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飞机上搭讪并狠干一个日本MM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是今年春节前的事了,我和公司的制片BOSS去香港谈事情,事情谈的

    很顺利,制片先回了北京,我赶到年27才能飞回来。

      我当时心急过年,而且手头也比较紧,就没从香港在待一天买东西,直接坐

    的当天晚上的飞机往回赶。

      我记得我坐的是2月3号晚上七点半的飞机,因为中途落了东西回了趟酒店,

    我到机场已经比较晚了。上飞机后我座位边上已经坐人了。

      坐的是个女孩,25、6岁的样儿,长头发,长相中等偏上,属于比较冷漠

    那种,妆化的也很淡,显得她皮肤很白,穿了一套比较朴素的深绿色大衣,手里

    正抱着一个时尚包包,在安静的等飞机起飞。

      我当时没看出来我旁边坐的是日本人,以为就是个不喜欢说话的女生呢,就

    稍微冲她点了下头表示抱歉,照常入座了。

      飞机起飞。

      一直无言。我就睡觉。

      后来不知道睡到什幺时候,我听到我旁边女孩笑了。

      我好奇,就睁眼。

      发现女孩正在看书。

      我扫了一眼,想看看是什幺书那幺惹人笑,结果吃惊的发现,女孩的书竟然

    是日文的!

      我再看那女孩,忽然发现女孩很白很白,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日系气质,当

    时就断定到女孩是日本人了。

      意识到这点,我精神头暴起,工作的疲劳一扫而空,心想这几年我的宝贝也

    算阅人无数了,但从来还没日过日本逼,当时就来了一股子冲动,要勾到这女孩。

      女孩看着漫画发现我醒了,就看向我,抱歉的对我点点头,意思是不好意思,

    把我给笑醒了。

      我对回了个微笑,指指她的书说:“Japan?”我当时脑子有点放空,

    把日本人的英文说成了日本,也没注意。

      女孩冲我点点头,表情很友好。

      我就又接着用简单的英文问她是来中国旅游的吗。

      她说是。我就又趁机问她都去哪了。

      她说她先去了台北,然后是香港,现在要去北京,之后还要去上海。

      她和我说起话来,我发现她并不像她长的那幺冷,甚至还很友好,完全没有

    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民族矛盾在里面,当然了,我对她也是友好的,因为我想日她。

      说实话,我英文很一般,然而那女孩的英文更一般,而且很日本化,讲得特

    别大舌头,我俩就那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凑凑合合聊了一些简单的东西。

      从聊天中我知道了女孩是个东京人,名字她给我写出来了,但都是日文我看

    不懂,一个像中国汉字的都没有,只知道她英文名是Juri,我后来一直叫她

    JURI。她管我叫大楠。

      聊天里我知道了这个叫JURI的是个学文学的研究生,刚毕业没多久,也

    没找工作,就是一个人满世界的旅游,号称要丰富人生经历。

      我当时听了嘴里佩服她说:“子由义。”(厉害的意思,我少有的几个日文

    积累)。

      心想却在想,这次来中国让你丫彻底的长点人生经历!

      JURI听我会说日文,还冲我伸大拇指,用中文说:“棒。”

      我觉得日本人说中文特逗,估计她也觉得我说日文很逗,就一起笑了。

      飞机中途我和JURi聊了很多北京的事,我给她讲北京好玩的地方。她带

    着一本旅游用中日英三语发音对照的字典,有不懂的她就翻书查,然后还特体贴

    的指给我说是不是这个。

      她把书指给我的时候离我很近,她身上没擦香水,但不知道为什幺,我觉得

    我能闻到一种好闻的味道,可能是日本女人举止投足间都有一种特别“软”的气

    质吧,对男人、即使是不认识的男人也特恭敬。

      JURI并不是一个很风骚的女孩,不管从打扮还是从气质看,她都很知性,

    而且挺有分寸。

      这种知性就像一股墙,一直挡在我身前,我怎幺聊都觉得自己不能和她拉进

    距离。完全没有上手的可能性。

      后来快下飞机了,我还和她说天坛呢,说回音壁的特点,JURI翻了老半

    天字典也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用英文也表达不好,这时我灵机一动,说:“要不

    我当你的免费导游吧?”

      JURI听了连说了好几个NONONO,不好意思麻烦我。

      我特热情的说:没什幺麻烦的,明天我正好休息,可以陪她逛逛,我自己也

    好久没逛北京了。

      JURI还要推辞。

      我就做出了一个很违心的举动,把左手和右手握在了一起以代表中国和日本,

    激动的说:China,japan,friend!fromheart!o

    nefist!

      JURI看我情绪挺激动,怕是被吓着了,以为再拒绝我就会破坏中日人民

    的友好呢,赶紧点头道谢,说thanks。那个动作特别日本女人,我看的当

    时就心痒痒。

      后来我把我手机号留给她了,和她约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

    念碑下面见。

      约在这儿是因为她定的酒店是王府井大酒店,离的近。而且我也想让她感受

    一下咱们已去英雄的气魄,震震她们日本人的牛逼。

      飞机是晚上十一点多到的,我本来想约JURI喝杯东西,但我见JURI

    精神不是太好,我也有点累了,就打车把她送回酒店去了。然后我再回的东四。

    好好休息了一晚,磨兵砺马,準备第二天大干日本人。

      第二天是大年二十八,礼拜一,我是八点二十提前到的。

      我到时纪念碑下面人挺少,显得风很厉。我那天为了耍帅,穿的比较薄,就

    是一件羊毛衫配一个挺时尚的外套,然后休閑裤配旅游鞋,装成一个要旅游的。

    这样穿可害惨我了,风一刮,我都被吹透了,幸亏身子骨比较魁实,我才没被冻

    得流鼻涕。

      我就那幺一直等啊等啊,八点三十,JURI没出现,八点四十,JURI

    还是没出现……

      我心开始打鼓了,心想这个日本妞不会放我鸽子吧?

      我看着纪念碑壁画上的烈士,心里郁闷极了,心想当年我们这些烈士在战场

    上打仗抗日,难不成今天这个叫JURI的小娘们也要对我抗“日”?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走的时候,JURI出现了。

      一袭白衣。

      特别的素。

      她走近后我发现,虽然穿的素,但今天的JURI化妆化的蛮用心的,而且

    精神也比昨天好了很多,从微笑到眼眉都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对了,我忘

    了说了,这女的长的特像一个日本歌星叫中岛美嘉,下面我会放一张中岛美嘉的

    照片,供大家细品。)

      JURI一走到我面前就半鞠躬向我道歉,我心想能来就好,当然不会在意。

    还甜嘴的夸她卡哇伊。她则夸我handsome。

      我俩就有说有笑的往故宫走,到要买票哪,我就让JURI等着我去买票。

      这时JURI要从包里掏钱给我,还问我两张票多少人民币,她要帮我买。

      我赶紧说:NONONO,我们中国人是很大方的,没有让女人请客这幺一

    说。

      JURI坚持要买,还说会付我导游费。

      我当时就装着很生气,说:JURI,我给你导游完全是为了中日友好,表

    达我们中国人的热情,如果你要付钱,那就是侮辱我们中国人的热情!

      JURI估计没听懂我的半吊子英文,但里面几个很严重的词她听懂了,就

    为难的看着我,眼神有点无辜。很卡哇伊。

      我拍拍她肩膀,用了一句英文俗语:友谊无价!

      JURI听懂了,感动的都要流眼泪了,又半鞠躬跟我道谢。

      我潇洒的转身去买票了。

      游紫禁城对我这个进过紫禁城十几回的人来说真的挺无聊的。当天是礼拜一,

    但各种旅游团还是爆棚的多。哪里都是挤挤的。特扫兴。

      我帮JURI租了一个日语的导游器,过程中我也不会用英文讲历史,只能

    带着她瞎转,渴了问问她要不要喝水,饿了问问她要不要吃饭。为了狠日的目的,

    我只能尽最大可能的体贴。

      中间游览时我们还遇上了一个日本旅游团,导游一直在用日语给一帮日本老

    头老太讲解,JURI挺感兴趣,我就陪着她蹭听,过程那叫一个无聊,无聊的

    我都要去撞坤宁宫的宫墙。

      有点性趣的事是我和JURI合影时我都搂她的腰,她也特别配合的靠在我

    怀里。甚至有一张是我从后面双手抱她,她也特自然的和我照了。(很可惜,存

    在我照相机里的照片过年时被我女友发现了,记忆卡当场作古,要不现在我就能

    传照片了。)

      我俩是一直游到中午快一点才离开的。出了故宫大门,JURI已经被我的

    体贴和风度感化了,笑容多了很多,关系也亲昵了很多。她兴奋的说想吃最有名

    的烤鸭,而且特别强调是她要请我吃,我就随和的应了,就带她去了全聚德。

      席间我们为上午的旅程好好庆祝了一下,JURI说她被紫禁城“吓”的厉

    害,说城墙好高好高。我说是你们日本的城墙太矮了,JURI笑着说是,同时

    还说她们日本人也比中国人矮。

      我就跟她一顿扯皮,从中日人民的高矮,一直到中日人民的胸怀,最后扯着

    扯着我就扯到日本女孩子都很漂亮了。

      JURI有点害羞,说她不漂亮。

      我说你要不漂亮,那我就不知道什幺叫漂亮了。

      这句话在JURI心里挺受用,她脸红了。

      后来我趁势叫了瓶二锅头,告诉JURI这是中国最GOOD的酒,一定要

    喝。

      JURI很爱旅游,也爱尝试,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给她倒了半口杯,告诉她,一定要一口喝光,FULLEMPTY,才够

    GOOD。

      JURI很听话,顺从的举起酒杯,还冲我举着示意一下,然后真一口闷了。

      闷完就看她使劲闭起眼开始忍辣,样子极度卡哇伊啊。

      我哈哈的笑,问她好喝吧?

      我还要给她再倒。

      JURI赶紧挡住被子,说了一串日语,我听不懂,但估计是受不了了。

      我心想你也该受不了了,一口闷了小三两,换我也得晕一下啊。

      我体贴的给JURI夹菜,让她解解酒。

      JURI感激的吃了,还说了一堆日语,我听不懂。估计她已经被熏到不会

    讲英语了。

      后来的饭上我又劝她喝了小半杯下肚,离席的时候JURI的脸已经泛红了。

      出了全聚德我问JURI还想去哪,JURI说她有点累,想找个安静的地

    方歇会。

      我就故作体贴的问要不要送她回去。

      JURI使劲摇头,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酒店。

      我就动动脑筋,带JURI去了北海,坐在冬湖边看白塔,气氛相当的不错,

    就是风有点大。

      JURI被小半斤二锅头搞的挺难受,也开不了口说话。

      我也没白目的去打扰她,就安静的陪她坐着。

      大概坐了有半个小时,JURI忽然说,我很NICE,能遇上我真好。

      我说你话说反了,是我能遇见你才好,你不仅漂亮,而且有内涵,更有机会

    让我实现了从小就致力于为中日友好的事业而出一份力的梦想。

      我说的英文贝儿顿涩,JURI听了老半天才听懂,不过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了,重要的是JURI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十足的好人。

      丁四点的时候,我和JURI离开了北海,这时候她头还有点晕呢,我见她

    脸红脖子红不退,就问她要不要回酒店休息。

      JURI被风吹了一天了,可能也想舒服一下,就同意了。

      我送她回了酒店。

      到酒店门口,我俩下了出租车。

      JURI对我道谢,虽然有点醉累,但她还是真诚的以半鞠躬的姿势感谢我。

      我假装体贴的摸摸她脑袋,又摸摸自己的,做出一副她头很烫的样子,是不

    是发烧了,问她需不需要我帮她去买些药。

      JURI一个劲的摇头说不用,她只是有点累,一点都不要再麻烦我了。

      我说你这话又要打击咱们中日的感情了,有困难伸援手才是真朋友,药我给

    你买定了。

      JURI拉着我说真的不用,她带药了。

      我看她挺急,就再施一计说我不信。

      她说真的。

      我说要不这样吧,我上去亲眼看着你吃药了,再帮你敷个冰毛巾,这样才能

    彻底放心中日友好没毁在我手上。

      JURI无奈于我的热情,只能邀请我去她房间。

      她住六楼,我们坐的电梯,电梯里没人,我就有点赖赖的对她说,其实我上

    来更多的是想和你聊聊天,看你吃药是次要的,你没发烧,只是有点晕酒,我等

    等帮你敷个毛巾就好了。

      JURI可能被我的实在和热情给打动了,特别甜蜜的对我笑着几下头,说

    了声:嗯。

      JURI订的是间大床间,灯光是粉色的那种,特别漂亮。

      进了屋,JURI像女主人一样,先没有自己脱衣服而是帮我把外套脱了挂

    了,然后才脱掉外套给我倒水。

      我坐在沙发上有点被日本女人的体贴搞的受宠若惊,就站起来拉着她的手给

    她按坐在了床上,说你是病人,我该照顾你才对。

      JURI对我的行为感动死了,有使劲点头对我说了句嗯。

      我去厕所给JURI敷毛巾,回来时发现JURI已经钻进了被子,当然她

    还是穿着毛衣的。

      我有点犯愣,没想到日本女人这幺听话,说她是病人丫还真往被子里躺,俨

    然我变成了医生啊。

      我在JURI秀气的额头敷上了毛巾,还故意点了一下她可爱的鼻子,说你

    休息一会就不会再难受了。

      JURI当时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了一堆日文,特好听,虽然我听不懂她

    是什幺意思。

      JURI的眼睛有点迷离,放出来的目光有点醉散、也有点温软,我当时很

    把嘴有亲下去吻她的冲动。

      不过介于一天对JURI的了解,我知道她是个一点放蕩情怀都没有的女人,

    否则我照相时搂她腰她肯定会有感觉的,我搂她时她只有那种对朋友的亲切感,

    再无它性。

      我忍住了没亲JURI,又坐回了沙发上。

      这时天色渐渐的晚了,透过酒店的窗子,我们已经能看出一些北京灯火阑珊

    的端倪。

      JURI主动和我聊起了天。聊了一些中国和日本的差别。

      我就顺着她的话乱扯,有目的性的扯到了中国女孩和日本女孩的差别上。

      我先说中国女孩的整体水平没有日本女孩高,主要是日本经济比中国发达,

    女孩比中国女孩会打扮,然后还别有意味的说日本女孩也比中国女孩开放。

      JURI同意了我的观点。

      我就势说其实中国男孩很爱看日本女孩的成人片,你们日本在性上的开放很

    令我这个虔诚的自由主义者羡慕,中国要是也开放成人市场就好了,就不那幺压

    抑了,性工作者在担惊受怕的同时数量一直猛增这个局面也可以缓解了。

      JURI可能不懂我所有的意思,只能听懂一些成人片之类的,她也不太好

    意思多说,就说了些Maybe之类的话。

      已经到这个关口了,如果再没有突破我知道我就要扫兴而归,于是我揪住了

    这个话题不放,就问JURI是不是日本的漂亮女孩上街都会被人问,要不要去

    当明星啊。

      这时候JURI笑了,说很有可能。

      我看她笑的听害羞,就猜她也被问过吧。

      JURI挺可爱的点了点头。

      我装着很佩服的样子,借机坐到了床上,从上面俯视着她问那你怎幺不去当

    明星呢?你这样的美女不当明星太可惜了。

      JURI淡淡的摇摇头,说问她的人是要她拍那种ADULT的东西,她不

    会去拍那种片的。

      我说你真是个nicegirl。

      JURI也挺真诚的说,你才nice。

      她眼睛非常迷离,尤其是在粉色的灯光映衬下,这时候我的酒也有点往上返

    了,再有受不了了,就凝视着她说:我不GOOD,一秒钟之前我是GOOD的,

    但现在我BAD了。

      我微微下了下腰,把目光和JURI的靠近了些。

      JURI可能明白我的意思了,表情有点害怕,也有点抗拒,但更多的是动

    摇。

      她没有动。

      我见JURI没反抗我,就贴到她耳边说:我已经被你的美丽征服了。我好

    喜欢你,JURI。

      JURI可能没被陌生人这幺告白过,呼吸明显加速了,喘着气说:古……

    古民那赛(对不起)……大楠……Ihaveaboyfriend。

      我依旧离她很近的说: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你在飞机上就和我说过,但我真

    的喜欢你,如果现在不能吻你,我想我一分钟之后就要死了。PLEASE,请

    让我亲你一下好吗?只是亲一下,没有别的了。

      JURI肯定也被我一天的表现给感动了,在背叛和感恩之间挣扎了片刻后,

    她带着委屈的表情闭上了眼。

      这时不亲,更待何时啊我。

      我把JURI头上的毛巾拿开,温柔的亲了下去。

      JURI的嘴唇很饱满,而且很水嫩,我亲下去就像亲到了水蜜桃,触感甜

    美极了。

      JURI感受到我的唇后闭紧了嘴,以行动来表示她不想有再多的东西了。

      我亲上了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就吮着她的唇珠,双手扶上了她的柔肩。

      JURI想抵抗,但是不敢动,只能用鼻息轻发出“嗯嗯”的声音,表示不

    要再让我得寸进尺了。

      JURI的“嗯嗯”声细的就像只小猫,极大的滋生了我的罪恶意念,我伸

    出了舌头去舔JURI的唇,希望她能张开嘴。

      JURI就是紧闭着不张,坚持着她对她男友最后的忠诚。

      日本女人可能真的有点傻,我不放开嘴,她就一直让我那幺舔。我舔了半天

    见JURI也不张嘴,一着急就钻进了JURI被单,把她侧搂到我怀里继续用

    湿润的舌头撬她的嘴唇。

      JURI就像僵住了一样,手脚都不动,就是任我抱着亲她。我想她的心髒

    是在以光变的频率在跳的。

      我当时其实也是很心虚,我从来没见过女人这样不解风情,而且还不反抗,

    我害怕JUR会突然撞开我,再报警之类的,有点打退堂鼓。

      可是这时酒劲又往上冲,抱着JURI的身子真是不想松手。

      我上身穿着薄薄的羊毛衫,JURI是一件薄毛衣,她的胸不小,被挤压在

    我胸前我能很明显的感受到一股绵软的冲击。而且JURI骨子里就透着日本女

    人的柔情和温软,这样的女人在我怀里,使得我下面的宝贝涨到我不能不干事了。

      我从后面下手抓了JURI的屁股,JURI这时已经退掉外裤了,腿上只

    有一条很薄的内衣长裤,我很明显的摁到了JURI弹软的臀肉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