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挤奶女郎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挤奶女郎

    我们的农场是唯一在这山谷地带养牛的;它们可是较新奇的吧。其他人是养山羊或绵羊的,所以我们的牛生产的牛奶给我们带来可观的收入。

      那一天父亲说道:“Annie,妳今天需帮忙挤牛奶了。Bob去了城镇。妳已十三岁了,该是妳到外头活动的时候了。”

      这是我这幺久以来第一次挤牛奶。通常是我十六岁的哥哥Bob帮手的。

      父亲的话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我记得曾问过他是否像挤压羊奶一样。他告诉我的确如此,认为我很快就上手,但如果我有任何问题可以到Marrans山找他,他会在那里看管羊只。

      我拿起铁桶走出泥泞的庭园,到牛棚去,那里养着六头乳牛和一对小乳牛。我把牛槽添上些乾草,再把小凳拿来开始我第一头牛,Matilda。我坐在它身边,捲起裙子然后双膝滑下它的腹部和任何一边它肿胀的乳房,就如我看过Bob所做的一般。接下来我把铁桶置放在下方,右手捉过只奶头;它感觉起来是温暖和沈重的。就像挤羊奶一样我在奶头上捏紧食指,推入乳房内边挤压着。我向下拉然后向内盖上其他手指,紧紧地捉住奶头。一股炽热鲜白的牛乳喷射出来,喷到我的皮靴上发出溪溪声。我吃吃地笑起来再试一遍。这此我终于把它射入桶里,牛奶在里边呷呷作响。

      一次又一次地我挤空奶头射入桶里,直到我认为已经熟练得可以用双手了。我把桶放在足踝之间,弯向前一手拿着一只奶头。我轮流挤压和拖拉着,对它的简易度有些惊喜。

      突然我的后方传来一声巨响,我转过身看看发生什幺事。原来只是一头牛正踢着牛槽,但当我转身的时候我却把奶头从桶上拉开,一股热奶喷得我整个膝盖都是。这股牛奶的体积足把我的裙子浸透得连我的内裤也湿了。我放开两只奶头站在那儿,湿淋淋地淌着奶汁,看着我湿透的下身。虽然对自己的糊涂感到生气,但热液在两腿之间的感受让我觉得小腹有种奇怪的感觉。当热奶滴下我的大腿在凳子上堆积时,看起来我像是弄湿自己的。回家换件衣服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于是我继续我的任务。

      当我继续着时,我的下身觉得有些冷了。我的裙子湿淋淋和黏腻地,所以我把它捲上大腿工作。我的胯下也是黏黏的,最后我决定脱下裙子和湿内裤,拭擦我的大腿和阴户,然后把它们挂起来让它乾。挂起它们后我站在牛棚里一会儿,了解到冷风在臀部轻扫的味道。我突然觉得有些新鲜和顽皮感。我舞动起来一阵子,但觉察到自己须完成挤奶的工作。我坐下来继续挤奶,把腿自Matilda的乳房之间分开,但我无法转移对自己赤裸及暴露的隙缝的注意力。它似乎求着被触摸。我觉得很刺激,像是想小便却不能出来。温暖的牛乳泼入半满的桶里,我突然有个最疯狂和大胆的想法--把这些强而有力的牛奶喷射在我的隙缝上。我使着像以前般把奶射像旁边,但这很难办到。第一股射向我的脸,进入我的鼻子嘴巴,连我的头髮也湿透了;第二股射到我的衬衫,它也湿透了。我坐在那儿,全身淌着乳白色的热奶,确认只有一个方法让它喷入我的小隙缝。

      我把铁桶从Matilda下方移开,躺在那儿让双腿在她下腹。我一只手向上伸到她的乳房,捉着奶头拖拉起来。牛奶射向我溅得我的大腿都是,我咯咯笑着再拉扯它直到它对準我的花门。一股热奶沖出喷向我的花瓣,我拱起身子承受它的力度。一阵美妙刺痛的感觉从花门里扩散。我从来不知道有这种快感。我觉得自己在这刺激下喘息和呻吟起来。

      Matilda还是一点也没移动,看起来丝毫不理会我把奶汁射到自己身上,它只是对自己肿胀难堪的乳房被挤空而高兴。我至少射向自己不下十次,享受着热液流过大腿和腹部的感觉。我的花门潮湿得很,但不是牛奶的事,这潮湿感好像有些不同。我开始用指尖抚摸潮湿的阴户,全身像是有电流扩散一样。然后我展开双腿慢慢地拭擦着。我把手指探入花瓣间,它给我种奇妙的感觉。我拉开手指,扳开潮湿闪亮的花瓣和双股的裂缝。我的秘洞在淌着水;它需要些东西在里头。我把Matilda温暖的乳头拉到秘所的入口。我试着纳入它,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转过身跪在湿滑的地上。我向后捉着Matilda的奶头把玩着,好像它是个真的肉棒般。现在它几乎动到我的秘所了,所以我擡起身子让奶头末端擦着我爱液淋漓的花瓣上。我向后推迎合它,觉得到它的末端刚进入我。我紧紧地握实它,让它够坚实地能更深地插入我。

      我觉得有点汙檅,但让这橡胶似的东西在我的花门里滑动是个美好的感觉。当它进入后,我绷紧秘肉,让一股热液射向我的子宫口。牛奶填满我的体内,然后溢出来浸着奶头,再从我的滴到地下。我另一只自由的手开始按摩着自己,我进入忘形的状态了。我前后推动着大腿,让自己被Matilda的乳头操着。每当我绷紧秘肉时便可感觉到热奶填满我的感觉。牛奶涌出来穿过我按摩下腹的手。这另我感到自己在弄湿着自己,但那淫悦的感觉却停不了。就在这时我的腹部紧缩起来,然后一波一波脉搏的颤动撕裂我,我开始自己第一次的高潮。

      喘息着,我睁开眼睛开始觉察到自己的状况。我自腰下是赤裸的,我的衬衫也是湿淋淋的,全身遍盖着牛奶。我是跪在地上的一堆大水池中。扑通一声地我把自己从Matilda的奶头拔出来,站起来用裙子搽乾身体。我的脚还很软弱和颤动着,所以我倚在栏杆上。我还是情慾波动着,又开始按摩我的肉芽了。我的体内还是溢满牛奶,每次觉得秘肉收缩时,一些牛奶就流泄出来滑下我的腿,在地上形成新的小水堆。

      我半裸地站在那儿,双腿扳开来,手指狂野地拭擦着肉芽。当我擡起头来的时候,惊恐地看见哥哥Bob正凝视着我。或许我太投入自己的世界,一直到他进来也不知道。

      我觉得如此汙檅和愚蠢但却动弹不得。我该如何向Bob解释这情况呢?他走到棚里来到我身边,不发一言地,只是望着我湿淋淋,赤裸的躯体。我疑惑地望着他。

      最后他说话了:“需要帮忙吗?”

      “我……我……”

      但他没让我讲完。他透过衬衫罩向我纤小的乳房。他望着我看看我的反应,但我羞耻得不知该做些什幺。他低下身子,我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喷在我的颈项。他透着衬衫,开始吻着我湿淋的乳房,然后张嘴吸允我发硬的小乳头。他嘴中的热度是难以置信的,那些疼痛的感觉开始涌回来;他跪下来伸手探入我两腿之间,我知道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但这看来并不重要。我不管这幺多;我只想被触摸爱抚着。

      当我往下望时,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Bob正把鼻子插入和嗅着我的秘所,舔食着从那儿流下的牛奶。然后他把捉着我的腿转过我的身子。他站起来。强壮的手指翻开我的臀部,几乎是痛楚的,我被迫向前方,只得双手捉牢栏杆避免跌倒。我觉得他的硬家伙正顶我的穴儿。这感觉是多幺美妙。他捉实我的腿调整身体的姿势。这感觉是那幺刺激而又疼痛。然后他尽根地冲刺入我体内,直顶到子宫口,另一股高潮又沖向我的身体了。

      Bob在我淫水氾滥的秘穴尽情抽插支配着我,在他的高潮来临时大吼着。另一种声便是我的穴儿吞允他来回穿梭的硬家伙的泊泊声。我往后推迎合他每一个冲刺,然后他在我体内射出热浆,他浓厚的岩浆和体内剩余的牛奶混郩起来。他拔出来,喘息着,我惊惶的望着他。Bob全身大汗淋漓,像只狗喘息不停。他没说什幺,只是收起他的公鸡,把他的小妹留在一塌糊涂的棚里。

      过后我们没再提起这件事,但现在我时常挤牛奶,而每当我快要结束时,Bob通常会停下来帮我一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