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女友 再次拥有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11年06月04日星期六睛

      像一阵风,掠过我身边,当你错身而过的瞬间,忽然间,想要去很远,和你

    去看繁花世界……随着朴树的Colorful Days 的音乐响起,把还在睡梦中的我吵

    醒了,我擡起手向床头柜摸索着,拿起电话贴在耳边,懒洋洋的嘟囔着:「喂,

    谁啊?」电话那头却没有人应答,我有点不耐烦的继续说道:「一大早哪位这麽

    无聊?不说话挂了!」这时电话那头飘来了一句似曾相识的声音:「呦,还在睡

    觉呢,都几点了,还睡?」竟是前女友小琳打来的电话,我一骨碌的从床上坐了

    起来,揉了揉眼睛,四处扫了一眼,女友不在房间,我用手捂着电话说道:「你

    等一下。」接着用手按住话筒,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客厅、客房、厨房、阳台、

    洗手间,都没有发现女友,估计是去超市买菜了。我重新把电话贴在耳边,说道:

    「怎麽想到给我打电话?你不是已经不在X 市,回老家发展了麽?」电话那头熟

    悉的声音回应着:「怎麽感觉你鬼鬼祟祟的?我来X 市办点事情,想起你了就打

    个电话问候一下嘛。」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谢谢,有心了。」「我请你吃

    饭,怎麽样?」就在这时房门传来开锁声,我压低声音:「等半小时之后我打给

    你!」匆匆的挂了电话,小跑进了洗手间。

      女友关门进屋后就说道:「老公,你起来了?」我回应着:「恩,刚起来,

    在洗手间,你帮我拿根烟吧。」女友又说道:「恩,等我把菜放到厨房先。」我

    的脑子里则乱的很,不知前女友唱的哪一出……女友拿着烟进来了,我沖着她笑:

    「老婆最好了!」女友把烟放进我嘴里,帮我点着,退了出去,说道:「中午给

    你做你爱喝的萝卜丝鲫鱼汤哈。」我不知该回答什麽,心里盘算着怎麽找借口出

    门……女友已经在厨房忙碌了起来,我走进去,双手环绕在女友的腰间,在她脸

    上轻啄了一下,女友捏了一下我的脸,娇啼着:「是不是饿了,一会就好。」

      我摇摇头,把女友揽进怀里「我有事要急着出去,中午不能在家吃饭了,汤

    留点我晚上回来喝吧。」女友有点生气,我哄着她:「公司的事情,没办法嘛,

    谁叫咱是给人家打工的呢。」女友点了点头……出门前女友叮嘱我晚上早点回来,

    「多好的女人,可我现在却要去见以前的女友,唉,难道这真是本性吗?」我心

    里还蛮不是滋味。

      到了小区门口,我打给小琳问了详细位置,赶了过去。对视而坐后,我发现

    小琳有点憔悴,一声不吭,我打破僵局,说道:「一切都还好吗?来这边办什麽

    事情?」小琳礼貌性的笑了一下说:「还行吧,挺好的,其实我是过来这边散散

    心。」我顿时语塞,又转移话题:「先不说那麽多了,点东西吃吧,饿了。」叫

    了几样小菜,如同嚼蜡一般咀嚼着,小琳低头不语,并没有动筷子,我停止了咀

    嚼,问道:「怎麽你不饿的麽?吃点东西吧。」小琳擡起头幽幽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是很饿,你吃吧。」我:「你不吃,我怎麽好意思一个人吃下去呢?」小

    琳听了,漫不经心的拿起筷子,象征性的夹了一点菜,放进嘴里咀嚼,眼睛盯着

    窗外。异常沈闷的气氛,结账的时候,小琳偏要付,拗不过她,我点燃了一支烟

    抽了起来,问道:「说吧,找我有什麽事情?」我话刚说完,小琳便狠狠的瞪了

    我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沈默,我有点着急,和她说:「我时间不宽裕,有什麽直

    接说好吗?」小琳站起身来,说:「我就住在这酒店上面,上去聊吧。」说着便

    往外走,我只好起身跟着她。

      进了房间,我们在靠着窗边的两个单人沙发上各自坐了下来,小琳先开口了:

    「你现在蛮不错的吧?」我被她问的一头雾水,有点结巴的回问:「额,你、你

    指的是哪方面?」小琳似笑非笑的说:「你知道我问的是什麽,你就装吧,装糊

    涂!这就是你的强项!」我无言以对,小琳又继续说:「我快要结婚了,你有什

    麽感受?」我擡起头望着她,脸上挤出一丝微笑:「祝福你……」小林「腾」

      的一下站了起来,沖我吼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你说这话有意思吗?你

    知道我爲什麽结婚吗?你知道吗?啊?」我没有想到自己一句祝福的话,会引起

    小琳这麽大的反应,站了起来,双手放在小琳的双肩,嘴里说到:「别这麽激动

    好不?

      至于吗?有什麽坐下来慢慢说。「小琳两眼盯着我,坐下了。

      我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点燃,继续说到:「听你话的意思,这个婚你不情愿

    结?」小琳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呢喃的说着:「我不喜欢他,但是我父

    母催的太紧,我只能去满足父母,我不想父母再爲我终身大事操心。」我歎了口

    气:「对于这些,我真的不知该说什麽,我说什麽都是错,在你看来。」小琳丢

    出一句:「你这个负心汉!」这话让我有点火,我反击,道:「当初分手是我一

    个人的原因吗?你又来纠缠这个问题!有什麽意思?我不想再聊了,我回去了。」

      说着话,我起身向外走去。

      小琳从背后把我一把抱住,头贴在我的后背上,声音有点哽咽:「你就是这

    麽狠心,一点都不爱我了吗,我来这里还不是爲了看看你,你就这麽的冷淡的对

    我,连几句牢骚话都不能听,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我长歎了一口气,抓

    起小琳环绕在我身上的双臂,转过身,抱着她,说道:「我只是听了心里会烦,

    当初因爲我家人的反对,我放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迫于无奈,这些我和你说过

    N 次了,你还说我负心,你觉得我心里就会好受吗?」小琳擡起头看着我,一脸

    的幽怨,眼眶泛着泪光。我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女人,心里有一丝心疼,手轻抚

    着她的秀发,柔声的说道:「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聊点别的好吗?」小琳点点

    头。

      我抱着小琳坐在床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看着她秀丽的面孔,心里开始

    蠢蠢欲动起来,双手不由的把她抱的更紧了。小琳可能也是感觉到了我的「炽热」

      挣开我的怀抱,跳到床上,趴在我耳边说:「心里又在想坏事了吧?」我转

    身抓住她,把她扑倒在床上,盯着她的双眼,说道:「这可是你勾引我的,哼哼。」

      小琳挥动着双臂,粉拳如数落在我胸前,我按住她的双臂,俯下身,探向她

    的脖颈,伸出舌头在她的耳际拨弄、游走着,小琳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好痒,

    讨厌……」我没有理会,继续舔碰着,小琳在我的攻势下渐渐放松了,我拿起按

    着她胳膊的右手,隔着她的T 恤,伸进了她的胸前。

      「比以前更有料了。」我打趣着,手在她的胸部摩擦着。小琳的热情被我调

    动了起来,支起身体,骑在我腰间,娇豔欲滴的双唇贴在我的嘴巴上,允吸了起

    来,我回应着,舌头滑进她的嘴中,触动着她湿滑的舌尖,交织在一起,肆取着

    她口中的温柔,小琳慢慢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走,

    肆意抚摸着她的娇躯,小琳伸手开始扯我的衣服,我一边和她热烈的激吻着,一

    边剥去她身上的衣物……只一会,我们便脱的一丝不挂了,熟悉的身体映入我的

    眼帘,我贪婪的看着,手攀上那对白皙晃眼的美胸,嘴巴凑到她那蓓蕾般的、粉

    粉乳头上,允吸起来,小琳发出舒服的闷哼声,手也不老实的伸向我的下体,套

    弄着我的「坚挺」,我的手也伸向了她那芳草萋萋的三角洲地带,手指轻轻的拨

    弄着她蜜穴上的花瓣,小琳的玉腿不由的向一起靠拢、扭动着,嘴里发出「嗯、

    嗯」的呻吟声,我擡起头看着她,呵,她已经闭上眼睛,享受这美妙的时刻,她

    的手一刻都没有停止和我二弟的亲密接触。

      缠绵了一会,我附到小琳的耳边说道:「可以吗?」她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吻,

    向下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握起我的小弟弟,套弄着,慢慢的

    低下头,伸出她那湿润的舌头在龟头上不停的打转、舔吸着,小弟弟在她的「调

    戏」下已经青筋直爆,坚挺无比。小琳轻啓朱唇,小弟弟顿时被炽热潮湿包裹着,

    她有规律的上下吞吐着,白皙的乳房也跟着节奏在我的眼前晃动着,此情此景不

    仅让我回想到当年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手也情不自禁的伸向眼前这诱人的双峰,

    抚摸起来,小琳擡起头看着我,眼神是那麽的温柔,一会,小琳那性感的双唇离

    开了我的小弟弟,说道:「累了。」爬到我的身旁躺了下来,「呵呵,按照惯例,

    该我忙活了。」说话间,我的手向她那浑圆白嫩的PP摸去。

      小琳很顺从的把PP向上撅了撅,她PP很光滑,手感很好,我用手轻轻的掰开

    她PP缝,淡淡的满是褶皱的菊花首先映入眼帘,她的蜜穴被一双玉腿紧紧的夹着,

    穴缝闭合着,参差分布着一些耻毛,我伸手拨弄开她淡淡的大花瓣,手上侵满了

    她分泌的爱液,我缓缓的拨弄着,把她的爱液擦拭在她的PP上,亮亮的。小弟弟

    傲然耸立着,随时等待着沖锋。我柔声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要进去了。」

      小琳扭了扭腰肢,这算是她同意了,我扶着小弟弟,在她的外阴部磨蹭着,

    小弟弟很快被她的淫液湿滑了,摸索到她蜜穴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小弟弟刺溜

    的滑进了她那充满热情,潮湿灼热的阴道之中,双手扶在她白晃晃的PP上,有规

    律的抽插了起来,小琳的呻吟声也随之奏起,我大力的抽动着,看着小琳那白嫩

    光滑的PP在我抽送的撞击下一抖一抖,发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心里的感

    觉是那麽的美妙,销魂。

      渐渐我感觉快感传来,于是停止了抽动,十分舍不得把小弟弟从她的蜜穴中

    拔出,淫水随着小弟弟流了出来,小弟弟上亮晶晶的,我拿纸巾擦拭了一下。小

    琳转过身来,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我俯下身吻上她娇豔欲滴的双唇,她把自己

    火热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中,我配合的和她水乳交融,伸出舌头和她交裹,允吸

    着,一只手又伸向她的三角洲,爱抚着她的耻毛,花瓣……吻了一会,我挪动到

    小琳的玉腿间,她很配合的把玉腿分开了,我低头看去,她的外阴花瓣上满是我

    们的爱液,我再次扶着小弟弟,在她蜜穴的洞口戏弄着,慢慢的又滑进了她的阴

    道深处抽动起来,小琳闭着眼睛,喉咙里继续发出舒服的哼哼声,我一边抽送着,

    一边慢慢俯下身去,再次吻上她性感的双唇,小琳紧紧的抱着我,我则持续大力

    的抽动着,小琳在我身下感觉都快要被「撞碎」了,更大力的和我舌吻着,允吸

    着我们口中的温柔,呻吟声也逐渐大了起来。

      我停止和小琳的激吻,双手扶在她的双腿,低下头看着小弟弟在我们的交合

    之处,进进出出,小琳的蜜穴外部已经被我撞击成一片绯红,渐渐的下体的酥麻

    感一阵一阵涌上头皮,我加速大力的抽送着,小琳的呻吟声也越发急促,几个寒

    颤后,小琳的蜜穴也一阵阵的抽搐,把我的精华全部吸入她的蜜穴花芯深处。我

    瘫在在小琳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小琳却在我的身下把我抱的更紧了…

      …休息了一会,我问道:「要不要沖洗下?」小琳看着我,点点头,我把她

    从床上抱了起来,向沖凉房走去。

      进入了沖凉房,我放在小琳,打开了花洒,热水沖在身上,十分的惬意,我

    盯着她白皙的如同羊脂玉一般的身体,不禁有些发呆,这是小琳说话了:「转过

    身去,我给你擦擦背后。」我听了有点莫名的感动,鼻子竟然有点泛酸,我默默

    的转过身,任由小琳在我的背上涂抹着沐浴露,一会,小琳擦好了,我又转回身,

    说道:「我也帮你擦擦吧?」小琳顺从的点了点头,我拿起沐浴液倒在手心,开

    始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游走涂抹着,体贴的帮她把神秘地带沖洗干净,小琳抱

    着我说:「我们这样算什麽?」我语塞,顿了一下,说道:「算是给彼此最后一

    次美好的回忆吧?」小琳的双肩有点颤抖,摇着头,回答着我:「我想要的不是

    这些,我们複合好麽,我一定会在你家人面前好好表现,不像以前那麽任性,好

    不好?」

      我被她说的心里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揽她入怀,充满无奈的

    说:「你知道的,当初我几次去说服我爸妈,他们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现在过

    了这麽长时间,我又按他们的意见找了一个女友,我怎麽去开口说这件事情?」

      小琳看着我,眼神充满了委屈,挥舞起她的粉拳,对着我又是「一通乱打」,

    我任由她打着,继续说:「你我都知道的,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

    庭,错过了就只能错过了,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可是有些事情我实在力不从心。」

      小琳停止了她的粉拳,眼泪流了下来,抽泣着:「爲什麽我们有爱,还是不

    能在一起,爲什麽……」她的话句句刺痛着我的心,我抱起她,她揽着我的脖子,

    依偎在我的肩上,我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

      躺在小琳的身边,我不断的说着一些安慰的话,小琳不语,把头蒙在被子里,

    我歎了口气,对着她说:「你睡吧,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吧?」小琳掀开被

    子,脸上满是泪水,哽咽的对我说:「等我睡着了再走好吗?」我点了点头,拉

    着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轻抚着小琳的脸庞,说道:「睡吧,别想那麽多了,我

    看着心疼。」我话还没说完,小琳又用被子把自己蒙了起来,抓起我的手,放在

    她的脸上,我感觉到她的泪水顺着我的指缝在流淌着……不知过了多久,她抓我

    的手慢慢的放松了,听着她匀称的呼吸声,看着她睡熟的脸庞还挂着泪痕,我轻

    轻的抽出手臂,轻抚了她的秀发,站起身走了出去。轻声带上房门,我擡手看了

    看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唉,回家还不知怎麽解释,带着这样的苦恼,我一边

    冥思苦想一边朝着家的方向缓慢的走着。唉!激情过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

    一群太监上青楼!」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