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宠第五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简介:

        为了能在化妆舞会中崭露头角,罗克前往道具店选道具,更是与老板娘……

      化妆舞会潜藏危机,本着“只有我能陷害别人,别人不能陷害我!”

      的原则,罗克成功化解危机,更与蜜莉玩起成人游戏。

      在罗克看来,布加不可怕,可怕的是暮影,所以他去找铁匠铺老板打造超大号铁笼,试图捕捉暮影!

      罗克:早知道就给你三万金币!你这见钱连菊花都开的死矮人!

    新增人物:

    暮影:守夜一族中的潜行者,移动速度急快,效命于安东尼伯爵

    加莎:道具店老板娘

    多妮琳:蜜莉妈妈

    美雪:矮人族小美女,力气奇大

    水月:水月茶阁老板娘

    布德利:铁匠铺老板,矮人

    布加:狄克的双胞胎弟弟,效忠于安东尼伯爵

    第一话 暗潮涌动

      罗克想接过邀请函,但又不敢伸手,因为他的鸡鸡太大了,他必须用两只手才能完全遮住。

      见罗克满脸尴尬,蜜莉瞇眼道:“二十八号我家要举行化妆舞会,有邀请你,约瑟芬院长和拉妃儿小公主,务必到场哦。”

      “你家?”

      “忘记和你说了,我爸爸是卡纳男子学院院长狄克。”

      “哦,知道了。”

      见拉妃儿在房间里逗尼玛尼魅,罗克便道,“信放在桌上,我刚刚去做运动,太热了,所以就没有穿衣服。”

      “你……在学院经常这样?”

      蜜莉那双红眸在眼眶里转呀转的,根本不敢与罗克对视,目光老是瞄到罗克双手,都在想象着被手挡住的阳物是何模样。

      “额……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就让你撞到了,真不好意思。”

      见约瑟芬院长脸色不佳,罗克忙道,“我要去换衣服了,有空再聊!”

      看着飞进房间的罗克,蜜莉脸瞬间就红了,罗克那两颗垂着还摇晃着的蛋蛋都被她看到了,还想多看几眼,罗克就从衣橱里抓出一套衣服跑进了浴室。

      将信放在桌上,和约瑟芬聊了几句,蜜莉便离开了。

      片刻,衣冠楚楚的罗克走了出来,依旧是平时那般打扮,只是少了象征斯文的无镜片镜框,镜框还在沙洛姆房间呢。

      见约瑟芬还站在门口,罗克便走过去。

      约瑟芬穿着白色短窄裙,裙摆有着一圈紫红色星星月亮做修饰,上半身则是一件白色高翻领女士衬衫,很紧身,有点透明,双乳高耸,黑色文胸隐约可见,但约瑟芬完全没注意到这个,毕竟在她心里,罗克只是一个龙人,并不是男人,只不过那次罗克干得黎丝老师连连浪叫的场景还时不时浮现在约瑟芬脑海里,尤其是看到罗克时。

      面带微笑,罗克道:“院长,抱歉,回了学院还没有去找您问好。”

      “我是知道你回来,所以特意过来找你聊聊,没想到你竟然什幺都不穿,风风火火地……呵呵。”

      见约瑟芬没有责怪的意思,罗克松了口气,解释道:“因为在战场上还无法变成龙之王,所以玛姬医生特别着急,梅里亚和圣菲鲁斯那边没有设备,所以一回来吃完饭就让我去做个身体检查,检查到一半,听说院长您来寝室了,我一着急就……”

      罗克满脸傻笑,还有点害羞地摸着后脑勺。

      听到罗克这番回答,又见他这般害羞,约瑟芬刚刚冒出的好多疑问就都烟消云散了,道:“刚刚小公主和蜜莉都有和我说你的英雄事迹。在你没有蜕变成龙之王之前,你就已经这幺厉害了,做为看着你出生看着你长大的院长,我真替你高兴,也希望你能再接再厉,为自己为学院为国家争一口气。”

      “我会努力的!”

      (努力你妹!你们都不在乎我的生理需求!就知道把我往战场上推!小心我把你推倒奸到你喊呀咩嗲!

      拍了拍罗克的肩膀,约瑟芬道:“刚刚回来,你们好好休息吧,下午你们两个都不用参加训练,先调理好身子。”

      “好的。”

      约瑟芬离开后,合上门的罗克刚转身,就看到脸都阴下来的拉妃儿左右手各握着一只平底锅,阵阵杀气汹涌而来。

      “怎幺了?”

      “做为我的龙宠,你竟然在外面裸奔!”

      “刚刚你没有听到我的解释吗?”

      “毛线!”

      “毛你妹!我说实话你又不相信!”

      “就当你说的是实话!但脸面还是要的啊!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外面裸奔就相当于我在外面裸奔吗?我是你的主人耶!”

      “我还真想看你在外面裸奔的样子,飞机场,嘻嘻。”

      “毛线!”

      话落,两个平底锅就飞了过去。

      罗克左右手各抓着一只平底锅,得意洋洋,却飞来了第三个平底锅,他忙用大腿夹住,夹是夹住了,握柄却打到了鸡鸡,鸡鸡和蛋都发疼的罗克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一大早,罗克就被拉妃儿以极其暴力的手段叫醒去吃早餐。

      吃过早餐回寝室休息了一会儿,快到训练时间,罗克和拉妃儿就去了操场。

      早上的搏击课和枪术课并没有什幺特别,只不过罗克又被卡萝当作肉搏对象,吃了豆腐的同时也被摔得嘴啃泥。

      下午三点,骑术课。

      此时一年级学员都已集中在操场,七只体积庞大的龙宠正和主人做着热身运动,奔跑、飞行或振翅。

      看着其他学员的龙宠,拉妃儿又看着自己的龙宠,虽说罗克没有它们大,没有长翅膀,但在拉妃儿心目中罗克比它们都棒,特别是在战场上。

      撇开还在学院的龙骑士,单说圣龙骑士团,圣龙骑士团都有参战,但她们三十多人都没办法击退阿克罗里军,罗克单凭一人之力就击退了黄金猎队,渐而扭转了整个战局,那做为龙宠的他就比圣龙骑士团的所有龙宠都棒,那自然也比学院里的龙宠棒了。

      想着,拉妃儿就满脸得意,但看到学员们骑着龙宠在天上飞呀飞时,她还是有些失落。

      见罗克盯着自己,拉妃儿就别过头,不想在罗克面前表露。

      呢喃走到罗克面前,道:“罗克,上次跑步输给了你,我们再来比赛一次。”

      看着庞大得像马车的呢喃,罗克道:“我不想打击你的自尊心。”

      “我现在是浑身燥热,来比赛吧!”

      说着,呢喃还用双颚去戳罗克的手臂。

      被弄得有点烦的罗克只得答应,并和呢喃走到了外围跑道。

      “罗克,加油哦,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

      已骑上呢喃的朱迪丝满脸笑意,还故意撅起屁股,让罗克看到她的黑色丁字裤,阴唇都差点跑出来了。

      压低声音,朱迪丝道:“我很想给你,但是我妈妈回去时说在她再次来学院前,我绝对不能和你爱爱,要不然就打死我。”

      “你能忍得住吗?”

      淫笑着,罗克已做好準备。

      做为裁判的拉妃儿干咳两声,喊道:“预备……跑!”

      罗克正準备跑,呢喃却张开双翼,完全挡住了跑道。

      “喂!你占了我的跑道!你赖皮!”

      呢喃乱叫两声,得意洋洋的朱迪丝就驾驭着呢喃往前狂奔,留下罗克在风中淩乱。

      “罗克!快跑啊!”

      拉妃儿喊道。

      看着速度比上次快了近一倍的呢喃,罗克已知道自己绝对跑不赢,遂抱着后脑勺,哼着小曲儿走进操场,完全放弃了比赛。

      “罗克!”

      拉妃儿很郁闷,“在我心目中,你比任何一只龙宠都来得厉害啊!”

      耸了耸,肩膀,罗克道:“傻逼才会去跑。”

      “你不跑我就叫汉妮拿二十个平底锅来!我会把你煎成蛋!”

      受到威胁,罗克只得重回跑道并往前跑,悠哉悠哉。

      呢喃转过头看着远远落后的罗克,非常得意,就连它的主人也是那般得意,完全没有注意到试飞完毕的菲妮珂丝已驾驭着她的龙宠雷池落到跑道上。

      菲妮珂丝先反应过来,刚想叫出声,呢喃却撞到了雷池屁股,紧闭的双颚插进了雷池屁眼,表演了一场另类的爆菊,而脑袋撞到雷池坚硬屁股的呢喃晕乎乎的,拔出双颚就倒在地上,被爆了菊花的雷池则泪流满面地看着呢喃。

      “机会来了!”

      嘴角上翘的罗克像一阵风般超过呢喃。

      当呢喃清醒过来时,罗克已跑到了终点。

      郁闷的呢喃跑到罗克跟前,道:“我们再来一次!”

      “我累了,改天吧。”

      “求求你,就一次啊!”

      “不了,我真的累了。”

      得了小便宜的罗克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

      “就一次啊,罗克,你别这幺小气。”

      “你先打败你后面那只再来找我吧。”

      呢喃回过头,就看到刚刚被它爆了菊花的雷池狂沖而来,嘴里还冒出电火花。

      呢喃是水系龙宠,它最怕的自然是雷系龙宠,所以一看到要使用魔法攻击的雷池,它就逃开了。

      两只龙宠绕着跑道追逐,她们的主人则在争论着谁对谁错。

      罗克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二十分锺后,穿着女式衬衫,花格子超短裙,唇红齿白的莎洛姆出现在学员面前,抛了个媚眼给罗克,说了番今天训练重点后,莎洛姆便让学员们按照序号训练,她则站在一旁看。

      每当一名学员完成训练,莎洛姆便会说出她的优点和不足自处,有点无聊的罗克就坐在莎洛姆后面,老是盯着莎洛姆那被条蓝色内裤裹得紧绷乃至阴毛都露了出来的私处,拉妃儿则坐在地上看着学员们的训练,心里充满了对天空的渴望。

      舔了舔嘴角,罗克都想脱掉莎洛姆内裤,一肉棍插进她的肉洞或屁眼,幻想着莎洛姆一边教导学员一边和自己做爱的场景,罗克口水真的流出来了。

      看到罗克这般丑态的莎洛姆忍不住笑出声,转身,弯腰,故意在罗克面前露出深深的乳沟,道:“要是受不了,你就去找玛姬医生,她这会儿应该很有空的,或者卡萝老师,她应该在房间里睡觉觉。”

      “我可不想精尽人亡,等晚上再说吧。”

      “你会忍得住都有鬼!”

      白了罗克一眼,莎洛姆就一脸严肃地看着已完成训练的朱迪丝,叫道,“朱迪丝!这次的飞行你掌控得非常好!只是你忽略了敌人扣下风魔枪副扳机时带来的影响,不过这是难免的。下个学期将有实战演习,到时候你就知道该怎幺办了。”

      “谢谢老师提醒。”

      朱迪丝忙谦卑地低下头,眼睛却盯着罗克胯间,那儿已搭起帐篷,知道罗克是因为莎洛姆老师才勃起,朱迪丝就有点郁闷,但也没有说什幺。

      黛比无法完成训练,莎洛姆非常的不满意,黛比只完成了简单的飞行,一些莎洛姆交代好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训斥了黛比几句,莎洛姆就看着丝蕾迷娜训练。

      丝蕾迷娜是表姐妹,心意相通方面会比一般的龙骑士要好,所以莎洛姆对她们的训练不同于其他龙骑士,主要是训练她们之间的配合,就像当初她训练玛莎玛丽亚姐妹花一样。

      训练结束后,莎洛姆和罗克聊了几句便离开了,大部分学员和龙宠也都纷纷离开操场,唯独黛比和她的龙宠芭比还呆在操场。

      黛比坐在草地上望着蓝天,芭比则趴在她身后,龙瞳里充满了悲伤。

      早就注意到黛比心情不佳的罗克让拉妃儿先回寝室便走向黛比,蹲在黛比面前,微笑道:“现在天上可没有星星哦。”

      黛比回过神,十分惊慌,支支吾吾道:“我……我……不是……”

      “不是看星星,那是看月亮?”

      “不是……”

      黛比整张脸胀得通红。

      此时的黛比惊慌失措得像只落入猎人陷阱的小兔子,头摇得非常厉害,及腰微卷红发随着她娇躯的摇动而如柳叶儿般摇曳着,两束垂至胸前的发束就像手般隔着校服抚摸着黛比那32?酥乳。

      加之黛比身躯娇小,模样娇弱,富有爱心的罗克都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呵护,不过要真的抱住黛比,估计芭比会咬死罗克。

      “如果你要看星星看月亮,我晚上可以陪你的。”

      “没……”

      “这些天的训练都不尽人意吗?”

      黛比眼里写满了失落,微微点头就低头注视着小草,喃喃道:“虽然自己很努力很努力,但却什幺收获都没有,从小到大都一样,还以为加入学院就可以让自己变强变得不再懦弱,可……”

      见黛比身子在颤抖,罗克就抓着她那滑嫩嫩的双手,微笑道:“你应该这样子想,你是几千人中被选中的八个人中的一个,概率超级低,这就说明你成功了,只不过要巩固这成功有那幺一点点的吃力,这是非常正常的。你加入了谁都想进但都进不了,培养龙骑士的学院,那自然要经受常人难以承受的训练,而你只是暂时性的跟不上进度,要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像朱迪丝那样驰骋蓝天,赢得所有人也包括你自己的掌声。”

      “朱迪丝真的很棒,她是我们中最好的一个。”

      微笑着,黛比道,“罗克,谢谢你开导我,我会好好努力的。”

      芭比打了个呵欠,道:“罗克,你这样子开导没什幺用,要是主人明天又失败,她又会这样子的,和主人相处了这幺久,我一直觉得主人非常胆小但又渴望变得坚强。”

      “是啊,所以你要做好自己的本份。”

      “我也想,但总是配合不了。”

      “你们在说什幺?”

      黛比好奇道。

      “芭比说它想吃草,我就说它的本份不是吃草而是吃肉,它还说它要变成草食性动物。”

      “你才是!”

      瞪了罗克一眼,芭比就歪过头,看都不看罗克。

      拍了拍手,罗克道:“现在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要不我陪你做一次下午的训练吧,要是你表现得好,晚餐我请。”

      “不了。”

      “再做一次。”

      “呵呵,还是算了吧,我不行。”

      “芭比都跃跃欲试了!”

      “我可没有说过。”

      “呀!”

      在黛比惊叫声中,罗克一把就将她抱起并放到龙鞍上,罗克则坐在她后面,紧紧抱着黛比,引导着她的手抓住缰绳,并附到她耳边道:“有我陪着你,你一定能成功的。”

      “你不怕掉下来吗?”

      “我皮糙肉厚。”

      “好吧,那我就再做一次。”

      俯身吻了下芭比颈部,黛比就驾驭着芭比往上飞。

      怕黛比说中,罗克就两手环抱着黛比,魔手无意触到了黛比乳房下缘。黛比戴着文胸,并没有什幺手感,但罗克此时此刻也没心思去吃豆腐,只想保住小命的同时让黛比完成训练。

      “希望能成功吧!”

      芭比叫了声就停在半空。

      让罗克抱紧主人的同时抓紧缰绳,芭比就在空中连续翻了五个跟头,翻得罗克都差点将脾髒吐出来才停下,接着又在空中做着非常复杂的动作,而做动作的同时黛比必须以缰绳或用大腿碰触龙鞍指示芭比,要不然芭比无法完成动作。

      “让主人控制我!”

      感觉到黛比全身都在发抖,罗克便松开抓着缰绳的手。

      “你干嘛?”

      黛比急忙抓住缰绳。

      “现在我坐在你后面,如果你不好好努力,我死了,你要负全责!”

      “怎幺这样子!”

      黛比两眼睁得非常大,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并驾驭着芭比完成了非常困难的数个动作。

      “坐稳了!”

      双腿夹紧芭比,娇躯压在芭比身上,黛比便驾驭着龙宠往下飞,几乎垂直!

      总觉得自己要坠地的罗克吓得拼命喊叫,而此时莎洛姆正站在操场边缘静静看着这一幕。

      “算上风魔枪扰乱风元素,极限停滞高度应该是……对!就是那里!”

      黛比用力拉缰绳,芭比就扇动龙翼减缓速度。

      当速度减为零时,龙宠芭比才缓缓落到地面。

      罗克跪在地上,捂着小腹干呕着,却吐不出东西。

      “竟然比朱迪丝做的还好。”

      莎洛姆倒吸一口凉气,“为什幺平时表现得那幺差,难道是因为黛比喜欢罗克吗?”

      “罗克,谢谢你。”

      黛比喜极而泣。

      “没……没事……”

      站直,深呼吸,脸色苍白的罗克道,“现在你应该相信自己了吧?”

      “嗯!”

      黛比上前紧紧拥住罗克,却又像弹簧般跳开了,一脸羞红,想看着罗克,但一看到罗克,她的心跳就加快,快得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所以就一直低着头。

      “罗克!谢谢你!请接受我友爱的拥抱!”

      也快哭出来的芭比像禽兽般扑向罗克。

      罗克急忙跳开。

      咚!

      看着那块都凹下去的草地,罗克叫道:“你妹!你想要我命就直说!”

      “抱歉,我太激动了。”

      芭比泪眼汪汪道,“这样子就不会被呢喃它们看不起了。”

      见芭比又扑过来,罗克再次闪开,并跑向寝室,道:“黛比!相信自己!胜利女神就会和你拥抱!”

      “谢谢你!”

      “真是的,都不和我拥抱。”

      芭比抖了抖双翼,趴在黛比脚边休息。

      见莎洛姆老师走过来,本还打算坐地休息的黛比站得比剑还直,一脸严肃,做了个有点稚气的举手礼。

      “老师能不能和你谈谈?”

      “当然。”

      “能不能告诉我是什幺力量让你表现得这幺的好?我想知道原因,那样子以后才知道怎幺训练你。”

      微笑着,黛比道:“我本来非常害怕,但罗克说出那句话时,我就觉得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力量,就好像看到了我妈妈。”

      “那句话是我爱你?”

      “什幺?”

      “额……你说的那句话是哪句话?”

      “如果我死了,你要负全责。”

      “罗克竟然会说出这幺不负责任的话?”

      “但我很感谢他,要不是他说出这句话,我绝对不可能完成训练任务的。”

      顿了顿,黛比继续道,“罗克真是一个好哥哥。”

      “好哥哥……”

      想起罗克干自己的淫靡画面,莎洛姆怎幺也无法将罗克和“好哥哥”这三个字挂上钩,要说罗克是干女人干得很棒的哥哥,那还差不多。

      “老师,今天的训练我算及格了吗?”

      “呵呵,是啊。”

      摸了摸黛比的脑袋,莎洛姆道,“在这幺多学员中,就数你最胆怯。”

      “抱歉。”

      “不过刚刚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你,质的飞跃,好好保持吧!”

      站起身正要走,莎洛姆又问道,“你知道风元素的紊乱范围?”

      “知道一点点。”

      “有空的时候我会请枪械师安吉莉娜来上课,到时候你就可以了解更多关于最小停滞高度、最大停滞高度和极限停滞高度。”

      “嗯!嗯!”

      点了点头,莎洛姆含笑道:“知识是死的,运用于实践才是真理,你刚刚做得确实非常好,加油!”

      看着走远的莎洛姆老师,激动得眼泪都迸出来的黛比紧紧抱住芭比的脖子,在它脸上亲了十几下,同样很高兴的芭比则昂起头,张嘴,喷水。

      黛比被淋成落汤鸡,校服紧贴肌肤,趋于透明,文胸内裤都显现出来,脸红的黛比忙跑向寝室,芭比则在湿答答的草地里滚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

      第二天下午的骑术课,黛比表现得并不理想,和平时对比是有点进步,但和昨天下午比起来,黛比表现就逊色太多了。

      思考了番,莎洛姆便让罗克成为黛比的副龙骑,让他们一起训练,结果黛比的表现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对比之后,莎洛姆终于得出结论,那就是黛比有了罗克就会超常发挥。

      得出这个结论,莎洛姆就觉得未来的某天黛比也会成为罗克后宫一员,但那一刻别太快来临,要不然师生一起服侍罗克,甚至是一起吸着罗克的肉棒,吃着他的精液,那多难为情啊!

      当夜十一点,202寝室。

      拉妃儿早已睡着,本还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被她踢到了地上,没什幺睡意的罗克只得捡起被子盖在拉妃儿身上。

      这一举动很平常,但却吓坏了罗克,因为鬼一般的汉妮又从床底下钻出,质问一番后以打酱油的名义离开了寝室。

      被吓得差点心髒病突发的罗克躺在地铺上就更睡不着了,老是盯着床底,就怕汉妮又突然钻出来。

      越躺越觉得不对的罗克就钻到床底,将每个角落都摸了个遍,确定汉妮没有在,他才放心,但还是睡不着,就溜到阳台,倚着护栏看满天繁星。

      (大咪咪神女,我本想在梦里和你做爱的,但离开卡纳太多天,这两天都有点失眠,想和你爱爱都没办法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通宵,我就晚点睡,你可要等我,我会把你干得一直喊哥哥的。

      想象着在模糊梦境操神女,神女还一直喊哥哥的淫靡场景,罗克竟然有了反应,鸡鸡顶着四角裤又顶到护栏,轻微摩擦,罗克竟然有了快感。

      有了快感,罗克就继续蹭着护栏,动作极其猥琐,却又满脸惆怅地望着闪闪繁星。

      不知多久,一个黑影落在了护栏上,罗克的视线被一对超级巨乳挡住,不用多想,罗克就知道这对富有母爱的巨乳的主人是暮影。

      知道暮影要游说自己,罗克并不害怕,继续用鸡鸡蹭着护栏,嬉笑道:“黑色小乳牛,多日不见,你的咪咪又大了不少,看样子你的主人是没少给你爱的滋润吧?”

      在罗克看来,暮影效忠于安东尼伯爵,那幺她下面的洞洞绝对已经被安东尼伯爵干了无数次,就像露露,不过要是如此,暮影又为什幺介意给自己干一次,难道只允许安东尼干她?

      如此一想,罗克就更想干暮影了,甚至伸手去抚摸暮影小腿,隔着布料也很有手感。

      落到罗克身后,暮影冷冷道:“我本该前天来找你,但被一些事耽搁了。罗克,我还是那句话,成为安东尼伯爵的部下,要不然你会死得非常难看。”

      蹭着护栏,罗克扭过头道:“我好像很少看见有死得很好看的人,但要是你专门替死人化妆,那这世界就会有很多死得很好看的人了。”

      亮出匕首,暮影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我现在就去杀掉拉妃儿!”

      “你敢!”

      罗克不再用鸡鸡蹭护栏,而是狠狠盯着暮影,道,“如果你敢动拉妃儿一根汗毛!我绝对将你的逼操烂!”

      “我暮影不怕任何威胁!”

      “你试试。”

      咧嘴而笑,罗克已用风魔枪顶住暮影的乳房,微微用力,硕大的乳房就凹进去,枪身有一半都被乳肉夹住。

      “你开枪的速度太慢了,而且引聚风元素也需要好几秒的时间,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

      “要是惹怒了我,一切规则都会消失,你会死得很难看,但我会替你化好妆。”

      沈默片刻,暮影道:“主人派我来是给你下达最后期限,要是明晚零点之前你还不归顺,那幺你以及你认识的人都会死掉。”

      如幽灵一般的汉妮突然出现在暮影身后,幽幽道:“你可以杀掉罗克或者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唯独不能杀了我的主人,也就是拉妃儿。”

      “那我先杀了你!”

      罗克和汉妮还未反应过来,一道寒光就已闪过,汉妮颈部被隔开,鲜血直流。

      “罗克,希望你不要成为第二个她。”

      说罢,暮影已消失得无影无蹤。

      “你没事吧?”

      罗克忙抓住汉妮的手。

      “没事。”

      面无表情的汉妮甩开罗克的手,摸了摸伤口,还将粘着鲜血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着,让罗克恶寒不已。

      定眼一看,罗克震惊了,更是无比蛋疼,汉妮脖子上那根本不是鲜血,而是蓝色液体!

      “不管怎幺样你都死不了吗?”

      “你要不要试一下?”

      “没兴趣……”

      长歎一声,罗克道,“真希望我是史莱姆或者有一半史莱姆血统也行,那样子我就天不怕地不怕,想干什幺就干什幺,谁也阻止不了我。”

      露出猥琐笑容,罗克继续道,“我还可以从门缝溜进去偷看美女洗澡或者睡觉,然后……”

      罗克口水都流出来了。

      满脸黑线的汉妮道:“半液态生命体不是不死之躯。”

      “那弱点是?”

      “就是……不告诉你,要不然你会反过来对付我。”

      冷哼一声,汉妮已走进寝室。

      “告诉我吧,顺便谈一谈人生理想啊!”

      “我没有人生理想。”

      “谈我的。”

      “对你那龌蹉的人生理想不感兴趣。”

      拉开门,汉妮就走了出去,罗克则傻傻地站在房间里。

      第二天晚上就是化妆舞会,地点是在狄克家,做为被邀请的罗克、拉妃儿,他们获得了特权,也就是一整天都不用参加训练,去街上买化妆舞会的服装道具,并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舞会道具,还有约瑟芬院长的,约瑟芬委托罗克帮她选一套服装。

      走进专门卖舞会道具的店里,天生好奇的拉妃儿被琳琅满目的道具震撼了,嘴巴张得非常大,一会儿抓起这个一会儿抓起那个,恨不得将所有的道具都买回去,但她又希望自己的道具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就找来了老板娘。

      “我要一个非常特别的舞会道具!”

      拉妃儿满脸期待地看着风韵犹存的老板娘。

      “风格呢?”

      “就像平底锅那样子。”

      罗克插话道。

      “毛线!死一边去!”

      “平底锅。”

      顿了顿,老板娘微笑道,“单个握柄的平底锅可能不好弄,不过要是弄个双柄的平底锅道具还是可以的,套在身上,上半身为锅,下半身为握柄。”

      扫了眼拉妃儿那有点儿隆起的胸部,老板娘继续道,“以你的身材,扮个平底锅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许说我是平底锅!”

      老板娘愣了下,赔笑道:“抱歉,客人,那你说说大概的风格吧,最好说清楚是哪方面的,角色人物扮演,动物扮演等等。”

      “我想想。”

      罗克戴上恶魔面具,吐出舌头,道:“你就扮演平底锅吧,我真觉得你非常非常适合,嘻嘻,不只是我说适合,老板娘也说很适合,哈哈哈……”

      “闭嘴!”

      抓起算盘扔向罗克,被命中的罗克倒在了地上。

      看着都散架的算盘,老板娘很是心疼,拉妃儿却拍了拍手,道:“待会儿算钱的时候算进去,双倍!”

      “呵呵,谢谢客人,那你说一下要求吧。”

      沈默了足足两分锺,一点头绪都没有的拉妃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刚爬起来的罗克,装出无限温柔,道:“亲爱的罗克,你能不能给我拿捏拿捏啊。”

      退后数步,确定能避开拉妃儿的突然袭击,罗克才严肃道:“要是你不打算扮平底锅,你就扮兔女郎,边走边摇你那小屁股。”

      “不要,再换个。”

      “熨斗?平平的,适合你。”

      “不要!不要!再换再换!”

      “那就……奥特曼?”

      “奥特曼是什幺东西?”

      “就是一种很强大的超人,全身武装,连脸都看不到。”

      “不要不要,我这动人的脸蛋一定要露出来,快说快说。”

      想了好一会儿,罗克长歎一声,道:“那你就扮超级赛亚人吧,整张脸都会露出来,还可以露出你那修长的大腿,和莲藕一样的胳膊,让人都见识到你的美丽。”

      “好呀!”

      “但是……”

      “但是什幺?”

      “额头也要露出来。”

      “没问题,我的额头非常好看!”

      说着,拉妃儿还将刘海儿往上压,露出额头,拉妃儿的额头确实很好看,但她这动作有点夸张,一旁的老板娘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

      确定拉妃儿要扮演超级赛亚人,老板娘便询问超级赛亚人的装扮,罗克就十分详细地描述了一遍,而肚子饿的拉妃儿则跑到街上找吃的。

      当被问到罗克的道具时,罗克想了下,说道:“我要扮鲁鲁修。”

      “什幺东西?”

      见老板娘脸上写满了疑惑,罗克瞇眼道:“其实很简单的,不过我觉得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可能无法将我心目中的鲁鲁修表达出来,所以还是麻烦老板娘你拿笔和纸,我画个大概给你看。”

      “笔和纸?”

      扫了店铺一圈,老板娘道,“你跟我进来吧,里屋有笔纸,都是我老公用的,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不过你是客人,他应该会同意的,呵呵。”

      跟着老板娘走进里屋,罗克就看到一个抽着大烟的男人躺在床上,烟桿子都撅到了天上,短袖短裤,露出的四肢干巴巴的,就像被吸血鬼吸过一样,而抽着大烟的他还一脸的享受,吞云吐雾。

      看了看那男人,又看了看穿着露肩雪纺裙,酥乳半露的老板娘,罗克真不想承认那个瘾君子是老板娘的男人,但事实上他就是。

      (我擦!这哪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简直就是插在一坨被风吹被雨打被雷霹过的狗屎上啊!

      “斯克郎,客人要用一下你的笔纸画道具模型,你出去看一下店铺,好了你再进来抽你的大烟。”

      老板娘道。

      斯克郎斜眼看了他们一眼,极不情愿地走下床,摇摇晃晃往外走,边吐烟圈边道:“臭娘们,给你十分锺的时间。”

      丈夫走出里屋后,老板娘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但又立马换上笑容,从抽屉里拿出笔纸,放在桌上,道:“客人,请吧,将你心目中的鲁鲁修画出来,我会按照图纸赶工,在今晚舞会开始前赶出您要的道具。”

      “其实很简单的,就是一个头盔,一件披风,一套暗蓝色礼服,很绅士的那种。”

      说着,罗克就在老板娘面前展现着自己的绘画才能,老板娘则坐在罗克对面看着画纸,却没注意到罗克画画的同时还老是瞄着她那敞开的领口,两颗又大又挺又白嫩的乳房都露出了一大半。

      边画着,罗克边问道:“冒昧问一句,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很差吗?”

      “挺好的,呵呵。”

      “但看上去你们好像都过不下去了。”

      “没这事。”

      “抱歉,我不该乱猜的。”

      见罗克如此斯文,还带着很阳光的微笑,老板娘就松开牙关,歎气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和我丈夫是指腹为婚,尽管他是个瘾君子,但那时候他家里很有钱。我嫁给他之后,他虽然对我不好,但我也不在乎那幺多,只希望他能戒烟,和我一起经营店铺,结果他吸得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差,更将家产都败了个尽,要是再这样子下去,我都怕自己都会被他卖掉买烟抽了。”

      “那一开始你爱他吗?”

      “没爱过,但这门婚姻是注定的,所以我也没反抗,算是顺从父母吧。”

      苦笑着,老板娘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罗克已画好的头盔,道,“这头盔看上去有点像火焰,外围是火红色吗?”

      “外围黑色,中间的椭圆深蓝色,和衣服一样,披风要黑色,披风里层是红色,裤子和女人的裤袜差不多,要和鞋子连为一体的,边缘是金色。”

      顿了顿,罗克补充道,“要是可以的话,最好配一件白色打底衫给我,要高领的那种,遮住整个脖子。”

      老板娘点了点头,道:“一天之内要赶出来可能有点困难。”

      “我加钱。”

      “我不是这意思。”

      笑了笑,老板娘拿来皮尺,道,“材料费和做工费一共是三百金币,我不会乱加钱的,我要量一下你的三围,然后就开始赶工,争取在晚上七点前赶出来。当然啦,质量也会有保证的。”

      “老板娘你人真好,嫁给他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着,罗克张开双臂,像木头人般站在那里等待成熟的老板娘来量三围。

      皮尺绕着罗克胸膛一圈,确定好胸围,老板娘就依次量了罗克的臂长、脖围、肩宽、腰围和身长,最后是要量罗克的臀围。

      老板娘刚圈好皮尺準备确定罗克的臀围,却愣住了,因为一根巨物顶起裤裆,恰好顶到了皮尺,要是这样子量,数值绝对会偏大。

      盯着弯腰的老板娘那沈甸甸双乳,罗克道:“不好意思,夫人您太迷人了,让我不由自主的……呵呵……”

      “这样子可不好办。”

      盯着那被顶起得有点夸张的裤裆,老板娘似乎看到了一根硕大无比的肉棒,脸微红,笑道,“客人,你摆一下姿势吧。”

      “额……站直还不行吗?”

      “不是,不是,我是说。”

      指着罗克裤裆,老板娘继续道,“改变它的,要不然它的存在会让你的臀围偏大,到时候裤子太松,我可担待不起。”

      “稍等。”

      当着老板娘的面,邪恶的罗克就吸气,手插进裤裆,摆弄着鸡鸡,往哪儿摆都感觉不舒服,他还是喜欢让鸡鸡露出来,但老板娘在场,就算罗克再邪恶也不敢乱来啊,所以他就将乱来的机会交给了老板娘。

      抽出手,罗克干笑道:“不好意思,弄不来。”

      “你还是处男?”

      “才不是!我这幺大了怎幺可能会是!你别小看人!”

      罗克叫得有点大声,但坐在店里靠椅上的斯克郎并没有听到,继续悠然自得地抽着烟。

      见罗克反应如此强烈,老板娘笑了笑,道:“看你这反应就知道你是处男了,其实这也没有什幺,等你遇到心仪的女孩子自然就会破了,让我来帮你吧。”

      舔了舔嘴角,老板娘便解开罗克皮带,拉链一拉,深吸一口气,她就将罗克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到膝盖处,青筋尽显的肉棒弹了出来,摇晃数下后停下,龟头直指老板娘瞳孔。

      “好大!”

      老板娘惊呼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