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飞攻略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双飞攻略

      初春的一个午后,同事们大多回家去了。

      有的回去吃饭。

      有的回去做爱。

      有的吃饭后做爱。

      有的做爱后吃饭。

      王姐坐在办公室里,冷眼斜斜的看着我在屋里晃过东去看一看;晃过西来又

    瞟一瞟;走了七八遍;才坐回我的办公桌前。

      王姐道:“别人有老公的,你也想上,色鬼!”

      我笑将起来,走过去她身边,一把就摸进内衣,双手榨住36D的豪乳,说

    道:“王姐,你好鬼啊,我一动歪心思就被你看出来了。”

      王姐笑道:“莎莎这小妮子上个月才调来,一进单位大门,我看到的男人全

    滴着口水咧?比我当年调来这里时还夸张!”

      我舔了舔她的耳垂,往耳洞里边吹气边说道:“是真的吗?你比她性感呀,

    浑身是水,象个大水蜜桃,阿刚那几个单位里的小子,都把你当梦中性对象。”

      “呸。”王姐啐了我一口,又吐了一口气,说:“她太青春了!身材又好。

    我上次听说她以前是大学时装队里的第一模特呢……”

      我心一喜,双手把那对大波拽得更紧了,王姐的这一对奶子,在单位闻名得

    紧,我常笑她是不能一手掌握的女人。

      王姐白了我一眼,歎了口气说:“别说是你们了,就是我这个女人,也想摸

    她咧!”

      我暗暗地欢喜,心想:“有戏!这女人会帮我!”就把一只手向下探到了王

    姐的内裤里,用中指在桃尖上划着园周,王姐最吃这个,每次她全身都会打颤。

      我用全身粘住乱扭的王姐,说道:“帮我完成一龙二凤的双飞梦,如何?”

      王姐道:“我哪敢不帮你,你这麽帅、这麽年轻、又这麽棒。”不知何时王

    姐的一支手已握住了我的大肉棒,在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好舒服。

      我心一动,推开王姐,拦腰把她抱上办公桌,褪下了她的薄薄的蕾丝内裤,

    顺手放进了抽屉里,我开始用舌头舔她的洞口。王姐欢叫了一声,两腿向上一擡

    夹住了我的头,又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她手心好烫,热得很,我知道她想要

    了,因爲桃源洞里的水也慢慢的涌进我的嘴里。

      我一直就特别喜欢这个女人的蜜汁,有一次在酒吧的吧台边,还用它润过雪

    笳,边吸边把味道说给王姐听,她脸红得不得了,却吃吃地笑,好刺激。

      王姐用双手摩挲着我的脸颊说道:“话又说回来,我都35了,又离了婚,

    还有一个女儿,如果不找个人来帮我,就算我不再结婚,也守不住你呀!别说双

    飞了就是你前天说的那个什麽3P,我都会答应你。”

      听到这话,我感动起来,二话不说,站起身,把我那巨炮连根送入。

      王姐马上张大了嘴,“啊……啊……”小声的叫唤起来,在办公室就这点不

    好,有些压抑,不过很刺激。

      我不停的猛猛地抽插,才十分锺,王姐就乱了:只见她一把掀掉上衣,捧着

    自己的咪咪舔起了奶头,两眼迷离得很,嘴里哼哼“好……好……要……要……

    对……就这样干……干我……啊……舒服……呀……呀……”

      她还不时的瞟我一下,色极了。她知道我爱她这样,故意取悦我。我也要报

    答她,想要和谁拼命似的一阵狂捣,王姐垮了,双手把两个大腿抱得高高的,大

    叫“这样好吗,这样好吗……用力呀用力……啊……啊……轻点……轻点……受

    不了啦……好胀啊……”

      不久,她来了第一波。

      我放慢节奏继续插着小穴,让她恢複一下。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住说

    爽!哈,好一个色女人,从外表真是看不出来。

      我一看时机来了,说道:“我有一件心上的事,王姐猜得到时,再干你一次

    更爽的。”

      王姐笑道:“你老姐也不要三猜,只一猜就十分準。小色鬼,你把耳朵贴过

    来……你这两日走来晃去的,我眼睛都花了。你一定是记挂着对面那个人——我

    猜得如何?”

      我笑将起来道:“王姐,你真的是厉害!不瞒王姐说:我不知怎地,莎莎来

    的第一天见了她一眼,就象收了我三魂七魄的一般,特别想搞掉她,还想我们一

    起搞双飞。不知你有啥手段麽?”

      我一边说一边又挺了挺肉棒,抵住了王姐的花心,左右摇摆着。

      王姐呜呜地叫着说道:“你姐姐还不够好吗?你的那帮兄弟谁不羡慕你!”

      我心里咯登一下,停顿下来。

      王姐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吃吃笑着说:“小色鬼,不许停……唉,不瞒你说

    吧,我早就有搞莎莎的心了,我刚才不是说了,我会帮你的,其实也是帮我自己

    呀!只是到时你别不理我就好。”

      我大喜,又是一阵大枪狂刺,片刻间王姐就散了架,慌忙抱住了我的脖子,

    大叫慢些。

      王姐娇娇地说道:“好弟弟,你听我说:大凡是要追最好的女人,要五件事

    俱全才行。第一件,漂亮的外貌,你别以爲我们女人就不好色;第二件,肉棒要

    大;第三件,要有钱;第四件,要学会忍耐;第五件,要有閑工夫。五件俱全,

    此事便能成。”

      我说道:“实不瞒姐姐说,这五件事我都有些:第一,我的样子不错吧,你

    还常表扬我咧,第二,我小时后就割了包皮,‘魏大鸟’在大学时就闻名得很;

    第三,我和几个兄弟业余还开了个公司,生意也过得去;第四,我最能忍耐,她

    就是打我四百耳光,我也不回她一下;第五,我最有閑工夫,不然如何能常到你

    那呢?王姐,你只要帮成我!完了时,我这一生自会重重的谢你。”

      王姐道:“好弟弟,即然你说五件事都全,我有一条计,包你能会上莎莎一

    面。”

      又是一场特大暴雨,电闪雷鸣,雨点全打在了办公桌上。王姐心花怒放,把

    全身的衣裤都脱了,办公室里一片春光。

      王姐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我说:“莎莎这个人,是音乐世家出身,唱得一手好

    歌。好弟弟,你就找一天请去歌房玩。我去跟莎莎说:‘有个男朋友请唱歌。一

    起去吧。’她若见我这样说,不理我时,此事便完了。她若说,‘我去。’这就

    有一分光了。

      “我先请她去我家里玩。她若是说,‘不好单独去你家里玩。’不肯过来,

    这事就完了。她若欢天喜地地说,‘我去,我去看看王姐的家。’这光便有二分

    了。”

      “若是肯来我家里玩时,要安排些酒菜请他。第一天,你不要来。第二天,

    我又说想和她到家里玩,说我喜欢看她,她若说不好意思,说什麽也不来了,此

    事就完了。她若还肯来我家玩时,这光便有三分了。”

      “这一天,你也不要来。到第三天下班吃完晚餐,你整整齐齐打扮了,就到

    ‘银浪’歌厅,开一包房等我们去。如果她见到是你时,脸上不惊喜,唱歌也不

    多,一会就找借口起身跑了去,难道我拖住她?此事便又完了。她若见是你,高

    兴得很,这光便有四分了。”

      “坐下时,我就对她说道:‘这个就是魏明举。’我在前一天就夸过你是我

    们单位的第一大鸟,说是大家去年到海边游泳时,所有女人们的公选。她肯定会

    此事就完了。她若口里答应说话,还正面看你时,这光便有五分了。我却说道:

    ‘我们可不想喝啤酒耶。’你便叫吧仔拿瓶XO来,若她嫌贵不喝,不成我们灌

    她?此事就完了。她若是不以爲然时,这光便有六分了。”

      “我又假装打电话说有事要出去10分锺,临出门,对她道:‘有劳莎莎陪

    陪魏经理坐一坐。’她若也起身,要和我一起去时,我难道阻挡她?此事也就完

    了。若是她不起身走动时,此事又好了,这光就有七分了。”

      “等我回来喝酒时,做个游戏谁输谁喝,你要看我眼色就肯定要她多输,女

    人喝多了就好办了,那时她的胆也会大些。她若不肯和我们同赌时,就一个劲地

    唱歌,此事又完了。若是她只口里说不来,却又动手赌,这事又好了。这光便有

    八分了。”

      “待她喝的酒浓时,玩得正Hi时,我便又打电话,说要出去一个小时,我

    就走出来,把门拽上,关你和她两个在里面。她如果焦躁起来,也说要回去,此

    事就完了。她若由我拽上门,不焦躁时,这光便有九分了。现在只欠一分光就成

    了……”

      “快动!!”王姐大叫了一声。

      原来,我听得入迷忘记挥棒了。

      我嘿嘿笑着,俯下身去飞快地舔王姐的大咪咪。心里想着这真是个好可爱的

    女人!

      王姐哼哼着,继续说道:“最后这一分倒难。好弟弟,你在包房里,要用几

    句甜腻了的话说将过去;你却不可骚动,就去动手动脚,打搅了事,那时我就不

    管你了。你先假装把手在桌上拂落几个色子下去,你只装做去地下拾色子,用手

    在她脚上捏一捏,就握住,她若闹起来,我就来搭救,此事也就完了,再也难得

    成。若是她不做声时,这是十分光了。这时候,十分事都成了!——这条计策如

    何?”

      我听罢大笑道:“虽然比不上诸葛亮的妙计,绝对是个好计!”

      王姐道:“不要忘了你对我说过的话!”

      到了这时,我还多说什麽,只是一个劲的狂插猛捣,叫声又起,浪笑连连。

      我道:“‘饮水不忘掘井人!’这条计几时可行?”

      “明天就行。我明天叫她去我那,好好地诱惑她。”

      话不多讲。第三日中午接到王姐的电话,只说事情比较好。我还想问多点情

    况,王姐就笑着说你就等等吧,赶快去订个包厢,就挂了电话。

      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晚饭后我穿了一套整整齐齐的衣服,带了五

    千多块钱,直奔这全市最牛的”银浪KTV娱乐城“而来,我专门要了一个最靠

    里的包间,到处看了看,还不错。马上发了个短信给王姐,告诉她包厢号。

      晚上9点多,门外响起了女人的说话声。

      我一擡头,就看见了性感无比的王姐和靓丽青春的莎莎。

      好美的两个尤物,我只觉得热血狂乱地沖向五肢——两手两脚和大鸟。

      我有点头晕,更觉得刺激。今晚我能大爽一下吗?

      “你好。魏经理。”莎莎一声就把我拉回了地面。

      “你好,莎莎。你好,王姐。”我忙答话。

      “帅哥,你的眼神有点怪咧,在想什麽?”王姐贼嘻嘻地看着我,这个丰腴

    的女人一身亚麻质地的短套裙,衬得她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是惹火。

      “没想什麽,没想什麽,请进,请进。”我吱唔着把她俩让进了包厢里。

      “谢谢。”莎莎一侧身,面对我擦进了里面。

      我又晕了,血再次狂沖。莎莎没穿那些该杀的工作套装,一袭黑色吊带裙,

    好低的胸口,双乳直接露出大半,一片雪白,乳峰高挺乱颤,乳沟深不见底。转

    过身去,后背大片的裸露,白嫩的皮肤,极细滑的样子,好诱人啊……

      我还在乱想,突然,一阵酸痛从肉棒上传来,原来是被王姐抓了一把,狠狠

    地。我好痛。真的好痛。

      “这个就是魏明举,我们单位的第一大帅哥。”王姐刚落座就介绍起我来。

      “魏经理,你好。我刚来,请多关照。”莎莎笑得好美,向我伸出了白白的

    小手。

      我忙一把握住。好软的一双手啊。

      “好说,好说。以后,我的部门还望你这个财神爷多帮衬呢。”我笑咧咧地

    说。

      莎莎被“财神爷”这个称谓逗得大笑,“哈,哈,哈。魏经理好幽默呦,我

    可不敢当,怕会长出胡子来呢。”

      我一喜,心想:有5分光了耶。我站起来说要替她俩放手袋到架上,向前迈

    了一步,故意的把大老二对準了莎莎的脸。我斜眼瞄到莎莎不好意思的仰起了身

    子,王姐只是坏笑,对我点了点头。

      放好手袋,我顺势就坐在她俩的中间,盯着莎莎的双眼说:“你真漂亮,一

    来我门们这里,所有人都被你迷倒了,男同事们都说你比日本的女优还漂亮。”

    我试探地用了“女优”一词。

      “你这话不对吧,王姐才是美人呀,你天天都围着王姐转,连吃中饭都在一

    起呢。现在的男人都很爱看日本女优,是吧?”莎莎说到这,别有深意地看了我

    一眼。

      “中饭”、“女优”,观察好仔细的女人。

      我心一慌,忙看向王姐。

      王姐笑道:“我还美?都35的老女人了,要啥没啥喽。”

      “那里老呀,我就特别喜欢你。”莎莎说着话就坐过去抱住了王姐,两手居

    然围在王姐那挺拔的双峰上。她走过去的时候,浑圆紧翘屁股碰到了我的脸。好

    软、好香、好舒服。

      王姐反手勾住莎莎的脸说:“我也喜欢你,我要是男人绝不放过你。”

      这、这、这是双女同春图嘛,我常在《六月天》里见到,太爽了、太爽了。

      “喂,帅哥。还看什麽啦,口水都流到地上了。喝什麽酒,我们可不想喝啤

    酒耶。”王姐笑道。

      我一听醒悟道:“那当然,那能喝啤酒。小弟,来一瓶叉欧(XO也)!”

      莎莎没动静。王姐眨眨眼。

      有六分光了耶,看我等会不灌死你胡莎莎。我得意地想着。

      酒马上就来了,小弟还特别介绍说是他们老板的珍藏,和那些吧台里的绝对

    不一样,特意拿出来给魏大哥的。这小子真会说话,让老子好有面子,刚才进门

    时的一百元小费没白给。我吩咐他今晚不叫他就不要进来。我怕他影响计划。

      酒是好酒,人是美人。

      喝。干杯。

      一举酒杯,她俩的大波象巨浪一样对準我猛沖过来,好难顶得住啊,受不了

    啦!我心里在大叫。

      三杯过后,王姐手机响了,她说了几句,好象要拿什麽东西给一个人急用。

    王姐站起身,没拿手袋,只是拿起手机往门外走,还对莎莎说:“我去10分锺

    就来,有劳莎莎陪陪魏经理坐一坐。”

      好可爱的女人,好可爱的王姐,事成了,我一定好好的干你一天。我心里好

    一阵的感动。

      莎莎接着和我不停地喝酒,每次喝前,都会闻一闻杯口,很享受的吸一吸鼻

    子。活脱一个酒美人!

      我就跟她说些我那个公司里生意上的趣事以及我的生意经,显得我是个有爲

    男人,现在的女人还是喜欢能干些的男人的。莎莎被我吹嘘的生意手段迷住了,

    不停地夸我,我就趁机灌她喝酒。

      10分锺不到,王姐开门进来,莎莎可能有些喝蒙了,手里拿着一满杯酒向

    着王姐就扑了过去,搂住王姐的头说是要罚酒。王姐二话没说一口干掉,转头亲

    了莎莎的脸说你好美,莎莎居然也回吻了王姐,吻的还是小嘴嘴。这些女人,离

    开办公室马上就象换了一个人,淫蕩得很。不过,我真的好喜欢。

      接下来大家都玩王姐提出的游戏,结果在我和王姐的串通合作下,莎莎差不

    多把剩下的酒喝光了,只见她眼也直了,裙子的吊带掉下一边也不管了,那一双

    翘乳不再受到约束,跃衣而出,赫然在目,乐得我看了个够。我受不了,一只手

    早就摸进了王姐的内裤里,前前后后的乱抠,整得王姐在沙发上狂扭,她只好逃

    跑,跳起身说刚才忘了手机在朋友车上,要去拿回来,叫我们等她回来再走,说

    着就出了门。莎莎答应了一声,就举着酒杯要和我再喝。

      干,干,干。又是三杯喝了下去。

      猜,猜,猜。又赢了三回色子,莎莎又喝了三个满杯。

      “让我来敬一下,敬最美丽的川大校花一杯酒。莎莎,你真的很美。”我极

    力讨好地说。

      “你是说我俩郎才女貌咯。”莎莎一口喝完酒,用左手食指勾着我的下巴说

    话。

      时机终于到了,我假装没放好色子筒,全撒在了地毯上。

      我忙说我来捡我来捡,就埋头在沙发和茶几间找色子。

      我那里是在找色子呦,一斜眼就看到了莎莎大腿根部那黑黑的三角洲,雪白

    大腿的粉香直沖我的大脑,我一阵昏旋,用手热热地握住了莎莎的右脚。

      “啊。”莎莎叫了一声,人只颤了一下,就没再说什麽。

      我心狂喜。用嘴拱着裙脚,双唇沿着大腿向上吻着。

      快到三角地时,莎莎一把搂住了我的头,按住了。

      “魏……魏经理……别这样,有人看见的……”她大口的喘着粗气说。

      我直起了身,一口就咬住了这个在梦里梦过一百遍的红唇,我将舌头探了过

    去,莎莎的舌头躲闪着,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和我缠在了一起,她的舌头细而

    长,象蛇信般吐进了我嘴里,在疯狂地乱刺,刺到了我的心,刺到了我的大鸟,

    让我的肉棒猛猛地翘起,向上,向上。

      我的右手悄悄的按在了莎莎的双乳上,慢慢的揉,轻轻的抓,大拇指弹着乳

    头。她欢叫起来,我顺势就把她抱在了我的大腿上,用手解开了乳罩,吊带也让

    我褪掉,莎莎的上半身全裸了,我的手到处游走。嘴轮换地含着双乳,莎莎头向

    后仰,嘴里开始啊啊地叫起来,两手乱按我的大鸟,尽管隔着裤子,我还是觉得

    好爽。

      我松开了皮带,拉开了鸟门,乌黑的大鸟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晃晃悠悠地

    立着。我只勾了一下莎莎的头,她马上乖乖的俯下身,张开嘴含住了我的肉棍,

    有滋有味的吃起来,我此时想起了《六月天》里的吹萧招数,就用手指引着莎莎

    的嘴又去舔我的双蛋,又是另一种奇爽的感觉。心里好感谢《六月天》传授的功

    夫。

      莎莎的口技非常了得,舔得肉棍上汁水横流。再这样下去我就快要发射了,

    忙把莎莎放到了沙发扶手上,掉了小内裤,单腿立在地上,另一腿架起了莎莎的

    大腿,让她背对着大门。这时,我的肉棒已经象铁棒一般,左右摆了摆,打得莎

    莎的大腿内侧啪啪乱响,莎莎紧闭着眼,双手十指使劲的抠住我的肩膀。

      我根本不需用手,一挺身,噗的一下就插进了莎莎的小穴,好紧好紧,这是

    当时我的第一感觉。舒服,舒服,全身的血都要爆出来了,我只有狂乱的猛操,

    猛操……

      莎莎也被操疯了,一直大喊着,用双手紧紧地环抱住我的颈,在我耳边说要

    被我干死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心里叫着,就觉得一股洪水从大鸟中沖出,泄

    进了莎莎的小溪里,把那灌得满满的。我说着好爽要拔棍出来,莎莎紧抱住我说

    再等等,刚才太爽了……

      就在这时,只见王姐推开房门进来!怒道:“你两个在干什麽!”手里还有

    一个对着我俩的带摄像头的手机,我和莎莎都吃了一惊。

      王姐叫道:“好呀!好呀!莎莎,我请你出来玩,可不是叫你来偷男人的!

    要是让你老公知道了,会连累我的;不如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回身就走,拿

    电话‘嘀、嘀’地按着号码。

      莎莎边提好吊带裙的带子,边扯住王姐的短裙道:“王姐饶了我吧!”

      我也说道:“王姐小声点!”

      王姐笑道:“若要我饶恕你们,都要答应我一件事!”

      莎莎道:“别说一件,就是十件我也答应!”

      王姐道:“你从今日开始,瞒着你老公,每天中午都去我家,不要失约。如

    果有一天不来,我就对你老公说,还把你的相片给他看。”说到这晃了晃手中的

    手机。

      莎莎道:“就依着王姐说的,我一定去。”

      王姐又道:“魏大帅哥,你就不用我多说,这件好事都帮完了,说过的话不

    可失信呦。你若负心,我也要对莎莎老公说!”

      我大喜道:“王姐放心,我绝不失信。”

      我们三人又接着喝完了几杯酒,已是淩晨时分。王姐说道:“你老公在家里

    肯定着急了,你回去吧。”莎莎就打的士先走了。后来听说她老公早睡着了,莎

    莎几点回去的都不知道。

      王姐看着我说道:“好手段麽?”

      我道:“全亏了王姐!我今夜就去你家里吧。”说着就想把手伸进去摸她的

    大奶。

      王姐打了一下我的手道:“去你的,我女儿在家,再说老娘还醋着咧。”

      我笑了笑,没再敢接嘴说话。

      王姐又说:“你现在就好了,我和莎莎都是你的菜了。你给我记住:明天中

    午在我的床上要好好的侍候我,不许偏心,只搞莎莎不搞我。不过我也觉得明天

    的双飞肯定好刺激。你小子真会洗脑,我都让你教坏了。”

      从那晚开始,莎莎和王姐每天中午都在王姐家里和我缠成一处,大搞双飞,

    恩情似漆,心意如胶。

      直到有一天我的三条腿都软了,我们的盘肠大战才改爲两周一次。

      我现在还在想:是不是叫我的好友同事阿刚也加入,搞更刺激的两对滚。呵

    呵……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