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墙壁里的阳具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是一个跟22年来的其他八千多个日子都几乎一样的一个日子!

    从台北罗斯福路上的台湾第一学府商学院毕业的我,很顺利的在毕业之前就找到了个在信义计画区里的某个知名外商保险公司当业务员。也许在同侪间自己所找到的 这个工作并不特别显眼,但自己坚持第一份工作一定得是四处碰壁、人见人恶的保险业务员,以便从中锻鍊一身「不怕丢脸」的厚脸皮功夫,为未来的从商生涯奠定 良好的基础!

    平时的工作虽然忙碌,但今天….,今天是男朋友22岁的生日,也是与他一同毕业后的他的第一个生日,由于学生时代的我,脑袋里尽是无谓的道德、贞操观念, 持守着婚前不能有性行为的保守思想,每每在两人独处、乾柴烈火之际,总固执地守着自认是良家姑娘的最后一道防线,导致虽也曾替男友口交、打手枪,也曾让男 友隔着衣裤抚摸我全身每个部位,但就是不让他的弟弟闯入我的私处!也许是开始工作、与人的接触面更广的缘故,脑袋里的无谓道德观,随着时日渐渐褪落。

    「是的!」 「我决定要在今日─他22岁的生日时给他一个惊喜!」

    「一定、一定要在今天在男友面前彻底解放!」

    「一定、一定要让男友在今天对我为所欲为!」

    「一定、一定要在今天终结我的处女生涯!」

    就在这样一阵天马行空、胡思乱想时,手机响起之前预订的「10点」铃响,急忙签了外出洽公单,拎了粉红色的公事包离开公司。

    走进NewYork二楼的一家占地约三十多坪的性感内衣精品店,由于时间尚早,店家刚开始营业不久,里面只有我一人独自挑选着满满各式的性感内衣(当然这是自 己事先就打算好的,不然众目睽睽下,第一次到性感内衣店的我还真有点害羞哩!)。发挥了从电视、电影、言情小说及从男友宿舍的衣橱里偷瞄到的 《PlayBoy》《Penthouse》等情色杂誌中所学到关于「性感」内衣的概念,精挑细选了几款黑色网状吊带丝袜、几件篓空的胸罩及丁字裤后便进入 了试衣间準备验收成果了!

    一进试衣间,透过占据整面墙的落地镜,面对着令人洩气的上班穿着的自己,迫不及待地从公事包中掏出精心準备的性感衣物,先把村姑般的上班衣着一併褪去,穿上 Chloe 的宝蓝色深V无袖丝质洋装、相衬的 Gucci 宝蓝色超短性感迷你裙,最后双脚套上 DOLCE&GABBANA 银白色亮皮露趾的5吋高跟鞋。镜中的自己,彷彿又回到大学新鲜人时,那个因参与「2009年网路大学校花」决选,而疯迷数十万宅男争相点阅,大家口耳相传 的…

    「几十年难得出现一次同时具高学历、魔鬼身材、天使脸孔于一身的极品校花….。」至少自己还记得那时网路新闻上这则低俗却也盛讚自己的评审辞!

    透过自己水汪明亮的双眼,落地镜中若隐若现的性感衣饰里,自己168公分、52公斤、34D-23-33的惹火身材,似乎燃起了积存于心中的那团无名慾 火!虽因来自最高学府的课业竞争,以及接踵而至的庞大保险业务压力,自己似乎好久没有像现在这般仔细地正视过自己的身材!好在尚处22岁的自己青春仍在, 自己不仅时常运动并对先天就纤嫩的细白肌肤也常注意地做好保湿、防晒、保养的工作!

    「呵呵!今天一定要把最最最性感的自己,像一道摆放在餐桌上的美味佳餚般,完整地呈献给这三年来一直守候、尊重、包容、爱自己的男友!让他肆意享用!」

    「完全地佔有我吧! 阿志!~~~」 心中吶喊着!

    想到这,镜中自己涂着淡淡嫣红色唇膏的唇,竟也不自主的微笑了起来!

    欣赏过自己之前精心準备的性感衣着,赶紧将它们褪下,脑海中开始闪过一丝淫蕩的思想,毕竟这是自己生平第一次要穿性感内衣,以往自己的贴身衣着,虽还不至 于是老太婆的百年厚纸板肉色钢圈大胸罩、也不是老阿嬷的万年碎花宽鬆五角厚内裤,却也绝对跟「性感」两字扯不上边!几次男友半拉半推地央求自己去购买性感 衣物让他欣赏,都因自己那食古不化的礼教、贞操观念而不了了之!

    「总之!今天一定要穿着最性感的衣服,摆出最撩人的表情与姿态,挑起男友内心最深处的慾念!彻彻底底满足男友!」

    就这样胡乱想的同时,落镜中的自己早已一丝不挂的站在那!禁不住用双手托住一双34D罩杯的乳房两侧,轻轻的向胸口挤压着它们,乳房上粉红色的乳晕稍为被 挤压成不规则的椭圆状,一双鲜嫩粉红色乳头更是微微翘起~~~ 彷彿入口即化般的令人垂涎,我用右手的中指沾了些唾液涂抹在不自觉凸起的乳头上,轻轻地用中指及拇指指尖搓揉着它,左手也在此时不听使唤地伸向下体,拨弄 着那渐渐被唤醒的阴蒂!想着上次男友在电影院里隔着T恤、短裙对我的爱抚…..。

    「啊~~~~!   啊~~~~~!」

    我不禁张开嘴,淫蕩地低吟了几声!

    就在我逐渐进入无法自己的状态,思绪突然被隔壁低吼的喘息声打断,仔细一看,赫然发现与左边试衣间相隔的墙壁上竟然有个孔,一个鬼魅般萎祟的眼正紧盯着自 己赤裸裸的身躯及自己刚刚….刚刚的….媚态!当下正準备大声呼救时,一股淫秽的想法却在此时油然升起,全身起的鸡皮疙瘩告诉自己,自己正兴奋莫名着!一 个原本连面对男友都遮遮掩掩的身体,竟在未被告知的情形下,被陌生的眼紧瞧着,胸前及脸上的微血管迅速扩张,浑身的血红素彷彿都摇旗吶喊告知自己正享受着 这份前所未有的欢愉!

    把腿缓缓套入黑色的网状丝袜中,深知墙壁上的那只眼也正紧盯着自己的动作,对于从未穿过吊带丝袜的我,竟也将四条由腰部垂下的吊带,娴熟地紧扣住大腿网状丝袜的蕾丝端上,按耐着紧张而不断颤抖的身体,当下决定把那只眼当作男朋友的眼,在他面前毫不羞耻地展示自己的身体!

    穿上银白色的高跟鞋后,跨坐在一旁的板凳上。背靠着门、面朝着落地镜,将镜中自己看起来纤细、嫩白又不失浑圆,在黑色网状丝袜的雕琢下更显紧实、神秘的双 腿,毫不掩饰的朝两旁将近180度地张开,让银白高跟鞋踩在两旁的墙壁上。右手将半透明的黑色丝质丁字裤向一旁用力的拉扯,让纤薄的丁字裤底部挂在自己匀 称的臀部肌肉上,开始幻想自己的右手是隔壁癡汉的手,轻轻地抚弄着早以胀大不堪的阴蒂。左手轻拖住微微颤抖着的双乳,大拇指与中指指尖轻掐着硬挺着的粉色 乳头。注视着落地镜中的自己,彷彿是一头发了春的母猫,使劲地诱惑着身旁饥渴的异性!

    「天呀!隔壁的他一定也正盯着镜中淫蕩发浪的我!」

    心中一有这念头时,脑门似乎被雷击般,四肢不听使唤地打起冷颤!右手指尖处的阴蒂,也微微颤抖起来,镜中那完全张开的粉红色阴唇里,竟不自主的流出半透明 的淫汁。我用右手中指轻挑了一些刚渗出的暖热汁液,均匀地涂抹在自己渐渐肿胀起的小阴唇上。无名指上戴着男友年前给的定情戒,此时正摩擦着自己单纯、敏 感、却突胀起的粉色阴蒂!

    「阿~~~~!」我不禁淫叫了起来!

    墙壁的下端突然发出些许声响,一根粗壮且微微向上翘起的阳具从墙里缓缓窜出,阳具的顶端已分泌出少许半透明的汁液,从未见过如此粗壮男根的我,被眼前的景 象给整个震慑住了!不自觉的跪在阳具前,右手紧紧地握住这警棍般粗的阳具,慢慢地将覆盖在龟头的包皮向后退拉时,由包皮里蹦出鹅蛋般大小的龟头,一阵从未 闻过的男根腥臭也在此时扑鼻而来!「天呀~~!」準备毕业考时,男友一整个星期因埋首準备课业没洗澡过的阳具,也不及这巨根十分之一的腥臭。

    眼见包皮褪却 后冒出的龟头根部,被一圈灰白色的体癣团团裹住,原本感到噁心的我,却因仍不断胀大、微微在手内鼓动的阳具,更加的兴奋起来。虽然曾帮男友口交,也曾帮男 友打手枪,但也因只看过、只握过、只含过男友的那话儿,眼前这将近男友两倍粗、怪物般长的阳具,让我仅能握住它一週三分之二的手不禁颤抖着!

    我将嘴朝着正在向我示威的紫红龟头流下浓稠的唾液,掺杂着些许白色泡沫的唾液由他的龟头向下滑落,唾液带动着阳具根部的体癣,顺着完全勃起、硬梆梆的阴茎 上,盘交错结的静脉肉瘤缓缓滑下,就在和着男根体癣湿漉漉的唾液快滑至根部时,我张开双唇,伸出贪婪的舌头,承接住自己的唾液,并温柔的捲曲起舌头的两 翼,试图像包饺子般将整个舌面紧实服贴地托住整个男根的下缘,彷彿让每个舌苔都紧贴着硕大的男根向上慢慢的蠕动,舌尖使力地翘起,试图将刚刚所有流下的唾 液混着原本包裹住龟头的体癣,重新完整吸入自己的嘴里!

    眼前的巨根彷彿回应着我的舌头,不断向上翘起又向下拍落,舌面上的唾液也被丝丝拉起。看着镜中的此种淫秽情景,让我更加想彻底地用我的嘴服侍这巨根!当我 的舌舔狁至龟头顶端时,马上张开涂着嫣红唇膏的唇,套住眼前这怒吼着的巨根!

    双唇紧紧贴着这硕大的龟头、顺着龟头的形状朝下滑动,直到整个鹅蛋般大小的龟 头没入我口中时,感觉到它正在搅拌着刚刚吞含至口中的唾液,可能是自己的嘴真的张的太大、太久了,紧绷着的喉头肌,催促自己的唾液腺不断分泌出更多、更浓 稠的唾液!随着他缓缓将阳具更深、更深的插入我的嘴里,唾液也无力地由自己的嘴里满溢出来,顺着两边嘴角不断渗出,沿着自己的唇角流至下巴,再滴落至自己 的胸口,当大量唾液流至乳头上时,我紧紧用双手和着滑落下来的唾液,搓揉着原本单纯无垢的一对粉色乳头!

    随着我的双唇接触到冰冷的墙壁,才惊觉到他已经将整根阳具都插入了我的喉内。

    「唔!唔!~~」「唔!唔!~~」

    我不自主的发出不知是痛楚还是喜悦的呜咽声~~~

    「把嘴整个张开!」墙壁对面的男人第一次以低沈的口气出声跟我说。

    我好像中邪般地直觉听令于他,将嘴尽力张开到极致,双唇及上下排牙齿紧扣着墙。此时,那个刚刚以充满磁性、低沈嗓音命令我的男人,开始毫不留情地在我嘴里 猛力地大幅度抽插他的阳具。每一次的撞击,我的胃酸都彷彿要从胃里朝食道口逆向喷出;每一次的撞击,都彷彿要刺穿我的喉头根部直闯入我的后脑勺;每一次的 撞击,眼泪、唾液和着胃液分别不断从眼里、口中夺眶喷泻而出!

    「唔!唔!~~」「唔!唔!~~」

    我仍尽力张着自己的嘴,感觉自己的嘴像他的奴隶任他的阳具尽情鞭打,感觉自己的嘴像一团不属于自己的死肉泥团任他的巨根无情绞!慢慢的,不知是镜中的自 己、还是真实的自我,开始感觉到一股被虐待的快感,那是一种被揭去身上层层枷锁,让一个陌生男子任意玩弄、随兴摧残的莫名愉悦;那是一股参杂着惊恐、受 虐、彻底解放、无力招架、全人委身的複杂情绪。

    「够了!臭婊子! 把腿张开背对着我,让我彻底干烂妳!」低沈的嗓音又再度命令着我!

    我不假思索地将纤细的双腿张开,下体朝着墙壁上的孔洞而去,可能是刚刚过于兴奋的缘故,此时才惊觉到自己的阴唇内早已被大量分泌的淫汁氾滥成灾,为了让自 己能更清楚看到自己的下体,我把右脚踩在板凳上,此时才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淫水正顺着无力垂落的阴唇壁缓缓滴落着!接着墙上的孔洞又再度冒出那熟悉的巨大 阳具,只是此时整个阳具上竟挂满着刚刚我无法克制所喷出的唾液及胃液,让原本就丑陋的阳具,更活像个刚从混浊泥沼窜出、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朝着我的阴道口 急扑而来!

    被镜中的景象惊吓到的我不禁哭嚎着哀求他:

    「温柔点!我….我….我还是个处~~~~」

    可惜话还没说完,整条巨蟒早已滑过我幼嫩的粉色阴唇、整根插入我的阴道里。

    「阿~~~~~!」

    整个阴道彷彿被刺穿,阴道壁彷彿被撕裂,胃液再次地在腹中无情翻搅,脑浆就像要从迸裂的脑门喷发出来。从未经历过的痛楚,从阴道里,像针刺、像灼烧、像雷劈般的迅速透过每一条神经向全身蔓延开来!

    「哦!~~~哦!~~~~~」

    「我还是个处女~~~,求你轻一点~~~~~~!」

    此时说完刚刚无法说完的话,才惊觉:就在刚刚我已经将我的处女给了一个陌生人!!

    就在还来不及感到羞愧、自惭时,刚刚蔓延至全身神经末梢的痛苦,又迅速像导电般地全部又沿着每一条神经排山倒海地传回至阴道里,此时的阴道像是被烈火烧灼 般的痛,原本跨站在板凳上的右腿忍不住提了下来,左右小腿紧紧交合夹住,好像用两腿的力量紧紧夹着一把毫无怜悯、毫无人性的利刃在自己的阴道里!

    「喔!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这幺淫贱的处女阿!呵呵!」低沈的嗓音再度嘲弄着早已无力抵抗的我!

    不知那深插在自己阴道深处,却仍不时鼓动的滚烫阳具在阴道里维持了多久,原本撕裂的痛楚渐渐转成之前被虐的兴奋。我将右腿又再度擡至板凳上,滚热的阳具也在此时缓缓从阴道抽出,镜中的巨蟒此时不仅有先前的唾液、胃液,更挂着浓稠的淫汁及些许暗红色、处女破处遗留的印记!

    才刚抽出,发烫的阳具又再度深深地整根插入我的阴道。只是这时阳具不再停驻在阴道内,而是开始无情、猛烈的来回抽插!

    「哦!哦!~~~~ 轻一点!轻一点! 求求哥哥轻一点!~~~~」

    「就是要让你一次痛个够! 臭婊子才会记住这次的爽!」

    混着低沈的嗓音,隔墙的他挺着穿墙过来的巨大阳具,毫无人性地猛力抽插着我刚刚被破处的稚嫩阴道!

    原本仍旧感到阵阵刺痛的阴道,不知是不是受到他磁性嗓音的催眠,竟开始韵放出阵阵快感!踩在板凳上的右腿,毫无羞耻地腾空张开超过90度踩在墙上,只见落 地镜中,两条纤细嫩白无瑕的腿,拉扯着就像快要被撑破、已经拉开到极致的黑色网状丝袜,发浪似的张开,在试衣间的聚光灯下,清楚的看到在两条嫩白大腿正中 间的交会处,两瓣细嫩的粉红阴唇,正因一条黝黑的巨根来回猛烈抽插,而一张一合发浪着!

    「唔!唔!唔!」

    配合着隔墙的他一次比一次大力的抽送,我的淫叫声也一声比一声淫媚!我的纤臀也一阵阵彷彿自己有生命的配合着阳具抽送的韵律,摆荡在欢愉与狂乱之间!

    「好哥哥!再用力一点!」

    「哦!哦!」

    「亲哥哥!再深一点!」

    「啊!啊!啊!~~~」

    「亲哥哥! 再用力点! 把我的贱阴道插成你的!」

    「啊!啊!啊!~~~」

    「我的亲哥哥!再插深点! 把我的淫汁干到彻底乾掉!」

    「哦!哦!啊!啊!啊!~~~」

    「我的亲哥哥!再深入点! 把我的子宫干穿!」

    「哦!哦!~~~~~~~~~~~~~~~~~~~~~~~」

    「我的亲哥哥!再干深一点! 把我的脑浆整个干爆出来!」  

    不知就这样被狂插了多久,不知自己还淫蕩的叫了些甚幺不假思索的春话!下一次注视镜中的自己,竟然已是像狗一般,四肢着地,仅翘着一个鲜嫩粉臀,毫无保留地让丝毫不想停歇下来的巨根疯狂抽干着!

    突然,硬挺的巨根似乎像卯足了全部的力气猛力的撞入我的阴道,力道之猛彷彿要贯穿入我的子宫,又彷彿要将包裹着睪丸的阴囊整个干入我的阴道里!

    「啊!~~~~」

    被这擎天霹雳的一插,我的双手痉挛地紧抓着深咖啡色的地毯,脸不自觉地朝天仰起,原本粉红稚嫩的乳晕整个肿胀呈暗红色,乳头也整个红咕咕鼓起像要迸开来似 的,缘自子宫口、阴道深处的肌肉无法控制地紧紧收缩,层层严密地包住鹅卵般的龟头无法鬆开,整个阴道内部肌肉开始有规律、不听使唤地一鬆一紧地按摩着那根 粗壮的巨棒!此时,全身开始像被一万伏特电流电殛般,电流在周身流窜久久无法逝去,其中一股最强的电流向上直窜脑门,混杂着酒醉、嗑药、温暖、飘飘然多种 複杂的成分,让自己处在一股从未有的、莫以名状的虚空、欢愉氛围中,久久无法自抑!

    就在我还沈溺在这股极度高潮的欢愉感时,突然被我的阴道深处内壁肌肉紧扣住的巨棒从阴道中狠狠地拔出。顿时,整个阴道突感一阵猛烈的压力,阴道内部同时大 量冲泻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汁,混杂着早已因兴奋而无法控制的尿道所喷注出的猥亵尿液,一阵又一阵、一注又一注从我两瓣早已被插到无力的稚嫩阴唇中猛烈喷出! 镜中的自己,像只发情后无力的母狗,全身软绵绵地趴在地毯上,只有自己的臀部像完全缴械投降般地摊靠在那个幸福来源的墙壁孔洞上,尚余味犹存地左右摇摆 着,不时朝着墙上喷注尚未泻尽的淫汁,期盼着巨棒的再次临幸。

    「妳这个骚货!把屁股向下压一些!」

    高潮仍未散尽的我,朦胧中随着指令将臀部微微向下低压,只感觉自己屁眼被异物闯入,我微张着迷濛的双眼看着镜中自己的下体,只见涂抹着唾液的两根长满浓密 体毛的指头窜入我从未被侵入的屁眼里,当两根粗壮指头整根没入后,屁眼被两片坚硬的指甲背整个无情地扳开来。紧接着,和着浓稠淫汁的巨棒也毫不犹豫、硬生 生、直挺挺地插入了我的后庭!

    「啊!~~~~不!~~要!~~~哦!~~~啊!」

    「好哥哥!饶了我吧!那里真~~~~的~~~~不~~~啊 啊 啊~~~~~~~~要!」

    伴随着极度痛楚,几近求饶的惨烈叫声,似乎更激励着这根残忍的巨棒!肆无忌惮地在我后庭里猛力抽送着!伴随着巨根每次的插入,尚在高潮余韵的阴道受着来自 直肠内撞击的压力,又不知羞耻地喷泻出一注注的淫汁!每次狂力的插入,阴道便无法收歛自己地喷泻一次淫液!不知这样抽送了多少回,不知自己昏死了多少次, 只感觉自己大概就会被这样抽干到死,愤怒的大榔头终于从我的菊门拔出!

    「用妳的贱手抽弄它!我要射在妳淫蕩的身体上!」熟悉的嗓音再度命令着我!

    我几近虚脱的身体摆转过来面向他,用我纤细的双手抓着这根巨棒紧紧抽动着,我的舌又不由自主地朝着让人垂涎的龟头而去,每次极度充血的龟头从双手中窜出 时,就用我饥渴的舌包裹住他,龟头上淫汁混着菊门里的秽物腥辣味,透过舌苔上每个味蕾传达至脑中,令人自觉被全然征服的猥亵感,竟让自己又更兴奋莫名!

    「把妳的腿靠过来!我要射在妳的小腿上!」低沈嗓音的他命令着我!

    仍不断用双手抽动着巨根的我,赶紧把舌头移开,让龟头直挺挺的对着我穿着网状丝袜的纤细小腿,手中滚烫的巨型肉棒突然微微一胀一缩起来,接着一股极度浓 稠、状似麵糊、近乎乳白色的膏状精液射向我右大腿与小腿交际的关节窝处,一整条带状的精液就这样挂在穿戴在我小腿的黑色网袜上,还来不及仔细看清楚第一股 精液的样子,接着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从龟头口不断喷出,右小腿的网袜上似乎挂着一整排的乳白色瀑布!最后剩余的精液缓缓从龟头像拉丝般的向下垂吊下 来,我赶紧伸出贪婪的舌接着它!

    试图将所有被重力拉扯下来的精液都含入口中,当我的嘴又再度回升到龟头处,又不经他同意地张开嘴将仍然坚挺的阴茎整根含入 口中,这全然阳性的气味、极度浓稠的精液….。在我小心翼翼确信整根阳具上的精液都被我舔尽后,才仍依恋不捨地让阳具抽回墙壁的那端!但这浓稠的精液、这 甚至要用牙齿才能咬断的浓精,让原本只嚐过男友清水般的精华的我的口,久久无法忘情!

    看到落地镜中彻底淫贱的自己,突然感到万般羞惭,墙上、地毯上由自己阴道、口中、屁眼所喷泻流出满满的秽物、淫汁,迅速将自己由淫欲构筑的云端拉回了现实 世界,赶紧将所有性感内衣穿上,并套上宝蓝色的套装及迷你裙,若无其事地打开试衣间的门走向柜台!面对着柜台小姐狐疑的眼神,全身羞红的我,指着腿上的吊 带网袜、胸前的篓空胸罩!扔下了五张千元纸钞,说了句:「抱歉!因公司突然有事,不用找了!」便头也不回地赶紧夺门而出!

    快步离开性感内衣精品店的我,身穿性感内衣、超短宝蓝色迷你裙无法遮掩住吊带丝袜上缘的蕾丝边,下楼梯时的每个银白高跟鞋所造成的震荡,都让与小腿隔着网 状丝袜的浓稠精液,顺着网袜上的格子阵阵滑落!此时,满脸羞惭的我只得迈开大步,更加快的离开NewYork NewYork,彷彿身旁匆匆过往的人群都猜透我的心事、紧盯着我,其实就算没有人真的会留意,但我知道,深切的知道:在我身后,有一双鬼魅般的眼正紧盯 着我、紧盯着流着他刚刚才朝着它射出精液的那只小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