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那天那船上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都说生活比有想象力的导演更加有荒诞,我看是的

      零七年的冬天,我在网上收了块蓝宝9550,给我那个老破电脑添个二手

    新欢。那天特别冷,风刺进骨子里那种,阴阴的,飘着几粒雪渣滓,我也犹豫是

    不是要坐船去市里,别一会有大风回不来,不过新游戏的欲望还是战胜理性,一

    到轮渡就傻眼了,人那个多啊,这春运够早的,排了半天队,才买上票,等走了

    两班船总算是有希望上去了,排队的时侯很挤,感觉后面有人顶我,回头一看竟

    然没人,再一看,一个小女生,很矮,我一米八三,她还不到我肩膀,背着一个

    包,两个手还拎着一个相对她体型大的有点不成比例的编织袋,被挤的东倒西歪,

    我看她长的还凑合(没细看),就是感觉很干净,像一张白纸没有什麽墨点瑕疵,

    我这人同情心一起,呵呵,就说我帮你拿着吧,你在我后面,就伸手了,她稍稍

    一犹豫就给我了,说,谢谢,我一提,确实有点沈,我都后悔了,呵呵,我提着

    包,她两只手抓着我的腰跟在我后面,上船以后,没有座位了,我们就在船舱一

    个角站着,人很多,就靠在一起,我想多数人都会以爲我们是情侣。

      我说,一个人回家?

      她说,嗯,过年了,一起的都不回去,还让我给捎东西我说:你瞎好心,累

    死了,我顺路帮你拿到火车站吧,不怕吧她说:谢谢你了,笑了我们也就聊开了

    ……

      船开了一会,发现不怎麽动了,天也黑了,我就觉得不对劲,我从小住海边,

    知道有时候海上会突然起风,小船都能翻了,不过大船肯定没有问题,也就两三

    分锺,天全黑了,漫天鹅毛大雪。

      女人的直觉总是很敏感,她问我:怎麽晃的这麽厉害,不要紧吧。

      我心想,吓唬吓唬她,就装作强装镇定,说,应该没事吧她问:船不会翻了

    吧我说:坐船别瞎说,这里当地吃鱼,吃完了一面,要吃另一面都要说调个个儿,

    不说翻

                  她脸色就变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天在听

      船晃的越来越厉害,感觉差不多有三十度起伏,她都站不稳,紧紧的靠着我,

    我心中一乐,把手搂着她的腰,她太瘦小了,她也紧紧抱着我,越来越紧,好像

    要把整个人嵌进我身体,感觉到她肉肉的小胸部紧贴着我,很慢很慢的摩擦着我,

    我硬了,用力的摩挲着她的后背,她却把头深深的埋到我的胸膛,小腹正好贴在

    我的jj,我想她感觉到了,但是毫不避讳,我条件反射的台了下jj,她却用

    肚子吧他给压下去了,我真想射啊!!!!就想找个地方把她给现场办了,我就

    把手沿着她脊梁向下摸,一直到屁股,她屁股小小的很翘,很有力,弹性十足,

    我摁着她的腰压着我的jj,她略带娇喘,脸色发红,却没有抗拒。

      我感觉我有点想爆炸的感觉了,她却在在我怀里说话,貌似是在诉苦一类,

    我头脑发胀,没怎麽听明白,反正有点东扯西扯外加自言自语的感觉,不太符合

    我们俩的姿势和动作。

      我心想啊,这破船,还不靠岸啊,打什麽转儿啊,结果没出五分锺大爷我心

    想事成了,风小了,一会就靠岸了。

      我就松开手,她却有点向下滑,基本上是挂在我身上,胸口还喘着粗气,一

    身汗,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说:吓死我了,心髒有点问题,呵呵,手都哆嗦了她说:我也是我说:咱

    们找个地方休息稍微下吧,一身汗别感冒了。

      我看她低着头,喘气更粗了,我自然也就当她同意了。

      下了船,我拉着她的手,提着包,拖着她风快的走着,真的是拖,她完全没

    有自主意识额跟着我,直奔我以前在轮渡不开住过的一个宾馆,开了一个标间,

    房间在二楼,旅馆似乎也没人,楼道有个女服务员,老板让我找她开房间,我上

    去和那个女的说,快点昂,在看那女的,穿着制服,上装没扣扣,胸部撑满衬衣,

    要鼓出来一样,高个,很丰韵,妈的!整个就是冢本友希,她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飘了个白眼转身开门去了。

      进了房间,扔下东西我们就抱在一起疯狂的吻着,很恍然,脑子有点空白,

    就像杜可风拍摄的电影片段,当然基本是我摆弄一切。

      我们深吻,然后不知道怎麽就都光着上身,我的胸膛和她的两个肉丘紧紧的

    挤压着,我用手摸她的下面,湿漉漉一片,然后就是:,我们吻了得有十多分锺,

    我突然把头探了下去,分开她的双腿,用舌尖从洞洞到阴蒂顺着她的阴唇添上去,

    一阵颤栗,我贪婪的吸着她的阴蒂,她的两条小细腿一阵阵的夹着我的头,我猛

    的掰开她的腿,直挺挺的插进去,湿滑,紧,特别的紧,好像要充满了她所有的

    空间,我的推进就像活塞,在挤压她阴道的空气,她的阴道就要成爲一个密闭的

    空间,紧紧的把我吸住了,拔不出来,只有一个字,爽,只有一个词,酣畅淋漓。

      我完全插到底部的时候,仰着头看了天花板十几秒,爽啊,她却长长的出了

    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下面的气挤上来了,美妙啊,我这二十几年良家也好,洗

    浴小姐也好,从来没这麽爽过,太紧了,而且尺寸刚刚好,正好没到根部,我也

    插到她的底部,稍微长个一两公分,我jj不大,看来这个一米五几的正适合我,

    完全贴合,

      当她出完那口气,我就开始了暴风骤雨攻击,她的情绪也被立刻调动起来了,

    身体蜿蜒扭捏起来,嘴里面也是哼哼唧唧,不过所谓暴雨终朝露,狂风日尽息,

    猛烈总是不能持久,不过我也没有想控制,也就四五分锺就射了,感觉射了好多,

    一股接一股的,从来没有那麽爽过,而明显的,她还想继续,闭着眼,却勾着我

    的脖子,不让我离开,我还是拔了出来,不理她幽怨的轻吟,贴着她的背,满是

    精液的jj贴在她的小而翘的屁股上,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让乳头从指缝穿过,

    一只手向下伸去,轻轻的搓着她被精液和淫水覆盖的阴蒂,想起来就感觉淫靡无

    比。

      我知道她没高潮,怕她突然的理性过来,我没有说话,变着法的刺激她,用

    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手指扣她阴道,在她的屁眼画圈圈,挺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

    促,我的jj很快有了反应,她也感觉到了,转过身和我接吻,我也很配合的再

    度插入,我们的腿上都是淫水,交缠混杂,我有节奏的抽插着,大概十分锺,她

    的高潮要来了,呻吟,抓我,我急忙大幅度的抽插起来,每次几乎全拔出来,然

    后一插到底,很快她的阴道开始抽搐,而这时我却突然加快频率,疯狂的插起来,

    那天我的腰很给力,那次我的小弟也很给力,疯狂的频率一直保持着,随着她的

    呻吟声越来越放肆,一次次把她送上快乐顶峰,大概在五六次次之后,她已经禁

    不住声 啊,啊,啊 的叫起来,我也一泄如注,抱着她翻了个身,躺着,很恍

    然,她却似乎要嵌如我的身体

      我说:世界上有些事永远都说不清楚她说:刚才在船上,我真感觉要死了,

    吓死我了我说:对不起她说:谢谢

      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我们说了些什麽,但却有一种淡淡的默契让我回味。

      我们两个到浴室互相抱着,洗了一个澡,互相抚摩着身体,我才发现她是那

    麽的小巧,她的腿还在有一点哆嗦,难爲她承受了我如此猛烈的争伐

      我们躺到另一个床上,像一对苟且多年的情人,互相摸索着身体

      我说:我好像认识你好多年了她说:我见到你转头就感觉你很亲切我说:你

    要回家?

      她说:回老家结婚

               然后就是沈默、、、、、、

      真的是默契,我们又开始了第三轮。

      一个小时过后,一个近乎虚脱,一个脱口大叫后昏阙

      我起来穿上衣服,贼一样出了房间,搞不清楚自己什麽心态,楼梯口那个高

    头大马的服务员用一种直勾勾眼神让我夺路而逃

      寒风中我不知道在想着什麽,乱走,思维很乱,一会想回家,一会想留住她

    娶她,一会想给她找个地方,让她做我情人,忽地又想到,在她婚礼上带着她跑

    掉,自我感动一翻

      我走了会,就到肯德基吃了一个汉堡,买了两个汉堡,两杯热饮,向回走,

    低着头,到了旅馆门口,深怕那个服务员的眼神在度扫到我,三两步回到房间,

    椅着门深呼吸,希望她还在

      她还在,却泪流满面,看到我回来,说:我以爲你不要我了,哇的哭出来

    ……

                我很不理解、、、、、、

      我们又做了一次,她哭天喊地、、、、、然后沈沈的睡了过去

      而我是真的要走了,我走出了房间,楼道那个“冢本友希”还在,还是那种异样的

    眼光,我真的受不了了,直面凶神恶煞的走了过去,吓的她突的站起来,一只手

    放在胸口上,我两只手支在桌子上。

      我说:看什麽看,干把!?

               我活到现在最离奇的事出现了

      她拿出钥匙,手有点哆嗦着,打开了她桌子旁边的房间,说:这里、、、、、

    我头一阵发大,就跟着进去了,看着她脸色潮红,喘着粗气,我的小弟弟竟然忍

    着火辣辣疼痛,挺立起来!

      那个女的竟然说:我早就看出来了

      没等她说完,我一把把她退到,脱了衣服就扑上去,操她妈的制服!

      解开她裤子的扣子就把她裤子秋裤脱了下来,内裤一片水渍,撕去内裤,不

    茂密却很杂乱的一片阴毛,我扯着她两条大长腿,站在就床下就来了个老汉推车,

    湿滑,常行无阻,她还在解上衣扣子,我已经抽插了十几下了,她两手紧紧抓着

    胸前的衬衣,忍着不叫出声,也就两分锺,阴道就开始抽搐了,真她妈的快,而

    我却没有半点感觉,太宽敞了,我趴下,她在高潮,我在解扣子,看看她的大奶

    子到底有多大,她高潮过去后,配合我脱去了衬衣,她有点半瘫,我怎麽也解不

    开胸罩,看着那要鼓出来的两团大白肉,我粗暴的把她反过来,解开了胸罩,突

    然我发现她的屁股是那麽肥硕,而腰却是细的很,我费劲的从后面插入,手抓住

    那两个无法掌握的大奶子,粗暴的干了起来,几分锺之后她不负衆望再度高潮,

    淫蕩的呻吟起来,

      扭着要转过身,我就把她转过来,再度插入,她竟然开始搓阴蒂,我这才明

    白,她爲什麽要转过来,真是个骚货,接着我就感觉她高潮一个接一个,真不知

    道她怎麽受的了,我抓着两个大奶子,揪着两个大黑葡萄,也不知道干了多久,

    反正就是射了,不过估计也出不来几滴,下面都是她的淫水,腿上,我的阴毛上,

    都湿漉漉的,她下面毛上都有水珠了,我服了。

      我到厕所洗了下下面,出来的时候,看见服务员大姐两条腿夹着被子,头也

    埋在被子里面,我也就没理,穿了衣服走人,坐了轮渡回家

      生活真是最奇妙的导演,一切都恍然如梦。

      现在想想我挺无耻的,屁也不吭一声就走了,也许她要是处女我就娶她了,

    不过爲啥呢,就爲了那个型号刚好的阴道?唉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