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梯遇美女,一龙双凤行云雨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初春的大气,还是那麽的寒冷,一阵阵凉风,迎面吹来,使人冻得发抖,气温也很低,天上飘着细雨,一阵紧一阵停的,把大地弄得泥泞不堪。春寒是必然的现象,人们都穿上厚厚的衣服,街头显得还是很冷的气候﹗林志杰是一位刚由新界的家中来到九龙中的一位年青人,他祗有二十多岁,家庭环境,算得上不错。他在家里,成天除了吃饭之外,无事可做,日子久了,就想动一动。

    他的家,是在新界乡下,偏僻而闭塞,不是年青人能够住下去的地方。

    林志杰到城市中来的目的,是想在城市中找一些刺激。他向家中的父母说得非常有道理,年青人应该到大的都市中去求发展,多学一些作人作事的常识,让他的父母对于他所说的这些,听起来十分满意。为他準备了丰富经费,作为他谋取发展的基础。

    林志杰拿了这笔可观的款项,却计划到城市中寻些风流韵事。

    一离家,他的全副精神都来了,凭着年青力壮,还有一副不太难看的面孔,袋中又有钞票。所以想要拔个妞儿,那真是易如反掌了。

    林志杰满脑子打着如意算盘他到了城市,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对街上有几家咖啡馆,他随便向其中了一间走了进去。

    推开那玻璃门,他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一进来,就是一股浓厚的女人香味传来。林志杰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找了个空座坐下来。

    一位年青美丽的女侍走过来,她那性感而又惹火的身材,加上那股吸引人的媚力,一下子把林志杰迷住了。

    那位性感的女侍说道﹕「先生,你要些甚麽呢﹖」好动人的声音。灯光那麽暗,林志杰向她看去,就笑道﹕「要一杯多情而又温柔的咖啡,好吗﹖」那女侍向他笑了笑,递上毛巾。林志杰趁着她弯下腰来,放毛巾时,就对着她丰满的乳房上,摸了一把,那女侍要没生气,她笑了笑就走开了。

    低沉的音乐,夹着情侣们情话绵绵,这家咖啡馆够情调了。过了一会儿,那女侍就捧着咖啡来了。

      她把咖啡放在桌上,又加了糖。志杰趁她放糖时,又在她乳房上模了一下,并问她道﹕「小姐,这麽好的宝贝,能够买的到吗﹖」那女侍笑嘻嘻的摇头道﹕「这祗能看的,你摸了已经好过份,不能一个人独享﹗」听了她的话,林志杰知道没有办法了。

    别人都是一对对,坐在卡座里说个没完。自己一个人显得好无聊,这里的情调也不够刺激。付完了帐,他便出来了。

    过了一条街,又看到闪闪的灯光到处皆是,这条街酒馆很多,格调也高雅。

    志杰走进一家有女侍陪酒的酒馆。一进门,就有一个女侍给他送上香吻。志杰扶着她的腰,到沙发上坐下来。

    一瓶威士忌下肚了,林志杰就发神经了,他觉得这里好惹火,又要了一瓶。女侍把瓶盖一打开。材志杰就拿着酒,把酒向地毡上倒去。

    那女侍笑道﹕「没关係,尽量倒吧,市面上的地毡正在大减价,祗妥有钱,随时可以换,等会一块算帐好了。」林志杰倒了两瓶酒,发了一会儿疯,付完帐就出来了。在冷风中吹,那威士忌的力量也渐渐消失了。

    转过了一个大圆环,四周都是很堂皇的,有醉人的音乐,还有女人。他想﹕这里应该是温柔乡了,祗要口袋中有钞票就可以。如果眼光不错的话﹗看来会找到所需要的。

    志杰的酒意,还没完全清醒,就对着一座大楼而来。这座大楼的电梯,十分忙碌。进进出出的人,是那麽多。

    志杰一到了电梯门口,看到那此一出出入入的,都是一些打扮得如花似土的女郎。他心想﹕好呀﹗终于走到温柔乡了。

    他走进电梯里,一个单身女郎,已经站在那里,她有高耸的乳房,纤纤细腰和丰满的肥臀,身体裹在一件薄薄的洋装里,那一对豪乳好像要跳出来似的。

      志杰对她瞪了一眼。她也瞪了材志杰一眼。她的眼睛好黑好亮,好迷人啊﹗志杰吧肩膀耸了一耸。她也向林志杰嘟了嘟嘴。

    志杰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就问道﹕「小姐,你怎样称呼﹖」那女郎刚要开口,电梯停住了。门一开,人们就一拥而散。志杰怕被她走丢了,忙在她乳房上捏一把。那女郎叫道﹕「哎呀﹗死人,你想吧我捏死呀﹗」志杰笑道﹕「对不起,请间芳名﹖」女郎道﹕「你想杀人是吗﹖想吊膀子,那有你这种吊法的,你一定吧我的那个地方捏青了。」志杰暗想,这个妞儿可不简单呀﹗于是又笑道﹕「我想知道你的名字7」两人面对面,翻着眼在说话。女郎道﹕「刚才你捏我那一吧,还捏得过瘾吗﹖」林志杰笑道﹕「对不起,是不小心的。」那女郎也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碰上你这样的人,硬上的﹗」志杰在她肩上怕了一下道﹕「新潮嘛﹗够不够刺激呢﹖」女郎用一种审查秘密似的眼光,对着志杰由头上看到脚下,又对他脸上细细的看,就笑起来。

    志杰趁势在她肩上摇了下道﹕「我问你甚麽名,你还没有回答哩﹗」那女郎道﹕「叶萍,你呢﹖」林志杰道﹕「我叫林志杰。」很简单,这大概就是叫新潮了,两个人几句话后,就挽着手一同进了电影院。

    叶萍依偎在志杰的怀中,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在面前顶来顶去。微有酒意的志杰,偷吻了她一下,就摸了下去。

    叶萍用手一推,把他推开了,她握住他的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说道﹕「电灯还亮着,人又那麽多,就不怕别人笑话呀﹗」志杰祗好笑一笑,暂时忍住,安静下来,但是手却对她的大腿上,捏了了下,摸了一把。

    叶萍道﹕「你是不是有爱捏女人的毛病﹖」志杰听了,也说不出话来,祗有笑着。开演的电铃声,带息了灯光,整个电影院之中,都是黑黑的,祗有银幕上是亮着的。片头演完了,人们开始在欣赏影片。

    志杰用手搂着叶萍,她也紧紧的靠着他。电影开始演了数分钟,志杰的手一直都不老实,搂住了叶萍,就在她的唇上吻了起来,而她也没有拒绝他。

    他们两人的座位,正在中间,后面还有很多人。他们一接吻,一定抱在一起。这一抱,就挡住后面人的视线。所以后面的人就「嘘」了声,对着他们吹口哨过来。

    叶萍明白后面的人为甚麽会嘘过来。她就站起身来,拉着林志杰,走到最后面的空位上去。后面就是墙壁,不会有人再嘘了。这是个最理想的地方,绝对不会影响别人﹗志杰心里就是毫无顾忌,他搂住叶萍,先由接吻开始,慢慢进入了抚摸。叶萍也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种异性的安慰。

    所谓得寸进尺,林志杰此时真是得寸进尺了。他由她的衣服外面,慢慢地摸到她的衣服里面了。男人的手,是最能刺激女人的东西。他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捏弄着。

    志杰所感觉的,是软嫩、细緻,而又富弹性的豪乳。还她有那匀称又滑美可爱的玉腿,也是每个男人所喜爱的。

    志杰也是男人,他在她的大腿上爱不释手抚摸着。叶萍被他弄得飘飘欲仙一般。

    突然,志杰的一手伸到她裙子里面去了。并且向她那小三角裤里面,想要把手向里面伸进去。

      这时,叶萍有了反应了。她打了他一下道﹕「你怎麽这麽大胆,乱摸甚麽呀﹗」一阵娇嗲的声晋,而又轻微的,送到他耳鼓中。

      志杰祗有用微笑看着他。他继续努力,还想再去摸。但这次叶萍的防範很好,使他无法得手。

    银幕上在演甚麽,他们两人都不知道。在叶萍来说,她所得到的祗是异性的抚摸。志杰所得到的,是一些刺激和兴奋。

    看来叶萍也不是初次接触男人的。志杰在动脑筋,想要变换一下方式进攻。可是电影的影片也已经放完了。

      阵铃声响起,灯光随着大亮。看电影的人们,纷纷站了起来,由四下里向外走了出去。林志杰抱着叶萍的细腰,用微笑看着她。

    叶萍耸耸肩膀,对他说道﹕「你看过这场电影,演的是甚麽呢﹖」志杰笑道﹕「有好多香吻,玉腿,肥臀,可惜都没实际看到﹗」叶萍也笑道﹕「你还想干甚麽﹖」志杰笑着说道﹕「带你一块去真正看一看﹗」叶萍听了,脸一红,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道﹕「我们才认识嘛﹗」林志杰道﹕「这也是新潮嘛﹗以前叫做一见倾心﹗」林志杰拦了一部的士,挽着她的手,两人上车了。经过了十多分钟,车子在一座公寓前停下。

    叶萍问道﹕「你住在这儿﹖」林志杰说道﹕「是租来的,环境还不错﹗」叶萍又瞪着他说﹕「你这人的信心很足,你知道我一定会跟你去吗﹖」志杰不说什麽,他搂住了她的腰,几乎抱着她一起进电梯﹗这是一个设备很齐全的房子。客厅怖置得很整洁,有沙发.有电器用品。连在客厅后面,就是一间卧室,看起来情调很不错。

    叶萍向四下一看,就知道这是色情大陷井。可是她并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走到那个长沙发上坐下来。

    志杰由冰箱里,拿出了一杯冷饮,递给她。

    叶萍接在上来,她坐下来的姿势很好看,腿翘了起来。因为她的裙子很短,白嫩的大腿和那丰满臀部,也露出一大半。

    志杰一看,叶萍露出了那双大腿,三角裤也几乎可以看到了。这是叶萍故意的,要使志杰更迷上自己。

    志杰坐在她对面沙发上,正準备和她谈,但他看得祗是吞口水,心里也在跳了。叶萍早就看出了他的情慾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裙子很短,拉也拉不下来。

    志杰看的发呆了,由沙发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笑道﹕「啊﹗你好性感啊﹗让我仔细看看嘛﹗」叶萍听了,笑笑的站起来。志杰走上去,一抱就抱着她热烈的狂吻着。叶萍被吻得「啊啊哼哼」叫着,也紧紧搂着林志杰。

    叶萍的脸上,唇上,也不知被吻了多少次。她的人也有些迷糊了。不知道他用甚麽方法,竟把她的上衣解开了。

    志杰笑道﹕「咦﹗小心肝,你的乳罩呢﹖」叶萍笑道「我不戴那东西的,干甚麽嘛﹗多麻烦﹗」志杰对她的这一对豪乳,爱得发狂,伸手就去摸。揉摸了一阵,叶萍的乳头硬起来了。红红嫩嫩的,像一粒樱桃,光洁可爱。再加上叶萍那一副娇笑着的容颜,使得志杰慾火高烧。他又一抱,就把她抱进卧室去了。

    叶萍也不抗拒,也没露出不快之色,她像一个新娘一样,任他摆布着。她祗是娇声说道﹕「你干甚麽嘛﹗怎麽脱我的衣服啦﹗好讨厌﹗」志杰吧她由床上一放,顺手就把她的衣服,全都脱下来了。叶萍倒在床上,身上祗剩下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她本能的夹紧了腿。

      志杰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他伏下身去,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来。叶萍被他吮得心惊肉跳的。她挣扎了一下道﹕「你小心点嘛﹗,都把我吸痛了。」志杰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的心肝,我怎麽捨得吸痛你呢﹖」他吮着左边的乳头,手指捏弄右边的乳头。叶萍全身都起作用了,使她觉得变化最大的地方,是下面阴户里。他吸一口,里面就收缩一下,同时还有一阵阵酥痒。里面好像有虫子在爬一样,爬得心里痒痒的。红嫩的肉洞之中,流出了丝丝骚水。越是痒的厉害,骚水就越流出来越多。

    志杰见她的脸弹红的像一朵缳瑰一样,加上那股浪态。他也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三角裤。叶萍惊叫了一声,她也拉住裤子,不让脱下来。但是,她半推半就的,终于还是让志杰解除了最后屏障。可是志杰的内裤还没有脱下来。叶萍就隔着裤子在他鸡巴上捏了捏,这一来却使她很失望,因为他还没硬起来。

    叶萍捏了一下道﹕「这是甚麽嘛,怎麽还没起来,好差劲﹗」志杰听了,很不服气,他脱掉内裤,把阳具裸露出来,叶萍的手迅速就握了。他的阳具被她的玉手一握。软香肠就摇摇晃晃地坚硬起来了。它越长越硬,龟头也暴涨了起来。一根叉粗又长的大肉肠,翘得好高。

    叶萍被他这麽一来,心里一惊,连忙由床上坐起来,一对眼睛死死盯住志杰胯下,叶萍说道﹕「你会变魔术呀﹗怎麽一下子就变得这麽大﹖」她一面问,一面又伸手去捏。然后笑道﹕「这东西是够大了,但是不知道弄起来本领如何﹖」志杰笑着把她的大腿分开来,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肉洞。他笑着说道﹕「你这里很鲜嫩,你每弄一次能弄两个小时吗﹖」叶萍又是一惊,说道﹕「甚麽﹖那会弄死人,谁也不能支持那麽久的﹗」志杰笑着说道﹕「小心肝,你不喜欢大肉肠吗﹖」经他这样一问,叶萍倒就说不出话来了。她在暗想,这麽大的阳具,粗得吓死人,怎麽能插进穴里。

    她虽然不祗一次地跟男人弄过,却一直没碰到这麽大的肉棒。志杰的手在她阴户上继续摸弄着。她的穴,被摸得奇痒,骚水流出了很多。志杰摸得她的肉洞口上一片水汪汪的。他一把将叶萍按在下面,大腿一抬就跨上去。叶萍虽有很多经验,但像这样的大阳具还是第一次遇到,她心里有点害怕,要是让他插上了,不知会不会把她的小肉洞弄坏。她心里一急,就说道﹕「哎呀﹗不要这麽急嘛,我还没準备好哩﹗」志杰可不管这些,他立刻就用龟头在她小腹下顶着。叶萍被顶得心痒痒的,想不插也不行了。于是她就扶着他的肉肠。对着她的阴道口上轻轻揉了一下。

    志杰见是机会,便将肉肠向里一顶。大龟头马上被套得紧紧的。

    「哎呀﹗轻点嘛﹗痛死了。」叶萍不禁叫了起来。

    志杰也感到龟头一紧,好像咬住一样。他知道已插进去了。就把肉棒连顶了数下,整根的肉棒都插进去了。

    叶萍感到穴里涨得要命,尽量把大腿叉得开开的。好使得她的阴道涨得更大一点。

      叶萍嘴里喘着长气。她的手在他身上敲打着。口中祗是「哎呀」的轻叫。

    叶萍的小肉洞,虽然是时常给男人插的。但她平时被插的并不算大,仅是些三四寸长的家伙,现在碰到这个林志杰,真是惊喜不定。

    她被他的肉棒插进来了,阴道里有的痛得难受。然而她娇嫩的肉洞之中,还是不停的流着骚水。

    志杰的肉肠顶进去后,他就向下面一看,祗见叶萍的嫩穴翻了一个大洞,裂得要炸开一样。两片阴唇,也被他的阴茎涨得翻开来,紧紧地把肉棒夹住。在俩人的夹逢里,叶萍的的浪水直流。

      志杰开始慢慢抽插着。叶萍感到这种滋味,从来也没享受过。他的大肉棒好像顶到心尖上一样。整个小穴胀得紧紧的。但这种滋味,又非常舒服﹗如果没有这种胀痛和绷紧的感觉。她反而觉得不够刺激﹗叶萍正在想得入神了。林志杰就狠狠的顶了两下。叶萍被他用力顶了两下,马上叫道﹕「哎呀、轻点呀、你也不知道、自己的东西有多大,我是咬着牙忍住,勉强让你插进去的。你可得慢慢来、」志杰看她直流汗,知道她有点吃不消。不敢一下就插得狠狠的。他就把肉棒向外拔出一点儿来。他伏在她的身上,将那条肉棒放在她的阴道里泡着。

    叶萍感觉到他的阳具拔出了一些出来,就动了一下身体。把身子睡正了点。但想不到这样子一动,阴道里就一阵酥痒。

    叶萍在想,如果都插进去,一定更舒服。可是又怕那样会胀死的,就是不死,恐怕也会裂开来的。

    志杰的肉棒泡了一会儿,感到嫩穴里好像会动似的,于是他又抽插起来了,他抽拔得不很兇,插入时也慢慢的顶送。叶萍感到穴里有些畅快了﹗他的肉肠插得很慢。她祗感到下体胀胀的,痛的情况比刚才好得多了。就喘了口气说道﹕「阿杰,现在可以插深点,动一动吧﹗」他点点头,吻了她一下。便开始抽插得好热烈了。他把整根肉肠,用力顶了进去。叶萍感到有点吃不消了。不但胀,阴道的大龟头也开始发威了。那龟头一插入,阴道就好像要裂开似的。

    叶萍便道﹕「哎呀﹗志杰,我吃不消了、哎呀﹗要破了﹗拔出来些﹗插死人啦﹗」叶萍痛得张牙裂嘴的。志杰见她现出痛舌的样子。就不敢用力,也不敢插得太深,又恢复刚才那种插法。

    叶萍经过一阵狂干,已经快完了。现在感到好了一点。就觉得舒服起来了。

    志杰抽插有时快有时慢,肉肠祗在插入三分之二的範围活动。这是叶萍从未嚐过的滋味。她放鬆了身体,任他抽插。觉得这个世界上,祗有他最会干这回事了。

      突然她的心尖上,奇痒起来。她忍不住这种痒,就浪叫道﹕「啊﹗哎呀﹗大肉棒哥哥﹗你插到心上去了﹗」叶萍一浪叫,使得志杰劲头更来了。他狠顶了几下。叶萍的嫩穴之中,就「滋滋」作响起来,同时两人肉碰肉,发出泊泊地响。

      这种声音,听在叶萍耳里。觉得实在够刺激了。志杰又是一阵狂顶,顶得叶萍快发狂了。她把双脚在床上乱蹬,双手也乱挥乱舞。同时翻着两眼。同时她的穴里也了「滋滋」的响起来,一阵白白的东西由穴里流了出来。

    叶萍一泄了阴精,就用力抱着林志杰,不让他抽插了。但志杰插了半天,还没得到满足。叶萍叫他吧大肉肠拔出来,他还是捨不得拔掉。他向叶萍说了很多好话。可叶萍一定不要了,人也软软的。一这种插穴的事情,一定要双方同意。现在叶萍不要了,她已得到满v活C志杰也不愿再强求她,祗好把阴茎拔出来。

      叶萍很快的就由床上爬起来。她急忙跑到浴室去,洗了一洗。志杰对这次性交,没有得到满足。他的肉棒还是翘得高高的,硬得肚子都痛了。

      叶萍洗好了,回到床边来。她就笑道﹕「你的东西真大,我有点吃不消呢﹗」志杰失望的道﹕「唉﹗你真差劲,才几下就流了﹗」叶萍笑道﹕「你不要那麽贪心,人家平时都是玩小的,你的这麽大,要慢慢来,我才会适应的,以后包你满意就是了﹗」志杰道﹕「你现在就满意了,我在受活罪。」叶萍听了,就笑起来,把他的肉棒套动了几下。志杰心想,就让她套套也好。他就躺了下去,挺着肉肠让她套动。

    早晨的阳光还没出来,这时是年轻人最爱睡觉的。志杰一夜都没有睡觉,身上也没得到满足。天还没亮,他就和叶萍一同睡了。

    等到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叶萍也不见了。志杰準备出去吃饭,又想去风月场所找刺激。他洗好了脸,就下楼来了。

    他走在街上,想到一家餐馆吃饭。正举步要叫车时。就有一辆街车停在他的身边。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女郎,长发随风飘摇。那一身性感身材,比起叶萍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的乳房更大,腿也更迷人。林志杰看得神魂飘动起来。如果不是在大街上,真想摸她一吧。

    志杰祗顾看她,就没注意到跟她一起的人。那女郎见他盯着自己看,就笑笑的。向他点了点头。

    这时,车子后面的那个女郎,就走了过来。对着林志杰说道﹕「你不在家中休息,又跑出来干甚麽﹖」他一看,原来是叶萍,就笑道﹕「睡饿了,要出来吃饭﹗」叶萍哼了声道﹕「出来吃饭,为甚麽盯着小姐猛看﹖没安好心。」那女郎笑道﹕「叶萍,你说甚麽嘛﹖」叶萍对林志杰说道﹕「这是我的朋友,薛梦娇小姐。」志杰忙点头道﹕「原来是梦娇小姐,好漂亮哦﹗,你们两个真性感﹗」梦娇也没说话,祗掩着嘴笑。叶萍问她道﹕「你是不是要出去了﹖」志杰笑着说道﹕「在家干甚麽﹖一个人好难过﹗」叶萍道﹕「现在好了,有我们,你安排甚麽节目﹖」志杰笑道﹕「和昨天一样的节目好吗﹖」叶萍粉脸一红,说道﹕「去你的,人家薛小姐是第一次和你见面。」梦娇笑道﹕「我可以走呀﹗」志杰笑着说道﹕「我们一块去玩好了﹗」梦娇笑道「这不好吧﹗恐怕会影响你们的情调﹖」叶萍笑道,「才不会呢,有你在一定更有情调。」叶萍又对志杰说道﹕「我就是怕你寂寞,才约梦娇一起来的。」志杰忙道﹕「那谢谢你了。为甚麽你走时不叫我﹖」叶萍道﹕「我见你睡得好甜,不忍心叫你。」梦娇道﹕「哎呀﹗原来你们俩昨夜一块呀﹗」叶萍道﹕「这有甚麽大惊小怪的。」志杰伸手在梦娇肩上拍了一下,说道﹕「走,我们一起去凑热闹吧﹗」梦娇道﹕「你这人怎麽这样嘛,小心叶萍揍你哦﹗」叶萍笑道﹕「算了吧﹗梦娇,别装了。」志杰不等她再说话,就一手一个挽着她们俩上去了。一上楼,他便领着她们入房,忙着招待她们。并且对叶萍,飞了个媚眼。

    志杰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轻浮的样子。梦娇看了直笑。本来林志杰要拿开水给她们喝。一开冰箱,还有两瓶汽水。他就开了一瓶,给她们喝。

    志杰先递给梦娇,嘴里说道﹕「可爱的小姐,喝杯汽水吧﹗」梦娇笑道﹕「是叶萍硬拖我来的,真不好意思。」志杰也道﹕「梦娇的声音好动人,使人听了,会有非非之想。」叶萍接过汽水笑着说道﹕「小杰,你公平吗﹖我祗半杯,梦娇就一杯﹗」志杰笑道﹕「你喜欢喝一半嘛﹗怕吃多了会胀肚子。」梦娇听了,就笑了起来。志杰问道,「阿娇,你笑甚麽﹖」叶萍抢着道「她笑你怎麽会知道她吃满杯﹖」这话中之意,梦娇早听出来了。她听叶萍说志杰的阳具大,便跟叶萍前来。她的目的就是看看这男人的东西有多大。

    梦娇也取笑道﹕「本来嘛,自己不行,还想吃多﹗」志杰一听,知道她也明白了他们话中的意思。他高兴得马上搂住梦娇,吻了起来。贡峛被他一吻,就看着叶萍。可是叶萍并没说话,反而走过来,也倒在志杰怀里。

    这时的志杰心里好高兴,他一手抱一个。吻吻这个,又吻吻那个。

      梦娇是个直性子的女人。她开门见山地说道﹕「叶萍说你的东西很大,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志杰万万想不到她会这麽爽快地说出来,他就笑道﹕「给你看可以,但等一下你要把它装下去才好。」他说完了,就把裤子的拉鍊拉开,由内裤中,把阳具掏出来。

    梦娇一看,软绵绵的肉肠看起来并不起眼。觉得那根东西,也没甚麽了不起。她就笑道﹕「笑死人了,这麽一点,也叫大。」叶萍道﹕「你可别看走眼了吧﹗」说着伸手把他的肉肠握着,用手去捏弄了几下。可是那根东西,还是垂头丧气的。叶萍急了,就说道﹕「你这是甚麽玩意嘛﹗祗会对我兇,看到别人就垂头丧气的。」说着又用手在肉肠上捏了捏。接着便套动起来。套了十多下,肉肠就硬起来了。

    梦娇一看,祗见本来小小的肉肠,一下子就硬得吓人了。又粗又长,龟头又大得出奇。叶萍吧肉肠玩硬了,就问梦娇道﹕「你看看,够份量吧﹗」梦娇听了,脸也红了,想笑也没笑起来。用眼睛一直盯着林志杰的大肉肠。她心想这的确是理想的肉棒,如果跟他弄一次,一定会天天想弄的。

      志杰很得意的挺着大肉肠。他问道﹕「梦娇小姐,你喜欢吗﹖来摸摸﹗」说着就把肉肠送到梦娇面前。梦娇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往后退两步。叶萍很妙,拉着梦娇的手就放在肉肠上。梦娇感到很不好意思。心里想去摸,可是又怕她笑。可是她伸手就一把握住了。她用力一捏,捏得紧紧的。龟头也暴涨起来,马眼中直冒水。

    志杰感到疼痛,就大叫道﹕「哎呀﹗捏断了呀﹗」可能梦娇用的力气不小,她一鬆手,林志杰就倒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肉肠怪叫。

      叶萍一看志杰的脸变青了。知道一定很痛,就骂梦娇道﹕「你是甚麽意思嘛﹖给他捏得那麽狠,你痒了吗﹖这麽狠,那有像你这样的人嘛,真气人﹗」志杰被捏痛了,就把阳具放进裤子里面去了。

    梦娇笑着说道﹕「哼﹗那麽会心疼人,昨夜都让他弄进去啦﹗」叶萍道﹕「不管怎样,我总不会害他呀﹗」梦娇笑道﹕「我不过是失手捏重了一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这麽生气怪我啦﹗好嘛,我向志杰说对不起好了。」说着她就走到材志杰身边。吧乳房一挺,挺到她的面前。娇声说道﹕「可爱的志杰呀﹗对不起了,我不是有意的吼,还痛不痛,再拿出来让我看看好吗﹖」说着就把乳房送到他脸上。对着他脸上用乳房揉了一下。林志杰这时,心里真有说不出的味道。虽然捏的很痛,但也祗是暂时性的。现在靠就甜甜的了。

    他说道﹕「我再拿出来,你还会捏吗﹖」梦娇道﹕「怎麽会嘛,刚才我是肉紧嘛﹗又不是故意的。」叶萍笑着说道﹕「志杰,你乾脆吧裤子脱下来,让我们都方便一点。」志杰便把裤子一拉,脱了下来。

    叶萍一看就笑道﹕「好了,又软了,这回我可不管啦﹗你可要负责﹗」梦娇道﹕「负责就负责,反正我有办法要它硬。」志杰道﹕「亲爱的小姐,可千万别再捏了呀﹗」她们都听得笑了起来。这时梦娇要志杰站在自己身前,把阳具对着她。叶萍和梦娇都坐在沙发上。

    叶萍笑道﹕「这样很清楚,肉棒对着我们两人的脸了,说着,吧大肉肠在自己脸上揉了下。梦娇道﹕「好了没有,该我了。」叶萍吧软软的肉肠递给梦娇。梦娇拿住了肉肠。志杰就有点心惊。怕她又整自己,就吧身子后退一点。

    梦娇笑道﹕「胆小鬼,怕甚麽嘛﹗」志杰道﹕「总是小心点比较好。」叶萍笑道﹕「太小心了,可玩不到她﹗」梦娇拿着他的肉肠,又在龟头上捏了一下。马眼中冒出了水来。她就用纸把它轻轻擦掉。可是志杰小心翼翼的,如果一有不对就要跳起来。让梦娇就没法整自己。

      叶萍已看出他的心思。就笑道﹕「真是胆小过度了,她不敢再捏你了。」志杰虽然有叶萍壮胆。可是他那一双腿,站在那里还是在发抖。

    梦娇一本正经的,她一手拿着肉肠。用另一支手把肉肠的毛向后拨退。拿着龟头摇了几下,她一张口,就一口把龟头含住了。

    志杰看得很清楚阿娇见她一张嘴,对着肉肠就咬过来了。心里一急,就想往后跳。可是他还是忍住了。他心想﹕他跟她没仇恨,她何必害他呢﹖同时她叉是叶萍的朋友。叶萍已经和自己弄过,痛得那麽厉害﹗但她也没恨他呀﹗何况又没跟梦娇弄过。想到这里,就停住没有躲避了。

    正在这时,梦娇已经吧他的肉肠含在嘴里一舐,龟头被她含住了。上面热热的,舌尖在龟头上舐起来。那肉肠被她用嘴一吮。就暴涨起来,变成肉棒了,并且很舒服。

      志杰虽然玩过的女人也不少。但像这样被女人用嘴吮阳具,他还是第一次。所以他看到梦娇张口,起初还以为要咬他,心里好紧张。现在知道并不是那麽回事了。不但不怕,反而吧肉肠挺着送上来。

      梦娇一吸吮肉肠。志杰就吧肉肠向她嘴里一顶。梦娇吮了几下,他就悄悄抽插起来了。这一抽插,梦娇可就受不住了。马上就把肉肠由口中吐出来。

    她打了他一下道﹕「死鬼,一这怎麽能顶嘛,顶死人了!!」她一面骂,一面翻着白眼。

    叶萍笑道,「这是现世报。」志杰道﹕「叶萍,你不要挑拨好吗﹖у窸感到舒服,才顶一下,也不是故意呀﹗」梦娇笑道﹕「你不顶我就行,来﹗再吮两下。」志杰又把肉肠挺过去。梦娇这次用手握住了大肉棒。先在他的龟头上,舐了起来。材志杰感到龟头上奇痒,全身都快痒酥了,也好像要飞起来一样。他正在享受这奇异的舒服。突然梦娇又一口,把龟头含住了。并且把头前后摆动着,使得龟头在嘴里出出进进的,感觉上好像在插穴一样。

      志杰舒服得,双手抱着梦娇。人也快站不稳了。

    叶萍道﹕「真没用,才吮两下,就要倒了。」志杰道﹕「小心肝,你快吧衣服脱了嘛﹗」叶萍道﹕「脱了乾甚麽﹖」志杰道﹕「我要摸呀,手里模着才过瘾。」梦娇听了,就吧肉肠吐了出来。她道﹕「死志杰,你想的太美了,我帮你吮,你去摸她,这不是痒死我呀﹗」叶萍道﹕「摸摸有甚麽关係﹖」志杰道﹕「我看这样好了,你们对换着帮我吮肉肠,好吗﹖」叶萍笑道﹕「我不会嘛﹗」梦娇道﹕「挨插你怎麽就会,祗要用嘴唇舐,舌尖舐就好了。」叶萍笑道﹕「舐得狠了,会一口咬下去的。」志杰一听,就是一惊,忙道﹕「好了,我不给你吮了,你会咬我﹗」梦娇道﹕「她不吮,我也不要了﹗」叶萍道﹕「你如果真的不要了,我就吮,也不会去咬他。」志杰道﹕「哎呀,别说了,你们咬死我也就算了﹗」这时叶萍和梦娇,把全身都脱光了。四支大乳房,都送到志杰面前。志杰这时陷在销魂阵中。摸模这个,又摸那个。吃了一会儿梦娇的乳头。又吸吮叶萍的乳房。两个女人也舒服的,穴水祗是流。

    叶萍对梦娇道﹕「你的水流了那麽多,大腿上都是。」梦娇看看叶萍的穴,也笑道﹕「你不用说我;你自己看看,你流得满地都是。」志杰急了,把梦娇按在沙发上。挺起肉肠,对着她的嘴里就塞。梦娇一口就吸进嘴里,像小孩吃奶一漾,吸吮着志杰的大龟头。

    志杰被她一吸吮,全身都在发痒。他就一吧拉过叶萍,也在她乳头上吸吮起叶萍是站着的,乳头被吸得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志杰一面吮着叶萍的乳头。一面伸手,就在叶萍穴上摸。叶萍把白雪雪的大腿往沙发上一翘。阴道口就露了出来,让他的手指扣进去。

    梦娇一看,这两人都玩得好舒服。她就对着龟头上,连吸两口。就把它从口里吐了出来。林志杰也感到她把阴茎吐出来了。就赶紧问道﹕「阿娇,怎麽搞的,正在舒服,为甚麽吐出来嘛﹗」梦娇笑道﹕「该叶萍吮了。」叶萍的穴,正扣得舒服。志杰的手指拿出来,她就像失去甚麽似的,急得抱着志杰道﹕「好嘛,我帮你吮,让我给你扣好了﹗」叶萍说着就坐下来。拿着他的肉棒,先擦了一下,就吸到嘴里了。她一吸住龟头,就用力摆着自己的头。使得肉肠,套动很快。现在志杰感到,她吮吸得反而要比梦娇重得多了。同时也很内行,又吸又舐的。肉肠就硬得受不住了。

      梦娇这时,也没有闲着。她一放掉肉肠,就蹲在志杰屁股后面。双手分开志杰的屁股。对着他的屁股沟里,就用舌尖舐起来。林志杰感到前后都被舐上了。他握握这个,摸摸那个,全身都在酥麻中。

    突然梦娇的舌尖,舐到屁眼上了。林志杰心里一紧张。就把屁股向前一挺。叶萍就「哇」了声,马上要吐出来了。

    她忙吐出龟头说道﹕「死鬼,你真的胡顶是吗﹖」志杰道﹕「哎呀﹗不是我呀,她在舐屁眼,害得我向前顶一下。」叶萍一看,梦娇还在搂着他的屁股。在他的屁股上,舐得津津有味。叶萍笑了笑,马上又吧龟头含在口中。

      叶萍舐他的屁眼,舐了很久。林志杰感到很好,也不紧张了。她就舐得更厉害了。同时用嘴对着屁眼上,用力吸了起来。林志杰的屁眼,被她吸得张开了一个红肉洞口,梦娇一看,就吧舌尖伸进那肉洞钻舐起来。林志杰的屁眼,感到被插进去了。他就用力一夹屁股。梦娇的舌尖,被他夹住了。舌尖一夹住了,梦娇还没注意。志杰的屁眼,夹得很紧。梦娇想吧舌尖拔出来。再重吸一下屁眼。可是她用力拔舌尖,拔不出来。梦娇就急了。用手在他屁股上,用力打几下。嘴里同时「啊啊」哼着。

      叶萍吮着龟头,吮得正有趣。感到志杰的屁股,被打得祗是动。她先以为志杰故意顶她。就连忙吐出大肉肠,想要骂志杰。向他屁股后面一看,见到梦娇的舌尖被夹住了她急的用手在他屁股上,又是打又是推的。叶萍看了,就哈哈大笑起来。

      又看到梦娇的尖拔不出来。叶萍才帮着她,把志杰的屁股分开点。又用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一掌。

    叶萍道﹕「你夹得那麽紧干甚麽,想她活活干死呀﹗」梦娇把舌尖拔出来了。就在地上吐了半天口水。然后站了起来,握着志杰的阴茎,梦娇骂道﹕「死鬼,你好坏呀,小心我咬断你的宝贝呀﹗」志杰这时,才领着她们两个进卧室。梦娇一看,床铺很大,三个人睡都没有问题。志杰一进卧室,就向床上一倒。梦娇叫他睡得平一点。然后叫叶萍骑在他的脸上。把阴户对着他的脸上,让志杰舐她的私处。

    叶萍笑道﹕「我没有给人舐过,恐怕一舐就会洩出来。

    梦娇笑着说道﹕「不会呀,流出来一定会有的,洩出来没那麽快﹗」志杰道﹕「你要干甚麽,她的穴舐起来就会发骚的。」叶萍道﹕「去你的,我才没有那麽差劲,对了,梦娇,你呢﹖你干甚麽嘛﹗」梦娇道﹕「你不用问,给他舐好了,到时候,她自然知道。」叶萍吧大腿一跨,就骑在志杰脸上。又把自己的骚穴对着他的嘴上,向下坐一些,她感到穴口碰到他的嘴了,就调整一下坐的姿势。

    志杰道﹕「好骚的小穴﹗」叶萍骂道﹕「滚你的,有多骚嘛﹗」接着,志杰开始舔舐叶萍的阴户,而梦娇就蹲在志杰的上面,把她的阴道就套上了一柱擎天的大肉棒。她积极主动地扭腰摆臀,使自己的阴道和他的龟头刮研套磨,弄得他快活似昇仙一般。在志杰快要射精时,梦娇改用口交,让志杰在她的小嘴里射出。

    梦娇吞食了他的精液后,又接着含吮,志杰的阳具还未软下去,就又在梦娇的嘴里硬起来,接着,由叶萍来玩志杰的阳具,梦娇则让志杰舔舐骚穴。三个人一路玩到第二日早晨,志杰又在梦娇阴道里出了一次,才精疲力尽地睡着了。第二天,叶萍最先醒,她看到梦娇和志杰仍睡得那麽香甜,便把梦娇弄醒了,叫她赶快穿上衣服,两人匆匆地从房门溜了出去。

    志杰一觉睡到中午,醒来一看,两个女子早已不在,起床来又到处找了一遍,就是不见踪影,便懒洋洋地倒在床上,昨晚直至玩得太疲倦了,竟又睡着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