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贴-干上了处女三姊妹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我读于医学院二年级的时候,有一位同系的女助教,名叫林蕙欣,

    比我大上四岁。她可是我们大学里公认的美人儿,但也是为所众知的

    酷面冰心,做任何事都独来独往,从不和别人打交道。这也许就是为

    何如此的一个总明丽人,却至今连一个男友都没有的主要原因吧!

    说实在的,我对这美貌动人的蕙欣,老早就淫视眈眈了。起先,我还

    以为她是系上的同学,因为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本来想去约她外

    出的。然而。没想到她竟是我们的助教,所以信心也开始动摇了。再

    加上畏惧于她的高傲和冷冰冰的态度,所以一直以来,就只站在远远

    处陶醉于她的倩影。

    那一晚,我被安排于坐守夜室,也就是医学院生们在医院「义务」轮

    流帮忙的责任之一。本来,我当晚是和肥龙同组的,但那天他在较早

    时却因为和女友发生了一些小波折,所以偷偷地溜了回去慰问她。身

    为好友,我也就只好为他掩护,自个儿扛下一切,独自守着夜室了。

    到了午夜两点时,身体非常的累,却迟迟不浥睡。翻来覆去,一闭上

    眼睛就想到那美丽的女助教:眼前浮起今天午餐时,窥望着她细嚼食

    物、嘴唇微动的美姿。尤其是她一不小心咬伤了润唇,用柔软的香舌

    舔弄着血丝的那一刻,好不让我的热血在全身内滚动啊!

    我回忆着,虽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齿,然而大老二却越来越是兴

    奋。没法子了,我奋然爬起来,点着灯,拿出了我那本以重金託朋友

    买来的香港版花花公子。这杂誌虽然是旧版的,但那一期的封面女郎

    真的是有八分神似蕙欣;那令我心仪的女助教。这些日子,我都是靠

    它「慰劳」自己超于数百次,而且永不厌倦喔!

    在小檯灯敞罩的实验室休息房内,我就躺在小床位上,微缓的拉下裤

    子,并把内裤拉至膝盖之间。我的手开始轻轻晃动着开始勃起的热衷

    肉棒,紫红的龟头逐渐愈膨愈肿胀,全身毅然感到一股血滚的冲动。

    我神迷地凝视着书中里「蕙欣」蕩漾的神色,激昂地猛劲摇晃着勃然

    的大肉棍,完全没留意到室外走廊间的脚步声…

    ======================================================

    第二话

    这黑影看见实验室间里还点着灯,便走了过来,推开门查看。在里边

    正在兴奋打着手枪的我,吓然听到门被推开,惊诧得手忙脚乱,立即

    站起了身,并慌张地拉上了裤子,怀中的书本亦应声掉落。

    我焕然定住了神,这才尴尬地往室间入口处的昏暗角落望去。只见一

    张我非常熟悉的脸孔,逐渐地在昏黄灯光下隐露而出;竟然就是我日

    思夜梦的蕙欣!

    只见蕙欣缓步走近,先是瞄了我一眼,然后弯腰捡起我掉落在地上的

    书籍。她斜眼瞧了一瞧,居然是本「花花公子」,而在摊开了的书页

    之中,竟然还显示着酷似自己的数张全裸猥照。她的脸顿时胀的有如

    熟透了的大红苹果,跟着便以一种劣恶的眼神,对着我射望过来!

    我感觉非常的狼狈,马上将她手中的书本给抢夺了过来,急忙的藏放

    回在那小床位的枕头底下,然后强装着没事发生似的,只尴尬地望着

    她,傻笑着。

    蕙欣此时侧着身子站在窗框旁,面对着我。在月光下,她的脸庞是如

    此的清新动人,长长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泽,就像天上的仙女般。回

    想起我刚才打手枪的淫样,竟被她都看在眼里。我不禁为自己汙秽的

    作为感到自愧无比。

    「嗯…林助教,妳…妳…怎会突然在这儿啊?」我吞吞吐吐地问着。

    「哼!我一向来就是在最后面的那间实验室里做研究的,并常待在那

    里夜宿。你又在这儿干嘛?嗯,今晚是轮到你值夜吗?那何以在深夜

    里还不睡,却在这儿做这…这个…猥亵的不齿行为!」蕙欣示着严肃

    的颜面,却又带有点羞答答的神情,细声的质问着我。

    「………」我只觉得好窘,不知该说什幺才好。

    其实,我的脑子里也在反駮问着:在这深夜两点多了,妳为何自己也

    还不睡觉,而像鬼魂似的到处飘忽。然后,此时我奈于她的尊严,所

    以没敢问出口!

    「咦?另一个呢?每晚不是该有两个学生一起值夜的吗?怎现在就只

    有你一人在呢?」多事的蕙欣又问了。

    「是…是李志龙。他…他…家里十分钟前来了个电话,说外婆突然出

    了状况,所以志龙他便急促地赶回家去了!我…我也是被这突发的事

    件给弄得心慌慌,无法再入睡。所以…这才…才…临时才想到做…做

    那个…来舒缓一下不安的心境…」我随意编了个故事,即时应变着。

    「喔?是这样啊!那…临时之间,又怎会跑出一本这样的东西在这儿

    呢?可别告诉我是李志龙留下的!」她缓慢地走了过来,指了指枕头

    底下,以不肖的眼光又瞄着我,厉声问道。

    「………」我沈默着,不想再说些什幺。

    「喂!你哑了吗?我在问你话啊!哼,如果说不出来,我就将今晚的

    事投诉于理事长,不把你立即从医学院开除才怪!」她提高了声音问

    道,并伸手过来把我枕头底下的那一本花花公子又取了出来。

    只见她一边斜瞄我,等着我的回话,一边则不停地翻阅着手中的花花

    公子,尤其是对那位那长得酷似自己的封面女郎,看得特别的仔细和 入神。

    我见她如此的霸道和自以为是的模样,恨得热血冲脑,一时竟失去了

    理智。我毅然地伸出手指,突而其然地逗着她的深红润唇,狂妄地放

    胆说出一堆令她目瞪口吓的话。哼!大不了我全都泼出去了…

    「我美丽的林助教,难道你没看到这封面女郎长得像极了妳吗?我就

    是为了这原因,才每把这本花花公子放在身边的。妳看,这整本杂誌

    都被我翻得几乎烂了,可想而知我每个晚上都在看它!老实说,都是

    因为想着妳,才对着她自慰啊!」我眼珠直视着她,淫蕩蕩地说着。

    「………」蕙欣没想到我的态度会来个大逆转,脸红成苹果似的,惊

    诧地说不出话来。

    瞧蕙欣整个人楞住在那里,我便更进一步地戏弄着她。我轻轻的拨弄

    着她额头的髮稍,她急得低着头,微闭上了双眼。我狠下心双手把蕙

    欣给搂在怀里,拥着天仙般的可人儿,只感觉到她微弱的颤抖着。这

    独处习惯了的怨女,似乎完全无法抗拒我这突而其来的诱惑。

    我开始轻吻着蕙欣的额头、眼睛、鼻尖,然后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

    唇,我缓缓地用唇尖微微碰着她的红唇,她并没有拒绝。我于是鼓起

    加倍的勇气,让自己的乾唇紧印上她的润唇,并将舌尖伸到她双唇之

    间去,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

    此时,蕙欣的身躯已经软化于我的怀中,小鸟依人地闭起双眼靠在我

    的胸膛里。我见是时机了,急忙灵巧的开始为她脱下身上的衣服。她

    这才回过神来,讶然地轻唉声哀求我别这样。然而我却不以为然,并

    说要惩罚她,继续地脱光她的外衣,并且要她躺在床上。

    也不知为何,蕙欣竟然乖乖地照作。我跟着也脱光自己的衣服,毅然

    地站在她的面前,让她睁着惊叹的大眼,仔细地瞧着。只见她脸上一

    阵白、一阵红,本想立即站起离去,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淫火在体内

    燃烧着,连舌尖也禁不住地伸出,滋润着乾燥的双唇…

    是时候了!我把她头髮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乳罩的扣子, 她微弱的

    移动身子,任由我解掉胸罩。她樱桃似的乳头,小巧的点在乳房上。

    望着她完美的巨乳,我呆了一下,几乎是整个人瘫在那里傻望。

    蕙欣亦变换着各种平躺姿势,似乎是让我更清楚地看着她那突出胸脯

    的每个部位。这时候,我的肉棒也已经膨胀勃起,并感到有些晕眩。

    喔!我的肉棒雄伟硬挺得有如一座「望妻石」,忍不住扑了上去,把

    它给挤入蕙欣的迷魂口里,要她帮我含弄着。

    她非常的配合,嘴里吸吮着,喉咙亦发出喃喃的呓语。然而,蕙欣似

    乎不曾吃过「热狗」,她的吹箫技巧青嫩得很,利齿好几次都弄痛了

    我的大龟头,而她自己也多次的因为被我整条的肉棍,深推入喉内,

    几乎梗阻得咳呕出黄水来。

    然而,在我的细说指引之下,蕙欣没一会儿便慢慢的习惯了。只见她

    张开了口,伸出如青蛇舌吐信般的舌尖,疯狂地舔点着我龟头的眼缝

    间,跟着又急着把我整根肉棒缩回她口中,使劲吸吮着。嗯,真的是

    爽极了!真不愧为我们医学院的女神童,一点就明白其中的技巧!

    我继续任蕙欣含啜着,享乐于她所带给我的销魂触感,直到我几乎出

    精了才即时抽了出来。我可不想这幺快就交出成绩单咧…

    ======================================================

    第三话

    我这时也上了床,趴在蕙欣丰硕的成熟身躯之上,并把舌尖伸入她的

    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她也弃置了矜持,把我的舌头紧迫地含

    住,任舌尖在里头戏玩着、挑逗着她的滑舌。

    我积极地追逐着她那顽皮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的香舌紧压

    住,并用力的吸吮她嘴中芬芳的口液。突然,蕙欣身体抖然一颤,将

    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挺上,那一触的剎那间,我可以感到她微突

    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

    我知道她想要了!于是,更狂热的吻着她微颤的双唇,一只手圈着她

    的颈子,让右手轻轻游下,轻轻握住挺立的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揉

    搓那粉红奶头,让它由柔软慢慢硬起,并突出了整约一公分之多!

    我将头移下,拥吻着蕙欣细嫩雪白的颈部,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巨

    型乳房。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声的呻吟,身躯也如白蛇般地

    扭动起来,诱人的性感度直升一百点。

    我火热地将头套入她的双乳之中,在那深渊的乳沟间狂妄地摩擦着,

    我的脸把她白晰晰的美丽房乳,擦得呈现出一片片的红印,但这却使

    得原本苍白嫩软的双乳,衬着潮红,勇然的硬挺立着。原本粉红的乳

    头,更是在激情的充血下,散发出狂热的晕红。

    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地脱下她身上唯剩下的小内裤。蕙欣双腿很自

    然的张了开来,并高挺迎向我。我那早已充胀到微疼的下体,恣意挺

    立着。我跪坐在她身子下方,手指轻轻的爱抚她的外阴唇的缝隙处,

    让她下体渐渐溼热,再吻着她的唇,一只手交换的轮流的逗弄那两个

    木瓜奶子,然后才慢慢的握着坚硬的肉棍,挺进她的玉门之间。

    她的肥沃阴唇非常够肉,龟头挺入那一刻非常舒服。然而,嫩穴的肉

    壁却有点紧缩,不知是否爱液还不够多,微感到有点涩。蕙欣的呻吟

    声也夹杂着哀痛,她美丽的脸庞似乎有些扭曲了,我于是便慢慢地退

    出她的身体。

    「很痛吗?」 我凑着她耳边,温柔的问道。

    「还…还好,没关係的﹗」 我看得出蕙欣有些勉强的回答。

    「我会温柔一点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 我细微的安慰说着。

    「嗯……」她竟然带着少女只有的矜持,红着脸,轻声回应着。

    我又开始吻蕙欣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

    跟着一波,似追逐的浪,阵阵的传入我耳中。这时,我便用手轻抚

    着她的大腿内侧,她那浓密的下体阴毛,就像一座慾望丛林,等着

    我去探险、尝鲜!

    我把头探索在她双腿之间,舌尖轻挑着她肥沃的阴唇,她突然疯狂

    的大声浪叫起来,把我也给吓了一跳,忙用右手掩住她的嘴,示意

    她得自我控制一下,以免引来医院里的守卫,那就不好了。

    看蕙欣微缓的安顿了下来之后,我继续将舌头伸入探幽,她全身更

    是开始的颤抖着,嘴里则发出了自我约束的呻吟。我张开口贪婪的

    舔弄那一片片浓烈的润液,令到蕙欣的爱液更加有如决堤的黄河,

    狂涌而出,将整个私处沾染得黏滑溼透。

    这次应该是没问题了。我挺直身子,握挺着肉棍,再一次地推挤而

    入。果然是顺利多了,整只肉棍,连根带茎的完全深入了!我深感

    到蕙欣温热的肉璧,紧凑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

    下体自我背部直涌而上,刺激和兴奋感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我开始慢慢的来回抽动着。蕙欣俏嫩的脸涨成一片艳红,双手并用

    力地紧抓住我的肩膀,指甲几乎都陷入了我的肉里,开始迷糊糊地

    自嘴里传出声声不断的微弱淫泣,整个身躯陷入一阵阵的颤动,像

    是触了电似的。

    我增快冲刺的节奏,她的叫声便慢慢一声一声的升高,直到了高高

    的山顶,便缓和了速度,这才又幽幽的降低,跟着却再次冲刺,又

    逐渐上扬:就有如交响乐的指挥,带领着性慾交响乐团,让激情的

    乐音在性爱的领空里尽情奔放,乐音时而高扬,时而低迴,却实是

    我所听过最动耳的交响曲。

    蕙欣在我疯狂的冲戳之中,来了数次的高潮,双腿的肌肉连续的抽

    筋抖颤着,整个人兴奋得几乎都爽歪歪了!我这时也感到下体传来

    一阵一阵颤慄的兴奋,夹着肌肉的抽动沿着脊椎直冲上脑门。

    我更用力的抽动阴茎,作最后的冲刺,让下体肌肉尽情紧凑,蕙欣

    更是迂迴荡漾呻吟,叫声直上云端。夹着我俩大口的喘气,精液倾

    涌而射出、射出、再射出。蕙欣狂乱的颤抖了数下,才又逐渐的慢

    慢平静下来…

    我喘着大气,在抽回战胜了的大将军之际,却惊然发觉龟头和阴茎

    上除了黏涕涕的淫水之外,还沾染了少许的血丝。

    「嗯!第一次?」我带着犹豫的眼神,细声的温柔问蕙欣。

    「……嗯。」她以更细微的声调,红着脸蛋回答着。

    「痛吗?」 我关怀的搂住她,轻吻着她的唇,低低问她。

    「不会,已经好多了…」 蕙欣亦深情幽幽的回视我,说着。

    我俩眼珠望着,身体内的慾火又情不自禁地燃烧了起来。我那才刚洩

    了气的老二,竟奇迹般的又刚猛勃起,而蕙欣亦鬆懈了全身的肌肉,

    尽情晃动着圆臀迎合我;浪蕩的呻吟声,顿时迂迴整间室内…

    ======================================================

    第四话

    我和蕙欣因这一次的接合而走在一起,亦连带的认识了她的另外两个

    妹妹。这两位女孩都长得不错。蕙欣排行老大,蕙玲十九岁比我小五

    年,而最小的老麽蕙敏则是十四岁。

    她们的父亲在三年前到大陆去设厂,长期留在那儿工作,母亲也因为

    女儿们都逐渐长大了,便也过去陪老爸。听蕙欣说起,其实是妈妈因

    为孩怕老爸在那儿包二奶,才过去监视的。

    因为在蕙欣家来来住住久了,渐渐地和她的妹妹们也熟了。我在她家

    自由的穿梭,有时还会偷偷的在那儿留夜。

    在一个星期六夜晚,和蕙欣看完深夜场后,送她到家时便又兴起,偷

    偷的和她溜进卧室里,锁起房门,干起爱来:那一整夜,我没回家。

    第二天惊醒来时,还不到六点钟,天都没亮,却已不见蕙欣。看了她

    在床头留下的小字条,才知道今晨一早要回大学去。唉,连周末一大

    早都要回校更教授和董事们开会,助教这种差事业也真的不好做啊!

    我把枕头遮蔽着脸面,本来想继续睡着大觉,却突然尿急了起来。于

    是拖起半醒的身躯,开了门便向外面侧边的厕所奔去。完事后,正要

    回房之际,无意发现二妹蕙玲的房门竟是半开着的,歪脑子里立即涌

    起了一丝邪念。我想乘机偷窥一下她的睡姿,瞧一瞧她那常令我目不

    转视的美丽丰峰。

    我轻步地走近房门,探头瞄了一下,那里边虽然暗着,但很显然是空

    蕩蕩的,竟然没半个人影。嗯?蕙玲不会是也跟她姐姐一大早就出门

    了吧?我带着失望的心境,正想走回蕙欣的房间继续睡觉时,脑子里

    又打起了坏主意。

    其实老麽蕙敏的身材也不错,虽然只是个十四岁的小毛头,但该小的

    地方小,该大的地方则是比任何同龄的女孩都大上一倍。这或许这是

    她们家庭的遗传吧?

    趁现在家里没人,我于是便走到蕙敏的门外,非常小心的轻轻扭转开

    她的门把,。然后推开一小缝,从门隙间窥望进去。那里边虽然拉上

    了窗帘,并只开着微弱昏黄的檯灯,然而我可以清楚确认的看到眼前

    所不敢相信的一幕;二妹蕙玲竟和小麽蕙敏俩人,一丝不挂的在床上

    互相爱抚、舔吻着…

    我心里头惊诧万分,同时亦感到庆幸无比,竟然会被我撞上这种只有

    在绮梦中才会看见的姐妹淫景。我想一定蕙玲是因为大姐蕙欣常常不

    在家,按奈不住自己的淫性而把乖乖的小妹蕙敏教坏的。

    此时玲也以为大姐一大早出了门,家中再没人了,于是按奈不住淫慾

    又溜到小妹子的房里来胡搞。我见如此,便迅速奔回房里去,拿起了

    我昨天跟蕙欣到公园里去拍摄的数位摄影机,好捕抓这幕引人瑕想的

    淫美画面。

    当我回到蕙敏门外时,她们已经换成了69式,小妹蕙敏竟然豪不避

    讳的,用她那感觉像麻薯的舌头在二姐蕙玲的阴户上舔动着:这一切

    当然都被我摄入机中。这两只淫虫竟然不注意周遭,完全不顾忌的自

    我忘怀的享受于淫蕩之中。

    只见蕙玲的阴户慢慢的流出淫水,也沾溼了小妹蕙敏的小嘴,而小妹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