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苍穹之怒21-3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苍穹之怒 第二十一章

      圣洁的神殿内,一个戴着皇冠的美妇正赤裸裸跪在地上,她身无寸缕,只穿了一双尖跟的水晶鞋。美妇没有发觉背后的目光,只抱着雪白的大屁股拚命向后挺起。她挺得那幺用力,以至于纤美的十指都深深陷入肥嫩的臀肉中,浑圆臀球几乎被掰成一个平面,光润的臀缝完全暴露出来,小巧的肛蕾高高鼓起,红嫩的肉孔不住收缩。同时,口鼻间还发出排便似的“吭哧、吭哧”的声音。

      肛蕾越张越大,缓缓吐出一截黑褐色的物体。美妇吸了口气,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哼。那截黑褐色的猛然跃出,却没有掉落,而是直撅撅挺在屁股中间。仔细看去,却是一只香蕉蒂。

      美妇挪了挪雪臀,把屁股掰得更开,翘得更高,然后再次用力。这次肛蕾鼓得更大,几乎被直肠内的异物撑得裂开。细密的菊纹被全部拉平,就像一个红艳艳的浑圆肉环嵌在雪白的臀缝内。

      一根比阳具粗上许多的香蕉,从紧密的肛洞内缓缓伸出。美妇口鼻中的排气声越来越响,她腰肢挺直,两条圆润的大腿左右分开,用尽全身的力气做着淫猥无比的动作,像排便一样,挤出直肠内的香蕉。

      蕉体越伸越长,最后重重掉在地上。失去知觉的肛洞吐出红红一团嫩肉,久久没有恢复原状。美妇喘息着抬起俏脸,试图献给大祭司一个媚笑,却僵住了。

      “看啊,这就是我们高贵而优雅的天后。”迦凌赫张开手臂,叫道:“一个在圣殿靠玩弄屁眼取乐的淫贱娼妇!你们还等什幺呢!”

      荣雪天后呆呆望着敞开的殿门,两手还抱在臀后。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立在门外的四名卫士同样惊骇,他们盯着天后仍然凸在臀间,充满淫蕩意味的屁眼,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来吧!用你们怒涨的阳具填满她的每一处肉洞!”

      “不要!”荣雪天后凄厉地叫道,拚命拣起地上散落的华服。

      迦凌赫脚尖一勾,将衣服踢到门外。荣雪天后跌跌撞撞地奔过去,伸手去抓,忽然胸前一痛,一只高耸的乳房被人重重拧住。

      卫士们拖着四肢,把赤裸的美妇拖进圣殿。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迦凌赫淫笑说:“他们保卫明穹大神非常辛苦,让他们享受一下,也是你应该做的。”

      “不要碰我!我是天后!”荣雪天后疯狂地哭叫着,身子拚命挣扎。

      “你现在是献给我的礼物!”迦凌赫叫道:“我有权让任何人使用你的肉体!张开腿,让我忠诚的僕人插进你的阴部!”

      “求求你……”荣雪天后泪流满面,“我是迦凌氏的女人,请不要这样污辱我……”

      “你是迦凌氏的娼妓,荣雪婊子。娼妓是不能选择客人的。放开你的手,让他们看看你无毛的阴阜!”

      荣雪天后两手紧紧握着腿缝,死命摇头。

      迦凌赫喝道:“把她丢出圣殿,永远不许再进来!”

      “不!”

      “那幺,献出你的肉体。”

      荣雪天后木然望着圣殿的穹顶,让那些士兵一个接一个地进入自己体内,把精液射进自己阴道最深处。

      ***  ***  ***  ***  ***

      “尊敬的明穹大神,敌人提出了非分的要求:他们索要您的圣女——琼玉帝姬迦凌洁。”迦凌赫恭敬地说。

      清水幻成的人像猛然涨起,溢出了水池边缘,“他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吗?”

      “是的。我们需要您的恩赐。”

      明穹大神沉默片刻,温和地说:“我的女儿,你的神态让我心情沉重。这件事这幺令你困扰吗?”

      “是,”荣雪天后低声说:“……我身边只剩下这一个女儿……”

      “不必担心。她们很快都会回到你身边。”明穹大神说道:“让她去吧。我的圣女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侵犯。”

      ***  ***  ***  ***  ***

      “妈妈,我害怕……”迦凌洁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眼中充满了惊恐。

      “不必害怕,你是神的圣女,明穹大神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随时保护你的。”荣雪天后撩起女儿的秀发,柔声说:“为了帝国的子民,你必须去。”

      迦凌洁紧紧捏着母亲的衣袖,“妈妈,今天晚上让我和你一起睡好吗?”

      “妈妈还有许多公务……”

      “我陪着您,妈妈,我会给您掌灯,您渴的时候我会给您递水,您累的时候我替您捶背……”少女哭了起来,“我明天就见不到你了,妈妈。”

      荣雪天后哽咽着说:“神答应过,你会很快回来。和姐姐们一起回到妈妈身边。”

      迦凌洁像被火烫了一下,娇躯一阵颤抖。她没有说话,只无声地流着眼泪。

      荣雪天后抚摸着女儿娇嫩的脸庞,颤声说:“早些睡吧……明天才会有精神。”

      女儿悲戚的眼神还在眼前晃动,荣雪天后却不得不独自去承受屈辱。幽暗的甬道长得似乎没有尽头,她茫然走向未知的深渊。

      “洗得真干净啊。”

      华贵的美妇露出一个凄婉的笑容,“依照您的吩咐,荣雪婊子沐浴更衣,来伺候您和您的僕人。”

      迦凌赫托起她柔若无骨的纤手,大步朝后走去。

      圣殿前站着一排排的士兵,燃烧的火把在庭院中围成一个圆形。

      “你应该感谢我的堂兄,他只给大神留下五十名士兵作为守卫。这就是你今天的任务。”迦凌赫感觉到手中的玉指突然变得冰凉,然后缓缓松开。

      荣雪天后走到火炬中间,一件件除去衣物,然后躺在冰冷的石板上,缓缓张开双腿,朱唇轻轻说道:“来吧。我把一切献给你们,神的僕人。”

      迦凌赫故意选择了室外,让她在众目睽睽下像母兽一样接受耻辱的轮奸,想彻底击溃这个高贵的女人。可她柔顺的外表下,那个坚韧的内核却仍然顽强地存在着。

      迦凌赫气急败坏地叫道:“干死她!干死她这个淫妇!”

      一名士兵扑上来,狠狠突入贵妇体内。荣雪天后两手抠着砖石缝隙,雪白的玉足架在黝黑的肩头上下晃动。耀目的火光使她看不到圈外的士兵——她也不需要看到他们的面容。

      像征权势的王冠掉在地上,精致的发髻披散开来,荣雪天后像一个美艳的娼妓,与士兵们不停地交合着。她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正如大祭司所说的那样,取悦神的僕人,这是她的义务。

      两个月来的经历使荣雪天后发现,自己的智慧、权势、尊严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肉体才价值永存。对她而言,肉体成为一种工具,甚至是交换方式,用以换取大祭司的喜悦,他才会慷慨地付出鲜血,唤醒明穹大神,让她得到所需要的神谕。

      荣雪天后没有选择,只能持续地进行这种交易。她不知道大祭司还会用什幺手段践踏她的尊严,她也不想知道,因为任何交易规则,她都只能服从。

      更主要的则是荣雪天隐约有种感觉,明穹大神并没有惩罚她的淫乱。相反,每当她饱受污辱,拖着不洁的身体乞求神谕时,大神会更加慷慨。

      以前那种模糊的感觉又涌上心头,灾难来自于丈夫的杀戮。自己是用肉体洗去丈夫双手的血腥。也许这正是神宏帝所说的赎罪……

      滚烫的液体射进子宫,怒涨的阳具在柔顺的阴道中获得满足,终于停止动作。赤裸的美妇微笑着剥开阴户,“请继续,帝国的勇士。”

      天色渐渐发白,庭院内竞夜的奸淫还在继续。一具白嫩的玉体横陈阶前,她像是被精液淋过,从头到脚涂满了黏稠的液体。两腿之间的秘处被无数次捣弄之后,阴唇再也无法合拢,红肿的花瓣层层翻开,里面灌满了浊白的阳精。细小的花蒂被人揪得高高挑起,散发着妖艳的红色。

      “肮髒的妓女,把你淫蕩的阴户擦一擦。”

      荣雪天后拿起身旁黏乎乎的内裤,按在下身。阴户像被人践踏过的肥田,发出泥泞的叽叽声。

      阳光从屋脊缓缓升起,照在美妇湿淋淋的娇靥上。她睫毛一颤,连忙睁开眼睛。“啊……”美妇低叫一声,唇角流下一缕精液。

      “请等一下……”她的声音既低弱又沙哑,“我要去送我的女儿。”

      “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迦凌赫冷冰冰说:“还有七个人在等待你的阴道。”

      荣雪天后挣扎着爬了起来,精液一滩滩流到身下,“请您先允许我送走女儿,再回来继续伺候主人。”

      迦凌赫看了她半晌,干巴巴说:“那幺,你的任务要重新开始。”

      美妇垂下柔颈,疲倦地轻声说:“这是我的荣幸。”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