前这位迷糊的小女

    人,对追求者可说是完全视而不见。

    苏曼曼外型和个性皆甜美,所以追求者比起两位好友多上许多;可她

    不知是没开窍还是少根筋,迟钝得对那些向她示意的异性皆一视同

    仁,全将之视为「同学」,毫无半点被人爱慕的感应力,让人真不明

    白,一个学艺术的人怎幺会这幺迟钝、不解风情?!

    「有吗?」

    因为好友的话,苏曼曼前行的脚步暂时打住,站在原处微偏着头想了

    好半晌,然后她摇摇头,「小珞,我真的不觉得有人在追求我耶!你

    是不是弄错了?」

    姚珞呆了呆,瞪着她看了半晌,最后大歎一声地垮下脸。「算了,我

    不想再对牛弹琴了,你当我什幺也没说过吧。」她一把拖着苏曼曼继

    续往校门口的方向走。

    「可你不是说……」苏曼曼跟随她的脚步前行,更加不解。

    「别管我之前说什幺了!倒是有件事我一直要问你,却老是忘了。」

    姚珞瞄了好友一眼,迅速转移话题。

    「什幺事?」苏曼曼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忘了先前的疑惑。

    「我们进入艺术学院都第二年了,我怎幺从没见过你家人来探望你,

    甚至你也不曾回家过?你跟家里没什幺事吧?」

    苏曼曼听着,眼中轻鬆的神情消失,有些迟疑地开口,「呃,我家比

    较远,所以……」

    「曼曼,别逗了!」姚珞直率地打断她支吾的词句。「你家就在西岸,

    不像我家可是在亚洲哩!那才叫作远好不好?!而且今年五月我姑

    姑来纽约旅游时,还特地跑来看看我……可我看你的情形根本就不是

    那幺一回事!」

    苏曼曼僵着表情看着姚珞半晌,突然歎了口气,「就知道瞒不住你

    们……我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们,只是不知该怎幺跟你们提起……」

    「你就直说了吧!不用解释那幺多了,我又不是在怪你!」姚珞一脸

    受不了地打断她的「纤悔」

    「喔!」苏曼曼闻言愣住,眨了几下限,才对姚珞绽开一个不好意思

    的笑容,开口解释,「其实我是瞒着家里偷偷跑来念艺术学院的。我

    骗他们我已获準进入纽大,其实我是私下申请了艺术学院。所以我才

    会连寒暑假也不敢回家去,就怕不小心被他们看出来……」她愈说愈

    小声,沮丧表露无遗。

    姚珞半晌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她随口间问,会换来这幺意外的答案。

    「那……「他们」指的是你的父母?」

    「不只,还有我哥哥、姊姊和妹妹……」

    姚珞眼神迷惑,「我不懂。你的意思是说,你家的人不许任何人跑去

    念艺术学院?」

    「何止艺术学院,只要与商业无关的科系都不行。」苏曼曼苦恼的说

    着,「我家一直以来都是做生意的,家里的小孩一定要念与商业有关

    的科系,毕业后好回自家公司帮忙,所以念其它科系根本就是不可能

    被準许的,更别说是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文的艺术了。」

    「哇!」姚珞听完忍不住讚歎,「你还直有胆,敢违背家规,逕自跑

    来这里念艺术学院……真是不怕死!」

    「你别故意说反话嘲笑我了!」苏曼曼小脸表情更苦了,「我每天都

    担心着会被他们发现,你不同情我还说风凉话,真是没良心!」她抗

    议完毕,有点逃避地逕自住已然在望的校区大门而去。

    姚珞随即追上一遇事便显慌乱、紧张无措的好友。「别走得那幺快

    啦……曼曼,我不是嘲笑你,我只是想说你这样瞒着家人也不是办

    法,你早晚总是要让他们知道的。」

    「我知道啊!可我就是提不起勇气。」苏曼曼旧地在校门口止步,转

    头看着姚珞,语气很是无奈与惶恐,「你不知道,我们家的小孩都满

    会唸书的,我是利用高中优异的成绩,才没有让我父母怀疑我为何坚

    持要到东部来念大学,所以万一让他们知道我是骗他们的,我还真不

    知道要怎幺安抚他们的怒气呢!」

    姚格皱起眉,「听起来你的家人好像不怎幺好讲话?」

    「也不是啦……」苏曼曼喃喃着,「他们只是比较坚持己见罢了。而

    且谁也不会想到苏家会出了一个对商业一点也不感兴趣的小孩,所以

    我才一直不敢告诉他们……唉!」

    「你没有错!」姚珞不以为然的瞟着她颓丧的脸,「每个人都是独立

    的个体,哪能随意任人摆布,更别提事关自己的兴趣了!可是……

    咦?」她突然噤声,眼角瞄到校门口右侧,一个直瞪向她们的年轻男

    子。

    「喂,曼曼,你认识那个瞪着我们的男人吗?。」她很肯定自己从来

    没见过这个人,而且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学院的学生。

    「哪个男人?」苏曼曼纳闷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她猛然倒抽一口气,血色瞬间由小脸褪去。

    「怎幺了?」姚珞奇怪地看着她呆滞的神情与突然变白的脸色,「你

    认识他吗?」

    苏曼曼没有反应,呆呆看着那个脸色十分不悦的男人──她的大哥。

    天哪!大哥怎幺会突然跑到纽约来,还知道等在这里引这岂不表示事

    情已然穿帮了!

    她的脸色变得更加灰黯,好半天才嗫嚅出声,「他、他是……我大哥。」

    姚珞一听,也跟着呆住了。「那……」怎幺这幺巧,说曹操,曹操就

    到!

    「我……」苏曼曼脸上先是出现踌躇之色,然后她闭闭眼,深吸一口

    气,语气认命,「小珞,我看明天的旅游我是无法参加了,替我跟芮

    妮说一声,好吗?」

    说完,她举步前行,虽然缓慢却没有迟疑地走向那个自始至终都没有

    移动身子的男人。

    姚珞担心皱眉,「曼曼……」

    「没关係的,小珞。他是我大哥,不会对我怎样的。」轻轻丢下话,

    苏曼曼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站定,犯了错似的低着头。

    姚珞站在原地看着,只见那个男人对着苏曼曼说了一句话,苏曼曼便

    乖乖跟着他走向停在路旁的一辆车子,两人一同上了车,然后车子便

    在姚珞担心的目光中发动迅速驶离──

    三日后,苏曼曼回到租住的公寓,悬心三日夜的好友随即上门关切询

    问。

    「断绝经济来源?!」姚珞蹙眉叫着,「就为了你念艺术学院,而不

    是商学院?!」

    「对。」苏曼曼点头,有些无力地述说起这几天被疲劳轰炸的情形。

    那天大哥在校门口抓到她后,随即将她押回西岸的家中,接受父母及

    众人的「审判」。在她苦苦哀求争取下,最后的结论是,她必须在未

    来这一年中努力用功、参加插班考试,进入其它有商学科系的大学,

    否则自明年起,

    家人便断绝经济来源,绝不宽贷。而她若坚持不照家人的意思行事,

    她就得为自已负责、自求多福了!

    宋芮妮同情的看着她,「那你的泱定如何?要照家人的意思,放弃艺

    术?」

    「才不要!」苏曼曼的眼神立刻变得十分坚定,「在回来的路上我已

    经想好了,我要利用这一年先努力打工,筹未来的学费及生活费。」

    「打工?你想做什幺?」姚珞提出疑问。

    「什幺都好啊!我想利用课余的时间找几份工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

    问题吧!」

    苏曼曼乐观的说着。

    宋芮妮犹豫的看着她,怀疑事实会如她所言那般简单。

    「不如这样,我回去和我父母商量一下,他们应该可以帮忙……」

    「对、对!」姚珞迅速插嘴,「芮妮这个方法好,我也可以跟我的父

    母多要一些生活费,反正对他们也没差。」

    「不用了!我去打工就可以了,不要麻烦你们了。」苏曼曼拒绝。她

    知道两位好友的家境都很不错,可这次回家,听到那一连串以经济来

    「胁迫」她转学的话语,她体会到自己再不能什幺事都依靠父母了,

    而唯有经济独立,她才能确实去追求自己理想而不受製于人。也因

    此,她不想依靠两位好友为她寻求帮助。

    「曼曼?」宋芮妮看着眼神已与往日不同的好友,犹不死心地想说服

    她。

    姚珞更是不想放弃,「你还是可以去打工呀!只是我和芮妮还是──」

    「不要!」苏曼曼大声打断她们,眼神认真,「我真的不要你们「这

    种」帮忙。如果真想帮我,就帮我打听一下哪里有待遇好又和上课时

    间不冲突的打工机会吧!」

    一向个性稍显迷糊的苏曼曼这回如此坚泱,宋芮妮和姚珞都感到十分

    惊诧,可也不再坚持原议,转而同意为她打听打工的机会。

    一个星期后,苏曼曼如愿找到一份夜间的工作──

    蓝天集团总部大楼总经理办公室

    蓝天集团总经理办公室是仅次于总裁办公室,集团的第二指挥中心。

    室内面积宽敞、既清爽又带点神秘感的装演,显出主人那令人捉摸不

    定的个性与行事作风。

    此刻,蓝柏昱挺立的高大身影正站在佔了整片墙面积的落地玻璃墙

    前,面对斜阳笼罩、闪着一片金光的市区景致却是仿若不觉,深黝的

    眼神远扬天际,漾着不知名的光彩。

    他刚看完前年由他主导成立的生化科技公司的报告,这一年来的业务

    营运状况蒸蒸日上,令他的心情十分愉悦。

    他喜欢赚钱,成立生化科技公司不仅为蓝天集团带来多项利益,当然

    也让他的荷包更加充实。

    即使从小在富裕的家庭中成长,他却没有因而忽略金钱的重要性,也

    因此,他从小便立下努力赚钱的志向。所以在他提早取得生化及商学

    博士学位之后,接下蓝天集团总经理一职可谓如鱼得水,努力朝赚更

    多钱的目的前进,而一份份呈现在他眼前的营运报告便是最实质的证

    据。

    当然啦,他这个「志向」从没有让任何人得知,即使是感情很好的几

    个亲兄弟也不太清楚他心中真正的想法,更别提了解工作之于他是一

    种乐趣而非负担。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