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片摄影师手记[六至十一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A片摄影师手记(六)

    作者:林彤

    他们走后,整个片场一下子变得冷清清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熄掉射灯,卷好电线,替摄影机盖回布罩……做完了一切善后工夫,拿起锁头,正想关上电源总掣出门回家时,忽然想起,隔壁新影棚不知拍摄完了吗?没有我在旁边照应,肥波不要出大乱子才好。新影棚里水静鹅飞,不见半个人影,看来他们这边的拍摄进度比我们那边还快,早已曲终人散,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离场归家了。见有几盏灯还在亮着,我转身去到电源总闸前正準备推上开关,眼角无意中瞥见从浴室里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依稀还听见好像有人在里面的声音。是谁这幺勤劳,逗留到最后才走呢?我好奇地走过去一看究竟。哪料眼前看到的情景让我大吓一跳,原来竟是薛莉!我赶忙缩身躲到门边,不动声色地向里面窥视。只见薛莉一脚站在浴缸中,一脚踏在缸沿,左手撑开阴唇,右手则把手指插进阴道里抠,姿势似足了刚才罗紫莲欲求不满时自己手淫的动作。意料之外遇上这幺诱人的淫糜场面,我全身的血液顿时一下子冲向了胯下,阴茎立马就勃硬了起来。看着梦中情人在自己眼前做着我只有在梦境里才能见到的旖旎春色,不禁呼吸加速、汗冒心跳、大脑缺氧、双脚发软,身子轻浮浮的站不住往前一晃,额头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

    「谁?」薛莉听到响声停了下来:「谁在外面?」我见瞒不过去,只好现身出来,尴尬地答道:「莉姐,是我。」「啊,原来是彤哥,你还没走呀?」薛莉不愧是见惯大场面之人,不但毫无腼腆之色,还神情自若地跨出浴缸向我走过来:「哎呀,有彤哥你在就好了。」她似乎毫不介怀自己是赤身露体,一把拖着我的手就往布景棚中央的大床走去。我心噗通噗通地猛跳,她该不会是欲火中烧,找我充当临时炮友吧?正这幺想着,薛莉已往后一仰,躺倒在床上,一手一边扯开阴唇,将阴户端端正正地朝着我:「余顺那家伙不知怎幺搞的,晚饭前拍插蜡烛那组戏时,竟弄了些什幺东西进我里面,我刚才在浴室洗澡时自己抠了好一会,却怎样也抠不着。你帮忙试试,看能不能把它弄出来,有东西藏在里面,浑身都不自在。」嘿,原来是这幺回事,我还以为飞来艳福呢!于是平伏一下心情,俯身凑到她腿间,仔细地向阴道里观察。薛莉双手已经把小屄掰开得阔阔的,里面任何生理构造一目了然,难怪万千影迷在银幕下对此小丘浅径那幺癡迷,小电影皇后这个衔头可真是名不虚传。只见两片如玫瑰花瓣般鲜艳的小阴唇展苞怒放,该皱的地方皱褶,该滑的地方平滑;一粒赤红色的阴蒂又大又胀,玲玲珑珑地伫立在顶端;阴道口粉色嫩皮层层複层层,呈环状堆砌在肉洞进口,把守着小径通幽的大关;尿道口深埋在阴户中央的嫩肉里,像捉迷藏一样让人几乎找不出来;最下面便是灰碣色小屁眼,尽管曾经开发,但此刻仍像一圈紧缩的橡胶髮箍,弹性充沛依然。

    「怎样,发现到什幺了吗?」薛莉微微昂起头问,我赶忙收敛一下情绪,再次将视线专注在她阴道口,「你用手指伸进去抠呀!你手指比我长,一定能抠得到。」薛莉见我尚在犹豫,乾脆抓住我的手指往她阴道插进去。哇!极品!极品!光是伸进一根手指,已经可以感受到阴道壁的压力,若这时被她夹着的是我的阴茎,真不知会舒服成怎样!我将手指越伸越入,接近阴道末端的位置时,指尖果然触到了一粒软中带硬的物体,我不太确定那是什幺,只好运用阴力小心地、慢慢地将它往外抠。薛莉的阴道并不乾燥,那粒东西刚刚抠出一点又滑开了,我手指一出一入地抠挖着,无形中做着捅插式的活塞动作,加上拇指在外面要压着阴户借力,更有如在按揉着阴蒂,不一会下来,薛莉已被我弄得芳心大乱,俏脸飞满了红霞,阴道里自自然然分泌出不少淫水,显得更形湿滑,使我抠挖得愈加困难。我这份差事有如在向薛莉调情,那粒东西还未抠出来,薛莉已被我挑逗得性欲飙升,不由自主地「啊……啊……」低声呻吟起来,十指紧紧抓握着床单,大腿一张一缩,彷彿欲念难捺,在情人身下辗转求欢一般。好不容易我终于把那粒藏在薛莉阴道深处的小东西一点一点的抠了出外,拿起来大家一看,原来是颗凝固了的蜡粒,想必是余顺在演戏时先滴蜡,未清理完毕就又将蜡烛插入薛莉阴道,以至把这颗蜡粒推到了阴道底端。

    薛莉嫣然一笑:「真的很感谢你啊,彤哥,要不是你帮我把它抠出来,我今晚就别想入睡了,呵呵,说不明天还得要去看妇科医生呢!」说完将视线移到我胯下:「看来我对你还有点吸引力耶,嘻嘻!」我随着她的目光往自己身下一看,脸上刷地热了起来,裤裆前高高的撑起了个大帐篷,想来阴茎由浴室门口勃硬起后就一直没有软下来过。我不好意思地伸手进裤袋里将阴茎拨到一旁,双眼不敢直视着薛莉,口里支支吾吾都哝着:「事情搞定了就好……嗯,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开工……我先走了。」薛莉微笑着把我拉到床沿,将手按在我胯下那个大包包上:「我今晚总算能够睡场好觉了,可你这样回去真的睡得着吗?」她的纤纤玉手在我大帐篷的顶端轻轻揉动着:「育!硬成这样,为了报答你对我的帮忙,替你鬆弛一下吧!」不待我表示可否,她已动手拉下我的裤链,解开皮带,将外裤褪了下来,她隔着内裤按住鸡巴搓揉了一会,忽地抓住裤头一把扯下,憋了老半天的铁硬鸡巴嗖地弹出来,像支小刚炮般高高举起,在她面前不住点头。薛莉握着鸡巴套动了几下,擡头向我娇媚一笑:「彤哥,本钱不小啊,尤其是这个头,挺大挺硬的。」说完就张嘴一口将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