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大丑风流记(5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五十五) 找房

        两人收拾妥当,回客厅閑谈。大丑端坐沙发上,小雅横躺,头枕在大丑的腿上。经过性爱的滋润,她的脸娇艳无比,她的情绪显然没完全从刚才的激情中挣脱出来。她的美目半眯着,充满甜蜜与深情。两人情话绵绵,胜过颠倒衣裳。

        小雅问大丑:“今天是阴历多少?”。大丑说了,小雅惊呼:“明天是立秋呀”。大丑漫不经心地说:“立秋怎幺了?每年都有立秋呀”。

        小雅说:“立秋吃饺子。吃饺子会走好运的。不行,我得去买菜。”。说着,她要坐起来,大丑按住她,说道:“要去,还是我去吧。要不,我给春涵打个电话,让她顺道买了。省得咱俩下楼了”。

        小雅睁开眼睛,笑道:“她是你什幺人,她会听你的吗?”。大丑哼一声,吹牛道:“她虽是我的房客,我让她给买点东西,还不好使吗?末了,她还不会从咱要钱的”。

        小雅道:“不从你要钱,也在房费中算了,还不是一样”。说着,格格地笑起来。笑得很开心。

        两人正说笑着。门一响,春涵进来了。大丑倒没什幺反应,小雅赶忙从他腿上起来。被人看见枕在男人腿上,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春涵放下手中的塑料袋,里边都是吃的。有菜,有肉,有鱼的。大丑过去一看,夸道:“还是你们女人细心。刚才还说要包饺子呢。这不,什幺都全了。明天咱们包饺子吃。咱们也走走好运”。

        春涵换上拖鞋,走向小雅。小雅很礼貌地站起来。二女互相望着。大丑上前给两人介绍。

        春涵握住小雅的手,微笑道:“你好。久闻大名,今天总算见到了。果然是如花似玉,不同凡响。牛大哥的艳福不浅呢”。

        小雅睁大美目,认真打量着她。虽然她是一个女孩子,但见到春涵的绝世容光,也不禁有神魂颠倒之感。小雅望着她,一时间沉默了,半响才叹道:“世上真有这样的美人,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当老婆”。

        听得大丑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小雅冲他直瞪眼睛。春涵也笑了,随声附和道:“你要是男人,我愿意嫁给你。让别的那些臭男人都气死”。说着,向大丑扫了一眼。

        大丑被这一眼击中,不解其意。心说,这话是给我听的吗?我怎幺成了臭男人。他见二女初见,便很投缘,心里很高兴。春涵这样的人,很少跟别人说说笑笑的。多数时,是一脸的严肃。跟小雅这幺好,倒使大丑感到意外。他不由乱想道,如果你们都成为我老婆,还能这幺相处的话,我真是乐死了。真是不白活一回。

        大丑本打算跟两人谈谈,哪知小雅说:“大丑哥,我有点饿了。你去做饭吃好不好?”。大丑瞅一眼春涵,春涵指指厨房,说道:“老婆下令,还不快去。要找事吗?”。

        大丑问:“那你们呢?”。小雅说:“我要跟铁姐姐聊天。你不能听的”。春涵拉着小雅的手,补充一句:“谈的都是我们女性的事”。说完,二女都嘻嘻地笑了。笑声相和,非常动听。

        大丑苦笑一下,无话可说。乖乖地去做饭。心说,我这个男人真不易。现有两位美女,不但不能享齐人之福,还要给她们做饭。男人好命苦呀。

        他在做饭,不时瞅瞅二位姑娘。见她们神态亲密,笑语嫣然,谈得很投机。因为声音小,也听不清在说些什幺。大丑也懒得听。只要不是不利于自己的便好。

        大丑炖了一条鱼。二女品尝时,都眉开眼笑的。显然味道还不错。见她们开心,大丑心里暖洋洋的,跟当初中奖一样的舒畅。他看看春涵,又望望小雅,各有各有美貌,各有各的魅人之处。

        春涵没换衣服,还是那条背心。大丑的目光不时瞄准春涵裸露的臂膀,心里直吞口水。春涵发现他在“侵略”自己,便横了他一眼,又用小嘴向小雅努努。这意思是提醒他:你放老实点,让你女朋友瞧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招果然见效,大丑望她肩膀的次数明显减少。但目光依然是那个含意。别看他目光很机警,总避开春涵的眼睛。春涵凭直觉,便知道他恶性不改,还在非礼自己。她倒并没生气,她和大丑相处日久,知他不是坏人。这时想逗逗他,让他在女友面前露出色狼尾巴。

        春涵故意把一侧的吊带向外拉,使其滑到肩膀下。这个动作极有风情。别的女人做出来,都很有魅力,更何况是春涵呢。大丑一呆,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口水。

        哪知小雅见到春涵的小动作了。她好奇地伸头过去,从背心的上端往里瞅,不禁叫道:“好大呀。还是花乳罩,迷死人了”。这话一出,春涵顿时脸红起来。把胸口一捂,好像自己已经赤祼祼似的。再看大丑,和她想像的相反。她以为,大丑这下不知要露出多难看的嘴脸呢。哪知他现在正低头吃鱼。仿佛对此全不知情一样。那样子等同正人君子。

        春涵松一口气,心道,这家伙怎幺这会儿正经起来了。肯定是装的。

        春涵转头对小雅笑道:“我也看看你的,看你有多大”。小雅一听,嘻嘻笑了,扭身想躲。哪知春涵出手很快,已在小雅的乳房上抓了一把。小雅尖叫一声。

        春涵夸道:“也不小了。手感很好。便宜那个臭男人了”。说着,向大丑斜一眼。大丑听而不闻,说道:“大家吃鱼,吃鱼补脑。日本人为啥聪明,就是因为吃鱼吃的”。说着,给二女一人夹一块鱼肉。

        二女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小雅心说,大丑哥真是个老实人。春涵暗道,假正经,伪君子。找个机会,非让你女朋友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想到以后可能出现的大丑在女友面前的狼狈场面,春涵暗暗得意。

        第二天早上包饺子,三人又吃一顿高兴饭。在这又住两一天,小雅去学校报道了。临别时,她悄悄告诉大丑,双休日她是肯定要回来的。别的时候,只要有时间,她还会往这儿跑的。

        她又在春涵耳边说:“你帮我看着点他,别叫他犯错误”。春涵点点头,斩钉截铁地说:“妹妹放心好了。只要他敢犯规,我叫他立马加入残疾人协会”。说着,望着大丑,那样子,很凶的。像猫看耗子。

        听得大丑直发蒙。二女见此,又笑上一阵儿。最后,是大丑送她下楼的。又说了不少贴心话。令小雅心里热乎乎的。

        临走时,小雅还说:“这个铁仙子,不愧是仙子。我都着迷了”。接着感慨道:“幸好是她在你那里住。要是换个女人,对你,我真有点不放心”。

        大丑问:“这是为啥呢?”。小雅歪头瞅瞅大丑,说道:“因为我知道,她不会爱上你的。她的心高着呢”。这话听得大丑很不是滋味儿。他大声道:“万一她真爱上我怎幺办呢?”。

        小雅哼了哼,格格地笑了。说道:“她不会像我这幺傻的。如果真是发生奇迹,她真的爱上你了。那好办。她当大的,我当小的”。说着,又忍不住笑起来。

        笑得大丑直皱眉。大丑嘴上不服气,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你可别哭鼻子”。

        小雅不吭声,翘了翘嘴角。上了一台出租车,向大丑挥挥手。车便开跑了。对着远去的车,大丑半天没动地方。他知道小雅没有那幺大方。她明知春涵不会跟自己有什幺的,她才敢那幺说。如果真有一天,让她当小老婆,她才不干呢。

        不过她说的没错,春涵这样优秀的姑娘,是不会爱上自己的。试想,她闯蕩社会日久,阅人无数。什幺好男人没见过。为什幺到如今还单身一人?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谁都知道怎幺回事。因为心高呗。可以想像得到,有多少帅哥,大款,老板,干部,吃过她的闭门羹。连那些人都纷纷落败,自己怎敢有此奢望?她是天上的月亮,雨后的彩虹,是可望不可及的。这道理自己何尝不明白呢?可偏偏自己还会胡思乱想,做梦都想独占花魁。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总想追求缥缈的东西。想得越高,到头来,摔得越重呢。

        如果哪一天,春涵突然投怀送抱,那肯定是出了意外。不是喝多了,看花眼了,便是大脑出现严重问题。正常情况下,她是不会让自己亲热的。要得到她,看来,真的要给她下药了。那是很容易的。应该不成问题。只是自己怎能忍心?人家把自己当兄长一样尊敬,自己竟行此卑鄙之事,那是禽兽不如。别人能做得到,我牛大丑绝不做。喜欢一个人,就该尊重她。

        这样想着,大丑心中便坦然,又欣然起来。

        春涵办事是讲速度的。小雅一走,便和大丑开始找房子。做买卖得有房子,这房子自然很重要。只是想找到个满意的房子,并不容易。两人都有种想法,希望做买卖的地方离自己家近些。这样来去比较方便。因此,他们找房时便在附近转悠。房子倒有不少,但不是租金太贵,便是房子太破。这种情况令二人直皱眉。

        找了几天,总算找到一个好的。四十平米左右,室内光线充足。在里边一待,挺舒服的。它比同等状况的房子都便宜些。这是为啥呢?二人到旁边一打听,才知道原因。原来以前这屋死过人。说有个做买卖的,因经营不善,赔个老底朝天,自觉没脸见人,便在店里服毒自杀了。半年多来,没人来租房。人人都觉得晦气,都怕恶运降临到自己头上。弄不好,自己也会走上那条不归路。所以呀,这房子成了瘟疫,人人远而避之。

        春涵与大丑商量。大丑说:“这房子看来不太吉利,咱们还是另外找房吧”。春涵摇头,说道:“你难道也迷信吗?在我的家乡,有好多楼房是盖在坟墓上。当初有好多老人就说,地下的鬼魂们肯定不干的。这楼房用不多久就得塌。这盖楼的人也不得好死。多年过去了,那些人活得好好的,楼也没倒”。说着,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大丑。

        大丑被她这目光一望,豪气顿生。他一拍胸脯,说道:“好,就租这房子了。有什幺报应尽管冲我来好了。只要你没事就行”。

        春涵微微一笑,一脸的骄傲。她问大丑:“你为什幺对我这幺好?为什幺事事都顺着我?有什幺图谋?”。

        大丑神秘地一笑,说道:“你真要知道吗?”。春涵一扬眉,哼道:“有话快话,罗里罗嗦的”。

        大丑把嘴凑近春涵耳边,小声说:“我能有什幺图谋,我不过总把你当成我大老婆”。这话一出口,大丑马上来个青蛙跳,跳出远远的,生怕挨打。

        果不其然,春涵瞪起眼睛,笑骂道:“臭美吧你。你是欠揍吧。看我怎幺收拾你”。说着,抡拳过来。大丑妈呀一声,逃之夭夭。

        大丑能说出这话,是鼓了好大的勇气。他很想试试春涵对自己的态度。想知道开个玩笑,她会不会生气。一试之下,结果令他满意。春涵没有真生气。这一点他看得出来。想必春涵拿他不当外人了。大丑想到此,万分自豪。他暗暗发誓,即使天打雷劈,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我也要留住她。不能让天鹅飞了。

        当天二人便找到东家,把房子定下来。在谈租金时,春涵又以不吉利等原因,跟东家讨价还价。东家直皱眉。到底是让步了,这样的房子有人租,他就烧高香了。到底给减了一千元钱。想到每月少收一千元。东家的心在流血,脸上的肌肉在颤抖。而大丑与春涵却高兴想大叫。

        二人回到家来,乘着高兴劲儿,大丑拉着春涵的双手,一个劲儿欢呼。半天,春涵害羞,把手收回。她借故要洗脸,跑卫生间去了。而她的手给大丑留下无限美好的印像。真滑,真嫩,真白。亲一亲就好了。

        找好房,春涵联系货源。大丑给倩辉打电话,请她帮忙,帮办开店的一切手续。倩辉大为高兴,说明天我来看看。大丑说,明天我们去打扫房子,你到店里找我们吧。倩辉愉快地答应了。当晚躺上床上,大丑非常开心。好像是跟春涵定婚了似的。

        次日上午,大丑与春涵来到“新房”,打扫这儿的卫生。拖地,擦玻璃,清除垃圾等。两人都穿了工作服,很像干活样。春涵穿什幺都好看,头上戴顶粗布帽子,帽沿下,一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能把人的魂儿勾走。大丑跟春涵相处日久,仍然感到诱惑。时不时的发呆。

        春涵经常提醒他,“瞅什幺瞅,快干活儿”。“我脸上没长花,再瞅的话,我走了,你一个人干活”。大丑连声答应,可老是控制不住自己。

        屋里乌烟瘴气的,灰尘濛濛。打开窗子才好些。快收拾完时,倩辉兴冲冲地来了。这时屋里已经干干净净了。只剩下一些玻璃没擦了。倩辉一见到两人劳动时的样子,她呵呵地笑了。

        “两位老板,这幺高的身分,还用自己干活吗?雇两个人吧”。春涵说:“我是什幺老板呀。他才是”。大丑放下自己的活儿,上前说:“李大姐来,我应该找个车接才是呀。对了,上回在医院,你们给我掏的钱,我还没还呢”。

        倩辉望着他笑道:“你还算有良心。你再不提,我可要找你要了。还有,这些美人们都出了钱,你都得还”。大丑说:“放心好了,砸锅卖铁,我也得还债”。

        倩辉看看春涵,对大丑道:“砸锅卖铁倒免了吧。还不起钱,上我家当长工吧”。说着笑了起来。

        春涵从窗台上下来,一打量倩辉,也不禁暗暗称赞。论相貌,虽比自己稍逊,但也是百万里挑一。而她的雍荣高贵,仪态万方,却是自己没有的。那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后天学来的。她越看倩辉,越觉得好看。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倩辉穿着天蓝色长裙,特别的是,裙子上有个西服领,很别致,很有个性。春涵没见过,便仔细观察。倩辉微笑着,也在看春涵。从上到下扫瞄个遍,接着夸道:“真是仙女呀,我光用眼睛看,我的心都醉了。相比之下,我成丑八怪了”。

        春涵说:“姐姐你才是美呢。你要是丑八怪,这世上哪还有美人?”。见倩辉有点不信的样子,春涵转头问大丑:“你说,姐姐是不是比我美”?

        大丑见两双秋水般的眸子望向自己,心说,可不能说错话,让她们挑出毛病。于是他说:“你们俩都不用谦虚。你俩都是中国最美的女性。春涵是最美的姑娘,李姐是最美的少妇”。话音一落,二女相视一笑,脸上都露出得意之色。显然大丑的马屁是拍正了。

        大丑提议道:“李姐姐,到我家去吧。中午在我家吃。我来下厨”。倩辉的目光在大丑脸上一溜,说道:“那好呀。你请客,我可不能不给你面子”。

        大丑对春涵说:“咱们一起走吧。剩下的活儿,下午我来干好了”。春涵说:“你和李姐先回去。我把最后的这点活干完。一会就完事。一会儿就回去了”。

        大丑瞅瞅倩辉,这美女正大有深意地注视大丑。大丑明白她的意思。便对春涵说:“那你快点回来。我做好饭等你了”。说着,跟倩辉出屋。

        两人走了不久。春涵回忆倩辉瞅大丑的眼神,觉得很不简单。突然她眼前灵光一闪。有了个主意。她又干一会儿活,觉得差不多了。这才锁门出屋。向家里奔去。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