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夫的荣耀1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简介:

      章言言在戴辛妮的推波助澜下,成为李中翰的秘密情人,但她居然在向李中翰告白的同时,偷走公司的重要磁卡,章言言有什幺难言之隐?难道事情真如罗彤所说那般?

      当赵红玉动用隐藏于背后的势力,意图反击时,姨妈带李中翰去拜访一位美丽的妇人,这名妇人有什幺本事,竟能让强势的姨妈对她低声下气?

    目录:

    第一章 阴沟翻船

    第二章 蓝精灵与格格巫

    第三章 赠车

    第四章 危机四伏

    第五章 胯下之辱

    第六章 三十五岁的处女

    第七章 亲了别人又亲我

    第八章 裙子有奶油

    人物介绍:

    「我」、李中翰:一位年轻、帅气,从没野心到很有野心,从笨蛋到奸猾的小白领。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刁蛮、古灵精怪。暗恋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书,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杜大维:投资部经理,狡诈多疑、阴险好色,出色的投资顾问。

    葛玲玲:杜大维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环境影响,泼辣凶悍,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娴:KT公关秘书。

    朱九同:KT公司总裁。

    何铁军:上宁市委书记。

    罗毕:KT的副总裁兼总经理。

    楚蕙:罗毕的妻子,小麦色的肌肤独一无二。

    唐依琳:KT的头号公关。

    庄美琪:公关部秘书主管。

    杨瑛:李香君的同学。

    闵小圃:李香君的同学。

    乔若尘:李香君的同学。

    侯天杰:KT的财务经埋。

    张思勤:KT的大股东。

    张亭男:张思勤的儿子。

    曹嘉勇:KT的大股东。

    章言言:KT的公关。

    赵红玉:KT的公关。

    何亭亭:KT的公关,何书记乾女儿。

    罗彤:KT的公关。

    樊约:KT的公关。

    何 芙:何书记的女儿。

    秋雨晴:何书记地下情人。

    秋烟晚:何书记妻子。

    孙家齐:KT策划部戳员。

      第一章 阴沟翻船

      我刚想笑,忽然觉得姨妈的话中有蹊跷,越想越不对劲,连忙问道:「妈真的这样跟你说?」

      「嗯。」

      小君害羞地拧着衣角。

      我做贼心虚:「妈还说了什幺?」

      小君摇头晃脑地想了想:「妈还告诉我怎幺样才不会大肚子。」

      我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抱着小君的双肩颤声问:「难道、难道妈知道你……你跟男人上过床啦?」

      「嗯。」

      小君点点头,可怜兮兮地接着说:「妈叫我脱裤子给她检查。我没办法,就只好脱了。脱了后,妈摸了几下就知道我跟男人做过那些事了。」

      「妈怀疑我吗?」

      我紧张得快崩溃了。

      小君摇摇头又点点头:「不是怀疑,是肯定。」

      我吓得全身直哆嗦:「什幺?她怎幺就能肯定?」

      小君翻翻眼:「因为我告诉妈说你强姦了我。」

      看着小君像兔子一般迅速跑回房间,我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笨蛋,一个怒气沖沖的超级大笨蛋。我一边脱裤子,一边咬牙切齿地歎息:「李香君呀李香君,哥今天不好好收拾你,真没法子见人了。」

      「咯咯。」

      笑声从小君的睡房传出来,她一边笑还一边尖叫:「李中翰你是不是男子汉啊?开个玩笑而已,小气鬼,咯咯。」

      我很温柔地敲门:「小君,你先把门打开,我们讨论一下男子汉的问题。」

      「咯咯,我不开,我要练习唱歌。」

      小君真的唱起歌来,五音不全的声调把我的怒火刺激得更旺盛,我冷笑:「难道小君同鞋不吃饭?」

      「谁跟你的鞋子相同了?我穿35号,你穿42号,不一样喔。哼哼,想骗我?要吃也要等辛妮姐来了再吃。对了,还有言言姐,嘻嘻。」

      「编呀,继续编。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

      我恶狠狠地挥舞拳头,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準备把门撬开。

      「吵什幺吵?辛妮姐回来了。你听,门铃响了喔。」

      小君的话音刚落,居然真的传来门铃声。

      我一愣,慌忙穿上裤子。打开门,我眼前一亮,端庄美丽的戴辛妮果然站在门口。

      自从与姨妈见过面后,戴辛妮的打扮几乎都是端庄风格。

      当然,她无论穿什幺都很有品味。小君没撒谎,章言言也来了。她站在戴辛妮身后,很礼貌地向我微微鞭一个躬:「总裁晚安。」

      「啊,哈哈!别客气、别客气。进来,都快进来。」

      我惊喜交加,连忙把两位美女请进屋里。

      小君这时才大咧咧地从她的睡房里走出来,一副什幺事情都没发生的表情,让我恨得牙痒痒。碍于戴辛妮与章言言在场,我只能把怒火压在心里。

      「家里没辣椒,我去买了一点。哎,那间超市好远,我和言言的脚都走酸了。」

      戴辛妮与章言言都是一身制服配丝袜、高跟鞋,走起远路来确实不太方便。

      听戴辛妮的话,她似乎早先来过,难道这些饭菜都是出自她之手?我有点吃惊。

      「辛妮,桌上是你烧的菜?」

      我问。

      「对呀,方阿姨有事不回来,你又经常不在家,小君一个人在家总吃泡麵怎幺行?言言、小君你们快坐呀,我肚子也饿了,不知道这些菜好不好吃。」

      戴辛妮从厨房里跑进跑出,眨眼间又弄了一个有辣椒的调味碟。

      我从惊讶变成感动。戴辛妮还在上班,但心里却牵挂着我的家人,大老远跑来煮饭给小君吃,这份情真难能可贵。

      让我更意外的是,戴辛妮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学会厨艺。我讚歎爱情力量的伟大,情不自禁地在戴辛妮的粉脸上亲一口。

      戴辛妮小脸绯红,也不避让,用手肘推我一下:「快坐下来吃吧!今天第一次做这幺多菜,好开心。大家喝点酒好不好?也算是庆贺我升职,嘻嘻。」

      说完,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啤酒,一一打开,给我和章言言都倒满一大杯,却没有小君的份。

      「谢谢辛妮姐。」

      章言言笑嘻嘻接过啤酒。她年纪虽小,但公关出身的她自然经历过酒水洗礼。

      小君很少喝酒,也不喜欢喝酒。戴辛妮懂得分寸,给小君拿了一杯珍珠奶茶。

      只可惜戴辛妮的细心小君并不受用,她反而觉得被歧视了。

      见大家面前都有啤酒,唯独她面前只是奶茶,小君拉长了脸:「呜呜呜,辛妮姐,我也要喝啤酒。」

      「去去去,小孩子喝奶——茶,别凑热闹。」

      我瞪了小君一眼,拉长「奶」字音。

      本来小君喝点啤酒没什幺大不了,只是刚才她编故事骗我,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我拿起杯子,与戴辛妮、章言言一起碰杯,故意把小君冷落在一边。趁喝酒的时候偷偷瞄她一眼,发现小君胀红脸,我暗暗好笑,这样羞辱她,她一定无法忍受。

      果然,小君突然气鼓鼓地把章言言面前的半杯啤酒抢过来,在大家的错愕中愤懑地尝了一小口,酒还没嚥下肚子,她的眉心已皱得像菜乾似的。

      戴辛妮和章言言见小君这种憨样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小君用手擦了擦嘴边的啤酒泡沫,连连嚷道:「难喝、难喝。」

      「小孩子,你以为是喝糖水吗?」

      我揶揄一句,谁知却像捅了马蜂窝,小君把酒杯举起,气鼓鼓地大骂:「你这个猪头才是小孩子,很了不起吗?来,我们比一比,你一杯我一杯,看谁先醉。你敢吗?」

      「哈哈,和我比?别说你一杯我一杯,就算是你半杯我一杯,你也输不起。」

      我大笑,尝了一口红烧鱼。嗯,味道真不错,虽然与姨妈的手艺相比,火候有所欠缺,但已算得上美味了。我庆幸自己的眼光和运气都不错,戴辛妮确实是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妻子。

      小君的眼珠子转了转:「输不起也要比。哼,就如你说的,我喝半杯,你这个猪头喝一杯;我喝一杯,你就要喝两杯。对吗?」

      「不错。」

      我心里乐开了花,故意不理小君,我知道小君的倔脾气来了就会不依不饶,现在我只需等她上当,好把她灌醉,消消我心头之恨。

      看着满桌都是可口好菜,我食指大动,吃得不亦乐乎,还向戴辛妮频送秋波、动手动脚。把小君气得小嘴抿成一条细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那我就先喝三杯,后面轮到你喝三杯,怎幺样?」

      小君突然大喝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手一哆嗦,筷子掉到地上。

      我弯身去捡,却忽然发现章言言的双腿微开,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

      想起戴辛妮曾经答应我要说服章言言做我的情人,我心脏不禁狂跳,脑子也胡思乱想起来。至于小君说些什幺,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反正我都一口应承下来。

      「倒酒。」

      小君冷哼一声,颇有泰山压顶之势,我哪会把她放在眼里?见小君上当,我心里无限得意。

      「喝醉了很难受喔!小君女士会不会怀恨在心,向姨妈告状呀?」

      我奸笑两声。

      小君勃然大怒,才刚坐下又跺了跺脚站起来:「我李香君绝不会去告状!说话算话,四条腿的马也追不上。」

      「咦?文采又有进步嘛。」

      我强忍着没笑出来,戴辛妮与章言言也拚命地掩嘴,估计是怕饭菜会喷出来。

      我觉得奇怪的是戴辛妮、章言言居然袖手旁观,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小君傻傻地看看戴辛妮,又看看面前的酒杯,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在我们三个人六只眼的注视下,她气鼓鼓地跺了跺脚,拿起酒杯、闭上眼睛,如同喝毒药一般,「咕噜、咕噜」地将半杯啤酒灌进肚子里。

      「咳,李中翰,轮到你了。」

      小君一边咳,一边用手掌擦拭嘴角,我于心不忍。

      小君将一大杯啤酒喝下肚子后,我心中的怒气也消了大半,连忙向戴辛妮递了递眼色,希望她来打圆场。

      可是戴辛妮却视而不见,她一边给小君递上餐巾纸,一边安慰说:「小君,你没事吧?别和你表哥一般见识。他经常喝酒,你哪能跟他比?」

      「再来,我喝一杯,这个王八蛋要喝两杯,嗝。」

      小君打了一个酒嗝,戴辛妮的话倒像更刺激了她,她怒气更盛,毫不犹豫地把啤酒倒进杯子里,端起来「咕噜、咕噜」全喝下去。喝完,又连连打几个酒嗝,一双大眼睛又红又圆,彷彿想把我吃掉。

      我满脸不屑,也倒满两杯,一口气全喝下去。

      为了打击小君的自信,喝完后我咂咂嘴,故意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只希望小君知难而退,小君果然有些犹豫。

      让我纳闷的是,戴辛妮居然给小君打气:「李中翰脸红了,他唬不了人。小君行不行?不行的话,换言言帮你代喝。」

      「我……我没事。」

      小君的脸红得厉害,她脸红的样子可爱极了也美极了,只可惜她现在正咬牙切齿地往杯子里倒满两杯的啤酒。

      我愣住了,小君这是干什幺?难道她要喝两杯?天啊,如果她喝下两杯,我就必须要喝下四杯,我吃惊地看着小君。

      「乌龟王八蛋你看着,我……我现在要喝两杯。」

      说完,小君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喝酒了,不过这次她的速度慢了许多,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把两杯啤酒全喝光光。这时候小君的身形有些摇晃,唯独眼神依然不乱。

      我大吃一惊,也想不出什幺耍诈的手段。这和喝威士忌不同,那幺多啤酒喝下去,就算不醉膀胱也受不了,但男子汉大丈夫又岂能在女人面前赖酒?

      我刚想倒酒,哪知戴辛妮笑嘻嘻地给我倒好四大杯满满的啤酒。见其中一杯啤酒里的泡沫厚了一点,戴辛妮居然把泡沫吹掉,很仔细地添满一整杯。

      我心里大骂戴辛妮一点都不体贴。看着满满的四杯啤酒,我心里发毛,瞄了小君一眼,发现她一条腿已经踩在椅子上,真有酒国女英雄的风範。

      我心头一凛,端起酒杯大口灌下去。

      前两杯还能顺畅喝下,第三杯时,我的呼吸已有些急促,第四杯简直就是气息翻滚、难受噁心。当然,我丝毫没有露出痛苦之色。

      「嗝,小君,你哥的酒量还可以吧?呵呵,我们平手怎幺样?」

      我强装欢颜。

      「前三次都是我先喝,后三次就该你先喝。现在你先喝八杯,喝完我就喝四杯,谁不喝谁就是乌龟王……王八蛋。」

      小君用手抓起一块春卷放进小嘴乱嚼。

      天啊!她哪有半点像天使,简直就是一个小魔头!我心头大骇,这才明白中了小君的奸计。

      完了,今天阴沟里翻船,栽到小君的手里,如今骑虎难下,喝会死,不喝也会死,怎幺办?我绞尽脑汁地想办法。

      「章言言,你倒酒还真勤快呀?」

      我没好气地瞪着章言言,她手脚麻利地倒满八杯啤酒。家里的啤酒杯个个硕大,一杯啤酒刚好等于一瓶啤酒,我光看这一排啤酒杯就心惊胆颤。

      「是……是辛妮姐要我倒的。」

      章言言察觉出我的不快。

      「家里怎幺突然有这幺多啤酒?」

      我觉得奇怪。

      「我买的啊!刚升做财务总监,想喝酒庆贺,就买了不少。」

      戴辛妮笑瞇瞇地看着我。

      「真要喝?」

      我左顾右盼,苦笑不已。

      「当然要喝,难道你要耍赖吗?」

      小君乾脆两条腿都站上椅子,居高临下地向我大喊。

      「怎幺……怎幺会耍赖?我喝,马上就喝。」

      我讪讪一笑,悲怆地端起杯子一口一口地喝下去。一杯、两杯……第五杯下肚,我几欲呕吐,第六杯我再也喝不下去了。

      膀胱胀得厉害、肚子翻江倒海,眼前的人和物都有了重影。我再也顾不上面子,撒腿就往洗手间跑,身后是几道银铃般的笑声。

      我郁闷啊,老鹰给小鸡琢了眼。

      迷糊中,我听到了嗲嗲的声音:「和我斗?哼,真不知死活!言言姐姐、辛妮姐姐,用点力,这头猪好沈。」

      「确实重,真没想到总裁会醉倒。」

      章言言把我的手臂搭在她的香肩。唉,让女人搀扶,真是把脸丢尽了。

      「嘻嘻,还是小君聪明,想出这样的好计,佩服、佩服。幸亏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他一定掉进马桶没人理。」

      戴辛妮不停娇笑。

      我豁然明白今晚是被这三人算计了。心中气愤,气血也跟着上涌,如果不是咬牙坚持,恐怕真要吐出来。

      三个娇滴滴的女人竭尽全力、手忙脚乱地把我半拖半扶进了睡房,像扔死狗一样把我扔在床上。睡房光线不足,我半瞇着眼,看这三个女人到底搞什幺。

      嘿嘿,装醉是出来混的手段,我又不是笨蛋,虽然中招,但好歹想出金蝉脱壳之计。耳边娇喘连连、幽香阵阵,三个女人的重要部位都让我一一触碰过。

      尤其是章言言的乳房,又挺又大,让我郁闷的心总算得到一丝安慰。

      「好了,辛妮姐姐你先拷问,不知道能不能问出秘密。如果真能问出来,那我以后喝醉了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谁也不让他进去,嗝。」

      小君的话一出口,我差点就笑出来。

      她要是真喝醉了,还能自己走进房间吗?何况如果戴辛妮问出关于她与我的秘密,那她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嘿嘿,耍点小聪明,其实笨到姥姥家。

      「我也不知道这方法行不行。这几天他行蹤可疑,打他电话也不接。」

      戴辛妮爬上床安顿我,让我躺的姿势舒服点,还帮我脱去外衣。

      但我一点都不感激她,这和审讯前递来一根香烟差不多。

      想不到她们千方百计灌醉我,就是逼我酒后吐真言。这幺笨的手段按理说只有戴辛妮才想得出来,不过连狡猾透顶的小君也参与,事情就不简单了。

      也许最笨的方法最有效,再加上章言言,就应了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的谚语。

      小君怒气沖沖地附和:「我看百分之八十,不,百分之九十是鬼混去了。我打他电话他也很少接,气死我了,害我吃了四天的泡麵!等会好好审审他,看他肚子有里多少坏水。不过……不过辛妮姐姐要是真的问出什幺,你可……可别生气。」

      「哼。」

      戴辛妮贴着我身侧,用手捏了捏我的鼻子:「李中翰,你醒醒、快醒醒。」

      「嗯……呃……嗯……别……吵……我……」

      我装出神智昏迷、说话含糊不清的样子,故意翻了个身把戴辛妮压在身下,手臂刚好横在她的胸前。

      一阵乱摸后,我把戴辛妮的乳房抓在手里,让她娇呼连连、狼狈不堪,章言言在一旁吃吃怪笑,小君却大骂我是大流氓、大浑蛋。

      「小君、言言,你们去吃饭。我想、我想单独问问。」

      戴辛妮当然不好意思在小君面前问我的风流秘密。在她眼里,小君还是个小孩子,万一我说出什幺露骨的话多尴尬。

      小君与章言言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但小君的口气似乎心有不甘。

      「中翰,你要不要喝水?」

      关上门,戴辛妮又悄悄爬回我的身侧,她一手捏着我的鼻子,一手轻轻地摇晃我身体。

      我只好装醉下去,嘟哝着说不要喝、不要喝。

      「你是不是有其他女人了?你是不是去找王怡了?」

      我想笑,看来王怡在戴辛妮心中是一道阴影。

      我故技重施,又把戴辛妮压在身下,这次乾脆把手伸进她的内衣里,把乳头捏在手心:「没女人……没找……王……怡……王怡是谁?」

      戴辛妮愣了愣,我感觉出她对我的醉话很满意:「告诉我,你还爱戴辛妮吗?」

      「嗯,我最爱……呃……嗯……最爱辛妮,我……骗了她的内……内裤。」

      戴辛妮幽幽歎一口气:「你何止骗我的内裤?你连我的心都骗了,我不求荣华富贵,我只希望你爱我。可是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我不去找你,你也不来找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最爱辛妮。」

      戴辛妮的幽怨像把小刀,把我的心都割碎了。这段时间里我确实冷落戴辛妮,我愧疚万分,发誓以后要多陪陪她。

      房间一片寂静,房外传来小君和章言言的嬉闹声。奇怪的是,我还听到宽衣解带的声音。

      微微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戴辛妮美妙的肉体展现在我眼前,我闻到熟悉的体香,也感触到熟悉的肌肤,肌肤如缎,滑不溜手。滚烫的体温让我血液沸腾,坚硬的大肉棒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吞没,龟头被小舌头不停缠绕,无尽的温柔中,我整个身体似乎都被缠绕。

      脚耻头不小心刮到一片温暖湿润的地方。噢,我默默地吶喊,希望戴辛妮继续。

      戴辛妮似乎与我心有灵犀,她迫不及待地爬上我的身体,将我脚趾头碰到的地方笼罩在大龟头上,缓缓下压。

      我耳边传来销魂蚀骨的呻吟,我也在呻吟。如此美妙的事情我怎能不呻吟?

      但我不会向上挺,我要享受被女人迷姦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特别,大肉棒完全被吞噬时,我兴奋得想大叫。

      「噢,好粗、好大……」

      我又好笑又兴奋,却依然无动于衷,安静得就像一个熟睡的孩子,但我怀疑能不能坚持下去。不停摇晃臀部的戴辛妮火热地吻上我的嘴唇、脖子和乳头,贪婪地吮吸我的乳头。

      天啊,我的敏感神经似乎都集中到乳头。这时候我才体会到为什幺女人的乳头不能随便乱摸,因为那里布满敏感神经。

      见我没有反应,戴辛妮更加肆无忌惮,她不仅随便乱摸、乱舔还乱摇,被吞吐的大肉棒在疯狂的摇动中可怜地坚持着。

      我渐渐崩溃,麻痒感慢慢扩散,锁住精华的闸门似乎已难以阻挡澎湃的力量。

      可就在这个时候,戴辛妮先一步溃败了,她娇哼连连,身体不停地颤抖,如浆的液体喷涌而出,涂抹在我整个裆部上。

      「怪不得小君说你是猪,噢……我快要死了。」

      戴辛妮趴在我身上喘息,舒服了还要调侃我,真把我气死。我假装迷糊地奋力一顶,大肉棒狠狠地顶到她的花心。

      戴辛妮毫无準备,「哎哟」一声,残存在蜜穴中的水浆又缓缓流出来,她顾不上喘息,把脸贴到我面前仔细观察,看我是不是醒了,我假装发出淡淡的鼾声。

      戴辛妮观察半天,这才把脑袋靠在我的胸膛,只是那湿润至极的蜜穴依然含住我的大肉棒,真贪心。

      片刻后,穿好衣服、娇慵无比的戴辛妮走出我的房间。

      见小君焦急地走来,戴辛妮摇摇头:「你哥什幺都没说,问不什幺东西。小君,很晚了,我和言言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小君朝我的房门看了看,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好啊。我哥醉了,就让他好好休息吧。辛妮姐姐和言言姐姐睡我妈妈的房间好了。」

      「好,那我们收拾东西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小君怪笑:「咯咯,我都準备喊辛妮姐姐做嫂子了。你晚一点去上班,我哥也不敢放一个屁。」

      「嘻嘻,不行、不行。就是要做你嫂子了,更要以身做则。」

      「噢,我错了。没想到辛妮姐姐这幺好,大公无私、公私分明、宰相肚子里能撑船。嗯,我也要睡了。好……好像喝多了,头有点晕。」

      小君一番乱七八糟的引经据典把戴辛妮唬得发愣。

      一旁的章言言关切地问:「小君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看看哥就去睡。」

      小君钻进我的房间。

      我见她脚步轻灵不像喝醉,我也稍微安心。她走到床沿向我瞄了两眼,小嘴里嘀嘀咕咕:「哼,既然没问出什幺,还待这幺久?哼哼,想骗我李香君还嫩了一点。等她们都睡了,我再过来盘问这个大浑蛋。」

      还盘问?有没有搞错?我要睡觉了!酒喝多就想睡,一会再来捣弄我,我还用睡觉吗?唉,遇上这幺一个表妹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痛苦。

      等小君离开,我坐起来清理戴辛妮遗留的秽渍,肉棒根部的黏液,又腥又骚。

      我不禁好笑,几天没调教戴辛妮,她浪起来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要是一个月不做爱,她会浪成何样?

      胡思乱想中房门又一次被推开,我慌忙闭眼继续假装昏醉。

      「辛妮姐,我怕。」

      我听到章言言的声音,她怕什幺呢?我暗暗纳闷。

      「别怕,刚才我弄过他,他睡得像猪一样,你不用担心被发现。嗯,等会你先试一下,如果不能适应那东西就算了。当然,你现在不愿意,辛妮姐也不会逼你。」

      戴辛妮吃吃娇笑,很媚的那种。

      「不是,我愿意,我只怕总裁不愿意。」

      章言言害羞地低着头。

      我注意到章言言身上的睡衣透明性感,乳头清晰可见。真要命,连下体的黑影也一览无遗。我硬了,无可救药地硬到极点。

      戴辛妮小声笑骂:「他做梦都想和你做,哪会不愿意呀?现在趁他喝醉,你先试看看。别怪我没提醒你,他那东西有点……有点吓人。」

      章言言怯生生问:「怎幺个吓人?辛妮姐,你都受不了,我又怎能受得了?」

      「一个人受不了,两个人就不怕。唉,其实我不是担心中翰那东西粗壮,我只害怕他持久,每次和他弄完,他都不射。我担心这样长久下去,他一定会找别的女人。哼,以前我在秘书处,罗彤、何婷婷她们不敢放肆;现在我调到财务部,那几个女人骚包起来,中翰还能不被诱惑?他毕竟是男人,那方面又需求旺盛,很容易被这几个骚货勾引。与其让这些骚货得逞,还不如让言言你帮忙。」

      「总裁可是辛妮姐的老公耶!你难道愿意让别的女人分享你老公?真是的,好像人家成了总裁的洩慾工具似的。」

      章言言的责嗔如同撒娇。

      「咯咯,你这个小妮子,我也是中翰的洩慾工具好不好?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是无依无靠的弱女子,现在年轻还可以骄傲一下,但十年、三十年后我们还能骄傲吗?为了将来,我们都必须找到一个好归宿;如果不能找到好归宿,也要找到一个好靠山。中翰是我的归宿也是我的靠山,可是言言你的归宿和靠山在哪?」

      章言言在发愣,戴辛妮继续鼓动:「言言,我们相处时间不短,情同姐妹。我了解你,也知道你偷偷喜欢中翰,所以我希望中翰是你的靠山。等……等你将来找到好归宿,你再离开中翰也行呀。」

      章言言幽幽地歎了歎:「辛妮姐……」

      戴辛妮歎道:「别犹豫了,这个社会很现实。能遇到一个既喜欢又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很难,虽然听到不少中翰的流言蜚语,但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将中翰管束得太严,如果绳子拉得太紧,鸟儿一旦脱离绳子就不会回来了。但若我们联合把中翰的心拴在手里,那就等于把幸福拴在我们的手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