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黄蓉新传(繁体)未排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转载] 黄蓉新传

      黄蓉渐渐长大了﹐由于黄药师的精心照料﹐使得她发育的非常好﹐年仅十三   便出落的如十七八的大姑娘﹐有着苗条的身段﹐高挑的身材﹐丰满的乳房已经如   同成熟的少妇。由于自小没娘﹐跟着父亲长大﹐将黄药师的本领学到不少﹐尤其   对诗词文章﹐琴棋书画﹐五行八卦等更是下工夫﹐但对武艺则不甚热心﹐也不愿   下苦功﹐黄药师也心痛女儿﹐不忍过份逼她﹐只由她的性子学﹐故而虽是出自名   门﹐但武艺只是一般﹐好在她天资过人﹐一学就会﹐懂得多﹐黄药师的各种本领   她都能领悟﹐以后自然会提高。看者女儿一天天长大﹐黄药师心中高兴﹐但也隐   隐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因为黄蓉长的很像阿蘅﹐却又比阿蘅还要美丽﹐尤其是多   了一副天真烂漫与机智狡颉的完美结合﹐更是世间难得一见的。黄药师这十几年   来﹐每天都在看者黄蓉的变化﹐尤其当给黄蓉洗澡时﹐更是看到女儿的身体的变   化﹐当他的手抚摩黄蓉的身体时﹐心里总免不了阵阵冲动。他觉得女儿大了﹐自   己不该再为她洗澡﹐但又总是捨不得女儿那美丽的身体﹐放不下抚摩黄蓉的那阵   阵异样的冲动。而黄蓉则对父亲的心理变化毫无所知﹐依然是天真烂漫地在父亲   面前撒娇﹐但她也渐渐地感到﹐父亲的手摸在自己身体上时的感觉与以前大不相   同﹐她喜欢父亲的抚摩﹐感觉那抚摩是那幺的舒适﹐快意﹐甚至是消魂﹐她不知   是为什幺﹐但她喜欢这一时刻﹐每天都盼望着洗澡的时间快点来到。     又是一天的晚上﹐黄蓉拉着父亲给自己洗澡﹐她在父亲面前脱去衣服﹐露出   雪白的身体﹐然后跳到木桶里﹐黄药师站在桶边﹐开始为黄蓉擦洗身体﹐其实﹐   黄蓉的身体是洁白的根本没有什幺要洗的﹐黄药师只是用手在黄蓉的身体上轻轻   的拂弄着﹐他摸着黄蓉那雪白的脖颈﹐然后下移﹐慢慢地摸上黄蓉那高耸的乳房   ﹐在那有弹性的结实的肉上稍稍加了些力量﹐揉捏了几下﹐黄蓉快乐的发出了几   声呻吟﹐黄药师赶紧将手移开﹐慢慢的向下﹐摸向黄蓉那平坦的肚皮﹐他用手指   在黄蓉的肚脐眼上轻轻抠摸了几下﹐黄蓉痒的咯咯地笑了起来。黄药师接着将手   伸向黄蓉的大腿根部﹐他的手指触到了几根淡淡稀疏的毛毛﹐黄药师忍不住在上   面摁了几下﹐轻轻将短短的毛扯起来﹐他犹豫了片刻﹐终于没有再向两腿之间的   神秘地带伸进﹐而是将手滑向黄蓉结实的大腿﹐黄蓉的腿浑圆修长﹐皮肤光洁滑   腻﹐黄药师的手在这里终于得到了自由﹐他尽情的抚摩着黄蓉的大腿内侧﹐让自   己的冲动得到最大的发洩。黄蓉被这狂放的拂弄刺激的浑身燥热﹐不由的扭动起   身体应和着﹐嘴里不时发出“哦?哦”的叫声。突然黄蓉抓住黄药师的手﹐将那   大手拽向自己的两条大腿根部的结合部﹐然后用两条腿紧紧夹住它﹐然后拼命的   扭动着让自己的阴部在上边摩擦着﹐黄药师不知所措﹐他感到黄蓉的阴部流出了   许多东西﹐虽是在水里很快就被沖淡了﹐但他还是感觉的到。他想抽出手﹐但又   不知为什幺﹐手不听使唤﹐在那里动也不动﹐黄蓉在父亲的手上摩擦着﹐她不时   发出快乐的欢叫﹐“爹爹﹐蓉儿好舒服﹐爽?爽的很﹐我好热﹐我要爆了﹐噢?   噢?噢?噢?噢…”黄蓉在一阵叫声中﹐全身一挺﹐浑身的肉绷的紧紧的﹐并不   住地颤抖﹐在父亲的大手上﹐达到了她一生的第一次高潮。     自从这天起﹐父女两人连着几天没去洗澡﹐黄蓉躲在自己的房内不出来﹐黄   药师几次想进去﹐都没能进入。他烦躁的回到卧室﹐打开暗室的门﹐来到阿蘅身   边﹐他摸着阿蘅那雪白的肌肤﹐不由的落下泪来﹕“阿蘅﹐蓉儿长大了﹐我不该   再象过去一样待她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该怎幺办﹖”他趴在阿蘅的胸   前﹐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支温柔的小手摸上他的脸﹐他擡头望去﹐只见阿蘅   穿着一身薄纱﹐哀怨的站在自己面前﹐他一把将她搂到怀里﹐激动的喊到﹕“阿   蘅﹐是你吗﹖你好了﹖”阿蘅却不答话﹐在黄药师的怀里依偎着﹐黄药师眼前一   片朦胧﹐他如同在云雾之中﹐他不顾一切地将阿蘅压在身下﹐驳去衣服﹐便搂抱   在一起﹐他尽情地亲吻着阿蘅的嘴﹐阿蘅发出“呜?呜”的回应﹐他吻阿蘅的脖   子﹐又吻向她那雪白的酥胸﹐将乳头含在嘴里轻咬﹐因为他知道。阿蘅最喜欢这   样了﹐果然阿蘅发出快乐的叫声﹐他又去吻阿蘅那美丽的小腹﹐特别是小腹下面   那片神秘的草丛﹐他觉的那儿的草似乎少了许多﹐但他来不及细想﹐因为他太快   乐了﹐他的嘴移向阿蘅的两腿之间﹐那腿自动分开﹐露出了粉嫩的穴穴﹐黄药师   伸出舌头用舌尖分开两片阴脣﹐在那里欢快的舔舐﹐随着舌尖的游走﹐阿蘅发出   了呻吟声﹐穴内涌出滚烫的淫水。黄药师将舌尖探到阿蘅的穴口﹐伸长舌头向里   探索﹐淫水包住他的舌头﹐他吸吮着﹐他再也忍不住了﹐提起身将阴茎伸到穴口   便向里插﹐阿蘅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接着便平静下来﹐阴茎在滑腻的淫水中顺利   的慢慢向深处挺进﹐但很快便遇到了阻力﹐黄药师稍用了一些力﹐正要突破那阻   力﹐忽然阿蘅叫到﹕“爹爹﹐疼。”黄药师全身一震﹐阴茎立刻软了﹐他惊叫一   声﹕“容儿﹐怎幺是你﹖”     原来﹐黄药师从不让黄蓉走进暗室﹐故而黄蓉从小就不曾见过阿蘅的样子﹐   只知母亲病了不能见任何人﹐所以黄药师做梦也想不到黄蓉会在这里出现﹐在朦   胧中将黄蓉当成了阿蘅﹐险些作下乱伦之事。黄蓉道﹕“我来找爹﹐见这门开着   ﹐爹爹在里面﹐就进来了。这便是我娘吗﹖”黄药师看着眼前阿蘅与黄蓉都是一   丝不挂的躺在自己面前﹐自己则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她母女面前﹐不由的有些羞愧   ﹐他知道女儿自幼在自己面前裸体惯了不会有异样的感觉﹐但自己却从不在女儿   面前裸体﹐今天这样子实在是难堪。黄蓉见黄药师不答﹐她是冰雪聪明的姑娘﹐   知道父亲还在对刚纔的事自责﹐便对黄药师说﹕“爹爹﹐容儿知道爹爹爱我母亲   很深这幺多年一直在为母亲和蓉儿付出心血﹐连男人的生活都没过过。今天﹐蓉   儿愿代母亲为你做任何事﹐请父亲将蓉儿视做母亲﹐接着刚纔的事做吧。”     黄药师不知听到没有﹐只是呆呆地站着﹐黄蓉等了一会﹐见父亲没有动﹐便   走过去抱住父亲﹐将雪白的身体在黄药师的身体上摩擦﹐用一双白嫩的小手摸着   黄药师的身体﹐渐渐的她的手滑到黄药师的阴茎﹐她握住它﹐轻轻的揉搓套弄﹐   阴茎又粗大起来﹐黄蓉蹲下身子﹐张开小嘴﹐含住阴茎﹐轻轻的吞吐着用舌尖舔   着龟头﹐和粗壮的茎体﹐黄蓉并不是天生就会﹐只是她见父亲刚纔将自己当做自   己的母亲时﹐用舌头舔自己的穴﹐自己舒服的如同上天﹐便觉得父亲也会要自己   的舔弄﹐在黄蓉的舔弄下﹐黄药师不由的也喘息起来﹐不由自主的在黄蓉的嘴里   抽动起自己的阴茎﹐好几次﹐他的阴茎几乎插到黄蓉的喉咙里﹐过了不知多长时   间﹐黄药师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积蓄了十几年的精液直射黄蓉的嘴里﹐黄蓉   的小嘴里被射得满满的都是白色的精液﹐顺着嘴角﹐还在向下流﹐黄蓉不知所措   ﹐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含着一嘴的精液不知怎幺办﹐又不能张嘴问父亲。过了   一会﹐她终于试着嚥了一点﹐觉的没有什幺不好﹐就一口吞下了父亲的精液。黄   蓉站起身﹐将黄药师的阴茎抓住﹐又套弄几下﹐阴茎重新粗大﹐黄蓉将一条腿擡   起让父亲插自己的穴﹐黄药师清醒过来﹐再也不肯﹐将黄蓉劝回房内。     自此﹐父女二人的关係更加微妙﹐黄蓉本是天真少女﹐只觉得自己是为母亲   报答父亲﹐并不觉得羞耻﹐因为黄药师并没给她灌输过那些贞洁观念﹐但黄药师   毕竟是成年人﹐虽然是东邪﹐但也是不肯对自己和女儿的事也邪着做﹐故从此对   黄蓉不再向过去那样随意了﹐黄蓉却觉得父亲不再疼爱自己﹐终于在十五岁时﹐   偷偷离开了桃花岛﹐开始了她的江湖生涯。[转载] 黄蓉新传[转载] 黄蓉新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