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宠第六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简介:

        担心被暮影砍了手脚,罗克为暮影设下了天罗地网,并成功将她捕获!

      捕获后,如何从暮影嘴里得知布加的下落就是重中之重。

      在调教暮影前,天女派遣杰尔殷做为使者来到卡纳,亚伯拉罕让罗克做为外交大使带杰尔殷逛妓院,结果杰尔殷撞上了如花……

      以卑劣手段得到暮影,罗克却因此埋下了不得不跑路的种子,而此时波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险恶局面……

      罗克:你母!我竟然将暮影射成了土系魔法师!

    新增人物:

       杰尔殷:布鲁斯国王子

    威利:朱迪丝爸爸

    葛兰:阿克罗里準将

    果果:妓女娅灭蝶:一个生性放浪的女人,威利小妾

    尔佳:暗精灵,效力于葛兰準将

    第一话 捕捉暮影

      对视十秒,向来稳重的约瑟芬竟然不知道该怎幺办,就让罗克一直盯着只穿着连体内衣的自己,脸红得像被沸水烫过一样,而她内心竟然有一丝愉悦,因为她从罗克充满欲望的眼里看到了罗克对自己身体的欣赏与无声赞美。

      (我应该还挺有吸引力的吧?

      在罗克看来,身着连体内衣的约瑟芬院长确实很有魅力,就像一朵完全绽放的玫瑰,每处肌肤都如花瓣般散发芬芳,那被内衣挡住的肌肤更是充满了魔力,让他的肉棒本能地硬起,更想沖过去将院长按在床上狂操一通,再喂她吃精液,可纯洁的罗克知道此时院长心情非常差,要是他露出男儿本色,就怕鸡鸡会被院长咬下来。

      强忍着想操院长的性沖动,罗克低下头,装成害羞小处男,道:“抱歉,妈妈,我不知道洗碗布在哪里。”

      “就在水池左边,好像被压在垫板下了,你找找。”

      渐渐恢复平静的约瑟芬取出很透气很透明的薄纱睡衣套在身上,腰带一系,又拉宽领口,微笑着问道,“宝贝儿子,妈妈这样子穿好看吗?”

      “很好看,不过……”

      “怎幺了,哪里不对吗?”

      “没,没。”

      “说吧,说错了妈妈不会怪你的。”

      腼腆一笑,邪恶的罗克努力憋气将脸憋红,细声道:“小公主晚上睡觉好像都不穿裹住胸的那个罩罩,妈妈晚上睡觉都有穿吗?”

      “要的,只是还没有到脱的时候。”

      “呵呵,知道了,那我先去洗碗。”

      “好的。”

      罗克走出房间后,本还面带微笑的约瑟芬有些失落,微微歎气就脱下睡衣和连体内衣,将它们藏在枕头下。

      托了托圆硕乳房,约瑟芬便穿上睡衣抱着厚厚的书本钻进被窝,倚着床头随意翻着。

      几乎每晚,她都喜欢躺在床上看一个小时甚至是两三个小时的书,可今晚她却看不进去,脑海被无边的欲望充实着,甚至连理智都被欲望一点点的替换了。

      听着厨房传来的声响,约瑟芬脑海里冒出很多念头,这些念头都与两性挂钩,让她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自从丈夫死后,她就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女人,更是强迫自己忘却性爱的快乐与刺激,可罗克的出现让她又去回忆过去与丈夫温存的点点滴滴,更是回想起罗克那天用大鸡巴救治黎丝老师时的欲火碰撞,那根大得惊人的大鸡巴如同洪水猛兽般驰骋在黎丝那带血的肉洞里,约瑟芬似乎还听到了黎丝的浪叫及罗克鸡巴与那软热蜜穴撞击时发出的吧唧、吧唧声。

      想着想着,约瑟芬不知不觉地将手伸进被窝。

      触到私处,约瑟芬就隔着布料搓弄着早已流出淫汁的肉洞,在她的抚摸下,水流得越来越多,部分都渗出内裤,滑过菊花,滴在了床单上。

      “唔……唔……罗克……好老公……唔……进来……”

      约瑟芬手指活动的频率就越来越快,再后来就干脆将手指插进肉洞抽送着,脑子里正幻想着罗克狂操她的疯狂模样。

      (老公……我变坏了……我真的变坏了……怎幺办……我会沈沦吗……老公……你是不是在天堂看着正在手淫的我……

      洗完碗,罗克敲了敲门,得到约瑟芬同意他才走进去。

      约瑟芬曲着双膝,摊开的书放于大腿表面,右手随意翻阅着,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则还在蜜穴内缓慢进出着,因盖着被单,罗克根本不知道她在手淫。

      看着罗克,约瑟芬浑身燥热,但脸上还是带着庄重的微笑。

      “妈妈你在看什幺书?”

      罗克坐在床边。

      “呵呵,一些管理方面的书,有空的时候就看一下,要不然我怕学院会没落了。”

      约瑟芬继续将罗克当成性幻想对象,甚至希望罗克下一秒就推倒她,将大肉棒送进她体内,可认为罗克纯洁得害怕性交的约瑟芬根本不相信罗克会推倒她。

      “那妈妈你慢慢看,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是在準备宴会的事吗?”

      “嗯,嗯,是啊,很忙。不过宴会就在明晚举行,过了明晚就很轻松,我就可以继续参加训练了。”

      “训练其次,宴会才是重中之重。”

      顿了顿,继续当着罗克的面自慰着的约瑟芬问道,“这次宴会是不是都没有邀请皇室贵族?”

      “本着‘与民同庆’的原则,这次宴会是让想去的人自己去报名,没有準备额外名额,所以到时候除了有报名参加的人以及国王皇后外,估计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真可惜,我还以为有名额,早知道我就去报名,看看你在宴会上如何风光。”

      指头触到阴蒂,约瑟芬差点发出呻吟。

      并不知道约瑟芬在自慰的罗克只想早点离开并与美雪碰面,所以就笑道:“大活人站在这里给妈妈看,妈妈干嘛还要去宴会上看呢,那幺多人,挤都挤死了。”

      “那也是。”

      “我先出门了。”

      罗克起身正要走,约瑟芬却伸出了手。

      吻了下约瑟芬手背,说了声晚安,罗克便走出房间。

      听到关门声,约瑟芬松了口气,就溜下床走到镜子面前。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约瑟芬解开腰带,让睡衣自然分开,然后就趴在地上,高高翘起肉臀,整个手掌都压住私处疯狂搓弄着,淫叫道:“老公……喜欢人家跪在地上吗……唔……人家跪着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噢……老公……进来了……唔……老公你在天堂看到了……唔……看着罗克的鸡巴插进你曾经插过的地方……唔……也是我们孩子出生的地方……啊……啊……”

      当欲望失去枷锁,一切淫靡场景都将变成现实,就如此时如狗般跪在地上自慰,并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约瑟芬。

      8月2日晚,水月茶阁。

      此时水月茶阁一楼坐满了人,黑压压一片,都在互相闲聊着,等着亚伯拉罕国王以及罗克出现。

      一楼有开放,二楼则没有开放,每间厢房都关得严严实实,而水月及六名打扮成女僕的服务员就站在二楼望着一楼。

      “这幺高雅的地方却聚集着这幺一群屁民。”

      几乎只在茶阁招待贵族的水月很郁闷,更担心昂贵的桌椅会被这群屁民弄髒,可这是国王设的宴会,她这个没权没势只是金币的弱女子又能怎幺办?只能以动人微笑期待宴会早点结束。

      “老板娘,我们要下去倒茶吗?”

      一服务员问道。

      “如果你愿意下去给他们吃豆腐,你就满去。挤得像抢茅坑一样,你下去就会被乱摸一通的。”

      “那就不下去了。”

      “待会儿国王来了,你们就算被吃豆腐也不能说,知道吗?”

      “这是所谓的潜规则吗?”

      “娱乐圈有潜规则,办公室有潜规则,官场有潜规则,就连去做个老师都会被潜规则,就像那个被N个男人上过的少妇白洁,所以我这儿当然也有潜规则了啊,你们应该庆幸我是个女的,要不然你们这些小花朵都会变成残花败柳了。”

      有点毛躁的水月来回踱步,恨不得拿上扫把将这些好像散发恶臭的屁民都扫出去。

      “国王啊,罗克啊,求你们快点出现,要不然我会疯的。”

      正祷告着,水月就看到罗克带着一名美艳女子走进茶阁,该女子双乳异常饱满,走起路来都会抖啊抖的。

      “那个就是罗克!”

      一平民喊出声,整个一楼就沸腾了。

      “罗克,你人气好高哦,不愧是本书的男主角。”

      卡萝窃笑道。

      “那你要好好表现,变成女主角。”

      “我可不敢,要不然小公主会拿平底锅拍死我的。”

      白了罗克一眼,卡萝已跟着罗克走上二楼。

      “国王呢?”

      水月问道。

      “他还没有来,估计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来了。”

      罗克倚着护栏和大家打招呼,满脸轻松笑容,却在寻找着暮影,见参加宴会的人中没有巨乳,罗克就知道暮影应该是藏在茶阁某个黑暗角落。

      “再不来,我就要疯了。”

      水月道。

      “你这幺期待见国王啊?”

      罗克打趣道。

      “反正……”

      长歎一声,水月道,“我非常期待,期待得都想把自己挂在门上。”

      “你越来越幽默了。”

      顿了顿,罗克问道,“今天是不是就喝茶?”

      “还有一些甜点和花生饼干之类的。”

      “嗯,知道了。”

      清了清嗓子,罗克喊道,“国王还要一会儿才来,他让我先和大家说一声抱歉,宴会现在正式开始,没什幺好招待各位的,就一些茶点。”

      一楼响起热烈掌声。

      “你们几个去忙吧,记住我说过的话。”

      水月摆了摆手,六名服务员便到一楼招呼客人。

      “罗克,你说暮影来了没有?”

      卡萝低头问道。

      “来了。”

      “哪里?”

      卡萝警觉地望着四周。

      “躲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她这个潜行者可是隐匿高手。”

      “我怎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卡萝搓了搓玉臂,都觉得温度一下降低了好几度。

      此时,暮影就趴在茶阁一横梁上观察着罗克,压着衡量的巨乳都挤向两侧,感觉有点难以呼吸的她还摆正了巨乳位置。

      暮影在等待着国王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一出现,今晚要刺杀的两个人就都到场,然后她就先砍掉罗克手脚,再当着罗克的面杀掉亚伯拉罕!

      如此一来,失去国王的波亚定会大乱,那就是安东尼伯爵崛起的时机了。

      二十分锺后,一名皇宫侍卫骑着骏马跳到地面,急匆匆跑进茶阁,并走上二楼。

      该侍卫模样俊俏,胸膛鼓起,不是别人,正是被罗克射成雷系魔法师的莎洛姆老师,尽管穿着锁子甲,戴着头盔,但那股成熟气息还是难以掩住,不过此时除了罗克和卡萝知道侍卫身份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或者压根就不把侍卫放在心上,罗克才是全场焦点。

      侍卫单膝跪地,朗声道:“国王有密旨!”

      “那……”

      “去房间里接旨吧。”

      水月道。

      “这边请。”

      罗克推开天香号厢房的门就走了进去,侍卫紧跟其后。

      在关门那一霎那,水月愣了下,但也没说什幺,就装作什幺都没看到地看着一楼,越看越毛躁,越看越想赶走这群屁民,索性不看,背靠着护栏望着墙上的壁画。

      “罗克!”

      拿掉头盔的莎洛姆搂住罗克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

      抱紧莎洛姆,摸着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罗克调戏道:“就算男儿装,这儿摸起来还是那幺的有弹性,你真是极品女人,能拥有你是我罗克三生之幸。”

      “别文绉绉的。”

      白了罗克一眼,莎洛姆扫了眼罗克鼓起的裤裆,道,“你这坏学生心里在想什幺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说吧,我喜欢直接的你。”

      “我要操你。”

      “那可不行哦,要是暮影突然跑进来,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放心,我只要五分锺。”

      “你这人猛起来,五个小时都不会射!”

      顿了顿,莎洛姆道,“就只给你五分锺,要是你射不了,那就等晚上再说了。对了,晚上还是在我房间过夜吗?”

      “当然,我要努力把你们射成终阶法神,到时候带着两个法神周游神弃大陆,看谁还敢动我!”

      说罢,罗克就让莎洛姆趴在房中间的圆桌上。

      剥掉莎洛姆的锁子甲,看着穿着肉色丝袜的莎洛姆老师,罗克笑得非常猥琐,道:“锁子甲那幺的密,你还穿着丝袜,你就不怕热得长痱子吗?”

      脸蛋潮红的莎洛姆小声道:“还不是穿给你看的。”

      “那你是知道我要干你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你真是敬业的好老师。”

      打量着莎洛姆那双被肉色丝袜裹紧显得异常匀称的修长大腿,罗克都不知道吞下多少口水。

      让莎洛姆把屁股翘高一点,罗克就将那条恰好遮住肥沃私处的丁字裤拉向左边,并将大肉棒慢慢插进那显得有点干燥的屁眼,遭到异物入侵的菊瓣都凹陷了。

      “唔……坏学生……一来就弄老师后面……那儿和你有仇吗?”

      “后面更紧更有感觉更容易射啊。”

      弯腰,左右手插进莎洛姆乳罩握住丰盈美乳,罗克就开始缓慢抽动,并附到莎洛姆耳边,暖语道,“别叫得太大声,要不然外面的人会听到的。”

      “唔……好紧……罗克……老师流水了……噢……”

      “嘘~~”咬着薄唇,莎洛姆全身都在颤抖,肉臀更是摇得厉害,肉菇表面那稜线就不断刮着直肠壁,爽得她都差点高潮了,那没被肉棒塞着的肉洞正流出淫水,随着肉棒的进出而挥洒着。

      “唔……唔……罗克……慢点……太快了……老师忍不住……”

      “忍不住什幺?”

      故意加快抽插速度的罗克笑得非常邪恶,乳罩妨碍到手,他干脆就                    将乳罩往上推。

      解放莎洛姆双乳后,罗克就寻找着那两颗豆蔻,或揉捏或拉或压,受到刺激的莎洛姆淫叫得更大声。

      “噢……罗克……你这坏学生……人家受不了……唔……热死了……前面好空……唔……”

      “你是要我插你前面吗?”

      “要……”

      “那我满足你!”

      抽出肉棒插进汪洋大海般的肉洞,罗克就卖力抽送着,而邪恶的他还并拢两指插进莎洛姆屁眼。

      “两个洞洞都……都满……唔……好奇怪的感觉……罗克……好老公……好热……两个洞洞都好热……噢……”

      “水越来越多了,老师你越来越骚了。”

      “还不是你弄……唔……”

      白了罗克一眼,莎洛姆就继续趴在桌上享受着大肉棒一次又一次沖开敏感花心带来的刺激,肉臀非常配合地摇摆着,每次阴道壁遭到龟头挤压都让她欲仙欲死。

      “唔……噢……好大……老公的棒棒好大好长……下面被你捅穿了……”

      “如果我的鸡鸡有36公分,你还和我做吗?”

      “三……三十六……”

      莎洛姆脸色微变,急忙摇头,叫道,“那胃都被捅穿!我才不!”

      “那也对。”

      嘀咕着,罗克就让莎洛姆爬上桌,像尿尿那样蹲在圆桌边缘,然后他就再次握着肉棒插入。

      房间里干得热火朝天,淫叫连连,房间外却是水月等人的焦急等待,早就超过半个小时,国王却迟迟未到,罗克又没有出来,很想知道发生什幺事的水月就在房间前来回踱步。

      幸好房间隔音效果好,要不然水月都会以为罗克在鸡奸侍卫。

      倚着护栏的卡萝看上去很镇定,但她知道罗克在干莎洛姆,所以很想进去凑热闹,可为了捕捉暮影,她还必须完成罗克交代的任务,所以就算私处很痒很需要大肉棒填充,她还是要站岗。

      从爆菊到射精,罗克用了近半个小时。

      将精液射进莎洛姆子宫,罗克就让莎洛姆舔干净肉棒上的残留物,然后就将纸巾递给莎洛姆,让她垫在内裤充当卫生巾,要不然精液流出,弄得大腿内侧都是,她会非常难受的。

      穿上锁子甲,和罗克舌吻了番,莎洛姆埋怨道:“还说五分锺,完全超标了,你这坏学生!”

      拍了下莎洛姆屁股,听到响亮声响的罗克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去你的!”

      温存片刻,莎洛姆道,“我先出去了,待会儿你要小心点,绝对不能受伤,好吗?”

      “放心,我会连鸡鸡毛都会保护好的。”

      又拥吻片刻,莎洛姆才戴上头盔走出厢房,罗克紧跟其后。

      目送莎洛姆走出茶阁,罗克便喊道:“诸位!国王今晚没有过来!他在广场那边等大家一起欣赏烟花!所以宴会到此结束!那边有更精彩的节目!”

      参加宴会的人早就想走了,没鱼没肉没酒,只有瓜子花生茶,所以罗克话音还未落,他们就争着往外走,门前都挤着一大群,就好像一群想溜出马眼去寻找卵子的小蝌蚪。

      “国王不来了?”

      水月脸都阴下来了。

      国王不来,她这几天的努力岂不是付诸一炬,但又不敢说什幺,毕竟罗克是国王身边的红人。

      “老板娘,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附到水月耳边耳语几句,水月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待罗克说完,她就道:“你抓犯人可以,但你要保护好茶阁,尽量别搞破坏,都很值钱。”

      “行。”

      “再见。”

      和罗克握手后,水月便带着服务员们走出茶阁,顺手还关上了大门。

      知道暮影蠢蠢欲动,罗克就拉着卡萝的手走进厢房。

      十分锺后。

      等不到罗克出现的暮影如鬼魅般落到二楼走廊,直起腰望着天香号厢房,她却没有动作,狐疑地望着昨天被罗克改造过的地迷号厢房。

      暮影确定罗克是想用铁笼子困住自己,而为了让自己进入笼子就将铁笼子装进了厢房,这样子自己一走进去就会被困住,但她清楚地记得装了铁笼子的是天香号厢房,根本不是罗克已走进去的地迷号厢房。

      确定罗克走进的是很普通的厢房,暮影便握着匕首往前走,脚步轻盈,听不到任何声响,就像游魂。

      走到厢房前,暮影一脚踢开门,并迅速走进去。

      “怎幺可能?”

      叫出声,暮影就想往回走,铁门却当啷一声关上了,侍卫模样的莎洛姆站在门口,一脸笑意。

      “暮影,我终于抓到你了!”

      罗克和卡萝站在厢房里侧,而他和暮影之间还隔着一道铁栅栏。

      昨晚罗克和美雪再次来到水月茶阁,将铁笼子从天香号厢房搬到地迷号厢房,而地迷号厢房比天香号厢房还大上不少,就算装了铁笼子,铁笼子四周还是留有约半米距离供人行走。

      刚刚走进厢房时,罗克和卡萝就沿着铁笼子外围绕到后面,等着暮影自投罗网,而误以为铁笼子是装在天香号厢房的暮影就沖了进来,由于速度过快,当她意识到中计时,她已经站在铁笼子内,身后的铁门就被藏在厢房外的莎洛姆关上。

      “该死!”

      叫出声,暮影甩出匕首。

      当啷!

      匕首碰到铁栅栏就掉到地上。

      捡起匕首把玩着,罗克笑道:“昨天我就知道你跟蹤我,所以我连夜换了房间,要不然现在死的绝对是我。”

      被气到的暮影根本说不出话。

      “罗克,时间不多了,要怎幺处置她?”

      莎洛姆问道。

      “说出布加下落,我就放了你。”

      “不可能!”

      叫出声,暮影抓着铁栅栏使劲摇着,但这掺了黄金和铬的铁栅栏异常坚固,不管怎幺摇都没动静。

      “你是守夜一族,根本没必要替他卖命,这非常不值得。”

      罗克打算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招降暮影。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在外面就杀了你!”

      暮影恶狠狠道。

      耸了耸肩,罗克笑道:“别如果如果的了,现实就是现实,你无法像大雄那样坐着时光机穿梭回小时候,所以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幺讨好我,让我大发慈悲放了你。懂不,小朋友?”

      “我会杀了你!”

      “啧啧,要是每只吸血鬼都像你一样顽固,估计你们这种族早就灭亡了。”

      “罗克,要怎幺处置她?”

      莎洛姆又问道。

      对于顽固的暮影,罗克还真拿她没办法,就道:“先把她打包带走,再想想如何处置吧。反正我是一定要从她嘴里知道布加下落,要不然我都睡不安稳。布加啊布加,我一定要让你知道陷害我的可悲下场!”

      拉着卡萝的手沿着铁笼子外围走出厢房,莎洛姆便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扔进房间。

      破!

      药丸碎开,白烟迅速散开,知道这是迷药,暮影急忙捂住鼻子。

      关上门,莎洛姆拍了拍手掌,笑道:“玛姬医生说这迷药会在五分锺后起效,但考虑到暮影是守夜一族,她的呼吸速率比人类慢了近一倍,所以迷药起效时间应该是十分锺或者更长。”

      “都等了这幺多天,不差那幺十几分锺。”

      倚着护栏,罗克就在考虑到底要如何从暮影嘴里获知布加下落。

      暮影拥有H罩杯的巨大乳房,对她谦谦君子就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读者对不起出版社了,所以罗克就在打她身体的主意,可暮影是守墓一族,奔跑速度快如闪电,罗克又该怎幺下手呢?看老只能用捆绑了!

      十五分锺后,罗克打开房门,还未散开的迷烟涌出房间,罗克急忙捂住鼻子,而站在他旁边的卡萝还没捂住鼻子就因吸太多迷烟而昏倒在地,莎洛姆站得远所以没被波及。

      (我靠!这迷药药性太他娘的牛逼了!别说对付一个暮影!就算对付一群暮影也没问题!

      想象着一群巨乳暮影光着身子走来走去,罗克都快喷鼻血了。

      走到十米之外等到迷烟完全散去,罗克才走进厢房,但还捂着鼻子。

      见暮影倒在地上,罗克就打开铁笼走进去,踢了踢暮影的脚,确定她晕了,罗克才敢走近她。

      蹲在她身前看着那双完全闭着的眼睛,那细长往上翘的睫毛此刻显得那幺可爱,那外露的肌肤是那幺的白嫩,比蜜莉还白上不少,不过吸血鬼几乎都不见光,皮肤白是正常的。

      为了确定巨乳的暮影是不是美女,罗克就摘掉了她的黑色面纱,看到那张脸,罗克惊呆了。

      美!非常美!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而且她长得非常嫩,那张脸看上去就像未成年少女,透露着青涩与幼稚,嘴唇非常红,与脸的白形成鲜明对比,就像是在水里泡过的玫瑰花瓣,惹得罗克都想俯身品尝。

      在这幺多种族中,不能见光的守夜一族皮肤是最白的,甚至是病态般的苍白,但暮影的肌肤却不是苍白,而是乳白,每寸肌肤嫩得如同刚出生的婴儿。

      暮影身高约170公分,蜂腰巨乳,要是不看那张萝莉面孔,单单看她这完全发育的身体和平时的言行举止,只要是个人都会认为暮影是巨乳御姐,而不是巨乳萝莉,但暮影确实是萝莉啊!

      哦不!

      或许不能单纯的称呼她为萝莉,因为她的高度超过了萝莉的标準,只是脸蛋符合萝莉标準,所以罗克认定暮影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阶段,姑且称呼她为大萝莉小御姐。

      “看够了吗?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莎洛姆道。

      “眼珠子没掉出来,但我的口水流出来了。”

      吸着口水,扫了眼暮影胸部,罗克便让莎洛姆协助自己将暮影装进早已準备好的黑布袋内。

      袋口一绑,罗克背起暮影就往外走。见卡萝还没有醒来,无奈的罗克只得将她也扛在肩上。

      莎洛姆跑到一楼开门,扛着两个大美女的罗克一脸悲伤地走了出去。

      水月迎面而来,忙问道:“有没有砸坏东西?”

      “或许你应该问有没有人牺牲。”

      罗克长歎一声,道,“那个有铁笼子的房间暂时封锁,任何人不能进去,要是破坏了证据你这里可能都开不下去了。”

      “好,好。”

      “我要先将犯人抓回去审问,你该怎幺做就怎幺做吧。”

      “嗯,嗯。”

      “祝你有个好梦。”

      瞇眼一笑,罗克就和莎洛姆一道走进马车,让车夫驶往女子学院。

      一路上,罗克就在想着如何处置暮影。

      要是弄进学院,学院又合适的地方关押,就算有地方关押也不好SM她,所以将暮影带往学院这个思路就被罗克否决了;那将暮影关进大牢?这更不实际!关进大牢还玩个屁SM!

      想来想去,罗克都想不出计策。

      见罗克一脸纠结,莎洛姆问了原因。知道后,莎洛姆笑得花枝乱颤,就附到罗克耳语几句。

      “行!就这幺办!”

      叫出声,罗克就让车夫驾驭着马车赶往城南。

      上个月,莎洛姆、卡萝以及黎丝三位老师在街上闲逛顺便买些生活用品,莎洛姆就注意到了一条卖房子的贴示,是城南区一间非常古老的贵族庄园,两层楼,还有个近百平方米的大院子,而这庄园卖得非常便宜,只要十五万金币,但它本身的价值绝对超过五十万金币!

      【读者:那它为什幺只要十五万金币呢?】【萧九:那是因为那里闹鬼,回答完毕,请鼓掌!】庄园闹鬼闹得很凶,是卡纳最凶的宅子,只要知道这点,不管它卖得多便宜都不会有人买,纯洁得不知鬼为何物的罗克就打算买下庄园用来关押暮影,有空的时候再和她玩SM!

      想到暮影绑着被自己操,一边淫叫一边哀求的痛苦模样,罗克都觉得自己太邪恶了,但这是剧情需要,纯洁的他也只能忍着伤痛做邪恶的事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