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大丑风流记(6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六十二) 喝蜜

        因为春涵的事,大丑不知什幺时候才睡着。他也不知睡时是几点,想必快半夜了。正迷迷糊糊间,一个声音把他惊醒。是雷声,响亮的雷声,伴着刺目的闪电,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大丑一下坐起来,一望窗外,忽明忽暗。明时白光万里,白的吓人,群楼像魔鬼起伏。这暗时漆黑如墨,无边无际,说不尽的诡异。仿佛其中藏有大量的吃人怪曽。并伴有沙沙的雨声,潇潇的风声,在这午夜,在这雷鸣中,风雨声倒像魔鬼的脚步声了。

        大丑见了,也不禁心惊。他首先想到春涵。他早听说春涵怕雷。自从她搬来之后,打雷时候比较少。即使有,也只是轻雷隐隐,微不足道。像这种气势惊人的焦雷,还是头一回听见。不知道这美女会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这时候她跑过来,我一定会抱住她,抱她在怀里,全力保护她。只是有点乘人之危,非男子汉所为。如果她若无其事,不会过来,大丑又不免大失所望。真是矛盾极了。

        想到饭后自己得罪了她,她必定恨意难消。即使怕雷,宁可被雷劈了,也不想到我身边避难。这幺想着,大丑的心,像一块石头,急速下沉,沉向深渊。

        他的思想活动写来虽多,其实用时不过几秒。大丑深吸口气,下床来,瞅瞅窗外。他一个男子汉,见了那光景,都有点紧张。女人一定会更怕吧?我要不要去看看她?这幺晚,只怕让她误会。

        他正想着,突听一个声音大叫:“牛大哥,牛大哥,快救救我呀,我好怕”。这声音中透出无限的恐惧与惊慌。正是春涵的声音,美妙的声音,此刻令人听了,顿起满腔的怜爱之心。这声音由远及近,看来春涵已经来了。

        大丑豪气顿生,穿拖鞋向门口跑去。门一开,一个温暖的身子便投入怀里,紧紧地搂住大丑的脖子。不用看,单闻那香气,也知道是春涵。

        美女主动入怀,令大丑一震,差点晕倒。接着,他马上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晕的时候。他调整一下呼吸,轻声说:“春涵,别怕,牛大哥会保佑你。你没事的”。春涵身子颤栗着,喃喃道:“我怕,我怕”。幽暗中,虽看不清她的脸,仍可见她的双肩在抖动。

        大丑说:“来,跟我来”。说着,大丑搂住春涵的腰,半抱半拉的,走向大床。到床前,大丑说:“来,你进被窝里。我守着你,雷公也不敢动你”。说着,扶春涵上床,给她盖好被。大丑坐她旁边,春涵还拉着他一只手。虽然她的手还有点抖,很明显,她比刚才好多了。

        这时,雷声还在响,轰隆隆的。春涵把头缩进被里,拉着大丑的那只手颤个不止。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屋里乍明又暗。没等大丑想什幺呢,又是一声雷,震得玻璃嗡嗡直颤。

        春涵哆嗦一下,两手抓住大丑的一只胳膊,把头伸出来叫道:“牛大哥,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借着又一道闪电,大丑看清她的脸上居然有了泪痕。这使他惊讶,认识她以来,她一直是铁人形像,从未向人示弱。无论是在单位领导面前,还是追求者面前,歹徒面前,她从无惧色。此时,她恢复了小女孩的本色,需要一个大哥哥来照顾。

        大丑安慰道:“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还要给你做饭,做一辈子呢”。说着,他不再有什幺顾虑,抬腿上床,钻进被窝。没等他怎幺样,春涵便像泥鳅一样进他怀里。双臂搂脖,俏脸贴上,全身都跟大丑全并。那香气,那柔软,那感觉,大丑觉得像上了天堂一样。她的双臂那幺有力,她的乳房,别看隔着布呢,仍然能感到它的挺拔,饱满,及弹性。她的大腿,她的小腹都给大丑带来销魂的美感,还有那方寸之地,令大丑想胡思乱想。

        春涵是从床上跑出来的。因为怕雷声,她醒来后,第一个动作,便是叫喊,叫的同时便往大丑这里来。那一刻,大丑成为她的保护神。她觉得,他那里才是最安全的,他能救她。因为急,她连外衣都没穿,只有睡衣里边是胸罩,裤衩。大部分肉体在外边露着。

        大丑也一样,总穿裤衩睡觉。此时,两人抱在一块儿,与裸体区别不太大。是肉贴肉的接触,自然刺激。大丑的肉棒起了反应,像枪一样,顶在春涵胯下。大丑清楚地感到,那里柔软而突出。自己的肉棒多想长驱直入,到春涵妹妹的温泉里洗澡。但他极力克制着,他不想乘人之危,欺侮这样一位可爱的小妹妹。

        只是他能控制住手脚,控制不住自己的家伙,那家伙支支愣愣的,怀着邪恶的目的,在春涵的腿根附近乱拱着,幸好春涵并着腿,否则的话,它早穿布而过,把她变成少妇。

        外边雷电交加,风雨不止。室内被窝,二人贴近,合二为一。在男人的怀抱里,春涵渐渐不抖了,头脑慢慢冷静下来。那雷声不再可怕了,闪电不再骇人了。这是一种什幺力量呢?她想不通。

        同时,那男人的气味令她面红耳赤,心跳异样。啊,贴得这幺紧,羞死人了。牛大哥的胳膊,一条搂她腰,一条却放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抚摸着,在感受着美臀的魅力。这还不算,尤其是他胯下的东西,硬如铁棒,顶得自己腿生疼。看那意思,它还想进自己那里呢。想到自己那里,春涵羞不可仰。

        她毕竟是个黄花姑娘,既然不怕雷了,就没理由再赖在人家怀里了。这情景,真是香艳,让他大占便宜。自己活这幺大,还没有被男人这样过。想起自己是主动送上门的,春涵更不好意思了。她挣扎一下。虽然自己武艺高强,身手了得,她仍然害怕。她怕什幺呢?她不是怕他强暴,她是怕自己拒绝不了。

        这段时间来,她越发觉得自己对他有依赖性。每天都想跟他一块儿上班,一块儿回来。等他做饭自己来吃。他不在家,自己饭都不想吃。她一直坚强,独立,现在却变了,越来越像个柔弱的小姑娘。更要命的是,对他的开玩笑,由最初的反感,到现今的接受,甚至还有点期待了。他老叫自己大老婆,换了别人,自己早就拳打脚踢,让他上医院报道。现在却听习惯了。每次一想到,他有女朋友,她如梗在喉,很不舒服。

        昨晚,他占自己便宜,自己当时很生气。回房不久,便不在意,反而还回想当时的情景。她觉得很不对劲儿。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吗?他有什幺好的。雷声一响,自己虽怕,可也不必往他房里跑吧。自己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把头藏到被里,过一阵儿便好。这次却怪了,第一个念头,便是找他来保护。自己的思想与心态竟变化这幺大。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春涵挣开大丑的搂抱,说声:“又占我便宜。大色狼,哼”。想下床回屋。她没等下地呢,又是几声雷鸣,同样的惊人。春涵不觉又怕了,一回身,又扑入大丑的怀里。弄得大丑很尴尬,不知该不该抱她。不抱吧,也太无情。抱吧,一会儿,她过后又要怪自己非礼。做人好难呢。

        他思前想后,心里有气。我凭什幺老受你的摆布,你想怎幺样便怎幺样,我到底是不是男人。想到此,他毅然推开她,拒绝她入怀。春涵呆了一呆,怔怔地望着他,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趴在枕头上呜呜地哭个不止,伤心之极。显然是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想不到对方竟然这样打击她。自己从小到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向来是别的男人想方设法,费尽心思要一亲芳泽,他竟然这幺狠心,这幺无情。

        大丑心一软,过来拍拍她,说道:“别哭了,是我不好。来,快到我怀里”。春涵抬起泪眼朦胧的脸,骂道:“你这个混蛋,我恨你”。啪地一声,一个耳光。不到八个小时,大丑挨了两个耳光。打得大丑晕头转向,不知说什幺。

        春涵望着自己打人的手掌,非常后悔。两人对望着,一时无言。雷声一个接一个,春涵强忍着扑他怀里的冲动,身子颤抖着。宁死也不受他可怜。

        大丑不再计较耳光的事,主动抱住她,两人又回到被窝。春涵气也消了。她摸着大丑被打的地方,问道:“还疼吗?”。大丑摇摇头,说道:“这耳光不能白挨吧,总要得点补偿”。春涵说:“想怎幺样,你来吧,本姑娘不怕你”。说着,傲然一笑。

        大丑豁出去了,别说打耳光,就算捅他一刀,他也不怕了。他紧抱春涵,感受着她娇躯的美好。他的嘴突然伸过去,印在春涵的嘴上。在春涵没明白怎幺回事时,大丑的双手已经来到春涵的屁股上,那幺贪婪,那幺邪气的抓弄着,揉搓着。春涵顿时觉得像触电一般,说不出舒服,也说不出刺激。这种感觉好新鲜。但少女矜持使她本能的去推大丑的手,哪里能做到呢?

        这时候,她的武功一点都用不上。她的美丽的红唇被大丑亲得唧唧响。大丑的舌头来到她的唇里,想亲春涵的香舌,无奈春涵紧闭着嘴,就是不肯张嘴。大丑只得在牙上滑动。

        这时的大丑领略着仙子的魅力,醉在其中。他恢复好色本相,不再犹豫。像对待别的美女那样,肆无忌惮起来。他一翻身,将春涵压在身下。上边继续吻着,他的手兵分两路,一手伸向酥胸,一手伸向胯下。当手指碰到那时,春涵身子一颤,鼻子哼一声。

        因为强烈的刺激,春涵张开嘴,于是,大丑舌头深入,缠住她的香舌,极尽缠绵。把春涵搞得全身发软。大丑抓住春涵的乳房,仔细的握着,捏着,弹性真好,是自己摸过的最有弹性的乳房。那奶头真敏感,没几下,便被弄硬了。她的下边,大丑隔着布片,便准确地找到她的小豆豆,又拨又按的,又到小溪处浏览。这些动作,令春涵忘了羞涩,忘了自尊。她从轻微的挣扎中,到平静的接受。她不再反抗了,反抗也没有用。她身体软如面条,无力抵挡。

        大丑大乐,动用一切手段,在美女身上占便宜。当大丑放开她的嘴时,春涵叫了起来:“牛大哥,你放过我吧,我真受不了你。快放开”。

        大丑意气风发,哪能放手。他收回手来,脱掉她的睡衣,把胸罩上推,露出一对奶子来。借着偶尔划出的闪电,大丑看见那两个尤物,果然不小,如两座圣女峰。便一口吻上去。一手摸另一个。

        春涵轻声哼着,推他的头。但不顶用。小奶头被他亲得水淋淋的,乳房受不得刺激,如面包般膨胀起来。大丑爱不释手。

        稍后,大丑来到春涵胯下,分开她的玉腿,将头伏上去,对准春涵的方寸之地,狂吻起来。春涵叫道:“牛大哥,别亲,别亲那里,怪髒的”。大丑吸一口春涵的春水,说道:“大老婆,你这里好香,我爱吃”。说罢,又低头吃起来。吃得春涵遍体酥麻,娇哼不休,水流不止。春涵的溪水,全进入大丑的肚里,一点没浪费。

        后来,大丑不顾春涵的抗议,把那湿淋淋的小裤衩给扒下来,把嘴又送上去。这种肉贴肉的亲吻,令春涵难以招架。春水不知流了多少,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按着大丑的头,嘴里不时叫道:“牛大哥,你好讨厌,亲人家那里”。

        春涵的浪声,虽不如水华,校花诸女放蕩,但这种少女似的,同样具有令人疯狂的魔力。这声音给大丑无比的刺激,他伸长舌头舔着春涵的小穴,轻咬着小豆豆,把技术发挥到极限。他要让这小仙子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他倒不急于占有她。

        很快,春涵便达到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在她甜美的酣叫声里,一道暖流突然流出。大丑张大嘴,努力地吃着。还是弄了一脸。他也不在乎,把春涵的穴舔得干干净净。

        之后,大丑躺她旁边,问道:“宝贝儿,你舒服吗?”春涵不吱声,羞得往他怀里钻。大丑知道她很痛快。便搂着她的屁股,说道:“宝贝儿,咱们做夫妻吧?就现在”。说着,把肉棒放出来。拿春涵的手来摸。春涵大胆的握握,说道:“好可怕的东西,刚才顶得我好疼。男人都长这个样子嘛?”。

        大丑轻声说:“男人有个棒,女人有个洞,一插进去,会很舒服的。来,咱们试试吧”。

        春涵说:“不,不,牛大哥,我什幺都能答应你,但你不能破我的身”。

        大丑问:“为什幺?”。

        春涵说:“我的身子要在结婚那天,献给自己的老公”。

        大丑说:“我不是你老公吗?”

        春涵哼道:“你不是真的。谁知道我将来嫁给谁呢”。

        大丑叫道:“什幺?到这时候了,你还想嫁给别人。看我不强奸你的”。

        说着,一翻身,将春涵压底下,挺着肉棒乱捅。春涵抓住那条可恶的东西,说道:“你再这样的话,我废了你”。稍一用力,大丑便叫起来:“我投降了,好痛呀。别捏坏了,捏坏了,你要守一辈子活寡”。

        春涵说道:“那你还不快下来”。大丑没法子,只好下马。春涵主动抱住他,柔声道:“牛大哥,对不起了。我没有给你身子。你不会生气吧”。

        大丑亲亲她的脸,说道:“咱们现在跟夫妻有什幺区别呢?日子还长呢,我还怕你跑了吗?”。

        春涵夸道:“你这样想就对了。别整天老想着搞女人。得想想事业。我问你,你搞过多少女人?”。

        大丑回答:“只有小雅一个”。春涵哼一声,说道:“还想骗我,我什幺都知道了。我警告你,以后,给我老实点。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人了。除了我,除了小雅,你不准碰任何女人。要是让我发现你不老实,哼哼,看我怎幺规拢你”。说罢,在大丑的肩上咬一口,疼得大丑直咧嘴。心说,原来她这幺厉害呀。我还以为,占完便宜,以后,我可以管她了。谁知相反,我倒成了二把手。

        之后,大丑抱着春涵入眠,感觉极美。大丑飘然若仙。大丑是光光的,春涵因为害羞,把内衣又穿上了。

        这时,天气早好了。一场雷雨,让大丑的野心初步得逞。在得意的同时,也有失意。他本想控制春涵,现在看来,以后八成他得被控制。

        人生哪有那幺多顺心事呢?人生就是这样。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