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秦后记番外篇之战船里的偷情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寻秦后记番外篇之战船里的偷情寻秦后记番外篇之战船里的偷情

    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

    一路因为河道结冰而延迟了速度的秦国救援船队,终于在国界处会合了安全的逃离齐国的项少龙会合。一路因为河道结冰而延迟了速度的秦国救援船队,终于在国界处会合了安全的逃离齐国的项少龙会合。

    当夜在船上简单庆祝一翻后,被众人灌醉的项少龙在纪嫣然与滕翼搀扶下回房休息,荆俊也喝醉了和昌平君两人搭着肩膀离去,许是这几个月来的连续逃亡后,终于来到安全的地方让项少龙一直紧绷的精神放鬆,一躺上床铺便发出轻微的鼾声沉沉睡去。当夜在船上简单庆祝一翻后,被众人灌醉的项少龙在纪嫣然与滕翼搀扶下回房休息,荆俊也喝醉了和昌平君两人搭着肩膀离去,许是这几个月来的连续逃亡后,终于来到安全的地方让项少龙一直紧绷的精神放松,一躺上床铺便发出轻微的鼾声沉沉睡去。

    纪嫣然痴痴的看着床上熟睡的爱郎,不觉心里踏实许多,述地一只大手从后搂住纪嫣然的纤腰,浓烈的男子气息从身后传来,纪嫣然一惊挣扎了一下,猜到身后男子是谁,轻声的嗔道:「别,二哥怎地像小俊般猴急,若不小心让少龙看到就不好了。二哥先回房去,等下嫣然就过去二哥房里。」纪嫣然痴痴的看着床上熟睡的爱郎,不觉心里踏实许多,述地一只大手从后搂住纪嫣然的纤腰,浓烈的男子气息从身后传来,纪嫣然一惊挣扎了一下,猜到身后男子是谁,轻声的嗔道:「别,二哥怎地像小俊般猴急,若不小心让少龙看到就不好了。二哥先回房去,等下嫣然就过去二哥房里。」

    哪知滕翼却是不理,另一只大手探入纪嫣然裙内隔着亵裤抚揉纪嫣然的小屄,拥着纪嫣然的手也伸入衣衫内揉捏着纪嫣然的乳房,舌头在纪嫣然的耳朵里打着转;纪嫣然眼睛不住的观察着项少龙的动静,双手也隔着衣服阻止滕翼的侵犯,贝齿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敢呻吟出声。哪知滕翼却是不理,另一只大手探入纪嫣然裙内隔着亵裤抚揉纪嫣然的小屄,拥着纪嫣然的手也伸入衣衫内揉捏着纪嫣然的乳房,舌头在纪嫣然的耳朵里打着转;纪嫣然眼睛不住的观察着项少龙的动静,双手也隔着衣服阻止滕翼的侵犯,贝齿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敢呻吟出声。

    滕翼见状也不敢过份,在纪嫣然耳垂轻轻啮咬一下,细声的说道:「走,到我房里。」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的项少龙,拦腰抱起纪嫣然转身回房。滕翼见状也不敢过份,在纪嫣然耳垂轻轻囓咬一下,细声的说道:「走,到我房里。」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的项少龙,拦腰抱起纪嫣然转身回房。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房间,滕翼迫不及待的将纪嫣然的樱口封住,纪嫣然也主动地把舌头送进滕翼嘴里任他吸吮,滕翼的双手拉扯着脱去自己和纪嫣然的衣衫,片刻房间里便出现两个赤条条地身影在拥吻着,直到两人快喘不过气了,才分开,在两人的唇边牵连着一道淫靡的丝线。回到房间,滕翼迫不及待的将纪嫣然的樱口封住,纪嫣然也主动地把舌头送进滕翼嘴里任他吸吮,滕翼的双手拉扯着脱去自己和纪嫣然的衣衫,片刻房间里便出现两个赤条条地身影在拥吻着,直到两人快喘不过气了,才分开,在两人的唇边牵连着一道淫靡的丝线。

    倏地,房门被人打开,一条纤细身影窜了进来,对着目瞪口呆的两人,调侃道:「我就知道嫣然姊姊一定忍不住偷吃,被我抓到了吧。」说完一把扑在滕翼的身上,搂着滕翼的脖子就是深深的一吻,原来来人竟是赵致。倏地,房门被人打开,一条纤细身影窜了进来,对着目瞪口呆的两人,调侃道:「我就知道嫣然姊姊一定忍不住偷吃,被我抓到了吧。」说完一把扑在滕翼的身上,搂着滕翼的脖子就是深深的一吻,原来来人竟是赵致。

    短暂的错愕之后,纪嫣然带着一丝谑笑看着两人拥吻,走到赵致身后,解开赵致的腰带,一把扯去赵致的裙子。短暂的错愕之后,纪嫣然带着一丝谑笑看着两人拥吻,走到赵致身后,解开赵致的腰带,一把扯去赵致的裙子。

    「嫣然姊姊也变坏了,居然帮着二哥欺负我。」赵致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笑骂道,说完伸手按在纪嫣然的乳房,捏住峰顶粉红的乳头,不住的捏揉着道:「嫣然姊姊,妳的胸部真漂亮,而且又是这般软滑,尤其是这粉嫩的乳头,红红的娇艳欲滴,真是诱人,可惜我不是男的,不然非强姦妳不可!」 「嫣然姊姊也变坏了,居然帮着二哥欺负我。」赵致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笑骂道,说完伸手按在纪嫣然的乳房,捏住峰顶粉红的乳头,不住的捏揉着道:「嫣然姊姊,妳的胸部真漂亮,而且又是这般软滑,尤其是这粉嫩的乳头,红红的娇艳欲滴,真是诱人,可惜我不是男的,不然非强奸妳不可!」

    纪嫣然被赵致说的羞不可抑,隔着衣衫捏了赵致的乳房一下,反击道:「哼~致致妳揉乳房的技术这幺好,是不是常常自己这幺搓揉,熟能生巧啊!」纪嫣然被赵致说的羞不可抑,隔着衣衫捏了赵致的乳房一下,反击道:「哼~致致妳揉乳房的技术这幺好,是不是常常自己这幺搓揉,熟能生巧啊!」

    赵致知道自己说不过纪嫣然,猛地低头含住纪嫣然粉嫩的乳头,同时也没放弃捏揉着另一个乳头,纪嫣然在赵致的进攻下,被挑起了情慾,身体不停的颤慄,双手按着赵致的头,用力的搓揉着赵致的头髮,檀口微张轻轻的呻吟出声。赵致知道自己说不过纪嫣然,猛地低头含住纪嫣然粉嫩的乳头,同时也没放弃捏揉着另一个乳头,纪嫣然在赵致的进攻下,被挑起了情欲,身体不停的颤栗,双手按着赵致的头,用力的搓揉着赵致的头发,檀口微张轻轻的呻吟出声。

    赵致对着滕翼调皮的眨了眨眼,让纪嫣然的一只脚抬起踩在床沿,蹲跪下来,分开纪嫣然的大腿,将纪嫣然饱满的小屄毫不保留地展现在滕翼眼前,赵致抬头看了滕翼一眼,舌尖在嘴角一绕,樱唇覆在纪嫣然的阴户舔舐起来,双手还一前一后的分别在纪嫣然的小屄和屁眼里抽插。赵致对着滕翼调皮的眨了眨眼,让纪嫣然的一只脚抬起踩在床沿,蹲跪下来,分开纪嫣然的大腿,将纪嫣然饱满的小屄毫不保留地展现在滕翼眼前,赵致抬头看了滕翼一眼,舌尖在嘴角一绕,樱唇覆在纪嫣然的阴户舔舐起来,双手还一前一后的分别在纪嫣然的小屄和屁眼里抽插。

    滕翼被两人淫蕩的举动勾撩的受不了,将赵致的亵裤褪到大腿,一手扶着赵致的腰,一手扶着鸡巴在赵致的小屄口磨蹭了两下,猛力一顶,插进了赵致的小屄里,赵致被滕翼突如其来的插入顶的「啊!」了一声,插在纪嫣然体内的双手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插了进去,纪嫣然猛地一个激灵,洩了身跌坐在床上,一时间没了力气。滕翼被两人淫蕩的举动勾撩的受不了,将赵致的亵裤褪到大腿,一手扶着赵致的腰,一手扶着鸡巴在赵致的小屄口磨蹭了两下,猛力一顶,插进了赵致的小屄里,赵致被滕翼突如其来的插入顶的「啊!」了一声,插在纪嫣然体内的双手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插了进去,纪嫣然猛地一个激灵,泄了身跌坐在床上,一时间没了力气。

    滕翼用背后位抽插了赵致几十下后,将鸡巴抽了出来,撇了纪嫣然一眼,躺到床上,赵致会意的扶起纪嫣然,让纪嫣然双腿跨在滕翼身体两侧,一只手抓着滕翼的鸡巴,一只手在纪嫣然的肩膀微微用力下压,当滕翼的龟头插入纪嫣然的小屄时,赵致双手猛地用力一按,滕翼的龟头便直挺挺的插进纪嫣然的小屄,纪嫣然上半身猛地往后一仰,抬起头伸长脖子「啊!」一声高亢呻吟。滕翼用背后位抽插了赵致几十下后,将鸡巴抽了出来,撇了纪嫣然一眼,躺到床上,赵致会意的扶起纪嫣然,让纪嫣然双腿跨在滕翼身体两侧,一只手抓着滕翼的鸡巴,一只手在纪嫣然的肩膀微微用力下压,当滕翼的龟头插入纪嫣然的小屄时,赵致双手猛地用力一按,滕翼的龟头便直挺挺的插进纪嫣然的小屄,纪嫣然上半身猛地往后一仰,抬起头伸长脖子「啊!」一声高亢呻吟。

    滕翼扶着纪嫣然的纤腰微微提起,然后拉下,在提起、拉下,几次之后,纪嫣然就自己主动的上下套动起来,并用双手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及腰的乌黑秀髮随着纪嫣然的摆动飘散在半空,让一旁的赵致竟产生一种淫靡的美感的错觉。滕翼扶着纪嫣然的纤腰微微提起,然后拉下,在提起、拉下,几次之后,纪嫣然就自己主动的上下套动起来,并用双手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及腰的乌黑秀发随着纪嫣然的摆动飘散在半空,让一旁的赵致竟产生一种淫靡的美感的错觉。

    套弄了二十几下后,纪嫣然无力的趴伏在滕翼的身上,滕翼翻过身将纪嫣然压在身下,,直起上半身,招手让赵致趴在纪嫣然身上,轮流插纪嫣然和赵致的小屄,滕翼就这样肏了两女一刻钟后,纪嫣然失去了矜持和灵智,疯狂地迎合着滕翼那愈来愈强、愈来愈快的抽插,在达到不知道第几个的高潮后,纪嫣然终于两眼一翻快乐的晕了过去。套弄了二十几下后,纪嫣然无力的趴伏在滕翼的身上,滕翼翻过身将纪嫣然压在身下,,直起上半身,招手让赵致趴在纪嫣然身上,轮流插纪嫣然和赵致的小屄,滕翼就这样肏了两女一刻钟后,纪嫣然失去了矜持和灵智,疯狂地迎合着滕翼那愈来愈强、愈来愈快的抽插,在达到不知道第几个的高潮后,纪嫣然终于两眼一翻快乐的晕了过去。

    滕翼从纪嫣然体内拔出鸡巴站在床沿,在赵致的屁股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将赵致翻过身来,将赵致的双腿分开,鸡巴缓缓的插入赵致体内,然后让赵致攀挂在身上,扶着赵致的屁股,开始在房间内不停的走动,等走到连着项少龙房间的那面墙时,滕翼猛地将赵致压在墙上,一下重过一下的猛力抽插,开始时赵致像是想起隔壁房间住的是谁,捂着嘴巴压抑着呻吟声,后来被滕翼的猛力撞击的再也坚持不住,大声的呻吟出来。滕翼从纪嫣然体内拔出鸡巴站在床沿,在赵致的屁股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将赵致翻过身来,将赵致的双腿分开,鸡巴缓缓的插入赵致体内,然后让赵致攀挂在身上,扶着赵致的屁股,开始在房间内不停的走动,等走到连着项少龙房间的那面墙时,滕翼猛地将赵致压在墙上,一下重过一下的猛力抽插,开始时赵致像是想起隔壁房间住的是谁,捂着嘴巴压抑着呻吟声,后来被滕翼的猛力撞击的再也坚持不住,大声的呻吟出来。

    滕翼直将赵致肏的高潮了四、五次后,才抽出鸡巴插进刚刚缓过气来的纪嫣然,在纪嫣然的檀口套弄几下,将浓稠的精液全射进纪嫣然的嘴里。滕翼直将赵致肏的高潮了四、五次后,才抽出鸡巴插进刚刚缓过气来的纪嫣然,在纪嫣然的檀口套弄几下,将浓稠的精液全射进纪嫣然的嘴里。

    * * *   * * *   * * * * * * * * * * * *

    隔天醒来时,纪嫣然和赵致发现昌平君等人看自己两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过昨夜被滕翼肏的太累,精神不太集中的两女也没发现,草草的吃了些早餐便找了个藉口回房去睡了。隔天醒来时,纪嫣然和赵致发现昌平君等人看自己两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过昨夜被滕翼肏的太累,精神不太集中的两女也没发现,草草的吃了些早餐便找了个借口回房去睡了。

    昌平君见状和滕、荆二人耳语几句,招来一名侍卫,吩咐了一下,向滕、荆二人做了个手势便热情的拉着项少龙闲聊起来。昌平君见状和滕、荆二人耳语几句,招来一名侍卫,吩咐了一下,向滕、荆二人做了个手势便热情的拉着项少龙閑聊起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