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狡猾家丁07 6~10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六章 绝世高手

        大殿上下一片附和之音,熟悉王妃性格的西州文武大臣无不暗自诧异。王妃走出大厅,立刻不辞辛苦亲自挑选入京的队伍,两个陌生的护卫意外入选,而且还成了王妃的贴身保镖。

        隐秘的房间内,片刻前高高在上的王妃浑身一丝不挂,以最为低贱的姿势舔吸着男人的脚趾,而一个长腿美女则在她身后,抽插着手指,大肆玩弄。

        「嗯,王妃,做得好,有赏!」

        小家丁的赏赐就是肉棒一挺,插入了风骚王妃的嘴中,同时命令影娘的手指加快了速度,在变态王妃小穴与后庭中疯狂进出。

        女杀手与恶奴这幺双重打击,变态王妃反而淫水四射,猛然将男人肉棒全根吞入,直插深喉,用娇嫩的喉咙套弄恶奴的慾望。

        「呃——」

        特别的快感终于轰开了石诚的精关,男人却在这时一脚将下贱王妃踢翻,滚烫的阳精漫天飞射,射满了发情母狗的脸颊、丰乳、肥臀,遍布全身。

        朝阳初升,西州城门大开,浩浩蕩蕩的队伍直向京城行去。

        混在人群中的影娘悄然靠近了同样易容的石诚,小心地指着队伍最前端道:「主人,天机女与玄机女在小王爷身边护驾,奴婢刚才与她们照了面。」

        影娘下意识缩了缩身子,这才继续道:「奴婢的易容术虽然不差,但天机谷向来精于奇门异术,奴婢也不敢肯定她们是否已经认出了我。」

        小家丁略一沈吟,随即凝声道:「小心使得万年船,咱们一起躲进王妃马车里,能躲就躲,不能躲的话,就以王妃做人质。」

        时光一晃又过了七八天,一切风平浪静,石诚与影娘悬着的心房也安然落地,小家丁无聊之下,又开始在车中淫玩喜欢受虐的下贱王妃。

        「主人,此城是西州边境,守将待会儿定会设宴接驾,奴家去还是不去?」

        王妃跟着影娘叫石诚主人,不过影娘是叫着好玩,她却很是投入。

        好色恶奴咧嘴一乐,小虎牙闪电般咬在了女人肥臀之上,咬得血痕清晰,同时将一枝羽毛插入了王妃后庭,这才满意道:「去吧,不去会惹人怀疑,只要记着早点回来就是了,嘿、嘿……没我的命令,这枝羽毛不许拔出来。」

        「啊,奴婢遵命!」

        淫贱王妃探手一摸颤抖的羽毛,瞬间两腿一併,小穴春水疯狂迸射。小王妃离去大约半个时辰,驿站大门突然被擂得震天响,一个王府护卫快步冲了进来,大喊着石诚伪装的假名,语气无比慌张。

        「兄弟,快逃,王妃娘娘命我传话,叫你俩快逃,天机谷的人要找麻烦,快马已经备好了。」

        护卫话音未落,远处已传来军队铁蹄的声音,石诚一声咒骂,急忙与影娘冲出了院门,顺着报信护卫手指的方向,纵骑如风冲出了城门。

        城镇的灯火被遥遥甩在身后,石诚与影娘顺利逃入了夜色之中,但经验丰富的箭女却心生不妙,「不对呀,如果王妃安排我们逃命,她应该打开通往中州的城门,不对劲儿!」

        「天下第一逆贼,人人得而诛之!」

        一枝火把凭空突现,十枝火把四方围拢,百枝火把有如一条盘捲的火龙,转瞬间,荒郊夜晚宛如白昼。

        鸡鸡那个东东,中计了!

        石诚环目一看,顿然大声叫苦,正前方映入眼帘的是天机两女,不用多猜也是她们设下的圈套,黑白姐妹身旁,是一群陌生人,但石诚轻易就能感应到高手的气息,还有漫天的杀气与切齿的鄙视。

        火龙一让,左方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剑阁的标帜很是显眼;大旗下,剑阁少主眼底透出刻骨的仇恨,天下间什幺仇恨不可解——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石头,告诉我,是不是误会?告诉我,只要你说是冤枉的,我这就护你回刀堂。」绝望与希望交织的仙音从右方传来,幻梦玉女双目血丝密布,玉容憔悴黯淡。

        梦铁火与刀如怡并肩而现,端庄少妇单手轻扶小姑肩膀,深邃的目光也落在了石诚身上,四目相对的剎那,刀如怡眼帘一垂,下意识躲了开去。

        如狮狂野的梦铁火不喜欢猜测,大步排众而出,简单直接道:「石兄弟,你说呀,如果你是清白的,我帮你开道;如果你真害死了陆大侠,哥哥我亲自送你一程!」

        「我……」羽衣一行的出现是让石诚真正叫苦的原因,小家丁正在双唇结巴,后方又出现了一群熟人。

        「咯、咯……石公子果然非是凡人,奴家能与公子相识,真是三生有幸。」

        香风迴荡,银铃悦耳,平脸美妇人风情万种,但石诚却觉得寒气逼人,下意识向左一闪,躲开了玉狐山众高手的强大气势。

        「唉!」

        石诚心中又是一声长歎,他绞尽脑汁,还是没能逃过武林大追杀,真相又不能当众说出,他又靠什幺脱出重围?

        武林四大势力为了不同的目的,同时向前逼近;在梦羽衣滴血般美眸笼罩下,石诚终于鼓足勇气,咬牙回应道:「师父的死与我……与我……」

        夜空风声依旧,但空间却变得落针可闻,众人的呼吸为之停顿,紧张无比地等待着唯一的嫌兇道出真相;梦羽衣更是暗自运转内息,以她对臭小子的了解,无论真假石诚都会否认;幻梦玉女也不管真假,只想找到藉口救下惹是生非的情郎。

        「与我……有关!」

        石诚沈重地低下了脑袋,武林群雄瞬间哗然,玉狐、剑王等人自是暗喜,梦铁火则是大为心痛,中立的武林高手们最为义愤填膺,人类骨子里的正义之心化为沖天杀气,小家丁话音未落,近百刀剑已向他呼啸而来。

        梦铁火后发先至,一刀淩空斩向了石诚头顶,铁血汉子要让结拜兄弟死得痛快;幻梦玉女脸上泪花突然消失,大声呼唤大哥不要冲动。

        一片混乱之中,刀如怡发现了梦羽衣神色的微妙变化,本已飞刀在手的端庄美妇不进反退,询问的眼神望向了小姑;梦羽衣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欣慰光华,随即回复哀伤缓缓后退,看上去好似不忍亲手杀死情郎。

        「嫂嫂,这事另有内情,咱们回去再说。」

        「不救他吗?」

        姑嫂二人互相传立曰入密,一向聪慧灵秀的刀少夫人竟然轻易相信了小姑的话语,意念微妙变化,刀如怡望向了被人海淹没的小家丁,收回袖中的飞刀又滑入了掌心,但目的已截然不同。

        梦羽衣毫不担心地轻轻摇头,拉着嫂嫂迟疑的倩影退出了战场,然后飞速传达了命令。

        刀堂与梦幻山庄的高手们本就不怎幺积极,轻易退出了追杀人群,但梦铁火却不听命令,依然一心送结拜兄弟最后一程。

        窈窕玉女美眸一急,就要亲自去把大哥拉出来,这一次换成刀如怡拉住了她,端庄佳人柔声歎息道:「唉,你大哥是劝不了的。算啦,咱们先回去,他定会刀下留情的。」

        「轰!」

        梦铁火彷彿听到了妻子的话语,淩空的身形兇猛下落,齐头断刀直劈而下,石诚虽然狼狈地翻滚躲开,但他身后一块人高的巨石却被劈成了两半,梦铁火还真是「刀下留情」。

        「大哥,别动手,啊!」

        一身灰尘的石诚刚从地上蹦了起来,梦铁火的狂刀又淩空劈来,不待小家丁闪躲,一缕无声的剑芒已好似毒蛇般刺向了他背心,与此同时,嫉恶如仇的黑玉洁也扑到了恶奴头顶,钩剑狠狠削向了石诚脖子。

        影娘自然要捨身护卫主人,可惜幻影一闪,没有披风的白冰清挡住了她的去路。天机女热情不变道:「我知道你叫影娘,是石头恶贼的护卫,把我的披风还来吧,我可以放你逃命;哦,对了,你何必为了一个大恶人与天下为敌呢?我们姐妹这次通知了整个武林,你们就是逃出这儿,后面还有几十道包围呢。」

        「哼,披风在我这儿,就是不还你,除非救我主人出去。」两女对话之间,钩剑与玉弓已经纠缠了上百招,影娘虽然佔了上风,但一时也不能打退一身小巧玩意儿的天机女。

        几乎同一瞬间,剑光的毒剑刺破了小家丁的背心衣服,黑玉洁的钩剑削断了少年后颈的髮丝,梦铁火的刀芒更是厉害,刀芒隔着一尺就让石诚头皮一阵发麻。

        「噹!」

        电光石火之间,梦铁火的断刀突然「叛变」,呼啸的刀芒中途拐弯,竟然撞闭了钩剑,被撞的钩剑又正好碰到了毒剑。

        连串金铁交呜过后,险死还生的石诚眨了眨眼,随即大喜欢呼道:——多谢大哥,小弟先走了!「

        「梦铁火,你这善恶不分的笨蛋!」

        黑玉洁气得咬牙切齿,二话不说就杀向了梦铁火,奇怪的是铁血汉子也是脸带疑惑,一边本能地举刀抵挡,一边环目四视。

        石诚奇迹般从人缝中钻了出去,剑光第一个尾随而来,转眼之间,逼人的剑气又吹动了小家丁髮梢。

        鸡鸡那个东东,这小白脸真他娘的讨厌!逃不掉的石诚眼珠一转,猛然侧身握住了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钻。

        「哈、哈……剑公子,你可是盟主之子,杀人这等小事就交给玉狐山吧。」

        狡猾的女人中途横身而现,威震江湖的狐爪扣住了剑阁名剑,玉狐轻易迫退了剑光,同时向十来个玉狐山高手下达了命令。

        剑光可不想被玉狐抢功,为了得到男尊帮,为了得到水之圣女,急怒攻心的小白脸忘记了剑王的嘱咐,一声令下,剑阁高手疯狂地攻向了玉狐山人马。

        混战,现场真正一片混乱,小家丁何等狡猾,怎会放过这等逃生的机会,身形一缩,他又奇迹般从刀光剑芒的夹缝中溜到了影娘身边。

        石诚迅速握住影娘的手腕,对着啰嗦美女白冰清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骨感美女刚刚生出不妙的预感,化身高手的小家丁已使出了绝招——石头一脚。

        神来一脚踢在了白冰清小腹之上,但却没有踢伤天机女,当白冰清本能地运功反震时,她才知道自己中计了。

        嗖的一声,狡猾家丁藉着敌人的力量,牵着影娘一跃飞出了战团,临走之际,好色家伙还用脚尖勾了一下骨感美人盈盈一握的秀美乳峰,怪笑道:「白女侠,谢!」

        石诚这一逃,几方势力的混战立刻消失,兔起鹘落的身影纷纷闪电般追向郊野。

        阵阵劲风刮得满地落叶升空,一会儿过后,功力不同的追兵自然地拉成了一条长线;玉狐率先追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紧跟着是剑光,天机谷两女也速度不慢。

        梦铁火停在了密林旁,看着武林高手一个个追进了林中,武癡眼神一阵犹豫,疑惑地擡头眺望神秘的夜空星辰,先前那「失控」的一刀仍然让他耿耿于怀。

        林中杂响逐渐远去,狂刀武癡一声无奈长歎,收刀于后,纵身向停在不远处的战马跃去。

        「梦贤侄,深夜在此,是否是为了诛除逆贼而来?」

        夜色一蕩,一代剑王彷彿驭风而来,正好挡在了梦铁火的马前,他一脸神色友善,彷彿忘记了剑阁与幻梦山庄的仇怨。

        武癡生性不喜作假,一脸冷漠道:「剑阁主也有雅兴诛除妖孽?哈哈……那可真是笑话了,梦某可从没听说过阁主喜欢诛杀同类。」

        剑王一抚黑鬚,一点也不动气,笑语摇头道:「老夫对什幺杀师孽徒没兴趣,倒是对贤侄很欣赏,今夜月色明亮,正好适合比武,不知贤全以为如何?」

        看似询问的话语还未说完,剑王的气机已充斥了空间,绝不给梦铁火反对的机会。

        梦铁火浓眉一挑,根本没有突围而去的意思,身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天生武癡的他早就盼望这一天的到来,武癡豪情一涌,就连仇恨也淡薄了三分。

        「哈、哈……铁火谢过阁主好意,接招!」

        豪迈断刀自动弹鞘升空,铁血汉子纵身而起,大手一张正好接住了翻飞的兵刃,刀芒瞬间好似火一般燃烧,呼啸着斩开了剑王的气场。

        剑王颔下短鬚无风自动,梦铁火大进的实力让他眼中神采一变,再没有先前那十足的把握。

        「砰、砰!」

        石诚连续撞断了十几条枯枝,踩碎了无数碎石,他又习惯性地开始了逃亡。

        「主人,玉狐追过来了,怎幺办?」

        女杀手加上小家丁,绝对是专业的逃命组合,奈何玉狐武功太高,又同样经验丰富,任凭二人如何逃跑,也不能把狡猾如狐的妇人甩脱。

        一股阴风顺着石诚逃过的痕迹飞速吹过,玉狐唇角一撇,露出了阴毒的笑意,她已能听到猎物的呼吸,内息猛然一升、,平脸毒妇瞬间身形横空,狐爪离手飞出。

        突然,一个轻飘飘的拳头从虚空冒出,玉狐还未看清拳头的主人,狐爪已抛飞半空;双足落地的玉狐又向后退了半步,这才稳住了胸中翻腾的血气,惊骇的目光下意识凝神一看。

        密林黑夜漆黑一片,一股无形的劲气猛然打碎了上空的树枝,如水月色立刻倾洒而下。

        摇曳的树影下,一个人影静静屹立,神秘人没有蒙面,也未躲闪月光,但玉狐竟然看不清对方的五官,除了知道对方是个男人外,其他一概看不明白。

        「啊,化实为虚!」

        玉狐又发出了惊叫,身为绝顶高手的她对此境界也只能仰望;惊骇过后,玉狐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飞遁,脚步刚刚一转,那虚实变幻的神秘人已出现在她正前方,无论她怎样转动,神秘人飘忽的身形总是与她的目光连成一线。

        「玉夫人,既然来了,就留下来玩玩吧。」

        神秘人的身形突然「变大」,在玉狐的感觉里、对手已充斥了天地,好似一座耸天而立的山峰狠狠向她砸来。

        玉狐急忙全力运转内息,银牙咬破舌尖,对手的身影这才变回了正常,不待神秘人「走」到面前,她率先舞动了狐爪。

        独门神兵穿透了神秘人的身影,但一股强大的内息却制住了玉狐的经脉,前后仅仅片刻时间,堂堂玉狐山主已败下阵来,此时的她能走能跑,就是不能运功。

        「石兄弟,这女人留给你了,老夫先帮你解决其他小卒。」

        神秘人随风而去,黑夜里很快传来一阵阵闷哼声,几分钟之后,各路追兵无不抱头鼠窜,纷纷向密林外逃去;玉狐也在亡命飞逃之中,不过她没有其他人幸运,竟然正好撞上了影娘。

        女杀手弹身挡住了玉狐山主,然后扬声呼叫道:「主人,玉狐在这儿,要报仇快来呀。」

        「影娘,抓住她,我来啦;嘿、嘿……把她衣服扒光,老子要奸了她!」

        小家丁的话语让玉狐花容失色,情急之下转身就逃,不能飞跃,她就手足并用,狼狈无比地在密林中钻逃起来。

        「啊!」

        一声惨叫在林外久久迴荡,梦铁火捂着胸口剑伤,怒声大吼道:「老匹夫,枉你自称剑王,原来如此卑鄙。」

        月光一转,竟然照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剑王,其中一人得意奸笑道:「梦铁火,老夫从未说过只是一人与你切磋,你也算厉害了,竟能逼得我兄弟二人同时现身,要知道,江湖上还从未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你可以安心去了。」

        两抹剑芒狠狠撕裂了虚空,三道人影交错而过,夜空猛然响起了一道霹雳,黑夜瞬间更加阴沈。

        林中的石诚突然一顿,莫名的感应让他瞳孔收缩,小家丁改变方向,放过玉狐飞身向林外冲去,很快就来到了打斗的地点,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只是闻到了空中飘动的浓浓血腥。

        「扑通!」

        一个人形物体重重砸在了石诚脚下,影娘飞身追了出来,「主人,奴婢已把这狐狸精抓来啦,要怎幺处置?」

        正在出神的石诚用力深呼吸了几下,依然抹不去胸中突生的烦闷,嗅了嗅空中飘动的血腥,他猛然双目一瞪,怒火暴升,「鸡鸡那个东东,把这女人扒光!」

        这一次可不是戏语恫吓,浑身发疼的玉狐奋力一滚,然后拚命大叫道:「救命啦——」

        「啪!」

        迎接玉狐的是石诚的一记耳光,化身恶魔的少年低头俯视,恶狠狠地道:「玉夫人,你不是喜欢玩弄老子吗?咱们再玩玩,叫呀,再叫大声点!」

        少年说到最后,已是声色俱厉,抓住玉狐的衣衫奋力一撕,扯下了大半衣襟,露出了内里春光;堂堂玉狐山主一生何曾有人敢对她半点不敬,不料此时却被小家丁逼得东躲西闪,惊恐交加。

        恶奴故意让玉狐逃窜,藉机撕扯着女人的衣衫,影娘的兴致也不在男人之下,狠狠将玉狐的肚兜扔上了夜空,随即长腿一横,将半裸的平脸美妇绊翻在地。

        「咯、咯……主人,奸了这贱人。」

        清幽月光之下,赤裸的玉体彷彿镀上了一层银辉,玉狐虽然手捂乳峰,但却挡不住那颤巍巍的乳波,还有一缕嫣红从女人指缝间溜了出来。

        「玉山主,想不到你的乳头这幺挺,嘿、嘿……过来,一让奴才仔细鑒赏一下,看看究竟是你的咪咪大,还是你女儿的大。」

        「你!狗奴才,我要杀了你!」

        玉狐急怒攻心,忘记了自己经脉受制,自投罗网般扑向了小家丁;石诚唇角一挑,顺势握住了玉狐跳跃的乳峰,另一手抱住了女人柔腻的腰肢。

        享受着平脸美妇的温香软玉,小家丁口中还是不依不饶,「哈、哈……玉山主,你多久没被男人干了,竟然这幺急不可耐。」

        戏谵之际,石诚心中的烦闷化为了暴戾,五指一紧,强大的力量狠狠搅动着乳浪,将美妇乳峰幻化出万千屈辱的形状。

        玉狐落入魔掌,惊惶地向外挣扎,香肩一扭,秀丽毒妇竟然奇迹般挣脱了束缚。

        美妇人逃出一步,这才明白了小家丁淫戏的目的;恶奴的大手悄然扯住了她的亵裤,她这幺一逃,哗的一声,就好像是她自己撕裂了最后的遮羞布,大半丰臀瞬间暴露,肉色瀰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