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乱办公室 - 第六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心生一计,把心一横说:「你对她好,她却未必对你好!」

    Saki:「怎幺?」

    我:「我和你的事,她一早知道了!」

    Saki震惊地说:「什幺?」

    我:「她和我不一样,她要的将不会只是肉体。我们很可能会给她毁了。」

    Saki机警地问:「别想骗我!我一直都没听你说过!到了这个时候就想撤谎?」

    我:「你知道她为什幺突然疏远我吗?想清楚吧!」

    Saki想了想说:「大概是我和你表现上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和她不咬弦,她便疏远你。」

    我:「那天晚上她回公司拿东西时,什幺都看到了。自此之后,她就不和我说话!」

    Saki想了一会,回忆起当晚Stephine晚上回公司发现我们的情况。

    的确自从那天之后,Stephine便刻意避开我们。

    我知道打动了Saki,这一注是押得对了,机不可失,不容她多想。

    我:「虽然我不知道她将会怎样做,我只知道若我们不先下手为强,我们很可能会被她毁了!

    如果她要的是钱,我们毕生积蓄可能都化灰了!」

    Saki面色一变,犹豫了一会,终于都点点头,跟着我走入酒店。

    她是一个非常爱钱的人,要不然都不会冒犯法之嫌留在公司偷取同事的客户资料。爱钱的人,最容易被钱打动。

    你可以动她的身体,她的事业,甚至她的命,但绝不能动她的钱。

    说服了Saki,我们走入酒店内,Kevin和Stephine已经无影无蹤。

    我拖着Saki的,扮作情侣,先要一间房间。

    儘管如此,要到每间房间逐一拍门去问也是没有可能。

    打发了服务生之后,我们离开房间,来到走廊。这间情侣酒店不算大,只有一层,共三十多间房间。

    我取出手提电话,拨Stephine的号码,然后细心聆听。

    幸运地,急色的Kevin并没有花时间去关上Stephine的电话。

    奇怪的是,Stephine的电话响起来,Kevin也没有关掉她的电话。

    电话一直在响。

    本来铃声隔着门只有极微弱的声响,要找出房间所在的确很难,但电话不停在响,我们终于都确定了他们在右侧的一间房间内。

    我细心嘱咐Saki了一会,然后大力叩门。大约叩了十多次,终于Kevin裸着上身来开门,身上只穿了一条沐浴的毛巾,头髮还是湿透的。

    看样子,他才刚刚洗完澡!这个家伙,竟然那幺快就完事!!??

    我当场竟然呆了。难道刚才他正在干Stephine,所以没有关掉电话?

    Saki按照我的计划,用手提电话拍下他的模样,闪光灯下,我反而清醒过来。

    我不理内心的失望和愤怒,一把推开了Kevin,直接闯入了房间。

    Kevin慌了手脚,冲回房间去拿他的衣服。当我走入房间之时,不禁鬆了口气。

    只见Stephine软摊在床,醉得不醒人事,身上的外套和高跟鞋虽然放在一旁,米白色的无袖连身裙却还穿在身上。

    不过裙摆已经掀起到肚子上,露出了粉红色的公仔内裤,双腿弯曲地分开,内裤表面有少许湿了。

    光看现场环境,就可以推断Kevin可能对Stephine动过了手脚,但肯定还没有干过她。

    他应该是想先洗完澡才来玩她,可是我和Saki却恰巧在这时候赶上来了。真侥倖!

    刚才电话一直在响,他也没有关掉,是因为他正在洗澡!

    Saki不断拍照,包括Stephine的睡姿。Kevin抢回自己的衣服之后,慌张地想逃出房间,

    我用手抓着他的肩膀,大声说:「这事不会就此完结的!我一定追究!」

    他用力挣脱我的手,推开了Saki,然后逃走了。

    看着他半裸的背影,我笑了笑,心想如果这个混蛋如果再急色一点,他的肉棒早就已经在插Stephine的肉穴了。

    估不到他把醉倒了的美人儿放在床上把弄一翻之后,还安心地去洗澡。看来想慢慢享受眼前的美点。

    真是一个笨透的色鬼,到了口的肥肉不去咬,最后反而被迫吐出来。

    Saki冷冷看了我一眼,冷笑道:「好正义啊!现在你要送她去警察局吗?」

    我淫笑道:「送是要送,但可不是送去警察局!我可要送她去人间天堂!」

    我和Saki合力把Stehpine抱去我们先前租了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

    然后我从手提包中拿出摄录机,递到Saki手中说:「你来拍!要清楚拍到她的面!」

    Saki又开始犹豫起来:「我不干,要拍你自己拍!」

    我说:「不想半生的积蓄化为汙有,你就拍得好一点!这个骚娘皮本来就要被Kevin干的,

    现在我们把握时机留下她的精采片段,日后她便不能从我们身上得到一分一毫了。难道你放心吗?」

    她想了想,终于开启摄录机,开始拍摄Stephine躺在床上的诱人睡姿。

    我脱下自己身上的全部衣物,赤裸地走上床去。我先扶起她上半身,坐在她背后,让她依着我坐在床上。

    烂醉的人,身体好像特别沈重。我试着把她的连身裙脱下来,都颇吃力。

    终于把她的连身裙脱下,露出了一套可爱的粉红色公仔内衣裤。

    这套内衣裤上都印有卡通猫的图案,沿内衣裤边绣有红色的线条,份外突显了她幼嫩而可爱的躯体。

    我开始吻她的嘴。虽然她的头正仰卧在我的肩上,但她的嘴闭得很紧,我的舌头不能伸进去,唯有在她的唇上舔弄。

    我用舌头舔弄她的鼻、唇和脸庞,然后舔她的耳垂和耳背。当我轻轻咬她的耳垂之时,她竟然有很微弱的反应。

    她嘴唇微张,口中轻轻呼气,看来耳垂是她身上的敏感带之一。

    眼前机不可失,我把舌头放进她半张的双唇内,除了一试她口中的香味,也试图令她的口张开来。

    我在品味她口中的美味,虽然混集了一点酒的味道,可是淩辱一个失去知觉美少女的刺激实在令我越来越兴奋。

    舌头撩拨了一会,她本能地微微转头避开,把头扭向旁边,嘴却没有合起来。

    Saki把镜头靠近,我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清楚地拍入镜头内。

    我慢慢地抚摸她的颈,把乳罩的肩带褪下来,露出赤裸的双肩,我摸她的肩,然后轻轻舔她的肩肉。

    我把她乳罩背后的扣解开,一双颇大的双乳就赤裸地呈现。她本身就有一点点稚气未除的胖,乳房也比一般的瘦削的女孩要大。

    她的双乳大概是33C的级数,虽然算不上是乳牛级,但看起来很白很圆,乳头是较突起的形状,乳晕颇小,微微呈啡红色。

    直觉觉得她的一对肉球还未被太多人品嚐过。侵略她的冲动令我忘却了温柔,双手从背后狠狠地抓着她的双乳。

    一抓之下就发现她双峰的弹性远胜Saki,体积亦远较Saki大。我用力捏弄她的肉球,一对手只能刚好包透了她的肉团。

    我越捏越亢奋,又年青又具弹力的乳肉被我捏在手中,我不断把肉团挤压,她的乳头竟然稍稍硬起来。

    我望望她,发现她的口张得更大了些,眉头有点绉起来,可能我捏弄她淫蕩的肉球令她生出了反应。

    我来到她身前,吸吮她的乳头,舌尖不停拨弄她的乳尖,同时间用手去夹弄她另一个乳头。Stephine发出断断续续极微弱的呼气声。

    我粗暴用手捏弄她的肉球,双乳在近在咫尺的眼前摆出各种不同的淫蕩形状,我双手各用两指大力地夹她微硬的乳头。

    Stephine忍不住微微地:「呀......」地叫一声。

    她恢复微量的反应令我更加兴奋。我决定要在她醉得半死之时,摸遍这个不醒人事的美少女。

    我先摸她滑溜的背部,然后捏弄她细小的腰,腰间的肉特别有弹性,看来她为了收腰下了一顿功夫。

    然后我把她的内裤脱下,露出浓密的阴毛和嫩小的阴户。阴户外的耻肉有点厚,令她的阴户形状显得更美。

    阴核和耻漕都看不见,外表看来两片阴户是紧紧合起来的。

    在转换姿势之前,我怕她的口会合上,乾脆把她的内裤塞入她的口中。

    她轻微反抗,但烂醉之下,我很容易就把半截的内裤放进她口内。

    我把她推倒,令她上半身俯伏在床上,然后擡高她的肉臀,屈曲她双腿支撑着她下半身。

    面前出现了一个上身俯伏,臀部翘起,屈膝在床的少女画面,虽然她的腿有点短,但整个诱人的姿势已经令我血脉贲张。

    只见她的阴户半张,出奇地好看,而我亦清楚看到她肛门口的后庭穴还略带肉红色。

    我正在盘算该如何下手去玩弄她两个肉穴之时,我瞥见Saki带着摄录机走到我身旁,

    一方面想纠正拍摄的角度,另一方面她却显得很好奇,偷偷举头从摄录机以外的角度去偷看Stephine的肉穴。

    我忽起淫念,说道:「你来弄吧!」

    Saki惊愕地:「我?不要!」

    我:「光看没用,你也想从这角度去看看女性的身体吧!况且你又没试过摸其他女性的私处!」

    Saki:「…」

    我不等Saki的答覆,夹手夺过她心中的摄录机,把她推向Stephine翘起的屁股前。

    Saki果然充满好奇,目不转睛地看着Stephine的两个洞口。

    Saki:「我应该怎样做?」

    我:「用手指逗弄她的肉穴吧!两个洞都可以。」

    Saki:「不!后面的...那...个...我不想碰!」

    我:「那先解决前面那个吧!」

    Saki试探着用手去拨开两片阴唇,然后用手去逗弄Stephine的阴核。

    大概Saki自己本身的敏感带就在阴核,所以推理到要先摸。

    她轻轻地抚弄,远较我平常使用的方式温柔得多,常常用手指尖最灵活的部份去撩弄Stephine的小核。

    Stephine伏在床上,虽然口中塞住内裤,但竟然开始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嗯....嗯.......」

    呻吟声很轻很短。

    Saki见她有反应,就更加好奇,开始转变不同的方式去刺激Stephine。

    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拨弄Stephine阴穴口旁的嫩肉,摸阴核的手就稍为加速。

    Saki弄了一会,Stephine都没有更激烈的反应。

    在香港的情趣酒店是时钟形式租住,如果容许Saki继续花时间去探究,不知要搞到何时。

    而且我看着一对美女在我面前干着这幺淫秽的勾当,赤裸的肉棒早已向硬翘翘地向我投诉,不能不发。

    我拉开Saki,把摄录机塞在她手中说:「让我来!」

    我上一场就展开猛烈攻势,不理会Stephine的情况,两只手指直撞插入她的肉穴,又狠又快地转动。

    Stephine反应转大:「嗯...........」

    我手指急速抽插,大概抽了十数下,就忍不住性慾,此时此刻那有闲情再去慢慢逗弄她?

    我坐在她俯伏的面前,掀起她的头,拔出塞在她口中的内裤,然后直接把肉棒塞入她口中。

    我双手扶着她的头,把她的头举起又放低,令她的口不断在我的肉棒套弄。

    Stephine绉着眉,表情显得不舒服,不过始终没有醒过来。

    她的口腔很暖很湿,令我本着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更加坚硬。

    美少女的唾液和双唇不断滋润我的肉棒,「朴次~朴次~」的声音实在叫我太兴奋。

    因为她未清醒,舌头和嘴唇都没有配合我套弄时的动作,不过她的唾液却比平常口交时流出更多,有一些更流到我的睪丸上。

    我拔出肉棒,推倒她的身体令她侧卧着,然后走到她胯下,举起她一条腿,对準她露出来的淫穴,狠狠地把肉捧插进去。

    我只想发洩自己的性慾,管她温柔不温柔,一下子就把整条肉棒完完全全地插进去。

    剧痛令沈醉的Stephine酒醒了一点点,双眼半开,嘴里吱唔着:「不要.....不要.......」

    她没有向我的方向望过来,反而将侧卧的头仰起。她始终醉得太沈,现在只不过是徘徊在醉醒之间。

    我知道时间不容许我慢慢享受,我扶着她被我举起一条腿,快速地把性慾透过肉棒的快感发洩在Stephine身上。

    她可爱的身体被我急速地推动着,白白的躯体不断磨动床单,胸前双团肉球因为被她垂下的双臂夹住,抛动之下更加诱人。

    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去捏Stephine她的肉球,同时间不断插她的肉穴,享受着姦汙的快感。

    抽插了一会,我把她的身体转为仰卧,举起她两条略粗的小腿,把她双腿分开,然后疯狂地插向她的肉穴。

    由于她太醉,要转换其他姿势实在太废力,而且由于租房的时间不多,我决定用保持这个姿势去干她。

    免却了转换姿势的烦恼,我集中精神欣赏眼前少女的淫态。Stephine只能够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呀...不要...」

    插了一会,我放下她双腿,双手粗野地玩弄了她的一对肉球,又狎玩她可爱的脸,肉棒快速地在她的肉穴进出。

    强烈的兴奋令我快感如注,终于在一声高吭之下,我拔出肉棒,然后把所有精液都射在Stephine的面上。

    精液横流在她的脸上,我索性把龟头在她的唇上摩擦,用她的双唇把我剩余的精液清理掉。

    风消云散,我看看Saki,只见她已关上摄录机,面颊微红,双眼无神地望着我。

    我知道我和Stephine的性爱画面已经挑起了Saki的性慾,毕竟看着这种野性的撞击最容易引起人的原始兽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