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里的故事五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在陈仕军回桃花乡的当天午饭后,马小红将她不满周岁孩子喂了奶就将孩子交给她妈,说她到养鸡场去干活了,马卫国夫妇知道,尽管平时马小红也到养鸡场帮忙,但她只是做一些简单轻松的事,重活、髒活都是陈仕军一人包了的,看着马小红身上的白色衬衣和短裙,脚上的高跟拖鞋,两夫妇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吃不了那个苦,也不是干活的料,于是马卫国同老婆商量了一下,便赶紧跟着女儿一起来到养鸡场。

    到了养鸡场,马卫国就忙上忙下的干起活来,马小红看着父亲忙碌而劳累的样子,她也觉得不好意思,只好跟着父亲一起忙碌,这一下她才发现养鸡场的活其实也不轻松,特别是把鸡粪铲出来拿去倒掉,真是又髒又累,好不容易把活干完,马小红觉得自己一身是又臭又累,看着自己脚上的鸡屎,马小红更是觉得恶心,就告诉马卫国,她想洗个澡,顺便再睡一会才回家,马卫国知道今天宝贝女儿是累坏了,想一个人安静的休息一下,便同意了,在叮咛女儿要按时回家吃晚饭后,就一人先回家了,他还要忙着回家帮老伴带两个小孙子。

    马小红洗澡时,看着自己依然光洁白嫩的身体,想着这上面刚才还有那让人恶心的鸡粪,便不由暗自神伤,没想到自己有娇好的面孔、迷人的身体,居然还要受这种累,吃这种苦,要是当年自己能嫁到城里,或者嫁个有本事的老公,怎麽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呢?

    马小红越想越伤心,同时也不由回想起当年的风光,回想起当年那些风流往事,回想起那些男朋友和他们给她带来的快乐,马小红的双手就不由自主的在她性感的身体上抚摸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性事的快乐了。陈仕军自从她生了第二个小孩后就很少跟她性交了,一方面是他一直在养鸡场过夜,另一方面不知道是他对马小红没新鲜感了,还是他虚弱的身体不堪承受了。

    马小红一边洗澡,一边抚摸着自己的性感肉体,慢慢的,她觉得体内有一团欲火在不断的上升,不断的增大,于是,她的双手也伸到阴部抚弄,口中发出一声声摄人心魄的呻吟,身体开始扭动,逐渐失去力量,后来,她再也忍不住自身的需求,不由自主的蹲了下来,手指在阴道里拼命的抽动……

    “有人吗?小军,你在不在?!”

    就在马小红沈浸于自慰的快乐和兴奋中,突然,耳边响起一阵敲门声和一个男人高声的叫门声,仔细听听,好象是老公的姨父张村长的声音,马小红只好强忍着不再出声,希望张大富以为没人而离开,谁想过了一会,马小红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糟了,我怎麽忘了他有这里的钥匙呢?”,马小红赶紧起身,慌乱的穿衣,担心张大富不知道她在里面而闯进浴室里来。

    张大富平时很难到养鸡场来的,今天他也是凑巧经过这里,他到邻村的一个朋友家办点事,被主人留下来吃午饭,等酒足饭饱后他也就告辞回家了,刚好进过养鸡场,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便想进来喝点水,谁知敲了半天门,都没人来开门,这才想起陈仕军前两天曾经说过他要回家去看看父母,养鸡场由马卫国他们暂时照料一下。看样子,马卫国现在恐怕没在,“好在自己有养鸡场的钥匙,进去喝点水,顺便看看养鸡场管理得怎麽样?”张大富一边想,一边摸出自己的钥匙,打开大门就进到院子里。

    ******

    张大富正想喝了水后到鸡舍去看看,突然听见院子边上的浴室里好象有人,难道有小偷?居然敢偷到老子头上来了,张大富悄悄反锁上大门,顺手操起门边的扁担走到浴室门口,用扁担捅了捅门,没捅开,就大声喊到:“谁,给老子出来,再不出来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

    “姨父,你来啦,我刚才干完活,洗了个澡。”伴随着马小红的声音,浴室门打开了,马小红走了出来,胸前湿淋淋的长发还滴着水,她刚才手忙脚乱的才把衣服穿好,张大富就在门外喊了起来,马小红只好开门出来了。

    “小红,你……你……你在啊!”看着刚刚沐浴后而显的娇艳逼人的马小红,特别是粉红色的胸罩在被水浸湿后的白色衬衣下显的那麽的明显,让马小红原本就性感迷人的身体更加的充满诱惑,张大富觉得自己不光口干舌燥,身体不由自主的沖动起来,说话也变的结结巴巴,全无平时跟村民一起时的镇定自若了。

    在马小红结婚前,张大富就听张磊说过马小红的风流,可惜马小红当时跟城里的公子哥些打的火热,对他这样的土老财根本看不上眼,等马小红成了自己的侄儿媳妇后,张大富也就再也没动过马小红的主意了,毕竟再怎麽说,他也不想因为吃窝边草而有可能使自己众叛亲离,尽管马小红随着生儿育女而越来越充满少妇的魅力,张大富也只是羡慕陈仕军艳福不浅而已。

    “姨父,你到屋里坐。”马小红见张大富看着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心中很是得意,看来自己魅力依然,笑了笑,将口瞪目呆的张大富请到屋里,这个养鸡场除了鸡舍就是两间房间和一间厨房,陈仕军和马小红结婚后,用不着再自己开火了,就把厨房安上太阳能改装成了浴室,一家老小都到这里来洗澡,也能省点水费,而两个房间,一间堆放饲料、鸡蛋和杂物,另一间就是陈仕军在养鸡场守夜时的卧室了。

    张大富跟马小红进到房间就在屋里唯一的座位—-一个三人长沙发上坐了下来,马小红把电视打开,帮张大富到了一杯水后,就拿起毛巾坐在床边,一边开着自己湿淋淋的头发,一边跟张大富闲聊起来。而张大富在喝了几口水定了定神后,想到在床上坐着的马小红不是李玉梅她们那些跟自己无亲无故的艳妇,她是自己的亲侄媳妇,自己不应该也不能有什麽非份之想,便

    而张大富由于对马小红的淫蕩、甘甜乳汁无比的喜爱,还有乱伦的刺激,让他连续一段时间天天都泡在养鸡场,连陈丽花她们都忘了去关心一下,以至于现在让张磊钻了空子,把陈丽花奸占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