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校先生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六章◆重生的幸福

      「卡嚓。」移动病床固定在了密室之中。两张移动病床上,分别躺着一男一女,他们都在昏昏的睡着,脸色苍白但呼吸还算匀称,已经是保命成功。一示香此时的娇靥上,除了残留的泪痕外,哪里还有一丝悲伤的神色?美女医生甜甜的笑着,温柔得甚至称得上是柔情似水的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我长得很好看?」我望着眼前躺着的这对多灾多难的夫妇,神情仍旧冷漠的说道。

      因为刚才对少妇的治疗,我耗尽了所有的真气,差点还走火入魔,现在的我脸色疲惫而汗流浃背,再加上易容成的粗犷模样,怎麽看都像是刚刚从建筑工地下来的。

      「先生……在京香的心目中,你是最帅的男人!」京香大胆的说道,并在话音落下的瞬间,蓦的踏起脚尖,在我满是汗水的脸上印上了唇印,「谢谢您,先生……」

      「如果我没有救活她,?是不是準备用手朮刀追杀我?」

      「咯咯……怎麽会嘛?」京香的娇腻像极了小春,「先生您无所不能,有您在,什麽病人都能救得回来的。」

      不得不说,美女医生的马屁还是很有用,我的声音逐渐没有那麽冷漠了,「他们明天就会醒来,要多输液几天,才能让他们下床。记住,可不能让他们说太多的话,必要的时候,?给我塞住他们的嘴巴。」

      「是!」京香俏皮的举手行礼道。

      「星期六的手朮继续,?也注意隐藏一下他们两人的行蹤,警察一般不会来到小诊所探查的,尽可放心。」

      「嗯……先生,您就要走了吗?」

      「还有事?」

      「您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的房子就在后面,今晚我在这里守着他们,您……您休息到精神好了再走吧。」京香眼中的神采温柔得要融化人的心灵,「都是京香不好,让您这麽疲惫……」

      「遇上这个事情,要是袖手旁观的话,就不配当一个医生了。」我拍拍她的肩膀,「京香,?也很好。」

      说着,我还是往门外走去,「不过,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山下抢的东西只有送回去了,警方的追究才不会太过严厉。」

      「啊……先生您要代他还回去?」京香吓得拉着我,「不……太危险了!」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我示意她松开手道。

      京香和我相处了这麽一段时间,早就知道我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只得无奈的松开了手,「那……你小心一点……我待会儿打电话给你……」

      「好。」

      接下来的几天,我仍旧在诊所和学校之间走动,三个小老婆们没有出来的机会,除了在学校里面抛抛媚眼之外,却是没有机会表示她们的哀怨。只不过,每天她们都会和我烫上一个小时的电话粥,情侣之间的情话是怎麽也说不完,并且早就预定好了这个星期天,还要和之前一样的度过。

      小美人儿们食髓知味,像是每个怀春的少女一样,期待着自己的男人和自己做出那舒爽而又激情的床上爱恋缠绵。

      经过和小老婆们的床上欢好,我体内的阳气得到了充分的滋润,正是阴阳调和的妙处体现之际,如此大的好处,我怎麽会不答应?况且,少女们娇柔稚嫩的胴体,同样也是让我沈迷的物件啊!京香的诊所那边,一切也都顺利。我当晚就将大包放回了警察局,失而复得之下,警察和护卫都觉得很奇怪,再加上同一时间,那些还没来得及细看的录像数据,全部神奇的被消除掉了,抓捕工作顿时陷入了僵局。山下光治,也就是抢劫珠宝店的年轻男子,暂时也算摆脱了危机。

      他的妻子山下庆子,也就是眼睛看不见的少妇,和山下光治几乎是同一时间醒了过来。

      两人听到京香给他们讲述对方的行为,都难过得抱头痛哭,在京香的劝说下,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心情,没有影响伤情。

      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一对小夫妻,当然懂得什麽是珍惜,在这几天之中,他们都互相鼓励着对方,心态健康之下,恢复得也很快。

      周六的时候,我动手朮的病患,是一个小会社的会长。他就住在附近,因为听说了之前两个病人的神奇经历,这一次特地前来,想要我给他治疗长年累月的风湿病。

      本来会长还有些怀疑,但一听京香说起,主刀的医生要他十分之一的家产,会长反而放下心来,乖乖的拿出了自己公司的交税记录,支付了五千万日圆的治疗费用。

      京香惊奇的问他为什麽,会长正色的道:「风湿病已经折磨了我二十多年,如果医生能彻底治好我的病的话,五千万日圆不算贵。更何况,敢收我十分之一家产的医生,怎麽也该有点本事吧?没那个能力,他敢收那麽多钱吗?」

      风湿病分为风、寒、湿、热痺四大类,主要指侵犯关节、肌肉、骨骼及关节周围软组织的疾病。其中每种病情又根据季节和深处寒热地带的不同而分出枝节,总的说来非常的麻烦,一般只能缓解疼痛,而不能治本。

      早在古代,《金匮要略》和《伤寒论》中,就提到了这种疾病,名曰「其风气胜者为行痺,寒气胜者为痛痺,湿气胜者为着痺。」、「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痺热。」

      如果要用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病情发作的时候,手脚骨骼和各处韧带,疼痛得几乎让自己想要把那处地方给砍掉的病,那就是风湿病了。会长的双手已经是严重变形,像是鸡爪一样的弯曲,看上去有些恐怖,而这,正是长年累月所形成的。仔细询问了他的病因和发病的情况,我心中大致有了了解,拿出準备好的三十八枚金针,分别插在了他手臂和身上的穴位上。半个小时不到,会长发现自己整个身子慢慢的僵硬起来,但有一股气劲,推着体内的某些东西,往手上逼过去。

      等不了多久,头上淋漓大汗的同时,他的手上居然冒出了细微的白烟。

      再过一个小时后,金针拔出,会长整个人像是在水中泡过一样,衣服全都湿了,偏偏手上干燥得很,丝毫水分都没有。

      等到从榻榻米上站起来,会长惊喜的发现,身体一阵轻松,连呼吸都畅快了很多,一直感觉很沈重的双手,又有了一点灵活的感觉。

      「现在只是开始,你的风湿病是长年累月形成的,要驱除病根不是一日两日的功效。」看着欣喜的会长,我淡淡的道,「你每十天来一次,如此十次治疗,就可恢复正常。」

      算下来这个治疗几乎要三个多月,但是这麽一说,会长的心却越见踏实:不急不躁、徐徐而治,才是大家风范啊!这五千万花费值得!挥手让千恩万谢的会长离开,我拿起他留下的支票,淡然一笑,走进了三楼的一问病房。

      这里住着的正是山下夫妇,有了我的精心治疗,山下庆子早已可以起床走动,山下光治虽然还没有从床上下来,但伤口已经结疤,最多一周后也能出院了。

      看着冷着一张脸的我,正在和妻子说话的山下光治脸色一喜,「先生,您来了!」

      我瞧了瞧依偎在他身边,一脸温柔的山下庆子,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山下庆子虽然看不见,但有着丈夫的提醒,她也露出笑容,「先生,光治说他很快就可以和我回家了呢,真是谢谢您对我们的照顾了。」

      我用这个身分一贯冷淡的口气道:「现在东京警视厅虽然没有张贴拘捕令,可是他们仍旧在盘查那次劫案,你们有什麽打算?」

      「我和庆子商量好了。」山下光治握着妻子的手道,「京香小姐说,可以让庆子在这里帮忙,清洗被褥、病服之类的,平日里就和她住在一起,吃饭和生活都不用担心。」听着他这麽安排好妻子的生活,我立刻知道了他的打算,「你準备去自首?」山下光治点头道:「是啊。我这个不算什麽大罪,又没有伤害到人,还因为先生将珠宝首饰还回去,情节就更是轻,估计几个月到一年就可以出来了。到时我就接回庆子,回复我们原来的平静生活。」

      「是啊,平平淡淡的生活才适合我们。」山下庆子温柔的道,「这还得多亏先生将我的大动脉堵塞治好,这可是连大医院的医生都没有办法医的病呢。没有了这个隐患,我们会生活得很开心的。」

      「?不想再看看朝阳了吗?」

      「不想了。」山下庆子笑了起来,「那只是一个梦想而已,相比起虚幻的东西,我要抓住眼前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光治就是我的幸福。」

      我微一点头,将口袋的支票递了出去。

      不明就里的山下光治接过来一看,吓得差点将支票抖落在地上,「五千万!?不,先生,您、您这是什麽意思?」我淡淡的道:「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有一家普布克医院,那里的眼科医生是全世界都很有名气的,你们拿着这钱去美国吧。」

      山下庆子此时也明白了怎麽回事,她赶紧摸上了丈夫的手,将支票拿起来,双手递到我的面前,「先生,不能这样!您已经给予我们太多了,我的眼睛怎麽样都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的,真的。」

      「叫你们拿着就拿着,? 隆!刮依淅涞挠值莩  徽胖剑  富  钡氖虑椋  一峤小勾  惆锬忝嵌  谩5搅嗣拦  痛蛘飧龅缁埃  皆鹤匀挥腥死唇幽忝牵    才藕檬质酢      晔质鹾螅    曛  诓恍  乩矗  腋涸鸾  侔傅氖虑楦愣  !  

      山下光治颤颤巍巍的接过写着电话号码的纸,下一刻挣扎着跪在了病床上:「先生啊!我……我给您磕头了!」

      感受到这份情意的,并不是只有山下光治,山下庆子也陪着他一起,跪在了他的旁边,两夫妻的头在床上「砰砰」的磕着,转眼已经是泪流满面。

      「够了,山下光治,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你这样做,是想我再给你做一次手朮吗?」我伸手一挡,将两人的肩膀抓住,不让他们动弹。明显的,这个冷笑话并不好笑,两人虽然停止了磕头,但眼泪还是止不住。

      「好好的準备一下吧,要感谢的话,等到你们回来再说。」我一边淡然说着,一边往门外走去,「到时请我到你们家里吃饭吧,我喜欢吃中国料理。」

      屋里两人有多麽大的感激心情,我不用再看也能感受得到,为了不让他们太过激动,我只能选择走出来。而病房的外面,一个穿着雪白医生袍的美丽少女,正靠在墙上,温柔的红着眼圈。

      「?又在偷听?」我凶恶的看着她道。

      「先生……」美丽少女根本没有理会我做出来的凶恶,娇躯一纵,扑到了我的怀里,「呜……呜……」

      芳香入鼻,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秀发,让她别哭,却猛然间想起,现在我的身分可是冷漠的北美第一神刀,是不能温柔的。

      「好了,都这麽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哭,?知不知道这样很幼稚?」我板着脸训斥道。

      「呜呜……可是人家忍不住嘛……」京香抽噎着道,「我从来、从来、从来没有见过先生这麽好的人……」

      好人?或许在用纳克这个名字时,身为北美第一神刀的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然而当我变成医生时,好人这个称谓就是讽刺了。到底我内心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摇摇头,将心中的思绪抛开,我将京香轻轻推开,「明天?带着他们的护照去旅行社订机票吧,时间三天后就可以。五千万够他们在那边补度蜜月的了,也算我们对他们坚贞爱情的奖励。」言罢,我转身走了出去。

      京香却是愣住了,旋即露出宛如娇艳花朵开放的笑容。

      我们!

      他在说我们呢……

      第七章◆校规第三条

      星期六的晚上,又是一场缠绵的盘肠大战。要不是这栋房子的隔音措施实在不错,我都怀疑,是不是整条街道都能听到三个小老婆的娇喘呻吟。经历了前面两次的欢好和适应,晚上吃饭泡澡过后,少女们就激情万分的开始了求欢。

      对付三个稚嫩的小美人儿,我并没有留情,分身不住的在少女们的体内进出着,蜜径的良好包容性,让无论将她们撑得多麽狭紧,美少女们总会黛眉轻蹙的适应下来,妩媚万分的配合着分身的征伐。

      明天周日可以睡濑觉,小老婆们就也没有珍惜体力,都非要被我弄得飞上云端不住的飘蕩,才心甘情愿的倒在床上昏睡。

      待到将小娇妻们伺候得满足了,我才将生命的精华灌进了千影的身体,滚烫的热流打得本已昏迷过去的她,又是一阵下意识的抽播,这才松閑了抓紧我虎背的玉手。

      看着少女们满足无比的娇媚,我心中不免得意起来,虽然得到三个少女的处子之身是巧合,但是现今我和她们已经是离不开的一家人,在我的生命中,她们就是我要珍惜和疼爱一生的女人了。而在她们的心中,我的地位也是一样的重要的,我有这个信心。

      相比三个娇美可爱的小懒虫,我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虽然我要抱着小美人儿们睡觉,没有再调息打坐,但依旧是早上六点,我就睁开了双眼,将身上的巨乳美少女温柔的移到一旁,自己越过香喷喷的玉臂肉林,走到客厅中。早上我喝一杯豆浆麦片就足够,其余的时间,我一边在院子里活动着身骨,一边打开小型收音机,听着日本以及世界的当日新闻。今天是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

      新闻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各个国家在千禧年的政策,都是以经济为主,中东阿富汗的塔利班仍然在进一步的打压政府军队,南美毒枭依然在肆意的践踏着政府的权威,欧美以及东亚平稳得很,连局部战争都没有。

      从我收到有人要刺杀日本内阁首相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周,按理说早该有所行动了,这中间难道出了什麽纰漏?

      莫非是他们因为找不到像我这样的高水平杀手,所以放弃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的五十多亿就会全部完蛋,要是自己的钱亏了也就亏了,但其中大部分可是我小老婆们的钱,就算她们不在意,我心中也是愧疚得紧。然而就算是想着要血本无归,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去接手这个任务,老头子制定的规则虽说很是烦琐,但我从来都会遵守。

      奶奶的,幸好我现在还差三个任务,钱就可以开始进入自己的账户了,一千万美金杀一人,半年左右也就能还给三个小老婆了。一想到这里,我也不去再想日经指数的问题,专心的运气修行起来。

      知道三个小老婆要来,昨天我就去超市买回了肉类和果蔬,中午照例给她们準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本来我对料理的兴趣不大,可看着小美人儿们吃得开开心心的样子,我也很高兴能满足她们的胃口。

      看来我柳俊雄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都是一流的出色男人啊!

      上周给小美人儿们做的是四川料理,以麻辣着称的四川料理好吃是好吃,可作为平素吃惯了平淡口味的日本人,少女们长期吃肠胃就接受不了。所以今天我选择的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中的淮扬料理。别看四川料理如今喜欢的人很多,民间可谓第一,但实际它在正统的宴席上,是没有一点地位的。历代宫廷御膳之中,首推山东料理,其次就是淮扬料理,而到了今天的中国中南海国宴,第一选择正是淮扬料理。

      淮扬菜选料非常严谨,讲究鲜活,主料突出,刀工精细,味道鹹淡适中,几乎适合全世界人的口味。

      水晶肴肉、碧螺虾仁、糖醋排骨、白汁圆菜、鸡油菜心,外加一道香桔炖鸡汤,就耗费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

      厨房有保温的炉子,将五道菜放进里面,最后的香姑炖鸡汤用小火煨着,擡头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小老婆们比上周日睡得还要沈。

      我微笑着摇摇头,看来十六、七岁的少女们,纵欲还是不行的啊,下次得节制一点了,不能将她们弄得太过高潮叠起,否则长久这麽下来,少女们的身体一定都会吃不消。

      「叮咚!」

      一声门铃的响声,一谬我迈向房问的脚步,转向了大门口。

      我在监视屏幕上一瞧,一个穿着雪白和服的绝色美少妇,正俏生生的立在门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日本、在这个时候,来敲门的人,也只有这位娇俏的美少妇了。

      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百合,我对她也很是想念,于是顺手一按,大门自然的打开了,而直到这时,我脑袋才忽然想起,现在我可不是一个人,房间里还睡着三只可爱的小懒猪呢。

      铁闸门已经开了,现在再不打开屋子大门的话,就更加显得心里有鬼,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将百合迎进了屋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