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骚伯娘成为我的女人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亚明由大陆来到, 住在大伯家中住, 大伯做行船, 好多时唔在家中, 伯娘係个四十的女人, 样子不错,皮肤白净, 仲要係三十五廿四三十四。

    有日 大伯话要去外国半年, 屋中只有伯娘同亚明。一天放学后, 食完饭, 伯娘去左沖凉, 亚明又上网睇鹹网, 一时忍唔住, 打飞机出左野要上厕所。

    但係伯娘係浴室, 企在外边等时, 听到浴室内水声, 开始幻想呢个美丽伯娘全裸的身体, 又再打多一次飞机, 搞到地下都有。

    正想府身抹地时, 伯娘开门出来, 见到亚明在门口, 条野又未收番入去裤, 就呆左咁, 亚明见到伯娘只穿一件睡衣, 露出深深的乳沟, 加上短裤外露的一双美腿, 下面立即有反应。

    伯娘问亚明 : “做咩呀, 你?” 亚明话 : “我在抹……” 仲未讲完, 伯娘便一手捉住他的大肉肠, 含左入口内。

    亚明从未试过,  第一次试 “伯娘…..你….我…..呀…用力呀….好啊……” 亚明随住伯娘动作, 插入伯娘个口里, 伯娘就好投入, 发出淫叫”唔……唔….呀….”搞左差唔多十分钟, 亚明要射啦, 全部入晒伯娘口内。

    亚明睇到自己的精从伯娘口角流出来, 估唔到自己一晚可以射三次咁利害。

    两人坐在浴室门口, 因为刚才太用力, 伯娘的睡衣一边吊带跌左落唻, 左边个乳房露了半个出来, 仲睇到少少乳晕, 亚明睇到, 条野又硬, 伯娘淫笑话 : “想唔想睇多啲呀? 想就入房啦! “ 正起身入房, 亚明就从后抱住伯娘, 伸手入去摸吓对奶, “伯娘, 你对波好大呀, 我想摸左好奈啦, 好弹手!!” 亚明已等不及, 未入房就好似强姦咁, 隔住睡裤, 用条野又擦又顶伯娘个屎忽。

    “明仔…..你…..啊……啊…..你抱我入房啦! 我要呀, 我要你朴我呀!!”

    哗! 伯娘都开口啦, 亚明即刻除左伯娘条裤, 同埋睡衣, 而当除自己衫时, 伯娘走左入房, 扮到好似第一次咁, 训左在床上, 亚明追入去, 看到伯娘身上只有乳罩和一条白色厘士内裤, 白色中隠约的阴毛, 亚明真係忍唔到啦, 揽住伯娘就係咁咀, 两个人条脷不断交义, 口水互相交换。

    伯娘不断发出淫叫 “唔…..啊….唔….我要呀…..!!”亚明强硬除左伯娘的乳罩, 一路含住啡色的乳头, “好正呀, 伯娘, 你粒的好正, 你两粒lin头都硬啦!”

    伯娘只说 “你好坏呀, 你係边学到咁架, 呀……啊……., 搞到我….咁high!!”

    亚明都唔理伯娘讲咩, 一于除埋条白色厘士内裤, 一遍黑色浓密的阴毛, 仲有一条已湿润的阴户; “唔好咁睇人啦, 好丑架”

    伯娘讲完, 借意张开两腿, 让亚明可以更清楚睇到自己个阴户, 亚明就慢慢咁伸条脷埋去, 用脷尖轻触伯娘阴道两边, 比亚明咁搞, 伯娘呢个淫妇立即叫啦,“呀……..痒死啦, 啊….啊……伸入去啦, 我要呀……..”

    亚明发现原来伯娘好多水, 亚明都唔埋, 全部吞晒入口, 一路係咁啜, 而双手则贪婪地去扫伯娘双雪白的腿, “好滑呀, 好…正呀! 伯娘你皮肤好滑呀! 你个西好多水!”

    亚明见伯娘都差唔多, 便一嘢插左入去 “明仔, 那边有condom, 拿过来啦,” 但係亚明唔理, 一于听唔到咁, 猛力抽插。

    伯娘已知控制唔到啦, 唯有同亚明讲, “亚明, 啊…..呀…, 唔好射入里面呀, 呀…..一阵你….啊…..你好劲…..啊……抽出来射呀…….好大呀, 你….唔好插….咁入呀, 啊……痛呀…..!!!!”

    亚明梗係唔理啦, 一于挤到顶点, “啊……啊……好窄呀, 伯娘, 点呀, 我要同你生仔呀, 你好正呀!!” 一口封住伯娘个口,唔比伯娘出声。

    此时伯娘只有, “唔…..唔…啊….呀!!!”

    因为今晚亚明己射左三次, 现在可以不断抽插都未出野, 但係伯娘就…….

    “明仔, 呀….呀, 你得未呀, 伯娘比你插到出血啦, 水都出晒啦, 啊…..!”

    “未呀, 我都未够皮呀, 鬼叫你下面咁窄, 真係好好小呀, 哈哈哈!”

    终于抽插三十下之后, 亚明来啦, “啊….啊…., 我要射啦, 我要同伯娘你生仔!!”

    伯娘听到, 好惊, 阴道即刻收缩, 夹得亚明更爽,便射左, “唔好射入里面呀…!” 但係始终都係射左入里面, 亚明射完后, 都唔想抽出来。  

    伯娘只感到亚明暖烘烘的精留左入阴户里面, “明仔, 你做咩唔听我话? 你好啊, 现在点算?”亚明只是笑, “点算? 但我条野而家仲係好硬, 你话比我知, 点算先啦!!”

    “唔得啦, 你头先插左好多下啦, 你….你…条野又咁粗, 而家人地有少少痛呀!”伯娘轻打了亚明心口。

    亚明见唔可以再来, “咁….你除左个口同埋个西可以比我插, 应该仲有一个地方可以架, 係咪呀?” 跟手便用手摸伯娘个屎眼啦, 仲用手指插少少入去, 搞到伯娘叫左一声, “呀….!!衰人, 唔得呀, 人地后面係处呀!”

    亚明一听到, 便在伯娘耳边细声说, “你放心啦, 我会好温柔, 今次我会带套, 好唔好!?”话都未说完, 亚明已张成只手指入晒屎眼啦, 伯娘从未试过呢味, 感到异常高潮, 亚明见状, 立即用条仲係硬的大肠, 向住一个处女后庭进攻。

    “哗!! 呵呵…好窄呀….!!!!!!伯娘, 你夹得我好紧呀!” 此时, 伯娘眼水都标出啦, 但痛之余, 又好想, 亚明用左九轻一深的插法。

    伯娘她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呻吟声时高时低,“啊….啊……呀…啊……呀…"

    “明仔, 你又无用套呀 !!” 亚明梗係又唔理啦,继续抽插, 但可能真係一晚出唔到咁多货, 只是留左小小似精液的在伯娘后庭里面。

    自此, 伯娘成为左亚明的人, 每每伯娘从大伯中得唔到满足, 便由亚明帮她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