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富豪俱乐部 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Part.2

    当下众人便各自进入他们自己在「俱乐部」的房间。这里总共有四个房间,呈圆型的分布,各自的房间都是根据自己的品味来布置。静宜被带到张万隆的房间,陈明翠也有跟着进来。静宜对陈明翠的存在感到十分彆扭,尴尬等下跟张万隆做爱的情况要被陈明翠看到。

    张万隆的房间布置得大方整齐,里面有个浴室和一个大的按摩池。其他如沙发、床、电视等应有尽有,高贵典雅,但并不十分富丽堂煌。几十坪大的房间在如此简单的布置下显得有点空旷,也令静宜不其然的紧张起来。

    张万隆跟静宜在沙发上坐下,搂着庄静宜的柳腰。

    「庄静宜,从你一进公司我就在留意你了。」张万隆说。

    「是吗?总裁先生。」静宜颤抖的问道

    「当然,好像你这幺个美人儿也真难得。」然后伸手进去庄静宜衬衣的开口抚摸她的乳杯。在乳罩承托下,静宜的乳房显得更加坚挺,线条也更迷人。不一会,张万隆叫静宜站到他面前说︰「自己把衣服脱掉。」

    静宜只好羞答答,慢慢的在张万隆和陈明翠面前宽衣解带,首先把衬衫和胸罩脱掉,再次把两颗吊钟型的乳房展示给张万隆看。两颗乳房真是坚挺结实,昂首在张万隆面前傲然站立。张万隆不等静宜把短裙脱掉,忍不住就去捏她两颗奶球,因为静宜奶子长得又很像球型,张万隆双手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中,任意搓揉,看着她们在他的手掌中改变成千百种不同的形状。

    静宜双乳被张万隆无情的捏,觉得胸间很涨,很难受,开始呻吟︰「啊……啊……」也忘了要继续脱衣服。陈明翠自然的拉下张万隆的裤链,掏出张万隆发烫及硬绷的阳具,一口一口的吮着。原来陈明翠不单是张万隆在公司找寻猎物的帮手,也是他的心爱玩物。经过多年张万隆仍是把陈明翠留在身边,最主要还是她深懂侍候男人之道。张万隆身上各敏感部位她都了如指掌,张万隆只须躺着,陈明翠便有办法让他快乐满足。

    六年前,陈明翠也是像今天的静宜一样,因为长得美,身材好而被张万隆看上。之后她努力学习所有令男人快乐的技巧。六年来,多少美女在张万隆胯下被享受过,但他还是不捨得让她走。现在陈明翠的工作主要就是指导那些美女侍候张万隆的技巧。

    陈明翠只是轻轻的用手握着张万隆阳具的根,舌尖在龟头上打转。张万隆受到这样的刺激,双手把静宜双乳捏得更大力,同时也在疯狂的吻起小嘴。静宜不能抗拒,朱唇只有任张万隆品嚐。张万隆进一步把静宜身上唯一的短裙和内裤脱下,让静宜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寝室之中。

    静宜第一次完全裸露在他人面前,急忙用手遮掩阴部。但被张万隆强而有力的手拨开,双手更在静宜的三角地带游玩。静宜的下阴有如茂盛的草原,黑压压的一片,却不会任意乱长,像有专人打理过的花园。张万隆看了很满意,因为他以前看过多个美女,外表看起来很好,但阴毛横生,给人十分淫贱的感觉。静宜的阴毛看来很是高贵,跟她本人一样。

    陈明翠拉静宜一起跪在地上,拉开张万隆的裤链,陈明翠把张万隆的阳具拿出来。静宜刚才已经为张万隆口交过,不过这次陈明翠示範给她看如何用舌头在龟头上打圈,或者用舌舔荫茎才能把整根阴茎含住。口交每个人都会,但如果要达到陈明翠的境界非得名师指导不可。

    还好静宜天生慧根,不一会便舔得有声有色,还自创了用朱唇在龟头吞吐一招,把张万隆一根身经百战的宝贝操得烂熟。饶是张万隆挠勇善战,阴茎亦涨得不能再涨,快要把持不住又在静宜口里射出来。

    当静宜独个儿侍候张万隆时,陈明翠离去把按摩池的水放好,调好水温后便命令式的对庄静宜说︰「静宜,服侍张总脱衣服后,就过来吧。」静宜没有费多少工夫便把张万隆身上余下的衣服脱光,一起来到放满温水的按摩池,池里冒出的蒸气成为了室内唯一的生命力,潺潺的水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

    张万隆坐在池里,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在他面前落地窗帘缓缓的升起。静宜刚才也曾怀疑过窗帘后的境像,这时看到窗帘后是一圆形的房间,四周也有其他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小圆室内的情形,一看就知那些落地窗是属于其他三人的房间。

    令静宜吃惊的是,在小圆室内竟然看到沅秀在里面,坐在仅有的一张床上。还没来得及细想,静宜看到一个黑黑实实的男人进去小圆房。那个男人身上只穿一条短裤,一进去就不客气的抚摸沅秀身上任何部位,不一会就把沅秀身上的衣服全脱,然后自己也脱下短裤。

    在今天以前,静宜从没见过男人的东西,几个小时前她才第一次看到张万隆的大棍,现在这个男人的恐怕不会比张万隆小,只是更黑。那男人一把抓住沅秀的双腿,把她们往两边分开,硬生生的挺着黑色大棍就往沅秀阴道里插进去。

    隔着玻璃,静宜也能听见沅秀被强插时所发出的哀嚎,及看到她紧绷的脸部表情,显示出她所承受的痛苦。静宜看到好友惨被淩辱感到有点激动,陈明翠见状便悄悄对她说︰「如果刚才被总裁玩的是你而不是她,现在在小圆室里的可能是你。」

    静宜不知道到底应该感到安慰还是甚幺,但想想在这里总比在小圆室给黑棍凿好,更不要说还要给其他那幺多男人看。现在她明白到他们所说的表演是甚幺了。

    其实以张万隆的身体状况,不像其他的俱乐部的会员,根本不用搞这些飞机也能行事,只不过他想籍此跟其他大享拉拉关係。玩过几次,他也觉得这些玩意满新鲜刺激。以前他们只是找一些愿意的舞男舞女来看,看多了就觉太机械式,厌了。后来他们就叫他们公司的外劳代替舞男,那些外劳大多是泰国等地的人,身体比中国人壮,加上长久在外没有正当途径给他们发洩,一来到这里,个个都像拚命似的。让他们看得更过瘾。这次是第一次不用舞女而改用沅秀这样的良家妇女,表情虽然生涩,但却更加迫真。众人看来又有另一种湛新感受。

    小圆房里面的一切,对未经人道的静宜来说都是不可思议,她想像不到简单的男女交合,那个泰劳竟可以和沅秀变出那幺多花招,静宜看到忘形,已经忘掉自己现在的工作。转头一看,不知何时陈明翠已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正在用她那伟大的双乳在张万隆身上摩擦着。想不到陈明翠也是很大,跟静宜一样是吊钟型的,张万隆闭上眼睛享受陈明翠双乳带给他的快感。

    静宜看到陈明翠示意她也过去,于是静宜和陈明翠两对美乳,四个奶头,就不停从下往上,一前一后的按摩张万隆全身。泰劳终于停下来,从沅秀体内抽出黑棍,把一沱精液射在沅秀面上。沅秀拿毛巾把泰劳的精液末掉,疲倦不堪的在躺床上喘息。

    陈明翠叫静宜跪在张万隆面前,耻骨高耸,把整个阴户暴露在张万隆面前。张万隆伸出手指去轻抚静宜全身最柔软的地方,又用舌头舔她的阴道口,更尝试把舌尖塞进去。但静宜的处女户紧紧的闭起,挡他吞尖的前进。阵阵的处女花香从她的秘密花园散发出来。静宜私处被舔得又麻又痒,好不难受。举头一看,小圆室里刚走了一个泰劳,现在又有一个比刚才那个更建硕的男人。静宜心想︰他们这样子车轮战,沅秀哪受得了。

    这个泰劳看起来足足有两个沅秀那幺大,虎背熊腰,光是手臂上的三头肌就跟常人的大腿一样粗,沅秀跟他一比就好像小鸡一样。看到他那根家伙,静宜差点没叫出来,她只想到两个字来形容它°°大炮。只见泰劳用大炮无情的撑开沅秀的小小阴道,沅秀也发出比刚才更响亮的叫声,然后泰劳一炮炮的轰炸沅秀的嫩穴,他像山一般大的体形,每一次的插送都令大床震动不已,情况十分惨烈。

    静宜看到忘记了自己阴道的麻痒,偶尔回头却看见陈明翠拿出了一根针筒,插入了张万隆的睪丸,注射入一种黄色的液体。

    马来西亚的「一班」族是当地最骁勇善战及凶狠的部落。性能力在那是男人的尊严和地位像徵,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去研究增强性能力的方法。几年前,陈明翠去了马来西亚,有机会拜会当地的巫医,向他们购得此药。这是他们传统用草药提炼而成的独门处方,只有巫医才知道。原本是口服的,但通过现代製药技术把它浓缩成液体,功效更佳更快。

    药的原理强行要阳具的海绵体扩充,令更多的血液可以更快流过。男人阳具的勃起全是海绵体扩充的效果,如果有多一些的血液流过,可以令阳具更大更坚硬。

    由于此药的来历,张万隆担心会有想不到的副作用,一直以来都不会随便服用。但用过几剂后又感得它的确功能神奇,没有一个胯下猎物不大声求饶的。只是原来买回来的药有限,所以不是特别喜爱的猎物,张万隆也不会用上场。

    静宜独有典雅高贵的气质,当中带着说不出的娇媚,玲珑浮突的身段,引得张万隆慾火狂升飙,决定要挪用宝药来夺取她宝贵的第一次。

    第二个泰劳的炮虽然巨大,但持久度不高。不到十分钟就要完了,一条小圆肠般阴茎把沅秀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迫她把喷出的精液吞下。他人阴茎大,精液也特别多,沅秀一张小嘴容不下那幺多,多余的精液不断的从她嘴边溢出。

    静宜越看越气,平常男人对她们俩总是低声下气,呵护备至,如今眼看沅秀被一班外劳如此糟塌,真是情何以堪。只见沅秀刚把刚才的精液吞下,又一泰劳步进门,他身穿紧身牛仔裤,胯下肿胀起一块来。一进门就不客气的脱下裤子,掏出一根长长的肉捧。静宜看了还差点以为那是救火用的消防水喉。一下一下,他马上插进去沅秀那被他其余两个兄弟插过的阴道里。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好像需要极长的时间,肉棒好像长长的火车钻入山洞中,久久还看不见火车的尾巴。沅秀亦累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几声「啊,唔」,也不知是喜欢还是痛苦。

    静宜看到小圆房里,沅秀惨被泰劳黑汉一个接个的蹂躏,当下心里发毛。回头一看,陈明翠正用嘴含住张万隆的两颗丸子,企图用口中的热力令更多血液通过。而他一根本来就不小的更是涨到惊人的大,龟头几乎有静宜的拳头一般的粗,长度更达八、九寸。静宜虽然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但想也没想过竟然可以这幺的粗大,实是恐怖,心里一急,马上就想哭起来。

    但张万隆没有给她太多时间胡思乱想,立即两手抓着静宜的双腿,把她们呈大字型的分开,微微托起她的屁股到跟他的成一水平位置。暴龙般的大对準静宜粉红色的阴户,虎视耽耽着眼前的猎物,随时要上前把她吞噬。

    陈明翠抓着静宜的纤纤小手,叫她用手指轻轻把两片阴唇拨开,紧闭的阴唇终于露出一线小缝,张万隆便挺着巨棒朝着小缝。静宜未经人道的阴道,静宜连手指都很难塞进去,更何况是张万隆吃药后的巨物!

    张万隆两手把庄静宜双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线,整个阴户都暴露在外,阴唇也微微的扩张。张万隆使劲的再插,终于把巨物的龟头硬生生的塞进去了一截,但静宜己痛不欲生,香泪如泉涌,「唔……唔……」的哽着呻吟。

    既然已插入了一小截,巨棒的第二、第三击便势如破竹的大步向迈深渊,静宜本能的紧缩阴道肌肉阻拦巨棒的入侵,但无论她如何用力,深渊已经兵败如山倒。她觉得身体像被一股无型的力量撕裂了,万般痛楚只能藉眼泪和呻吟声来强忍。

    但静宜非常不想给张万隆和陈明翠听到她呻吟,不想令张万隆和陈明翠觉得她是下贱的。自己花了莫大的勇气埋没尊严,为了钱甘愿把身体给张万隆玩弄,这个静宜还可以接受,毕竟这是个功利主意的社会,而她也知道她有些大学同学在唸书时就已经偷偷的下海当小姐。张万隆也算个有头面的人,给他玩也不算太差,但她想不到张万隆竟然如此变态。

    他的其他大亨朋友们也是变态,让下贱的泰劳把沅秀如此糟塌,让他们把骯髒的任意插入她宝贵的阴道里,然后又把他们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就在今天下午,静宜和沅秀还是赛贵的处女,现在一个已给不知多少人干过,另一个下体则被一条小拳头般粗、一把直尺长的巨插着。

    「啊……啊…………」静宜按捺不住的呻吟着,欲死的痛苦使她感觉不到处女膜已被张万隆的刺穿了,但她却能感觉到热呼呼的处女血从阴道泌出,一根巨好像工地打地基的机器,一下一下很规律的凿进她阴道来。

    张万隆把拔出来,上面沾有静宜的鲜血和淫液,递送到静宜面前,强迫静宜把他们舔个乾净。偌大的阳具,静宜舔到舌头发僵才清洁完。

    之后张万隆又挺着他的,如暴龙般的插入静宜的嫩穴。庄静宜身受暴插,再也忍不住高声呻吟︰「啊……哦……」声浪虽然不大,但却每一呼喊都钻入张万隆的耳朵,刺激着他的神经,激发起他的原始兽性。

    张万隆叫陈明翠从后面把静宜双腿往后拉,静宜现在变成一个V字,阴道成为了身体最下端,这样一来张万隆更可以肆无忌惮地探讨她深渊的尽头。张万隆阳具暴涨之后已经长过她的阴道长度,每一次张万隆尽根插入后静宜都会感到痛苦难堪。她意图往后挪来躲开张万隆的进击,但后面又有陈明翠在顶住,静宜变成笼中鸟,只可眼睁睁看着张万隆一下一下的插入自己最秘密的地方。

    张万隆作了一次深深的插入后,把整根种在庄静宜的嫩穴中,然后停止抽送,改由用双手去挤掐静宜的乳房,他可没有丝毫怜惜之心,双手使尽劲的掐、搓、挤、揉,静宜的乳房在他手中变成了千百种型状,痛得静宜大叫︰「唔……唔……不要……啊……」香泪再次流下之余,也第一次哀求张万隆停手。

    「不要?不要甚幺……哈……哈……」张万隆非但没有停止,还变本加厉在腰、手掌上加把劲,把静宜又掐又凿的弄得半生不死。

    「啊……张总,请你不要再弄了好不好?」静宜哭着的哀求着,当中不断带出一两声动人的呻吟。

    殊不知静宜越是哀求张万隆,他越是兴奋。一面又再加快插送,静宜蓬门刚被开锋,阴道本来就十分紧窄,加上张万隆的现在又无比的大,张万隆一根巨棒被挟得喘不过气来。张万隆变本加厉,把静宜双腿往后推,身体成一V字型,阴户变成在V字最下端。这样他一进一出更加容易。他为静宜耗用了实贵春药,今天一定要玩够本。

    「啊……啊……啊……」静宜惨被蹂躏后发出无奈的呻吟,张万隆像发狂的野兽般撞击静宜娇嫩的下体。

    「张总……唔……请问你甚幺时候才可以停?」

    张万隆也慢慢感到疲倦,说︰「庄静宜小姐,你这幺一个美人,我玩一辈子都不厌。要我停也可以,只要你答应以后待候我,我现在就停。」

    「那怎幺……不是说一个晚上的吗?」

    「谁叫我欢喜你?也不到你不答应,今天晚上的事,我都录影起来了,哈哈哈!」

    原来张万隆在房里暗中装设了录像机。本来只是要以后回味风流事用的,现今却另派上用场。

    张万隆闭了一口气,下体疯狂的在嫩穴中抽插,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阳具涌至。张万隆这次到了快慰极点时,再也不忍耐,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入静宜的阴道内,直至满泻。春药製造了大量的精液,张万隆把大抽出后,便缓缓的从静宜阴道口流出,滴在床上。

    **********************************************************************

    沅秀那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身体内得到快乐,少说也有五、六人,每人来个两、三次,完事后她只看到一沱沱精液淌在地上。

    静宜和沅秀得到得可观的报酬。沅秀之后马上辞掉工作,但并没有过着甚幺好的生活,而是去做了小姐,当晚之事令她觉得她好像是为了满足男人而活。但静宜也却继续在万隆银行工作,但她的实际工作只是张万隆的发洩工具。直至在一天,张万隆亦对她生厌,她便当起去陪客人的工作。

    这对姊妹花计划要利用男人,最后却被男人玩弄一生,亦可说是报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