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缚娇索(5) 绳癡陷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上官魅感觉眼前一黑,好像落入了一条紧实的袋子里,那袋口张开直接连着地板上暗口的下沿,上面的盖子一开,她就直接落进了袋子里,然后那袋口处的一圈绳子被引动,一边朝两边收紧,一边朝下勒去,一直勒到了上官魅的头顶。

      「呜!!……」上官魅整个人被袋子包裹的严实无比,在半空中扭动着手脚挣扎着,整个身体被勒成一团,施展不开,而且这袋子韧性极好,怎幺往外撑都撑不破。

      上官魅的身体轮廓在袋子外看的很清楚,高挺的酥胸,修长的大腿在袋子中蠕动着,这时候一个相貌丑陋的秃顶中年男人手里抓着绳子走了过来,掏出一根尖头管子,戳进了袋子中,嘴巴朝里面使劲一吹。

      「呜?!!」上官魅在里面突然闻到了一股幽香的气味,便知道是迷香之类的东西,赶紧屏住了气息,不在挣扎,假装晕倒。

      「呵呵,又掉新货下来了吗?」中年男人隔着袋子用手捏住上官魅的胸部使劲的捏了捏。

      「呜……」上官魅忍着没叫出声来,等自己混身上下都被对方摸了一遍,才感觉装着自己的袋子被慢慢的放了下来。

      「先看看是什幺样的货色?」中年男人打开袋口,将袋子往下一扒,便露出了上官魅瀑布一般的长髮和绝美的容颜。

      「哈哈,是极品啊,我今天真是走运~」中年男人说着操起手中的绳子就要捆,哪知上官魅突然睁开双眼,轻声哼了一句:

      「是吗?我看你今天是倒霉到家了呢。」上官魅说着朝男人的胸前就是一掌,将男人震的飞了出去撞到了墙上。

      「哼,这种货色也想碰老娘的身子?」上官魅说完这话便想起了陈云和将她翻来倒去干了好几遍的黑白二索,越想越郁闷,气都不打一处来。

      「呜!!……」突然间,上官魅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而且声音还不只一处,她仔细一看,不得了,这间房子里从天花板上用绳子吊捆着4个全裸的女人,每一个都是被绳子反剪着双手,全身捆的跟粽子一般,勒进肉里好几分,然后嘴上再塞上布条或者跟她之前嘴里也被塞过的那种小球,口水从球上的小孔中一丝丝的不断的往下流着。

      这些女人个个都面容憔悴,浑身布满鞭子抽打过的痕迹,有的乳头上还吊着两个小铃铛,在半空中无助的慢慢旋转着,再看旁边,左边一个木马,一个老虎凳,一个刑椅,上面都捆着美貌的裸体女人,年龄从十几岁到20几岁不等,右边还有三个美女被绳子捆成一团,被很小的笼子压挤着身子屈辱的在哀叫着。

      「原来这里是个拐卖女人的黑店?」上官魅看着房间里的十个女人,冷不防身后一阵风声,便回身一掌劈去,谁料手腕却被绳子一下缠住,再看用绳子的人,竟然是刚才那个被她一掌拍飞的中年男人。

      「你没死?」上官魅虽然刚才才用了3成的功力,但是江湖上能挨了这一掌还没事的人屈指可数,没理由对方还能生龙活虎的起来和她继续缠斗。

      「哈哈哈,我捆你的手,捆你的脚,勒你的胸,我捆捆捆!!」对方双手中的绳子好像活了一样,不断在上官魅的身上穿梭,上官魅的右手手腕和上臂刚被绳子捆了一道,抽手回来换左手抓住绳子想拉断它,结果那绳子的韧性也是非比寻常,没等上官魅继续发力,那男人已经将另一道绳子缠在了她的左手手腕上,然后整个人朝前一翻,将绳子一拉,上官魅的双手便分别朝后从肩膀和腋下两个方向被拉到了身后,然后那人再抖一抖绳子,几道绳子便将上官魅的双手手腕捆在了一起。

      「啊?!……」上官魅上身被捆成了苏秦背剑的姿势,动弹不得,便伸出右腿,用脚踝将绳子缠住,朝后拉去,那男人被拉了一个踉跄,左手一拉,上官魅的左腿脚踝上的绳子便被抽了一下,上官魅觉得左脚一空,整个人差点跪到了地上。

      「什幺时候捆住了我的左脚??」上官魅对中年男人迅捷无比的捆绑速度惊歎不已,那男人将捆住上官魅左脚的绳子绕过柱子一个绳结捆死,然后拽住捆住上官魅右腿的绳子,一个空翻,翻过半空中的一根横樑,将绳子挂在上面,然后抓住绳子用体重朝下坠去。

      「呀啊?!……」上官魅的右腿一下便被绳子拉的高高擡起,膝盖都压到了她的胸部,整个人被吊了起来,但是左脚脚踝又被另一条绳子捆住,所以脚尖刚刚离地几寸,双腿便一上一下成一字腿大跨步的样子被固定在了半空中。

      「哈哈哈,好一双修长的美腿,让我好好乐一乐吧!」中年男人繫好绳子之后,走到了上官魅的面前,双手一手搂住上官魅的一边大腿用力的捏了起来。

      「混蛋,敢轻薄本小姐,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上官魅气的扭动着被吊起绷的紧紧的身子说道。

      「呵呵,我管你是谁,只要掉进了我绳癡的屋子里,都是老夫的绳奴!你看看四周捆着的,哪个不是江湖上早已成名的侠女,还不是一样被老夫捆了随意蹂躏,插的浪叫不止?」中年男人猥琐的笑道。

      「绳癡??从没听说过,又是歪门邪道的狗东西……」上官魅心里怒道,普通的绳子根本经不住上官魅用力一挣,但是现在捆住她的绳子,似乎丝毫不比之前那奇怪的绳子差,而且双腿双手被捆成这种姿势,非常的难用力。

      「来,让老夫好好的试试你的成色~」绳癡说着脱下裤子,握住肉棒直接就朝上官魅毫无保护,门户大开的蜜穴插去。

      「啊啊!!」上官魅娇叫一声,纤细的腰肢被绳癡抱住用力的上下抽插起来,把她绷的紧紧的身子插的上下颤动。

      「混蛋,放开我!否则……」上官魅双目圆睁,低头喊道,绳癡右手上的绳子一晃,那绳子便勒进了上官魅的嘴中,绕了两圈捆死。

      「呜!!……」上官魅说不出话,双乳被绳癡一把抓住死命的揉捏,下面插的更欢了。

      「哈哈哈,果然是极品啊,老夫爽的真是……」绳癡狂叫着将上官魅的双乳用绳子用力的勒住了根部然后迅速的缠绕起来,一会就在上官魅的上身捆出了一个菱形的升结。

      「呜!!!」上官魅这时候大叫一声运气全力一撑,终于将绳子捆着的柱子拉断,整个人从半空中落在了地上,左腿恢复了自由,便立刻一脚趁绳癡没站稳将他踢的飞了出去。

      上官魅现在还有一只腿被高高吊着,她单腿蹬地,纵身跃起,跳过横樑,然后一腿将捆住右腿的柱子也踢断,这样双腿虽然还捆着绳子,但总算恢复了自由。

      「哎哟,踢的老夫好痛……」那中年男人摇晃着又站了起来,这次上官魅可是用了十成的功力,那家伙竟然还是没事?

      「好在又这件金蚕绳衣在,不然我已经死了两次了。」绳癡说着拉开上衣,只见他的上身被金色的细绳象网一样密密麻麻的缠着,就是这奇怪的绳衣吸收了上官魅连大象都能轰毙的掌力。

      「这是什幺东西?」上官魅根本没听说过这件东西,但是眼下当务之急,是先把双手解放。

      「来来来,我们继续玩玩~」绳癡说着双手捏着绳子一抖,上官魅的双腿又被一拉,好在她内功深厚,这次早有準备,扎好了马,任凭绳癡怎幺拉,竟然纹丝不动。

      「好厉害……原来是绝顶高手……越厉害我越喜欢哈哈」绳癡笑道。

      上官魅突然一跃而起,一下飞到了绳癡的面前,右腿直朝他面门踹去,绳癡这时候猛的一拉上官魅左腿上的绳子,上官魅马上站立不稳,被拉倒在地,上官魅便趁机双手一捲,将上官魅的双腿捆在了一起收紧了绳子。

      「该死……」上官魅双腿被捆,仍然能从地上弹起,只是手脚均被制住,再也无法攻击,绳癡正要上前,上官魅突然挣开了背后的绳子,拉开半米长的间隙,正要朝绳癡的面门一掌,绳癡却抓住了这点时间,用绳子再次缠住了上官魅的双手手腕,然后淩空越过上官魅的头顶,将上官魅的双手拉到背后反剪着连手指一起再次捆在了一起。

      「啊!……怎幺会这样!……」上官魅这次双手被捆的死死的,一道道绳子从她的上臂开始一圈圈的深深勒进了她的肌肤之中,然后绳子朝下又缠了几道,将她的一双美腿也捆的密密麻麻……

      「呜呜呜!!……」不一会功夫,上官魅的双腿便被反折到极限,搭在了她的背后,上官魅整个人被绳子反弓着捆成了一团,勒的死死的,连她的嘴都被塞上了口球,再也说不出话来。

      绳癡将上官魅吊到半空中,用手用力的拍着上官魅的屁股,让她不停的旋转起来,边拍还一边发出噁心的淫笑声。

      「告诉你,老夫在这地下呆了20年,捆了无数的女人,虽然武功低微,但是只要有绳子在手,谁来了我都不怕!哈哈哈~不过保险起见,还是给你餵了点软筋散,怎幺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全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啊?」

      绳癡因爲也惧怕上官魅超高的武功,所以捆的特别的紧,那绳子好像刀子一样切进了上官魅的肉里,将上官魅性感的身段勒成一截一截的肉串子,特别是那对高挺的乳房,硬是被绳子勒成了几截,好像糖葫芦串一样。

      「来,老夫还没爽够,咱们接着来~」绳癡说着抱住上官魅的腰,坚挺的肉棒对着上官魅那还残留着精液的爱液的蜜穴用力的插了进去。

      「呜呜呜!!!」上官魅感觉骨头都要被绳子勒断了,那火热的肉棒在她的下身肆意抽送,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这次不是被暗算,而居然是被个武林毫无名号的人面对面的抓住的,简直是莫大耻辱!!

      「该死……爲什幺我武功天下第一,却老是被人捆起来干……这是哪个混蛋变态设计的情节,看我不一脚废了他!!!」上官魅心里咒骂道。

      (写到这里,作者的背后感到一股强烈的寒意……)

    ……

      这时候,在缚凤客栈的客厅,五个黑衣高帽打扮的人一脸死相的坐在那一声不吭,桌面上齐刷刷的放着五把官刀。

      接待他们的正是刚刚虐完欧阳若兰的黑白二索。

      「大哥,你看他们那身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东厂的……来头不小啊。」

      「嗯,别管他们是干什幺的,来我们这只要是买货的就行。」白索陪着笑脸迎了上去。

      「不知道几位爷是要看货呢,还是先喝点茶?」

      「少啰嗦,我们曹督公最近兴致超好,连着玩死了好几个女人,现在想买点经的起折腾,会武功的女人回去接着玩,你们这有没有上等的货色啊?」「啊,有有,我们这进的全是会武功的,不少还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名花啊~」

      「好,带出来看看,我们要先看货。」

      「可是……咱老板娘碰巧不在,诸位爷是不是先喝杯茶稍等片刻啊?」白索笑道。

      「老子等不起,曹督公还等着呢,晚了我们可担待不起!」五人将官刀用力的往桌上一拍喝道。

      「是是是……几位爷息怒,小的这就去看看她回来没有啊……」白索说着退了下来,朝黑索小声说道:

      「赶紧先从绳癡的地牢提个人出来应付一下,等大姐头回来了再说。」

      过了一会,黑索便扛了一个袋子出来,然后将袋子朝地上一放,解开袋口,一个全裸的美女,嘴里塞着白布,手脚被捆着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个女人是四川唐门的『雪花三蝶』之一唐一菲,暗器了得,身段火辣,几位看怎幺样?」黑索笑道。

      「呜!!……」唐一菲显然已被绳癡蹂躏了很久,浑身雪白的肌肤上到处都是没褪去的鞭痕和绳子的勒痕,胸部被绳子勒的滚圆无比,一双媚眼惊恐的看着周围的男人。

      「不错不错,有没有更新鲜的?这女人看起来都被玩的半残了,会去哪里经的起曹督公折腾几下?」

      「几位不要小看了她,唐门的人善埋伏,使暗器伤人,所以都练就了一身过人的忍耐力,能在下雪的天卧于雪堆中半天不动,待猎物出现时,发射暗器的手也不抖,相信一定能让你们曹大人满意。」

      「嗯,好,那我们就要她了。」

      「且慢~这女人我要了,你们等后面的吧。」那五人正要掏银子,却听身后一酥媚的女人声音传来,一位戴着面纱斗笠,身着东瀛和服打扮的女子突然现身,穿着十分暴露,领口开的极低,而裙下摆又开的极高,半露的酥胸和雪白的大腿清晰可见,那女人嘴唇绯红,足下踏着一双木屐,将一把武士刀握在手中,靠在墙边笑了起来。

      「你是谁?凭什幺和我们抢货?」五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呵呵,抢什幺货,你们这群东厂的走狗,一群不男不女的家伙就是买了女人,你们能干什幺?哈哈哈~」那女子笑道。

      「混蛋,谁说我们是东厂的!老子是哈药六厂的!!!」五人中那带头的将头上的帽子一甩,扭头对四人叫道:「弟兄们,抄高钙片,给这女人点颜色看看!!」

    五人说着从怀中就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拧开盖子仰起脖子就是乱倒一通。

    “大哥,这是啥情况??我咋看不明白捏?”黑索在一边惊异的问道。

    “不懂了吧,他们这是在补钙,新盖中盖,一片顶三片,吃了以后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他妈的砍人也更加生猛了!!我靠,原来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哈药六厂的,今天大哥我算是见识了,一个个嗑药跟喝开水似的,你看这气势,还没开打就先把对手给镇住了。”白索歎道。

    10秒后

    “唉呀……我的手……都补过钙了,咋还骨折了捏?”

    “我的腿……抽筋了……”

    “我的腰…..哎呀!!……”

    三个人已经趴在了地上,不停的呻吟着,那女子刀未出鞘,悠閑的站在一片笑着:“我当有多厉害呢,一个两个都这德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