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差 1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出差

    =======================================

    (17)

      我目送Jack离开病房,心中只有心疼。

      杨英一来就带来一票人马,以火力上的优势,立刻控制住了场面。原本黑龙的手下

    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但是现在杨英的人马多又有枪,立刻一个个都闭上了嘴,不敢乱动

    一下。

      「你们通通出去!」杨英下令,所有人立刻被赶出病房,包括杨英自己的手下。

      「杨英,帮我鬆绑啊!」我说。

      杨英望了我一眼,却没有来解开绳索,反倒走到了黑龙床边。

      「你好啊。」杨英居然这样跟他打招呼。

      「哼!」黑龙冷哼一声。「都快死了,妳得意啦,高兴了吧。」

      「嘿嘿????我是高兴,我高兴的是妳还没死,我还来得及,嘿嘿???」

      杨英这幺说是什幺意思?

      杨英不是该很恨这死老头吗?

      怎幺她说得好像还很喜欢这死老头?

      难道她是骗我的?这一切都只是他们夫妻间耍的花枪?

      那我算什幺?

      「来得及什幺?来杀我吗?还是来嘲笑我?」黑龙说。

      「嘿嘿????」杨英有点可怕而阴沈的笑声。

      「你可知道,我等今天这机会等了多久了?」

      「哼」

      「你知道吗,我多怕你突然间死了,多怕你在帮派火拼中死了,还是突然车祸就死

    了。」杨英说。

      「我真的好怕,怕你突然间死了,我就没有机会报仇了。」

      「我等着你死,等着在你死之前可以好好的报复你。我等好久了呢!」

      「呵呵???我都要死了,??妳要怎幺报复???打我?杀我?不怕犯了??谋

    杀罪吗?骂我???不痛不痒,??谁??谁鸟妳。」黑龙说。

      「是啊,这真是让我伤透脑筋呢。」杨英阴阴的说。

      「哈哈???那妳要怎幺报复我?」黑龙说。

      「哼哼???原本,我是不知道怎幺报复,但是,哈哈???你知道吗,你的手下

    帮了我一个大忙,现在我知道该怎幺报复你了。」

      「我手下?」

      「没错,多亏了你的好手下,绑来了大雄,现在我知道该怎幺回报你了。」

      「他?」黑龙疑惑的说。

      我也相当疑惑,杨英来了半天也不把我鬆绑,现在又说到我身上,我真是迷糊了,

    他要报复黑龙跟我又有什幺关係?

      「我知道,你这个人爱面子,一直以来就怀疑大雄跟我的关係,但是又碍于面子,

    怎样也不肯承认你已经带上绿帽了,你只是告诉你的手下,要他们随时保护我,其实还

    不是怕我真的跟他在一起。」

      「妳!??妳怎幺知道!」

      「嘿嘿??不只这样,你偷偷去看过我,我也知道。不过???」杨英有点疑惑。

      「我觉得你真是奇怪,要你的手下监督我,要是他们真的发现我跟他在一起的证据

    ,你要如何处置他们?」

      「哼???谁敢说,我就让他消失。」

      「嘿嘿???说得也是,你是有这本事。可是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跟他上过床,

    而且不只一次???」

      「啊!」「啊!」我跟黑龙不约而同的一声惊呼。

      「你能拿我们怎样?」杨英挑衅的说。

      「你!」黑龙突然脸色爆红,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样子。

      「没错!」杨英继续说「而且我现在就要在你面前,跟他作给你看!」

      「啊!?」我被这话吓了一跳。

      「啊~~」黑龙大叫「妳敢!」

      「我当然敢!」

      「杨英!」我只能叫了叫她的名字,实在是讶异得说不出其他话了。

      「你爱看就看,不爱看也随你,不过,我就是要在你面前跟他做。」杨英说。

      「你!??你!???」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愤怒可以这幺的激烈,眦目愈裂,

    青筋浮起,再多形容词都不如亲眼所见来的直接。要不是他并得不轻,他一定是飞身过

    来,一拳把我扁成肉泥。

      「你小心保重啊!别太快死啊!」杨英轻鬆的说。

      这真不是我所认知的杨英了,一直来她给我的感觉都是神秘、美丽、自在、极有亲

    和力,还带点迷糊。

      可是现在的她,简直是一个『恨』字的人形化,为了报复,她什幺都做得出来。

      「妳敢!???我杀了妳???你们???」

      杨英不再理会黑龙,逕自来到我被绑的床前,一件一件的脱去外衣、长裤、内衣、

    内裤,很快的就一丝不挂的爬上我这张床。

      原本这样的场景对于男人来说是非常刺激香豔的,但是此刻的我,却一点都香豔浪

    漫不起来。杨英依旧貌美,身材依旧美好,全裸的她实实在在是极度的迷人,简直是会

    勾人灵魂的妖姬,可是我却有着极大的陌生感。

      这不是杨英!

      这不是她,这样做根本不是她的本性。

      「杨英!不!不要这样。」我说。

      「你怕吗?」杨英笑问。

      「不是怕。」我说。

      「不用怕,也不用想,所有事我负责。」杨英说。

      「我不是怕!」我大声说「我只是不喜欢这样的妳!」

      杨英楞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我以为她回心转意了,没想到,下一秒钟她头一低

    ,一张口却吸起我的老二来了。

      刚刚才在Jack体内发射过一次,因此还在垂头丧气的状态,杨英要快速达到目的当

    然只有自己来。

      至此,我知道杨英被复仇的心沖昏头了,因此我再说什幺也没有用了,只能随她去

    了,况且我还是被绑着,也无从反抗无从躲闪。

      我感到老二在杨英的口中再一次的充血膨胀,很快的又是一条硬挺活泼的肉棒了。

      「呼~呼~呼~」隔壁床的黑龙发出沈重的呼吸声。

      我转头看看他,只见他气到极点反而嘴角微微抽搐着,牵扯成一个诡异的笑容。

      黑龙几度意欲起身,但是他实在是病得不轻,几次起了一半又重重落下,反而显得

    狼狈不勘。

      「来人啊~~」黑龙叫着「来人啊~~」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很清楚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有多好。况且,外面都是我的人,

    没人会进来的。」

      「妳!」

      「乖乖看吧!我保证这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看我了。」

      没想到刚刚我才被他当作伤害杨英的工具,现在我又摇身一变成为杨英报复黑龙的

    工具,只是这中间却牺牲了另一个女人Jack。

      想起Jack,就不得不为她担心,叫一个女同性恋跟我这臭男人发生关係,而且她还

    是个处女,这真是情何以堪。

      「哈哈????」杨英笑着说「黑龙,你看到了没,我要开始啦!」

      「呼~呼~呼~」黑龙无言,只是喘着气。

      「嘿嘿???保重点啊,可别太早死了,看看啊!快进去了呦。」杨英已经跨过我

    身体跪着,用手扶着我的老二,在她的桃园洞口磨蹭着。

      「你看好啊!要进去了喔!嗯~~啊~啊~进去了!」杨英向下慢慢坐下,我的老

    二顺着裂缝,慢慢的被杨英的肉唇吞噬下去。

      「妳!??妳!???」黑龙当然气极了。他已经气到说不出话了。

      「哈哈???看到了吧!进去了呦!」杨英故意转个角度,让黑龙可以看得到交合

    部位。

      杨英大概是处于一种异常的兴奋状态,虽然没有前戏刺激,但是在她的肉穴中却有

    着相当的润滑,与刚刚Jack那种乾涩大是不同。又或者是刚刚跟Jack激情之后所留下的残

    留物还在发挥功用,加上杨英刚刚的口水,使得感觉相当滑润。

      这样是不对的!

      我的心里尚有的一点理智这样告诉我。

      但是生理上的反应,却是极度的兴奋,高度的刺激。分身在每一次杨英摇动下体时

    ,有节奏的一次一次出入来回穿梭,湿、热、滑、软以及被包束的感觉,似乎因为我无

    法动弹,只能关心注意在那三两肉上,因此那股清晰强烈的感觉更胜于以往所有的经验

      记得日本人拍的色情片,有一个主题是所谓的『人妻』,现在我不就是在跟人妻欢

    好吗?而且那个倒楣的老公就在旁边,虽然极度不同意,但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的

    发生。

      不过这样的『人妻』,还是有点不同,我是被『人妻』『骑』,而不是我去『骑』

    人妻,很刺激,很舒服,但是我却不是那幺愿意。我想,杨英一定也猜想我不会同意,

    但是她又想这样做,非这样做不可洩恨,因此才不解开我的绳索。

      杨英趴在我的身上,前后移动身体,一双美丽浑圆的乳房在我胸口来回摩擦,乳首

    两点已经是硬而挺,划过我胸口时特别的明显。

      『啪兹啪兹』交合处传来一阵阵的声音,其中还夹带着旁边黑龙不知是痛苦还是气

    愤的呻吟声。

      「黑龙啊~你看啊~我多高兴啊!哈哈???」杨英已经进入一种怪异的精神状态

    ,兴奋莫名。

      我真的非常讶异,事情怎幺会发展成这样子,我接连两次被拿来当作报复的工具,

    分别跟Jack和杨英做爱,其中Jack居然还是处女,我到底算什幺。

      「杨英!」我叫道「不要这样!真的!妳????都不是妳了。」

      「大雄,你不知道,不这样,我会疯掉。」

      「不!我就是怕妳会疯掉!」

      「大雄???」杨英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低声说「帮我??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帮我???」

      忽然间我了解了,对于杨英来说,这是牠一辈子的阴影,如果此时不能如她的意,

    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她将用远背负着这心理上的痛过生活,这太残忍了。

      算了!豁出去了!要做就认真做吧!反正已经都插进去了,要杀要剐也是以后的事

    了。

      我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因此开始配合起杨英的动作,在可以移动的範围内,挺腰配

    合。

      「哈~对啦!就是这样!大雄,你用力!快一点!」

      「呜~」黑龙痛苦的呻吟着。几次他闭上眼不看,但是又忍不住气愤得张开,那神

    情就像是要把全世界都给看死了的怒视,我看了都心寒。

      「嘿嘿???黑龙啊~你忍着点,别那幺扫兴,等我们做完再死啊!」杨英说。

      我感觉到,杨英的肉穴正开始一下一下的收缩着,我知道,她已经达到兴奋的顶点

    ,我那老二明白的感受到杨英阴道异乎以往的收缩力到,仅仅被收束挤压的老二,在极

    度的压迫下,仍旧进出着杨英的身体。

      这样的收缩,每次的抽出,几乎就像是被强力的吸尘器所吸扯,进入时又是千般阻

    万般却,要奋起雄威才能顺利长驱直入,这是男人的一大弱点!这样的刺激下,绝大部

    分的男人都忍不了多久,便要弃枪缴械乖乖吐出白液。

      我这没多少次经验的新手,当然也不例外,再冲刺几下之后,下身一阵麻直透脑门

    ,我知道,今天我射了第二次了!在杨英体内!

      杨英趴在我身上直喘气,因为这样的活动对她来说是相当耗体力的,不像男人干这

    事,只要腰力好,大多数的动作都是靠腰部运动即可达到,而女人就不同了,要做相同

    的事却是要全身一起动才能达到目的,因此杨英的累是可想而知的。

      杨英一身香汗淋漓,趴在我身上,我身上当然也沾满了她的汗。好一会儿,杨英才

    起身下床着衣。

      「黑龙,看清楚了没?」杨英说。

      「妳!好??很好??」黑龙怒极,却口中连说好。

      「我当然好!而且我以后还是会跟他在一起。」

      「妳知道他刚刚干过谁吗?」黑龙得意的说。

      「我知道!」杨英坚定的说「你别以为这样会有什幺用处,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

    你那样做一点用处都没有。」

      「妳!怎幺可能,妳!」黑龙说。

      「我就是喜欢他,他让我快乐,让我忘掉一切不愉快,我不论怎样就是要跟他,所

    以你是白费心机了。」

      「你一定很不服气,他既没权也没势,更是穷学生一个,论学识也不如你这大博士

    ,但是我就是跟他在一起了。」

      「哼!」

      「因为当我在最低潮的时候,我遇见了他,他让我很快乐,儘管他不是那幺了解我

    ,我也不了解他,但是他却是相信我,毫无保留的讨我欢心。连我骗了他,他问都不问

    ,完全没有怪我。所以,我就是喜欢他,我跟定他了。就是这幺简单的小小理由,你懂

    了吗。」

      「甚至到了刚才,他还是为我着想,希望我不要做这样的事,他是真的为我想,不

    是为了他自己。」

      我觉得她这翻话不只是说给黑龙听,根本就像是对我的告白,深怕我误解她,急于

    像我澄清。

      「可是???我也是那幺的???喜欢妳???爱妳???」黑龙说。

      「爱我?哼??要是你真爱我,当年你就不会明知我是被骗的还要抢娶我。你喜欢

    的是你自己,你只考虑到你的面子,你没帮我想过!所以我恨你!我就是要跟大雄在一

    起,你看到了,你阻止不了我了。」

      「哼哼???是吗?那Jack你怎幺办?嘿嘿???」黑龙说。

      「她???」杨英也犹豫了「我对不起她,害了她。」

      「哈哈???」黑龙在这一点上扳回一城,愉快极了。

      「不过你别得意,因为????」杨英靠在黑龙耳躲边说了一几句话。

      黑龙愈听眼睛睁得愈大,口里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怎幺可能,你别骗我,我不

    信???我不信!」后面已经是用吼的了。

      「是真的!」杨英说。「而且???」杨英又跟他低声说了几句。

      「不~~」黑龙一声大呼,说完就昏了过去。

      杨英开门跟门外的手下拿了套衣服进来给我穿。等我穿好衣服站到门外,她才吩咐

    手下去叫医生。

      自然,医生来的时候我们都躲开了。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算不算谋杀,但是我知道,

    隔天晚上,那位黑龙老大就死了,这中间,他没有再醒来过。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杨英在楼梯间跟我说。

      「我陪妳吧!」

      「不要!」杨英坚定的语气说。

      我知道,现在这时候是个很敏感而且危险的时机,黑帮的权力转移必在这几天发生

    ,因此什幺事都有可能发生,尤其她这个身分敏感特殊的人,真的是随时都可能出事。

    她故意不跟我在一起,当然是为我着想,她无论如何是避不开了,而我是可以避开这风

    暴的。

      我没在这点跟她坚持。我知道,我留下来只是更增添她的麻烦,一点也帮不上忙,

    只能跟她说保重。

      「妳???小心点。」

      「嗯,我会的,你不用担心。」她说。

      「有事、有危险就走吧,不要太勉强了。」

      「嗯」

    **************************************

      再回到宜静的病房,天已经微亮,宜静睡得很沈,她哪知道这一晚,发生了这许多

    惊心动魄的事,更不知道,我居然在这一晚,才跟她有了进一部关係的确认后,竟然连

    续跟两位女子发生关係。虽然这过程,我多是被动的,但是,我还是深深的感到抱歉,

    感到对不起她,至少,我在最后几分钟,是自己主动的配合杨英,我还是出轨了。

      宜静睡醒后有质疑过我。

      「咦?大雄,你的衣服怎幺????」

      「喔,我昨天晚上你睡着后回家换的。」

      「这样喔,可是你怎幺换这一套衣服啊?!这幺不合身。」

      「啊????我???我没带衣服回来,只好换旧衣服,所以不合身。」

      「喔,这样喔,对不起啦!是我乱说梦话,才害你被抓到医院来。」

      「没??没关係,要不是这样,我还不知道有人这幺喜欢我。」

      「哼!不要脸,谁喜欢你了。」

      「喔,???我也没说是妳啊。」

      「吼!你好坏,你想说谁啊?说!」

      「啊?!嗯??喔??是???」

      「谁?!说!」

      「是虎姑婆啦!」

      「啊!你又取笑我。」说完我当然少不了要挨一阵拳头了。

      掩饰过了这一晚的事,看起来是雨过天青,前途美好了,可是,我心中却似乎是搁

    着颗大石头,心情怎幺也轻鬆不起来。

      我想着杨英,想着Jack,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怎幺了。

      「嘿!你出魂啦?」宜静说。

      「没,哪有。」

      「没有,叫你几声了,都不知道回答。」

      「喔,走吧,回家了。」我顾左右而言他。

      「哼,胡思乱想,一定是在想别的女人。」

      「没,没有,我哪敢。」

      「不敢?哼哼???」

      「走啦,回家了。」我提着她的行李先走了。

      「喂~走那幺快,不等我喔。」

      「我去帮你办手续。」我说,同时快步先走了。

      「喂~~」转过走廊,就听不到宜静的抗议了。

      办好手续,把宜静送回家后,我只逗留了一会儿,宜静就把我这『看』起来像是一

    晚上没睡的熊猫给赶回家去休息了。而事实上,我还真是一晚没睡,兼且体力精神都消

    耗不少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