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幻天魔皇3 作者:元阳九凤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淫幻天魔皇3   淫蕩宰相林致灵            作者:元阳九凤

    我信步想着想着而行,我才注意到自己走到皇宫的办公大楼来了,停下想了想,便顺道的逛去了宰相办公室;来到门外,一个慵懒悦耳的声音从门内悠悠传出:「啊!门没有锁,请进。」

    进了门,我第一眼看到的早已被我肏透身上三个妙洞的宰相淫蕩的林致灵;她将一个浑圆挺翘的屁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走上前用力的在那晃动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随着拍打声同时响起的,是一声悦耳的娇吟。

    「致灵,还未安排好淫辱女皇张万玉吗?调教师杨紫鲸没有来帮助?妳不知前保驾军的袁弥名已成为我的淫奴?复兴天魔皇一族可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的口气显得有点怒忿,林致灵惊惶得跪下来。

    她颤慄地说:「今晚小淫奴已将所有皇族忠心禁卫,抽离皇宫的花园,主人可安心将张万玉尽情姦淫,再夺取她的幻淫天晶……」

    「啊!好做得好,取得张万玉的幻淫天晶再赏妳。」我高兴地讚扬她道,林致灵为了达表出自己的热情,主动的仰头送上香吻,希望得到我的安慰。

    我的大阳具塞满了林致灵的口腔,直到咽喉深处,刚刚肏过袁弥名骚穴残留的骚味和苦味,混合着耻垢的酸味,让她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感,她的粉舌不停地沿着大龟头的龟冠四周舔试,令我觉得舒服至极,离开月上中天还有时间,便淫玩这个一人之下的宰相大人。

    身为督尔国的宰相林致灵,其实并不是我的目标,至少不是我列为优先的主要目标,但没有她的帮助,夺取幻淫天晶便困难得多了,就命杨紫鲸设计圈套,回来的第三天姦淫了她,吸收了她的处子真阴后,用淫幻天精令她成为我胯下的淫奴了。

    这娇美的宰相尽心地吮舐了我火灼的大鸡巴一轮,它已由最初的深紫色,渐变为淡紫色并透出些焰红色,相信多吸处子真阴后,就成肉色了,到了通透肉色,便是我重掌魔界圣玆亚大陆之时了。

    我坐在林致灵的大椅上,桌子上是娇美的宰相,她引以为傲的两玉腿尽量张开,将最羞耻的姿态摆布在我的面前,以前剃得白溜溜的嫩穴,任我用指尖触摸,充满电灼的感觉使她的淫液不可抑止,如失禁般沾湿透了我的手掌。

    「啊!…怎会这幺淫蕩的……妳可是高贵…的美人啊!才摸一记,已是这幺湿透了!……淫秽的宰相,不怕人知道吗?……」我讥讽这美人儿。

    林致灵侧着俏面,让两腿掰得更开,那阴唇后的粉嫩小洞完全暴露出来;急喘着说:「噢…噢…不!…不!…我不是高贵…的美人!………我只是…主人淫贱…的女奴!…啊!…任主人…淫玩……用力插……的最下贱…的女奴!…嗯…主人…快来肏我吧!…噢…噢……用力…插死…我吧!…」

    「那幺,妳自己套插下来吧!………」我两手一分对她说,林致灵如奉珍宝,把我兇猛的巨龙引至湿烫的小淫窟下,纤腰一压,就把粗犷的巨棒一下子全吞噬了,阴道内传来舒服的感觉,使她用饱满的屁股力压住我颤慄。

    「喔……好……舒…服啊!…」林致灵轻叹了一口气,将身子紧靠住我,全心感受那刺心的欢乐。

    让林致灵如小猫撒娇般的娇吟,随着钢硬的大龟头的向前扭动,我抱住她的玉臀有规律的捣动着,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然后用力的扬身上挺,在她屁股沟内刺穿她的阴穴儿,磨擦她酥软的子宫深处。

    清脆的肉击声,林致灵的尖叫,同时响起,像是在操控一个乐器一般,我毫无怜悯之心的挥动胯前粗犷的巨棒;像有灵性的鞭子,每一鞭都落在她的阴道内不同的地方,让她的发出的尖叫;狂呼也有所区别,一鞭鞭、一声声的演奏这首淫靡的曲子,直到林致灵快乐至声嘶力竭,无力以玉背靠在前面的桌子上,我才停下挥动钢硬的鞭子。

    摊倒在桌子上的林致灵,她一边喘息一边啜泣着,突然间又仰头哀叫出声:「主人…插死我吧!…」随着她的哀叫,金黄色的尿液自她大开的玉腿间流出,先是一点点的沿着大腿流下,很快的变成了大量的宣洩,这种突发的失禁让她难得地发出羞耻的哀鸣:「啊!………好、好丢脸!…小淫奴……尿…尿了,要尿出来,主人!…不…不要看呀!……」但很快又转变成欢愉的呻吟,直到排尿结束;第二次高潮又淹没了她。

    等到一切都像稍为平息之后,我放下粗犷的巨棒,走道林致灵的身前,粗暴的拉住她的头,平日一副充满知识俊美的脸蛋儿,充满了迷惘和春意,看着她的表情,我探手向前,用力的抓住她阴部的阴肉,粗暴的向上拉扯。

    「啊!啊………啊!痛…好痛……」秘处的阴肉传来的痛楚,使她惨烈的哀嚎着,但抓着她阴唇的手掌,却清楚的感觉到大量温热湿滑的淫液流出,清楚表示这身体的主人实际的感觉的快感。

    「贱婊子!…过瘾吗?…」看到林致灵这样的淫秽反应,我忍不住张口用力的朝她美乳咬下去,同时钢猛的巨龙的兇犷地用力前插,小嫩穴挤撑涨至极限。

    「哎!…啊!……噢…噢…不!…不!……噢…」林致灵双眼翻白的盯着天花板,发出最悲惨的哀嚎声,口水从无力合起的小红唇流出;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高潮的尿液夹带着淫汁,因我抽出粗糙的大鸡巴后,激烈的喷洒在半空上;当尿液宣洩停止后,她布满咬痕的雪白乳肌之上,鲜豔的血缓缓自我咬伤的伤口处流下,沿着高耸乳丘之间,滑流至床上,与自双腿间点点的滴下的淫汁,构成一幕触目的景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