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术炼金士1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二部 帝都招亲下篇 第一章 光之女神

      在宰相大宅后山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杉木野花之中隐藏着一座纯白的别墅。三个月前这里仍是一块空旷的荒地,但现在已座落一所别墅,楼高虽只有两层,但每条木柱、每堵墙壁皆有精细雕塑,流露出绰尔不凡的气派。

      一辆黑色马车驶至,三名男子走进别墅内,直入别墅的后花园。在这花园的白色大理石小亭中,一位金髮及肩的少女半躺在一张貂皮椅床上,乍看之下她只廿岁出头,红唇皓齿,气质飘逸,容貌端庄,然而却长着一对与外表不相配,彷似看透苍桑的湖水蓝眼眸。

      在小亭的四边各有一名白衣蓝裤的带剑壮士,分别看守这座小亭,而亭中少女的身后亦侍立着两女一男,两名女子亦是金髮,然而一位是蓝眼睛,一位是啡瞳孔,样貌虽然娟好,但远远不及躺在貂床上的少女。

      走进后院的三名客人并非等闲,随便一人也能左右武罗斯特帝国的运作。其中一人黑铠银袍蓝披风,龙行虎步充满魄力,他正是当朝的宰相,掌握南方生杀大权的赫鲁斯。在赫鲁斯左手边的是其长子,被誉为南方后起一辈最杰出的少年将军;「夜鹰」尤烈特。最后一人则是帝国第一大商会,国内外最大航运业鉅子,跟安菲。伊美露分庭伉俪的首席巨富纳卡。

      这三位叱咤风云的人物来到亭前,竟出奇地谦虚肃立,道:「参见天美大人。」

      躺卧亭中的美貌少女,就是当世最强魔导士,暗里领导南方长达八百多年,身具一等主神血缘的半神人-「光之女神」魔导士。天美。

      帝国南方因为靠近海边,跟海外的国家交易频繁,因此经济特别发达,人才、技术、军备皆高于帝国任何地区。加上有光之女神为精神领导,将上、中、下不同层面的贵族百姓统合起来,让南方社会繁荣了八百年。而跟天美母系有远亲血缘的南方人,皆自称为「神之一族」,并视之为最大荣誉。

      天美身穿一件半透明的长袍,腰间繫着一条蓝色小绵绳,袍内的优美胴体若隐若现。继承神族血统,天美的姿色身段不逊于魔族血统的淫魔一族,金色的长髮毕直躺于她的香肩上,皮肤更是白里透红,胸前双乳大小均衡,跟她修长身段配合得天衣无缝。

      赫鲁斯、尤烈特和纳卡三人皆垂下头,眼前虽然是帝国排名第一的美女,但论辈份却是他们的祖先,即使他们想偷窥也不敢造次。对于他们的反应,天美见怪不怪,仍然是懒洋洋地躺在床椅上,遥看半夜的星空,微笑说:「人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去,身体并没有什幺羞耻或邪恶的。」

      三人更加汗颜尴尬,不知该怎样回答天美。天美是八百多岁的半人半神,对于男女性事或感情的睇法,跟平凡人自然出入极大。天美认为天体是回归自然,她的想法纯正得根本不适合现实社会,即使他们明白天美的想法,但亦难于完全接受消化。

      天美摆动一对露于袍外的洁白长腿,那对纤巧的小足在白色貂皮上移动,三名壮年的男仕无不越加心痒。纳卡深吸口气,说:「天美大人,纳卡已掌握到「天空镜」的正确位置,就在珍佛明和安道联邦的交界,我已跟珍佛明的黑白二道打通关係,随时可以深入寻宝。」

      这位帝国首富面上闪过心痛的表情,这个消息和关係铁定所费不菲。赫鲁斯接口说:「我已从海蓝军中挑出了四百名最精练的战士,组成一枝特别小队随时候命。」

      天美光芒闪闪的妙目移向尤烈特身上,后者已朗声道:「尤烈特会全力以赴,不让老师失望……」

      「唉……你还想着那个野丫头吗?」

      面对海贼王亦毫不变色的尤烈特,现在却难掩其心事,徐徐想了片刻才点头道:「公还公、私还私,尤烈特不会为静水月小姐的事而影响大局。」

      「老师是很信任小尤的能力,但皇室对我们一举一动都充满戒心……海威,你暂时充当小尤的臂助,协助他寻找「天空镜」的下落。」

      站在天美背后的黝黑男子沈声应和,赫鲁斯跟纳卡互望一眼,交换心中的想法。海威是天美的忠僕,是在三百年前两大妖精族战乱时拾回来的孤儿,他混合了神圣与黑暗两族的妖精血统,亦是天美第五代的徒弟,魔法及剑术不容置疑。

      为了安抚皇室及各派系的疑虑,这位最强魔导士甚少亲身参与政治角力的计画,就算刺杀亚梵堤也要隐藏身份。现在她派出自己的得力部下,可见她对天空镜志在必得,更反映出征服帝国的战幔经已拉起。

      天美歎口气,道:「神之一族推翻帝国,本应在廿多年前完成,无奈突然杀出法特、威廉和拉迪克三个小子,更猜想不到威利六世身边隐藏着培里这个人。」

      纳卡认同地点头,说:「实战之中每有意外,谁想到培里如此狠辣,利用自己的女儿毒杀「银狐」米帕,否则迪矣里四大虎将俱在,任三剑侠如何厉害,也阻不了「狮子王」隡加勒的进攻。」

      隡加勒之名入耳,天美静如止水的美目掠过婉惜和慨歎,当年她曾暗里跟隡加勒联络,想借他的雄厚实力瓜分帝国,天美跟隡加勒亦因而产生特殊感情。可惜事与愿违,法特。拉德尔的出现将她的鸿图大计摧毁,更造成现在帝国北方的新势力崛起,全盘局势变得错综複杂,隡加勒更因此郁郁而终。

      赫鲁斯说:「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迪矣里政局混乱,无力干预武罗斯特的内政。珍佛明则表明会支持我们,只要分化了拉德尔家族及皇室,我们将可逐个击破,等到发挖出上古神器「天空镜」,就是我们神之一族统治帝国之时。」

      尤烈特皱眉道:「可是亚梵堤的兵力和智计不下于法特,拉德尔家族声盛正隆……」

      说话之间尤烈特已察觉到其父的面色,因为他的爱妾庞美拉之事,他对亚梵堤恨之入骨,听到尤烈特的批评当然怒火中烧。直至天美的目光扫过赫鲁斯,后者才三缄其口,天美徐徐道:「当日我亦劝过你不要冲动,你却坚持消灭伊美露家族,挫动拉德尔家族的锐气,结果反而造就了「商场女皇」和「战场法师」,今日我希望你不会再为一个女人而误了大事。」

      换了其他人,话没说完怕已被赫鲁斯砍下头来,可偏偏这番话却出自天美之口,叫赫鲁斯只能忍气吞声。威利六世已下最后通牒,刻日内要交出他最心爱的侍妾庞美拉,让这位雄踞帝南的宰相尝到毕生最大的痛楚。

      纳卡帮忙解围说:「安菲和亚梵堤始终太嫩,大人不必为他们忧心。」

      天美轻轻摇头,说:「正因为他们年轻,尤其看过今天的比赛,我才不得不忧心。亚梵堤的战斗力最多只到达初级剑士的资格,但他利用别出心栽的办法,造出大剑圣才能办到的事情。若再经过十年八载的修练,谁能保证他不会成为另一名大剑圣或魔导士,甚至乎两者合一的超魔导士。」

      他们三人不禁泛起异样,由于亚梵堤在南方声名狼籍,普遍人皆认为此君狡诈有余,实力不足。可是回想下午亚梵堤对卡卡一战,加上「光之女神」天美的评价,即使是赫鲁斯亦不敢否定亚梵堤的潜能。

      天美沈吟半响,说:「还有一件事,近日来我感到心绪不宁,隐隐浮起一股很讨厌的威胁感,我想你们仔细调查一下。」

      纳卡愕然问道:「是何方神圣可以威胁大人?」

      天美仍旧是懒洋洋的神态,在床椅上微微辗转,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星空,无可无不可地说:「会让神族感到威胁的,除了魔族还有谁?」

      「考试恐惧症?那是什幺东西?」露云芙失去了平常的典雅仪态,面容微微扭曲,呆呆地望着我。

      里拉娜也陪我苦笑,说:「即是望见试卷会神经过敏,头晕、呕吐、耳鸣、抽筋、痉挛、癫痫、阳痿等等层出不穷。当年为亚梵堤同学作入学面试的正是山奇利校长,口试过后他还将亚梵堤同学夸到天上有、地下无。可是开学之后,当笔试的成绩出来时,校长即场表演休克…………最后躺足一个月医院……这就是亚梵堤同学跟山奇利校长友情岁月的开始……」

      众女面面相觑,洛玛愕然道:「我以为自己不学无术,想不到你比我更猛。」

      我苦笑一声,说:「老师你近得校长太多,连说话也学起他来……」

      里拉娜亦苦笑,道:「校长的说话方式,也是拜你所教。」

      夜兰罕有地莞尔,众人随之一呆,这美丽暗妖精的笑容看得连我也心动,她才道:「我倒想拜见你们的校长,看来他是个挺幽默风趣的人。」

      露云芙说:「亏你们还笑得出来,少爷有这种暗病,要怎样应付后日的文试……呀!」

      我偷偷在露云芙的大屁股上捏一把,道:「喂,别诬蔑我,本少爷没有暗病!既然我不打算娶萼灵,过不到文试又有何关係?」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