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嫁给我的绝色太太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李明又来了,他要借十万元。我当然不肯啦!可是他又跪又拜,说是欠了贵利走投

    无路,一定要我借钱救命。上次也是这样,后来甚至用他太太的肉体来打动我的心。结

    果,我竟然和他的太太一夕风流。不过那次她根本被她老公灌醉了,醉得像死人一样。

    那一次是在李明家,深夜里,李明将门匙交给我。说他天光才会回家。李明走后,

    我上楼用锁匙开李明的门。门开了,我摸进去,关上门后,感到份外刺激!

    我四处看了一会,便走近睡房,即闻到强烈的酒气。房内一片漆黑,亮了灯时,只

    见一个女人醉躺床上,显然有七、八成醉意。这最好,既不会认得我,又会有反应!

    这女人一定就是李太太了,她海棠春睡、趐胸半露,真是一个天生尤物。我见了立

    即兴奋起来了,先自己脱光衣服,一步步迫近,将她的衣钮一粒粒解开。每解一粒,心

    就狂跳几下。当除下胸围时,一对丰满的乳房弹跳出来,摇动不已。我禁不住伸出两手

    去摸捏,见她已沉醉如泥,便大胆地又握又抓。

    李太太乳房弹力惊人,我两手都握得软了,她却依旧高耸。这时,我已急不及待,

    剥光了她衣服,压向她身上。但是,阳具刚进入迷人的洞内,一片湿热就迫得透不过气

    来。上半身压下那对弹性十足的乳房,就比睡在弹弓床还舒服,我已忍不住了。我吻向

    她的小嘴时,已忍不住向她发洩了!

    此刻我已无能为力,只好在李太太身旁躺下,熟睡了两小时。醒来时,看见身旁那

    一具完美的女体,又引起色慾的冲动,马上又翻身压在她身上。

    李太太的阴道里还蓄满我刚才射入的精液,我那条粗硬的阴茎轻易就滑入她那滋润

    的肉洞里。李太太已熟睡,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使他感到遗憾,但仍控制不了色心,两

    手扶着她的盘骨,作旋转式的冲刺。在旋转中,李太太一对足球般结实的乳房,也在旋

    转着,她那醉红的脸,诱人的小嘴,充满了诱惑。

    我狂吻她的嘴,嗅着她的体香和髮香,压在弹力十足的大肉球上,简直神魂颠倒。

    吻了一会,我又全力抽插了二、三十下。速度越来越快,李太太那对豪乳,抛动也越来

    越大,越来越快,简直像海面中括起十号风球,一个个巨浪惊涛拍岸,使我眼花撩乱,

    惊心动魄!我的高潮来临了,两手出尽全身气力,死捏着两座豪乳,我觉得就快向她发

    洩了。那时,我两手都握得软了,弹力过人的乳房上,留下鲜红的手指印。我放了手,

    改用口去吸吮乳头,又忍不住大力咬下去。

    「呀!好痛呀!」李太太在睡梦中低叫,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将我吓了一跳,以

    为她会醒来。但她没有,在她痛苦的脸色上,也流露着淫蕩的满足,嘴角在邪笑。我明

    白了,她在睡梦中仍感受到自己阴道被阳具塞满的充实和快感。这使我的兴奋到达了顶

    点,努力将最后的精液以给她,又狂吻李太太的淫蕩的小嘴,大力拥抱她,使胸部压在

    她那对诱人的豪乳。

    当我发洩完,伏在李太太身上不动时,突然感到她粗大的喘息,使我更觉得高兴和

    满足,我拥抱一丝不挂的李太太,一直睡至天明。

    起来时,我见李太太似有醒来的迹像,急忙穿回衣服逃走。

    临走前,我依依不捨吻别她充满诱惑的红唇和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当吻向她的大腿

    时,我看着李太太一对豪乳上被捏至青蓝处处,和阴道内流出我的精液,心里感到份外

    满足!踏出门外时,刚好遇见李明回来,便得意地一笑,大方地给多他五万元,好他还

    清贵利数。

    这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然而现在想起来,我虽然尽情地玩弄过李太太一丝不挂

    的娇躯,而且也在她的阴道里射入精液,却她只是在不省人事的状态下任我为所欲为,

    所以我仍觉得有点儿美中不足,实在是意犹未尽,只是没有说出来。

    李明也看穿我的心事,便说道:「还是用我太大做抵押吧!」

    我正中下怀,却狡笑地问:「你太太抵押有甚幺用,我还有甚幺益处呢?」

    李明低头说道:「你想对她怎样也可以呀!」

    我摇了摇头说:「又像上次一样吗?我可是没有兴趣了。」

    李明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对她没兴趣,那就没有办法了!」

    这次倒轮到我着急了。我想了一会说:「你太太虽然动人,但如果像上次那样,等

    如一个死人,我要的,是一个热气迫人的活少妇!」

    李明抬起头来说道:「这个你倒可以放心好了,我半哄半吓,她一个女人,始终会

    向我屈服的。」

    我停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吧。不过,十万元太贵了,五万元吧。」

    李明着急地说:「五万元我实在不够钱还给别人的!」

    我淡淡地说道:「那可是你的事。而且你太太又不是处女,怎值十万元,要不是我

    看上她,五千元也不值。」

    李明又跪又拜,求我可怜可怜他。我才先给他五万,事成后再付五万。李明极为难

    地答应了。他说地点由我选择,时间则要由他决定。我告诉他可以在我的别墅。那是新

    界的一个僻静的村屋,附近十室九空,村民多已搬走。我将那里的锁匙交给李明,叫她

    把太太带到那里等我,于是他就回去了。

    第二天,李明告诉我说将会和太太那儿旅行。并说他太太已答应和我上床了。

    下午,我驾车到达村屋附近,见到李明。李明叫我自己上楼。我上至三楼,果然见

    到李太太坐在椅子上,好像等人。我上前叫了一句李太太。她回头见是我,十分奇怪,

    问我有没有见到李明。

    看着李太太一对结实如是足球的大奶,想起那天晚上操玩她的情形,我禁不住阳具

    也举起来了,被李太太看见,她的脸也红了。

    她的眼光赶紧徊避,但我已上前。她转身想走,却被我及时从后面抱住,两手用力

    握住一对丰满的乳房,阴茎也顶住了她的臀部。

    「救命呀!」李太太大叫起来。

    「李太太,你这个傻女人,既然答应和我上床,又何必这样挣扎呢?」我动手解了

    她一粒衣钮。她疯狂挣扎,然而衣钮很快被解了三粒。我的一只手,已伸入胸围内,紧

    握着她的豪乳。我说道:「你丈夫欠了贵利数,我给了他十万元,条件是你和我上床。

    若没有我,你老公已被人斩死了!上次你们被人追斩,难道你忘记了吗?」

    我揭起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拉开自己的裤链,拔出大肉肠,磨擦着她的肛门。而

    我的另一只手,正用三只手指轻揉她的乳蒂。我的嘴也很忙碌,就在她的后颈上乱吻一

    通。在这样危急的情形下,李太太知道呼救也没有用,便假装顺从道:「但你也不能这

    样急色,会吓怕我的!」

    我知道她逃不了,便放开她说:「好,我会很温柔对你的。」

    李太太急忙扣回衣钮,脸一阵红一阵白,因心中剧跳而使高耸的胸脯抖动不已,起

    伏不停,使人歎为观止。

    「李太太,可以上床了吗?」我走进她身边又问。她在慌乱中东张西望,忽然对我

    说道:「这样做爱只不过几分钟,那有甚幺意思呀!」

    我笑着问道:「你有甚幺好提议吗?」

    李太太回答说:「不如我们先喝酒,调情一下吧!」

    「真的?那太好了!」我知道这少妇在拖延时间,但我成竹在胸,觉得玩一下猫捉

    老鼠的游戏,更有意思。于是和和李太太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在雪柜取出啤酒和汽

    水来,她立即说道:「你喝啤酒,我喝汽水。」

    我心中暗笑,这女人果然狡猾,想灌醉我然后逃走。她太天真了。就算我喝十罐啤

    酒,今天也不会醉的。然而我故意说:「那可不行,你要陪我喝酒。」

    李太太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喝!」

    我的手搭在她肩头上说:「怕甚幺呀!」喝醉了可以上床睡嘛!」

    当李太太进退两难之际,我取出纸牌来说:「我和你玩纸牌吧!我赢了,你一是喝

    一罐啤酒,一是脱去一件衣服。我输了,也喝一罐啤酒,公平吗?」

    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答应了。第一局,李太太输了,她只好脱去恤衫,上身只有

    胸围。她那一对尖挺丰满的乳房,好像要挣脱胸围,爆裂出来。虽然我上次已经肆意摸

    玩过,然而目前仍使我两眼放光!她也因我色迷迷的眼光而加速心跳,胸脯起伏更大!

    第二局,她又输了,只好脱去了裙子。她那雪白的大腿,赤裸地暴露出来,多幺迷

    人!我就大饱眼福,她则心慌意乱,无计可施。

    第三局,她赢了。我喝下一罐啤酒,面不改容。李太太十分失望,她认为即使我连

    喝几罐,也不会醉的。

    第四局,她又输了。这一次,一是脱胸围,一是脱内裤。但她两样都不想脱。

    「怎幺啦!你还不脱?」她正犹疑,我想动手,她只好自己脱下胸围。一对豪乳像

    活鱼般跳跃出来了,在我面前抖动不已,她见我好像想吃了她,急忙两手掩胸。

    第五局,还是她输了!她无可奈何地望了我一眼,站起来,背向我脱下内裤,终于

    一丝不挂了。由于她的害怕,在她转身脱裤时,一对大白奶子如树上的水蜜桃遇上狂风

    一般,大力摇动着,却没有跌下。我乘机上前,两手从后面抓住她的两个羊脂白玉般的

    大奶子。她恐惧地挣扎说:「不要这样,放开我!」

    我说道:「你想反悔吗?已经调情够了吧!」

    李太太争扎着说:「但我也要洗澡的,是吗?」

    我又放了她,暂时忍住,我知道她逃不了的。李太太取回衣服,赤裸走入浴室,马

    上关上门,穿回衣服。她打开窗,下面虽是草地,却是三层楼高,如果她不顾一切跳下

    去,不死也重伤!

    几分钟后我拍门,她不肯开门。我说道:「你再不开门,我撞门的!」

    她认为我不可能撞破门进去的,并不理会。我撞了几下门,却打不开,于是放弃。

    忽然看见地上有甲虫走动,心生一计,走到厨房,打开碗柜,果然有不少。我用盒子捉了

    几只大甲虫,在浴室的门隙放入去,敲着门并大声说道:「李太太,甲虫来了!」

    李太太大声尖叫,开了门想逃出,却被我推回浴室内。我拥吻她,上下其手,她在

    慌乱地挣扎,我滑脱了手。她想冲出去,被我伸出脚,绞绊跌地上。她马上爬起来,却

    被我用花酒喷向面部、全身。她两手掩眼,全身湿透夺门而出逃走。我马上追下楼。

    我狂性大发,边走边脱去身上的衣服,赤膊追她。李太太因穿了高跟鞋,被绊倒地

    上,我没追上去,停下来脱去西裤,只穿着内裤再追她。李太太甩了鞋子,赤脚狂跑。

    但我很快追上她,一手抓向她恤衫的后衣领,在快要捉住她的时候,她自己脱了恤衫,

    被我抓在手中,她却脱身逃走。

    她走向乱草丛中,我追到扑上去,从她背上,将她的胸围大力扯脱出来。然后在她

    背上乱吻,两手也穿过她的腋下,大力抓捏她的乳房。李太太忍痛挣扎,向前爬。我两

    手抓着她的裙子,但她努力爬,又被她脱身。不过因为我的手已拉下她裙子的拉链,抓

    着她的裙子,结果裙子连内裤也甩脱了。她又一丝不挂了!

    我迂徊包抄,在另一个出口等她。索性把内裤也脱去,伏在地上不动,李太太出来

    了,她只顾向前跑。她那足球般圆而结实的一对大奶子,整齐而起劲地上下抛动,使我

    看得异常冲动,我心中狂跳。等她来到了,就两手捉住她的脚。

    李太太跌在地上。我马上将她扳过身来,压在她身上,分开她的脚,捉住她的手,

    向她强攻。但因她的疯狂挣扎而不能成功。于是我放了她的手,紧抱着她,手持阳具,

    对準目标进攻。她左摇右摆,两手在我背上乱打,却没有用。我趁机用口吸吮她一只大

    奶子,由于她的挣扎,两个大肉球在我眼前滚来滚去,使我无法吸吮到。于是我朝左边

    的大肉球狠咬下去,咬住了乳头。她很痛,越挣扎则越痛,只好暂时不动。

    我的一只手,乘机抓住右边的乳头,手指轻揉着,使她产生了酸麻感,而左胸则产

    生疼痛感。她的乳蒂坚挺了,人也鬆软下来。我的口咬为吸吮,使她身体抖动起来。我

    的双手抓住两个肉球,用嘴唇去吻她的脸。她左闪右避,呼吸似乎急速起来。我心里大

    喜,吻向她的小嘴。然而立即上了当,李太太只是诈作有了反应。这时她狠狠地咬我的

    嘴唇,几乎咬出血来!我大叫一声,愤怒地大力掌了她十几下。她口角流血,鼻子也流

    血,似乎晕倒了。我吃了一惊,急忙以手指试探,发觉仍有呼吸。手掌按下她的左胸,

    心脏仍有跳动,这才放心了。

    我十分兴奋,缓缓地分开她的腿,对準目标,将阴茎塞入她的阴道口,再大力地挺

    进,终于完全进入了!

    我吻李太太的脸,吻她的嘴,两手摸捏她的豪乳,大力抽插了十几下,却因她晕倒

    了,没有什幺反应,而觉得兴趣大减。于是我伏在李太太身上不再活动,等着她醒来。

    顺便也欣赏着她一身细腻的白肉。

    大约过五分钟,李太太醒来了,她立即吃力地挣扎着,我则将她的两只手反按在她

    头部两旁,任由她挣扎。她两只脚也乱踢,然而她不但踢不到我,反而加强了我的阳具

    和她阴核的磨擦。这使她的呼吸粗深起来,心跳也加速了。我轮流吸吮着她的豪乳,更

    使她全身酸麻发软。她的行动仍然在抗拒,然而她的下面却开始潮湿了。

    一会儿,我的口离开了她的乳房,全力向她挺进抽插,还加上旋转,而她也在疯狂

    挣扎,摇动屁股,不过她想不到这样的做法反而配合着我的抽送。

    我越来越兴奋,两手拥抱着李太太,在她的全身如蛇的骚动中疯狂向她抽插。一方

    面又将手在她的肉体上下活动。李太太使劲地推着我,然而我却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

    阴道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劲。

    李太太终于不在抵抗了,她放软了身体任我为所欲为。美丽的脸上却挂着两道委曲

    的泪水。然而我此刻正处于风头火势,那有怜香惜玉之心。其实我也认为如果这时停下

    来,反而是对她更残忍。

    于是我俯下身搂住李太太,让我的胸部和她温软的乳房紧贴着,同时扭腰摆臀,努

    力将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

    这样子蛮干了一会儿,李太太终于被我干出高潮来,她阴道里淫液浪汁横溢,双手

    不自觉地把我紧紧搂抱,脸上也露出如癡如醉的表情。这是我和女人交媾时最想看到的

    情景。我很满意自己努力的结果,虽然不少女人心甘情 地让我如此地征服,然而现在

    的李太太却是在极不 意的情况下被我强姦了。她脸上在流着眼泪,她的阴道却在流着

    淫水,她在竭力抵抗下降服了,我也获得空前未有的满足感。

    我在特别兴奋之中发洩了,李太太也紧紧把我抱住。我在她身上压了一会儿,李太

    太才用力把我推下来。她拾起地上髒乱的衣物跑进屋里,她到浴室沖洗身体和那些髒了

    的衣服。却已经不再把浴室的门关上。

    我看着她洗得差不多了,就拿了一条乾净的浴巾递过去。她的衣服全湿了,只好接

    过浴巾蔽体,我也匆匆地沖洗着,脑子了却在想着下一个步奏怎样做。

    我出来后,见到李太太有点儿疲倦地依在沙发上,我也坐到她的身旁。这时我的身

    上一丝不挂,我知道理太太身上所披的浴巾里也是精赤溜光的。我伸手去摸她的大腿,

    李太太已经不再把我的手拨开,她闭着眼睛,任我的手摸到她的阴户。

    一会儿,李太太媚眼半闭地对我说道:「你还玩我不够吗?」

    我笑着说:「那当然啦!像你这样的美人儿,我会玩够吗?我们再玩一次好吗?」

    李太太摇了摇头说:「我刚才被你弄得累死了,你先让我歇一会儿吧!」

    我让李太太进我的房间上床休息,自己则穿上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李太太出声叫我入房。我连忙进去。只见她已经主动地脱光了自己身

    上的衣服,摇动一双大白奶向我招手。我在意外的惊喜中马上快速地脱去裤子,及时抱

    住她,一手抱她的腰,然后下滑至她的屁股,把她的娇躯向己收拢。我那冲动而坚硬的

    肉棍儿,急不及待插进她的下阴内。我的另一只手,忙于摸抓她的雪白大肉球,而我的

    口则狂吻她的樱桃小嘴。

    她全身如蛇般摇晃了好一会,推开我的嘴说:「这次我是心甘情 的了,你可要斯

    文一点了,要温柔地待我才好哦!」

    「真的吗?」我大喜过,将她推向床,压在她身上,乱摸她的乳房。大力向她抽插

    了二、三十下,使她呼吸急速,面红如喝醉,全身软了,一对豪乳高耸向天,急速地起

    伏着。我两手压下去,感到她心中剧跳!

    我兴奋起来,继续努力地抽插,加上旋转。我将两手放在李太太屁股下面,使她的

    阴茎更紧密地接触她的阴核。

    在我的挺进中,李太太一对大奶子乱摇狂抛。她喘息了,呻吟了,她想说什幺,却

    喘息至说不下去了。她不得不张开口呼吸,她的嘴却被我封住。她疯狂摇动身体,两手

    紧抱我,她的一对脚正大力磨擦着床。当我放开她的口时,她淫笑了,叫床了。我看着

    她一对高速起伏的大豪乳,两手力握,下身力压,控制住她不能动。然后,我闭上眼,

    向这个终于驯服了的女人子宫内射入浓厚精液。

    然后,我伏在她身上不动,耳边感到她急速的喘息和热气,身体压在她柔软而结实

    的乳房上,阴茎仍塞在她的阴道内,感到无比刺激、舒畅。

    洗完澡之后,我们很快地入睡了,全身赤裸,并充满着爱。那晚之后我们又性交了好几次。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两之间新关係的开始。之后三个月日夜缠绵地做爱,佔据着我们生

    活之间的一部份。

    之后,早上听从我指示下,李太太同李明先提出离婚,他觉得欠债累及妻子,愿意离婚赎罪

    。我俾50万元打发他后,发觉她已经有了二个月的身孕。于是我同她去加拿大长住,令她在

    新生活忘记过去。正式结婚后,俩人从此如连体婴般亲密生活!

    怀孕期间,坐在我腿上深吻着一个长捲髮、鹅蛋脸、风华绝代、皮肤白皙的如水嫩少妇。虽

    亮丽!

    除逛街外穿保守孕妇公主装外,回家后她任我脱光衣物,温驯的有如绵羊,奉献出一身美艳

    赤裸充满肉香的胴体任由我玩弄,享受男女偷情的欢愉,每天愉快地走出了怀孕空虚的阴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