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谁偷喝奶(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日正当中,强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明达的身上。「干!阳光怎会这幺强!」骂了一句,明达转而起身进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此时,飞碟电台正拨放着一首名为「好想再听一遍」的歌曲,想起昨晚的事情,明达改了改歌词,开心的哼着:「……好想再嚐一遍,妈妈奶汁的酸甜……」

    随手拿了件衣服,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针恰巧指在一点的位置。「我怎会睡那幺久?」明达问着自己。地板上,他刚换起来的内裤,内裤上那明显的汙渍,解开了明达心中的疑问。「对了!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四次手枪。纵慾过度,也难怪我会睡到那幺晚了。」想到母亲可爱的奶头,明达的老二不禁又膨胀起来。他抓了抓跨下,喃喃自语道:「疑?爸好像是今天出国……」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下了楼,原本要进入厨房用餐的明达,目光被眼前一幅美丽的景象所吸引。他打消了吃饭的念头,脚步转往客厅前进。他转换行进方向的动作,并不代表肚子不饿,而是他的午餐,此刻就「坐」在客厅之中。

    注意力放到客厅,只见明达的老弟被湘如放在沙发上,而下半身则是光溜溜的,双腿开开,等待母亲替他换上尿布。如果婴儿会说话,他此时大概也要向他老哥骂声「干」吧!

    悄悄走到母亲的身后,明达冷不防地拉开湘如的上衣,左手按住母亲的肩膀,右手则大力地往乳房抓了下去。接下来的景象,让明达是看得目瞪口呆,接着发出一阵狂笑。在他偷袭母亲的乳房成功之后,由乳头喷出来的乳汁,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然而,就这幺巧,弧线的终点竟是沙发上婴儿的脸。「哇…哇…哇…」无辜的小Baby,被突来的乳汁淋脸一事吓到,大声的哭了出来。

    「你在干嘛啦?」似笑似怒,湘如唸了明达几句,然后抱起婴儿,用卫生纸擦拭着孩子的脸。「不要理你的坏哥哥!来,妈的心肝宝贝,不哭不哭,吃ㄋㄟㄋㄟ了。」湘如一边哄着婴儿,一边把他放至右胸前。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然而,我们故事的主角-明达,不愧是高材生,「有奶同吸」,他又加了一句。既然老弟佔领了母亲右边的乳房,身为大哥,当然也不能示弱,他蹲下身子,贪婪地吸吮湘如左边的奶头。

    「喂!我是餵你老弟,而不是你。你的午餐在厨房。」湘如笑骂道。擦了擦嘴角的乳汁,明达一脸无辜地看着母亲说道:「可是妳刚才不是说『妈的心肝宝贝,吃ㄋㄟㄋㄟ』吗?难道…难道我不是妳的心肝宝贝?」听到明达撒娇的声音,湘如又好气又好笑的答道:「算了!算了!你要吸就吸,不过千万不要再装娘娘腔了。」

    睡饱吃,吃饱睡,这是婴儿的特权。湘如由沙发上起身,抱着那睡眼惺忪的婴孩,朝位于厨房旁边的客房走去。看着母亲曼妙的背影丰挺的双臀,明达也跟着站了起来。虽然他的肚子已经被母亲的乳汁所填饱,然而,他的小弟弟却在拼命喊「饿」啊。

    老弟已在婴儿床内睡着了,湘如则弯着身子替儿子盖棉被。剪裁刚好合身的短裙,此刻看来像是要被那两片丰满的屁股撑开。看着眼前此景,明达悄悄地脱掉裤子与内裤,不动声色的走到湘如的背后。

    「你在干什幺?把手拿开!」湘如大叫道,双手紧拉着拉鍊已被明达拉下的短裙。短裙最后还是掉到地板上,当湘如转头看见明达勃起的鸡巴。眼前那根又硬又挺的肉棒,使她不禁联想到,几日前新闻拨放的军事演习的画面。「多像一门大砲啊!」湘如心中想着。就在她沈溺于想像之际,忽觉下半身一凉,低头一看,才发现那件白色的绵质内裤,也被明达脱了下来。出于本能反应,湘如的双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黑色森林地带,口中喊着:「快住手……」接着奋力一推,把明达推到地板上。

    湘如的反应,使得明达觉得非常惊讶。照理说,母亲昨晚与今天的表现,该是已默许愿意与他做爱了。他转了转念,随即想到:「啊!我真是大笨蛋!有哪个女人会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动作呢?更何况?她是我的母亲!」想到这一点,明达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真的受不了了!」

    想想最近的举止行为,看看儿子的行动,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须负起一些责任。如果不是她放纵明达又不加阻止,也许今天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想到这里,她坐到床上,开口说道:「明达,我想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湘如说道:「你知道吗?我让你吸吮我的乳房,不代表我要和你做『那件事』。」「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对于你的行为我能了解,但你似乎将精力发洩在错误的对象身上。记住,我是妳妈……」

    不让母亲把接下来的话说完,明达抢白道:「妈,妳先不要说话,然后让我问妳几个问题,只要你答得出来,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第一,为什幺昨晚我在喝奶的时候,妳把手按在我的头上?第二,为什幺我摸妳大腿的时候,妳鼻子发出了声音?第三,正值狼虎之年的妳,是不是完全没有生理需求?」

    湘如沈默了,在听完儿子的问题之后。她该回答些什幺?明达的问题是如此尖锐,对她的反应描述得这样真实,如果真的要回答,也只有「没错!我想要!」这五个字罢了!忽然,手中似多了一根灼热的铁棒,由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湘如发现明达把她的手拉过来,放于肉棒之上。「妈,我知道妳想要,不要再想骗我了。妳自己看看,妳对床单做了什幺事?」的确,事实胜于雄辩,看着自己的淫水弄湿了床单,湘如除了把眼睛闭起来,还能说些什幺?

    明达轻吻着母亲的耳垂,说道:「妈,我爱妳,妳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我永远深爱的母亲。现在,请妳放鬆,我会很温柔的。」听到这些话,湘如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锤击碎,整个人软倒在明达强壮的身体中。

    明达小心地抚摸手中的这对大奶,深怕一用力,他那正睡得安稳的老弟又要倒楣。母亲的乳房是如此柔软,摸起来是如此舒服,明达心想:「等妈打了退乳针,我定要好好搓揉这对奶子才是。」舌头在乳晕上画着圆,手指在淫穴上也画着圆,明达的调情,让许久不曾做爱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热的感觉。慾火由丹田燃起,慢慢扩散至全身,湘如呻吟道:「喔~~明达~~太棒了~~喔喔~喔~~~」

    食指、中指与无名指,一根接着一根,明达把手指插入母亲湿滑的肉穴之中。忽快忽慢,忽浅忽深,明达的动作,让人称「贵妇」的湘如,疯狂地扭动起腰肢摆动着屁股。愈来愈爽,愈来愈痒,明达听见母亲哀求道:「喔~~我的好儿子~~妈~~喔~~已经受不了了~~快给我~~快~~~~」

    明达把鸡巴放在淫穴口,磨来甑去,直到母亲用小腿把身体撑起来,他才顺势将肉棒往蜜穴里插了进去。摇啊摇,摇到妈妈直直叫。明达用力的抽来插去,插的母亲是浪叫不停淫叫不断:「啊~啊~好儿子~~再用力一点就好~~喔喔~~嗯~~就是这样~~~~」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明达知道射精之时不远矣。他忍不住用力搓揉母亲的肥乳,一挤一抓,两道乳汁喷了出来,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状。不想让老爸莫名其妙地多了第三个儿子,明达将鸡巴撤出母亲的体内,将精液喷洒在湘如的腹部上。

    白而稀的乳汁,浓而白的精液,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为「母子交欢乐无穷」的水墨画……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那做爱快不快乐?答案是肯定的。转眼,明达已经退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而当初被乳汁洗脸的老弟,如今也成了一个年轻力不壮的青年。怎会年轻力不壮呢?答案很简单,如果一个人在成长时期,没有摄取足够营养的话,又怎健康的起来呢?

    「都是你害的,看看你老弟,成天要看病……」说话的是湘如,此刻,她正躺在明达的怀抱之中。「应该怪妳吧!奶子这幺大,奶水却不足。」明达漫不经心的答道,双手把玩着湘如的乳房。经过这幺多年,换过不少马子,他深深觉得还是只有母亲的乳房好,摸起来够份量。

    在母子二人调笑之际,有人把门撞开冲了进来,大叫道:「原来…原来是你偷喝奶,害我现在变得体弱多病……」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湘如的二儿子,明达的大弟是也。

    明达并不担心他与母亲的是会被揭穿,相反地,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当他看见母亲走下床,抱着老弟笑道:「不要生气!今天,妈让你把失去的奶水找回来……」

    一双大奶挤压着胸口,有谁能生气呢?你会吗?我可不会!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