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厂性福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工厂性福

    (一)宿捨骗奸

    那是N年前的初夏,一天早上上班,我看见靓女阿艳在岗位上哭着,就过去问道:“怎幺了?”她不言语,只是哭,后来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才说道“我的钱给人偷了”

    “在哪里给偷了”

    “宿捨”

    “多少钱?”“三百块”。我知道几百元对于一个打工妹来说是很可观的了,更何况是一个女孩子。

    “这还得了,大白天还有人偷,我和你回去看看”于是我和她回到了女职工宿捨。

    宿捨是一个大间,大约住了四、五十个人,都是上下铺。现在里空无一人,全部都上班去了。我在问了她详细的情况后说:“我们先找找,看是否掉到什幺地方去了”我和她在床前、床后、床底就找了起来,但是没有找到。她又坐在床边哭泣。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我真的动了恻隐之心,坐在她旁边安慰道:“不要着急,再想想,是否放在哪里,自己忘记了?”

    她摇了摇头说:“没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放在床上的,我只离开了一会就不见了”

    “难道真是有人偷?”我问道。

    “可能是,我现在这个月一分钱也没有了,连饭钱都被人偷走了,我这个月怎幺过?”说着她又哭了起来,很是伤心。

    我想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无亲无故,刚到工厂上班,平时赚钱不容易,而且她省吃俭用留下了一些钱,也真是不容易,就这样给人偷走了,也真让人怜悯,小偷也真可恶!

    于是我很自然地将其半搂在怀里说:“不哭了,我们想想办法”,我象逗小孩子似地安慰道。她也顺其自然地倒在我的肩上,一阵女孩子的青春气息迷漫在我的前面,我这才意识到,她是一个青春的女孩,一个豆寇年华的少女,我的心突然一阵惊慌——

    突然我下意识地看到了她的胸部。不知是夏天的缘故还是她不懂生理常识,居然没有带文胸,洁白的奶子在里面晃动着,完全让我看了透。我心中又一阵窃喜。是啊自己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少女就更不用提了。今天宿捨没有人,这是个好机会。少女思想简单、幼稚,应该好骗。再悄悄打量了一下她,披肩的长发,一双漂亮的、青春活泼的脸蛋,可人的很,谁见谁爱。身材适中,略丰满,但还是显得苗条。虽说是刚从乡下来城里做事,但还显得出很有气质。

    其实我平时很老实的,根本没有做过坏事,也知道做人的準则。由于我为人好,处事公道,这群小姑娘都很信任我、喜欢我。

    我也不知道怎幺的,突然在想着办法,如何将她弄到手。于是我掏出三百元放在她的手上说:“这三百元你拿去救急吧,不够可以找我,有什幺困难你要提出来哟”

    她推了推后,接了过去,并心怀感激地说:“谢谢!”

    “你再看看,靠墙边的地方有没有?”其实刚才已经看过了,但是我为了找理由说道。她居然顺从地跪在床上往边上看呢,后面的屁股翘得老高,而且由于上班是穿松紧裤,裤子一下就拉下,淡黄色的底裤露出了,还有洁白的腰部,还看到了一点弧线。当时心情非常紧张,但我还在指挥,“再往下看——看清楚些”。

    这边我在她屁股后面下意识地比划抽动着“啊!——要是现在扑上去从后面来就好了,真舒服!”

    “还是没有呀!”她把整个身体趴在床上说道。我也装着关心和她趴在一起看墙边,故意将身体稍压在了她身上,她居然没有反应。我于是更加大胆起来,手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抚摸起来。

    为快速将她搞到手,我起来突然对趴在床上的她说:“等一下,刚才好象有什幺虫子钻进你的裤子里去了”,她惊吓地想起来,我说“别动,先把它找到,要不在你身上咬一口或爬过就麻烦了”她居然也相信了,一动不动。

    我故意掀开她的衣服,说:“在这,别动,我抓住它”

    一会又慢慢地拉下她的外裤,露出了屁股,我一阵暗喜,嘴里却说道:“现在往里爬呢,不要动,我看到了,不要动——”接着我又去拉她的内裤,她自然地用手拉了一下,然后松开顺从地趴在哪里。

    “哇!”看到了她的小穴,我有些身不由已。让我的全身颤抖不已。

    “我看见了,你将后面翘起来,翘高点,我用嘴吃掉它”

    她真的将屁股翘得老高,还问道“看到了吗?”

    “看到了,你不要动——不要动——我——我——我要吃了它——”

    我从来没有过如此沖动,用舌头狂舔嘴着她的小穴和会阴处,还有洁白的屁股。她舒服地只有“哎——哎”地叫着,小穴马上充满了淫水,我不停地舔着——她开始发情不能自己。在那里享受我给她带来的快感。于是我迅速将其翻转身来,将她的衣服脱个精光,全身赤裸。

    我也迅速地宽衣,老二早已勃得老高了。我开始从头开始吻,一直到脚,并用手不停地搓弄着她那富有弹性的双乳。“啊,太青春了!”刚熟的样子,更是诱惑无法挡,我继续施展我的口功,让她全身酥软无比,她已经没有抵抗力了,任我摆布。我大功告成了。偌大的宿捨里只弥漫着她那悦耳的“哎哎”声。

    我开始进攻了,我将老二慢慢地插队入了她的小穴,不知是痛还是处女反应,她将我的老二夹得很紧,我继续进攻往里插到位,一丝淡淡的鲜血流了出来,“我破处了”

    长长地歎了一口气后说道:“阿艳小姑娘、小妹妹,哥哥来了,我爱你来了”接着快速、用力抽着,她叫道:“哥哥,你慢点,我痛呀!——”“不怕一会就好了”,“我的好哥哥,不要呀——”

    “我慢一点,这样好了吗?”她略带痛苦表情地答道“嗯!嗯!”为了安慰她,这时我停下来,吻她的脸和嘴唇,爱意丛生,又迫不及待地插动起来。由于是第一次与处女做爱,精神过于集中,再加上给她夹得太紧,而且看到全身赤条条躺在床上被我插着的漂亮的小姑娘,看到她那不停摇晃的双乳,听到她那不停地“哎哎”声,不用多少回合,我就感觉飘飘欲仙,无法抑住我的兴奋,老二快速抽动着,“我抓到了——我爱死你了——我把全部的爱都给你——我要射你了——射了——”一股浓浓的、带着我无限爱意的、滚烫的精液高速射进了这个漂亮小姑娘的体内,一股、一束、再一滴一滴,并不时地抽动,把我所有的精液都全部不剩地射进她的腹内。我全身松软地伏在她的身上,用嘴轻轻地吻着她的脸、唇,还有那挺立的双乳。

    稍作休息后,我自己觉得真是太快了,还没有好好玩玩就射了。不行还得来。反正我的精力充足。

    (二)迷恋性意淫

    那天我把小艳姑娘折磨了将近一个上午,在打了三次炮后,终于满足地告一段落。我抱紧赤身的阿艳说道:“艳,你是我的了,下回我们还来”。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猜疑,我得尽快回到厂里,于是我对她说:“艳,亲爱的,你累了,就不用回去了,在这休息吧,我帮你请假”。就这样第一天的性福生活就这幺戏剧性地结束了。

    之后我们都会趁宿捨没有人请假在哪里偷欢,尽情享受着人间的幸福。但后来怕请太多的假引起怀疑。我们的活动有所减少。但是时间稍一长,总要犯心瘾。

    这个星期太忙,基本上没有见面。那滋味简直太难过了,找机会都麻烦。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悄悄对她说:“艳,我这段时间好象掉了魂似的,什幺时候有时间?”

    “这段时间太忙了,可能不行了,很难请到假”

    “那晚上呢?”

    “更不行,宿捨有其他女孩子”

    突然,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掠过我的心间,我一阵躁动。“今天是星期六,等晚上都入睡了我去找你”

    “不行!这不行的——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不怕,大家都在睡觉,没有问题的,就这幺说定了!”

    “……”

    我知道,女孩子宿捨都会反锁门的,但由于是夏天,而且也没有出啥事,人又这幺多,下面还有保安把守,于是大家都放心地不关门睡觉,这给我提供了天赐的良机。

    晚上好不容易熬到了一点锺,我借上厕所之机穿着短裤,光着膀子从二楼的男生宿捨窜上了四楼艳所在的宿捨,好象作贼似地,心里紧张得彭彭直跳,我站在大门口向内偷偷张望了一下,发现艳那边开了一盏暗淡的灯,而离她较远的地方的灯要强一点,蚊帐内都没有动静,有的传出了轻微的呼噜声和低沈的呼吸声,估计都已经熟睡了。

    我心情既紧张又激动地慢慢摸到艳的床边,听了听动静,轻轻地掀开蚊帐,看到艳已经入睡,只穿着文胸和三角裤,平静地躺在那里,真迷人,眼前的情景也真够剌激的。

    我轻轻地上床,轻吻着她的脸,手轻搓着她的乳房,这时她醒了,有些吃惊地看着我,她以为白天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晚上真的上来了。正好,我趁机将她的身上脱个精光,我也脱掉短裤,迫不及待地就开始和她作爱了,不知道是太辛苦还是害怕的缘故,她并没有激情地与我配合,任我摆布。

    开始插她了,随着我的前后抽动,小床也开始摇晃起来,由于是上下床,上铺此刻有翻动身的声音,我下意识停止,过后没有动静了,我又抓紧插,但还是摇晃着,于是我干脆下床,将她轻拉到床边,把老二插进去后,然后将她抱在我怀里猛插,此时只有我俩大气声,但不会摇动床了,我们在两床之间的过道做爱着,只要对面床的女孩子醒来,马上就能看到我们。

    但极度的剌激和享受让我不在乎这些了,就算给其他人看到了又怎幺样,那才更加剌激呢。很快我们的作爱在悄声中结束,我抱着她狂吻着,小弟还在不停地抽动着,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入了她的体内——然后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但我并没有走,而是赤条睡在她旁边,用手不断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在她耳边说道:“你睡吧,我陪你一会儿,一会就走”也许真是累了,她很快就入睡了。看着她累成这个样子,我也不忍心再和她来了。但是旺盛的体力和刚激起的欲望,在这静静的夜晚更加强烈,一想到我现在是赤身躺在女孩子旁边,睡在周围都是女孩子的宿捨里,我的心里象沸腾一样。不断地搓着小弟弟。并且抓着艳的手来抚摸我的老二。那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反正已经来了,何不找个目标洩了它。我于是悄悄起身,把头伸出蚊帐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异常,于是光着身子,轻轻掀开了对面女孩子的蚊帐。这个不怎幺样。我又逐个逐个地看,终于,看到了一个身材苗条,长相漂亮的光着上身露出奶子的女孩子“这不是阿萍吗?!”我心里一阵狂喜,这个阿萍是厂里的厂花,身材标準、长得苗条、漂亮极了,而且会唱会跳,平时里又注重打扮,很是迷人,是所有男人注意的对象,没有想到今天居然撞到她了!——

    我站在她的蚊帐前出着大气,疯狂地扫描着她的身体,真想——真想把她的裤子扒下来,插死她,为所有的男人们出出这口淫气。但是现在是在女宿捨内,不能惊动她们,否则我难逃。

    怎幺办?不能就这幺轻易地放过她。对!对她空打也可能解一解恨,于是我将老二对着她的小穴方向,对着她的乳房,对着她那可爱的脸蛋手淫起来,脑子里尽情地想象和她如何作爱,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传遍全身,我就要来了,我在心里大喊着:“萍妹妹,我是你老公,我上你来了——,爱死你了——,我操你——的小穴,我要射了——,让你给我生多多仔——让你陶醉了——”一股精液高速射向了阿萍,全部射在了她的底裤上和大腿上,我真是幸福!让我尝到了厂花的滋味。

    于是我如法炮制又找到一个女孩子,将精液再次射到了她的身上。

    我终于依依不捨地穿上短裤迅速地回到了男宿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