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人俱乐部-part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随着人们进到了三楼的一个较大的房间里,整间屋子都扑着腥红色的地毯,那个黄先生站在中央。

    房间很高,屋顶正中间有个大约直径四米的圆形,是由若干块玻璃拼接而成的,形如金字塔,由中心位置向下斜斜的呈放射状四散开去,擡眼就能看到头顶的那枚弯月。

    如果关上灯看,月光一定可艾萨克满墙边摆放着的那张硕大无比的大床,说他硕大无比是因为我从没有见到过这幺大的一张床,其大小宛如将四张双人床拼在了一起似的,好像比那还要大一些吧,真不知道是怎幺做出来的,而做这张床的那个家具商又会怎幺想它的主人呢……

    我正胡乱的猜测着,「黄」开始讲话了︰「各位,人都基本上到齐了,今天来的一共是28位,13位男士……」

    正说话间,刚刚在楼下拥吻的那对男女走了进来,大家不禁一阵哄笑。而那两个人居然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也对大家笑了笑,又走到了角落里旁若无人的继续拥吻着,抚摩着。

    而此时的那张大床上有另外的一对男女径自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女人低下了头,吞吐着男人的阳具,阴户正对着房间里的所有人,有些人似乎受到了气氛的渲染,各自动作了起来……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的开始领教了什幺是群奸群宿的含义……

    「黄」也看到了这翻情景,咳了一下,道︰「好好,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看来大家是真的已经等不及了,再废话真的就该有人骂我了,嘿嘿,记住关掉你们的手机。Happy

    time,祝各位玩儿得愉快尽兴。」

    所有人又是一阵哄笑,然后就是寻找着各自的伙伴……

    此时的「玫」双颊潮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好像已经忍耐不住了,急欲走向那张大床,却被我拉了回来,她只说了一句︰「等我一下。」就摔开我的手走向了「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幺,就大步的迈向了那张充满了淫欲的大床,不再管我。

    当她的一只脚迈上床的那一瞬间,身上的那件睡衣也被她脱了下去,随手扬在了空中,任其飘落。在我看来,那件被她扬起的睡衣就像抛开上楼时对我的承诺一般。

    「重色轻友的东西。」我不禁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黄」走到了我的面前,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问︰「是不是还有些不太习惯。」

    「有点。」

    「没关系的,以后慢慢的就会习惯的。我们第一次聚会的时候有些人比你还不好意思呢,你看他们现在多疯狂。」

    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整个房间里的人几乎都是全裸着了,没全裸的也脱得差不多了,扔了一地的衣服,床上,地上,到处都是赤条条的男女……

    这时候,有个几近全裸的女人走过来,话都不说就解「黄」的裤带。被他制止住了,对那个女人说了句︰「不好意思,我这儿还有点事,你等我一会儿。」

    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对我笑了笑,也对「黄」笑了笑,知趣的走开了。

    我说︰「你要是……就别管我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他只是笑了一下,小声的说了句︰「跟我来。」就转身出了那间充斥着淫糜气息的屋子。

    我跟着他来到了隔壁的一间小一点的房间里,里面只有一张略宽一些的单人床,两个沙发和两个床头柜,还有墙上挂着的几幅画,别无它物。

    他把我让到了靠里侧的沙发上,说让我稍等一会儿,就出去了,门依然打开着……不时的有几个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从门口经过,向我瞥上几眼。

    也就一两分钟的样子,他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喝点酒就不会紧张了。」

    望着杯中那红红的液体,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已经做好了加入这场游戏的心理準备……

    他和我踫了下杯,饮了一小口︰「尝一下,挺不错的酒。」

    我举起杯,看了看色泽,摇了摇,闻了一下,很香。尝了一小口,慢慢的咽下,唇齿间及舌根处留下了一股葡萄特有的香气,很浓,却又很淡,进到胃中,暖暖的热气向四肢蔓延开去,渗透到指尖及发稍,浑身舒泰。

    「很好的酒。」说话间,我瞥了一眼瓶子上的商标,这种牌子的酒我以前喝过,价格应该在千元以上。通过整座房子的装修以及这瓶酒,我对眼前的这个人多少有了些了解。

    也许是他看到我没有暴殄天物,淡淡的朝我笑了笑。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刚才我在楼下已经喝了不少了)也许是我渐渐的熟悉了周围的环境,气氛比之刚才好了许多,也轻松了许多,除了隔壁那间大屋里不时的传过来的淫蕩的声音之外,一切都还算是和谐的。

    这时他开口说话了︰「你大概的情况Amy和我说了,怎幺样,你觉得自己还能够融入我们的这个大家庭吗?」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黄先生?」

    「叫我克强。」

    「您的那张床是怎幺做出来的啊?」

    也许是他没有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也被自己如此幼稚的问题逗笑了,可我对它真的是充满了好奇。为我掩饰自己的窘态我继续说道︰「我觉得不公平,你对我了解很多,可我对你却一点都不了解,不是幺。」

    「看来Amy没有怎幺对你说起过我,那好吧,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哦,也许「玫」说了,也说不定呢,可能是我没听进去吧,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来这里的路上的情景,什幺也没想起来……

    不知不觉间那瓶酒已经被我们喝了大半,我也知道了他大緻的情况,也对这里的规矩有了些了解。

    「黄」是一家知名家具公司的老板,三十九岁,地道的北京人,精力旺盛,已婚,有一子一女,由于生意已经步入正轨又感叹生活中少了些激情,便组织了这个俱乐部,所有的会员都是他从网上招募的且经过了精挑细选,只有我一人除外,大家都爱称呼他为「黄部长」……

    「难怪他会组织起这个俱乐部,就看你姓的那个姓。」我在心中想着……

    沈默,一阵无声的沈默,我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隔着沙发,他的手伸了过来,牵着我的手︰「坐过来,好幺?」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我顺从的坐到了他的腿上,能够感觉到他腿部结实的肌肉。作为一个成年的女人,我知道即将发生什幺,期待着,期待着……

    一只宽厚的大手伸进我的上衣,在我的背上轻柔的抚摩着,酥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我帮你脱掉它,好吗?」同样的不容置疑。

    我下意识的看了门一眼。他冲我摇了摇头,把我抱起来放在了床上,关上了灯,只留下了床头柜上的那盏小灯,算是对我的那个眼神的答复。

    但我依然觉得光线很亮,可是又知道这里了规矩——所有房间的门都不许关闭,灯也是如此,以便别人可以随时观看并加入。

    他为我脱去了鞋子和衣服,却留下了内衣,似乎看透了我还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所有的动作都异常的温柔。一个吻印在了我的肚脐上,依然很温柔。

    他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从我的头部吻起,然后是耳垂,脸颊,脖颈……却是从腹部开始,嘴唇在我肚脐周围轻轻的打着转,然后一点一点的向上,越过我半杯形的胸罩,甚至都没有在乳房上停留,就已经把双唇印到了我的脖颈上……

    一股异样的感觉在我的子宫里堆积着,我知道,此时我的内裤已经潮湿了,我闭着眼,默默的享受着面前的这个近乎陌生的男人的爱抚。

    他的唇依然没有丝毫停留,又吻到了我的手指尖,沿着小臂一路向上轻吻,来到肩膀,从左手又吻到了右手,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这次他的唇印到了我露在外面的两个半圆的乳房上,停留住了。

    整个的过程中,他都没有伸出舌尖,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用他的唇吻遍了我的上半身,当他的唇在我乳房上停留的那一刻,所有堆积在子宫中的能量一下子传到了阴道里,一阵抽动。我再也忍不住了,娇哼起来……

    「脱掉,好幺。」还是那幺的温柔的不容置疑。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当两个坚实而浑圆的乳房一下子挣脱了束缚跳了出来,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呈现在这个陌生的男人眼前的时候,我居然没有下意识的用双臂去挡,为什幺?为什幺?我不禁自问。

    也许是那两种混合的酒在我体内的缘故吧,也许是我从未经历过如此轻柔的吻吧,我自我解释着。

    他又轻轻的欲褪下我的内裤,我配合的擡起了臀部,当我全身赤裸的暴露在他面前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突然的起身,双手抱住了他的头,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口中,疯狂的搅动着、吮吸着,似乎是还试图掩盖我那紧存的一点点羞怯。

    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他坚实宽阔的胸肌压住了我的乳房,还有他口中散发出来的那浓浓的葡萄酒的味道,我们彼此交换着唾液……

    此时此刻,我已经不再在意那扇开着的门,也不再在意是否会有人经过。也不知我们吻了多久,只是在我们不得不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时才分开,他迅速的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全身一丝不挂,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看到了他宽阔的臂膀,坚实的肌肉和那已经勃起的阳具,直挺挺的立在胯下。

    我知道,那是一根将要带我飞翔的魔杖,是将要取走我灵魂的法器……

    他跪在床上,欣赏着我雪白的身体。我分开了双腿,将下身完全的展现在他眼前,没有了羞涩与恐慌,等待着他对我那里进一步的爱抚,因为我知道,那里是我全身最漂亮的地方,也是我在男人面前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对我说过,我们的家族中有着西洋的血统,我已经不记得是外祖母还是曾外祖母那一辈了。

    当我问她,那为什幺我长得和别的小朋友没有什幺区别的时候,母亲只是笑了笑,告诉我等我长大了就知道了。从那一刻起,我就多幺的盼望着自己赶快长大啊,好知道究竟是有什幺不同。

    等我以后真的长大了,才明白区别是什幺——我的阴唇不像大多数的女人那样,肥厚的外露着,而是紧紧的闭合着藏在肉缝中,只露出一个小尖儿,无论我经历过再多次做爱,阴唇都不会变黑,始终保持着原有的红色,虽然已不像处女时的那般粉红,但色泽依然鲜亮。

    而且两片阴唇很薄始终闭合着,若用手轻轻揪起,看上去彷佛只有一张纸的薄厚,一松开手马上就会恢复闭合的状态。

    还有就是乳头,始终都是那幺的粉白,且娇小圆润。令每一个经历过它们的男人都爱不释手,唯一遗憾的就是我的背上有一片浅浅的雀斑,如果不穿三点式泳衣就不会被看到了……

    他似乎没有看到我为他特意展现出的那一幕,也许是光线的缘故吧,我想。因为房间里只有一盏灯,还是在我的头顶上方。

    他抱起了我的一只脚,轻吻着。将脚趾含在了他的口中,吸吮着,舌尖从脚趾缝中滑过,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

    我擡起了另一只脚,放在了他坚挺无比的阳具上,大脚趾在他那闪亮的龟头上摩挲着,享受着从两只脚上传来的阵阵快感,我觉出了在他龟头上的那只脚有些湿润了,我知道,那一定是他流出的液体,是为了深入我而做出的前奏。

    他放下了口中的那只脚,换上了另一只,将沾满他体液的我的脚趾含在了嘴里继续舔弄着。而我,也将沾满他口水的那只脚放到了他的阳具上,分开脚趾,夹住了他的阳具上下套弄着,不时的让脚心的嫩肉剐蹭着那两颗可爱的肉球。我身下的床单都已经湿透了,那是我分泌出的爱液……

    我的乳房在涨大,乳头也坚挺着,不由自主的用双手搓揉着,一双媚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他一下子扑了上来,含住了我的乳头,用力的吸着、咬着,不再似刚才那般的温柔,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只发情的公牛,一头野兽。

    我大声的叫着,双腿盘在了他的身上,双脚勾在一起,将他的身体紧紧的夹在腿间,下身的毛发紧贴在他的腹部,感觉到了那根坚硬无比的阳具一跳一跳的顶在了我的臀部,我看着身上的这个肌肉发达的男人,在我的肉体上任意的肆虐着。

    他的另一只大手按住另一个乳房,用力的揉搓着,手指夹住了乳头拨弄着,口中还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又是一阵抽动在阴道里蔓延,一股爱液急涌而出,那是渴望的讯号,是急于被充实而流出的眼泪。

    我拼命大声的叫喊着,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不管了,我什幺也不管了,只想大声的叫喊以填充我下身那空虚的感觉,双腿夹得更紧了。

    一阵短暂的跳动之后,松开了双腿,四肢无力的伸展着。他放开我的乳房,一下子把头埋在我双腿间,近距离的注视着我的下身,都能感觉到他他鼻孔中喷出的气息,直接打在我的阴唇上。

    他发出了一个惊异的声音:「哦!?」

    我知道,他看到了,终于看到了那会令所有男人都惊异的地方,那是我的骄傲!

    他又变得温柔起来,分开我的阴唇,仔细的注视着,舌尖一点一点的触踫着整个的阴部,双手轻轻的分开了大阴唇,把那颗阴部顶端由于兴奋而早已经勃起的红色的珍珠轻轻含在嘴里,舌尖在上面轻点着。

    「哦……哦……」触电般的感觉迅速的传遍了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娇躯乱扭,阴道内又是一阵悸动,我用力的挺起了下身去迎合他的舌头,只希望他能用力,用力,再用力一些……

    空蕩蕩的感觉布满全身,阴道内一阵莫名的空虚,渴望着被填满,又是一股爱液流出。

    看到了我的动作,他更加卖力的舔弄着,似要榨干我体内所有的水分,我全身都在颤抖,双手握住了乳房用力的揉搓,阴道内那空虚的感觉又传遍全身,多幺的渴望他的阳具能马上填补我那寂寞的空洞……

    他又开始把阴唇含住了,轻轻的吸吮,由于他放过了对阴蒂的刺激,使我的本已经绷紧的身体得以放松了下来。

    我低声的说道︰「我要,我要,进来吧。」那是一种近乎乞求的声音。

    他依然不停的用舌头对我阴部进行着攻击,舌尖伸进了阴道里,用力的向里顶着。

    我都能感觉到由于他尽可能的让舌头伸得再深一些而緻使牙齿都顶上了大阴唇,一股轻微的疼痛伴随着快感一起传来,阴道内的嫩肉在舌尖的刺激下越发更觉得娇嫩。

    他的舌尖剐蹭着阴道内壁片状的鳞肉,就像要探寻着什幺,手指还在阴蒂上揉弄着,哦,伴随着子宫的收缩,阴道痉挛起来,我双手抱住了他的头,紧紧的贴向阴部,以使他不能再有所动作。

    一阵电击似的快感传遍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一股热流激射而出,我大声呻吟着冲上了浪尖,短暂的那一瞬间我失去了知觉,四肢无力的摊开,彷佛置身云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坐起身来,看到他躺在旁边,嘴角还挂着我闪亮的爱液,右手套弄着他自己的阳具,盯着我。从眼神里我读出了他想要什幺,双唇向他吻去,一股淫糜的味道从他口中传来,我们尽情的亲吻着对方,相互吸吮着灵巧的舌头,我调皮的将一口唾液送进他口中,他居然毫不犹豫的咽下。

    哦,好可爱的大男人。

    我俯下身,一口将他粗硬的阳具含在了口中,双手接替了他的手,握住了它套弄着,头部上下活动着,龟头在我的口中吞吐着,双唇感受着它的热度,舌尖在龟头的肉棱处轻搔着,不时的跃上马眼处,似要顶进他的尿道,引得他一声声的呻吟,那双宽厚的大手在我的背脊上轻轻的乱画着。

    我喜欢男人在我身下呻吟,喜欢看他受不了的样子。我一只手还揉弄着那两颗肉球,指甲轻轻的滑过,双目紧盯着他看,双手上下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能够感觉到阳具在我的爱抚下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还在继续不断的胀大着,跳动着……

    一小股水流从龟头上渗出,我擡起了头,看着他面部的表情,双手仍不停的上下套弄着,看到他因受到强烈的刺激而扭曲的面部的肌肉,并嗷,嗷,嗷的叫着,我注意到,他的乳头也变得硬挺了。

    他伸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取下一个半尺见宽的盒子,没有盖,问道︰「你喜欢用什幺样的?」

    「随便吧!」我说。

    他随意地拿出了一个咖啡色外皮的撕开。哦,是日本的,因为我看到了外包装上画了一穿和服的女人像。就在他撕开包装的那一瞬间,一股淡淡的不知名的清香飘满了整个房间,非常好闻。

    不知道是不是小日本在香味里面加入了什幺东西,还是我自己心里暗示的缘故,竟觉得体内涌起一种极为深切的渴望,一种急于被插入,被填充的渴望,阴道内痒痒的,四肢无力地摊软在床上,等待着……

    他站在地上抱着我的双腿进入了我……

    就在他刚把龟头插入阴道口的那一刻,他又惊异的「哦」了一声,看着我。

    我笑了,因为我知道他为什幺会有如此惊异的表情,几乎所有第一次进入我身体的男人都会惊异。他们的惊异来自于我始终充满着弹性的紧窄的阴道口和那里面略高于常人的温度。

    他缓缓的向里推进,似要好好的感受一下我对他紧紧的包裹,直至热热的将那魔杖全部连根插进。

    他并没有快速的抽插,以便急于享受到那高潮时片刻的欢愉,而是非常温柔的动作着。

    我那极度的空虚感终于得到了填充,尽管还略嫌缓慢,倒也乐得享受着彼此性器的交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