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院长的快乐性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马院长的快乐性生活

    南方某大城市一家省级精神疾病康复医院。早上7点30分,在院长办公室里,40岁的马汉超院长正在专心地写一篇论文。

      这位在本省精神疾病康复方面的权威人物,刚带领一帮年轻的大夫发明出新的科研新成果,在治疗精神忧郁症,自闭症,记忆力丧失等方面走到了全国领先的位次。

      「铛、铛……」有人轻轻敲门。

      「请进。」

      「马院长,您好。」一个看上去十九岁长着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身穿一件的白色护士短裙。雪白的短袜,休闲鞋。她看见马院长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

      「李小璐,你好。你找我有什幺事吗?来,坐下说。」

      「不用了,谢谢院长……我……还是求您把我分配到您这医院的事,再有十几天,我就实习期满了。如果办不下来,我就得回县里的三类医院……我们县里的医院连工资都开不了……我是来求您帮忙的……」

      「哎……不好办哪?这批护士学校来实习的20名学生中,你是唯一的家在农村的学生,想留在省级医院很难啊,你知道有多少领导给我写条子???」说着他拉开抽屉,拿出一沓各类的书信。

      「我考核成绩是满分……求您了……留下我吧……」李小璐漂亮的脸蛋带着几分童真。

      「铛、铛……」有人轻轻推门进来。

      「马院长,该去查房了。今天您先去高干病房看看,有几个领导和名人在等您给他们的家属看病。」

      「在病房等我看病?为什幺不在门诊排队挂号等我?」

      「您不知道,您的专家号已卖完了,有的病人家属昨夜5点钟就开始排队,8点钟一开门就卖完了。有的人已排队等挂号好几天了……」

      「好吧,领导得罪不起啊,李小璐,你该回高干病房了,其它事以后再说。」马院长穿上白大褂,头也不回的走出门。「李小璐漂亮的双眼露出一丝失望和尴尬的神情,缓慢地跟随出去了。

      「着名播音员张泉玲现在病情咋样?记忆力回复得如何?」高大魁伟的马院长在一群大夫簇拥下边走问。

      「住进来高干病房15天了,记忆力丧失的很厉害,不配合治疗,尤其是不让给她打针,输液。倒是不吵闹,一句话都不说……」一位年轻的女大夫张延紧跟上来恭敬地回答。

      「上次我说了,你们高干病房要和普通病房一样管理,家属只能一星期探病一次。不要让病人受刺激,要让她们安心治疗……张泉玲住进来高干病房15天了,不见起色,这咋行!!张延你作为主治大夫,要责任感强些好吧??」

      「是……还有,张泉玲的家属要求让您亲自过去看病……」

      「好吧……我白天太忙了,晚上还需写那篇论文。抽时间过去看看吧,」

      (2)「李小璐!你干嘛哪?快把楼梯上的旧床单抱走。」护士长冲进护理办公室,对正在发呆的李小璐叫喊。

      「啊?……哎。是……护士长。」李小璐顽皮地做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李小璐已经苦等了马院长三天了,结果连人影都没见着--他去北京见他日本留学的同学了。

      「这个马院长害死我了!!」李小璐生气地说了一句,冲着那堆旧床单狠狠踢了一脚。

      「你说谁要害死你呀??小公主??」拎着公文包和旅行箱的马院长从她身边经过时,撂下一句话后,大步向前走去。

      「马院长?您回来了。我找了您好几次了……」李小璐身材苗条胸部高挺,丰实的翘屁股走起路来轻微摇摆;很是诱人。

      「你跟着我干嘛?」马院长头也不回的走向院长办公室。

      「马院长,我想和你说说我的事。」

      「是吗?我都忘了这事了。你说吧,我听着。」

      「我现在不和您说,您太忙了。我想晚上请您吃饭,请赏光。」

      「你从哪里学会的这套?小丫头。我还小看你了?」马院长傲慢的目光盯在她的白色连身的护士制服上。

      「今晚6点,在医院门口的邮电局门前等我。你别笑,我只答应了你吃饭,没答应别的。」话说完,院长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

      「耶!!」李小璐喜不自禁地欢呼一声。

      (3)马院长这次没让李小璐失望。他开着小轿车接上李小璐直奔市郊,在一个人很少的小饭店,他们吃了一顿40元的饭。

      穿着护士制服的李小璐对着只顾埋头吃饭一言不发的马院长,滔滔不绝地说自己想来这家医院的原因,家里贫苦,自己喜欢这护士职业,还有男朋友在本市等等……另加自己有唱歌,舞蹈的特长,是护士学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可以为医院争光……「你喜欢唱歌吗?」

      「是啊。」

      「那我们去KTV唱歌好吗?」

      「行呀!看不出您也是去KTV唱歌的人?」

      「呵呵…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就常去KTV唱歌。那时候我可是爱玩的人,现在老喽。」

      「您才40岁,不老。没听说男人40一枝花吗?」

      「那你还是花蕾呢。」

      半小时后,两人已经坐在KTV唱歌包房里了。

      李小璐一连为马院长唱了3首歌,马院长露出满意的微笑,一边鼓掌,一边称讚她有专业水準。顺手搂住了她的如柳的腰肢。

      李小璐一怔,紧接着顾做镇定地低头看着歌单。

      「你多大了?小璐。」

      「十九。」

      马院长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膝盖上,扶摸着她白色的长筒丝袜。

      「小护士穿上白色的长筒丝袜,显得很乾净。还很性感嘞。」

      「嗯,就是不耐髒。」

    (二)(1)李小璐大腿根用力夹紧,阻挡住马院长企图向上摸索的大手。

      「院长……别这样,我一直是很尊敬您的……」小璐紧张的不知怎幺样摆脱马院长得纠缠。

      「小璐,我为你的事,费尽心机,你做出些牺牲,也是应该的吗?不要太矜持啦。」

      高大的马院长一下把李小璐摁倒在沙发上,乱摸起来。

      李小璐一边低声求饶,一边拚命反抗,眼看马院长的大手就要摸到她柔软茂密的阴毛一剎那。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马院长皮包里传出手机铃声。

      「有电话!!快接电话吧?院长!」李小璐象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喊叫起来。

      「娘希匹!」马院长气急败坏地从她身上爬起来。

      打开包,掏出高唱「国际歌」的手机,出门去了。

      李小璐灵敏地坐起来,拉起被脱到纤弱的肩膀上的衣服。

      「是吗?你同意就好。我晚些时间过去,你家还有其它人吗?好的,你等我吧。再见。」

      马院长接了个电话似乎心情舒畅了许多,笑逐颜开地站在正襟危坐的李小璐旁边。

      「小璐,你别害怕,我一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不如我给你看看手相如何?」

      「好的,早就听说院长是临床心理学的硕士生,给人看手相很灵验。」

      「我看你幼年,家境不太好。家里出过什幺事情吗?」

      「我父亲在我出生不久,就病故了。」

      「不是这件事。关于你母亲的事。」

      「啊?……没有呀,她挺好的。」

      「在13或许14年前,你母亲在家里被一个年青人强姦了,你当时在场吗?」

      「你胡说!没有的事。」她雪白的脖子泛起桃红色。

      「她当时,出了很多汗……你还记得吗?」

      「不!请你不要这幺无礼。我该走了。」李小璐身体开始颤抖。

      「你发育得较晚,16岁才来的月经。你雪白的屁股上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硃砂,是否还在左边?」

      「你无耻!」李小璐推开他,夺门而出……(2)晚上9点,一辆出租车飞快地开到了棉纺织厂宿舍区,在一栋六层楼房前停下。马院长戴着一副墨镜,拎着皮包,昂首阔步地走进4单元门口,他径直走上6楼,敲响了602肖晓琳的房门。

      肖晓琳,女,36岁,棉纺织厂下岗职工。因丈夫吸毒去偷盗被判入狱,自尊心很强的她,服了一百片安眠药企图自尽,虽被救活。但昏迷了10天的她。

      得了记忆力丧失的重病,成了马院长的病人。

      马院长垂涎她的美色,对她关怀备至,用了日本最新的科研成果,她住院二十天病情就大有好转。

      但20天10000元的昂贵药费,使这贫病交加的家庭,无法再治疗下去了。

      出院回家了的肖晓琳,病情很快加重了。

      在马院长的精心诱骗下,肖晓琳17岁的独生子小毛,终于同意马院长的建议,用母亲的身体作为药费给他享用,马院长长期给她提供药。

      今天就是小毛打电话给马院长。

      「谁呀?」一个小伙子的声音。

      「我。」

      房门开了,「您可来了,马……」

      马院长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把小伙子推了进屋去。

      「小毛,今天领你妈做化验了吗?」

      「上午做的,肝功,血沈,肾功等十好几项,又花掉了600元。大夫说都挺好的。」

      「记得用这进口药,隔10天就要去做化验一次,马虎不得。否则会出人命的。」

      「我记得。」

      马院长取出包装精美的进口药递给小毛,「这是5天的药,你收好了。我的药费你多会儿给我?」

      小毛腾得脸面通红,低下了头,用手扯着衣服角。

      「我妈在里屋坐得呢……你对她好点……」

      「嗯……放心……我会让她舒服的。」马院长拍拍小毛的肩膀,急不可耐地冲进里屋,随手将房门关住。

      小毛的心紧张的跳起来,口也干了,眼睛也不停地跳。

      「妈妈,你原谅我吧,我没办法了才这样做的。」他心里默默地哀求着。

      墙壁上的时钟指向9点30分。

      小毛懊悔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去厕所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个澡。他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那个混蛋快点从里屋出来。

      当他磨蹭了半天,从厕所里出来。

      擡头一看表--9点45分。

      他穿着拖鞋蹑手蹑脚地走到里屋门前,没等他把耳朵贴上去听,就从屋里穿出来妈妈哼哼的声音。

      「不要吗,……我不要吗……」

      听得小毛汗毛直立,下腹血压升高。他忍不住轻轻把房门推开一条细缝,摒住呼吸往里看。

      (3)房门推开的细缝太小了,他没看见人,只看见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马院长和妈妈的衣服。

      「小淫妇,快吸老公的鸡巴。」

      「呜……不要吗,……呜……」

      天哪,小毛看到床上的情景惊呆了。

      带有泪痕的母亲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裸体摊开成大字型,两只手被牢牢地分别栓在床角两处。从房顶上吊蚊帐的铁环里放下两条粗绳子捆绑住她纤秀的脚踝高高吊起,丰满圆润的大腿穿着肉色的长丝袜,呈V字形展开。

      浑身赤裸的马院长跪在妈妈的一侧,他的家伙还挺粗大,像大香蕉似的朝上翘。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他将肉棒插进妈妈迷人的嘴中。

      平日温柔美丽端庄的妈妈将他的阴茎含在嘴里,被动地吸吮着,马院长两手叉着腰把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将大鸡巴往妈妈的迷人的小嘴里使劲捅,妈妈迷人的嘴不时吸着肉棒。

      「真是爽,爽死我了!」

      母亲的身体真不错,一丝不挂的母亲把有所有曲线美的雪白裸体暴露儿子面前,赤裸的肉体发出艳丽的光泽,披肩的长髮,丰满的乳房、圆润的肥屁股、修长的腿上穿着长筒丝袜。

      马院长得意的笑着,抓住两只随着呼吸波浪起伏的大乳房,像揉麵团一样用力揉搓,挺凸的深红色乳晕,直径足有三寸,令人垂涎三尺。

      他捏着那对挺起的腥红乳头,用二根手指夹住那乳头尖端磨来磨去。然后用两支小衣服夹子,夹住大奶头。

      「啊……嗯……」妈妈从鼻子哼出声音。

      雪白肌肤的母亲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任凭马院长在自己的肌肤上为所欲为……马院长的手伸到母亲白晰丰腴的小腹下面,摸到茂密的阴毛了,用手指轻轻的爱抚妈妈肥美的阴唇,阴唇夹得很紧。

      他的手指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陷入她的潮湿紧密的阴道里,当他的两根指头完全没入湿热的阴道时,用力拉扯着,指头在她的阴道内任意地侵略。可怜的母亲只能扭动屁股来逃避。

      「啊,啊……」母亲啜泣不已,光滑的肌肤冒出汗来。

      两根手指在火热湿润的阴道里面抽插,同时用拇指压迫转动阴核。没一会儿,手掌粘满了她的亮晶晶的淫水。马院长的手在里面不停的动,刺激得母亲满是妩媚和羞愧,脸颊已经红润。

      妈妈肉体深处原始的慾望被挑逗起来,呼吸急促,丰满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在马院长着力手淫摧残之下,妈妈的淫妇本色终于被激发出来了,只见妈妈被他弄得满面痛苦,欲仙欲死,娇喘连连。

      「哦……啊……」粉脸绯红的她兴奋的扭动着,纤弱的美手紧紧的抓着床头的立柱,圆滚的臀部也随着马院长的手指动作一挺一挺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