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抉择2099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抉择2099

    前言

      西元2099年资讯、生物、医药、时空等科技都有长足进步,複制人结合

      人工智慧技术已经可以完全创造出无论外观、功能、思想、反应等各方面都

    与原型人无异的複制人。而网路科技已经进展到网路生活阶段,除了罪犯、游民

    之类外,一般人的虚拟生活同样列入求职考量要点之一(反之亦然),按照时间

    换算比例3:1,每个人基本上每天需花费三小时在网路虚拟生活上,以避免个

    人网路成长过缓,影响真实及虚拟生活的事业发展。

    ============================

    (上)

      小江今天在公司和小林换了E- LOVER的记忆晶片,心里可是狂喜一片,

    那次小林让自己穿戴全感服在网路上和小珍来了一回,虽说各ISP业者及全感

    服饰制造商口口声声「触感绝佳、宛如亲临」,但心中总老觉的真正的插入才能

    感受真正的淫蕩,全感服给予的收缩与湿润他妈的还不是自己每天加进去的,这

    次厚着脸皮要小林牺牲小珍一天的时间,把晶片拿来借自己,可是费了好大的劲。

      爱驹甯静号喷射口稍稍转向,滴溜溜的停在自家阳台上,珍珠俏生生地摆着

    手,脸上银色的化妆闪闪发光。这个複制人,小江的E- LOVER被调教得很

    好,洗衣、烧菜、打扫、做爱……有哪一样不是顶尖的,除了太过于大家闺秀的

    贤淑气质外,不同于小林把阿珍调教得一如蕩妇淫娃,其他的可没得嫌了。但这

    是两难局面,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端庄与放蕩毕竟无法兼容并蓄的。

      「阿娜答,你回来了!」一下车门,珍珠已经喜孜孜的跳到身上来,香喷喷

    的热吻落的小江满头满脸。

      「上班累吗?要不要先来个鸳鸯三温暖?」提着公事包,珍珠殷勤的问。

      要不是家中独子,小江老早就与珍珠登记结婚,不过複制人没有生殖能力,

    也只好作罢,只待哪一天两老双腿一伸,珍珠就可以光光容容的与原型人守一生。

      想了一整天的男女之事,小江色欲薰心的探手就往珍珠裙底摸去。

      「嗯!不要啦,那麽早,晚上再慢慢来嘛!」珍珠羞人答答的把小江推开。

      「可是你看看,它已经等不及了。」小江翻手指着自己胯下,涎笑着。

      「要死啦!网路商业区还是晚上,不会找个红灯户解决掉?」

      「你还真宽大?可是我在虚拟世界已经快破産了。」小江最近在虚拟世界刚

    失业,潦倒一阵,就等那头身爲协理的珍珠能偷偷循法律漏洞接济自己一下。

      「我也想帮你,那天你来公司,我就很想直接把空下来的开发部经理给你,

    可是小珍发觉我们轻的在办公室谈了许久,贼眼溜溜的特别注意了好几眼。」

      「在董事会面前她可是红人,如果打我任用私人的小报告,我的协理位置可

    就不保了,而小珍这个业务经理一直觊觎我的位子。」

      「小珍?」莫非是小林的E- LOVER。

      好不容易要珍珠坐好,换上小珍的记忆晶片,珍珠两眼水亮起来:「喔!怎

    麽有那麽多晃动的男体?」珍珠轻呼,也不知晶片带给珍珠何种记忆。

      小江问:「在哪里?难道小珍背弃了小林,跟人乱搞?」

      按照联邦複制人规范法令,背弃所有人将处以三至五年虚拟生活禁制,而虚

    拟生活对複制人来说,就一如真实生活一般,因爲複制人在真实生活中并不享有

    工作、就学、生养等权利,而虚拟生活中他们就与原型人同样一般无异。

      「不……不……是跟陈董、吴董、还有张协理……在我的虚拟公司内!」

      「她在那边结婚没?」小江问。

      「吴董的阳具那麽大!」她赞歎一声,眼睛开始泛出淫蕩的波光。

      小江知道晶片的记忆已经输入她的脑中,除了基本唯独记忆外,她的记忆与

    反应有泰半已经变成小珍了。

      「哇!……你又想搞我了!」媚眼盯上小江勃起的裤档,一副矫揉做作的娇

    态。

      「那天还不够吗?你整整了三次!」是网路的那次吧!

      「嗯!……好……好……好……好大!」珍珠摩娑着小江裤档,轻咬香唇:

    「我……我……我小小的穴……它进的去吗?」一手撩起裙身,在牙白内裤中央

    打圈:「它……它插进来……我一定……一定会死掉的。」两只莹白的大腿缩在

    沙发,往两侧敞开,中央肥吱吱的阴户原形毕露。

      「噢!……噢!……哦……人家……开始……开始痒起来了。」淫水泌了出

    来,打湿内裤,牙白布料成爲半透明状,隐隐约约看出里头肿胀的暗红阴唇珍珠

    半睁着媚眼如丝的双眸,淫蕩的勾着小江。

      小江忍俊不住,大头探向珍珠胯下,一手把浸湿的内裤拨向一旁,舌头就往

    湿答答发红发胀的阴唇舔去,珍珠身躯一抖娇喘一声,玉腿夹住小江颈项,随着

    小江的动作,蛇一般的扭动起腰肢。

      「喔!……喔!……好……老……公……上……面……再上面一点。」

      小江舌头移向发肿的阴蒂打转。

      「对……对……用……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噢!……好爽!」珍珠

    嘶嘶吐气,一股黏腻淫水沿着肉缝流了出来。

      「喔!……亲……亲……老公……里头啦!……是啦!……喔……里头……

    痒死了。」整个玉股挺了起来,出力的好像要把小江吸进温热的肉穴。

      「哎呀!你坏死了……进来嘛……舔……舔人家里头嘛!」骚浪的娇啼声一

    波接一波:「快……快……好……好老公……用你的舌头……干……干我……

    用力干我。」

      淫水流得满满的会阴,淹没了屁眼。小江何时看到珍珠如此淫蕩,舌头一波

    接一波的抽插着,就快要抽筋。

      「喔!……喔!……讨厌啦……里面……里面更痒啦!」珍珠埋怨了起来。

      「当我是蜥蜴呀!」小江心里头苦笑,褪下裤头,提着红冬冬的鸡巴就往湿

    答答、肿大开敞的肉洞里头塞。

      「喔!……好……好老公……干的我好爽……喔!……好爽!」珍珠满意的

    呻吟出声。

      小江健壮的臀部一挺一缩,结结实实的插着淫水迸流的阴户。

      「喔……好……棒……好棒……好大的肉棒……干得我……爽快死啦!」浑

    圆洁白的乳房在胸前不断震颤,乳头像两粒鲜美的樱桃般凸了出来:「喔!……

    喔!……干……干死我吧!好……好老公……用……大鸡巴……干死我吧!」

      小江直想把胯下这骚蹄子干翻干死,黑忽忽硕大的鸡巴给湿热淫蕩的肉穴不

    断刺激,硬梆梆的胀着就像根铁柱,红肿的阴唇被插的翻进翻出,一股股白浊的

    骚水流出。

      「喔!……喔!……上去了……上去了……噢……好……好舒服!」

      「喔!……啊!……啊!……好老公……的大……大鸡巴干的人家……啊!

    ……不行啦!」披头散发的娇靥泛起桃花,雪白的颈项往后紧绷,眼看要登上仙

    境。

      「啊!……用力……用力干……干死我……呜……我要……我要你……通通

    ……射……射给我。」

      小江干的气喘吁吁,龟头鼓胀起来,挟着满头淫水往肉穴深处插去,阳精眼

    看快抛射出来。

      「喔!……啊……好胀……好胀……啊!……来了……来了……哎呀!……

    啊!……不行了!」

      两人插在最深处,同时到达高潮,满溢的精液沿着紧插的阴囊与阴唇缝间流

    满了珍珠莹白的粉臀。

      两个人瘫在沙发喘了好一阵子,良久,回过气来,小江发觉珍珠的阴户就挺

    在眼前,虽然刚刚稍作抹拭,还是有白稠的精液沿着红肿的阴唇缓缓流了出来。

      珍珠这时也恢複气力,舔着乖巧的阳具又开始撩拨起来。

      「哇!……啧……啧……好可爱喔……没想到刚刚像坏蛋一样。」

      小林心想完蛋了,也不知小林跟小珍每天搞几回,这样没完没了,虚拟世界

    的上班时间快到了,今天可得正式到珍珠公司面试,不能耽误。于是反身紧紧抱

    住珍珠,在她樱红的香唇上深深一吻,伸过手把晶片由脑后发根处取了下来,换

    上原本珍珠的晶片。

      珍珠一瞬间回複了原貌,看到自己内裤湿了一滩掀在腹股沟旁,两瓣阴唇在

    空气中又红又肿正颤抖着,最糟糕的是,白稠稠的精液正的往外流。

      刹那间,珍珠羞红了双颊,很快把裙身往下一拉,娇嗔道:「臭小江,要死

    啦,你要害我啊?」

      「害你?哼!又不是没做过。」

      「待会上班两腿麻的怎麽办!死人呐!不会晚上再来。」珍珠叠声埋怨小江。

    知道珍珠很是看重虚拟世界的工作,在那里,她可是女强人咧。

      只见珍珠进化妆间匆匆梳洗一番,然后贤慧的做好晚餐,两人草草吃了,七

    点三十分,挽着手步入电脑间,穿上全感服,懒懒的躺在雷克氏万能椅上,押下

    控制枢纽前,珍珠凑过巧脸向小江讨了一个吻,然后娇声说:「放轻松啦!我会

    好好的帮你的。」

      在AH85512区的高级别墅的水床醒来后,小江与往常一样满腹牢骚,

    他妈的!要是早生一百年就好了,书上写着那个年代可是周休二日咧!下班后不

    是在外头喝酒、胡搞、就是回家抱老婆温存、看电视,哪像现在,不但白天兢兢

    业业的工作,晚上还得拖着疲惫的身心在虚拟职场上搏斗。

      「可以放弃吧!不!我还想出人头地咧!」心里咒骂一声。

      嘴里服下九转回神丸,想起广告中那个半裸美女拿雪白屁股对着镜头,弯下

    腰,一回首,披肩金发在空中成一道弧线,媚眼含春:「让你每一炮都像是清晨

    的第一炮!」

      干!完完全全的揠苗助长,最终每年得到医院打一剂複健激素,还不是给生

    物制剂商赚去。

      门口希希索索的传来一阵开门声,银发蓝眼的珍珠穿着一身鼠色套装,踩着

    细带四寸高跟鞋走了进来,深轮廓上是薄薄灰色的妆。

      「好美喔!我还以爲是大明星来了!」珍珠审美观一向不错。

      「小江,今天十点準时面试!记得好好装扮一下。」

      「还有,因爲要的是经理,吴董跟张协理都会一起见你,笔记电脑里记得先

    把作品整理好,另外,到公司前记得把烟味除去。」唠唠叨叨一长串。

      「是!老婆大人。」小江敬了个举手礼。

      「贫嘴!人家又没说非要嫁你。」明媚的笑容绽了开来小江总忘记在这里两

    人是平等的,常常当她是现实生活里亲蜜的E- LOVER。

      「算了!算了!还是先帮你选选!」窈窕的身影走过控制台,挑着一幕幕厂

    商搭配好的发型、服色甚至于瞳孔顔色。(注:脸部轮廓是无法改变的,法定年

    龄十二岁时依法注册完毕后,就得一直使用,除非到身分灭失。)

      小江由背后揽住珍珠,凑嘴由雪白的粉颈直吻上香肩。

      虚拟时间上午十点四十分,换算现实标準时间应该才夜里八点五十分。

      「你的学经曆相当完整,尤其现实生活中的教育、工作经验在这一行应该算

    是个中翘楚。」是吴董低沈的声音。

      小江心中还在算计刚刚吃角子老虎输了多少钱。

      「不过……」吴董顿了一顿。

      「有问题吗?」小江心中一跳,心思蓦地回到会议室,「就我们资料显示,

    你这二个月来财务方面有些问题,几乎每周都有超过十万以上的支出,嗯……就

    拿刚刚传来的记录来看,你的户头也才刚转出四万五千。」

      手里按了按,壁上一长串的数字显示出来,最后一笔正是刚刚输去的金额。

      「不会有信用问题吧?」小江实在佩服这家公司的神通广大。

      「倒是没有不良记录显示,不过开发部是个与外界互动频繁的部门,个人操

    守相当重要,绝对避免有不当利益输送、收取回扣、金的事情发生。」

      「这我不会。」小江很快的接口。

      「是的,吴董,江先生在现实生活里已经累积了相当资産,应该不至于如此

    吧!」珍珠在旁边也帮小江说话。

      「现实货币是无法兑换虚拟货币,这点我不用强调吧!」吴董说:「怕就是

    怕你在虚拟世界破産了,进而无所不用其极。」

      原本一直色眯眯盯着珍珠的张协理这时开口了:「而不幸的,我们查出你的

    资金流向全是同一个地方……」吴董顿了顿。「是槟城大赌场。」

      小江愣了一下:「那跟我个人能力又有何关系呢?」

      张协理奸笑道:「你在虚拟世界失业又破産,将影响现实生活的事业升迁,

    而你又有赌博投机的习性,所以不得不提防你在公司会有贪汙的念头。」

      小江心中暗暗憾恨贪图虚拟币值三比一的诱惑,最终还是输了一屁股。

      「当然啦!我们也不能这麽武断,毕竟等你进公司有了固定收入后,也许就

    不会如此,但,这可就看你如何抉择了!」

      原本正襟危坐的吴董毛茸茸的手竟然往一旁珍珠粉白的大腿落了下去,珍珠

    脸红了红,很快的移开双腿。

      小江看在眼里,心底一直提醒自己要忍耐、忍耐。

      「我们知道珍珠是你虚拟世界的未婚妻,也是你现实世界的E- LOVER,

    和她共事三年来,我们一直爲她的能力与美豔倾倒。」

      「每天有这麽个玲珑有致的美人在身前晃来晃去,却一直无法一亲芳泽,而

    她总是赶着回家陪你,不然就是回现实世界做一个服侍你的E- LOVER。」

      「你说我们该怎麽想呢?」吴董紧盯住小江。

      「吴董……你……你怎麽这样说呢。」珍珠脸色变了变,开口打断了话。

      「对不起!珍珠协理,麻烦你出去一下,接下来的面试就由我跟张协理来就

    好。」

      小江知道他们要的是什麽,就只等看着他们演什麽戏。

    ============================

    (中)

      珍珠婷婷的步了出去,留下一阵香风,现在会议室就只剩三个人了。

      「啧!真是美人。」张协理的口水都快落了下来。

      「不是吗!」吴董眼光目送着背影,依依不舍。

      「请你们放尊重点,办公室性骚扰防治可是最近政府注意的焦点。」

      小江心中鄙夷这群衣冠禽兽,最不可忍受的是,大部分虚拟世界里掌权的全

    都是複制人,因爲这里属于他们的舞台,他们有太多的时间在虚拟世界里打好基

    础,进而掌控权力,所幸政府机构严禁任用複制人,否则不都乱了吗。

      一旦複制人在现实生活被冷落遗弃,他们就在虚拟世界肆无忌惮的爲所欲爲

    了。

      而这两个人,一定就是被遗弃的一群,反观自己,在现实世界起码也是一个

    大公司的副主管,底下好歹也有二、三十人,却只能低声下气的坐在这儿任人鱼

    肉,想想真是不值。想起上个月的网路考绩落到乙等,这个月如果没找到工作,

    再拿个乙等,下个月悬缺的主任一职包準没望,这个工作却又显得那麽重要。

      「这个我懂,不然珍珠协理能完好无恙到今天吗?」吴董接口下去,话锋一

    转,又严肃的说:「你知道全晶建设是跨世界的上市公司,每年营业额高达四百

    亿,如果你能当上虚拟部的十五个经理之一,对你在丽诚开发的前途可是大有助

    益。」

      小江点点头。

      「而你在虚拟世界已经失业三个月了,这样下去,很快的你的敌手就会赶过

    你,爬到你头上,毕竟你是珍珠的未婚夫,我们也不希望情况变成这样,我们终

    究想帮助你,希望能有合作共事的一天。」

      吞了吞口水,吴董接着说:「你需要做的并不算太难,没有太大损失。」吴

    董定定的看着小江。

      「如果需要牺牲珍珠,我死也不干。」小江斩钉截铁的说。

      「何必呢?」是张协理:「珍珠终归是个複制人,况且在虚拟世界隔着全感

    衣也没有真实的接触,你真的就那麽冥顽不灵吗?」

      「就一偿我们两人宿愿又何妨?就这麽一次,我们可是会很温柔的对她。」

      「事业与女人孰轻孰重,你可得要好好的判断。」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目的全是珍珠的肉体。

      「真这样做,我还算是珍珠的未婚夫吗?」我不禁反问出来。

      「你还当真把虚拟婚姻当一回事,难道你忘了虚拟婚姻不得触真实婚姻关系

    吗?除非你愿意娶一个无生育能力的複制人当老婆,要不然珍珠最后还是得嫁给

    複制人,而我们不就是优秀的複制人吗?」(注:2075年複制人发展成熟,

    同时立法限制其生育能力以避免人口爆炸。)

      小江默然了。

      是的,除非愿意江家无后,否则和珍珠结婚将是天方夜谭,但是,珍珠毕竟

    是自己最疼爱的女人,怎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来。

      「你仔细考虑一下好了,最重要的你要想想,我们并不会有肉体上的实质接

    触,真正带给她感觉的还不是那件全感衣,有那麽难决定吗?」

      吴董说完收拾起桌上的资料,和张协理站了起来。

      「考虑清楚后,不管答不答应,都请珍珠协理到我办公室里来。」

      推开门,两人走了出去。

      这真是小江一生以来最难做的抉择了。

      「小江!怎麽脸色那麽凝重?」珍珠俏生生走了进来,在小江的身旁坐了下

    来。

      「唉!没想到你的上司竟然不安好心。」小江一五一十的把吴董及张协理对

    珍珠的垂涎与要胁说了出来。

      珍珠听完,娇靥登时转白,紧紧抱住小江,身躯微颤的说:「不……不……

      小江你不会真的这样做吧?」

      小江疼惜的在她丰唇深深一吻:「傻瓜!我哪舍得,也得看你肯不肯呀!」

      「没想到他们那麽好色,我一直都没提防他们。」珍珠轻吁几声。

      「以后在公司最好避着他们,不然一旦落单可就危险了。」

      不知想到什麽,秀丽的眉头突然一皱,双手又是一紧:「可是这个工作对你

    那麽重要,如果……如果……你一定要我陪他们,我……我也愿意。」说完粉脸

    贴上小江的脸庞,银牙轻咬振振的说:「爲了你,我什麽都愿意做。」

      小江感动的拥紧珍珠,一时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怕这龌错的事永远停留在我记忆,让我不知如何再面对你。」

      珍珠明亮的眼睛在小江面前闪烁,里头有决心、有担忧、也有情爱。

      「别傻了,我永远不会让你受这种丑陋回忆的痛苦,而以后我永远都会在你

    身边保护你的。」小江又是深深的一吻。

      藉口上洗手间,小江让珍珠在会客室稍作等待,人却在转换间坐了下来,一

    按内襟的转换枢钮,小江又回到真实世界的雷克氏万能椅上。

      隔壁的万能椅上正躺着珍珠,屈着膝,手里一副举杯喝茶的模样,小江知道

    她正在会议室喝茶等着自己。

      匆匆溜往客厅把茶几上小珍的记忆晶片取了进来,小江解开珍珠头套上的板

    钮,拉下头套,露出白晰晶莹的颈项,很快的把小珍的记忆晶片换了进去,一转

    眼又将头套穿好。

      珍珠「啊」的一声,头晃了晃,一副茫然的模样。

      「珍珠,对不起,这次过后我决定要娶你爲妻,无论真实或者虚拟世界,我

    要永远陪伴着你,再也不让你孤身在色狼群里上班了。」小江暗暗的立下誓言。

      满身大汗的回到会议室,还好珍珠还乖乖的坐着,小江就怕调换了阿珍的记

    忆晶片,让珍珠犯了阿珍蕩妇淫娃的性子,出了什麽纰漏。

      「我是小江,珍珠你还好吗?」

      珍珠噗嗤一笑,掩嘴说:「还用自我介绍?怎不认识你呢,大柱子哥哥!」

      小江心里搞不清楚,先天的仅读记忆与记忆晶片的记忆形成沖突时,到底有

    何现象发生,于是又问了一声:「珍珠,我是你的所有人,你知道吗?」

      「干嘛了?刚刚才跟人家……那……那个,现在又问人家这个蠢问题!真奇

    怪!」珍珠一脸莫名其妙。

      小江吁了一口气,总算她还认得自己是珍珠。

      「走吧!珍珠,今天我是来应徵的,现在吴董跟张协理正等着跟你谈咧!」

      珍珠轻盈的起了身,纤手拉住小江的手就往外头走。

      「没问题的啦,亲亲小爱人!全包在我身上。」小江也不知是牵着珍珠还是

    小珍的手,就这样往火坑行去。

      进了吴董办公室,果然两人正等在里头,静静不发一语也没有急切的样子。

      「难道以爲我们一定就范吗?」小江心下忿忿。

      「嗯!江先生,考虑的怎样呢?」吴董问。

      「吴董,我想由珍珠直接向你们说,我没法帮她打主意。」

      「嗯!好!好!」吴董转头盯着珍珠,好似跑不掉的嘴上肥肉。

      「她可不一定照你的意思做喔!」小江心底愤怒,不禁脱口而出。

      「谈谈也好,事情总该有个折衷的办法吧!」这老狐狸果真是老奸巨猾。

      「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你说吧!」吴董挥挥手。

      「我希望能全程监看你们的讨论过程,以免珍珠有什麽损伤。」

      珍珠粉脸凑近小江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说:「难道你还怕他们吃了我不成,

    呵!放心啦。」

      这时只见张协理一脸淫秽的说:「哈!没想到江先生还有这种嗜好,真是德

    不孤,必有邻,哈哈!」

      小江知道他们想歪了,顿时气的紫红了脸。

      「好!好!那麽珍珠协理、张协理我们到隔壁的第一会客室去谈,江先生就

    留在这里吧。」

      吴董说完,转过身侧的监视器,按了按上头的几个按钮,接着说:「由这个

    监视器,你就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到我们讨论的结果。」

      又打电话吩咐书不要打扰办公室以及会客室的开会,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走了。

    ============================

    (下.完)

      小江在监视器周围彻头彻尾的巡了一遍,还好没见到有录影设备。

      透过监视器可以看到三人走进了第一会客室,里头有一张及膝的酸木方桌和

    一套牛皮沙发椅。

      三个人坐在一处,吴董居左,张协理在右,而珍珠被夹在中间。只见珍珠左

    顾右盼的与两人谈笑风生,一时间倒还不敢轻举妄动。

      没多久,张协理经不住把手放上珍珠大腿撩了起来,珍珠了他一下,并没有

    移开双腿。然后吴董不知说了些什麽,珍珠脸一红,吴董伸嘴就往珍珠嘴上亲去,

    一双大手竟然往衬衣内的乳房摸去。

      珍珠原本还在半推半就,挣扎半晌,双手却是攀上吴董肩头,整个人侧躺在

    沙发上,露出小小一件迷人的白色高腰棉质内裤。

      张协理色迷心窍,顺势就将珍珠扶上沙发,让她撅着屁股,涎着脸在珍珠胯

    下隔着内裤舔弄着肥嫩的阴户。

      小江看到这儿可火光了,哪舍得自己的女人这样遭人玩弄,推开门就要往会

    客室沖去,却是回头一想,虚拟世界真的要当真吗?珍珠滑滑嫩嫩的美穴还不正

    好好的待在自己家中,从来也没真的跑来这儿,到底自己急些什麽?于是又走回

    桌前。

      这时监视器里头张协理竟然已经把珍珠的内裤褪到脚踝,大舌头一翻一翻的

    舔着那两瓣粉红色的阴唇,而珍珠握着吴董发皱的粗大鸡巴正用小嘴一套一套的

    含弄着。

      小江看到熟悉的阴户沿着阴唇开始出现水亮亮的波光,淫水一丝丝的落到浓

    密的阴毛上,血气又是一阵翻搅,红了双眼又要往门外沖。

      好不容易在门口停了下来,心里想,是罗!那是小珍,是那个淫蕩成性的小

    珍,小林调教出来的淫娃小珍,人尽可夫的浪女小珍。

      「是小珍!是小珍!是小珍!是小珍!是小珍!是小珍!」小江在心里头千

    遍万遍的直喊,就要自己冷静下来。

      「无论身体或心灵,珍珠完完全全没被那两个禽兽玷汙,而我只要进了这家

    公司,就再也不让他们碰珍珠一根寒毛。」喘了好几分锺的气,做了个深呼吸,

    小江总算说服自己。

      一时半刻,小江没有勇气再往监视器看,隔了五分锺,终究敌不过心里对珍

    珠的耽心,目光缓缓的又移向萤幕上头。

      只见张协理已经挺着下腹插起珍珠来,右腿半屈着,黑黑的阳具就紧紧连着

    珍珠肥胀的阴唇,一进一出,阴茎上粘满透明的淫水。

      珍珠外套脱在桌上,白色衬衫钮扣全开,两颗坚挺白晰的乳房随着粉臀对鸡

    巴的迎合不断发颤,而樱桃小嘴带着满腮唾液直吞着吴董发红的鸡巴,掀在腰上

    的短裙露出淫蕩大开的玉股,全身绷的好紧,粉臀翘的老高,披头散发的一如发

    情的母狗。

      小江胯下阳具直直翘了起来,自己啐了自己一声,低头又继续看。

      张协理抽插没几分锺,突然满脸通红的拔出阴茎,在珍珠粉臀上头了精,白

    花花的阳精流了红肿阴户老大一片,然后他脱了气似的躺在一旁喘气。

      吴董年老色衰,这时候已不敢再让珍珠帮他吹喇叭了,肥短的身躯坐在沙发

    上,自己摩娑着阴茎正看着珍珠衣衫不整的浪蕩样,眼睛里满布红丝。

      珍珠埋怨了一声,好似嫌张协理没用,站起身带着白浊精液横流的玉股,一

    手抓起吴董红通通的鸡巴,就要坐向充血敞开的阴户去。

      吴董目光一片惊惶,摇摇手,要珍珠在他身前跪好撅起屁股,就来同样的那

    一百零八招,显然不敢让珍珠采取主动,怕没三两下子就呜呼哀哉,挂了!

      小江这时倒笑了,心想这两个没用的家伙,空有色胆却毫无战力。

      果其不然,吴董红肿的鸡巴才刚插进去,珍珠仰着头摇没两下,甜头还没到,

    就见吴董紧紧的抱住纤细的蛮腰,将阴茎顶到最深处,红着肥脸,好一阵子哆嗦,

    眼看又是了,直在珍珠的肉穴的最深处。

      珍珠可恼了,欲求不满的她一伸手就把吴董推坐在沙发上头,睁着骚浪的双

    瞳左瞧右瞧,见张协理好似回过气来,拿了面纸在阴户上匆匆抹了抹,又要走过

    去。

      小江觉得够了,该给的给了,不该给的也给了,再多一分便是要他的命。推

    开门,三步并两步的直沖向第一会客室,里头珍珠正翘着一片狼藉、淫汁横流的

    丰臀,玉手抓着张协理的阳具,嘴里伸出粉红色丁香直舔。

      小江一把拉起珍珠,把外套丢到她的身上。正容说:「好了!好了!先把衣

    服穿起来吧!」

      珍珠浪得不可收拾,整个人缠在小江身上,提起玉腿,湿答答的阴户就往小

    江胯下蹭。

      「哦!……不要啦……人家正痒的难受……大柱子老公……你快插人家嘛!

    ……搞半天……这两个都没让人家……舒服过……好没用喔!」

      小江凑嘴过去亲了她一下,小声说:「这里不好啦!亲亲好老婆,你先到转

    换室里等我,我跟他们说几句话后,回头咱们马上回家,我一定好好插死你。」

      「一定喔!给你三分锺!」珍珠喜孜孜的穿好衣服往外头跑。

      不知是自己没用的糗态被一览无疑,还是阳具光溜溜的不成体统,张协理与

    吴董脸上一片羞赧神色,急急把带着汤汁的阳具收回裤档。

      「可以了吧!明天我可以来上班了吧?」小江劈头就问。

      两人讷讷的不知如何言语。

      还是老狐狸城府较深,咳了一声说:「当然!当然!待会我就要保安室把江

    先生的资料输入系统,明天你就可以直接到开发部上班了。」

      顿了顿又说:「真高兴能跟丽诚开发的江主任共事,将来我们一定可以携手

    闯下一大片天。」

      狗屎!连现实世界的官都帮我升了,小江嘴里暗暗咒骂,倒是按捺不住心底

    的欣喜,转头往外头走去。

      「您慢走!可小心身子,以后珍珠协理我连碰都不敢再碰了。」

      身后张协理尖细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从雷克氏万能椅中回转过来,两人很快的把全感服脱了下来,只见珍珠全感

    服的阴部高分子聚合体已经吸了饱饱一滩白稠淫水,自己见了也是赧着脸红霞满

    面。

      忽然一具丰满发烫的赤裸胴体活色生香的投入小江一丝不挂的怀中,仰着粉

    颈,吹气如兰的说:「嗯!……好老公……我好爱你喔……也好爱大柱子喔!」

      说完嫩嫩的手就握上小江鼓胀的阳具。

      小江双手穿过珍珠腋下,将她结结实实的抱个满怀,两个人的胸膛全贴在一

    块,两颗心也没有如此近过。

      小江再不想跟小珍做爱了,取上后颈的晶片,片刻间珍珠愣在小江身上,小

    江在她耳边轻柔的对她说:「好老婆!明天我们就去婚姻处登记,无论真实世界

    或者虚拟世界,你将永永远远是我最疼爱的老婆。」

  • 相关内容