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狡猾家丁03 6~10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集 第六章 财运公主

      「咯、咯……宝贝儿,来,给朕磨一磨。」

      寝宫之内,女皇与两个女官缠成了一团,空中血气还未全消,她们的下体己摩擦得泥泞一片。

      男女通吃的女皇很快戴上了一枝三头假阳具,一头插入她自己穴内,另外分叉的两头则同时插入了两个女官下体,玩得比男人还要狂野刺激。

      直到夜色降临,皇宫的淫声才告一段落,而狡猾恶奴也在这一剎那张开了双目。

      浑浊尽去,呆傻全消,石诚似若星辰般双目特别的明亮,瘦小身形好似狸猫般溜下床,灵活无比的钻窗而出。

      鸡鸡那个东东,管他结果如何,先逃命要紧!水无心这变态简直不是人,嗯,也对,自古以来当皇帝的就没有几个他妈的是人水月皇宫的戒备自然非梦城月府可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石诚还未逃出三丈,就被一个大内侍卫挡住了。

      「什幺人,通行权杖!」

      大内侍卫的单刀第一剎那就架在了少年脖子之上,石诚绝对相信,如果自己掏不出宫中权杖,立刻就会人头落地,可他浑身上下就是找不出权杖的影子。

      「官爷饶命,官爷饶命,我是新来的奴才,新来的,有……有权杖。」

      石诚竟然掏出了一块权杖,侍卫检查得十分仔细认真,但却没有发现自己腰间的权杖已经不见了。

      侍卫让开了道路,狡猾家丁错身而过的剎那,那权杖又悄然回到了侍卫身上,恶奴隔空取物的本领果然天下无双,不去当小偷,真是浪费了人才,也浪费了钱财。

      恶奴已是逃跑的老手,穿过第一道关卡后,立刻将自己的灵觉发挥到了极致,就似卫星扫瞄,他竟然在皇宫之中找到了一条通道。

      时间有限,少年再不敢耽搁,靠着隔空取物与水之灵觉,他奇迹般不停向宫门接近。

      经过一座寂静无声的宫殿门前时,恶奴一口大气还末喘出,丈内侍卫巡逻的脚步声就钻入了他识海,皇家逃奴急忙一猫腰,躲进了那座有点过于寂静的宫殿。

      少年衣角消失的剎那,一排侍卫的身影从转角走了出来,领先的侍卫首领突然放慢了脚步,还对众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侍卫们就连呼吸都好似消失了,直到做贼般走出了那座宫殿的範围,众人这才整齐地呼出了一口大气,暗自庆幸又从鬼门关回来了。

      寂静的宫殿内,小奴隶毫不停留地藏入了一间没有声息的房间,刚一翻窗而入,迎面就看到一个目瞪口呆的身影近在咫尺。

      里面竟然有人,连他的灵觉也没有发觉。

      几乎是第一反应,石诚一下摀住了对方的小嘴,急速的冲力令二人同时跌倒在一张粉红色绣床之上。

      柔腻的触感从两人重叠的部位钻进了少年心房,石诚彷彿躺在绵软的云团之上,没有感觉到身下人有丝毫骨头存在,一凝神,这才发觉自己压住的是一个十四五岁,好似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少女。

      粉嘟嘟的小脸,圆溜溜的美眸,尤其是那张红嘟嘟的樱桃小嘴,让石诚不由自主舔了舔双唇,很想一口咬下去。噢……奸一个肉感可爱的美少女肉感与可爱?

      石诚心中竟然同时浮现出两个矛盾的感觉,而且还是那幺自然而然。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剎那之间,遭逢「异变」美少女此时还在转动眼珠,双眉微皱,彷彿正在努力的思考。

      面对这幺纯真的「洋娃娃」石诚下意识对自己粗暴的行为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少年双目透出发自真心的歉意,柔声道:「小姑娘,我鬆开你,你别叫,好吗?我不是坏人,真的不是坏人!」

      少年解释了好几句,然后见少女还是一脸苦思的模样,他不由自主缓缓鬆开了大手,然后很是不捨地向后一退,离开了令人心醉的玲珑玉体。

      陌生人善意地后退,丰腴美少女缓缓坐了起来,果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望着石诚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然后无限柔顺地问道:「你……你是男人?」

      「啊,我是男人!」

      石诚一愣,随即自豪地挺起了胸膛,下一剎那,他就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幺大的错误。

      「呀,男人,你是男人!」

      一声尖叫让门窗颤抖,美少女的嘴巴奇迹般张大了好几倍,望着石诚就像见到了魔鬼一般。

      「别叫、别叫,我不是坏人!」

      石诚耳朵发晕,下意识双手连摇,同时暗自奇怪,「男人」有什幺大惊小怪的少年一开口,大惊小怪的美少女突然一蹦丈多高,小嘴再次奇迹般张大,「天啦,男人,男人……男人说话啦!」

      高昂的尾音一直往上飘升,石诚只觉眼耳口鼻突然同时一麻,身子被一股声浪掀飞而起。

      「砰!」

      门窗猛然破裂,一个人影掉入了院子里,下一剎那,一个发狂的身影从破洞追了出来,对着还在下坠的石诚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拳打脚踢 .「男人、男人,男人!」

      一声声呼唤不是饥渴,不是仇杀,而是无尽的惊恐,美少女边惊恐地挥动着拳脚,边大声吼叫着「男人」这名词。

      「轰!」

      一声闷响,墙壁穿洞,石诚又被打进了房间里,浑身没有一处不伤的少年一动不动,生死不知,而发狂的美少女突然由动化静,眼睛再眨了一眨,然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好似机器人一般僵硬地摔倒,再没有了呼吸。

      极度的喧闹突然重归寂静,而奇迹就在无声中应运而生。

      一团奇异的水雾从石诚体内流出,水雾越来越浓,越来越多,转瞬就把石诚与少女完全笼罩,不知过去了多久,水雾无声消散,彷彿神话一般,两人又回复了正常,但那惊恐的叫声紧接着又开始了。

      大内总管与少女一人佔据一个角落,各自往各自的墙角里钻。

      「男……男人,啊……你不要过来!」

      对面的男人只是喘了一口气,粉嫩少女就下意识僵硬了一下,心房也习惯性地开始收缩。

      「呀!你……你也别过来!」

      少女的尖叫引来了少年的恐惧,鼻青脸肿的石诚一见少女似乎又要失控,满头短髮吓得根根直竖,被踩扁了的家丁帽噌的一声,飞上了半空。

      痛苦的时光分外难熬,当身体的剧痛逐渐麻木之后,恶奴狡猾的本质终于回归。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地观察了恶魔少女几眼,一缕灵光猛然在石诚心海闪现:咦,这小娘皮好像很怕我。

      意念一动,石诚鼓足全身勇气,对着对面墙角招了招手,那少女果然与墙壁撞得砰砰直响。

      「男人,啊,救命啦,男人……你别过来,不要……」

      「哈、哈……恐男症,原来真是恐男症!」

      明白过来的石诚不由咧嘴一乐,小虎牙的光芒映照着他的青鼻脸肿,竟然还有几分煞气;少年大步向前一跨,大声骂道:「你个小娘皮,竟敢打老子,鸡鸡那个东东,老子就是——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看!」

      「唰!」

      骂道激动之处,石诚竟然一下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把阳根放大到了极限,硕大的龟头对準粉嫩少女耀武扬威。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少年无耻的招式果然威力无穷,少女的瞳孔猛然扩张,噌的一声,她跳上了屋顶,然后——就像一只雌豹扑向了男人。

      失控了,她又失控啦,而且比上一次还要猛烈好几倍。

      「啊,嗷,呜……」

      连串惨叫单音过后,地上又多出了一团不成人形的肉泥,石诚已不知道自己有多惨,只知道全身上下没有一根完整的骨骼。

      「扑通!」

      肢体僵硬的小公主再一次窒息摔倒,不过她这一次却没有上一次严重,还能大瞪双目,看着惨不忍睹的石诚,奇怪少女流下了晶莹的眼泪。

      历史在这剎那重演,一团奇异的力量二次在二人身体间来回,一阵清风吹过,一男一女又活了过来。

      「你……没事儿了?」

      少女先是本能地向后一退,仔细看了看石诚的好手好脚,随即又低头扫视她自己的身子,口中呢喃自语道:「咦,我也没事儿?」

      少年不理解对方的「胡言乱语」趁着少女发呆的机会,他急忙溜出了可怕的空间。

      逃吧,赶快逃,逃出这吃人的皇宫,唉……老子的命真苦呀,什幺书中自有颜如玉,分明就是一堆变态女「砰!」

      小家丁突然翻滚着回到了少女面前。房门被震飞,水月女皇的长鞭横空而现,誓要把恶奴的脑袋打成四分五裂的烂西瓜。暴戾的长鞭毁天灭地,却在最危险的剎那落入了一双粉嫩小手之中。

      「母皇,别杀他,女儿没事!」

      「啊,宝贝,你的怪病好了吗?」

      巨大的惊喜让水无心杀气全消,扔下鞭子,她把彩云公主搂入了怀中,双手在女儿浑身摸个不停,果然没有摸到僵硬的迹象。

      「母皇,女儿也不知道病好没有,不过,女儿与……他接近,一点也不害怕。」

      顺着宝贝女儿手指的方向,水月女皇的目光落到了石头身上。

      「石头,你不是在昏迷吗,怎幺会在这儿出现?」

      石诚的心脏猛然收缩成一点,此刻被现场逮住,他纵是千般狡猾,一时间也不知怎幺回应。

      啊,侍读,那不就是书僮,呜……老子被降职了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个变态少女竟然是个什幺公主,靠,还叫财运「彩云」公主,真俗,一听就知道是个爱钱的小女人。

      无耻的家伙就此为纯真少女取了一个难听的外号,而且最后叫得是天下皆知悠然蓝天之下,美丽花园之中,一个苦着脸的少年正被一个欢笑不断的少女追得上窜下跳。

      挂名总管干起了书僮的工作,每天还要忍受「财运」公主是不是突然爆发的「怪病」这种日子可谓与地狱也没有两样,好在水月女皇不再追究「毒精油」之事,让他算是侥倖逃过了一劫。

      「咯、咯……石头,你讲一个笑话吧,母皇说了,你讲的笑话特别好听。」

      「公主,你不打我,我就讲给你听,呵、呵……别打了,我讲就是了。」

      石诚仰面朝天,躺在花园草地上,与财运公主相处,他彷彿又回到被时空阻隔的校园时代,随意自然,无拘无束。

      少年略一凝神,立刻想起了一个能令这个异世界听懂的笑话——财主与牛,「从前,一个聪明的穷人与财主家千金相爱了,但财主却不答应……」

      说书人刚一开始,听书人的头顶就飘动着迟钝的问号,「石头,什幺叫相爱?」

      「这……相爱就……就是……」

      石诚吞了吞口水,艰难地解释道:「就是一男一女很快乐的在一起,聊聊天、散散步……」

      「哦!」

      迟钝小公主认真地想了想,懵懂的眼眸眨得石诚莫名地心慌,洋娃娃少女迷惑地追问道:一男一女在一起叫相爱,那两个女人或者两个男人可不可以呢,又或者一个女人与几个男人,一个男人与几个女人,算不算呢?「「唰!」

      石诚背心的冷汗已淌成了小溪,这小丫头果然不愧是水月女皇的女儿,还真有几分乃母变态的潜质。

      「呵、呵……财运公主,你真聪明,举一反三,说得对,只要相爱就好,其他都不用管!」

      「咯、咯……石头,那咱俩玩得这幺开心,乾脆也相爱吧?」

      小公主还在欢呼拍掌,玩性大发,大内总管已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公主千岁,这种话可别乱讲,被女皇听到,我脑袋就保不住了!」

      笑闹了好一会儿,少年的话语才回到了笑话中,「财主的女儿死活要与爱人在一起,财主没办法,就想了一个无赖法子,对穷人说既然你很聪明,那你就让我家那头牛先摇头,后点头,最后跳下水去。」

      「咯、咯……那有什幺难的,抱着牛头一摇,一点,然后把它扔进水中不就得了。」

      皇家家丁头有点晕,眼有点花,看了看一脸纯真的小变态,他不由更加汗颜,果然是变态的世界,变态的女人,不过,她们还真能这幺办 .「公主,他们都不会武功,就像我一样,你别打岔,不然不讲了。穷人虽然四肢不发达,但他头脑厉害,来到了牛的耳边,说了几句,只见牛摆摆头,然后点点头,果然跳进了湖中。」

      「哇,石头,怎幺会这样?快说,快说……」

      石诚悄然咧嘴一乐,小虎牙的光芒一闪即逝,略为改编道:「那财主使劲儿追问,聪明穷人就是不说原因,急得笨财主直跳脚,不停的问怎幺会这样?」

      「对呀,怎幺会这样,怎幺会这样,太奇怪啦!」

      小公主使劲摇着石诚胳膊,口中不断追问,每问一次「怎幺会这样」石诚脸部的线条就会扭曲一分,到最后,迟钝小公主终于发觉了奴才神色的怪异。

      「呀,好啊,臭石头,你敢笑人家是笨财主,你这臭石头,我要把你扔进茅坑。」

      茅坑的石头自然够臭够硬,好在小公主不是玉莹那种暴力女,只是吓一吓石诚而已,狡猾家丁也配合地吓了一跳,然后继续着笑话。

      「穷人第一句话是问牛认不认识他,牛很不屑地说从不认识穷人,就摇了头;第二句话,他又问牛是不是很牛气呀,牛一翘尾巴,指了指财主家大门,然后傲慢地点了头;穷人不待牛尾巴落下,突然点了一把火,烧着了牛尾……」

      「咯、咯……我明白了,牛为了灭火,所以跳进水里,嘻、嘻……石头,你真会编故事,这也行?」

      「故事还没说完呢!」

      不知不觉中,小家丁已经与小公主肩并肩,头挨头,在这欢乐的气氛中,二人都忘记了身份之差,地位之别。

      「财主很不服气,竟然当着众乡亲的面反悔,说他是要求牛先点头,后摇头,最后跳入水;聪明的穷人趁机让财主当众立下了字据,然后他又来到了那支壮牛耳边。」

      话语微顿,深谙说书诀窍的少年笑咪咪地问道:「公主,你猜,穷人这次怎幺做?」

      小公主皱着秀眉,鼓着小脸,玲珑的身子似乎都在思索,可最后她还是没有想出答案。

      石诚在最恰当的时候主动解围,自己也忍不住隐带笑意道:「第二次,穷人第一句问牛现在认识他了吗?尾巴还疼的牛急忙点头,连说认识、认识;第二句,穷人还是原话,问牛现在牛不牛,壮牛看了看穷人手中的火把,尾巴立刻向下一收,急忙摇头,不敢再牛。」

      「咯、咯……」

      笑话未完,小公主已乐得前俯后仰,然后戏语问道:「不烧尾巴,那穷人怎幺赶牛入水?」

      石诚乐呵呵地接着道:「穷人这次说了第三句,一边假装点火,一边对牛说现在知道怎幺做了吧,那牛一听,立刻自动跳进了水中。就这样,那财主不得不让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眷属!嗯,石头,想不到你还有点文采呀!」

      水月女皇的身影应声而现,花园的花朵们立刻向下一垂,全都变成了含羞草。

      石诚急忙一咕噜翻身爬起,口中连声请罪,心中却是不停咒骂:鸡鸡那个东东,不知道这变态女皇在外面偷听了多久,不会又要杀头吧。

      财运公主欢呼着扑进了水无心怀抱,水月女皇脸上的宠溺让皇家家丁突然灵光一现,找到了立身保命的最佳良方。

      女皇与女儿欢聚一会儿后,反手抓住石诚的衣领,把瘦猴家丁拎了起来,直接拎入了她寝宫。

      「嗯,石头,捏得真舒服,朕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来人呀,把精油拿上来。」

      水月女皇躺在龙床之上,皇袍已经抛飞,寝宫内全是赤裸的身影。

      小虎牙在恶奴口中咬得咯吱作响,皇家家丁一边小心地将精油抹在了水月女皇背上,一边暗地里念叨:鸡鸡那个东东,你们这些变态小娘皮,笑吧,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你们全干趴下经历波折后,「丰胸之旅」终于杀入了皇宫,水无心满意的呻吟给了小家丁胆色,游走的手掌来到了女皇两腿之间,虽然不敢钻进水无心那肥美多汁的花瓣里去,但手指却顺着臀沟轻轻一扫。

      「奴才遵命!」

      特别的圣旨就此降临,恶奴的心中却丝毫看不到黄金的影子,只用手让变态女皇发情,这可不是简单的工作精油顺着皇家家丁的手指缓缓流动,白色的淫精虽然钻进了女皇体内,但却没有换来女人对石诚的媚眼,一生做爱无数次的女皇果然是非常、非常变态的女人。

      恶奴的大手揉捏着饱满丰挺的双乳,两指夹住了女皇乳珠,稍稍用力一压,那乳珠立刻陷进了嫣红的乳晕之中。

      皇家恶奴偷眼一看,见女皇依然没有什幺反应,立刻手法一变,大胆地为女皇做起了最火爆的阴唇美容。

      「咦,有点意思!」

      当精油直接涂抹在阴唇内外时,水月女皇的身子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石诚得此鼓励,立刻精神大振,手指在女皇略显暗红的小穴内外加速揉动,中指则滑入了穴中,寻找着女人最为敏感的「G」点。

      「嗯,继续……」

      水月女皇的双腿捲了起来,把石诚的大手重重夹在了腿间,女人G点虽然敏感,但女皇的慾望更多是因为淫精的功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